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热血》

  第一章冰镇啤酒洗屁眼一九九五年夏天,芸薹市,一间老旧的平房内。
  童瞳、黑子、小白、这三个半大小子把头挤在一起扒在一张破旧的木门上,屏息凝气地透过一条门上的裂缝朝里面窥视著。
  门的另一面,童铮躺在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上嫌恶地看著坐在床沿上一脸浓妆的媚姐。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的鸡巴只操处女。」童铮一把掀起盖在身上的毛巾被,握著因为憋尿而勃起的鸡巴,用力抖了抖,对媚姐说:「回避一下吧,爷想撒泡尿。」
  「爷们儿,你尿你的呗,咋,姐给你端著盆伺候著?」媚姐一脸媚笑,贪婪的看著这个男人一身健美匀称的肌肉,简直爱煞了,那根一柱擎天的鸡巴,让她差点吞口水了。
  童铮懒得搭理这个纠缠了他快仨月的女人,起身下床,光著脚走到墙根儿,将痰盂的盖子用脚趾夹起来扔到一边儿,扳低翘著头的鸡巴对准了,也不背著媚姐,旁若无人的开始畅快淋漓。
  由于鸡巴太硬,还有有些旁逸斜出,尿到痰盂外面。媚姐眼明手快,赶紧凑过去端起痰盂去接:「真爷们儿,尿个尿都这么帅。怪不得叫你白马将,原来你胯下真有一条白龙马啊。真漂亮,哟,上火了,看这黄的,一会儿吃点姐给你带的水果。」
  童铮抖了抖鸡巴,顺手拧开墙上的吊扇按钮,又把自己摔到床上,拉过毛巾被盖住身体,点了根烟,抽了一口,也不看媚姐,对著天花板说:「你走吧,别让我烦你,要不是看老闪的面子,我早轰你了。」
  「卡茨」一声,媚姐从脚边的袋子里掏出一听易拉罐啤酒打开送到童铮嘴边:「来,乖,冰的,姐就这么招你嫌弃?姐对你这么好,你一点脸都不给?」
  童铮本来想推开眼前的啤酒,忍了忍,伸手接过来喝了一口,用手肘推开媚姐贴过来的脸:「闪姐,你饶了我吧,咱俩不可能的,你们家大业大的,我穷命一条的,配不上。」
  媚姐有点生气伸手夺过童铮手上的啤酒,仰头灌了一口,然后放在床头柜上,一把抓住童铮手说:「别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不就是嫌弃姐不是原装的吗?是不是?你明说!」
  童铮抽回手,冷冷地说:「是,就是,怎么了?」
  媚姐不恼反笑,又抓住童铮的手按在自己的红嘴唇上:「这儿」然后又抓著那只手挪到她暴露在V字领之外的深深的乳沟上:「这儿」,然后她跪趴在床上,把被牛仔裤紧紧包裹著的一个丰硕屁股高高翘起,又抓著那只手移动到屁股沟的正中间:「还有这儿。」
  媚姐把红唇凑向童铮耳朵腻声说:「姑奶奶我发誓,这三个地方都是处的,你要当了我爷们儿,这三个地方以后就属于你一个人的。」
  门外扒门缝儿的三个小子同时抽回脑袋互相交换了一个诧异的眼神儿,小白用手摸了摸屁股,黑子则指了指胸口,都给童瞳做出一个疑惑询问的眼神。
  童瞳白皙英俊,黑子黝黑粗犷,小白白净秀气,这三个刚初中毕业的小子,都是一副好身材加好模样。不过此刻都是一脸茫然,对媚姐的三个「这儿」,不够了解。童瞳朝两人耸耸肩摊了摊手,又做出一个禁声的手指,朝门缝指了指,三双求知若渴的眼睛又贴在了门缝上。
  「真的?」童铮的嘴角泛起讥诮和不信。
  媚姐拍著胸口说:「姑奶奶我发誓!老娘这三个地方从来没挨著过男人的鸡巴!」
