《遇见H先生 序-3》

  序、陈馨怡篇「姐,『文爱』是什么啊?」馨柔躺在沙发上盯著手中的屏幕,像一条放弃治疗的咸鱼。
  「wén。aì?怎么个写法?」我退出Word,点开度娘。
  「文字的『文』、爱情的『爱』」
  「文爱,就是用文字做爱。」打开度娘百科,我浏览起来……
  「什么意思?」咸鱼放下手机,转头看向我。
  「…利用会话工具,进行文字或言语上的性挑逗、满足对方的性诉求、或者配合自慰等,通过臆想中的快感,从而达到精神、甚至生理上的性愉悦……」看著度娘的解释,我照本宣科地念著。
  「啊…原来是这样。」她点点头「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退出网页,继续整理笔记。
  「刚刚男朋友突然提起,想要和我做一次文爱。」咸鱼翻了个身,趴在沙发尾继续刷手机。
  「这样吗……」
  「妹啊,女孩子一定要爱惜自已的身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收到~」她有气无力地回应。
  「谈恋爱这件事情,我会帮你保密的,但是……」
  「但是——不可以影响到学习嘛~」
  「我的成绩还是保持在班级前十呢,不要担心啦~」少女笑嘻嘻道。
  这个和男朋友聊天的咸鱼是我的妹妹,陈馨柔。晚我三年出生,在读初中二年级,是个名副其实的中二少女。
  她一直都不是个能让我们省心的家伙。如果不是还有一个爸爸能约束得了她,她可能早就被人毒打一顿后抛尸荒野了吧……
  不像我,从小到大都是亲朋好友口中的『乖乖女』,『别人家的孩子』说的就是我了。
  有时我也会忍不住羡慕,羡慕她可以这样没心没肺的生活……
  「馨柔。」
  「嗯(⊙_⊙)?」
  「真的很羡慕你…」
  「…能有我这么好的姐姐。」我说。
  「→_→」
  「……」
  「小怡,去超市买一瓶白醋!」妈妈在厨房里唤道。
  「好!」我应了一声,合上笔记本。
  —————————往返超市的分割线————————————五点左右,我买完醋,骑上小电驴……
  妈买醋是要做糖醋排骨吗…
  这个时间爸应该下班了吧…
  两个小碧池邀请我暑假一起轰趴,学期才一半呢,这也计划得太早了吧……
  颜阿姨的身材为什么那么好,明明没见她有锻炼过啊…
  新来的夏老师屁股有点大呢…
  咸鱼的男朋友长得还挺帅…
  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男生向我告白呢?我好歹也算是个校花吧……
  苏学姐好像是肖战的粉丝呢…
  肖战终于还是糊了呀…
  慢悠悠地驶在回家的路上,我思绪飘飞……
  …突然,面前的拐角出现了一个人影!
  没来得及按下刹车的我,撞上了突现人形的腰部。
  『duang~』地一声,人形被撞倒在路边的灌木丛中。
  我连忙下车,上前查看。
  四周是被我撞散的书籍。
  倒在花丛里的黑衣人擡起头打量了我两眼,然后眼睛一闭,脑袋一歪。
  我(#°Д°)
  什么鬼!这种龟速也能撞死人??
  冷静!
  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
  我蹲在一边判断他的身体状况…
  胸口起伏,还有呼吸;摄像头灯光照射瞳孔,明显缩小。
  「呼~」我松了一口气,没死就好。
  身前的男子呼吸匀称,外表看起来也没什么伤口…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伤得不轻】。
  环顾四周,此刻这条街一个人也没有,要不要叫救护车呢?
  算了,先试试能不能把他唤醒。
  冷静、冷静,深呼吸。
  现在需要用【急救手段】唤醒这名男子,我想。
  『急救手段』……吗?我是在哪里学过这些知识的?就像突然出现在脑子里一样…
  …是很早以前在网络上看过的什么文章?还是体育课上的急救教学?
