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与乞丐 1-8》

  一、照片清花大学坐立在华夏国的首都,作为全国最高学府里面的头牌大学,不知道多少人打破头都想进入这所大学,享受最优质的教育。
  五月份的清花大学马上步入炎夏,大树茂密的绿叶在春天最后的微风下摇曳著,下课铃声响起,来来往往的男女大学生有说有笑从教室出来,少女的短裙短裤散发著青春的气息,为这所大学增添了不少靓丽的风景。
  “黄婉儿,我喜欢你!!!我今生非你不娶!”楼下传来胆大男生的表白,引来一道道青涩少年少女的驻足围观。
  “婉儿姐,今天又有人给你表白呀,真是羡慕呢”
  “那可不是吗,我们婉儿妹妹可是清花大学校花呢,追求者从校门口都能排到省外了呢”
  “对呀对呀,自从上次校花选美大赛,现在每天都有人给婉儿姐表白呢”
  “哎呀,你们就知道取笑我,哼!烦死了,每天都有人来骚扰,还让不让人午睡了?”
  16栋楼楼上宿舍传来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几位洋溢著青春气息的少女在窗前看著楼下越来越多的人群,其中有一位格外靓丽,一米七的身高在女生里面可以算是高挑,浅绿色的上衣配合著深黑色的短裙,露出了膝盖以下白皙的小腿,浅浅的淡妆铺在娇嫩的鹅蛋脸上,吹弹可破的皮肤加上粉嫩的樱桃小嘴,站在人群中都能让人一眼看出这就是今天的主角,清花大学的校花——黄婉儿。
  不过这位绝色少女却对此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因为自从上个月的校花选美大赛她拿了第一之后,今天这位男生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个表白的追求者了,而她早就已经名花有主,这些烦人又大胆的追求者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明知道婉儿有了男朋友还要来表白。
  而且她的男朋友可是清花大学的学霸校草,更是绿叶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吕铆王。绿叶集团可不得了,那可是传说中世界五百强的集团,不知道多少毕业生挤破了头都想进这所公司呢,据说这所清花大学都是绿叶集团捐助过的,所以老师看到吕铆王都要尊重的打招呼,而他本人也非常彬彬有礼,总是笑著回应。
  可能是基因好,吕铆王不但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是年纪前三,而且长得玉树临风,平时待人处事也是彬彬有礼,谈吐优雅,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强势的背景加上无可挑剔的性格,清花大学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怀春对象就是他。
  正所谓才子配佳人,吕铆王对黄婉儿一见钟情,于是发起了猛烈的追求,黄婉儿半推半就,俩人在去年就确定了情侣关系,可是那时候还没有进行校花选美大赛,黄婉儿也没有今天这么出名,走在路上都被人围观,而且俩人向来低调,最多一起吃饭学习,连拉手都很少,于是清花大学里面居然还有不少人不知道黄婉儿有男朋友,更多人只是把这个当谣言,觉得这种仙女应该没人配得上。
  “喂!铆哥哥你今天来我宿舍接我嘛,天天都有人堵在下面表白,烦死啦!”黄婉儿打通了男友的电话开始求助。
  “我们婉儿小宝贝这么可爱,他们不追你追谁呀?”电话那头传来了吕铆王的声音“哼!就知道取笑人家,你可是我的男朋友诶,能不能尽一点男友的责任,要是你女朋友被别人抢走了看你肿么办。”
  “好啦好啦,这么可爱的女朋友,我才不允许被别人抢走呢,我这就过来”
  “嘻嘻,就知道你最好啦,快来哦~~”挂掉电话,少女可爱的皱眉终于舒展开来,俏脸上藏不住的期待和喜悦。
  没过多久,就有一辆保时捷开了过来,在人群的注视下停在了16栋楼楼下,车门缓缓打开,从中走出来一位器宇轩昂的少年。旁边因为表白聚集的人群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来。
  “诶?这车好像是保时捷,这帅哥是谁啊?”
  “这你都不认识啊?这位可是绿叶集团的大公子,本校校草吕铆王呢”
  “听说他和校花婉儿关系暧昧,他来这里不是来找婉儿的吧?”
