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换妻之旅》

  Contents我一直都想把自己的女友和别人分享,但想了很久,还是不下得了决心,于是我瞒著女友又找了一个情人。这个情人,105斤,1米68,胸也有点小,不过对我还是死心塌地,外表很冷漠。
  除了和情人做爱外,我还在想怎么说服她一起3P、4P或者更多。虽然她知道我的人生不会以她为中心,毕竟除了她,我还有另一个我深爱的女人,最后也许我们会分开,但现在她愿意和我在一起,至少暂时愿意。在和她一起几个月后,我开始慢慢实施我的计划了……第一部(共5章)(一)男人的理想我一直都想把自己的女友和别人分享,但想了很久,还是不下得了决心,于是我瞒著女友又找了一个情人。这个情人,105斤,1米68,胸也有点小,不过对我还是死心塌地,外表很冷漠。
  除了和情人做爱外,我还在想怎么说服她一起3P、4P或者更多。虽然她知道我的人生不会以她为中心,毕竟除了她,我还有另一个我深爱的女人,最后也许我们会分开,但现在她愿意和我在一起,至少暂时愿意。在和她一起几个月后,我开始慢慢实施我的计划了。
  2020-5-815:07上传下载附件(77.38KB)
  热情的夏季到来了,我和她在一间旅馆里做完爱,这时也是晚上了,她让我送她回家。我陪她走在阴暗的街道上,牵著她的手,她今天心情很好,她问我:“喜欢和我在一起吗?”我答:“当然。如果不喜欢,怎么会经常和你见面?”
  她说:“那以后呢?会一直在一起吗?”我回答:“不知道,顺其自然吧!”她又说:“你不准离开我。”我说:“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不想一直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本来也说不清楚的事,不必多说。)我告诉她:“我很喜欢你,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会对你好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只要我买得起。不过你要听话,不要打扰我的生活,我如果有空就会约你。”她回答:“知道了,你怕你的女朋友知道吧?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很听话。”
  到她家楼下后,我告诉她下次出来,给她看点刺激的东西,刺激下性爱,她微笑著答应后和我拥吻回家去了。我回到家,下载了几部多P的AV在笔记本电脑上。
  周末下午我告诉女友,我要去一个朋友家,星期一才回来。出门后我打电话给我的情人,约她到离市区较远的一个酒店见面。一边打电话,一边匆匆上车。
  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到达目的地,我开好房后,打电话把房号告诉她。说完,我打开了笔记本计算机,欣赏著多P的AV。等了很久她都没到,打了几个电话催她。
  半个对小时后她到了,穿著紫色的连衣裙挡住了一半大腿,没穿丝袜,今天的妆很漂亮。我迎她进门后,抱著她坐到床上一起看,没看到一分钟,我就开始抚摩她的胸,扶她到窗边,让她趴在窗前,我脱掉她的内裤,开始舔他的穴(不过窗外是山,基本没人),她开始呻吟。
  我起身插入,快速的射在了里面,她问我:“怎么这幺快?”我说:“看了这些电影,比较兴奋。”她转身双手提著裙子往厕所走,我拉住她的手,我说:“陪我坐坐。”我看到精液流了些出来,她用纸垫在穴上,坐在了床角。
  我说:“在窗边做爱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她说:“外面又没人。”我看著屏幕里多P的画面,问她:“这部电影好看吗?是不是很冲动?”她笑著回答:“呵呵,是很兴奋。这幺多人,这个女的受得了吗?”我笑了笑:“你看这女的多享受,怎么会受不了?我们下次也找几个试试?”她抱著我说:“你舍得吗?”我马上回答:“是有点舍不得。”(有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不知道是好是坏。)我转移话题:“我们出去逛逛,顺便吃晚饭。”她说:“那我去洗洗吧!”
  我说:“干脆揩干净后,就这样出去吧!”她面无表情的说:“万一精液流出来怎么办?”我说:“流出来我帮你舔了。”(完全是开玩笑,我才不会舔)她还是不愿意。
  我又说:“我们出去买条内裤吧!听话。”她什么都没说,蹲下用纸处理精液,然后起身放下裙子整理了一下,往下看了看,说:“走吧!”
