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女神》

  楔子有人说科学到了极致,足以实现时空穿梭,有人则用种种证明,想要告诉世人,这个绝对不可能,具体如何可能没有定论,然而接下来的故事,似乎也只能用时空穿梭来解释。
  五十年前,英国伦敦温布利体育场,一名女魔术师现场进行人体分割魔术表演,海报才贴出,仅仅两个小时,所有的票便全部售空,这在当时网络售票还没有出现的时候,绝对是一个很轰动的大事。
  演出开始,一个身材妩媚窈窕的成熟女性熟练的表演著一个个魔术让人大饱眼福,然而最后表演这次主打的人体分割魔术时,历时五分钟的准备后,一个四肢与头分开,小腹与巨大的奶子上插著十余只铁签子的尸体却呈现在了众人眼中。
  众人在惊慌与尖叫中散场,却没有人注意到,无数的人群中,除了一个表现很镇定录著一切的男人外,还有同样三十多个年龄各异,身材打扮各异,但是分明是从外地特意赶来的男人却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警察匆匆赶来,经过调查后才发现,这个大家都认为很出名的魔术师,在之前竟然没有人听说过,事后想起来很突兀,但是事前竟然没人觉得有任何异常都觉得她是一个著名的魔术师。
  而且除了这次演出中莫名死亡外,在之前这个女人还曾多次在各种公共场合露出,或者一些隐秘场所自残,警察更是搜索到了一些相关的视频磁带,只是一切的证据包括这个女人的尸体,在事情发生后第七天彻底消失无踪,一如来时一样,没有任何痕迹,甚至曾经见过这个女人的人心中关于这个女人的形象,都以一种绝对不正常的速度快速消退著,最后这个案子被以意外定性,然后半年后,当年的卷宗都消失无踪,只是少数人隐约记得一些语焉不详的大概。
  三十年前,美国新泽西州,一个女老师在大学医学公开课上,公然拿出一个食盒打开一包充满恶臭的东西,打开之后人们才发现那竟然是一滩大便,然后这个女人就在所有人震惊目光中,就著一杯精液与尿液混合物一口口吃了下去,然后脱下衣服躺在讲桌上用沾著大便的手自慰,将讲桌上的东西一个个塞入自己褪了毛的骚屄中。
  警察很快赶到,将女人带走拘留,同样没有注意到在那些看似震惊或者慌乱或者觉得恶心的人群中,一个身材肥胖成绩垫底的男人手机上留著一行字「你们这些恶心的老师都该课堂上吃屎。」
  还有一个男生收起的手机上赫然打著几个字「躺在讲台上自慰。」
  事后警察在这个女教师的出租房内搜到大量打包密封的粪便、尿液、呕吐物、腐败食物等,根据女人手臂上的纹身字符,更是发现一个特殊网站上有著数十段这个女人各种场合吞粪,口交,以及和一些生化改造动物兽交的视频。
  同时警察也调查到了,这个女教师的一切教育资料家庭背景全是虚构的,然而事前竟然没有人察觉到丝毫不妥,甚至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她在这里究竟任教了多久。
  只是也只能调查到这一段了,因为这一次女人被拘留三天后,突兀消失,与她一起消失的还有所有的证据,包括那个网站也只是显示404三个数字。
  案件彻底陷入僵局然后被尘封,之后不出预料的,档案室起火,这个卷宗被焚毁,人们想要重新记录时才发现明明不久前发生的事,已经没人记得清了,关于这件事的经过,所有人的记忆竟然以百倍以上的速度快速遗忘著。
  十年前,就在全球陷入新冠肺炎的侵袭下人人自危的时候,韩国一场更大的轰动爆发,X房事件,足足七十多名年龄各异,以及各种职业的女人,好像被胁迫著,进行各种犬爬,轮奸,群交,烙烫,饮尿吞粪,穿刺电击,以及种种人们认为惊人的折磨。
