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小内裤》

  那天我因为和同学聚餐,所以回到家时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
  我怕会把妈妈吵醒,所以进门时尽量的放低声音。
  经过妈妈的房间时,轻轻将半掩的房门推开一条缝,发现妈妈还没有睡,点著床头小灯正聚精会神的座在床缘看书。她是背对著房门,所以并没有发现我,我随即轻轻的走回自己房间。
  回房后我习惯性的打开我上锁的秘密暗柜。
  「啊!」我发现我暗柜里的东西已经被动过了,长久以来,我放在里面的东西摆放的位置都一清二楚。现在的位置不但有些不对,而且似乎少了些东西。我马上清查了一下,糟了...,我的日记...不见了。
  我所谓的暗柜只是我从小摆放一些私人物品的大木箱子,国小时候放的是漫画书,到了国中时开始接触色情书刊以后,我就上了锁,并且和妈妈约法三章,不可以看我的私人收藏。几年下来不断的更换收藏内容,高中以后有一次不小心看见母亲更衣,从此开始迷恋起妈妈的身体,除了收集了为数不少的乱伦小说,书刊,录影带、光碟、妈妈的性感三角裤以外,并把自己对妈妈的性幻想写进日记。
  我开始时相当气愤,本想冲进妈妈房间去质问她,为何不守信用,可是慢慢冷静下来之后,心想,反正事已至此,我的任何反应只会把我们母子间的关系弄得更尴尬而已。就装作不知道好了,先观察妈妈的反应再说吧!
  于是我退出房间,再蹑手蹑脚的到妈妈的房间门口,从门缝中透出的灯光可以知道她还在看书,而且看的可能就是我那本充满对母亲性爱告白的日记。我又轻轻的走向客厅,把大门打开又关上,让它发出关门声音,表示我已经回来了。
  就在我把门「碰」一声关上的同时,我发现妈妈房间的灯光也突然熄灭。我更肯定了妈妈正在偷看我的日记,我就故意来到妈妈的房间,推开房门轻轻的喊她一声。
  「妈...」
  妈妈在装睡著,没有回应我。我心想,那本日记大概还藏在棉被底下。
  我还是不动声色的回房拿了换洗衣服到浴室洗澡。我平常洗澡时间大概在二十分钟左右,而其实我进了浴室并没有洗澡,而是要给妈妈一个时间把日记放回去,因为我猜想,她大概也会怕我洗完澡后发现日记不见了,若是等到明天可能来不及了。
  我把水龙头打开发出水声并故意著歌,表示正在洗澡,而其实我正透过浴室的房缝在观察妈妈房间的举动。一会儿,果然,妈妈也是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手上拿的正是我的日记。当她从我的房间出来并回房以后,我才离开浴室回自己房间。第一件事当然是打开暗柜看看,果然,已经放回来了,显然放得相当匆促,位置都放倒了。
  这一夜我没什么睡,心里左思右想,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很明显的,妈妈也肯定会装作没这件事,而且我的恋母日记虽然没有每天都写,但是几年下来也是厚厚的一本,尤其上了大学以后,对妈妈成熟的肉体已经是到了无法自拔的迷恋程度。
  所以在日记上所记下的全是我如何偷偷的在妈妈的背后欣赏她,如何的爱慕她丰满的双峰,高耸的臀部,甚至于偷看她洗澡,换衣服,拿她的三角裤自慰等等事情。
  我想她可能还没有看完,于是我作了个假设,她可能再趁我不在时再过来拿。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在日记的书背上面放了一根头发,再锁上暗柜,明天那根头发如果不在,就表示她有再来动过。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我才入睡。但是在进入梦乡前,我又想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第二天仍如往常一样,妈妈叫我起床,没有什么特别的异样,唯一不同的是她显然昨夜一夜没睡,两眼都是红丝,还不停的打著哈欠。梳洗过之后我就出门上学去了。
  我是独子,自幼父亲就过世了,妈妈从二十五岁就接掌了父亲成衣的事业,十几年来虽然不乏追求者,但是妈妈大概是因为怕我不喜欢的缘故,所以一直没有改嫁,也许是长期担任主管的关系,需要与人交际,所以妈妈对自己身体的保养一直做得很好,一点都看不出来快四十岁了。