  “嘶~还真有可能啊,只有吕铆王公子这样的帅哥才能配得上我们婉儿大小姐吧?真可谓是天生才子佳人配,只羡鸳鸯不羡仙”
  “去去去,一口一个婉儿叫的这么亲密,婉儿是我的女神不准你们这么喊”
  人群好像炸开了锅,大家都是些刚开始接触爱情的大学生,对这种校花校草的恋情更是八卦,七嘴八舌开始议论著这位陌生的帅哥和黄婉儿和有什么关系。
  但是吕铆王并没有管,只是微微一笑就走进了16栋楼,因为他知道在楼上,那个女孩正在等著她的白马公子来接她。
  “我去,真上楼了啊?你们猜猜去找谁的?”
  “该不会真是找校花黄婉儿的吧?难道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啊?”
  “听说吕铆王和黄婉儿是一对,我还以为是流言,没想到是真的?”
  “看看看,他们下来了!”
  “天哪,黄婉儿居然和男生走在一起了,我心都碎了,别拦我我要跳楼!”
  只见黄婉儿红著俏脸,莲步轻移,和吕铆王并肩走下楼,毕竟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和男朋友走在一起,黄婉儿感觉脸部发烫,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在众人议论声中上了男友的保时捷,扬长而去。
  刚才表白的男孩看到校花男朋友居然是吕铆王公子,红著脸灰溜溜的离开了。可以预见的是,明天校园头条一定是校花名花有主,校草校花这段恋情不知道要让多少人羡慕,更不用说黄婉儿的那些追求者了。
  “叫你来接我,干嘛这么张扬嘛,这下好了,别人都知道我男朋友是个土豪”黄婉儿嗔怒道。
  吕铆王看著女友不好意思的可爱模样,开心道:“不张扬点,怎么劝退你那些追求者呢?”
  黄婉儿皱了皱眉:“哼哼,这么显摆干嘛,让你接我又没让你开保时捷,刚才那些人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才有效果嘛,你看刚才那个表白的,是不是都不敢和你说话了”
  “噗嗤,就你行,你有钱厉害嘛”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你男朋友是谁,居然敢和我可爱的婉儿表白,不自量力”吕铆王一脸得意道。
  “唉,以前虽然也有人追我,但是也不至于天天都有人表白,都怪那个校花选美大赛,一群无聊的人非要让我当校花,烦死啦。现在出去食堂吃饭都有人挤过来坐旁边,害得我只敢点外卖了”
  “那说明你太可爱了嘛,这次当著那么多人接你已经说明我们清花大学校花名花有主了,那些烦人的苍蝇再追你只是自讨没趣。”
  “算你会说话,哼,希望不会有人再烦我了吧”
  “嘿嘿,你男朋友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来亲一个奖励一下?”
  “去去去,就知道得寸进尺,不是说好了毕业再说这个嘛”
  吕铆王似乎对这个答案不陌生,悻悻道:“好吧,那以后再说吧,能当校花大人的男朋友已经很荣幸了,更不用说还能牵手”
  “嘻嘻,这还差不多嘛”黄婉儿对男朋友尊重自己的底线很开心,任由男朋友牵著自己的娇嫩小手,雀跃道“今天没课了,我们去哪玩呀?”
  “那还不都是听老婆大人的”
  歪著小脑袋想了一下,黄婉儿说道:“那就去欢乐谷玩一下叭,早点回来等一下校门要关了”
  下午快乐的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晚上,一辆保时捷停在了16栋楼楼下,走出来一对郎才女貌的恋人。
  “还好开得快,不然校门关了就进不来了”黄婉儿看著远处缓缓关上的校门,担惊道:“让你别玩那么疯嘛,早就该回来了,下次不陪你出去了,哼!”
  “老婆大人我错啦,下次一定早一点回来”吕铆王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
  “噗嗤,吓你的啦,我是你女朋友,我不陪你玩谁陪你玩啊,看你态度端正,下次本姑娘再陪你玩一次,不早了回去吧”黄婉儿看著男友道歉的认真模样笑出了声。
  “好啊你个小妮子,都敢捉弄男朋友了,罚你抱我一下再上楼。”
  黄婉儿看了看周围,发现晚上没什么人,而且夜色已深偷偷抱一下应该也没人看得到,于是大著胆子抱了一下自己帅气的男朋友然后立马分开了。
  虽然很快,但是吕铆王还是闻到了女友身上淡淡的香味,看著女友不好意思的可爱模样,吕铆王宠溺地笑了笑“那我先走啦,自己上楼没问题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上个楼有什么困难的,你快走吧不然不然该发现了”
  吕铆王恋恋不舍地转身上车,和女友挥了挥手就开车离开了。
  黄婉儿美目看著男友的车消失在暮色中,转身朝著宿舍楼一蹦一跳走去。
  “咦,什么声音?”黄婉儿听到旁边草丛传来奇怪的声音,莲步轻移,不由得向草丛走过去。
  “哦~操死你个小婊子,长得这么美,老子要是可以操上一次死了都值了!”
