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的催眠学园》

  李想是秋月学园里的一名学生,成绩每次都名列倒数;没有任何才能,体型肥胖,一双眯眯眼以及满脸的疙瘩都让他成为学园中最被忽视的那一类,甚至被欺负。
  还没到午休,班上的学习委员又开始给他找茬了。刘雨琦翻出了他昨晚的家庭作业,指著李想嘲笑道:“胖子啊,你这个错题有点多啊,真不知道当初分班怎么就把你分到我们班了呢?每次都拉平均分,学了也不会,真的和猪挺像的哦。”秋月学园是以学生成绩为主的学校,在这里成绩就是一个人的脸面。
  旁边几个平日经常欺负李想的男同学过来了,抓起李想的作业就往他的脑袋上砸:“都学成你这个逼样了,还在学校待著干什么?”李想没吭声,他不爱说话。来这里半学期了,几乎每天都会被霸凌。
  他低下头,微不可视的眯眯眼似乎眯得更小了。同学们的日常霸凌又开始了,从他的体型到恶意中伤他的家庭,又开始嘲笑李想的饭量是不是和他脸上的疙瘩有关。每个人都认为嘲笑他几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刘雨琦和几个男同学欢声笑语,又嘲弄了李想身上一股怪味后,上课铃响了。终于能清净一下了,李想这样想到。
  随即他就开始恶狠狠地诅咒张雨绮,诅咒刚才嘲笑愚弄他的男同学,诅咒这个学园。“你们这些家伙,都该死,该死,该死!!!张雨绮,我要把你扒个精光,绑在旗台上,让所有人看看你那贱样!”
  当天放学回家,李想的妈妈在吃饭的时候送了他一块玉佩,并祝贺他生日快乐,李想这才想起原来自己的生日。在这高压的学园生活下,度过每一天都那么艰难,仿佛地狱一般。
  李想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脏乱不堪,打过飞机的卫生纸团成一团甚至就扔在床头。他一下扑在床上,似乎还有淡淡的嗖味,这也是同学笑话他的原因之一:李想不爱干净。
  拿起那块玉佩看了看,其上刻著一头牛,从玉的质地和纹理等方面来看,这只是一块地摊货,但是李想还是很感谢妈妈,单亲家庭,而且并不富裕,妈妈经常忙在工作上,出差也是家常便饭,但是工资却少的可怜。
  看著那头牛,李想却感觉胸闷起来,顿时天旋地转,脑海里不断有噪音回响,而且那噪音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似乎可以分辨了。
  “你,很讨厌这个学园吧。”有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说道。李想吓出一身冷汗,胆小的性格以及这些日子以来同学对他的霸凌让他愈发沉默,出现这种现象他居然连声都不敢出,呆在那里打著冷战。
  “所有人都欺负你,包括老师。”那声音道出了李想的现状。“你难道不想骑在他们头上吗?把那些学校的婊子们,都强奸了,玩上那么一遍,往那些笑话你的小屁孩脸上吐口水,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桀桀桀…”声音充满了莫名的诱惑力。
  “明天放学不要著急回家,刘雨琦会任意听你摆布的......”那道声音说完这句话,便消失了。
  李想回响起那些同学做的恶,老师甚至帮著同学欺负李想的那些事,就这么度过了不眠的一夜。
  第二天放学,所有人都意外的早走了,只留下刘雨琦在布置明天的学习任务。李想坐在靠窗的倒数第二排,盯著刘雨琦那姣好身形的背影:“婊子,给我滚过来。”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刘雨琦的动作一滞,眼神迷离起来,从课桌前缓缓起身,却是径直朝著李想走了过来。
  那个东西,那个玉佩,那个声音!都是真的!
  李想咽了一口口水,望著刘雨琦的脸。刘雨琦是李想班级唯二漂亮的女生之一,皮肤白皙,脸蛋娇小可爱。大眼睛右下的泪痣和她的公主发给她增添了魅惑般的可爱。逐渐发育的胸部曾令不少男同学私下讨论过。而刘雨琦,那个看到自己必定嘲讽的学习委员,却依照我脑海里的指令......李想想起了那些a片的东西,某种欲望在他心里无限放大,随即他露出了这学期开学以来在学校的第一次笑容:“把你的衣服脱光,然后跪在我面前。”
  刘雨琦眼神涣散,但是手上却在慢慢解下学生制服的扣子,圆润的胸型透著衬衫都能看的出来,然后,衬衫也慢慢褪去,里面是黑色的蕾丝胸罩。
  你这个骚东西!李想一把硬扯下了刘雨琦的胸罩,那圆润白皙中透著一丝粉红色的奶子颤了那么几下,然后呈现在李想面前。
  女生制服裙也慢慢褪去,那是和胸罩一套的黑蕾丝内裤,李想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下身仿佛有一团火,鸡巴早就硬的不行,前列腺液也刺激得流了出来。这是他活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女孩的裸体。
  刘雨琦无限姣好的身段赤裸裸的呈现出来,嫩的掐一把似乎能出水的馒头逼和弹性无比的小屁股看得李想现在直接想抱住她操到地老天荒,但是李想忍住了,他发现这个玉佩似乎有别的玩法。
  李想打了个响指,刘雨琦涣散的眼瞳中,生气开始聚焦起来。刘雨琦上一刻还在布置作业,下一刻她居然出现在李想的面前,她正有些纳闷,却打了个冷战,于是她的视线往下移:那是自己的裸体,一览无余。自己没穿衣服,就那么站在李想面前。
  刘雨琦刚想叫,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用惊恐的眼神看著李想,而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跪在的李想面前。
  李想靠近刘雨琦的脸,贴著她说道:“臭婊子,平时不是很屌吗?今天我就让你被我屌一屌!”说罢,一把揪起刘雨琦的头发,将刘雨琦拽到自己身上。
  刘雨琦感觉头皮疼的很,她很想大叫,把眼前这个可恨的恶心男人推开,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连动自己一根手指的能力都没有,仿佛这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羞耻感刺激著她让她一阵晕眩,而接下来更令她痛苦的事情发生了,李想的舌头撬开刘雨琦的嘴,和她舌吻起来!