  也许是我自幼都没有姐妹的缘故,对于妈妈,我的依赖心特别重,但是却没有料到最后会变成一种恋母情结。
  由于昨天的事情,让我一整天都无心上课,到了下午我照往常一样打了一通电话到妈妈公司,但是公司的人说她今天没到公司。我想她大概想把昨天没看完的日记一次把它看完吧!所以没去上班。
  傍晚,我回家后妈妈正在做饭。
  「妈,你还好吧?今天怎么没去公司?」
  「噢...妈...今天有点不太舒服...所以...」妈妈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洗过澡之后迫不及待的回房打开暗柜,果然,书背上的那根头发已经掉落,妈果然有再来拿过。除此之外,我发现另一件事,就是我收藏妈妈的那些三角裤,突然颜色光亮了起来,而且整整齐齐的折好,叠成一叠,我拿起来看,上面有微微的馀温,好像刚从烘衣机里面拿出来一样。
  「怎么......」妈妈显然将那些三角裤都洗过了,而且不由自主的用女人的本能把它折叠好了。莫非...她并不反对我拿她的三角裤自慰,而且好像有默许的意味。
  于是我打定了主意,正式开始我的计划。当晚,我在日记上写著:「妈,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都无心上课,心里一直想著你,我快发疯了,我想占有你。给我吧!妈,我要你。」
  写好之后一样放上一根头发再锁上。
  第二天我刻意比妈妈早起,然后让勃起的阳具伸出内裤外面,再用被单盖上。
  一会儿,妈也起来了,照惯例她会掀开我的被子叫我。我闭上眼睛装睡,听到妈妈一步一步走过来,然后果然一把就掀开我的被单,我闭著眼睛想像她此刻的表情。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妈妈一直都没再有任何动作,五分钟过去,我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缝偷看,发现妈妈像中邪一样直楞楞的盯著我的阳具发呆。我心想,成功了,但是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就故意翻了个身,妈才像大梦初醒一样匆忙把被单盖上。
  「小...小俊...起床了。」妈妈的声音细得跟蚊子一样,我不禁暗笑,这样叫人怎么叫得起来。
  我最后还是假装睡眼惺忪的翻身醒来。
  「妈...早啊!」
  「...早...该...起来了」她好像还没回过神来。
  我故意随手要把被单掀开,妈妈看了我这个动作,仓皇的迅速回过身子,实在好不自然,我也觉得如此戏弄自己心爱的妈妈有些残忍,就匆匆把衣服穿好。
  晚上我借故到八点多才回来,为的是要给妈妈一点时间去看我的日记。
  回来后妈妈正在洗澡,我赶紧回房打开暗柜,果然妈妈又看了我新的告白。另外又发现那些三角裤上面有一件我从来没看过的款式,我心里直噗通的跳,拿起来仔细一看哇...是件几乎完全透明的黑纱三角裤,难道...妈送给我的,我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妈不但默许我这样的举动,反而提供赞助,简直荒唐得不可思议。我冷静了一下再仔细看看妈妈有没有再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后来在日记封面的夹页里面发现了一张字条:「小俊,妈很矛盾,希望你看到这张字条,又不希望你太早看到,唉....原谅妈妈不是有意要偷看你的日记,你一直不肯告诉妈你有没有女朋友,本想从你的房间早出些像情书或照片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唉!
  妈看了你的日记真的吓坏了,没想到你一直不肯交女朋友是因为暗恋著妈妈,小俊,妈妈也不是老古板,守了这么多年的寡,从来不肯再嫁,主要除了想全心的照顾你之外,妈其实也是有私心,想把你永远留在妈妈的身边,你在日记中说你有恋母情结,可是妈妈又何尝不是有著恋子情结。妈的心好乱,小俊,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就暂时装做不知道好不好,妈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祝你有个好梦!
