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味道(01~02)》

  (一)
  吕铎看了下时间,再过几个小时就新年了,转眼间三年了,自己也27岁了,本来该跟同学一样,挤著公车,拿著微薄的工资,还著房贷,供养著老人,可自己很幸运,认识了干爹,坐火箭般升到了创意总监,房子也买了,车也买了,还娶了个漂亮的老婆。
  干爹是公司的老总,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是个很和蔼的人,公司上下,都很尊敬他,对于吕铎来说,更是他的恩人和月老。当初刚入社会,处处碰壁,一次偶然的机会,帮助到了干爹,被招入了这家公司工作,对还是新人的他,开出了不少的工资,他很珍惜这个机会,凭著勤勉,职位也慢慢上升,和干爹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因为干爹一直未婚,便认了他为干儿子,还介绍了是他干女儿,小媛,也就是自己现在的老婆。
  小媛跟自己同岁,不过她没有考上大学,凭著一技之长,进入公司当了干爹的专职司机,一当就是八年,干爹很信任小媛,不管到哪,都带著她,对小媛跟自己女儿差不多。
  吕铎整理了下档,今天正好小媛休息,又逢今年最后一天,一早就让小媛买了菜,准备晚上请干爹到家里辞旧迎新。
  「咚咚!」吕铎敲响了干爹办公室的门。
  「请进。」浑厚有些闷闷的声音,从隔音极好的门后传来。
  吕铎扭开的门把,走进便笑:「干爹,今天不是最后一天么,一早我就叫小媛做了准备,今晚一起欢度新年,不知干爹有没有空。」
  办公桌后坐著位身材发福,肤色黝黑的男人,若非两鬓斑白,很难相信是要奔五十的人,干爹推了下老花镜,露出和蔼的笑容。
  「你夫妻二人聚少离多,我这糟老头子就不去打扰了吧。」
  「干爹,你这话说的,我与小媛能有今日,光靠了你,你身边又没个亲人,我与小媛怎能忍心,你独自一人过新年,那我与小媛还不羞愧死。」吕铎大急,脸色通红说道。
  「罢了,我也没什么事情,就叨扰你们两口子了。」干爹欣慰大笑拍了拍吕铎的肩膀。
  吕铎与干爹乘坐电梯到了车库,今天因为小媛不在,吕铎便当了临时的司机。
  家离公司不算太远,走路也就二十分钟,开车不堵的话,几分钟就到。因为提前跟小媛打了电话,倒也不太急,跟干爹聊了下公司的事,还有生活的一些事情。
  很快就到了一个中档社区,这社区位于市内,价格很高,好在与小媛工资丰厚,存了些钱,再找干爹借了些,一次性就付清了,每月让干爹在工资里扣一些,就当还债了,没有利息,说不出的轻松,今年还买了辆十万的小车,依然找干爹借了些,没有贷一分款,想到这些,吕铎就很感谢干爹,发誓一定好好努力,不给干爹丢脸。
  房子买在6楼,不高不低,坐电梯快,想锻炼,走楼梯也快,吕铎本来想按电梯,却被干爹阻止,说要走楼梯锻炼下身体。终于爬到了6楼,二人都有些气喘,身上起了些汗,这锻炼真有些累,二人不禁相视一笑。
  「哢嚓。」
  吕铎插进钥匙一扭,拉开了防盗门,习惯的叫道:「小媛,干爹来了。」
  「呀!我等你们老半天了,菜都快凉了,快进来,外面冷。」
  一个系著围裙,身著齐膝短裙,包著蜜桃般翘臀,傲峰把粉色毛衣高高撑起,一头过肩长发,用发带捆紧,放在胸前,粉嫩的俏脸,还有著做饭时,蒸腾出的两朵红晕,性感的嘴唇,娇嫩可人,琼鼻之上,是对妩媚明亮的眸子,这就是小媛。
  「哈哈,小媛我们来晚了,告个罪。」干爹换著鞋子大笑道。
  「干爹你可是大忙人,小女怎敢得罪。」小媛娇媚的脸上,薄嗔道。
  在小媛服侍下,帮干爹脱掉了大衣,挂在了衣架,小媛又殷勤的打了盆水,让干爹洗了把脸,被冷落的吕铎倒也不生气,反而很高兴有这么贤慧的老婆。
  饭桌上其乐融融,虽然算不上真正的一家人,但此刻,至少很像,小媛不断给干爹夹菜,吕铎也热情的劝著酒,干爹脸上笑容不断,眼眶几次泛红,吕铎假装没看到,反而变著法逗干爹开心。
