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爱好 1-5》

  (1)
  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发现了我老婆一个特殊的爱好。
  这事情具体说起来就很长了,我还是先从最直接的起因说起吧。
  我的同事阿从,不久前也成了我的邻居。他是特意买在我家对门的,房子还是我给帮忙介绍的。因为阿从和我一样都是电玩迷,我们志同道合。当然,因为这样的原因就在我家对门买套房子,也实在不像是一件正常的事。但他富裕的家境蒙蔽了我的双眼,亏我还感叹富人的作风真的是不一般嘞。
  大概半个月前,阿从正式入住,还来到我家一起庆祝。我们一起打电玩到很晚,又加了一顿夜宵,几杯酒下肚,酒量欠佳的我又醉又困,很快就睡趴下了。而阿从呢,他当然是回去自己对门的家睡觉去了。
  嗯,本来应该是这样,但我的这段描述里,是忽略掉了一个关键人物的。没错,那就是我老婆,清薇!
  我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迟钝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还真要被蒙在鼓里嘞。
  我的小秘密其实只是我的一个兴趣爱好,关于安防方面的……其实就是摄像摄影这类,很正常的爱好啦!
  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家四室二厅,当初装修时是我亲自操办的。我和阿从一起打电玩的房间是我精心布置的隔音活动室,然后是主卧次卧和书房(兼未来的儿童房),这些其实都没什么好说的,装修并不是我的爱好。我的爱好遍布我家各个房间的各个角落,是真的花了我很大心血。嗯,没错,我家到处都是摄像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所以当我例行半月一次的视频整理时,就发现了这个起因。
  饱读各色雄文的各位,想必用小脑袋也猜得到我看到什么了。但这个环节我想还是不该省略掉,但平铺直述未免枯燥,所以我打算换个角度,加点想像,来叙述一下。
  时间倒回半个月前,心怀不轨的阿从终于在傍晚来到我家,看到我可爱的老婆清薇时,这个死阿从发自内心深处地向她问好。
  清薇从大学时就与我恋爱,到今年我们相识十年,结婚三年。她那种粗枝大叶的性格我因为过于熟悉,完全没有觉得哪里不妥,缺乏了男人应有的警惕——明知有客人要来,清薇却还是像我们二人独处在家似的打扮。当天她才玩过健身环,上身穿的是白色运动胸衣,下身则是条浅灰色的紧身瑜伽裤,平时她穿上这一身时,我也会坐在她身后看她做翘臀运动,颇为享受,这一次却给阿从看了个爽。而我,这位不称职的老公,满脑子想的都是电玩,也完全没有在意清薇对男人的眼神会有多大的吸引力。
  ——现在回忆起来,难怪那天阿从被我打得落花流水,合作的时候也是一塌糊涂,想来都是他的大脑供血不足造成的。
  一次糟糕的合作后,攻关理所当然的失败了,阿从有点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今天状态好像有点欠佳,我去调整一下再战!”
  我欣慰的点点头,心里的恼火也因为他的态度平和了许多,开始进行单人突破。而我不知道的是,阿从其实也准备进行他的单人突破。
  离开活动室的阿从没有径直去客厅,而是在门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我想,他应该一边是在听活动室里的声音能否传出,一边是在听老婆那边的动静。
  我精心打造的活动室隔音效果绝佳,尽管室内刀剑乒乓不绝,但只要门一关上,就绝对是寂静无声的。而老婆那边呢,此时正在准备洗澡,正在盥洗间哼著小曲解散头发。
  这时,阿从端著手机来到了盥洗室外,笑吟吟地看著老婆:“薇姐要洗澡了?”
  老婆点了点头:“你要上厕所吗?可以先用卧室那边的。”
  可阿从只是笑著看她,没动。
  老婆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转过头微皱著眉又说:“要不你先用这个?”
