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李婶李春桃 第一章重生正太后被婶婶…》

  “嗯~”
  随著一声带著舒服的呻吟声,我的意识清醒了点,缓缓的从美好的梦中醒来,进入了更美好的早上的现实生活。
  发出这声呻吟的原因是因为下体不断刺激著的舒适感,像是一条柔软又温暖的调皮小蛇在不断的缠绕阴茎,有时候刺激一下龟头上的马眼,更多的刺激是沟坎处。甚至连阴囊处都有被照顾到。
  除了那条小蛇还有一种温暖的包裹时不时笼罩一下龟头,甚至半个阴茎,两颗生长在阴囊里的鸡蛋大小的蛋蛋更经常在它里面进进出出。
  我掀开被子,往下望去,果然是李婶又在贪婪的品尝著我的下体,看见我醒来望著她在口交,她也没有停止活动,只是两颊微微一红,妩媚骚气,抛了个媚眼,微笑了下继续努力了起来。
  边舔边说道“醒啦?嗯哼~不多睡一会儿啊?哈,看你昨晚那么激烈,早上还肉棒子还这么大,这么硬,呲熘,多休息休息呗。”
  我心里也是微微一笑,嘴上说道“婶婶,弄的我这么舒服哪里睡的著啊,早餐吃什么啊?”
  李婶听我说完便道“饿了?早餐吃婶婶的大奶子好不好啊?婶婶的小穴穴也行啊,但作为交换,婶婶要吃你的这根大肉棒,还有你肉棒里面的牛奶。”
  她脸上出现许些潮红,一下子也分不清是因为这些淫荡的话语而感到羞耻还是被刺激的性欲高涨,想来应该两者皆有。
  听著她淫语,我的下体不禁又涨大了些,包裹在她红唇里的阴茎涨了,她自然明显的察觉到了,嘴角上扬的更大了些,眼中的欲望更是快溢出似的。
  接著她边吐出肉棒,直起了身子,晃动著那两颗木瓜般大小的大奶子,向我靠近,大奶子上面乳晕已然是紫色但配上上面微微凸起许些颗粒足以让无数包括我在内的熟女控们发狂,更别说那中央指头大小的乳头,已经像是我的肉棒一样又硬又挺,随著晃动像是不停的希望有人快点来玩弄它们。
  回想起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天,果然还是有种梦未醒的错觉…
  那天,我从上完班回家,看著一篇催眠黄文打著飞机,随著一阵舒适,精液落在键盘上引发触电,当醒来时,就发现我已经不在自己熟悉的家里,随之而来的是脑中的一片以前不存在的记忆,我明白穿越了。
  这份记忆里我知道我叫徐晓宇,因为名字取得也便女性在平常生活里也是个性格内向害羞腼腆的15岁小男孩尤其在外人面前,家里父亲是家“公司”的董事长,长年在外在我10岁后就和母亲离婚了。
  母亲本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外公是政府工作人员,外婆也是书香门第,被原本是穷小子的父亲追到后结婚生子,却因为种种原因最后离婚,现在也全心全意的跟著外公在政府部门工作,剩下一个我有时跟著父亲有时跟著母亲,但因为他们工作繁忙也并没多少接触,因为外公外婆本不喜欢父亲也就不太喜欢我。
  八月底放假后的今天因为父亲要出国工作,我被送到了在父亲旗下上班的远房表哥家住宿一段时间,原本也就是一段平静的暂住,随著我重生的到来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表哥平常工作早出晚归时不时的加班或出差,经常不在家,已经结婚他有一位美丽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嫂子,她是一名护士,同样因为工作繁忙极少在家,因为表哥的父亲早早的去世,经常在家的只有她的妈妈李婶。
  比起表哥因为我父亲是上司的安排,嫂子没空管事,李婶对于我的到来是十分的欢迎,从昨天进门开始就表现出满满的热情,因为父母的良好基因我的脸蛋完全可当个小童星,粉嫩的脸蛋像是个剥了皮的小鸡蛋让人都忍不住想咬一口,对于平常寂寞在家无聊,又特别喜欢小孩子天天著急著抱孙子的李婶来说,我更是大杀器,完完全全的命中了她的靶心。
  早上一见面她就咧著鲜红的嘴唇笑著,一边打招唿夸我可爱乖巧,一边向我爸保证的会好好照顾我让他放心工作,而后她也真的是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好好的彻底的在照顾我。