  我们出门走在一条陈旧的街道上,找了一家很普通的餐馆吃饭。吃饭的时候我问她:“不穿内裤出门,感觉怎么样?”她很冷静的告诉我:“精液已经流出来了,你是不是要舔干净啊?”我说:“来吧,我帮你舔。”
  周围除我们外还有两桌人在吃饭,她没什么表情,自己吃著饭。过了一会,我看见她拿了一张纸,手就伸到下面去了,估计是在处理精液。吃完饭后,她起身,我看见她屁股后面的裙子湿了一小块。
  她拉著我迅速回到了住的地方,关上门就脱掉衣服,把湿的地方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后,把裙子放在了椅子上。我也脱了衣服,继续看AV。我抱著她,看著AV里的白虎女优,我说:“把阴毛剃了吧,我舔的时候方便些,不然老是吃到毛,很不舒服。”
  她说:“难道你带了刮胡刀的?”我也觉得很奇怪,管刮胡刀什么事?我只是随便问问。我直接问她:“剃了,可以吗?”她说:“随便你嘛!”我边穿衣服边说:“那你先看会电影,我出去下。”我出去走了好久才买了支脱毛膏,回来后帮她处理了阴毛,匆匆和她做了一次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先醒了,坐在床边点了根烟,我在想,昨天的一切好像都很顺利,她还比较顺从。我出去买了点零食和啤酒,回来后叫醒她一起吃零食。我喝了几罐啤酒,藉著酒性我问她:“喜欢很多男人和你一起做爱吗?”她没理我,自己吃东西。
  过了会,她喝了一大口酒问我:“如果我和很多男人一起做过,你还会要我吗?或者说,我不答应你,你就不和我在一起了?”我解释:“我只想寻求一点刺激,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你,我也怕你厌倦和我做爱。”她说:“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我也希望你开心,不过有些错犯了,以后都弥补不回来了。”我没说话。
  过了几分钟,她说:“你会不会因为刺激,以后多点时间和我在一起?”我说:“是。”(本来就是,那个男人会说不?)她也没答应我,只是说随便我安排,只要我开心。
  我并没有马上就去搞多P,我和她还是和平时一样,只是做爱的时候经常说起多P之类的事。我和她都习惯了,说起这些事,她都会迎合我。我告诉她,在她生日的时候我们就去玩一次多P,她马上就答应了,因为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但每次都只是说说罢了。
  八月她的生日到了,我在酒店定了个房间,叫了两个比较要好的朋友,这两个朋友她并没有见过。我给这两个兄弟说,晚上7点一起搞一个女人,一切都由我安排,他们不加思考的就答应了。我给我的情人打电话,让她穿得风骚一点,里面不要穿内衣和内裤,下午5点30分到XX酒店XXX房间。
  这天下午,我2点就到了酒店,准备了一些吃的和一些酒,等到她来。5点过,她来了,穿著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超短的。我拉她进房间,马上抓她的胸,然后摸下面,果然没穿内裤。
  在玩弄一会后,我看见她的乳头有点硬了,明显有两个凸点。我给她生日礼物,一条项链,我帮她戴上了,然后我告诉她,晚上要多P,我约了两个朋友。
  她表情很惊讶,她说以为我是开玩笑的。我说:“你同意了的呀!”她说:“你经常都在说,我怎么知道你会来真的?”我说:“我已经约了两个朋友了,你如果不同意。我就只好和他们去找个小姐,不然伤面子。”
  她说:“你是不是真的约了人的?”我说:“是啊!”她看了看四周,说:“没人呀!不要开玩笑来吓我。”我告诉她:“我那两个朋友要7点才到。”她笑著说:“到了再说。”她还是不相信。
  我们在房间里摸来摸去,到7点了,朋友打电话来确认地址,我告诉他,我在XX酒店XXX房间。这下她看著我说:“真的要我和这幺多男人一起做?我上次以为你是开玩笑的。”我说:“你答应了,我以为你是说真的。”她整理了下衣服,坐在椅子上。
  我安慰她:“我是爱你的,如果真的不愿意,我就去给他们找鸡算了。对不起嘛!我也想你开心点。”她要我马上去找个鸡回来,还叫我去开个套房。我去开了个套房,两张床的,打电话给朋友告诉他们房号,说换了个大房间,我在酒店大厅等他们,然后我在前台叫前台小姐帮我叫了两个鸡。
  朋友来了以后,我和他们一起去了套房,打电话给前台说,可以把鸡叫上来XXX房了。一根烟的时间,两个鸡就到房间了,样子普通,身材还行。朋友问我怎么不叫?我说我已经早有安排了,但我并没有说是我的情人,我叫他们等我一会,我去接人。我打算把她接过来坐坐,然后看这两个朋友怎么搞鸡,最好能让一张床给我们,我们也在里面做,不知道行不行。
  我回到之前开的房间,她看见我的第一句话是就:“安排好了吗?”我说:“已安排好了,我们过去坐坐吧!不然他们以为我放他们鸽子。”她说:“随便吧!”我问她:“等一会我们在那边做一次怎么样?他们做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她看著我:“你一天就在想这些东西!一张床怎么睡这幺多人?”我说:“是两张床,而且两张床还比较宽,叫他们在一张床上做。”她说:“到时候再看吧!”拿了包就和我过去了。
  敲门,一个朋友来开的门,上衣都脱了,还好穿著裤子。他一看见我就说:“这是你自己去选的?你给我们叫鸡,怎么不让我们选选?不是人。”我解释:“不要误会,她不是鸡,她是……”朋友忙说:“知道了,知道了,进来吧!”