  事情发生后警方介入,才发现竟然有足足二十多万人在线旁观指挥,整个韩国震惊,即使是一些明星也纷纷发言指责,要求寻找真凶,为首的人很快被抓捕,一个个参与者还在被声讨。
  这一次似乎与当年那两起诡异案件没有瓜葛,一个个女人身份都绝对完整。
  然而,就像是前两次彩排将漏洞打好,只为了这一次更完美演出一样,十天后,所有受害女性纷纷消失,然后她们的家属也不知所踪,最诡异的是,通过电脑照片分析,最后结论这七十多人的颅骨成像分明是一个人在不同年龄段的成像,而所有参与的男人,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被释放,那个网站也彻底消失,同时这场很轰动的事,却似乎又一次陷入了一种怪圈,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关于这一切的记忆迅速消失,甚至见到那些当事人,都很难主动记起这件让他们对于这些当事人憎恨鄙视的事情来。
  时间流逝,看似毫无关联却又有著一种特殊相似性的诡异案件,似乎还在挑战著人们的神经,就在半个月前,日本东京、大阪与北海道三地的人们,开始渐渐的发现了一个名叫宅男女神的cosplay直播平台。
  平台上一个标注十六岁的女孩,会经常不定时的为粉丝直播各种角色扮演,并进行唱跳表演,因为她不断的扮演著各种或者清纯可爱,或者妖娆魅惑的角色,身材长相与唱歌跳舞技术都不逊色于一些小明星,短短半月间,就从无人问津发展到了足有一万VIP粉丝以及百万围观粉的惊人关注度。
  其随时想播就播,想停就停,有时候会一天七八个小时,有时候又会根本找不到人的风格,被很多人谩骂的同时也成为了不少粉丝追捧为真性情的一大卖点。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真正吸引人注意到事件也再次开始出现。
  .
  第一章【黑化的宅男女神】
  「嗨,大家好!」
  「属于你们的北川景子又来了,欢迎大家一如既往的喜爱景子,景子也爱你们。」
  此时已是深夜十一点零三分,无数人已经在辛苦一天后沈沈的睡去,无数自诩风流的男女在灯火霓虹的酒吧与夜店中肆意的放纵著,但是也同样有这无数的宅男们,在他们或干净整洁张贴著一张张动漫海报,或者遍布著各种没洗的臭袜子与各种方便面袋、饮料瓶的屋子里,一个个守在了电脑前。
  本来以为几天怕是要白等了,结果本来显示关闭的直播间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随著清脆中带著几分软糯傲娇的声音响起的,还有一种好像系统出错一样,分明慢了半个字的金属合成音与之叠加,在这深沈的夜色呼应下分明带著一种邪异的鬼魅感。
  然而无数守在电脑前的宅男们,却在一瞬间眼睛爆发出了,惊人的身材,就好像在这一刻他们一直沈浸在幻想次元的精神,终于回归到了自己身体一样。
  在这两句话的声音中,之前还处于关闭状态的直播骤然开启,然后人们便见到了一间充满了粉色,以及各种毛绒玩具,卡通手办,以及一个个卡通贴纸的直播间。
  「哒、哒……」
  明显是细高跟踏地的声音也在同时响起。
  「女神」
  「景子,我爱你。」
  「666」
  「……………………」
  「我要包养你」
  「你是我的……」
  明明直播的人还没有出现在镜头前,一道道留言就已经快速刷了起来。
  然后,一个看上去身材娇小,身上穿著一件黑白女仆装的少女由远而近走了过来。
  本来就在刷新的字幕更是变得飞快,当然也大都是那种毫无意义的「……
  ……」,「666」,以及一些心形或者各种表情的卡通小脸。
  甚至就在这个视频直播开始后,短短这几秒观众人数就已经暴增到了上万,而且还在以海啸式的方式暴增,让一些不小心点进来的宅男们都感到惊讶与不解,也对这个直播的少女更加感兴趣。