  在我父亲道别后转身进门关门后她就从侧面抱著我不撒手,因为才1米5不多一点的我在1米7的她面前显的更加小巧些,两颗柔软无比的肉弹顶著我肩膀处,那时候的我还没穿越,对于这位,40多岁风韵犹存的李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只是像平常一样害羞腼腆的对著长辈的热情不知所措,将我领到沙发坐下后,李婶也毫不犹豫的晃著那片肥臀紧坐在我旁边,伸出明显精心修理过指甲的手去拿茶几上的橘子,嘴里还不停的问“晓宇,要不要吃橘子,来婶婶给你拨橘子,这橘子昨天刚买的可甜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摇头晃脑的想拒绝也不是接受也不是,李婶看著这个样子的我眼中的喜欢是止不住,笑容也越发显得灿烂,一个上午都在李婶的热情招待中度过,我也渐渐习惯的与李婶交流但还是很腼腆,到了中午李婶,看了时间微笑著站起来说“你现在著看电视,婶婶给你做些好吃的,乖啊。”
  说完穿著棉拖鞋,迈著步伐大屁股随著步伐晃晃悠悠的走向厨房,之后,在餐桌上李婶也是时不时热情的给我夹菜在把我喂的实在吃不下,才打算放弃喂食,之后我去表哥书房玩电脑,李婶给我端来饮料,但却一个不慎打翻饮料,导致我触电,才引发现在的我穿越到此。
  “晓宇!!晓宇!你没事吧?”
  在我醒来一阵恍惚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键盘上还流著一些饮料,我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李婶弯腰靠在我面前,一双大眼睛自己瞧著我,里面充满的紧张和担心,长长的眼睫毛也不同的颤动显示出她的不安。因为弯腰的她不算大的黑色女式衬衣的领口暴露出了里面一阵花白,两颗硕大无比的果实被肉色的朴素但又带点花纹大胸罩包裹著,随著主人因紧张而晃动的身体摆动,这使得刚穿越的我又多愣了几秒。
  及时冷静止住内心欲望的我开口道“没事,没事,婶婶,我没事,就是被刚才上电给吓到了。”
  听到我这么说的李婶才缓缓松了一口气,满是歉意的说道“都怪刚才婶婶没端稳,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完看见被饮料打湿的我,说道“哎呀,你身上都湿了,快去浴室里冲冲,我给你去拿衣服。”说著伸手把我从椅子上拉起。
  我那时还有些恍惚,起身后就凭著原来的记忆走到了浴室里,随手把门关上后也没锁,迷煳间照著婶婶的话脱下裤子衣服准备冲洗,但当我脱下裤子时被一个震惊的事实给吓到了,原来的我也不是天赋异禀,阴茎长度也就是14,15厘米,粗度也一般,这个世界的徐晓宇可能因为基因优秀青春期就有了与原来的我差不多大小的阴茎,但现在我俩融合阴茎大小增大了些多,要说以前勃起后是根香蕉,现在还没勃起就已经是根香蕉了,估计勃起后会比黄瓜还粗大比之黑人也绝不输,况且它还有著黑人鸡吧不曾有的粉嫩。
  大大的阴囊里左右各长著一颗鸡蛋大小的睾丸,可以猜测里面存在鲜活营养的精子,随时等待著一场大战后的远征。
  但地步稀疏的鸡巴毛和同龄的孩子并没有很大区别。
  浴室里一个全裸的小男孩裆下垂挂著一根与他外表体型完全不相匹配的肉棒,犹如一条沈睡中的巨龙,完全被惊醒的我想来这是穿越后的福利,心中有些自豪满足,和一些妄想,随意的拨弄了几下,脑中回想起婶婶的丰乳肥臀,属于成熟美妇人的美丽与骚气,裆下的巨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抬起了头,完全勃起后,不出意料之外,45度上扬的阴茎,上面的静脉充血后显著狰狞,我试著用手轻压也坚硬的不为所动。
  就在为自己自豪的时候,李婶已经在我带来的包里找到了我的换洗衣服,随著熟妇的一声轻唤“晓宇~”
  “嘎”浴室的门发出响声。
  李婶就自然的钻进的浴室,自然的转头把门关上,等著她再次回头看下浴室内的小男孩,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性感的小嘴发出一声尖叫“啊!”
  随即两边脸颊泛红,双眼微闭,上面长长的睫毛颤抖著,想看又不敢看的望向那根远远大于已经死去几年的丈夫的肉棒,顺带著眼睛还瞄了一眼下面的阴囊。
  不自觉的咽了口水后,开口问道“晓…宇,你怎么啦?下面怎…怎么,这样,大?”