  阿从却摇摇头,反而把手上的手机递给老婆:“我不上厕所,就是想给薇姐你看个东西。”
  老婆接过手机,一看画面,脸一下就红了,她还没反应过来,阿从已经快步走到她身边,贴著她耳朵说:“薇姐别急,你看这个人眼熟不?”
  老婆压根没看第二眼,直接把手机塞回给阿从:“你……你怎么……那不是……”
  阿从这个死富家子,显然是花场老手,他完全没搭理老婆毫无意义的解释,直接抱住了她。
  老婆的表现也令我纳闷,她并未怎样挣扎,任由阿从的手按在她浑圆的臀部上,随他百般揉捏。她的身体甚至随著阿从的动作变得酥软,竟然主动靠在了阿从身上。
  阿从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语气轻快地说:“我就知道薇姐会这样,薇姐你之前是不是认出我啦?“老婆的脑袋几乎埋进了阿从的胸膛里,但还是看得出她摇了摇头。
  阿从又说:“那就奇怪了,薇姐你明明没认出我,为什么还一直穿著这一身衣服让我欣赏啊?”
  说著,他的手钻进了老婆的瑜伽裤里,紧身的布料下,阿从的大手凸显了出来,还在不断摩梭著,“而且,薇姐你还特意去把内裤脱掉了耶,”阿从的手顺势把瑜伽裤扒了下去,瑜伽裤紧紧箍在了老婆丰腴的大腿处,“你的裤子之前都湿了好大一块,我可都看到了哦!”
  老婆的身体明显更软了,她不得不伸手主动抱住了阿从的脖子,不让自己彻底滑落下去。
  阿从的手开始更深入地探索起老婆的股沟深处,他的手指显然进入了某块泥泞地带,甚至发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
  老婆忍不住昂起了头,轻声淫叫了一声。她终于开口了:“你……你不是知道吗……我喜欢被人看著……你不要再弄了,下回我去找你好不好,今天不要……”
  阿从却变本加厉,手指更加深入,速度也加快了:“那薇姐是认出我来了哦?”
  老婆的双腿被瑜伽裤箍著,无法张开,于是她那副美臀便随著阿从手上的动作越翘越高。不过数分钟的时间,老婆的身体便剧烈颤动起来,高耸的屁股不住弹跳著,透明的淫液随著阿从快速抽动的手指不断往外喷洒著。
  阿从这才满意,他将已经瘫软的老婆慢慢放在地上,沾满淫液的手指在老婆的唇边来回摩挲,老婆的眼神已是一片恍惚,她随著阿从的手指张开了嘴,熟练的含进嘴里。等老婆把手指舔的干干净净后,阿从才拍了拍她暴露在外的屁股,站起了身。
  “薇姐,晚一点我们再继续哈!”阿从留下这么一句话,回到了活动室。
  我看著萤幕上倒下的巨兽,十分欣慰地拍了拍阿从的肩膀:“这次很棒,你调整得很好嘛!”
  阿从一挑眉:“那是,多亏了薇姐帮忙呀!”他伸了个懒腰,又说:“有点晚了,要不要点外卖吃夜宵?”
