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你别跑》

  第一章莎莎的男同事我叫张晓森,今年26岁,在一个医药器材公司做推销员,作著医疗行业的工作认识了很多的医生,但是我有一种病,我从来没有跟一个人说过,因为这种病受的苦只能自己忍著咽到自己肚子里,但是也是痛并快乐著。那种病叫「淫妻癖」。
  我媳妇叫于莎莎今年25,长得在我眼里特别漂亮,身材不属于特别瘦的,但绝对不胖,属于那种减一分显瘦,多一分显丰满,那两条腿特别的细长,当年我们是一个系的,她比我小一届,我从见到她的第一面就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了,她在大学期间,追她的男的无数,而我不是条件最好的一个,她能最后选择跟我结婚,也是因为她当时的男友劈腿被他发现,伤心的酒吧买醉,被几个小混混围困,正好我看到,拼命的替她解了围,她惊魂未定之余我又给了她一个暖心的拥抱。从哪之后,我们交往的多了起来。
  几个月后确定了关系,毕业之后我去一家医疗器材公司做销售,她毕业去一所教育机构工作,因为家都在一个城市,所以我们没结婚之前没在一起同居,我自己不愿意跟家里人在一起住,就租了房子住,她还是跟她爸妈一起住,我们偶尔在休息的时候才一起在我的出租屋里做饭听歌看电影和做爱做的事。她的工作很清闲,就是做招生,我的工作却是天南地北的频繁出差,也是因为这样,我们的关系差点就此了断,给了另一个他们学校老师趁虚而入的机会。
  莎莎当时所在的学校是一所课余辅导机构,在我们的城市规模不算小,她当时到学校上班的时候好多的男辅导老师有事没事就是招生办公室帮忙,打著帮忙的旗号就是想跟莎莎能多聊上几句混个脸熟,莎莎也是跟谁都不远不近的聊上几句。这群男老师中有一个叫陈宇飞的长得高高瘦瘦的,每次来都是跟别的男老师一起来,他不怎么爱说话,但是说话很风趣,在一群嗡嗡嗡的苍蝇中他反而特别惹莎莎注意起来。
  俩人熟络起来是在莎莎工作的三个月后,当时几个男老师约著招生办的女老师们出去吃饭,本意也是约莎莎,莎莎也就不好意思推辞起来,我当时去南方出差好多天了,她自己也很无聊,就一起去了。酒席间的酒大部分都是敬莎莎的,没多大时间莎莎都有点晕了,那时陈宇飞把所有的酒都挡了过去,陈宇飞酒量也不好,但是他硬著头皮把酒都喝完了。莎莎看在眼里,感动在心。至此之后,两人走的近了,在我出差的时候,她也会经常约著陈宇飞出来玩,两人的第一次暧昧是在一场误会,当时莎莎在我屋里玩,我在做饭,突然有一个新信息,她跟我说有人给我发消息,就把手机拿起来看了看,谁知道是一个陌生号码,写著:晚上还是在丽景酒店,八点我等你。她立马火气上来了,没跟我说就打那个号码,谁知道那个号码主人是个女的,接起来说了句:喂。莎莎就大声质问你是谁。我一听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头懵逼的问她怎么了,电话那头确好死不死的把电话给挂了,在打过去不接了。莎莎气急了,从床上冲起来问我这是谁,我说我不知道啊,莎莎:你手机发的这么不要脸的信息你不知道,难道应该我知道吗?你是不是背著我干了对不起我的事了。又大吼道:「是不是。」我还在解释: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对天发誓我没有对不起你。莎莎狠狠地瞪著我,有大概一分钟的时间,穿上外套拿起手包甩门而去。我赶紧追出去,她却坐著出租车走了。
  而后的几天里,我打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去她家里她也没在家。而她呢,在家闷了一天后请假去旅游去了。她独自一人去了大理,在大理游玩了二天,第三天手机和钱包都被偷了。她在派出所用电话打给了陈宇飞,陈宇飞请假立即飞向了大理,而我还在家里为了找莎莎急的焦头烂额。
  陈宇飞到了大理已经是傍晚了,在派出所找到了满脸泪痕的莎莎,莎莎看到了陈宇飞哭著跑到了他的怀里。陈宇飞安慰著她说没事,二人从派出所里出来找了个饭店,莎莎说:我不要回家,还要在大理玩,钱你花,等我回去还你,然后让陈宇飞预定了两个房间,之后在宾馆旁找了个饭店边哭边说著自己的遭遇,说著说著就说起我怎么怎么出轨了,怎么怎么对不起她了,莎莎就要酒要喝酒,陈宇飞劝她说心里不痛快就别喝酒了,那样容易醉,莎莎固执的一定要喝酒,说就是要喝醉,无奈只能要酒。开始是莎莎自己在喝,喝了一会后她非要陈宇飞陪她一起喝。拗不过的陈宇飞只能一杯一杯的陪莎莎喝起来。二个人喝了一打啤酒。