  毫无头绪……
  用力敲了敲额头。
  该死,这种时候想这些没什么意义,马上把人唤醒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再多想。
  抢救的黄金时间是晕倒后一小时内,我开始回忆『急救知识』。
  「目标为男性,因此抢救第一步,是观察男性生殖器——阴茎,也就是肉棒。」
  我跪坐在他的身侧,解开裤腰带,把内外裤一起拉下。
  他的下体呈现在我眼前。
  肉棒比我想象中的要粗壮得多,并且一暴露在空气中,就开始勃起、上翘。
  时间紧迫,要抓紧每一秒钟。我右手抓起棒身快速撸动,加快肉棒勃起的速度。
  肉棒在手中迅速变大,目测一下,差不多勃起到20公分了。
  【抢救对象的肉棒有勃起能力,这是个好兆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量在一小时内让他射精。】
  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两腿跪坐在男子胸口两侧,我虚坐在他的胸口,屁股刚好对著他的头部,短裙的裙摆盖过他的额头。
  他的呼吸出现一瞬间的急促,温热的气流从他的脸部喷到我的屁股上,有点痒。
  首先,要用唾液对肉棒进行消毒。
  把肉棒先拨到一边,我把嘴凑向他的胯下。
  张开双唇,先含住了左边的蛋囊,嘴唇轻轻嚅动。
  然后是右边的蛋囊。
  直到整个蛋袋被我的用舌头和唾液抹上一遍。
  下面是棒身。
  我让舌面沾满唾液,从根部开始舔起,一直向上,舔到冠勾位置。
  由于他的肉棒实在太粗,我不得不在消毒的过程中途停下,一边撸著肉棒,一边等待唾液再次分泌。
  两分钟后,棒身消毒完毕。
  最后是龟头。
  张开嘴,包住硕大的龟头,嘴唇环住冠勾,用舌面舔弄龟头。
  龟头的消毒和最后压榨射精的步骤可以同步进行,节省时间。
  我的两只手一上一下地握住被唾液沾湿的棒身,时而上下撸动,时而往不同的方向摆动。
  话说,用口水消毒湿润过以后,肉棒撸起来顺滑了不少。
  我的舌头在龟头上一边分泌唾液,一边笨拙地打著转…
  终于,手中的肉棒开始微微颤动。
  这种状况说明,精液马上要出来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滋~滋~滋~滋~滋……滋噗滋……滋……」
  「唔…」
  好大的精液量,整个嘴巴被射得满满的,差点就溢出来了。
  咸咸的,香香的,味道不差。
  倒不是不能吞下去,只是就要到饭点了,怕一会儿吃不下晚饭。
  所以我稍微品了品,就把嘴里的精液吐掉了。
  一般来说,射精完成后,昏迷的男性就会恢复意识。
  我转身看向男子的脸,他的眼皮动了动,却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
  回头看著手中的肉棒,居然还是保持坚挺的状态!
  难道说……射精还没有『完成』吗?该死!
  看看表,只剩三十多分钟了……这些时间足够让他再射一次吗?
  刚才的口交就花了快半小时…
  众所周知,男性第二次的时间是会延长的。
  情况紧急,容不得半点犹豫。
  我起身脱下内裤,丢到一边。
  女性的生殖器对男性的生殖器有著极大的刺激作用。我回忆著『急救常识』。
  本来没打算做到这种程度,但是作为急救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就像人们不会把人工呼吸当作情侣接吻,用阴道挤压肉棒射精来唤醒昏迷者,也不会被当成做爱。
  想到这,我在他的腰侧蹲下身,扶住肉棒,用龟头对准子宫口,慢慢下压……
  …该死,阴道里还是有点干涩,好在用来消毒的唾液和龟头分泌的前列腺液可以起到部分润滑作用。
  继续往下蹲,硕大的龟头冲破了一层阻碍,而后触碰到子宫口。
  我深吸一口气,强忍著疼痛,擡起屁股,拔出一部分肉棒,再次向下。
  渐渐地,除了疼痛外,我又感受到一点麻痒,每当龟头剐蹭著阴道壁时,一丝丝快感也开始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一边上下起伏著身体,一边擡手看表,时间只剩十分钟不到了……
  我的双腿变得酸痛,蹲伏的动作开始变慢。可他还是没有射精的迹象。
  这样下去不行的,我咬咬牙,放松双腿,全力下坐!
  「啊♥~」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阴道几乎把肉棒完全吞没,龟头插进子宫里了吗…
  两腿已经酸得使不上力气,所以我干脆放松四肢,用身体的重量把肉棒完全压进阴道里,直到屁股紧贴著他的裆,然后扭起腰来……
  不时有行人路过灌木丛,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我也不愿意呼唤他们过来,一起救助身下昏迷的男子。
  「嘀—嘀——」
  一辆小轿车驶过,那好像是我家的汽车?