  进去看见另外一个朋友在床上正搂著鸡在乱摸,见我进去,扔了根烟给我,什么都没说,继续摸,还有个鸡睡在另一张床上。我给他们说,留一张床给我,他们不同意,开玩笑的说为什么我就要睡一张床?我开玩笑的说:“这样吧,今天的费用,我们三个AA。”说了这句话,他们马上就留了一张床出来。我和她坐在床上,那边两个开始忙了。
  场面有点尴尬,我叫她睡在床上,然后我们盖上了被子。八月还是有点热,虽然被子薄,还是很热。旁边传来了“啊啊啊”的叫声,我一看,他们已经干上了,根本不需要前奏,一对在床上,一对趴在床边。这时她要我和她换个位子,因为我睡在靠那两个禽兽近的这边,她不准我看。
  换了位子后我开始挑逗她,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抚摩她的乳房,她侧著身子对著我,挡住那边的春光。我用手抚摩她的下面,很多水,我脱了她的裙子,同时发现很多汗,哎,这幺热还要盖著被,苦啊!
  我也脱去衣服,她用手玩弄我的鸡巴,旁边那两个太卖力了,两只鸡不停地叫,我也立刻插了进去。我在上面动了几下就满身大汗,于是问她能不能掀开被子,我热,她不同意……我快速的抽送了几十下后掀开了被子,这次我没问她。
  她瞪著我,我又拚命地抽送,她开始享受起来,“啊啊啊”的叫。又快速的抽送了几十下,我射在了里面。我拔出鸡巴后还是盖上了被子,我满头大汗,她也一样。
  我抱著她,小声问她:“刺激吗?”她也小声对我说:“嗯。再休息一会我们就回去自己的房间吧!”我说:“嗯,休息一会,我好累。”旁边的朋友对我说:“你今天好快,不错哟!就是没坚持好久。”我抬起头看见他们都完事了,三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
  我说:“我要的是数量,不要质量。一会继续搞。”朋友马上接话:“休息会,换著搞一次?”我起身去厕所,边走边说:“我这个不能换。”说著就进了厕所。这酒店还不错,厕所门都是实木的。刚才做完还没清理下面,我开水冲了下,冲完也懒得关了,浪费就浪费吧!
  过了十多分钟,我听见外面很吵。怎么了?我听见好像是她和我的朋友吵起来了。搞什么啊?我得出去看看。我看见两个朋友,一个压著我情人的双手,一个拉开她双脚正在操她,我喊道:“你们搞什么啊?她是我的情人。”正在插的那个朋友没有再抽送了,当时像画面定格了。
  两个朋友又回到另一张床上,埋怨我怎么不早说。她正在穿上她的裙子,我说:“你们两个,真是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等她整理好了后,我们回了自己的房间,我抱著她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他们以为我是鸡,硬要来,刚才还吵起来了。”
  我抱著她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以后不带你去见这些人了。”她说:“算了,反正都已发生了,说这些有用吗?”朋友打电话来了,一直给我说对不起,不知道那是你的女人。还说大家这幺多年兄弟,不要为了这些事伤了兄弟的感情。还叫我问她想要什么?买来赔礼道歉。
  我把这些话转告给了她,她说想吃生日蛋糕,我才发现我忘买蛋糕,连忙打电话叫那两个禽兽去买生日蛋糕,并告诉两个朋友今天是她的生日,当时都快到晚上10点了。
  过了二十分钟,那两个禽兽送蛋糕来了,我把他们带进房间,坐了很久都没说话。我掏出烟,他们两个端端正正的走过来,给她说对不起,确实是误会,然后一个朋友看著旁边的我,我也很严肃的看著他们,闭上了眼睛(很明显说对不起什么的,根本没用)。
  另一个朋友打了个电话,然后叫我们一起去宵夜,说已经安排好了,请我们赏脸参加。她并没有说话,也没理他们(一边是朋友,一边是爱人,这种情况明显不容易妥协,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根烟,而且我没有递给两个朋友烟。这时我在想,如果不去,伤兄弟感情,而且伤面子,毕竟他们都知道我女朋友不是这个女人。
  如果我去,这“下半身”的性福都不保。确实很急,我打算去厕所,拖下时间,想个办法。我进厕所,关上门,怎么才能妥协呢?我肯定不能左右两边了。
  我拿出电话,给这两个朋友其中一个人的女友发了消息,这个朋友的女人比较懂事,是夜总会的经理。我短信写道:“静,帮我个忙,我这边有个情人,吵架了。帮我个忙,五分钟后打个电话给我,到时我会编一个我自己都会相信的谎话。务必帮忙。”我出去,继续坐在她旁边。