  温馨和睦的吃完了饭,陪著干爹坐在沙发聊天,小媛洗完碗也坐了过来,不时聊著有趣的事情,发出欢快的笑声。
  时间过的很快,零点的钟声响起,新的一年到来了,虽然不是春节,不过小区里还是有人放起了爆竹,把人耳朵都震聋了。
  「哈哈,你们这里可真热闹,我也该回去了。」干爹一起身就要走。
  吕铎和小媛连忙拉住,今晚干爹喝了不少酒,怎么放心让他走,而吕铎也喝了不少,也不敢开车送干爹回去,好在房子大,还有间卧室,可以让干爹将就一晚。
  干爹犹豫了下答应了下来,小媛把吕铎的一套睡衣睡裤拿了出来,让干爹洗后换上,趁著干爹在洗澡,吕铎拉著小媛的手感叹道。
  「干爹都要五十了,也不找个伴,怪孤单的。」
  「是,是啊。」小媛看著电视,心不在焉道。
  吕铎以为小媛累了,也陪著看了会儿电视,十来分钟后,干爹洗完澡,换好衣服走了出来,笑著说,洗个澡舒服多了,吕铎想跟干爹聊几句,但被小媛推进了浴室,让他也把澡洗了。他闻了下衣服,发现还真有些臭,多半是回来时爬楼梯,出太多汗导致。
  吕铎躺在浴缸,发出舒畅的呻吟,每晚泡个澡,真是赛过活神仙。感觉身体热和些后,站起身,跨到外面,打开了喷头,准备洗头,不过打湿头发后,摸上面的架子,居然没有洗发水,他闭著眼睛走到浴室门前,拉开一道缝隙,伸出头来。
  「小媛,怎么没洗发水了。」
  「啊!我今天买了放在客卧里忘记换了,你等下,我去给你拿,你先进去啊!
  别著凉了。」
  小媛正在抹桌子,扔下抹布后,走向干爹所在的客卧,吕铎也被客厅冷风吹的发抖,赶紧关上门,等著小媛送来。
  正好此时爆竹声停了,吕铎也等在门前,从客卧传来小媛翻口袋的声音,看来是要找一会儿了,就在他准备泡一下保暖。
  「呀!」小媛突然叫了一声,虽然不大,但因为他正在浴室门前,听的很清楚。
  「小媛你怎么了?」吕铎以为出什么事了,连忙喊道。
  几秒钟后,传来了小媛的声音:「没事,手滑差点把洗发水掉在地上。」
  「怎么做事的,小心些嘛。」吕铎没想到小媛也有做错事的时候。
  敲门声响起,吕铎依然闭著眼,因为头发不停滴著水,怕入了眼,他拉开了门,这时正好爆炸声再次响了起来,把小媛的声音盖住了,不过,吕铎也知道她说的什么,肯定是洗发水拿来了,伸手过去,正好联手带洗发水握住了,吕铎不好意思一笑,就要拿洗发水转身继续洗澡,结果不知怎么小媛手一抖,洗发水差点掉地上。
  「怎么搞的,拿个洗发水也冒冒失失的。」吕铎嘟囔了几句,拿了洗发水,把门关上后,开始洗自己的头。
  他洗头比较慢,一次得十分钟,他一共要洗两次,用浴巾把头发弄干后,他用香皂抹完全身,冲干净后,再次跨进浴缸,准备再泡个一会儿。
  他靠在墙上,脑袋一偏,看见朦胧的浴室门外,有著一个黑影,他有些奇怪,叫道:「小媛,你站门外干嘛?」
  叫了半天,居然没回应,看来是爆竹声太大了,他把声音放大了些,小媛终于听到了,不过他隔了几秒才回答道:「啊,我等你洗完,我接著洗。」
  吕铎笑著摇了摇头,洗个澡都有人抢,不乐意道:「等我十分钟。」
  「嗯……,好的,我,我不急。」
  爆竹声太大,小媛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吕铎也没怎么听清楚,他闭眼休息了会儿,一不小心,居然睡了过去,连忙睁开眼,还好水没怎么凉,看来没睡多久。
  门外也没了小媛的身影,看来是去忙了,他把身子擦干净后,把换洗的睡衣穿好,拉开门,习惯性看了一眼,发现客厅灯已经关了,客卧门也关了,看来干爹已经睡了,自己与小媛的卧室还留著个缝,流出几缕灯光,看来小媛在卧室等自己。
  他露出一丝笑容,推开卧室的门,看见小媛背对著自己坐在凳子上,他走过去拍了下小媛的肩膀,小媛居然一下跳了起来,眼光闪烁,双颊还透著红光。
  吕铎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小媛拿著一堆换洗衣服,疾步走向了浴室,很大声关上了门。
  生气了?