  而刘雨琦,却配合著李想的索取,任由李想吸取自己甘甜的津液,搅拌自己的香舌。同时李想嘴里的恶臭也传了过来,真不知道这头猪多久不刷牙了!
  刘雨琦被恶臭刺激的仿佛窒息,但自己的身体却还在和李想激烈的舌吻。突然,李想的头往下一移,那目标正是刘雨琦圆润可爱的奶子!
  李想将刘雨琦左乳那粉嫩散发著淡淡奶香的奶头含在嘴里,细细品尝,时而轻轻吮吸著,时而用起牙尖轻轻咬著。另外一只手玩弄著刘雨琦的右乳,感受著那弹性和丰满,又用指甲夹著乳头往后移动。
  我的....我的身体,我的初吻,我的乳房.....不......
  刘雨琦突然感到奶子传来的疼痛感,眼泪从眼角流出:李想恶狠狠咬著奶头,另外一颗奶头被李想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来了个大旋转!
  “舒服吗婊子?接下来该你换我舒服了,嘿嘿”李想推开刘雨琦,指著自己裆下:“给我舔我的鸡巴,快点!”
  而刘雨琦的身体似乎真的随著李想的指令,加快了速度,解开了裤腰带脱下学生长裤,然后李想那肥胖的腿和鼓囊囊的被内裤包裹的东西露了出来,同时还有一股臭味。
  “忘了告诉你,我平常不洗鸡巴的,而且我是包茎,哈哈,臭婊子快给我舔干净!”
  阵阵恶臭透著内裤传来,刘雨琦很想吐,却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她的头离李想的内裤越来越近,直到鼻头贴著李想的内裤,然后深吸一口气,刘雨琦被熏得直翻白眼。
  刘雨琦双手一齐,脱下了李想的内裤,那根黑黢黢,却粗长无比的鸡巴泛著阵阵臭味,就这么挺立在刘雨琦面前。
  “好了,快品品这美味的鸡巴吧。”李想的指令一下达,刘雨琦立刻撸开李想那过长的包皮,然后龟头和上面的那些尿垢被剥了出来,还有比之前更浓郁的腥臭味。刘雨琦被熏得有些神智涣散,她的精神也有些崩溃了。
  刘雨琦那樱红小嘴亲在了李想的马眼上,然后用娇小的双手捧起李想的鸡巴,用香舌勾起附著龟头旁的包皮垢和尿垢,细细咀嚼后慢慢吃了下去。
  一股骚臭的味道在刘雨琦嘴里爆发开来,她翻著白眼,已经失去神智了,但是她的身体却忠实地遵循李想的指令卖力口交著。
  清洁完鸡巴的各种脏物后,刘雨琦张大嘴将李想的龟头全含了进去,卖力吮吸并用舌头缓缓舔弄龟头下方的那个系带。
  李想爽的闭上了眼睛,发出吸气和呻吟声。在那玉佩的影响下,刘雨琦的口交技巧熟练的如同入行多年的妓女般,给予李想硕大的快感和刺激。
  李想很舒服,但是他并不满足,他要淫虐刘雨琦,他要让刘雨琦变成自己的母狗。这样想著,他将整根大鸡巴全捅进了刘雨琦的小嘴里,深至食道,甚至刘雨琦的喉咙处鼓起并印出了李想的鸡巴形状。
  刘雨琦咳嗽起来,嗓子被肉棒捣弄得难受极了,呕吐感接踵而至,接著部分呕吐物顺著刘雨琦的鼻孔喷出。而李想毫不在意,他用双手死命抱住刘雨琦的头一上一下用著力,就像要把刘雨琦的小嘴操坏一般玩命用著力。刘雨琦眼泪和呕吐物混杂在一块,她的嘴仿佛逼一样被李想操著。
  .......
  刘雨琦不知道李想操了自己的嘴多久,她只知道嗓子火烧火燎一般疼痛,李想鸡巴的每一次深入自己喉咙都让自己窒息和暂时失去意识,甚至李想那浓郁的鸡巴臭味都闻不到了。
  李想抱著她的头,一阵阵的加速,他感觉到自己快射了,而且这次的量要比自己以往打飞机要多很多。
  “啊.....”伴随阵阵低吼,李想用力按住刘雨琦的头部,精液喷涌而出,直射刘雨琦的胃袋,部分精液从刘雨琦的鼻孔喷了出来。
  李想喘著气,又抓起了刘雨琦的头发将她提起:“怎么样?我的精液味还可以吧?”说罢连扇刘雨琦好几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