  随著少女渐渐走近,这个少女的样子,也真正的近距离展现在了镜头前所有人眼中。
  通过屋中的环境,可以大致的估量出这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大致只有一米五左右,稚嫩清纯的面容更让她比直播前简介写的十六岁的年龄,看上去好像更小。
  一对大大的眼睛,天然带著一种呆萌与傲娇,中短的头发被染成了一种天蓝色,上面带著一个与女服装配套的猫耳,为女孩增添了几许俏皮。
  女孩脸上的肌肤并不是那么白皙,而是微微带著亚洲人特有的淡黄,但却又透著一种健康的红润。
  与她娇小的身材完全相反的是,一对奶子傲然挺立,看上去至少有D杯,透过女仆装高高领口下那个心形的镂空蕾丝设计,可以看到那一道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诱人的肌肤,虽然不若欧美女人那么白皙,却依然让人觉得有种细腻温润的奶白。
  这对看上去完全不成比例的奶子下面,是女仆装掩盖下平坦的小腹与突然收紧的腰肢,同时也让她那一对肥腻的翘臀显得越发丰满挺拔。
  在下面是一对纤细修长的腿,在一双黑色中筒袜的映衬下,这双明显修长的腿,硬是让这个身材一米五的少女有了一种一米七大长腿的错觉。
  一双小巧精致的皮凉鞋,让女孩的双脚显得越发玲珑。
  「景子好美……」
  「我要沦陷了……」
  「比心」
  「爱你」
  「么么哒」
  一排排字幕,在少女恍如不经意梳理头发,整理衣服的时候,不断的刷出来,少女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发清纯、俏皮。
  「呜……」
  先是一道长长的声音,从有些呆萌可爱的嘟嘴中发出。
  然后少女景子歪著头,一手在自己脸上好像无意识的点著,用越发轻柔娇媚的声音说道,「又见到大家了,看到大家这么热情,景子很开心呢。不知不觉景子和大家认识已经半个月了,景子很任性,可是直到今天,景子依然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从景子第一次直播就关注景子,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包容。」
  说到这里,景子很自然的对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
  透过领口下面心型的镂空,在惊鸿一瞥间,众人看到了北川景子惊人的巨大奶子大半的样子,以及两个奶子中深深地沟壑。
  「女神」
  「景子,我要娶你。」
  「景子最美」
  「我们爱你」
  「景子是我的」
  「你们都滚开」
  ……
  一瞬间,一排排字幕快速再次刷了起来,不过里面也掺杂著一些明显轻浮甚至骚扰的消息。
  诸如:「奶子好大」
  「好白」
  「真想帮景子托著。」
  「躲开,我要用舌头为女神按摩。」
  …………
  「谢谢大家支持,景子是你们大家所有人的景子,也希望是可以映照出你们内心深处最完美女神的镜子。」
  看著不断升起的字幕,景子嘴角的笑容,勾勒的越发明显,看上去让景子好像显得越发甜美可爱,但是细看时,却似乎能察觉到眼底深处那么不屑于讥讽。
  而后,景子又继续道,「这些天景子为大家唱歌跳舞各种换装都做了,还能为大家表演什么景子也困惑了,所以不如今天景子陪大家玩个游戏好不好?」
  「好啊。」
  「女神说什么都好。」
  「赞」
  「顶」
  「同上。」