  然后摇摇晃晃的回了之前预定好的酒店。
  第二天天大亮,莎莎从酒后的沈睡中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睁眼就看到一个男人的脸,她吓得大叫,突然感觉胸前一禁,那男人的手正申进自己吊带胸罩里紧紧地握著自己娇挺的乳房。下身的短裙半撩起来,内裤有些歪,有点走光,但是还在。莎莎又是大叫一声,一脚踹向睡梦中受惊的陈宇飞,陈宇飞也是惊恐的坐起来,不知所措的赶紧下床。莎莎钻到了被子里面,大声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陈宇飞卑微的说:我真的不记得了。
  他看看自己的身上,衣服虽然有些皱,但是还是都好好的在身上。陈宇飞:咱们都喝多了,怎么回来的我都不记得了,咱俩怎么睡一张床上的都没印象,但是应该是没对你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你看我衣服都好好的在身上。莎莎也看了看自己衣服都还在,也觉得自己身下没有什么不适,就说:你还说不知道,刚刚你还抓我胸,而且狠狠一抓,你别说你不是故意的。陈宇飞:我刚刚梦到自己交了女朋友,正在给女朋友和面准备做面条,你就把我震醒了,我面都没和好呢,你说我一个单身汉容易吗?做梦都不能做痛痛快快的交女朋友,哎。莎莎:别跟我嬉皮笑脸,我跟你说,我生气了,特别生气,你说吧,怎么办?陈宇飞:凉拌热炒都听你的,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说打狗我绝不撵鸡。莎莎无奈的说:这件事你一定要烂到肚子里,千万不能说出去,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理你了。陈宇飞:嗯,我保证。俩人起床吃了早饭,莎莎心情闷闷的不想玩了,草草的收拾了收拾就退房,定机票回家了。
  我在莎莎回来的第二天终于在她们学校门口等到了她,她还是黑著脸不理我,我翻来覆去的向她解释那天的短信真的不是我认识的人,咱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你不要在无理取闹了好不好!莎莎瞪著我说:我无理取闹?好,那我就无理取闹了,张晓森,咱们结束了,结束了。我惊讶的站在一旁,痴痴的问,你说真的?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这么草率的放弃了?你就因为一个天他妈比知道哪个傻逼发来的短信你就选择放弃了,这么多年我就没有一点让你相信的地方了?莎莎却头也不回的走了,但是莎莎也是泪流满面,她知道自己是气话,但是高傲的面子不允许张晓森这么说自己。她回家后爸妈问她怎么了,她说跟张晓森分手了,她爸妈对她的感情问题一直秉著不掺和的态度,简单的问了问就说你们自己的事自己掂量吧,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莎莎心里也觉得,自己可能是小题大做了,但是说出去的话怎么办,现在也不可能拉下来脸给他认错,莎莎觉得张晓森说的对,这么多年的感情不能这么快的散了,张晓森一定会来跟自己说对不起的,到时候自己就勉为其难的给他个台阶下。然后想著想著就美美的睡著了。
  到了周六,莎莎早上起来就心里特别难受,特别的想张晓森,平常的这个时候都是起来就去找张晓森玩一天,突然今天不去,就感觉阴道里痒痒的,空唠唠的。她自己揉了会胸,又学著自慰了一会,把自己搞得不上不下的,心里更难受了,就想著今天张晓森能给自己打个电话多好,自己一定会就坡下驴原谅他,然后屁颠屁颠的去找他解解馋,满足满足自己。她无聊的拿起手机翻看起来,突然看到朋友圈里张晓森发了动态,地址在万达广场的小时代咖啡屋,她就想了起来,张晓森自己跑咖啡屋干嘛去了?平常他也不爱喝咖啡啊,今天周六,也不大可能约客户去咖啡馆谈事吧。不行,自己得去瞅瞅,可别自己家的鱼让别的猫给叼走了,那才是欲哭无泪呢。说著就穿衣服起床,洗澡化妆,穿上一身性感的吊带装,拿上坤包,穿上一双闪亮亮的高跟鞋,打车直奔万达广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