  那年在芸薹这个中原小城的混混儿圈里最大的新闻就是,老闪的妹妹的小姑奶奶媚姐要倒追白马将铮哥。这个消息火爆到什么程度?芸薹的夜市儿一条街,到了晚上十桌最少有六七桌是在讨论这个话题。有好事儿的还开出盘口,赌老闪的妹妹到底能不能让铮哥拜倒她的石榴裙下。
  为什么如此火爆,因为有关于这条消息的三个人在芸薹,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都非常有名。老闪,全名闪正阳,称霸芸薹地下世界十几年,是当之无愧的大哥,此獠身上具备了一切当社会大哥的特点,为人仗义豪爽,做事阴险狠辣,在这个城市很多人不知道市长叫什么,却什么不知道老闪是谁。
  老闪唯一的妹妹,闪月亮,因为长的特别像香港三级片明星叶子楣,所以得了一个跟她原名没有任何关系的外号,人称「媚姐」。当然这个外号只是背地里的,当著这位盘靓奶大的黑社会老大亲妹妹的面儿,都会尊称一声「小姑奶奶」。
  这位姑奶奶艳名远播,让所有的道儿上混的都垂涎三尺,梦寐以求。
  可这位「胸怀大志,奶大无边」的小姑奶奶眼高于顶,小混混们一个都看不上,只找圈外的。其中有三段风流事儿为大众津津乐道,她先是相中了一位芸薹大学的年轻讲师,非逼著对方退婚跟她在一起,而且要当著她的面扇未婚妻两个耳光,否则就找人轮奸人家的未婚妻。最可笑的这位可怜的大学讲师只让小姑奶奶用了一个来月就因为「中看不中用」而抛弃,最后变成了神经病。同样命运的还有一位医生和银行的,最后都以隐姓埋名离开芸薹而收场。
  白马将铮哥,也就是童铮,并不是混子,高中毕业以后在机修厂当过一段儿学徒,修理锻造的本事儿不知道掌握的怎么样,却给自己锻造了一件神兵利器——一把一米二长的短枪。短枪可以拆卸为四截,矛柄可一分为三,矛斗随时拧下。
  可为矛,为棍,为双截棍,为匕首。童铮将这把短枪视为珍宝,一般不轻易示人,连他的亲弟弟想玩也不让。
  后来童铮在商业街开了一家门脸儿不大的男装店。因为人长的特别帅,他穿什么街面儿就流行什么,从开店那天起就生意火爆。但是让童铮声名大噪的并非因为他的长相,而是他三个月前一个人用那把没装枪头的短枪,打翻了十个来收保护费的混混,几乎把一个刚刚崛起以打架不要命而出名的小流氓团伙连窝端掉。
  此战童铮付出的代价就是身中十几刀,其中一刀险些毁容,在额头上留下了一道永久的疤痕。不过有了这道疤痕反而让这个英挺的男人更具男人味。童铮拆纱布时候曾经当著众人开玩笑说:「如果给我一匹白马,凭我手中银枪,一定不会受伤分毫。」此后童铮人称白马将铮哥,再无人敢惹。
  媚姐追童铮可谓不惜血本,第一天她到铮哥的小服装店不讲价买完了所有的上衣,然后请童铮吃饭,童铮没有答应。第二天媚姐到店里买完了所有的裤子,然后请童铮吃饭,童铮还是没有答应。第三天她到店里买完了所有的鞋子,童铮依然没跟她吃饭,只是问她到底什么意思。
  媚姐回答的很直接,擡手摸了摸铮哥额头的刀疤说:「姑奶奶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爷们儿!」
  童铮回答的更直接:「我不喜欢你,你就死了这条心。」
  媚姐说:「一个晚上,姑奶奶让你从此不想别的女人。」
  童铮的答复是:「买衣服我欢迎,其它的免谈。」
  媚姐来来回回纠缠过童铮多次,都被无情拒绝,她放出话来,哪个女人敢靠近童铮,后果只有一个就是轮奸致死。吓得商业街上本来都把白马将当成心头肉的一众老板娘以及女店员们都不敢在多看童铮一眼。好在,童铮卖的是男装,生意不受影响。而且童铮也没有女朋友,让媚姐干著急没办法。