  这时我收到了短信,但我并没看,我猜应该是静回的。我对她说:“我们找个地方吃蛋糕吧,还没吹蜡烛呢!”我看著两个朋友,对他们说:“今天这个事情,以后绝对不要再提。”我搂著她,手在她肩上动了动,另一只手指著椅子动了动,示意让朋友坐。一切都进行得很慢很慢。
  过了会电话响了,我马上接了电话:“喂,嗯……哦,好的,谢谢你了……我们过来吧!拜拜。”(其实静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把这简单的几个字间隔拖得很长)我放下电话,对著静的男人说:“你喊静去找的地方?”他反应有点慢,过了会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你为什么说我和她吵架了?静说找了个很有情调的地方。”然后转过头对著她说:“静是这个畜生的女朋友,他们在一起后,静都叫我哥哥,说想见见嫂子。”我等待她的回答,其实静根本就不会来。我根本没叫静来,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吃东西。
  过了一会,她整理了下头发,然后说:“把蛋糕拿上吧!”起身拿她的包,起身的时候我看见她的裙子没整理好,我帮她拉了下后面。我摸到裙子后面是湿的,刚才我们做完并没有处理,而且她今天没穿内裤。
  我小声说:“后面有点湿。”她摸了下问:“看得见吗?”我摇了摇头。她拉著我的手往门方向走,我望望两个朋友,头轻微的抬了下,意思是叫他们走。
  我们前后四个人进了电梯,电梯里我问:“在哪里吃?”他告诉我在XXXX西餐厅,已经订了包房。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直到餐厅包房。包房里面除桌子外还有一张沙发,灯光有点昏暗。我和她坐在沙发上,我问:“静在哪里?”
  伟说:“我马上给她打电话。”(我想他会告诉静应该怎么演这场戏,这大概就是男人的默契,就是骗女人)另一个朋友也出去了。
  我和她坐在沙发上,听著柔和的钢琴曲,我问她还生气吗?她说:“都已经这样了,你以后会怎么对我?我在你心里还有以前那幺重要吗?你是不是就把我当妓女,和很多男人玩我后,甩掉我?”她看上去很冷静,并没有带一点情绪。
  我还是说我爱她,不会离开她之类的话。其实男人都差不多会这幺说。
  这时军推开门,服务员送上了四分西冷牛排,还有一瓶红酒。中国人吃西餐好像都差不多,主要是牛排。朋友让我们上桌吃牛排,我们三个人喝著红酒,静和她那个死男人都没来,不知道搞什么。
  我们三个在桌上,军一直道歉,并和我们碰杯,反复的进行这个动作。半瓶酒后,静和她的男人回来了,坐下后,静面带微笑问道:“这就是嫂子吧?经常听Z哥提起你。”好虚伪的假话,而且社会气息太重。说著举起我的杯子,自我介绍:“叫我静就行了。嫂子真漂亮,来,我们喝下。”说著就等她碰杯。她牵强的微笑著和静碰了杯。
  我说:“这是我老婆,维。”我指著静的男人:“这是伟。”又指著另一个朋友:“这是军。”然后大家一起喝酒。静一直在恭维著维,说她的衣服好看,身材好。
  我起身去厕所,伟跟著我一起,出门我问伟:“你怎么给静说的?”伟说:“我只是叫静多给嫂子说些好话,哄她开心。”我又问:“静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伟说:“我大概说了下。”我问:“你说你插了维?”伟:“怎么可能?
  我只是说你们吵架,叫静哄哄嫂子。”
  上完厕所,我们又回来进行喝酒,搞得喝红酒像和啤酒一样,喝了四瓶了,不过气氛缓和了很多,维和静聊著女人之间的话题。军和伟把蛋糕拿过来,点上蜡烛,这两个畜生还唱生日歌。我关了灯,叫维许愿吹蜡烛。
  维分了蛋糕后,我叫军过来,维拿著蛋糕,我乘机按著维的手把蛋糕推到军的身上。维“啊”的叫了一声,军手足无措,弄到衣服上了,维笑了。我看著伟说:“你懂吧?”伟:“我的衣服贵。”军说:“我衣服是地摊货?”说著抓起身上的蛋糕抹到伟的脸上。静只是在笑,没说话,也没阻止。
  我问静:“今天不上班?”静说:“不去了,扣三天工资。陪嫂子开心。”
  我从军身上抓起一点蛋糕扔到静身上,静“啊”的一声。我本来是瞄准胸部的,没想到往上了一点,没准。静说:“还好穿的工作服。”白色的短袖衬衫,下面是深蓝色的紧身裙。静报仇了,往我扔了一大块蛋糕,我中弹了,而且奶油沾到了维的腰上,大家都笑了。
  这场“大战”后,我们纷纷去厕所清理衣服。出来后,静问我:“你们干了什么?嫂子裙子后面都是湿的。”我告诉静,我们做了该做的事。
  我们五个站在餐厅门口,静问晚上去哪里,要不要她安排活动,顺便安排酒店,我告诉静酒店开了房了。静问要不要去KTV,我说随便吧!我问维,维也说随便。军一般没意见,伟没什么反应。大家都去,伟也要去吧!
