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萍勾引亲儿操,郭靖射母不射雕》

  南宋末年,内有奸臣当道,外有金兵入侵,时局混乱不堪。某日,隐居在江南牛家庄的忠烈之后郭啸天为救落难的全真教丘处机得罪了金国六王子完颜洪烈,并遭其报复不幸身亡,身怀六甲的郭夫人李萍大难不死经过千辛万苦逃到大漠,生下儿子郭靖。母子俩相依为命在大漠生活,转眼间十六年过去了,李萍今年芳龄四十,虽已人到中年,但长得肤白貌美。
  身材丰腴。正可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李萍正值虎狼之年。又长年缺少异性的滋润,可谓是春情荡漾,欲火难填。李萍心中早有意中人,那就是自己年仅十六岁的亲生儿子郭靖。虽说靖儿似乎对自己这个亲娘也有意思,两人之间就隔著一层窗户纸,可是这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呀,要她这个做娘亲的怎么拉的下脸来主动向儿子求爱呢?
  要问李萍怎么知道儿子对自己有意思,那还不简单,平时娘俩在家时李萍穿的都特别单薄。
  而郭靖面对著母亲丰满肥硕的柔软美肉。胯下那根大鸡巴就从来没有软过。李萍心想,儿子毕竟是少年郎,大漠上又没有适龄的女孩,只要自己刻意诱惑,一定会勾引的儿子主动向自己求爱,到时候她只需放下身为母亲的尊严,敞开大腿,就能和儿子成就好事。
  这天,李萍在帐篷里洗澡。虽说大漠里淡水奇缺,洗澡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但李萍在大漠打拚多年,凭借昔年练过的几手功夫独霸了一片小绿洲,淡水储量略有富余,这才能偶尔的奢侈一回。在帐篷中央的灶火上烧一大锅水,李萍守著灶火褪去衣衫,丰腴白腻的身子展露无遗,又特意把贴身的小衣和亵裤扔到帐篷外的洗衣盆里。
  待水温度合适了的用瓢盛温水往身上浇。
  每到这个时候郭靖为了避免尴尬就会躲到帐篷外,而李萍却知道这小鬼每次都会躲在帐篷后面从毛毡接缝处偷看,为了能让儿子看个尽兴,她刻意对著毡缝的方向张开大腿,在亲生儿子的窥视下,把自己最私密的生殖部位,里里外外搓洗的干干净净,李萍猜想此时此刻躲在帐外偷看的儿子十有八九正在用那条自己刚换下的亵裤揉搓他那根已经发育成熟的大鸡巴。
  可是今天李萍却另有计划,不能叫儿子珍贵的精液浪费在那条内裤上。郭靖确实在偷窥,一边偷窥妈妈洗澡,一边用那条妈妈刚刚脱下来还带著她体温与体香的亵裤套在自己勃起发胀的鸡巴上上下撸动,眼看就到最后发射的时刻了,谁知帐篷里的妈妈开口喊他,「靖儿,进来给妈妈搓搓背。
  」
  郭靖很诧异,自从他进入青春期以来,这还是妈妈头一次让他给搓背,要是在往常,能近距离接触妈妈的裸体,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出去帮妈妈搓背,可是他现在正偷窥著妈妈洗澡的美景手淫,而且还到了最后快要发射的时刻,要是现在出去被妈妈看到胯下裤子上顶起的小帐篷,妈妈作为过来人一定会猜到他偷窥的行径。想到这他只好开口拒绝,「妈妈,你没穿衣服,我给你搓背不太方便吧。」
  「臭小子,你都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有什么不方便再说,又没有外人,快进来!」
  没办法,郭靖只好放下手中妈妈的亵裤,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把上衣的下摆使劲往下拽拽,想要遮住裤子里那根勃起的大鸡巴,可完全是徒劳的。他有些不情愿的从屋里出来,好在妈妈似乎没有发现他遮掩在衣袍下面高高耸立的大鸡巴,把丝瓜递到他手里,吩咐道,「后背还有屁股妈妈够不著,你都帮妈妈搓搓。」
  李萍双手扶著一旁的矮柜躬下身,向儿子撅起肥硕浑圆的大白腚,双腿微分,两片屁股蛋子中间,深红色的屁眼儿和大半张阴户清晰可见,两片肥厚的阴唇,此时正一张一合的微微翕动著,不时往外冒著热气,李萍心里在呐喊,「儿啊,妈妈今天连脸都不要了,你还不明白妈妈的心意吗?快向人家求欢啊,只要你开口,从今以后妈妈的身子就是你的了。」