  她索性就在童铮店里当了店员,传令下去,芸薹所有混混都得在童铮的店里买衣服,最少买一身儿,否则就是不给老闪面子。每当来了混子,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管她叫小姑奶奶或者媚姐的,她统统胡乱抱个高价,让对方穿一身走人。
  后来老闪也私下里表示过,如果童铮答应做他妹夫,可以送他半壁江山,必受器重。可惜童铮铁了心对媚姐不屑一顾,后来索性把店扔给媚姐胡搞,他则在家闭门不出,每天看书喝酒锻炼。
  这不,这天一大早上的,媚姐找了个溜门撬锁的小混子把童铮家的门给捅开,主动送身子上门儿。
  至于在门外扒眼儿的三个小子,童瞳是童铮的亲弟弟,黑子和小白是童瞳的同学,今年都初中毕业了。因为放暑假,三个人早上相约打完篮球回来,刚好碰见媚姐进屋,就起了偷看的心思,想看看自己的偶像和艳名远播的媚姐共处一室会上演什么好戏。
  没有让这三个小伙伴失望,屋里好戏开始了。
  媚姐发完誓就去亲童铮的嘴,被无情推开之后,不管不顾的扯开毛巾被,张嘴含住童铮的大鸡巴,毫无技巧的上下吞吐。因为用力过猛,被呛了一下,吐了了鸡巴开始剧烈咳嗽。
  童铮抓了毛巾被擦了鸡巴上的口水,冷漠地说:「闪月亮,你这是何苦呢?
  你这让我怎么说?」
  媚姐开始呜呜的哭:「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我就是要你做我的爷们儿,要了我吧,就一次,我就死心了。就一次,行不行,让我遂了愿,也死了心,行不行?」
  童铮脸上依旧冷漠:「就一次,对吧?以后两不相欠,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咱们互不相扰吗?」
  媚姐从裤袋里掏出一副手绢,擦了擦眼泪和口水,又把理了理头发,然后跪在床上,非常迅速把上身的V领蝙蝠衫脱掉扔到一边,又把胸罩一把扯掉,顶著两个丰硕白皙大奶子向童瞳咬著牙示威说:「如果你「如果你要了我的身子还不稀罕,还能狠下心不要我,姑奶奶我答应你。以后离你远远的,行了吧。」
  童铮看著这对硕大无朋的奶子,并没显得怎么激动,只是讥诮地说:「我说了,别的男人鸡巴喷过的地方,老子嫌脏,你真想跟我来一回吗?不怕屁眼开花吗?」
  说著,童铮一站而起,又握著胯下已经勃起尺寸惊人的大鸡巴在媚姐眼前晃了晃:「伟大人就有伟大的兵器,这可是你自找的,你可得说话算数。」
  媚姐用实际行动回答了童铮的问题,双手扶住他的腰,张开涂著猩红口红的嘴唇再次将「白龙马」吃了进去。这次她没那么贪婪,只敢含著龟头吸嗦。
  门外三小子,又开始不淡定,小白伸出双手的食指对著其它两人比了一个表示长度的手势,又交换了一个吃惊的眼神。
  黑子轻拍了自己的胸脯,又在自己早就隆起的裆部拍了一把,也比出一个间距差不多的长度手势,表示自己也有差不多的尺寸。
  童瞳嘴角上翘,把手伸进也支起高高帐篷的短裤里,调整了鸡巴的位置,朝门缝努了努嘴,皱了一下眉头,示意两人别打岔,接著看。
  站在床上享受芸薹第一美女混混跪舔服务的童铮,一手掐腰,一手拿烟,像一尊身材健美的天神,特别是嘴角一抹邪笑,让在他胯下边舔鸡巴别仰视他的媚姐为之癫狂,更加努力的吞吐。或许她真的没什么经验,加上这匹「白龙马」相对她的樱桃小嘴来说过于巨大,口水不自觉的从嘴角流了出来。