  随著越来越近,黄婉儿终于听清楚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好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发出的。
  “干!这脸长得真他妈标志,奶子像两个皮球一样,抓起来手感一定很舒服,屁股还这么翘,将来给老子生个孩子想想就爽”
  听著这些不堪入目的话语,黄婉儿面红耳赤地悄悄接近著,由于紧张和刺激,呼吸也越来越重,她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在女生宿舍旁边说这些话。
  “谁?”男人好像发现了有人在接近,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老子说怎么突然问到一股香味呢,还以为是撸管撸到出现幻觉了,想不到是个小美人啊”“嘿嘿,小美人,大晚上来这里干嘛,是不是想男人了啊?”
  原来这男人叫王麻子,是附近大学城的乞丐,今天趁著保安不注意偷偷翻了进来,想看看能不能偷两条女大学生的内裤拿回去撸,没想到运气好,捡到了一部手机,里面还有各种美女裸照,没忍住就随便找个草丛开始撸管,没想到买一送一,老天爷还送了个美女过来。
  “啊!你你你,你在干嘛啊?变态!!!快把衣服穿好我,可以当做没看到”由于王麻子突然站起来,下面的棒子还竖著,顿时让黄婉儿羞红了脸,她长这么大,虽然追求者众多,但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命根子,没想到居然这么大,黄婉儿面红耳赤地遮住了脸呆在原地,居然忘记了可以逃跑。
  她透过手指瞄了一眼王麻子手里的手机,黄婉儿顿时惊呆了:“你手机里面为什么会有我的照片?”王麻子由于夜色太深没看清楚黄婉儿,拿著手机照了一下,发现面前这个女孩好像和手机里面的裸照女孩有几分相似,顿时乐开了花,一张由于天天捡垃圾饱经沧桑的老脸绽放的像朵菊花一样,心想“没想到这高高在上的大学生,居然被人拍了这种照片,我先诈她一下”
  “嘿嘿,小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声张,不然我可就把这些照片发出去给你的朋友看看,这么好看的照片肯定不少人喜欢看吧?”
  黄婉儿一听,顿时脸色变得惨白,想到男朋友看到这些照片会是什么反应,那些把她当场女神的男生又会怎么想,“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这些照片,不然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是个坏女孩,甚至骂我是婊子,还可能被学校开除,到时候我身败名裂可怎么活啊”黄婉儿大脑飞速运转,思考著目前的处境和解决方法“对了,我先套他话,问他怎么拿到的这些照片,然后找机会删掉”黄婉儿慢慢冷静下来,觉得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他看起来应该是个乞丐,本姑娘可是华夏最高学府的大学生,想套句话还不是很简单”。
  于是她压低了声音道:“大伯,你这些照片是哪里来的?告诉我的话,我可以不去和保安举报,还能偷偷帮你出去,你应该知道我们学校的保安有多凶吧?上次听说有一个小偷进来被抓到了,腿都被打断了,你配合我的话,保准可以安全出去。”说完便假装出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想通过威逼利诱让他乖乖听话。
  虽然王麻子虽然读书读的少,可是脑子又不傻,知道把柄被别人抓住还不是让人拿捏,还不如赌一把,反正活了大半辈子什么苦没吃过,打不了被打一顿,要是成功了就赚大发了。
  于是他眼珠子一转,故作轻松道:“小妹妹,你这些话可吓唬不了我,我王麻子以前又不是没被抓到过,还不是活的好好地,你看看我脸上这些癞子,就是以前和人打架干的,至于照片是怎么弄的嘛,嘿嘿,当然是我王麻子偷拍的了,怎么样技术还不错吧?”