  郭靖只觉的妈妈这具性感的身体对他而言简直是世上最诱人的毒药,扑上去肆意奸淫一番却不知事后会承担怎样的后果,是万劫不复还是柳暗花明,而不上去却要忍受欲火焚身之苦。他心里做著激烈的斗争,涨红著脸一言不发,小心翼翼的给妈妈搓背,妈妈的背如羊脂白玉一般洁白无瑕,触感温暖细腻,柔软又不失弹性,搓完了背,又蹲下来帮妈妈搓屁股,雪白的肥臀近在眼前,此时他的鼻尖距离妈妈的生殖器不足二十公分,嗅到妈妈下体那熟妇特有的淫靡腥臊味兴奋得他一阵眩晕,阴唇间粉红色的嫩肉似乎在无声的召唤者他的征伐,郭靖心里挣扎著,「天哪,好妈妈,你真是个要命的妖精,儿子忍得好辛苦。」
  郭靖迟迟不肯行动,李萍等的心急如焚,没想到儿子这么老实,老娘都这样了,你怎么还无动于衷?好在现在的情境也在李萍的计划之中,她早就准备了备用计划,那就是暗中出手,既要生米煮成熟饭,又要把责任推卸给儿子。
  「靖儿搓的真干净,真是妈的好儿子。」她用水瓢从锅里舀了一瓢温水,径直浇在后背上,这一下把后背上的泥垢冲了个干干净净,也把蹲在身后的儿子郭靖全身上下的衣服给浇的湿透了,「哎呀,都怪妈妈不小心,」李萍装模作样的紧张道,「正好锅里还有不少温水,干脆你也跟妈妈一起洗个澡吧。」
  说著不由分说的把儿子拉起来,三下五除二把他身上湿透的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衣服随意的扔在地上。郭靖早就被熟母肉体给刺激得亢奋过头,以至于有些恍惚,任由妈妈帮自己脱衣,李萍终于见到了儿子胯下那根让她魂牵梦绕的大鸡巴,看著儿臂粗的尺寸以及碗口大的乌黑龟头,她看得眼睛都直了,「妈呀,怎么这么大?人家都好几年没做过了,如果计划成功,只怕是会被儿子这根大鸡巴给活活操死呀?」心中兴奋之意犹如万马奔腾,胯下也忍不住的黄河泛滥,按照之前早已制定好的计划,她指著儿子胯下勃起的大鸡吧开口惊恐的低声喊道,「小畜生,你想对人家做什么?我可是你亲娘啊!」
  嘴上这么喊,手也不闲著,假装慌乱的挥舞著双手,乘机一手抱住儿子的脖子,另外一手揽住儿子的腰,脚下一拌,带著儿子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之前随意扔在地上的衣服堆上。郭靖被李萍带倒压在了妈妈丰满肥熟的身子上,而李萍还不住的呼喊著,「靖儿,放开人家,不要啊,我们是母子,快放开妈妈!」李萍胸前一对浑圆饱满的大奶子贴在儿子健壮的胸膛上,儿子胯下那根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正顶在她肥美多汁的骚逼上,李萍悄悄的伸手到胯下握住儿子的鸡巴,对准自己饥渴多年的蜜洞,腰部用力肥臀上提,泛滥的淫水起到了很好的润滑作用,「噗呲」一声,熟透了的肥美肉壶将儿子的大鸡巴整根吞入,坚硬的龟头直接顶在她柔软多汁的花心上,舒服的李萍发自内心地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虽然胀痛,但实在是太他妈过瘾了,李萍心里暗自欢呼著:「好靖儿你快操啊,妈妈等不急了,操你妈的大肥屄,操你妈的老骚逼!」好在她还没有忘乎所已的吧内心独白说出来,继续假装一个被自己亲生儿子强奸的可怜母亲,无力的挣扎著,「小冤家,不行,快放开妈妈!不要啊!」
  而色迷心窍的郭靖丝毫没有发现异常,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意志力不够坚定,身体主动服从了内心的呼唤,替自己挣扎的内心做出了选择。
  就在龟头进入母亲生殖器的那一刻起他便无师自通地开始上下抽插,鸡巴每一次都整根没入熟母的桃源蜜洞,而下一刻又抽出到只剩一个龟头含在母体内,李萍虽然嘴上喊著不要,和她的身体却是背道而驰,双手紧紧的环著儿子宽阔的后背,指甲激动的深深刺入儿子后背的肌肤中,双腿也勾住儿子年轻的屁股,仿佛怕他跑了一般。
  配合著儿子奸淫的节奏,她一下一下高抬粉胯,好让儿子的大鸡巴能操进自己下体的更深处,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和硕大的龟头,每一下都杵在妈妈娇嫩的子宫口,李萍的生殖器虽然顺产过孩子,可毕竟多年未曾开垦,此时也有点儿承受不住,被儿子操的娇喘连连,浑身香汗淋漓,很快就在一声绝望的「啊」声之后可耻地泄身了。一股滚烫的阴精顺著花心深处喷涌而出。
  郭靖感觉在母子俩结合部位的深处有一股热流涌出,直接浇在他肿胀的大龟头上,烫得他从脚后跟到脑瓜顶像过点一样舒爽,虽然以前没有操过女人,可毕竟没少手淫,他知道这时射精的前兆,于是他加快了抽插的节奏,鸡巴像机关枪一样拚命击打著熟母娇嫩的老逼,可怜李萍还没有从第一次高潮的余韵中彻底缓过来,就被儿子这一番不要命的冲刺操的再一次泄身!