  这当然好啦,片刻之后,我和阿从还有老婆便围坐在餐桌旁,烧烤啤酒摆满了一桌。
  老婆此时已经换了一身睡裙,那是件浅绿色为底的睡裙,右边肩带上缀著一朵粉色的小花,它清纯的配色却加上了性感的设计,胸部的开口完全是为了展示,呈蝴蝶状的薄纱并不能完全遮蔽关键部位,隐约间甚至可以看到老婆的乳头。睡裙的裙摆倒是能遮住臀部,但侧面的口子却开的太上了,只要老婆的动作大一点,她的臀侧便会展露无遗。
  还好,老婆还给自己配了一件小外套,稍微遮了下春光,也免得我生出过大的疑心。
  我们三人有说有笑地吃著夜宵,期间我还笑著问老婆:“……阿从说是你帮他调整了状态……”
  阿从忙在旁接著说:“薇姐有帮我按摩啦!”说著他抬起自己的一只手,“手指按摩,很有效哦!”没成想,这一下把筷子搞掉了,阿从忙去桌下捡。
  出于我的个人兴趣,桌下是我重点关照的位置。是以阿从和老婆的小动作,被我在半个月后看得清清楚楚,妈的,怎么感觉有点心酸。
  阿从才蹲下去,眼睛便第一时间望向了老婆的双腿。老婆十分默契的在同一时间张开了自己的双腿,更用一只手掀起了睡裙的裙摆。她的上半身还稍稍侧了一下,怕被我发现她在桌下的小动作。
  其实她这个动作并无必要,因为当时我忽然尿意上涌,起身要去厕所,完全没有注意她那一边。
  随著我去往卫生间,桌下的阿从像只猫一样扑到了老婆的大腿间。他的手摸到了老婆大腿两侧,抓住了内裤边缘。老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顺从的扭动著身子,让阿从一点一点将她才换上不久的内裤脱了下来。他在桌下把内裤放在鼻尖深深地闻了一口,回到座位上后,他无声的朝著老婆说道:“湿透啦!”
  老婆读懂了他的唇语,白了他一眼。她的脚丫往前伸,碰到了阿从的脚背后,又顺著往上爬到他的膝盖。但没等老婆更进一步,卫生间便传来冲水的声音,她赶忙停止了动作。
  老婆想把脚收回来,阿从却紧紧抓住了她的脚。眼看著我将要回到餐厅,老婆只好勉力保持上半身的正常,免得被我看出异常。
  好吧……这个动作其实也没必要……我和阿从不是第一次一起喝酒了,他很熟悉我的酒量,否则也不会那么大胆地抓住老婆。我当时已经醉意上涌,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就那么稀里糊涂地坐回椅子上。
  老婆的脚就这么搁在阿从腿上,还会不时被他抚摸揉捏著。老婆在椅子上不自在地来回扭动著,还要有一搭没一搭地陪著我和阿从聊天。
  “典哥你们夫妻感情真的很好耶,”阿从又举起杯子,我跟他一起一饮而尽,“我大哥也喜欢打电玩,但是结婚后就玩不好了,我大嫂只要看见他玩就会发脾气。”
  我吐出一个嗝,缓了一下才点点头。“那当然,我们从大学时就在一起了。”
  “这么多年都没吵过架哦?”
  我笑著说:“怎么可能啦,以前还有一次吵到短暂分手嘞!”
  阿从一下子有了兴致,追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老婆在旁边白了我一眼,“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啊!”话才说完,她突然呻吟了一声,接著脸上微红,低下头去。
  我嘻嘻笑著:“那要什么紧,当年因为一些小事,却越吵越大,结果老婆就闹脾气跟我分手,还跑去别的城市玩了一个星期。后来回来后她就想通了,又跟我和好如初,就这样简单啊!”
  “一个人去散心吗?薇姐还真的很体贴,我以前的女朋友一闹分手就没有回头的,脾气都大得不得了。”
  “倒也不是一个人啦,”我喝了一小口酒,接著说,“是和同系的学姐一起去的。”
  我们就这样边聊边喝,渐渐的,我的思路开始模糊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老婆坐到了阿从的身边。
  她的小外套也脱了下来,只穿著那身性感睡裙,还和阿从挨得特别近。
  然而已然喝醉的我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还在顺著阿从带动的话题聊天。聊天的内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点无所顾忌了。
  阿从很自然的环抱著老婆,右手穿过她的腋下,隔著薄纱托住了老婆的右乳:“薇姐的胸部真的好大,典哥你功劳不小吧?”
  “那当然啦……嗝……我每天都给她悉心按摩来著……”
  “我看不一定哦,薇姐不是也有工作吗,哪里能够每天都按摩到呢?”阿从坏笑著,左手也过来打配合战,老婆的双乳被他托著上下跳动。“薇姐出差的时候,搞不好就要别人来帮忙按摩哦!”
