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失乐园 1-4》

  (一)
  昼气将至,带著一丝寂寥,正午的日头已然偏向西去,却没带来一丝清凉,闷热的天气像是在昭告四方:仲夏已至。坐落于胡同尽头的街机房中充斥著一种难闻的气味,那是一种混合了汗臭和廉价香烟散发出的独特味道,令人不悦,而身处这狭小空间中的十余个人全都满不在乎,只是全神贯注于他们面前的机台之中,杨阳便置身其间。暑假的进程已然过半,假期早就从一开始的满心欢喜进入到无所事事的懒惰倦怠,杨阳一如往常的来到他最熟悉不过的地方打发时间。这是进入千禧的第二个年头,杨阳高中二年级。
  机台屏幕上出现了熟悉的日文汉字,又一场「真剑胜负」结束了。坐在一旁的男子带点不服气的摇了摇头,思考了一会儿后不情愿的起身离开了。其实也没什么可不服气的,杨阳心想,除了第一局他使用的修罗版霸王丸给自己带来了一些许压力,后面的几局他根本没一点机会。看著自己角色血条上面连赢6局的璀璨战绩,就算对手不算太强,内心却依然沾沾自喜起来。在天草降临这个游戏上,尤其是罗刹版橘右京这个角色身上,自己可是下过很大的工夫的!
  然而时至今日,街机房盛极一时的时代早已过去,被新兴产业网吧抢走了大量的客源,即便是这家坐落在胡同里的「十年老店」如今也是门可罗雀。连赢6局,将对手打得起身离去带来的快感实际上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被淹没在和电脑斗智斗勇的无聊中来。在整个街机市场都很萧条的如今,还坚持玩这本来就很小众的天草降临的又有几个呢,杨阳心想。
  在机械化的和电脑对战这段时间里,杨阳的注意力也开始飞散,他听到不远在打拳皇98的两个人在聊著什么,然而两人聊天的内容却没在他脑子中停留,左耳进右耳出。总之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杨阳确定在这街机房里不会再有人来挑战自己,于是他决定换个游戏玩玩,比如最近他比较喜欢的月华剑士2。就在起身要离开机台的一瞬间,街机房的大门被推开了,杨阳随即决定再等一等,看看进来的人会否是经常和自己对局的那几个熟人。
  杨阳就在那里歪著头等著,等著……却迟迟不见推门的人进来。正思索著门外到底是个什么怪人,就看见门外伸进半个小脑瓜,瞪著一双眼睛扫视著房内。
  杨阳感到有些吃惊,若说自己最不想在这场合见到的人里面,百分之百有这丫头一个。还没等他把目光移开,两人已经四目相交。女孩眼神中的不安瞬间少了几分,略显拘谨的朝杨阳这边走来,动作有些滑稽,好想生怕发出一点脚步声让屋里的其他人发现自己一般。
  「就知道你在这儿,」女孩用轻得只有杨阳听得见的声音说,「姥姥找不到你都生气啦,快回家吧!」女孩每接近杨阳一点,眼神中的不安便少了一分,等到她站在杨阳身后说出这番话时,眼神中的不安全都转化成了责备,从她深棕色的眼瞳中不断发散开来。杨阳却将头转回屏幕,不再看她,略显夸张的叹了口气。
  「你听见了吧!」女孩见杨阳明明听见自己她的话,却故意转过头去不搭理她,便用手拉住杨阳的肩膀,轻轻摇晃。
  「知道了知道了!」杨阳有点不耐烦的说,「传完话了就快点走,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一个人往这地方跑!」杨阳故意提高了调门,用带有明显说教的口吻说道。杨阳和他这个年纪的许多男孩子不同,并不是十分易怒的性格,但今天他的说话却一反常态,这让来找他回家的杨晓雯即委屈,又不知所措。
  「你当我想来……」晓雯被这突如其来的暴躁惊的呆立半晌,说出一句反驳的话后面几个字连她自己都听得不是很清楚,眼睛里满是委屈和埋怨,却再也没说什么,只是盯著杨阳看。
  这一下却大大出乎杨阳的预料,本来以为摆出一点哥哥的威严,凶她一下,晓雯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这辈子就不敢再自己来这龙蛇混杂的地方了。可见到妹妹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自己离开的意思,只是怯生生的用她那双眼睛看著自己,仿佛在说:你不走的话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你!杨阳反倒有点不知所措了。街机房本就不是什么太平地方,能在这地方立足的女孩子要么是混社会的大姐大,要么就得有个罩得住自己的男朋友或是什么社会大哥之类的,可我这个妹妹,再怎么看也不像个能保护自己的大姐大;至于我呢?在这地方自保尚且困难,哪来的本事罩得住她?眼见房间里的其他人开始不断转头开始打量自己这边,杨阳没用多久便做出了一个决定,「算是我服了你!」说罢便拉著杨晓雯的手快步走出街机房大门。