  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车尾的灯光就消失在拐角「救人这种事情,还是一个人做比较好……」顺时针转动两分钟,再逆时针扭动腰部两分钟,然后是前后挪动,接著左右挪动……
  逐渐湿润的阴道被肉棒搅出「咕嗞…咕嗞…」的声音。
  已经没有那么痛了,我闭上眼,尝试控制肌肉收缩绷紧,挤压肉棒……
  整个阴道酥酥麻麻的,越来越舒服……
  …舒服有什么用啊!…一个小时快要到了啊!
  看著腕表上跳动的指针,心里的罪恶感越来越重……
  「求求你,射出来。」
  「醒来吧!」
  「把精液射到我的子宫里面。」
  「快点射进来呀!!」
  我两手撑在男子的胸口,呢喃声里带著哭腔。
  …………
  「噗-噗-噗-噗-噗——……」猝不及防地,在我的呼唤声中,子宫内壁迎来了一波波粘稠的热流。
  「唔……」
  「这是什么情况……」身下的男子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居然在最后一秒射精了?
  抢救成功!一个小时的努力没有白费!
  幸好,我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一小时的高强度榨精使我浑身无力,松下一口气的我瘫倒在地。
  颤动的肉棒还在不断「噗滋~噗滋~」的地往阴道里注入精液。
  …………
  「什么嘛,你不是被我撞晕的吗?」难道刚才的交通事故只是幻觉?
  「怎么说呢……」
  「因为被炒鱿鱼,我已经连续半个月每天只吃一顿饭了。」
  「刚才走在路上时,就已经饿得眼冒金星了。」
  「所以才会被你撞一下,就直接晕过去的。」
  额…所以,他被轻轻撞一下就倒,是没吃饭的缘故?
  这么想的话,心里的负罪感少了很多呢。
  慢慢站起,肉棒从我的阴道里滑出,几缕带著血丝的精液从穴口流出……
  居然还这么坚挺……可怕。
  明明已经饿到被我轻轻撞一下就晕倒,可是肉棒却能勃起那么久……总觉得有点奇怪。
  「…你这样下去不行的,饭可以少吃,但不能不吃,一天一顿饭还是了夸张点。」
  「是啊,可我又找不到工作,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他起身穿上裤子,无奈道。
  「已经到饭点了,你来我家吃一餐吧,填饱肚子比什么都重要…」
  话刚出口,我就感觉有点不太对…
  把连名字都不知道陌生人带回家真的好吗……
  …不过……这种突兀的邀请,大部分人都会拒绝的吧?
  「这样可以吗?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他挠著头对我腼腆地笑了笑。
  「……」怎么会有这种人,这也太不客气了吧?
  算了,说出的话就像泼出的水,收也收不回……不过是一顿饭而已。
  「上来吧。」我忍受著下体的疼痛,扶起电动车。
  「请等一下。」他把因为昏倒而散落一地的几本书一一拾起。
  坐到我身后,他的两条手臂环住我的腰肢,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身前紧贴著我的后背。
  还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也太自来熟了点……
  「…我叫陈馨怡,你呢?」天色渐暗,两旁的路灯一盏盏亮起。
  「H…」
  「叫我H先生就好。」他咬著我的耳朵,轻声说道。
  .
  一、李优茹篇怎么还不回来?买个醋而已,需要这么久吗?
  看时间,已经六点了。
  我把白菜下锅炒了炒,装盘上桌。
  醋溜白菜,完成!