  我已经是趴到在桌上了,但还是晃著脑袋回应:“不会……没有的啦,出差而已,哪里有人帮忙呢?”
  老婆见阿从越说越离谱,狠狠瞪了他一眼,可却给阿从捏住了两个乳头,顿时没了力气,反而靠到阿从肩膀上。
  见我已经完全醉倒,只是下意识做著回应,阿从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将睡裙吊带往两边拨开,老婆那对雪白的美乳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而且因为衣物的束缚,显得更加诱人。
  “当然有啦,”阿从边说边用舌头舔舐老婆的两粒粉嫩樱桃,“我就帮过啊,还是薇姐自己来找的我呢!”
  “怎……嗝……么帮的?”
  “全身按摩啦!”阿从让老婆站起来,趴在餐桌上。老婆的奶子随她的动作在外不知羞耻的晃荡著,全然不顾自己的法定丈夫就趴在旁边。
  “拍打疗法啦!”老婆的屁股顺从的撅起,任由阿从的巴掌拍打。啪啪啪,几下激烈的拍打激起阵阵臀浪,两片臀肉有些微微发红。可我彻底醉趴了,没有回答,也完全没有看到这香艳的场景。
  “穴道疏通啦!”阿从的双手将老婆的臀肉往两边扒开,她浅褐的菊门随著阿从的动作收缩开合。
  最私密的花园此时鲜花怒放,晶亮的淫液已将阴户完全润湿,急切地等人来深入探究。
  阿从一头扑了上去,舌尖钻进了老婆的小穴里,鼻尖顶在她的菊门上。老婆无法自持,不住呻吟著。
  好一会儿后,阿从才离开了老婆的股间。他满意的拍了拍老婆的屁股:“薇姐好乖哦,洗的干干净净,还特意搽到香香的,默契一百分啦!”
  老婆被他的舔弄搞到面红耳赤,此时略有些羞恼的回过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可谁都看得出来,她其实配合得不得了。她自小养成的修养和自尊在此时完全成了催化剂,让她显得愈发骚浪淫贱。
  那成了一种隐藏不住的气质,不断发散著魅惑的味道。
  阿从十分满足的看著老婆的神态动作,之前做的所有事情仿佛都是在等她回头的那一下。他咽了口唾沫,被淫液润湿的嘴好像又干燥起来了,下一瞬间,他不再保持之前那样把玩操弄的姿态了,而是非常主动地抱住了老婆,拥吻之中,两人一起来到客厅,倒在了沙发上。
  可恶啊,我的家就这样变成了奸夫淫妇的主场!
  他们先是在沙发上操,老婆跨坐在阿从身上,主动扭动著腰肢,让阿从怒涨的鸡巴在她小穴中不断出入,在他们激烈的动作下,大量的白沫从老婆的淫穴里喷出来,却因为被阿从的鸡巴死死堵住,结果就发出了唧唧的声音。
  阿从的手忙得不可开交,先是把老婆的双乳揉捏成各种形状,而后在老婆有些累了的时候,便扶住了老婆的纤腰以助她一臂之力。饶是如此,老婆的体力也很快就吃不消了,她的身体往前趴到,下巴搁到了阿从的肩上,阿从的手便再次往下。这次他握住了老婆的双臀,开始用力把老婆颠起来。
  每次下落时,老婆都会大声淫叫起来,已经完全忘了不远处还有个老公睡著了。这也难怪,女上位是她最容易高潮的姿势,何况现在这样,每次下落都是用她自身的重量,还有阿从在拼命向上顶,她能控制得住自己才怪了。
  很快,老婆的身体就剧烈抖动起来,她想挣脱阿从站起身来,却被阿从紧紧抱著。两人抱在一起颤抖不休,随著老婆的高潮到来,阿从也不再忍耐,把满袋浓精全数注入了老婆的花径深处。两个人搂紧彼此,喘著粗气。阿从的手虽然还在尝试把老婆托起来,但下半身显然也暂时脱力了。
  “好爽,”阿从笑著说,“不枉我特意来当你的邻居啦!”