  李萍毕竟是过来人,她知道儿子马上要射了。本来在她的计划里,她要引导儿子在射精前把鸡巴拔出来体外射精的,但第二次高潮之后的李萍彻底丧失了对身体的支配,她就像一摊死肉一样赤身裸体的仰躺在地上,任由亲生儿子趴在她身上像个发情的公狗一般飞速耸动著屁股,大鸡吧在她淫秽的老骚逼里进进出出,每一次都带的两瓣肿胀的大阴唇跟著一起翻进翻出。
  李萍只得无助的哀求道:「靖儿......千万射不得......快抽出来......妈会......」
  谁知李萍话还没说完,郭靖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他深插在妈妈阴道里的鸡巴终于在妈妈到生殖器里射出了自己的处男初精。
  大股大股的子孙浆顺著宫颈一路突破,瞬间灌满了李萍的子宫,李萍被烫得浑身痉挛,脸色潮红,身体发烫,双眼翻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胯下更是不争气的小便失禁,尿液混著淫水还裹挟著儿子乳白色的精液,从母子俩结合的部位不断涌出,弄得两人身上和身下的地面都是。
  郭靖射精后趴在妈妈身上歇了一阵,当一切的动作停了下来后,四面突地变得十分安静,两人高潮后的喘息声显得分外粗重,这对有了一层新关系的母子就这样无言缠绵在一起,过了好一会,郭靖的精神恢复了稍许,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被母亲设计诱惑,还以为是自己一时冲动强奸了亲生妈妈,他十分愧疚,总觉得自己或许该说些什么,刚张口喊了一声「妈」,就被李萍制止了。
  小畜生,现在想起我是你妈了?来年生出孩子来都不知道该管你叫爹还是叫哥哥!真是造孽啊......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妈没脸活了。」李萍努力装出一脸苦楚,说到动情处几欲落泪。
  「妈妈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爱你了。一时没有克制住。你打我一顿出出气。
  千万别想不开。」
  「打你有什么用?人家守了十几年的贞洁,到头来都便宜你了。」
  「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刚才说......生孩子?」郭靖忍不住的用不解的眼光看著李萍。「呸,小色鬼,刚刚叫你别射在我那里面,你偏不听,妈肚子里现在满满的都是你交的货,只怕此时此刻早已孕育上了你的种。
  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该对你做的事负责。」
  「负责,我一定负责到底。」郭靖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竟然发展成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的美妙地步,他赶紧向李萍表白,「妈妈你也许不知道把,我从小到大一直爱著你,不光是儿子对母亲的爱,更有男人对女人的情爱。我每一次手淫心里幻想的都是和妈妈你交媾。今天的事虽然是一时冲动,但我一点都不后悔,我的心里再也放不下别的女人了,我发誓我将用一生孝敬你!爱你!......肏你!」
  儿子如此露骨的表白饶是李萍早有预料也不禁听得面红耳赤,「罢了,妈都一大把年纪了你还对妈妈如此痴心,足见你对妈妈是情深意切。反正咱娘俩如今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若不嫌弃,那人家从了你便是。」说到这里李萍忍不住黛眉轻皱,原来,她从刚才就敏锐的感觉到儿子胯下那根仍插在自己老肥逼里的年轻鸡巴,正在从刚刚射精过后的疲软状态一点一点复苏,此时已经再一次坚挺粗硬,充满了她的整个淫腔,随著大鸡巴一次次不受控制的跳动,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儿子的大鬼头对她宫颈口的摩擦刺激。「小冤家,你不是才刚刚射过吗?怎么这么快又要了?」
  「妈妈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因为你太迷人,儿子也是情不自禁啊。」郭靖脸红的解释道。