  因为小怡迟迟没能把醋买来,我就到对门的周太太那里借点醋来先用用。
  周太太和我一样,是个家庭主妇。
  在她女儿上小学后,就开了一家面包店。
  而我把小女儿生下后,反而辞掉了舞团的工作,全心待在家里。
  阿彬作为拥有自己工作室的画师,年入500K,足以供给我们一家四口的很好的生活。
  就是太忙了点,一抓起画笔就停不下来,连抽个时间陪陪我们母女都比较困难……
  「妈……」女儿的呼唤打断了我的思绪。
  「姐她发消息说,晚上要带一个朋友回家吃饭。」
  「小柔,别老盯著手机不放。」这个小女儿从小就皮,也只有刷手机的时候能消停一会儿。
  「知道啦。」她听话地把手机收起。
  你爸不在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乖?最后这句话还是没说出口。
  小女儿虽然调皮,但好在阿彬能制得住她。
  我伸了个懒腰,把围裙解下,走到桌边坐下。
  看著散发热气的四菜一汤,和父女俩一起等著大女儿回家。
  菜炒得还算多,添一双筷子应该也够吃吧?我想著……
  「嘟—嘟——」门铃响起,小女儿起身开门。
  本以为和小怡一起的应该是林淑、柳绮雪那些个闺蜜,或者同班的女同学之类。
  没想到她带回来的是个抱著书的男生!
  我可不希望她因为早恋影响到学习。
  家里的饭桌是正方形,平常吃饭时四人各坐一边,小柔小怡两姐妹相对而坐,我们夫妻俩也是面对面。
  今天我们三人的座位没什么变化,只是H先生和小怡坐在一起。
  此刻小柔坐在我左边,小怡和H先生在我的右手边。
  「爸、妈,这位是H先生,刚刚在路上饿晕了……」
  入座后,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听大女儿讲述刚刚买醋途中发生的事情……
  …此处省略三千字……
  「……所以,我就请他回家吃饭了。」小怡咽下一口白菜,结束了讲话。
  原来只是在路上救起的男人而已,不是早恋就好,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只是为什么要把H先生带回家呢?请吃饭的话,外面随便什么东西吃一点不就好了?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陌生男性啊…
  …女儿已经十八岁了,把他带回来,应该有著自己的考量?左右不过多双碗筷罢了…
  只是……方才进门时,H先生看著我的眼神怪怪的,总觉得他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应该是我多心了吧?
  …等等,她刚才的描述有点问题!手中的筷子顿了顿。
  「小怡,你刚刚是不是说过……H先生醒来后,肉棒还是保持勃起的状态?」
  「对啊,明明已经射过两次了,居然还是没有软掉,唔…」她往嘴里塞进一团饭。
  「…不过好在人已经『救醒』了,不是吗?」
  「H先生,你的肉棒现在还勃起著…吗?」我试探道。
  「嗯,一直没有软下去呢。」他笑著点了点头。
  经我问话的提醒,阿彬也开始反应过来。
  我们面面相觑……
  这样看来,H先生根本就不是被小柔的『急救手段』唤醒,而是晕倒一段时间后自然醒过来的!
  如果小怡当时就这么放著H先生不管,任他自然苏醒,就什么问题也不会有。
  可是她在H先生昏迷时,让肉棒一直勃起到清醒,这就好心办了坏事!
  按理来说,她的急救工作是没有问题的。
  一般情况下,精液射出后,阴茎就会疲软,也就是所谓的『不应期』。这种情况下,昏迷的男性会很快醒来。
  但是,如果射精后,阴茎还是没有变软,就应该继续压榨肉棒射精,一直射到肉棒软下来为止。
  像这种昏迷中的勃起状态,是不应该带进清醒状态里的。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肉棒将会一直勃起,在充分射精前没有软下去的可能。
  要知道,肉棒如果一直保持充血勃起的状态,其中的血液循环和氧气供给就会受到影响,就这么放著不管的话,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性器官坏死!
  大女儿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和丈夫同床共枕这么多年,该有的默契还是有的。
  眼神交流了一会儿,我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开口。
  小怡能够热心帮助他人,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既然这样,就不应该打击她的积极性。『急救常识』的缺失以后再补也来得及。
  而现在,作为她的妈妈,就应该不著痕迹地为这件事画上完满的句号。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
  …找机会让H先生把精液射出来,射到他的肉棒软下来为止!
  说起来,感觉今天的脑子特别灵活,思考起事情来逻辑都缜密了许多……
  …我甩了甩脑袋…
  …难道这就是…母爱的力量?