  “这.....这不可能!我宿舍可是在六楼,晚上门都锁好了,这么高你怎么上去的?”王麻子说完,还拿著手机照了一下脸上的癞子,似乎很得意。看著王麻子一幅无所谓的样子,黄婉儿真正开始慌了,说话底气也开始不足了起来。
  王麻子听到这句话,知道小美女已经被自己唬住了,暗道一声学生妹果然好唬弄,于是不紧不慢道:“呵呵,六楼算什么,我王麻子以前可是爬过十楼就为了偷看别人洗澡的,不信你看看,宿舍楼外面是不是有一条水管,我就是从那上去,然后从浴室的窗户拍的”作为清花大学附近的乞丐,王麻子自然是对宿舍楼的结构了若指掌,没想到现在还可以拿来忽悠大学生。
  “完了完了,都怪我洗澡不注意,居然没想到有人从六楼的窗户偷看”黄婉儿看著对面的乞丐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也没有多想刚才的照片是不是在宿舍浴室偷拍的,心急如焚地想著目前还有什么办法“对了,他是个乞丐,看起来没什么钱,不如我给他一点钱看看能不能把照片删掉。”
  想了想,黄婉儿没有底气地开口道:“你看起来是个乞丐吧?要不我给你一点钱,你把手机里面的照片删掉,咋俩两不相欠怎么样?你开个价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可以给你。”
  王麻子咧了咧嘴,露出了满嘴黑牙,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刷过了,似乎是感觉吃定了,于是不急不缓地报了个数:“小妹妹,我看你是个学生,年龄都可以当我孙女了,这些照片要是发出去,估计你这辈子就毁了吧?”
  “嗯嗯,大伯帮帮忙好不好嘛,这些照片发出去被别人看到了,我可怎么活呀,人家是清花大学校花,还有男朋友呢,要是被他看到,那得怎么看我啊?大伯帮帮忙吧,我可以给你钱的”黄婉儿看著王麻子憨厚老实的样子,好像忘记了刚才看到他的大肉棒那一幕,睁著大眼睛撅著嘴,开始求情装可怜,希望王麻子能放她一马。
  “嘿嘿”王麻子憨厚地笑了笑,“既然这样,我看你这么好看,读的又是华夏最厉害的大学,那就两个亿吧,该不会你这辈子都不值两个亿吧?”
  听了王麻子的话,黄婉儿知道自己被耍了,杏目怒睁,双手叉腰,生气道:“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这么多钱,我一个学生哪里拿得出来?”
  王麻子看到小美人生气了,但是一点都不急:“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让别人看看我们清花大学校花,裸照是多么迷人了。我这个人啊,就是喜欢和别人分享好东西。既然你不同意,那就快走吧,别打扰我撸管。”
  黄婉儿一听,急的眼睛里面泪水打转转,连忙焦急地跺脚:“不行!你换一个条件,我尽量满足你,但是你得答应我删掉刚才你看的那些照片。”
  王麻子知道黄婉儿上钩了,于是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的条件,你可能做不到啊。还是算了吧,我发网上你男朋友也不一定看得到是不是?这么怕干嘛。”王麻子知道,要让对面主动求自己,才能占据主动,于是欲擒故纵,主动拒绝了黄婉儿的条件。
  “你说说看嘛,我都可以的吗,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黄婉儿看王麻子软硬不吃,都快哭出来了。
  “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这样吧,你陪我做一次,我就把这些照片删掉,怎么样?你看看,因为你打扰我,我的下面小兄弟还硬著呢,太难受了。”
  黄婉儿刷的一下脸红了,没想到王麻子居然想和她做那种事,可是她还是个处女,和男性最多的接触也只是和男朋友拉手拥抱,连亲嘴都没有亲过,而且还答应了男朋友,要等毕业了再把自己给他的,到时候发现自己不是处女,那可怎么办。又偷偷看了一眼王麻子的下面,发现那根坏东西还没有软下去,仍然保持著刚开始屹立昂扬的姿态,龟头上面还在分泌著液体,散发著阵阵让人恶心的味道。可是她知道,今天不让这根东西软下去,王麻子是不会放走自己的。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我......我或许可以帮你用手弄出来”说到后面,黄婉儿声音越来越低,没想到自己一个高高在上的校花,不知道多少男生想要把自己捧在手心,每天都有男生给自己表白送花,今天居然主动提出为一个肮脏恶心的乞丐手淫,而且这个乞丐年纪都可以当自己爷爷了,想到这里,黄婉儿羞耻地低著头,等著王麻子回答。
  王麻子一听,顿时乐开了花,没想到自己捡到的手机,还有这种用处。“行,我王麻子虽然是个乞丐,但是一口唾沫一个钉,今天有幸让清花大学校花帮我打飞机,只要我们的校花小妹妹帮我弄出来,我一定当场删除你刚才看到的那些照片”
  听著王麻子淫秽粗鲁但是信誓旦旦的保证,黄婉儿心想“今天就算是做了个噩梦,等会帮他打出来,事情就结束了,黄婉儿你一定可以的。”深吸了一口气,黄婉儿终于下定了决心,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王麻子还以为面前的校花反悔了,加紧催到:“你他妈到是动啊,是你打飞机还是我打啊?照片还想不想删了?”