  一根烟抽完,童铮有点不耐烦,将烟蒂弹到地上,抓住媚姐的头发,开始前后运动起屁股,把嘴当屄操起来,媚姐讨好的长大嘴巴,任他抽送,咕叽咕叽的,这本该是操屄才有的动静啊。
  门外的仨小子忍不了啦,由黑子跟小白先后把手伸进裤裆里,抓住硬的发疼的鸡巴套弄起来。童瞳并没有这样,只是嘴角露出跟他哥哥一样笑意。
  「嘶……操,别用牙啊。」因为媚姐生涩口技,童铮的鸡巴被媚姐的牙齿给刮到了。他把布满口水的鸡巴从媚姐的小嘴里抽出来,用手握著在女人脸上鞭打了几下。
  挨了自己心爱的男人用鸡巴抽的耳光的媚姐并不生气,捉住鸡巴对著大鬼头亲了一下:「哎呦,我的小爷们,人家嘴巴就这么小,谁让你家伙怎么大,现在你信了吧,我真的从来没用嘴这样过。」
  「行了,脱裤子,撅好。」童铮还是懒得搭理媚姐,他跳下床来,又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不耐烦地说。
  媚姐扭过身体坐在床上,眼睛看著经过自己口舌的嗦舔又变大了不少的鸡巴,不由得菊花一紧,打了个冷战,哆嗦著解著自己的皮带,喃喃地说:「我,我,要不,我先去洗洗屁股吧。」
  「事儿怎么那么多,快点脱吧。」童铮想尽早结束战斗,皱著眉催促,连尽在眼前的那对媚姐引以为傲的大白奶子也懒得伸手摸一把,只是抄起那罐啤酒往放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玻璃水杯里倒,刚好倒了大半杯。
  「那,先说好啊,我后面可真的是第一次,好爷们儿,你一会儿可轻著点儿。」
  媚姐艰难的将过于紧绷的牛仔裤脱掉,翻身跪趴在床上,一个大白桃的大屁股撅了起来。
  媚姐挨炮儿的姿势摆的相当标准和到位,屁股翘的够高,腰塌的够低,真是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像一只待人征服的胭脂马。只是她的表情有点紧张,她可怜兮兮的扭著脸看著童铮,流露出像小孩儿打针一样的害怕。
  童铮并没心情照顾她的情绪,根本不看她的脸,冷静凑上去先是掰开那两瓣厚实的屁股肉,像医生检查病人一样检视了媚姐的屁眼和肉屄,还使劲儿吸了吸鼻子,然后说了句:「自己用手掰著屁股。」
  媚姐咬了咬牙,想发作,心想老娘如果摆出这个姿势,换个男人恐怕疯了一样要不爬到屁股上猛啃,要不就提枪上马。这个小王八蛋怎么一点也不激动,简直不是人。可是她转念又想,这才是真男人,我没看错,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我老闪家的姑奶奶。
  所以,媚姐还是压住脾气,顺从的伸手攀住自己的两瓣屁股朝两边掰开,一时浅褐的肛菊盛开,粉红的屄肉绽放。
  这诱人销魂的情景让一门之隔的三个偷窥者同时吞咽了一大口口水,黑子和小白两个在裤裆里忙活的手运动的越发快速。
  童铮好像知道门外有人偷看一样,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他拿起刚才倒好的那杯啤酒,对著门的方向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然后一股脑的浇在媚姐自己掰开屁股缝里。
  「我操,冰啊,你个小王八蛋,老娘跟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