  兄妹俩没用多久便走出了阴暗的胡同,位于一条露天菜市场的街角。曾几何时,这里热闹非凡,是附近几个街区住户日常采购蔬菜水果和日用品的集散地,虽然名曰菜市场,经营范围却从日用品到小家一应俱全。杨阳从小便在这一带长大,而他最喜欢的就是没事到这市场里卖模型玩具的店铺逛逛,哪怕没有多余的零用钱,买不起店里摆著的玩具,只是放学过来看上几眼,也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了。
  通向街机房的胡同并不长,却是个单向的死胡同。那间闷热又破旧的屋子就坐落在胡同的尽头,破烂的铁皮大门上连块招牌都没有,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门后究竟是个什么地方。通往铁门的道路泥泞不堪,若不是店主铺上一些废纸壳,人们甚至很难发现一条完整的「路」来。杨阳拉著妹妹的手熟练且快步地穿过胡同,走进了伴随他们长大的菜市场中,他感觉得到,妹妹发抖的小手直到此时才有些许的缓和。
  杨阳侧过头看了看晓雯的脸,妹妹脸上的表情真是一言难尽,眼神里有些紧张,有些责备,又有点高兴,但最多的,还是已经走出那条胡同的安心。「以后可不许一个人往这里跑了,」杨阳想了半晌,姑且还是要维持一下自己作为兄长的威严,故作严肃的说。「怎么不呼我Bp机?」语气中却没有一丝责备。
  「呼了呀,」晓雯看杨阳伸手去摸他自己的腰带,「结果在你房间里响啦!」
  故意顿一顿,带点嘲弄又有点得意的说。
  杨阳这才意识到今天自己换了裤子,穿腰带的时候竟忘了把Bp机放上去,怪不得这一整天都这么安静。看著妹妹带点得意的笑脸,想到刚才还故意凶她的自己,杨阳自己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那也不行!「杨阳虽觉得自己脸上一阵发烧,」你一个女孩子跑到那地方,真出了事可怎么办?「但还是硬著头皮说教起来。
  「哦……」和在街机房的时候不同,这次杨晓雯没有一句反驳,只是朝著一脸严肃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杨阳笑笑,还吐了吐舌头。
  杨阳见晓雯笑了,知道妹妹没有因自己刚才的恶劣态度而生气,也就放下心来。然而,一个奇怪的想法却在此时占据了杨阳的内心。从晓雯出现在街机厅的那一刹那开始,自己实际上都把她看作一个『女孩』,而不再是平日里的『妹妹』。
  自己之所以觉得晓雯在那种环境下容易惹麻烦,说到底,是因为她是自己关心的亲妹妹;还是因为晓雯本身已是个十分有魅力的女孩了呢?这种奇怪的想法就像是病毒一样迅速在杨阳的内心蔓延开来,让杨阳不禁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倘若晓雯不是自己的妹妹,就这样出现在午后闷热的街机房里,自己将会怎样看待这样一个女孩子呢?」
  奇怪的想法促使杨阳开始打量起晓雯来,和以往看待妹妹的角度不同,杨阳有生以来第一次,用看异性的角度审视起身边的妹妹。以同龄人的标准来说,晓雯的身材算得上高挑,过春节那会儿好像量了一下是161公分吧?这半年感觉明显又长高了一点。隶属于学校田径队的她,比其他同学的小麦肤色还要更深一些,倒不是因为她比别人训练的更勤快,而是她本身就遗传了来自妈妈天生的小麦色皮肤。和高挑的身材相比,妹妹的胸就显得有些残念了,虽说不上是飞机场,但也仅仅就是稍微有些凸起,介于有和没有之间,难以界定。加上她个头在同龄的女孩子里很高,就愈发的显得胸部很小,「典型的长个儿不长胸……」杨阳觉得有点好笑,如果自己是个只注重胸部大小的男孩子的话,对晓雯这种贫乳妹恐怕就没什么兴趣了吧。无奈自己还是个看脸的,于是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开始聚焦于妹妹的脸上。然而和观察身体不同,妹妹这张脸却是杨阳每天都看得很仔细的,清爽的短发,大大的眼睛,深棕色的眼瞳算是和大多数人的黑色眼瞳不太一样的地方,鼻子和嘴巴都不大,和天生的偏深肤色不同,嘴唇的颜色却很浅,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忽视她两片小小的嘴唇。刘海遮住了大半个额头,由于是暑假的关系,头发比上学的时候长了不少,最长的部分已经快到肩膀了。