  一排排字幕再次刷起,让一些新来的人都感觉莫名其妙,但是又同时好像内心那抹激情与欲望也被挑起来了,不少人跟著不断的向上刷著字幕。
  「景子也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游戏,而且景子本身也有些笨不会那些电子游戏,所以景子只能和大家玩点简单游戏。」
  北川景子的话才说到这儿,下面就是一排排评论刷起来,说景子那是清纯可爱,说只要是景子,玩什么都行。
  北川景子的笑容越发浓郁,微微闭上眼,头稍稍向左一偏,几秒后突然擡手打了个响指。
  「呜……
  这样吧,稍后我会把这个字幕刷新频率变成每分钟二十条,大家可以提一些问题,也可以提一些要求。
  景子会随机抽取其中的问题或者要求来回应,景子还小,大家可不要为难景子,不然景子就不陪大家玩了。」
  「好。」
  「我们会保护景子的。」
  「对,我们会好好保护景子的」
  「景子不小啊。」
  「好大的。」
  通过不断的文字,似乎都可以看到那一个个头发蓬松,表情猥琐的男人,脸上带著淫笑,一手撸著鸡巴,一手打字的样子,而且可以猜到这种情况绝对不少,甚至因为之前评价景子的奶子没有让景子不满,或者被直播平台禁言,所以人们的评论越发放肆了,其中甚至有一些人发了一些撸鸡巴与射精的卡通动图。
  景子分明是配合著脸色微微泛红,低声说了句,「你们好讨厌。」
  然后无数的评论发出来一排排笑脸与大笑的字符。
  「对了,景子有个小道具,可以配合这个游戏,大家等一下。」
  北川景子说完后,不等大家又反应小跑著离开了。
  大概三两分钟后。北川景子又回到众人眼前。
  新回来的北川景子看上去和之前好像没什么区别,不过仔细看可以发现其中的区别。
  与之前不同的是,北川景子的右手上戴著一只白色的手套。
  轻轻的扬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左右一晃,北川景子笑道,「正好我有这个,大家恐怕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吧,这是一个生物电感应遥控器,现在它已经和直播平台连接了,平台上的光标会在你们刷出来的那些字幕移动,只要我的右手带著它做出六的手势,就会遥控被光标标注出的字幕用语音读出来,这样可以让我在一些不方便看平台的时候能让游戏继续进行下去,也让大家玩的更尽兴。」
  北川景子说完这些后,一排排的赞已经不断的刷了出来。
  北川景子微微一笑,用一个卡通杯喝了一口水后,又道,「一切都准备好了,我相信大家也等不及了,接下来,直播平台会有两组字幕,一组是大家提的问题和要求,每分钟只能刷新十条,我会在里面选择,大家不要刷无关的内容;另一组就是正常弹幕,大家可以尽情刷起来,游戏马上开始,景子还小,希望大家不要过分哦,不然景子只能失陪了。」
  随著北川景子说完最后一句话,她带著白色手套的右手俏皮的放在自己嘴边,飞快的依次用每一个手指点了自己的嘴唇一下,然后头一偏做了一个接电话的手势,同时眼中带著妩媚对著直播镜头眨了眨眼。
  「游戏开始。」
  这个手势就是一个竖起来的六,所以一声有些低沈的电子合成音,好像魔鬼一样说了出来。
  或许很多人只是以为这一次的游戏开始,然后这实际上宣告著一场他们现在完全想象不到的大尺度游戏在酝酿了半个月后,终于缓缓的拉开了帷幕,北川景子脸上的笑容好像越发的灿烂。
  也就在这道声音响过后,原本正常的字幕一下子分成了两列,已经暴增到了二十万,VIP会员也已经达到了三千的粉丝数,让这个直播间右边的字幕快速刷新著,同时左边的平民也以每分十条的最大速度刷新著。
  「呜……」
  北川景子口中发出一种好像是她习惯性的低呜,在直播间沉默了半分钟后,右手突然伸出。