  说完“大”字后李婶脸上的红粉又多了几分。
  同样被吓到的我缓过神来,心中没正常男孩该有的慌乱,因为我的脑中莫名的感觉到了李婶的情绪,震惊,害羞,担忧还有一丝丝的好奇,和欲望。
  我想起来穿越前看的那部催眠黄文,里面的男主角拥有者感知别人情绪和操控人类心理和生理的异能。
  ‘难道说我也有了类似的异能!’我的心中冒出这样的想法。压下心中的猜测,我冷静想测试一下,随即看著眼前的李婶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计划,因为这个计划那条屹立的大龙还上下跳动了一下。
  一直偷看著大龙的李婶因为那一下跳动心脏也跟著大跳了一下。
  感知著李婶内心情绪的我更加坚定了计划,乘著李婶的目光没看见,嘴角微微上扬。
  我马上装出平常的害羞,带著紧张的语气说“我…我也不知道,平常就这么大,但平常都是乖乖不动的,刚才被电了一下就竖起来”,说著还“呜”的装了下哭声“李婶,我的小鸡鸡好硬,下面的蛋蛋也好胀啊,怎么回事啊?会不会生病啦?是被电坏了吗?”
  听我说完后李婶看了我一满脸纯真紧张的表情,也冷静了一些,心里道‘哎呀,我怎么回事啊,晓宇刚才因为我被电到,现在下面变成这样,我还在这胡思乱想,老不羞’。
  李婶开口道“别怕别怕,李婶帮你看看”,颤颤悠悠的靠近,来到我们面前后缓缓蹲下来身子,越靠近我,越能感觉到李婶内心感觉想法,远处看著知道大,但越靠近越是被这根肉棒的大小给震惊到了,‘这大家伙,比孩子他爸大好多啊’李婶脑子这样想著还浮现出一下以前和她老公欢好的画面,随即马上暗呸了一声‘都什么时候了,李春桃你还瞎想这些有的没的,没看见晓宇都难受著嘛,都怪刚才不小心打翻饮料害得晓宇被电才这样,真要出什么事儿了,那可真要愧疚一辈子啊!‘抱著这样的想法李婶的小手带著颤抖伸向了我的肉棒,在握到我阴茎的那一刻。
  “嗯~”
  “呃~”
  两声呻吟,一声属于被温暖小手触碰到的我。一声属于被肉棒灼热给烫到的李婶。
  ’好烫,好硬啊!‘李婶心中冒出这样的想法,虽然满腔欲望但却心如明镜的我理智的扮演著我的角色嘴中呻吟道“啊,婶婶,你的手,好舒服啊,小鸡鸡没那么不舒服了,你再用手帮我揉揉”
  在我可怜语气的请求下,李婶虽然心中满是羞涩,但因为我恳求,认为我是真的需要她帮忙,再加上起因也是因为她的不小心,强压下心中的种种,动起了她的小手。
  李婶的手不大,有著女性的纤细,但已年过四十的成熟又赋予了它饱满柔软,‘一只手真的握不住它额’李婶的心中不禁冒出这种想法。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享受著的我没有开口,害羞又努力的在按耐自己内心的李婶也没说话,但我的异能却开始发动,开始影响著李婶这个空守闺中好几年的美熟妇。
  生理方面加速分泌雌性荷尔蒙,心理方面潜意识催眠加大对肉棒的需求和对正太的喜爱,同时在表演方面我也继续努力著“婶婶,很舒服但还是好硬好硬啊,蛋蛋胀的要爆炸一样,呜呜,我会不会死掉啊?”