  P.S.你喜欢妈妈的内裤,妈妈很高兴,不要有罪恶感,或是认为自己心理有问题,我想是男人都会喜欢女人内裤的,你收藏的那些都旧了,妈送你一件较新的,只穿过一次,希望你会喜欢。」
  看了妈妈的回应,我的兴奋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
  我离开房间的时候,妈还没有洗好。
  「妈,好了没有,我要洗啦!」
  「好了好了!」妈说著走出浴室,身上穿的衣服差点让我舍不得移开视线。
  原来妈妈身上仅仅套著一件簿衫背心,下身只穿著一件白色三角裤,而顺著身上未干的水滴,几乎全身成了透明。两颗乳头顶著薄衫,清楚可见,而下面的三角裤也因为腿根处的水渍渗透,把黑色的阴毛显露了出来。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的穿著。
  「小俊...你别看了...」
  妈妈的脸红通通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洗澡后的热气未散,或者两者都有吧!
  我进浴室之前给了妈妈一个会心的微笑。妈妈已经开始调整她自己了。
  进了浴室我脱掉衣服正要往洗衣篮丢的时候,突然看见洗衣篮的最上面大剌剌的摊著一件苹果绿色蕾丝三角裤,由于太明显了,让我不用低下头就可以看见中间布质部份一滩乳白色的黏稠物,为了判别那是不是冷洗精,我拿了起来闻了一下,一阵淡淡的腥味扑鼻而来,我想妈妈在我回来以前一定自慰了。
  那一滩正是所谓的淫水了。而妈妈又好像故意把它亮出来让我看似的,我这时已经完全确定我们母子关系的改变已经是处于箭在弦上的地步了,再来就看是谁先射出这一箭了。
  回房后我又拿出日记本,想再留几句话给妈妈,却发现夹页里又有一张字条,上面写道:「小俊,妈想跟你借最上层那卷录影带看看,你把它放进录影机里,我晚上十二点会出来看,不过,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要出来,明天早上你再拿回去。」
  我看了一下放在最上层的那卷录影带,上面写了一推看不懂的日文,唯一明显的是标题的四个大字:「母子相奸」。我想这是妈妈的第二步调整了,想先了解人家的母子通奸是什么情况。
  十二点一到,我看见客厅的电视打开了,妈出来看了,我想还是照她的意思,不要打扰她吧!可是我最后还是忍不住偷偷打开房门,探头看了一下,只看见妈妈没穿内衣,只穿著那件白色三角裤,斜倚在沙发上,挺著两座山峰正聚精会神盯著电视萤幕。
  看了一会儿我还是回房睡了,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已经三点多了,客厅电视的灯光也熄了。我上了一下厕所,忍不住走进妈妈的房间。
  哇!妈妈身上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三角裤褪到了膝盖处,一黑色茂密的阴毛像淋过水一样搭搭的黏在大腿根处。没想到这卷录影带有这么大效果,我面对妈妈这副玉体,已经冲动得不可抑止,下面不听使唤的撑了上来,我心里七上八下不断盘算著,该如何著手呢?现在干了妈妈,相信她不会说什么的,我立在床前思考了很久,看著妈妈随著呼吸一起一伏的双乳,还是忍不住伸出手轻抚著妈妈的乳头,「嗯....」妈妈轻嗯了一声,但是并没有醒来,我更大胆的将整个手掌贴在妈妈的乳房上面上下的揉捏抚弄。
  「嗯...嗯...」妈妈只是不断的发出舒服似的嘤咛,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我心想,我可能还是太早行动了,妈的心防还没完全打开。可是妈既然一直装著,我就干脆抚个够吧!于是我更没有顾忌的大胆爱抚,一手不断揉捏著乳房,另一手往下贴在阴毛上抚弄。
  「嗯...啊...嗯...嗯....啊...」妈妈的声音愈来愈淫荡,让我差点克制不住要擡起她的双腿,狠狠的将阳具插入妈妈的小穴里面。
  「啊...啊...不要...不...啊....」随著我将手指伸进妈妈的阴道,妈妈像发呓语般的浪叫著,可是就是不肯张开眼来。
  好,我换了方式,拉下妈妈腿上的三角裤,分开她的双腿,由于灯光太暗看不清楚,我索性将大灯打开。哇!妈的的阴唇正缓缓的流下淫水,我爬上床将脸贴上妈妈的阴户,用舌头顶开那条裂缝,不断的舔著妈妈的小穴。
  「啊...啊...啊...好...好....」妈妈终于忍不住说了声好。于是我更加卖力的用舌头抽弄,两手往上伸紧握著双乳拼命的用力揉捏。十分钟后,妈妈的身体突地一阵僵直,臀部往上擡起,接著狠狠的放下,了,妈妈已经达到高潮了,随后妈妈的小穴不断的抖动著,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不一会整片床单都湿了。
  妈满足了,可是我可惨了,一股熊熊欲火仍没消除。
  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在妈妈的唇上吻了一下就回房去睡了。
  我被一阵抚弄给吵醒,来时先看看手表,早上七点。再看看床边坐著妈妈,而她的一只手正握著我的阳具。
  「小俊...不...不要醒来...你...现在还在做梦,懂吗?你正在做一场甜美的梦。」
  我懂了妈妈的意思,于是又闭上了眼睛,任由她去摆布。
  多美好的一个周末早晨啊!