  我们到KTV,开了个包房,静叫了很多零食,叫了三打啤酒。静说刚才没喝高兴,继续喝。军好像很不高兴,可能是因为只有他现在是一个人,歌不唱,酒一直喝。一打啤酒下去,维要去厕所,静也说要去,我们三个男人继续喝。
  一会两个女人出来了,静跑过来搂著我的脖子,贴著我耳朵对我说:“嫂子好奔放,内裤都没穿。”维笑著说:“静,是不是在说我坏话?”静站起来摸著维的屁股说:“我说,嫂子身材很好。”我说:“好虚伪。”静说:“本来就是啊!伟,你说是吧?”伟看著维说:“嗯,嫂子很漂亮。”我马上接话:“静,你也很不错啊!好了好了,两位美女来陪我喝酒。”
  静坐下来故意开玩笑:“我们来划拳,输了脱衣服。”我说:“这个游戏下次伟不在的时候再玩。”静说:“我又没问你,我问嫂子。”她明知道维只穿了一条裙子。维说:“我才不参加。”
  就这样说著、喝著直到离开KTV,已经喝了五打啤酒。回到酒店,他们送我们到我们的房间,大家进去坐了会,已经很晚了,都快4点了。我告诉他们,我们明天也在这里住,明天大家要不要一起玩?他们纷纷说晚上,除了静,白天有时间。说完他们就去他们的房间了,我们也去洗澡准备睡觉。
  静跑过来敲门,说军找了个鸡,很吵,睡不著。我说去帮他们开个房,她说想和嫂子聊聊,叫我过去睡。三个男人和一个鸡的故事?这不是给我下套?我去肯定不行,干脆再去开个房。我打算去叫伟,毕竟静在,明天在一起玩的时候吵起来就不好了。
  我敲门,很久才开门,还是军开的。我进去看见伟睡在床上,鸡在另一张床上,伟见是我,马上冲过去和鸡做了起来。军关好门,给我解释,刚才被这小子拉下马,他上了。
  我和军在这张床上坐下,抽著烟,我觉得头昏昏沈沈的。军问我:“你和维是来真的吗?”我回答:“不知道,以后还说不定。”军说:“维的胸部很有弹性,就是小了点。”我说:“哪日把你老婆叫出来,我摸摸她的大波。”军结婚了,老婆快30了,比军大两岁,胸部也不是很大,不过比维的大。
  军看了我一眼:“哎,不说了,免得伤感情。”我说:“要不明天叫你老婆一起?大家也好认识下。”军说:“到时看吧!”我问伟:“我们要不要再去开个房间?一会两个女人回误会的。”伟出著大气说:“随便吧!等我完事再说。
  你来不来接下?”我说:“算了,我戒了。”其实都这幺晚了,再开个房也睡不醒。
  我把伟拉下来,对他说:“走,过去给女人说声,我们再去开个房。”伟骂著:“搞毛啊,我还没完,急什么?我和鸡睡又怎么了?静又不是不知道,怕个鸡巴!”我说:“明天大家还要在一起玩,我不想看见你们吵架。”
  伟穿起裤子,拿著衣服我们就过去了。敲门,静问:“谁呀?”我说:“是我。”过了会,门开了,我拉著伟就进去了,看见维光著身子往床上走,我相信大家都看见了。我直接问她们:“我们两个去再开个房间,免得误会。”维说:“都要天亮了,划不来。”其实我也是这幺想的。我问:“那怎么睡?”静说:“这样吧,把军叫过来,我们去那边睡。”我们都同意。
  我叫伟去叫军,我有点晕,坐会。伟出去后,我叫她们穿衣服,我们准备过去。她们说衣服洗了,我说:“就穿湿的吧!过去脱。”维穿起了她的裙子,静要我把衣服借给她,她不想穿湿的。我把衣服给了她,静穿上我的衣服,拿著她自己的湿衣服,就这样两个女人都在我面前穿好了衣服。到门口静弯腰弄鞋的时候,我看见她穿的黑内裤。
  军也和那鸡过来了,我们过去后分别睡在两张床上,静和维一直在说话,没过一会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军来敲门,进来就告诉我们房费已经给了,还说他老婆要来,说完就出去了。我看旁边伟没在,再看看时间,已经下午4点过了,我叫维穿上衣服。
  我们整理好后,我叫醒了静,我和维出去,让静换衣服。