  ……
  「H先生,刚才小怡有提到,说你的精液味道不错,可不可以让我也尝一下呢?」我笑瞇瞇地提出请求。
  「陈夫人…」
  「叫我茹姐就好,夫人的称呼太生分了些。」尽管是刚刚见面的陌生人,但亲密一点的称呼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也方便我找借口榨精。
  「那我就叫您茹姐了。」
  「茹姐你想品尝精液的话,随意取用就好。」
  「没来得及知会你一声就到这里吃晚饭,我还有点惭愧呢。」H先生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
  「那我不客气了哦。」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语毕,放下碗筷,俯身蹲下。
  钻到桌下后,我惊讶地发现,右侧H先生的肉棒已经被掏出来了,马眼上还有精液在缓缓流出。
  再看向左边,小柔洁白的棉袜和光滑的小腿上沾著一缕缕淡黄色的精液……
  这妮子,又在捉弄客人了……
  …不过也算是坏心办了好事,这次先放过她。
  这是第三次射精了吧,还没软下来吗?这肉棒也太大了吧,看起来有阿彬的两倍多了。
  我有预感,今天有的忙了……
  于是我伸手握住棒身,舔掉马眼上的精液后,张嘴含住龟头,轻轻吮吸。
  阿彬又短又细的肉棒,我一个手掌就能轻松掌握,甚至把一整根含进嘴里也不是难事。
  但是H先生的肉棒又粗又长,我的小嘴只能含住龟头和肉棒前端的一小部分,剩下的棒身需要用双手一起才能完全握住。
  我的舌面在龟头上打著转,舌尖时不时轻轻舔弄马眼…右手握住肉棒前端靠近龟头部分揉捏,左手时而抓住肉棒根部撸动,时而捞起两个蛋袋捏动……
  根据帮阿彬口交的经验,只要5分钟不到,H先生应该就能射出来了吧?
  「茹姐的口交很舒服呀,比小柔的技术要好很多呢。」H赞叹道。
  那是当然的,人妻的强大岂是刚刚成年的少女比得上的?
  不过H先生怎么会感觉到,小怡的技术生涩?那时候他不应该还昏迷著吗……
  …多想无益,快点让他射出来才是我需要关心的。
  不过,都二十分钟过去了,H先生怎么还没射?不是说我的口交很舒服吗,舒服就快点射出来呀!
  他们已经吃完晚饭,开始收拾碗筷了,可我还蹲在桌底不停地吮吸著龟头、打著手枪。
  真是受不了……
  「阿彬,今天你来洗碗吧,我还得努力一下。」吐出龟头,我用力撸动著肉棒……
  「知道了老婆,辛苦你了。」
  作为丈夫,在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嘛,我想著。
  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怀疑是已经射精三次的缘故,敏感度下降了,所以口交这么久都没有射。
  既然如此,不妨加大刺激!
  将白衬衫的纽扣一颗颗剥开,伸手解下紫色的胸罩。
  被胸罩束缚住的乳房一下弹出。
  婚前我的胸部就有D了,生下小柔后,更是涨到了E罩杯。
  H先生的肉棒相当大,用奶子把整个棒身包住后,硕大的龟头连带一小截还露在外面,龟头顶著我的下巴。
  我用双手托住奶子,夹起肉棒,上下摆动,用双乳摩擦著棒身。
  「妈,你在做什么?」
  我侧头瞥了一眼,小女儿正蹲在桌边看著我。
  「看不出来吗,我在给H先生打奶炮啊~」我没好气道。
  「哦。」小柔应了一声,嘟著嘴走开了。
  「奶炮?你们在乳交吗?」正在洗碗的阿彬随口问了一句。
  「是啊。」
  「你忘了吗?之前我们的尝试过的,可是你的肉棒又细又短,我的两个奶子夹都夹不住,更提什么乳交了……」我应道。
  「哈哈……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哦……」阿彬尴尬地笑了笑。
  「H先生的肉棒就不一样了,又粗又长,我可以用奶子轻而易举地夹住,怎么动都不会滑出来。」
  「不仅是上下撸动,你看,就算我左右摆动奶子,肉棒依然被牢牢固定在乳沟里呢~」我托住乳房往不同的方向用力……
  话音刚落,包裹在在奶子里肉棒就溜了出来……
  「哈哈哈,看吧,明明就是你的水平问题嘛,只要技术好,就算是根针也,可以乳交的哦~」阿彬幸灾乐祸道。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茹姐你不妨用嘴把肉棒固定住,这样肉棒应该就不会滑出来了。」H先生建议道。
  「唔…是个好主意呢,刚才怎么没想到。」
  这一次我先用嘴唇把龟头含住,然后再托起奶子夹住棒身,果然稳定多了。
  嘴里插著龟头没法说话,所以我用挑衅的眼神瞥了阿彬一眼————你看,只要肉棒够长,再差的水平也可以乳交成功!