  妈妈用手不断的套弄我的阳具,时快时慢,逗得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干一场。
  一会儿我偷偷睁开眼睛,看见妈反而闭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样,接著用脸颊在我的阳具上摩擦,最后看她缓缓伸出舌头,开始舔著龟头,接著又张开口将阳具整个含进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觉,妈妈的嘴像吸盘一样,上下的吸吮。
  「滋...滋...」从妈妈的口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一会儿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睾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没几分钟我再也忍不住了,趁著妈妈又含住阳具时,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口中。
  只听到咕一声,妈妈把它吞了进去,又在我的阳具周围舔了干净,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我起来后发现那本日记摊开放在书桌上,在新的一页上妈妈写了一段话。
  「昨天的录影带很好看,只是那对母子最后也太傻了,又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自杀呢?说什么伦理道德都是骗人自我安慰的话。你说是不是?如果我是那个妈妈的话,我就改名换姓,带著心爱的儿子远走高飞,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
  「妈上班去了,中午早点回来,妈要送你一件生日礼物。」
  看来妈妈的想法比我还开放,后路都想好了,那我更不用担心什么了。只是妈妈到底在卖什么关子,要送我什么礼物?想来想去想不透。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我飞也似的赶回家。
  进门时看见妈妈的高跟鞋,妈妈提早回来了。
  经过妈妈房间时看见门上贴了一张纸条,写著:「小俊,推门进来,礼物就在房里。」
  我推开门,一看之下不由得吓了一跳,里面斜躺著一个穿著比基尼式内衣裤的女人,正含著媚眼看我。我刹那间以为妈妈替我找了个女人来给我,可是仔细一看,这个身材玲珑的美女不正是妈妈吗?
  妈妈特别画了妆,做了头发。
  「小俊,不认得妈了?」
  「不...妈...你...好美...好美...」我不由得有些结巴起来。
  「小俊,来,过来妈这里。」
  「妈...」
  「小俊,喜欢妈这套内衣吗?早上特别买的哦!」
  「妈,我喜欢,只要是穿在妈妈身上的,我都喜欢。」
  「呵...小鬼...说...想不想要妈妈?」
  「要...要妈什么?」我一时没会意过来。
  「好哇!还装,欺负妈妈。」妈妈竟然像小女生一样的嘟著嘴发起嗲来。
  「妈,我真的不知道嘛!你到底要送我什么礼物?」我索性就跟她闹。
  「好吧!你...想不想要...妈...的身体?」妈愈来愈大胆了。
  「想,想死了。」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快...拆你的礼物?」妈妈又是一阵娇嗔。
  「礼...礼物?在那里啊?妈。」
  「笨,妈就是...就是...你的礼物。」
  我听了再也按耐不住,一把上前将妈妈抱个满怀,吻上了她的嘴唇。