  「怎么了?一直盯著我看……」晓雯注意到杨阳的视线,有点奇怪的问。
  「嗯?啊……没啥,」杨阳被这么一问,瞬间有点慌神儿,「只是觉得你好像又长高了点啊。」随便编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搪塞过去。
  「老师和同学也这么说呢,」晓雯表示赞同,「而且都已经影响到跑步啦。」
  「那就别跑了呗,」杨阳属于不善于运动的那种人,虽然自己沈迷足球无法自拔,但若要他亲自下场去踢两脚,那就大可不必了。「咱们家的人都没什么运动天赋,依我看你跑得也不十分快,不如趁早退出得了。」
  杨晓雯露出吃惊的表情,随即咯咯笑了起来,「哥你自己不擅长运动,怎么把全家人都算上啦。」
  杨阳知道妹妹此话不假,用手摸了摸额头,在狠毒的日光和闷热的空气双重夹击下,早已大汗淋漓。「好好好!你最擅长运动,肯定愿意跑个腿儿吧?」说著指了指菜市场尽头,街道旁的一家小卖店。
  「我要吃冰激凌!」晓雯开心的接过杨阳递过来的10元钱,刚跑出两步就停下,回头问:「哥你要喝啥?」
  「可乐就行,必须是冰的!」晓雯听罢点了点头便再度跑了出去。杨阳看著妹妹健步如飞的身影,不自觉的又开始打量起那穿著紧身短裤,大部分都裸露在外一双小麦色的美腿。虽然还称不上是『大长腿』,但大腿和小腿的比例却著实不错,由于妹妹不是那种皮包骨头的高瘦女孩,腿上的肉很紧致,一双浅红色低帮跑鞋露出脚裸,是妈妈春节时候从香港买回给她的新年礼物,「那鞋是叫什么牌子来著?」那种进口鞋子,对于东北内陆地区来说还真是蛮稀有的,而当杨阳的注意力从跑鞋牌子再度转回来后,妹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小卖店的门内。还没有来得及欣赏妹妹上半身的杨阳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那平板一样的上半身本来也没什么好看的。想到自己竟然对亲妹妹的身材在心里评头论足,杨阳不禁觉得自己可悲又可笑,无意识的摇了摇头,「想起来了,好像是叫爱世克斯。」
  「喏!」晓雯将一瓶600毫升的可乐与6元钱递给杨阳,嘴里还咬著刚买的冰激凌。
  「剩下的钱你留著花吧,」杨阳只接过可乐,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饮料已经开始和这闷热的天气展开了搏斗,瓶身上渗出许多水珠来。
  「还是你留著吧,」晓雯说罢就直接把找回的零钱塞进杨阳的兜里,「我零花钱够用。」说完舔了一口巧克力色的冰激凌。
  「那随便你咯,」杨阳狠狠的喝了一口冰凉的可乐,这一口可以算是豪饮了,竟喝掉了整瓶可乐的小一半。随即看著身边笑嘻嘻舔著冰激凌的妹妹,心想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样慢慢的舔著吃冰激凌呢,换成自己的话,咬著吃都嫌它融化的太快。
  等兄妹俩到了自家楼下,杨晓雯才总算吃完了她的冰激凌,杨阳心想也不知道算是吃掉的还是化掉的,看著妹妹把吃剩的木棒扔到垃圾箱里才发现晓雯只给自己买了水。「你咋不给自己也买瓶可乐?
  呆会渴了,家里可只有凉白开。」
  「我喝你的就好呀!」晓雯说著一把从杨阳手里把可乐抢了过来,拧开后喝了一小口,「刚吃完冰激凌喝可乐都没有甜味。」
  「很脏啊!」杨阳皱了皱眉道。
  「我又不嫌弃你。」晓雯咯咯笑了两声,吐了吐舌头,将瓶子抵还给杨阳。
  杨阳接过瓶子,看了看笑嘻嘻的妹妹,「我说的是我嫌弃你!」说罢笑著用手指轻轻的弹了下晓雯的额头,不等妹妹反应过来便一个人走进楼道的大门。
  「舞台の幕が开き,涙を歌にかえ,」楼道里传来杨阳哼唱的歌声,那是他最喜欢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