  阿彬读懂了我眼里的意思,耸耸肩,继续清洗碗筷……
  厨房里没了水声,看来阿彬已经整理好了。
  我也得加油啦!
  在双乳不断地挤压摩擦下,乳沟肉棒的温度越来越高,我明白,这是射精的前兆。
  于是我把舌头顶住马眼,轻轻一吸~「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噗滋~噗滋……噗滋……」
  乳交和口交双管齐下,H先生把一股股精液射进我的嘴里,我一边吞咽、一边吮吸著。
  「呼~」
  「你的精液真的很浓郁呢,难怪小怡那么喜欢。」我为美味的精液点了个赞。
  「哪有,我只是说味道不错,可没说过喜欢吃啦!」大女儿的声音传来。
  好吧……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依旧坚挺的肉棒还是让我吃了一惊。
  看来这是一场持久战啊。
  轻轻拍一下肉棒,肉棒调皮地跳了跳。
  已经品尝过精液的味道了,还有什么理由让他继续射精呢?
  真是头疼啊……肉棒这样一直保持勃起状态的话,迟早会『生殖器坏死』的……
  我用求助的眼神看著阿彬:你有什么主意吗?
  阿彬抿著嘴唇思考了一会儿,说道:「H先生,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啊?」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当然可以!」
  「忘了向你介绍我的职业,我是一名画师」
  「我觉得你的身材很适合做我最近一期画作的模特。」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呢?有酬劳的哦~」阿彬拍了拍H的肩膀。
  「额……你们能请我吃饭,我已经很感激了,报酬什么的就不要再提了…
  …」
  「能帮上彬哥你的忙,我就很高兴啦!」H用认真的眼神看著阿彬。
  「那就这么说定啦!」阿彬拍了拍H的肩膀。
  「阿茹,你们俩先到我的画室去。」他转身走向书房,准备画具。
  「跟我来吧。」我把H带进画室里。
  阿彬这个人的脑洞,会时不时地乱开,这也是他作为画师受到欢迎的原因之一。
  只是为什么要H先生做模特呢?暂时没搞懂他的想法。
  「结婚前我就经常给阿彬做模特呢。」
  「我们也是因此走到一起的。」
  「只是结婚以后,就很久没再给他做过模特了……」我向H先生一一介绍画室中的器材。
  「为什么……」
  「因为他已经对我的身体了如指掌啦。」
  「『已经闭著眼都能把你身体一分不差地画出来了』,他是这么说的。」我解释道。
  「聊什么呢,过来摆造型啦。」阿彬架起画架,对我们唤道。
  「欸?」
  「我也来吗?」我有些惊讶。
  「嗯,我需要两个模特。」
  「H先生,一会儿需要裸体哦,介意吗?」
  「额……」H先生的双颊出现一抹红晕。
  赤身裸体地暴露在画师面前,我当初也没能马上就放开呢。
  「好吧,那下半身全裸可以做到吗?」看出H的窘迫,阿彬退而求其次。
  「可…可以。」H先生害羞地点点头,把裤子脱下,露出一柱擎天的肉棒。
  没有多说话,我也把衣物一件件褪去,就像我和阿彬刚刚认识那会儿一样,赤裸裸地暴露在他的画板前。
  「到我面前来。」
  「H先生,你站著就好。」
  「阿茹,背对著H,用臀缝压住他的肉棒。」他吩咐道。
  原来是这样…
  我明白了!
  让H先生射精只是我们想要达成的『结果』,在这之前的『过程』是什么,并不重要。
  所以只要我能在模特期间,不断地刺激肉棒,射精的『结果』自然会达成。
  这是对水到渠成这个词语最好的解释。
  要知道阿彬做一幅画的时间可长可短,只要他想,画上一天一夜也不是问题。
  所以我将有充裕的时间去压榨H的肉棒!
  不愧是我的老公!
  见我明白他的想法,阿彬对我使了个眼神,说道:「接下来你们按自己的想法随意摆姿势。要动起来,我需要『动态』的模特,明白吗?」
  『动态』吗?
  那我就多动动!