  「嗯...」妈妈马上用舌头伸进我的口中翻搅。
  我手没闲著,隔著半透明的鲜红色胸罩,揉著妈妈的乳房。
  「嗯...嗯...」这一吻将近五分钟之久,我才离开妈妈的嘴唇。
  「小俊...来...妈要你...抱我...」妈主动的紧搂著我,亲遍了我整个脸。
  我一手探进妈妈那件只用丝带系著的三角裤,抚摸著她的阴毛。
  「小俊,来...你闻闻。」妈妈跪起身来,要我去闻她的下体。
  「哇...好香...」一阵淡淡的幽香传进来。
  「妈特别为你喷了香水哦!」
  我随即再把妈妈推倒,擡起她的双腿,咬开三角裤的丝绳,三角裤跌向一边,妈妈整个阴户露了出来,我一口含了上去,继续用昨晚令她出来的方法舔弄她的阴唇、阴蒂再伸进阴道中抽送。
  「啊...啊...好棒...小俊...你的舌头...好棒...啊....」妈妈舒服得又开始浪叫了。
  「嗯...啊...小俊...小丈夫...妈...好舒服...快...妈要...快....」妈已经有些忘我了。我也忍不住的脱光身上衣服,最后脱下内裤的时候,阳具蹦的弹了出来。
  「啊...俊...好粗...昨天...好像没这么大呀...」
  「妈喜不喜欢?」我扶著它靠近妈妈的小穴。
  「喜欢...妈喜欢...快...来吧...插进来...插进你幻想多年,妈妈的小穴...」
  多年的幻想终于成真,我的兴奋已经传达到了阳具上面。
  我轻轻用龟头来回摩察妈妈淫水泛滥的小穴。
  「好儿子...快别逗妈了...插进来...快插进来...」
  我深吸一口气再把欲火压了一下。没听妈妈的话,仍然在穴口摩擦著。
  「小俊...亲儿子...好儿子...不...好老公...妈快受不了了...你插进来...以后...妈妈每天让你插...好不好?...」
  「妈,是你自己说的哦!不可以黄牛哦!」
  「是...是妈自己要的...自己喜欢儿子插...以后...每天给你...插...」
  「妈,不要说"插",说"干"比较刺激。」
  「好...干...快嘛...快干妈...妈让小俊...亲儿子干...」
  我见差不多了以后就不再逗她。
  「噗」一声,整根阳具全部没入妈妈的小穴里面。
  「啊...痛...痛啊...轻...慢一点...别动...好儿子...妈十几年没插...没干过了,里面很紧...你要轻一点...」
  于是我先按兵不动,让阳具仍插在妈妈的穴里,然后擡起她的上身先用嘴吸吮她的乳房。妈妈的乳房似乎相当敏感,轻轻一就会引起她全身的颤动。不一会...
  「俊...可以干了...妈下面好...好痒...快干吧...」
  我于是将妈妈的双腿擡到肩上,开始抽送,好美,好棒,妈妈的肉体真是人间极品。
  「啊...啊...好棒啊...亲儿子...妈好美...好美...你干得妈好爽...妈好后悔..
  .没有早一天看...你的日记...要不...早就给你干了....」
  「滋...滋......滋...」随著我猛烈的抽送,妈妈穴里的淫水和妈妈的浪叫声发出动人的声音。
  「嗯...嗯..啊...小俊...儿子...亲丈夫...妈是你的了....好棒...乱伦的感觉好刺激...小俊...你说呢...啊...干亲妈妈...感觉怎样...美..不美...」
  「妈...儿子好爽...干亲妈妈...好棒...你呢...被亲生儿子...用肉棒....插进生出他的地方...感觉怎样...」
  「好...美...飞上天的美...好刺激....啊....早知道被亲生儿子干...有这么美...妈妈早就给你干了...快...再干...妈白活了十几年...啊...老公...亲丈夫.
  ..妈要嫁给你...好不...好...啊...每天...要你....干妈妈的小穴...好不好..