  「今后妈就是你的女人了,你如果想要就别憋著,对身体不好。你想对妈怎样妈都依你,只是地上有点凉,能不能把妈抱到榻上去再肏。」
  郭靖在李萍脸蛋上轻轻啄了一口,然后飞快的起身,当鸡巴从妈妈骚逼里拔出来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同时大量淫秽的汁液从李萍胯下涌出,李萍羞得别过脸去不敢看儿子,郭靖却是舔著嘴唇饶有兴趣的欣赏著妈妈的淫姿,看了片刻才拾起毛巾帮妈妈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身上的秽物,然后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李萍雪白丰满的裸体。李萍头枕著儿子年轻而结实的胸膛,心里涌起从未体验过的踏实与安全感,暗叹自己终于找到和后半生的归宿。
  正想著,郭靖已经来到床榻前,轻轻把李萍放在褥子上。李萍往里面挪了挪,调整了一下姿势,上身斜倚在叠起的被子上,胸前一对迷人的大肥奶随著她呼吸的节奏颤巍巍的抖动,下面两腿分开,双手按住肥厚的大阴唇往两侧轻轻分开,让里面微黑的小阴唇和红艳艳的媚肉完全暴露在儿子面前,春水潺潺流淌而出,她含情脉脉的注视著儿子的眼睛,颤声道「儿啊......来......操你妈逼!」
  郭靖迅速将母亲扑倒在下,把她那双粉腿搭在他肩上,让她阴户特别突出,鸡巴对准母亲湿淋淋的骚逼,上马就是一阵猛刺。李萍闭著眼睛,性感的厚嘴唇微微张著,从里面断断续续的传出「嗯嗯」的呻吟声。她的阴道深处分泌出大量的淫水,郭靖的鸡巴每一次再阴道里进出都发出「噗呲噗呲」的响声。郭靖的龟头被妈妈的淫水淋的阵阵酥麻,大鸡巴更是大起大落,次次到底,并在里面旋磨,每次插进,都可以看到李萍小腹微微突起。
  李萍被肏的终于忍不住浪叫出声,「嗯......好靖儿......妈的小......心肝......
  喔......你的大龟头......又......又......进来了......肏死妈妈了......」淫水像泄洪一般滚滚流出,弄湿了床上一大片。
  「我的美亲娘......你的逼好肥......好紧......又湿又暖......肏起来舒服死了...
  ...」
  「嗯......操你妈逼的好儿子......你尽管肏吧......就算把妈的......老逼肏烂也......无所谓......喔......妈要......要死了......」李萍娇躯一颤,舒服的泄了身。而郭靖那会这么容易放过她,只见他放下李萍跨在他肩上的肉感的粉腿,让她夹在他腰际,手里可没闲著,不断玩弄李萍硕大的乳房及乳头,左搓右揉,搓的这对豪乳几乎变形,下身死命往前挺,好像真要把她的小穴干穿似的。
  儿......妈不行了......啊......你先停一下......让妈休息一会......」
  「好妈妈......你再忍忍......孩儿还没有爽呢!......」
  「靖儿......听妈说......你先把鸡巴......拿出来......让妈帮你含一含......不然妈就......活不成了......」
  「嗯,好吧......」郭靖看母亲已然招架不住,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拔出,放至母亲面前。李萍握住儿子的鸡巴,在她粉脸轻轻滑动,样子真是骚到极点,忽然轻启玉唇,将整根六寸多的肉棒吞进檀口,一吸一吐,有时还用牙齿轻咬龟头棱沟,玉手抚慰睾丸。
  郭靖的大鸡巴被母亲的小嘴含的飘飘欲仙,双手扶住她的头,竟然将母亲的嘴当作阴道似的,狠命往里面顶,好几次顶到她的喉咙,差点让她喘不过气。
  含吮些许时间,郭靖仍未有射精迹象,急煞了李萍,「儿啊......妈含了这么久,嘴唇都麻了,你就快快了事,射给妈妈吧......」
  「亲妈妈......亲老婆......他就是不射......我也没有办法啊......」又将肉棒插进母亲的嘴里。
  喔......」她吐出口中的鸡巴,「这该怎么办......」
  俩人无计可施之际,郭靖抬头看见李萍那对傲人的巨乳,似乎想到妙计。
  「妈,不如这样吧,」郭靖玩弄著妈妈的乳房,「让孩儿来肏您胸前这双大奶子......」「这怎可以......」李萍急忙双手掩胸,「那有人连乳房也要干的......」「这您就不懂了,您奶子够大,乳沟也深,不拿来肏太可惜了......」「越说越不像话!