  「松山深林:景子你真的十六岁吗?」
  一道低沈沙哑,完全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宛如深渊中魔鬼声音的电子合成音发了出来。
  「问女孩子年龄是很不礼貌的哦,不过景子告诉大家,景子肯定不是十六岁,这个只是直播需要,当然景子不是那些老女人装嫩,景子很小的,大家尽管放心。」
  看著比16岁要小很多的北川景子,偏头回答道。
  「越小我们越喜欢。」
  「谁说我家景子小了,明明很大的吗。」
  「验证」
  「求验证。」
  ……
  北川景子才说完,右面的评论已经飞快地刷了去。
  右手再次比出一个六。
  「爱要深入;胸围多大?」
  「大家好讨厌啊,总问这么羞耻的问题。」
  明明前面几个问题分别是「山谷君:景子真实姓名是什么?」,「田园风光:女神多高?」,「风声水:喜欢什么颜色?」
  可是偏偏选择了这个她自称羞耻的问题的北川景子,却一脸很羞耻的样子。
  「女神回答啊。」
  「求答案。」
  「求认证。」
  旁边的评论又在飞快地刷起来。
  「人家是75E啦,你们都好讨厌。不许再问人家这么羞耻的问题了啦。」
  北川景子娇嗔著说道,右侧的评论已经在快速的刷了起来,近乎清一色的惊叹。
  「三菱浪:女神喜欢吃什么?」
  好像北川景子的话起了作用,接下来刷新的十几个问题都很正常,最终北川景子选择了这个问题。
  「人家不是嘴馋,是正在长身体需要营养,所以人家才喜欢吃肉的,大家不许笑,下一个,哼。」
  北川景子娇嗔著说了一声,回答同样好像中规中矩,然后似乎有些不开心的向上翻了个白眼,右手向上一番摆了个六字,期间好像不经意的用小拇指擦过了嘴唇,就好像暗示了什么一样。
  「山本家族:让我们看看你穿的内裤。」
  「好讨厌,你们讨厌死了。」
  低沈、沙哑、又毫无感情的电子合成音响过后,北川景子穿著皮凉鞋的小脚在地上重重跺了跺脚,嗔道。
  「女神不要害羞。」
  「看看,就看看。」
  「第一次任务景子不会玩不起吧。」
  ……
  右侧的屏幕上的字幕继续刷了起来。
  「都怪你们,好吧好吧。」
  北川景子再次说了一声,然后好像一个气急败坏的小孩子一样,将自己黑白色的女仆装掀起来然后对著镜头转了一圈,两腿左右一分做了一个下蹲的架势立刻又站了起来。
  刚才北川景子一连串的动作虽然很快,但是还是用了足足五秒多,视频对面每一个人,只要眼睛没问题都应该能够清楚的看到,北川景子穿著一件白色前面带著卡通章鱼怪的棉质四角小内裤。
  一瞬间,似乎可以从右侧不断刷出的字幕上,听到一阵宛如在耳边响起的嘘声,当然还有很多表示赞叹和惊讶的评论。
  这一刻观看视频的观众已经达到了50万,除了大部分游客之外,可以参与评论的vip用户,也达到了六千三百七十二人,游戏继续进行著。
  「你们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处女,好啦好啦,人家确实不是,小学时被一个叔叔弄破的,那次好难受的。」
  「人家才没有乱搞,人家是很认真的只是总是被骗,呀……别催,人家又不是不说五个啦。」
  「呜,你们好讨厌,人家又不是狗为什么要爬?」
  「趴地上舔水喝,好羞耻的,松本君好坏,最漂亮的小母狗不还是狗吗,人家是萝莉啦。」
  「山主你好可恶,景子恨死你了,真的恨死了。」
  「精液花洒,好羞耻的名字啊,人家说过了不是狗,为什么要带狗尾?」
  ……
  尽管北川景子不断地发出一声声好似不满的娇嗔,可是游戏的尺度却在一种好像刻意的引导下不断的加深著。