  老婆说不出话来,她的身体还在发抖,这已经是最好的回应了。
  阿从拍了拍老婆的屁股,让她自己站起来,老婆却跟个小女生一样摇著头撒娇,那大屁股紧压在阿从腿上,夹著阿从的鸡巴不肯放开。阿从只好在她耳边哄她:“薇姐,我们去浴室洗一下好不好?”
  老婆今晚也喝了酒,如今已经全放开了,带著点醉意说:“我不要走过去哦!”
  阿从顿时又有了精神,他慢慢调转身体,老婆也咯咯笑著配合他转动。一段努力过后,阿从用火车便当的姿势站了起来,老婆像个八爪鱼似的盘在他身上,两人双腿一步一步地从客厅转移到了浴室,老婆这才满意地从阿从身上下来。她仍意犹未尽地搂著阿从亲了两下,说:“你去放水,我准备一下待会来给你服务哦!”
  阿从顿时变成了乖巧宝宝。老婆则到盥洗间整理自己的下体——刚才离开阿从的鸡巴时,大股的精液就像失禁一样往下流淌,流满了老婆的大腿小腿,又流到了地上。
  刚准备擦,餐厅突然传来了声音,老婆吓得连忙将睡裙整理好。不知为何,酒量差到不行的我居然醒来了,正眯著眼睛走来。
  此时的老婆头发凌乱,脸色潮红,睡裙虽然勉强整理了一下,可刚才一场大战下来,全身都湿透了。
  被汗沾湿的睡裙再没有一点蔽体的功能,上身的薄纱几乎就是透明的了。更要命的是,她赤裸的下身还有精液在不断流出,不管她怎么夹紧双腿,都无法阻止。
  好在我是真的醉透了,只是因为趴著睡不舒服,才迷迷糊糊的醒来。这让我完全注意不到细节,只是摇摇晃晃地看著清薇,含混不清地问:“老婆,阿……从呢?”
  “他他他,他回去了!”老婆扯著谎,生怕阿从突然从浴室里突然跑出来。“老公,我扶你去床上睡吧!”
  老婆夹著大腿,颇为滑稽的走过来扶著我,带我回到卧室。看到我一躺下去就打起呼噜来,她才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突然有双手按在她的腰上,使她身体前倾,不得不双手撑在床上。接著,一根棒子噗地一下边插进了她的淫穴里,完全不讲道理的抽插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差点让老婆尖叫起来,她竭力控制著自己,眼睛死盯著躺在床上的我,担心我会突然醒来。她身后的阿从却好像全无顾忌,力气越来越大,大腿与臀部相撞不断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把老婆越顶越靠前,顶到最后,老婆的双乳就在我的鼻尖上来回晃荡,她再也没法压抑自己,一边浪叫著一边不断用屁股往后顶,一副恨不得让肉棒把自己顶穿的架势。
  阿从像是头发狂的蛮牛,强烈的刺激使他完全不去考虑后果了。他虽然知道我酒量差容易断片,但其实也拿不准我到底会醉到什么程度,此刻完全是被欲望塞满了,不管不顾地操弄著身下的朋友妻,更开始边操边用手掌打老婆的屁股。
  老婆的阴道随著阿从的拍打,又开始一阵阵的紧缩。每一次缩紧,都让她和阿从同时感受到快感,她的淫叫甚至有了点哭腔。
  饶是如此,我还是睡得跟猪一样。
  风暴过后,老婆瘫软在地,上半身还趴在床上。她抬眼看了看还在熟睡的我,心里忽然一阵后怕,鼻子忽地一酸,竟然真的哭起来了。
  阿从也冷静下来,赶忙扶起老婆去了浴室。阿从拥著我老婆,像对真正的夫妻一样泡在浴缸里。
  “都怪你,”老婆狠狠拧了阿从一把,“把我弄哭了。”
  “是是是,谁叫你太诱人了呢!”
  老婆拧的更用力了:“你这是在怪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