  我和维到大厅的沙发坐下,维笑著问我:“你给他们说我是你老婆,是什么意思啊?”我说我只是说的真心话,维笑了。我问维还生气吗?维说过了就不要提了,我感觉到她好像不生气了。我问她:“想不想做我老婆?”她说:“想,我们去买戒指。”女人的反应好快。不过买个戒指给她,肯定能保持她愉快的心情,我答应了她。我说我怕钱不够,先买个小的,一会还要出去玩,她同意了。
  我们牵著手往外面走,走到门外,静打电话来了,问我们去哪里了,把她一个人丢在酒店。我们又回去接静,走了两步,军又来电话了,说叫我们去他家。
  我接了静后又去军家,进门就看见军的老婆面带微笑迎接我们,她穿了件旗袍和丝袜,叫我们随便坐,她要下去取干洗店的衣服。
  我进去卧室,看见军正在收拾帐篷,我问:“你要干什么?离家出走?”军说:“今天我们去山上玩吧?”我问他:“不是给了房费了吗?”他说:“我都准备好了。你看这幺多东西,你帮我拿下,一会我开车,我们去山上。”我说:“饭都没吃,山上吃什么?”军很冷静:“我车上有啤酒和零食,一会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去烧烤。”我说:“港剧看多了?”他说:“我安排了,你帮我拿下就是。你直接说帮不帮我拿?等老婆回来就可以走了。”
  我看见计算机桌上有个自慰器,我拿起就出去了。我问静想不想试下,她还体贴的叫我和维玩。这时军的老婆回来了,看见我拿著这东西。忙说:“怎么把这东西拿出来玩啊……”抢了就拿进去了。我问军说:“这东西你买的?”军说:“老婆喜欢,买了很多个,还有情趣内衣什么的。”我叫他带点去玩,最好是新的。他说去拿,叫我们一人拿点东西到车库。
  到了车库,静给伟打电话叫他马上过来,我们要出去了。军下来后把东西放在他老婆车上,说开他老婆的车去,后座放了很多东西,基本上坐不下人了。这时伟过来了,军安排我们和他一起,他老婆和伟一起。我们去超市买东西,他们先上去,他老婆找得到那地方,我们买好东西后就去上山了。
  到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过后,伟升起了火,帐篷也弄好了,帐篷围了一圈。军说:“晚上在山上升火没人管,一会只要彻底把火弄熄就没问题了。”
  我们在山上吃东西、喝酒,大家都坐在地上。好多蚊子,把大家搞得都很难受,不过站起来和坐下的时候,这些女人的裙子有时会走光,我看见静好像没穿内裤,就是军的老婆穿了丝袜,看不见。吃了东西后,几个男人对著火堆撒尿,男人基本都干过吧?
  不过最后还是决定下山去酒店,又收东西下山,简直是折磨人。我们直接去酒店,刚才大家都帮忙收东西,一定都很累,静说一会我们去双人床那个房间集合,商量要去哪里耍。
  我们回房间洗了澡,过那边去,床上、椅子上都是人,他们正轮流洗澡。静叫我们继续出去玩,大家都建议不出去玩了,很累,于是静把被子拉到地上,我们都坐地上,围了一圈。静叫伟去拿酒,我们又喝,好单调的生活。
  静解开了衬衫最上面三颗扣子,豪放的喝酒。我看了下,军的老婆把丝袜脱了,看了很久才看见是大红色的内裤。大家开心的喝著,喝了四打啤酒的时候,我看见军在摸他老婆,就在我们面前摸他老婆的胸,他老婆不好意思的推开军的手,说这幺多人看著的。军拉著他老婆就去厕所,门口没关,过了一会就发出他老婆的呻吟声。
  这时我们外面很安静了,没人说话。这种情形可能大家都没遇到过,我们只是喝酒,但没人说话。过了会听见军说:“我们在外面调情不是很好吗?都是朋友,有什么不好意思?”她老婆说:“快点……快点……我要……”又继续是他老婆的呻吟声。
  过了十多分钟,军光著身子把他老婆拉了出来,我们都楞了。军坐在维的旁边,把他老婆抱过来坐在他上面,要他老婆用穴夹著他的鸡巴,一边揉他老婆的奶,一边说:“继续喝吧!”我们都傻了。军哥一出,谁与争锋?