  “我....我不会”黄婉儿只是听说过打飞机,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是怎么打的,甚至今晚还是第一次看男性的大肉棒。
  “哈哈,没想到你们这些看起来聪明的大学生,居然连打飞机都不会,别读书了和我回去捡垃圾得了,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王麻子一直觉得自卑,觉得那些光鲜亮丽的大学生自己比不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出口气的地方,当然要狠狠的损了。“我王麻子教你,你听好了,现在走过来,站那么远干嘛?”
  黄婉儿不敢反抗,生怕对面反悔,于是闭著眼睛,忍著王麻子捡垃圾导致的身上的臭味,一步一步向王麻子走过去。
  “睁开眼睛,拿手握住我的宝贝,上下套弄”王麻子不容置疑的吩咐道。
  黄婉儿慢慢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王麻子那一柱擎天的肉棒,吓得她面容失色,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心想“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大啊,我真的能握住吗?男人的下面不会都这么可怕吧,那要是塞进去不得疼死我”
  “快啊,磨磨蹭蹭干嘛呢?难道你想再多呆一会被别人发现我们俩吗?嘿嘿,我可不怕,但是你怎么办,再不快点就没时间了。”
  黄婉儿一听,要是被人发现自己给乞丐打飞机,那自己就没脸活了,还是快点帮他弄出来吧,长痛不如短痛。
  于是校花黄婉儿慢慢伸出了仟仟玉手,忍著王麻子身上和肉棒的味道,握住了乞丐的肉棒。
  “哦!好爽!校花的手就是嫩,比自己摸起来爽多了,像豆腐一样的,真几把软,快给老子上下撸”王麻子一个乞丐,天天捡垃圾手上早就磨得到处都是茧,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于是舒服的闭上了眼,开始享受校花的服务。
  黄婉儿只感觉王麻子的肉棒好像在自己手里又变硬变粗了一样,一个手握不住,于是伸出了另一只手握住,开始缓缓地上下撸动。
  “这个东西,怎么这么硬啊,又热又大的,比我的手臂还粗,感觉手都要融化了。”黄婉儿心中想著,手上却逐渐习惯了这根大肉棒,开始加快速度希望早一点结束。
  王麻子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洗过的肉棒,早已又黑又臭,上面仿佛包裹著一层泥浆,但是此刻在校花的干净的玉手服务下,仿佛都变得白净了一点。
  月亮洁白的月光静静铺在清花大学的夜色下,这所最高学府,却正在上演著极其淫荡的一幕。校花黄婉儿和乞丐王麻子,一个是社会的栋梁祖国的花朵,一个是社会最底层的败类,一个正直20岁芳龄,是清花大学公认的美女校花,万人追捧,一个早已步入60岁晚年,在垃圾堆里面翻著别人不要的残羹剩饭,苦苦生存,脸上还长著恶心的癞子,是个人都可以吐口唾沫鄙视他。然而命运戏人,此刻我们可爱又清纯的校花黄婉儿,却不得不给乞丐打飞机,红著脸伸出自己每天都洗几遍的纤纤玉手,在王麻子包裹著几年泥垢的鸡巴上面套弄,好不容易,大肉棒终于开始分泌前列腺液,湿润著校花的手,混合著鸡巴上面的泥垢,没有多久,校花的手上便早已泥泞不堪。
  过了十多分钟,王麻子还没有丝毫射精的欲望,而校花却感到身心俱疲,额头开始分泌香汗,落在龟头上面和泥垢混合在一起,身体也渐渐开始出汗,把本来就略薄的衣衫打湿,衣服贴在了校花身上,更加凸显出校花婀娜多姿的身材。
  “你怎么还不出来啊?我都帮你打了这么久了”黄婉儿毕竟还是娇滴滴的大学生,哪里受过这种苦,不停的帮别人打了十多分钟飞机,而且由于王麻子才一米五,黄婉儿要半蹲下来才能握住他的大肉棒,校花早就累的不行了。
  “嘿嘿,快了,快了,再加把劲。”王麻子强行忍著射精的冲动,心想这种机会可不能浪费了。