  第一次做模特的H先生还是有点放不开,呆呆地立在那里,像一个雕塑。
  我伸手抓住棒身,用龟头不断在我翘挺的臀上画著圈……
  渐渐的,H先生也开始耸动起来……
  「茹姐,你的身材真好。」H用肉棒磨蹭著我柔软的臀缝,赞叹道。
  「哈哈,我老婆之前可是舞团的招牌!」
  「906288很厉害吧?我当初就是被她的身材吸引的呢!」
  阿彬忍不住炫耀起来。
  「正经一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还这么不稳重。」我啐了他一口。
  「还有,我的胸围已经是92了,你没感觉结婚以后我的胸部就变大了吗?」
  「嗯,茹姐的胸部不仅很大,还很有弹性呢。」
  从腋下伸出一双手,握住了我的奶子,轻轻地抓著。
  「这样啊……看来哺乳确实可以增大乳房啊,只是这几年我们朝夕相处,这种缓慢的变化感觉不出来吧……」阿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额……摆什么姿势都可以吗?」H突然问道。
  「是的,只是阴茎最好不要离开我老婆的身体。」阿彬挥动著画笔:「要动起来哦。」
  「嗯,了解了。」
  原本只是在臀缝里摩擦的肉棒突然撬进我的两腿之间,由于肉棒是45度向上翘的,硕大的龟头和棒身顶著我的穴口摩擦起来。
  「茹姐,可以把腿夹紧吗?」
  「啊?哦……好的。」我把两腿并拢,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本来以为H先生是个腼腆的人,没想到这次这么主动。
  低头看著大腿根部时隐时现的龟头,我如是想道,这倒是省了我一番力气。
  阴唇被不断地摩擦,胸口被身后的男子抓成各种奇怪的形状,我的身体也起了反应。
  感到些许麻痒的小穴口变得湿润起来,更加方便了H的抽插。
  「茹姐,我感觉要射精了。」
  「这样会不会不好,总觉得对你不太礼貌……」他似乎有一点犹豫,耸动著的腰部也放缓了一些。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们现在是模特。你彬哥手里画的,是艺术!」
  「艺术,你明白吗?」
  「我都不介意赤身裸体的和你贴在一起了,你在这矫情什么!」我忍不住呵斥道。
  「想射就射出来,不要忍著。」我夹紧双腿一下一下向后顶著。
  「别搁那磨磨蹭蹭的。」摁住他抓著奶子的手,四只手一起揉捏我的双乳。
  「啊……」
  「噗~噗~噗~噗……噗……噗……噗……」一股股精液从我的两腿间喷出,像机关枪一样射到两米外的地板上。
  「怎么样,坚持得住吗?」感受著两腿间依旧坚硬的肉棒,我询问身后的男子。
  「嗯,我行的。」
  「茹姐,我可以插进来吗?」
  「放心插,不管你想用什么姿势,我都会配合你的!」我肯定道。
  「总感觉这样怪怪的。」
  「就像在……做爱?」H先生犹豫的吐出两个字。
  「H先生,我们是模特。」
  「只不过是在摆造型罢了,你怎么会感觉这是在『做爱』?」
  「放宽心吧,你茹姐我也是过来人了,这种事和『做爱』没有半毛钱关系。」
  「嗯,我明白了!」他说。
  「不管你想摆出什么样的姿势,都没有问题。」
  「你也知道我以前是练舞的,别看我已经将近40岁,身体的柔韧性可好著呢!」
  「茹姐你已经快四十了吗?」
  H先生用双手搂住我的腰。
  「我一直以为你才三十岁呢」
  一个硬硬的的东西顶在我湿润的小穴口。
  「你茹姐可是非常注重保养的~」
  「每年在护肤品上的花费就有好几万呢。」画著画的阿彬突然蹦出一句,也不知是解释,还是在埋怨。
  「咕吱~」
  还在缓缓流出精液的肉棒顺滑地插进我的阴道里。
  「啊?~」
  我的子宫一下子被龟头捅穿。
  「茹姐,你下面好紧。」
  「明明是你的肉棒太大了好吗。」
  「阿彬的阴茎只是刚好能捅破我的处女膜而已。」
  「哪像你,整支肉棒把我里面塞得满满的。」
  「pia~pia~pia~pia~pia~pia~pia~……」肉体的撞击声响起。
  H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著我的身体,想来我的屁股已经被撞得一荡一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