  他老婆红著脸看著我们说:“大家想做就做吧!”我们都没反应过来,不过这种场面很冲动。军叫他老婆起来,他往后坐了一点,要他老婆给他吹箫,他老婆屁股对著我们,我只看见很多水。
  这时静说:“我们喝吧,别管他们了。”确实是见过大场面的夜总会经理,有霸气。我们继续喝酒,我问静:“你经常看见这种事吗?”静说:“有时会看见。”我和伟看著军老婆的屁股,我当时确实很冲动。
  军说:“把我裤子里的自慰器拿来,帮忙插一下。”两个女人在这里,谁敢动?军叫静:“去帮我拿下。”静把自慰器递给军。我问维:“你见过吗?”维没有回答。我给伟说:“伟,上啊!”伟看了我一眼又望著静,没有任何动作,于是军叫他老婆自己用自慰器插。这画面,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
  过了会,军的老婆主动在他上面动了起来。哎,怎么办啊?我给维说:“我们回房间吧?”我忍不住了。军说:“你怕了?想跑啊?”又对他老婆说:“你不是一直想找几个男人一起玩吗?要不要我打电话叫几个来?”维马上望著我,仿佛问我:难道男人都会这幺说?不会吧!
  我抱著维,维说:“男人都想把自己的女人让很多男人玩吗?”静马上说:“伟也是一样的,经常给我说。”虽然是兄弟,这也太默契了吧?当时我都不相信。我和伟对视,军正在打电话:“喂,小何吗?到XX酒店XXX房间来。快点!”难道要动刑了?
  静问伟:“一会你也叫个男的来吗?”伟犹豫了。我问军:“会不会搞出什么事?”军说:“你们来个人帮我嘛!我就不叫外人了。这骚女人,我不在家,她和别人视频。”我劝他还是不要叫人来了,可他一定要找个人一起搞他老婆,我忍不住站起来吼道:“我们都在这里,一会我们怎么办?要不你自己玩,我们走。”军只好打电话要那个小何别来了。
  军问他老婆:“上次和你做爱的男人怎么样?有我强吗?”他老婆说:“你们都很强。”军说:“叫他来一起玩吧!”他老婆说:“我怕你打他。”我还是站著。我发现两个女人都看著我,我下面也站起来了,我又坐下,喝了口酒,递根烟给伟,我去厕所了。男人一紧张就要去厕所?反正我是。
  我在里面抽了根烟,心里很乱。抽完后,出去看见静在给伟口交,我坐到维旁边,搂起她就开始吻她,我慢慢地往上拉起她的衣服,手指抚摩她的穴,很多水。我已经坚持不住了,让维趴在床上,我拚命地插,一边插,一边看他们。
  军这边没什么变化。伟和静站著插,伟抬起静的一只脚,静背靠墙。很淫乱的情景。
  军和他老婆过来睡到床上,军的头伸到维的奶子下面,舔维的乳头,维大声的叫著。军的老婆在给他口交,就趴在维的旁边,我摸了下他老婆的穴,阴毛都黏到一起了。我跑过去抱起他老婆的屁股就插,静对伟说:“他们都换人了。”
  伟回过头看了下我们,放下静,跑过来插维,静和维接吻。
  这画面让我头皮发麻,兴奋到了极点,我把军的老婆抱到另一张床上,继续插。这时静坐在军的上面动了起来,我看到军的老婆满脸通红,接著我拔出了,去把静扶下来,让她趴在军身上,我一边插,她一边帮军口交。这时军的老婆抱著伟开始舌吻,军“哦……哦……”两声后,射在静的嘴里,伟抱著军的老婆,两人到那边床上插去了。
  维伸过头来吻静,一会又低下头去给军口交,军起身把维按在床上舔她的奶子。这时我射在了静的穴里,这才看见伟他们也完事了,我们陆续去洗澡后,我和维就回房间去了。
  我们躺在床上,完全睡不著,我问维:“今天开心吗?”维靠在我胸前抱著我说:“嗯,很刺激。”我又问:“以后还想玩吗?”她想了下:“想。”我们准备再做一次,这时有人敲门,我问是谁,静吼道:“是我,开门啊!”我一开门,静就冲进来睡到床上脱了衣服。
  静说:“他们两个要弄死我啊!哎,我逃过来了。”我问:“他们有这幺厉害吗?”她说:“军插得太快了,受不了。”我说:“你不想开心吗?”静说:“我上班的时候经常和老板做,最近有点虚。”维看著静问:“伟知道吗?”静说:“我也不清楚他知不知道。”
  我说:“我们正准备再做一次。”静说:“我睡了,你们做吧!”我摸了下静的下面,很多水,我说:“一起做吧!”静说:“下次吧,今天不想要了。要不你们去那边和他们做吧!我只想睡觉。”说得很夸张。于是我问维:“想过去吗?”维说:“随便你吧!”我叫她穿上衣服过去和他们一起做。
  我们过去看见军的老婆满嘴精液,军抓著她的头发插著。我问伟:“这是你的精液?”伟说:“是啊!”我说:“还能来吗?”伟说:“要休息会。”我和维还有伟睡在一张床上,我开始吻她,伟摸著她的奶。我抬头看见军的老婆满嘴精液,很刺激,我继续吻维。
  过了会,军又是“哦……哦……哦……”的几声,肯定是射了,我没去看他们。这时军趴在维身上就开始插,我问他:“你行吗?”军说:“还没软,抓紧时间插几下。”插了三分钟,军就拔出了。
  换我上马了,为了省力,我叫维趴在床上,我站起插。军的老婆去洗澡的时候,还抚摩我的屁股,太下流了。我觉得好累,就这个动作一直插,三十分钟后我终于射了。我给维说:“我们过去睡吧?”伟说:“我现在可以了。”我看著维问:“你还想要吗?”维只是看著我,我继续问:“想不想要嘛?想要你就留下和他们做。我真的想睡觉了,我很累。”维说:“那你先过去睡吧!”矜持?