  黄婉儿娇嗔道:“哼,再不出来就不给你打了。”可能觉得这句话太过暧昧,就像是情侣之间打情骂俏一样,黄婉儿害羞地别过了头,伸手握住王麻子滚烫的大肉棒,不敢和王麻子对视。
  又过了十分钟,校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香汗淋漓,衣服都完全湿透了,贴在了性感的身躯上,就像浇了一盆水一样。由于用打过飞机的手擦了几把汗,黄婉儿本来白净高冷的脸上,现在到处都是王麻子鸡巴上面的污垢,黑一块白一块,说不出的性感和淫荡,只是她自己却毫不知情,还在认真的帮王麻子撸管,希望可以快点帮他弄出来,离开这个地方。可是事与愿违的是,直到她快虚脱了,王麻子都没有任何想射的迹象。
  “我看这样不行啊妹妹,你好像开始撸不动了,我这还没有射呢。”
  “那怎么办啊?我真的很努力了,你怎么还不射嘛。”
  “要不这样吧,你把外面的衣服脱了,让大伯看看你的身子,这样说不定刺激一下我,我就射了”
  听到王麻子大胆的要求,黄婉儿本来想直接拒绝,可是转念一想,自己都给他撸了二十分钟了,现在要是半途而废,不仅照片删不掉,自己的努力也白费了,作为一个好强的女孩,黄婉儿不仅外貌出色,成绩也一直很好,靠的就是她不达目的不甘休的好强性格。可是现在,她却连帮一个乞丐打飞机到射精的小事都坚持不下去。
  “只是给他看一下而已,也没什么,再说里面还有内衣呢,现在放弃全部是半途而废吗,再坚持一下,打完就结束了,黄婉儿你一定不要放弃”给自己默默加油之后,黄婉儿下定了决心,把上面浅绿色的外衣扣子拉开,准备脱掉,却发现王麻子火辣辣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仿佛要把自己看光一样,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服的她羞红了脸,娇嗔道:“不准看,转过去!”
  “哦哦,好,就是你这小姑娘太好看了我忍不住,年纪还小,都可以当我王麻子的孙女了,我一个大老粗,哪里看到过你这么好看的小妹妹,你不好意思那我转过去就是了。”王麻子说完,就老老实实转过了头。
  听完王麻子半表白半夸奖的话,黄婉儿心中又是娇羞又是恼怒,心想“哼,男人果然都是好色的。”然后脱掉了绿色上衣,露出了雪白的皮肤和可爱的粉红色乳罩。
  "好了,转过来吧”听到命令,王麻子这才转过了身,看到月光下的校花黄婉儿,半裸著身子站在自己面前,少女精致的五官之下,上半身只有一件粉红色乳罩保护著嫩乳,晶莹剔透的锁骨上面,香汗汇聚成一股股流进了乳罩,白嫩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神圣又清纯,身体散发著少女独有的清香,盈盈一握的腰肢下面,黑色短裙也已经湿透了,贴在黄婉儿修长的大腿上,王麻子哪里见到过这么好看的女人,一时间居然愣住了。
  黄婉儿看著憨厚地王麻子楞在原地,心想本姑娘魅力果然大,一下子笑出了声:“噗嗤,你还挺老实的,说转过去就转过去”
  王麻子看著面前的仙女突然笑了,也憨厚地摸了摸头:“这不是和你承诺了嘛,男人要是不能信守承诺,那还算什么男人。”说完下面的巨根又晃了晃,仿佛在应和一样,“不过你下面怎么不脱啊,我感觉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射了”
  听完王麻子的话,黄婉儿犹豫了一下,随后仿佛也下定了决心,把手伸进了裙摆里面,当著王麻子的面就开始准备脱裙子,似乎想让王麻子受更大的刺激,好早点射出来。
  王麻子看著面前的仙女没有拒绝,眼睛都瞪圆了,只见黄婉儿玉手一捏,直接把裙子的系带解了开来,黑裙由于汗水,还是继续粘在了大腿上面,于是黄婉儿只能弯下柳腰脱裙子,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由于自己这一弯腰,两个人离得近,她的脸碰到了王麻子梆硬的命根子,甚至闻到了肉棒上面令人恶心的味道,她本能地大喊:“啊!!!”