  渐渐的可能是那些粉丝也发现了,北川景子口上虽然不断抱怨,说著羞耻生气,可是大多数时间选择的都是一些看似很过分的问题与指令,于是之前那多少还有些矜持的画风渐渐的开始变化,无论是左侧的问题与指令,还是右边的留言点赞,都变得越来越露骨。
  这一刻就好像一点坠在稻草的星火终于引燃了第一捧稻草,渐渐开始朝著四周辐射,又如同第一个雪球成型,从万丈雪山开始滚落,不断的裹挟著周围的积雪,酝酿著竟然的雪崩。
  远处星月照不到的地方,似乎有著魔鬼在放肆的发出阵阵狂笑,虽然笑声无法被凡人知道,但是纵然只是看著那一条条不断刷新的留言,依然感觉到,一股越来越旺盛的欲火与狂暴,不断的在发出字幕的人心中积蓄,如同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酝酿著深深地毁灭与暴虐。
  看似无意可是只要是还有一次冷静的人都能知道分明是故意挑起这场风暴的北川景子,就好像一个站在风暴核心掌控风暴的女王,一边回答著种种被她说是羞耻的问题,一边按照人们发出的指令,做著各种夸张的动作。
  先是扭捏著摆出一些让她露点的淫靡姿势,然后开始在地上跪爬,模仿小狗喝水,然后开始让自己衣服凌乱,并且渐渐的脱离身体束缚,然后是更加淫靡的挑逗。
  「你们好坏。……」
  「好讨厌的啦……」
  「呜……啊……」
  「不要……不要啦,……景子……真的不玩啦……」
  「……啊~呃……哦……」
  当这次直播指向十二点时,之前还能看到几分清纯与羞涩的北川景子,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一声声淫靡的声音随著她微微张开的朱唇,间或著在回答问题的间隙发出,让人一阵心情激荡。
  这时候的她,身上的衣服几乎已经完全褪了下去,剩余的除了她脖子上围著的一条黑色纱巾,以及脚上穿的黑色中筒袜,还有就是她那小巧玉足上的精致高跟皮凉鞋以及头上那好像被人遗忘,又好像故意让她一直带著的黑色猫耳发卡。
  这些东西在她的身上,不仅没有让人觉得丝毫遮掩的感觉,反而让人感觉北川景子好像一个被宅男精心打扮过的性爱矽胶娃娃。
  那对被人好像从很久以前就觊觎的大奶子此刻淫靡的暴露在了空气中,让人惊讶于它们比想象中的还要惊人巨大,半躺在一张半米高的茶色茶几上,在茶几颜色的映衬下,那属于亚洲人的奶白色肌肤显得愈发细腻莹白,随著灯光铺在上面,就像是水晶杯子中因为有人摇曳而微微荡漾的牛奶。
  一条堪比婴儿手臂粗二十多公分,后边带著白色狗尾的肛塞早已经被北川景子塞入了自己屁眼,并深入直肠,外面的狗尾在小电机的牵引下轻轻的摆动著。
  北川景子那一双纤细修长的玉腿则是微微蜷曲著,让她看著就像是一个柔弱的小动物一样,可是那左手将两片微微发黑的阴唇分开,露出里面鲜嫩的肉腔,右手赫然将并拢的四指塞进去不断的搅动扣挖著的动作以及不断随著她动作间滴滴答答溢出的淫水,却展示著一种淫靡的渴望。
  「哦……啊……」
  「你们好坏……坏死了……景子不想理你们……」
  「裂了……裂了啊……景子屄屄都裂了……啊……景子不玩了……」
  尽管平台上已经说明十六岁,可是在大多数人看来依然觉得不过十二岁的清纯少女在这一刻已经化成了一个被欲望操控的淫娃,与口中不断说出的话完全相反的,是她那越发激烈的动作,同时,嘴角越发勾勒分明的弧度,分明在展示著一种深深地挑衅、嘲讽与不屑,宛如一位女王在王座上挥手间掌控天下一样。
  只是那些被欲望渐渐锁住的粉丝们,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一切,从那不断飞快弹出的评论,不断刷出的心形图案,惊叫表情,与一个个全裸男女各种淫靡交配姿势,还有男人射精卡通图片上,似乎可以猜到,就在这个直播摄像头的后面,光缆连接著的遥远处不知道多少房间内,一个个头发蓬松,眼中带著血丝的男人,或者裸体,或者衣衫凌乱的在自己床上不停的撸著鸡巴,也许一张张白纸已经裹挟著那腥臭的精液被扔在了不知道多少房间的马桶或者各个角落了。