  自己语气不凶啊,真奇怪!
  吕铎顺势坐在了方才小媛的凳子,一坐下去,发现居然有些湿润,他摸了下,还有些粘手,这可把他惊住了,有些担心起来,不会是小媛内分泌失调了吧,等下得说一下,让她去医院看看。
  他感觉也有些累了,躺在床上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大早上,摸了下旁边枕头,发现人去楼空,他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居然八点了,好在今天放假,要不然,可就迟到了,虽然自己是领导,但也要做个好榜样,尤其是自己蹿升的太快,早就有不少闲言碎语,所以他做事极其认真努力,每天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早到公司。
  「小媛!」
  居然半天没回应?真是奇怪,难道出去了。他穿好衣裤,拉开门走了出去,发现客厅没有人,浴室也没人,厨房也没人,他摸著脑袋,准备打个电话,可突然想起了干爹,不知道干爹起来没。
  他来到客卧门前,敲了敲门:「干爹起来了么?」
  里面半天没有回应,难道是昨晚喝太多了?就在他放弃,准备洗簌的时候,哢嚓一声。房门打开了,不过走出来的不是干爹,居然是小媛!
  「你怎么在客卧,我叫了你半天都没回应。」
  小媛眼光有些躲闪,愣了下道:「干爹有些不舒服,我拿了些药给他吃。」
  「什么!?严重么。」吕铎一下慌了。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头有些晕,吃了药好很多了。」这时已经穿戴整齐的干爹走了出来,拍了拍吕铎的肩膀,转头对小媛道:「我今天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小媛你送下我。」
  「干爹,还是我送你吧。」吕铎不放心道。
  「你昨晚也喝的不少,还是让小媛送我吧。」干爹摆手阻止道。
  小媛连忙回卧室换好了衣服,叮嘱吕铎吃早饭,送完干爹大概中午回来,吕铎让小媛好生照看干爹,别让他累著了。洗簌完,下了碗面条填饱了肚子,好久没放假了,闲下来都不知道干什么,打开电视随便看了几个台,此刻,也过了两个小时,不知干爹有没有问题,他不放心的拿起手机,拨打了小媛的手机。
  手机响了半天,却没人接,难道是在开车?就在他准备放弃时,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了小媛的声音。
  「喂,老公么?」
  「小媛啊,干爹身体状况怎么样,不行,就送他回去休息,有事以后再处理。」
  「嗯,我知道了,干爹没什么事情,就这样吧,我先挂了。」小媛语气有些急,说了几句就挂了,吕铎无奈笑了笑。
  到了中午,小媛回来了,问了一下,干爹没处理多久,就被她送回去了,没什么大碍,这让他大松口气。
  新年三天假,跟小媛在郊县旅游了一圈,又开始了忙碌的工作。转眼半年过去,吕铎的位置,也越坐越稳,下属们也开始服他,这让他很是自豪。此刻,已是迈入夏季,公司业务,也到了旺季,各部门都很忙,反倒是他这个部门很清闲。
  「老总好!」
  员工都站了起来问候,原来是干爹到公司了,吕铎发现小媛也跟在后面,今天小媛穿著公司的制服套裙,腿上裹著肉色丝袜,因为穿著高跟鞋,走起路来,丰满的臀部,晃晃悠悠,把后面同事都看呆了。小媛跟著干爹来公司,吕铎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干爹很信任小媛,有不少事情都交给她处理,小媛对著吕铎眨了下眼,跟著干爹进了办公室。吕铎招呼大家坐下继续做事,他也继续敲著键盘,做著策划,没一会儿,远处干爹办公室传来动感的音乐,同事们都是一笑,干爹一把年纪了,尽爱放这些歌曲,吕铎笑著摇了摇头,继续埋头苦干。
  不知过了多久,高跟鞋的声音响起,吕铎抬头一看,原来小媛跟著干爹又要出去办事了。吕铎把做好的策划列印好,走向了干爹办公室,准备放在他桌子上,等他回来再看。一推开门,居然热风阵阵,窗户居然大开著,空调都没开,干爹都不怕热么?放下文件,不经意低头,发现垃圾桶里,多了好多纸团,干爹感冒了?难怪不开空调。
  下班回家后,吕铎问了下小媛,干爹是不是感冒了,小媛愣了下,回答道:「是啊,不过看了医生,吃了药好了很多。」