  她想站起来,可是忘记了裙子还在腿上,慌乱之下没有站稳,居然朝著王麻子摔倒了过去,王麻子哪能放过这个机会,立马调整弹道,不偏不倚地把自己的大肉棒送进了少女的嘴里,少女的叫声戛然而止,只剩下了‘呜呜呜’的抵抗声。
  “嘘!你干嘛啊小姑奶奶?叫这么大声是想让别人都过来看我们在干嘛吗?”王麻子马上就想好了借口,“要不是我及时堵住了你的嘴,现在别人早就被你吸引过来了”
  “呜呜”由于大肉棒还在嘴里,黄婉儿只能不甘的发出抗议,在王麻子胯下呻吟著,脸上都粘住了几根王麻子的鸡巴毛,她挣扎著想站起来,可没想到由于刚才打了二十分钟飞机,手臂早就酸痛无力,刚把身体撑起了一点点,让嘴巴离开了王麻子的大肉棒,体力不支的黄婉儿又倒了下去,芳香的樱桃小嘴里又含住了包裹著几年泥垢的大肉棒,鼻子呼吸著王麻子裆部的异味。
  几年没洗澡的王麻子这下可高兴坏了,没想到自己几年懒得洗澡,自己闻著鸡巴都骚,今天居然有这样一个娇滴滴的校花用嘴帮自己清理大肉棒,于是他也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假装推了几下就推不动了,心安理得的享受著黄婉儿这位二十岁妙龄少女的嘴巴。
  “妹妹,你这也太重了,压在哥哥身上,还含著哥哥的大鸡巴,哥哥推不动你啊。”王麻子得寸进尺道。
  黄婉儿知道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可是自己又没力气动,只能狠狠的瞪了王麻子一眼,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嘿嘿,大伯这大鸡巴好吃不?上面可是攒了几年的老泥,味道肯定很不错吧?别人想吃还没地找呢,今天被你一个人吃光光了,是不是得好好感谢一下我啊?”王麻子沾沾自喜地调戏著黄婉儿。
  黄婉儿不愿意束手就策,不断挣扎著想站起来,可王麻子哪能让这个到手的天鹅肉飞走,每当她把脚站稳,王麻子总能不经意地把她踢倒,让她没办法站起来,而且由于挣扎了这么久,黑色裙子也慢慢滑了下来,退到了膝盖处,露出了主人可爱的白色内裤。
  就这样,月光下的一老一少,一白一黑,一美一丑,在夜深人静的草丛里上演著淫荡又刺激的一幕。只见黄婉儿翘著屁股含住王麻子的大鸡巴,全身上下只有一件粉红色胸罩和一条白色内裤,晶莹剔透的皮肤在香汗和月光下显得格外白皙,她不断蹬著修长的腿想站起来,而王麻子却用他那又粗又黑,布满满黑毛的腿干扰著她。两条性感细长,黄金比例,走出去被无数男人围观的美腿,此刻却和两条又黑又粗的腿纠缠著,仿佛进行著一个游戏,永远也不会分开一样。
  王麻子看著刚才还振振有词,头脑清醒的清花大学校花,此刻在自己胯下不断挣扎,不由得生出一股自豪感。“嘿嘿,大学生又怎样,还不是被老子一个乞丐拿得死死的,还不是得给老子含住鸡巴呻吟。”于是他忍不住开始抽插了起来,把黄婉儿的嘴当成阴道,按住她的头开始抽插,没有过多久,王麻子就感觉快射了,毕竟是校花的嘴巴,操起来实在是太过瘾了,最后冲刺了十几下,王麻子终于把积攒了十几年的精华全部射进了黄婉儿嘴里,一股又一股,足足射了一分钟。
  黄婉儿嘴里都是王麻子的精液,混合著几年的泥垢,恶心的味道让这位娇生惯养的校花想吐,可是现在嘴里还含著王麻子的鸡巴,吐又吐不出来,无奈只能吞了进去,精液入肚,一向坚强的校花,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没有想到短短一个小时,自己居然被一个乞丐玩弄成这样,全身上下都是乞丐的汗液,嘴里和肚子里面还有乞丐肮脏恶心的精液。
  王麻子射在了她的嘴里,暂时软了下去,看著校花情绪失控,眼泪止不住的流,没看过女孩子哭的王麻子知道自己做的过分了,于是慢慢把她扶了起来,给她道歉:“小姑娘对不起啊,俺一个大老粗,实在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仙女,误打误撞下还给俺含了鸡巴,俺实在是没忍住,在你嘴里射了出来。不过你放心,既然俺已经射了,按照约定,手机里面的照片俺马上删除,决不食言!”说完就扑通一下跪了下来,还把手机里面的照片翻了出来,准备删除。