  .」
  「妈...我不要...不要你嫁给我...我们要永远是母子...母子相奸....儿子干妈妈...这种滋味...太好了...」
  「啊...对...对...我不要嫁给...你...不要叫你老公...要叫你亲儿子....亲儿子干亲妈妈...喔...太好了...干吧...儿子...我的宝贝儿子...你干得妈....快死了...不行了...太刺激了...快...冲...妈要来了...快...跟妈一起出来...啊...啊...」
  妈一声长叫,身体蹦紧,我随即放松,也同时射精,射进了妈妈的小穴深处。
  等到妈妈的阴道停止收缩以后,我才轻轻抽出阳具。只看见穴口顺著我的撤离而流出一丝一丝的黏液。妈妈仍闭目享受高潮后的馀蕴。
  我起身将妈抱起。
  「好儿子,你想干嘛呀!」
  「妈,我只是想带我的礼物回房。」我故意逗她。
  「...你好坏...」妈妈娇嗔一声,随即任由我抱著。回房后母子两人又在床上赤裸著相互爱抚。
  我想也许我们母子的身体里,都隐藏著对乱伦这种禁忌性爱的快乐期待,一旦世俗的道德面具撕下,就像大河决堤一样的奔流不息。
  我拿出暗箱,把所有秘藏的东西都取了出来。既然秘密已经不是秘密,我想就让它变成我们母子的共同秘密吧!可是妈妈却有另外的看法。
  「俊,妈想过了,我们的快乐是在于那种隐密的快感,一旦这种隐密不存在,我们不再像已前一样的模式相处,久了就会没有新鲜感了,而且,如果我们习惯了浓情密意的相处,一旦离开这个房子,要不让人知道是很难的,因为再好的掩饰也掩饰不了眼神流露出来的爱欲。
  妈妈在外面是公司主管,太早让人产生怀疑毕竟不好,妈要你答应,平常的生活模式不要有任何改变,妈答应你...每天给你.
  ..妈不会黄牛的,不过对男人来说,每天性交的话,长久下来对身体不好,况且妈需要你是永远,而不是短暂的,你能了解吗?」
  「这...好吧!都听你的。」我思考了一下妈妈说的话,觉得有道理。
  「另外,你的收藏就先放著吧!那些书和录影带光碟,妈也很想看看,你就放在书桌上,你喜欢妈的那些内裤就跟妈现在衣柜里的那些放一起好了,你可以全部搬过来,妈要换的时候就到你房间来换,其实,妈还有一些秘密收藏,你找不到的,不过,你放心,你慢慢会一一看到的,而且,这样不是更有情趣吗?至于你的日记,也快写完了,妈另外买了一本新的,你等一下。」
  说著妈就回她房间拿了一本新的日记本。设计相当精致,封面和封底都用纹路漂亮的柚木镶了起来,只看到封面刻了一个心形,写著「亲密日记」。
  「今天开始就用这本日记来传递我们母子间的秘密,好不好?放书桌上就好了,妈每天上班前会给你留话。」
  「妈,我爱你。」我忍不住抱著妈妈一阵狂吻。
  「小俊,我们的约定你要做到喔!」
  「会的,妈,我答应你,不过...」
  「不过什么?」
  「今天不算,从明天开始。」我说完就猴急的擡起妈妈的双腿,压在妈妈身上,提起阳具就要插入。
  「等...等一下,小俊,别急嘛!来,妈有个提议。」妈妈说著起身从我的暗箱里取出那卷「母子相奸」的录影带。
  「来!」妈妈俏皮的抛给我一个媚笑,然后拉著我的手走出房间来到客厅。
  妈妈把录影带放进录影机里,然后按了遥控器开始播放。
  从妈妈的许多小动作看来,平常端庄成熟、稳重的主管,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人。心里对妈妈不禁有些好奇。
  「小俊,我们母子一起来看,妈想再看一次。」我们就赤裸著坐在沙发上。
  影带内容是描述一对母子,在男主人出国洽公的那一个月里发生的乱伦故事。
  起先是儿子偷看母亲洗澡,偷看母亲换衣服,然后在某一夜儿子趁著母亲熟睡时,强奸了亲生母亲,而在强奸的过程中,母亲淫性大发,反客为主,不但主动配合儿子的抽送,还不断变换各种姿势,并教导儿子性交技巧。」
  而妈妈在影片一开始就握著我的阳具套弄起来,但是眼睛仍然盯著萤幕。
  就在影片播到母亲翻过身跪在床上擡高臀部,要求儿子从后面插入时,妈妈竟也起身学萤幕上的母亲一样跪在沙发上,擡起臀部露出阴毛密布的小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