  第二天来到公司,干爹把吕铎叫到了办公室,让他准备下,明天去外地出个差,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吕铎连忙保证干好,不给干爹丢脸。
  次日,一大早,在小媛不舍的目光中,吕铎坐上了飞机,去到外地出差,一下飞机他就开始了任务,一忙就到了晚上9点来钟,在宾馆吃了些饭,拨打了小媛的手机,想跟她报个平安,依然是半天没人接,不过,吕铎也不奇怪,小媛经常不把手机放在身上,他还是常常取笑她,依旧屡教不改。在他耐心等待中,小媛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有些迷糊的声音:「老公?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刚忙完,吃了饭,怎么?今天这么早就睡了。」
  「你又不在家,无趣的很,今天又忙,很早就睡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
  「好的老公,啊!」小媛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么?」吕铎关心道。
  「没……,没事,就是拿水杯碰倒了。」小媛的声音有些气喘,断断续续的。
  吕铎以为她在擦拭,也没多想,关心了几句就挂了。一个星期很快过去,干爹交给的任务,他圆满完成了,拖著行李箱,欢快的准备回家,吃一顿小媛做的晚餐。
  他打开了门,自然叫了声:「小媛,我回来了!」
  「快去洗手,马上就开饭。」小媛红光满面的小跑过来,接过了行礼。
  「小媛你今天气色怎么这么好,皮肤都光滑反光了,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发生么?」吕铎欣喜打量著小媛,发现他肌肤光泽透红,还带著些许妩媚,很是诧异。
  「是么?多半是这些天休息的好吧。」小媛脸上涌出两朵红晕,娇嗔道。
  看著妩媚的老婆,吕铎禁欲了一个星期,不禁食指大动,今晚定要好好疼疼她,甜蜜温馨吃完晚餐后,吕铎快速洗好澡,坐在床上等著小媛,准备度过一个疯狂的夜晚。
  第二天,坐在公司的他,摸了下腰,昨晚真是太劳累了,都说小别胜新欢,果然不假,以后得节制一下了。上了几天班,干爹突然宣布,后天全公司一起去体验,地地道道的日本温泉旅社,据说是日本人开的,这让公司上下欢欣不已,大赞干爹英明。
  转眼间到了后天,在包的几个大巴士帮助下,全公司来到了山区,不算太偏僻的日式温泉旅社,男女员工各一间大寝室,虽然吕铎跟小媛是夫妻,但毕竟是公司组织的活动,也只能跟著大伙一起睡榻榻米。晚上的日本料理,清淡可口,日本的酒,度数不是太高,大家都喝了不少,都有些脑袋发沉,正好去泡个温泉。
  吕铎泡著温泉,不自觉睡了过去,惊醒时,发现就剩自己一个,苦笑著擦干身体,把浴衣穿戴好,准备回去睡觉。
  因为是大半夜,只有虫鸣的声音,走在过道,他的脚步声格外清楚,当他路过一道纸门时,里面居然传来怪异的声音。
  「嗯………」
  居然是呻吟的声音,正好门没有关完,露出了一头大小的宽度,月光落在地上,只见一个女的翘著肥臀,正承受身后男子凶猛的撞击。
  「啪啪啪。」
  吕铎脸红耳热,这二人也太性急了吧,连门都不关好,他想快速离去,可又舍不得,毕竟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少见的,于是他不自觉的把头伸近了些。男子依旧抓著女人的肥臀,胯部狠狠撞击著,臀浪滚滚,煞是好看。吕铎不禁吞了下口水,虽然只有月光,看不清女人的面貌,不过这肥臀,真是不小,他脑内闪过了一张脸,居然是自己的妻子小媛。因为小媛也有两瓣肥臀,比这女的一点都不小,他甚至觉得要大些,肉体的撞击,打断了他的沉思。
  「啪啪啪啪啪啪。」
  男子的撞击不断加快,看来是到了尽头了,随便一声低吼,男子趴在女的背上不动了,屋里只有二人不断的喘息声。
  欣赏了活春宫的吕铎也欲火焚身了起来,可惜,是公司合宿,要不然,定要让小媛给自己泄泄火。压下内心的欲火,他轻脚轻手回到了寝室,拉开自己的被子躺了下去,一闭上眼,就是方才那女人被撞击,掀起的阵阵臀浪,真是个尤物啊,这晚对他来说注定是无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