  黄婉儿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恨不得把对面的男人千刀万剐,可是她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含都含了,现在把事情闹大,只会让别人看自己出丑。而且自己魅力大,是个男的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更何况他是个乞丐,刚才也是自己失误,才误打误撞含住了他的下面,而且男儿膝下有黄金,他居然二话不说给自己下跪了,还信守承诺要删除照片,就让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今晚发生的事给我老老实实烂在心里,,不然你可没好果子吃!手机给我,我自己删吧”黄婉儿恶狠狠地威胁了一句,然后怕他不删干净,于是想自己来删。
  王麻子一看这小美女用残留著自己的精液的樱桃小嘴威胁自己,实在是没什么威胁力,反而觉得黄婉儿很是可爱,而且这仙女好像不怪自己,于是乐呵呵地交出了手机,“你看,俺刚才就是对著你的这张照片撸呢,呵呵,差点完事被你发现了。”王麻子指著上面的一张照片说道。
  黄婉儿伸出了不再白净的玉手,接过一看,虽然手机里面的人是自己,可是地点压根不在宿舍浴室,而且身材也不一样,明显是PS过的,刚才黄婉儿只是看到了自己的脸,就对王麻子的话信以为真,再加上王麻子的威逼利诱,竟然真以为他去了浴室偷拍,鬼使神差地白白被一个乞丐占了便宜。
  “你这根本就不是偷拍的,老实交代你这些图片到底是哪里来的?不然我今天身败名裂也要把你交给保安”黄婉儿发现自己一个清花大学的高材生,居然被一个乞丐耍了,还被占了那么多便宜,顿时恼羞成怒。
  王麻子一听,顿时慌了,急忙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这手机是在附近捡的,图片也是里面翻出来的。
  黄婉儿顿时明白了,估计这是一名爱慕自己却得不到,只能靠PS意淫的男生做的图,结果手机以外丢了被王麻子捡到,然后自己被威胁发生了后面一系列荒唐的事情。“呸,真变态!”黄婉儿红著脸啐了一口,然后把照片删掉。
  王麻子以为这是在说自己,一脸讨好道:“对对对,我是变态我该死,小姑娘你照片也删了,能不能把手机还给我,俺这辈子第一次有个手机,想多体验一下,嘿嘿。”
  黄婉儿看到这老乞丐也算老实,兑现了承诺,而且刚才发生的事也不能全怪他,要是自己早一点发现,也不会发生后面的误会了。再加上王麻子这么老了,还要出来捡垃圾,怪可怜的,于是把手机还给了他,开始穿衣服。
  王麻子接过手机,看到黄婉儿转过身子,粉嫩嫩的屁股对著自己,抬起性感的小腿开始穿裙子,上身还穿著诱惑的粉红色乳罩,感觉又硬了起来,低头看看自己的小兄弟,似乎被校花含过之后变得更白净了,上面保留了几年的泥垢都少了许多,龟头上面居然还有一抹校花的口红。
  一想到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接近这美若天仙的校花,顿时感到可惜,去他妈的信守承诺,刚才的味道要是可以再尝一次,死了也值了,于是趁著黄婉儿穿衣服,大著胆子偷偷又拍了一张照片,立马把手机藏了起来,等到黄婉儿收拾完毕,王麻子一脸谄笑道:“小姑娘慢走哈,今晚是我王麻子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回忆。”
  听到王麻子又提刚才的事,黄婉儿感到愤怒又羞耻,于是道;:“以后别让我看到你,老老实实把这些事烂在心里,不然可别怪我别客气。”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了宿舍楼。
  王麻子见美人消失在视线里,翻出了刚才的照片,又撸了一发,然后嘿嘿一笑,消失在了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