  “不会的不会的,小孩子尽会瞎说,有婶婶在呢别担心”李婶温言细语的安慰著我,心中想著‘这东西毛病也好解决射了就行,但…都弄了这么久了,孩子他爸随便揉一会儿摸一摸就不行了,真厉害啊…‘随著心中暗叹一口气,下定了决心,“晓宇,你…把眼睛闭上。”
  听到这话,我心里就懂了,但表面上我还是装作不懂问到“啊?为什么啊?,婶婶我怕。”
  李婶强忍住羞耻心道“没事的,别怕,快把眼睛闭上,婶婶帮你…帮你把你蛋蛋里的东西吸…额,排出来。”
  ‘嘿嘿,吸出来。”我心中暗笑,和我想的计划一样,但嘴上我还是不打算放过李婶。
  “为什么帮我排出来我要闭眼睛啊?”满口疑惑,加上一脸的纯真,对于这样的我,李婶已经是满脸涨红了,她开口道“乖听话,别问了,婶婶不会害你的,快闭上…”
  到了这个地步,看著已经这样的李婶,我也怕异能不够熟练导致李婶醒悟过来把我送医院什么的,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打算等下偷偷睁眼观察这身前的妙人。
  看著已经闭眼的我,李婶还是不放心道“用手把眼睛遮住。”
  ’哈哈,这是羞煳涂了吧,用手遮住就有用啦?‘心中这样想著但我还是乖乖听话的用手遮住了眼睛。
  看见听话照做的我,李婶身子靠前,近到鼻子的唿吸都喷到我龟头的地步,李婶屏住唿吸,脑袋里浮现出,以前被老公拉著看的黄色碟片,电视上的女人张著嘴含住一个男人的鸡吧,不停吸吮,不停吞吐著。
  就看到这儿,李婶的老公想要李婶学这女的一样对他,当时的李婶内心想著要不听老公的话试试,但表面的作为一个传统中国农村妇女的保守矜持还有羞耻,让她拒绝了丈夫的要求,平常对老婆唯唯诺诺的丈夫看被拒绝也没再坚持,李春桃的口交初体验也从此以后不了了之,直到今天…
  回忆完当初的一切,李婶张开那张甚至没为结婚多年生育一子的丈夫服务过的小嘴,缓缓接近比丈夫大了一倍有余的大龟头。
  “啊~哈…”被温暖彻底包裹的龟头,这种前身今生都未曾体验过的舒适让我发出一阵呻吟。“婶婶,好舒服啊,好暖好软啊!”嘴巴被塞满的李婶,听到我说出这样的感想,害羞的不行,但又不知道怎么回应,抬头看见我乖乖听话没有睁眼偷看,就不回话打算快点结束这场她人生的第一次口交体验,学著黄碟里的女主角有模有样的吞吐了起来。
  得到这样回应的我一边尽情享受著李婶的服务,一边持续的催动著异能‘这鸡吧真的好大啊,还这么硬这么烫,那么大的两个鸡巴蛋子,等下喷出来的一定不少,要被这玩意儿插到小穴里一定舒服的紧!’诸如此类的念头不断被异能灌输到李婶脑里心中…
  一件普通的浴室里,一个粉嫩可爱的小男孩用手遮著眼睛,胯下是一根与之不相匹配的巨根,最令人吃惊的一位做他母亲都绰绰有余的美妇人,蹲在他面前在不停前后吞吐著巨根为他口交,因为巨大她最多只能含到一半。
  胸前的巨乳也因为身体的前后移动而摇摆著,黑色衬衫的领口不大但也有些不知道因为什么而出现的汗渍,本来就巨大的肥臀因为蹲著的缘故显得无比巨大,黑色的女式西装裤子上面还隐隐的凸显出里面内裤的痕迹。
  “嗯~哼~哈”期间时不时的我总是呻吟两声。
  虽然有时因为李婶技巧的不熟练还会因牙齿碰到龟头而产生不适,但总体还是已经很好了,能感觉的到李婶的唿吸越来越沈重,想来今天的一切和异能已然在她心中埋下了深深的欲望种子,我也不怕操之过急不打算用异能控制自身的生理情况延长射精时间,反而打算用异能来刺激射精来爆浆一波。
  做好打算的我开口喊道“婶婶!有东西,!要出来了!尿啦!啊啊啊啊!”一边喊著一边催动著异能不给李婶吐出鸡吧的反应时间。
  默默品尝著鸡吧的李婶本就迷煳了加上异能的催眠,在听到我喊时,心里还在想,在床上如果和挺著这坏东西的我大脑玩耍得多刺激,同时也觉得到了下身两腿之间明显泥泞了很多,等我喊完李婶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还留于嘴中的大肉棒已经迅速膨胀,把原本塞满的小嘴巴又撑大了一些,一见我的巨大阴囊一阵收缩,无数的精子经过输精管通过胀大的肉棒喷射而出,进入到李婶嘴中,短短几秒,三四波的喷射就射满了小嘴,反应过来的李婶急忙吐出肉棒,但我不会因为她的退出而停止喷射,后面的几波全射在了她的脸上,一点头发上,有些还滴在衬衫上胸口处,黑色的衬衫与白浊的液体形成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