  不知道面对著摄像头直播的北川景子是不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脸上的不屑越发明显,却好像无意识又分明带著无尽诱惑的将小巧的丁香舌在自己纤薄的嘴唇与嘴角边缘舔了一下,好像要将那根本不存在的精液舔入口中一样。
  她的这个动作与表情,似乎又被那些宅男们解读成了对他们的爱慕,伴随著一件件价值不菲的虚拟礼物,以及直播间接连需要打赏破万元才会响起的礼花接连在屏幕上炸响,一张张射在纸上、杯里、手上与内裤甚至不知道哪个女人胸罩上的精液图片飞快的发到了直播间右侧的评论上。
  刷新速度快的让人无法看清,只能从右上角一个小视频窗口偶尔随机抽出的一张图,才能隐约感受到对面宅男们内心激动的万分之一。
  那深沈的不屑,似乎只有在人们看著烂泥中争夺食物的野狗,河滩上恶心的癞蛤蟆,或者豪门贵族面对乞丐时才会有的眼神,充斥在北川景子眼中,却又让她勾勒出的笑容越发灿烂狂野。
  「你们好坏……要玩死景子吗?」
  「坏死了你们……景子恨你们……」
  「你们都是坏蛋……淫贼……一群罪该万死的贱民……垃圾……景子是女王……你们不能这么践踏……啊……不可以的……」
  北川景子似乎因为激动身体都在轻微颤抖,左手接掌了欲望,不断的用并拢著的五指,插入自己那被稀疏的黄褐色阴毛半掩著的骚屄中,一次次随著激烈的抽插,将里面鲜红的嫩肉都带的大幅度外翻,几次插入时那足足没入手肘的深度以及小腹拳头型的隆起配合著少女脸上的如泣如诉的狰狞与口中的呻吟,更是让人意识到恐怕那看上去小巧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不知道开发过多少次的子宫里。
  「婊子。」
  这个词也许在有些人心中生了起来。
  不,它不仅仅在人心中升起来了。
  「婊子。」
  「贱货」
  「人形飞机杯」
  「活体矽胶娃娃」
  「射你嘴里」
  「我要射你奶子上」
  「给你下种」
  一个个淫靡的字符从开始稀稀拉拉的到后来已经开始密密麻麻的在右侧评论区出现了,其中几次不知道是不是直播平台上故意的还分明的打在了北川景子的奶子上、小腹上、甚至脸上,而且接连几秒都随著北川景子的动作移动,就好像写在了她身上一样。
  「贱民……你们这些坏蛋……垃圾一样的死宅们……景子是女王……
  你们不能亵渎……」
  北川景子口中好像发脾气的小孩子一样骂著,右手已经又一次比出来一个六,然后左右摇晃了一下。
  「涉水深谷:母狗能进行户外任务吗?」
  低沈而沙哑的电子合成音在一瞬间响起,整个直播间的评论都似乎因为这个称呼或者说这个问题安静了一瞬间,好像过了很久,好像只是片刻,当这个留言被读完然后渐渐消失后,右侧的字幕突然疯狂的开始刷新。
  因为VIP会员已经达到了一万以上,一秒钟上百条的消息,足以让任何人无法看清,不过右上角一个小弹窗却很贴心的选出来一些评论让它们随机停留半秒左右,也让人看清了那些评论清一色的都是催促北川景子答应。
  在这一刻,北川景子到底是清纯的宅男女神还是淫贱如母狗的荡妇或许早就没人在意了,或许很多人虽然在开始渴望跪舔这个看似清纯的女神,但是同时也早就存著践踏这个女人一切尊严的暴虐。
  崇高的膜拜与至深的亵渎就如同手掌的两面一样,同时存在,借助欲望的冲动,只是稍一倾斜就暴露出来另一种肆意的暴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