  想要不说,喊我去睡,女人所谓的矜持就是换种方法保持自己的淫乱。
  我穿去裤子就回去找静了,敲了很久的门,静才来开门。静捂著腹部,光著身子就来开门了,我进去扶著她问:“怎么了?”静说她里面很痛,我说:“那怎么办?要不要去医院?”现在已是半夜3点。静说:“真的很痛,能不能帮我买点止痛药?”这时应该买不到药了吧?经常看见24小时卖药的药房没到10点就关了。
  我说:“我送你去医院吧,现在买不到药了。你等我一下,我过去找军拿车钥匙。”我当时还没车,十万的觉得不行,二十万的又买不起,开开军的林荫大道满足下自己的虚荣心。
  其实我真的比较紧张静,我觉得她很亲切。找军拿了钥匙时,看见维正和他们3P。我拿了钥匙后,回去用纸帮静清理了下面,帮她穿好衣服,扶著她进了电梯,到车库马上提车,送静去医院。
  到了医院,我看著静痛苦的表情,把她背进去的,脚都站不直。医生说性交时插得太深,加上她子宫颈本来就有点糜烂,所以才会痛。医生帮她上了些药,还要输液。我很想睡觉了,装下好人吧,陪她输液,开药的时候医生叫我以后行房时轻点,我告诉医生,我以后会小心的。
  静在输液,我趴在病床边睡著了。后来静叫醒我,说可以回去了,我问她好点了吗?她说还是痛,我又找医生开了点止痛药,然后回酒店。在路上我情不自禁的说了句:“要是买个林荫大道,我暂时就满足了。”静看著我:“你娶我,我就想办法给你买个二手的。”好辛酸的心里话。
  我说:“我不要车,可以娶你吗?”静说:“你愿意吗?”我笑著说:“我带你去医院,不用以身相许吧?”静也没再说话。
  回到酒店喂静吃完药后,我就抱著她睡了。我也想起过维,不过算了,我累了,不想管她了。
  第二天我醒了,发现没有动静,看了看时间,还早,才下午1点,我没看到静。我起来觉得头痛,便点了根烟,拿起电话翻看著通话记录,反正就是很无聊那种。
  躺在床上睡了个大字,想了下,今天晚上该回家了,我想我的女朋友了。这时有人敲门,我穿起裤子开门,一看是静,换了一身衣服,很像维的那件裙子,而且化了妆,看起来很有精神,手上拿著打包的套饭。
  静坐在床边,对我说:“过来吃点东西吧!”我说:“头痛。”她说:“过来吃点,我喂你。”当然不错了。我吃了两口,说:“今天该回家了。你陪了我们这幺多天,辛苦你了。”我搂著她的腰,她继续喂我,我说不想吃了。
  我说:“我们去看看他们吧!”牵起她,她放下饭。我们来到他们的房间,一进去就看见伟和军的老婆睡在一起,军开门后又回去维的床上。维的头发上有很多精液,我往前走了几步,本来想叫醒她,算了,我在椅子上坐下了,静坐在我的腿上。
  我发现地毯上有一片水迹,问军:“漏水了?”军说:“昨天插得快了点,维尿的。”我说:“都起来了吧?该回家去了。我想马上回去换衣服,三天没换了。”说完,我把车钥匙扔给军。
  他们互相叫醒对方,静看到维坐了起来,马上说:“嫂子,昨天开心吗?”
  维说:“很开心,睡一觉起来真舒服。”我说:“我想马上回去换衣服。都起来吧!”他们起来后,我们纷纷回家了。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