  妈妈的乳房上又没有洞,这......办的成吗......」
  「这点您不用担心,只要照著我说的话做就行了......」
  「唉......真是造孽......事到如今,妈......妈全依你了......」
  于是,郭靖让妈妈躺卧在床,把鸡巴插入她的乳沟,并叫李萍用手将大奶往中间挤,如此一来,大鸡巴便被这对巨奶包裹在内。「妈,你看,这不就成了......」肉棒因沾满魔后的琼浆玉液,所以在光滑粉嫩的乳沟抽插丝毫不觉费力,畅行无阻,稍稍使力,就滑至她的樱唇,李萍也很知趣,当鸡巴顶到她小口,她便张开嘴唇把它含入,不让它有所空闲。
  郭靖被母亲的巨乳夹的不亦乐乎,李萍嘴乳并用,纵使郭靖之前已经射过一次此时也难以招架,精门一松,没多久便听他喊道:「妈妈......孩儿要......射了......」
  李萍将樱唇张至最极限,准备迎接儿子乱伦的精液,但他射出来的量实在太多了,使她来不及将之全部吞下腹中,任由滚热的液体喷洒于她的头发,脸庞以及她白晰无暇的胸部。
  操你妈逼的亲儿子......」李萍缓缓舔去嘴角精液,风骚淫媚的问道。
  「我太满意太舒服了......我的好亲娘......」郭靖把鸡巴抵在母亲嘴边,李萍顺从的用口为儿子清理残余秽物,两人都已疲惫,光著身子搂抱一同进入梦乡。次日天明,李萍先醒来,望著身旁赤身裸体的儿子,以及他胯下那根的鸡巴,虽然昨夜已射了两次,此时却依然雄伟的晨勃了,她忍不住伸出玉手轻盈抚慰。
  郭靖被母亲这一摸,也幽幽醒来,看著身旁仍一丝不挂的亲娘李萍一副人均采摘的骚模样,忍不住轻轻的将她揽入怀里,并用手在母亲那光滑的背部、腰间往返的爱抚著。
  妈妈已经是你的人,全身上下都让你给玩了......将来你就算娶了媳妇也千万不要辜负人家啊......」
  「放心吧妈妈,儿子此生有你就够了!」他捧著李萍的大奶子在母亲耳边柔情的道。李萍用手捂住儿子的嘴制止了他下面的话,「小冤家,说什么傻话,妈妈的身子虽然可以随时随地的任你欺负,但却没法给你传宗接代啊!
  」
  「为什么不能?妈妈你昨天不是说有可能已经怀上了我的种吗?」
  「傻孩子,我们毕竟是母子,如果妈妈真的被你操大了肚子,甚至生下你的种,那不是人人都知道我们母子间乱伦的丑事了吗?妈妈想过了,万一真的怀上了你的种,也只好用狼毒草堕掉,将来给你们老郭家开枝散叶的重任还得指望你将来堂堂正正娶过门的媳妇。」
  「我不管!我郭靖从小出生在大漠,不懂中原那些乱七八糟的伦理纲常,只知道大漠的女人从来都是夫死从子!」郭靖眼神坚定的看著李萍,片刻后复又柔声安慰道:「好妈妈,我要操你一辈子,狼毒草那种伤身的草药你今后千万不要服用.」
  「妈的乖儿子......妈都依你,让你操一辈子......替你多生几个孩子......」说著她小鸟依人的靠在儿子郭靖结实有力的臂膀上,不料却被郭靖一把抱住,马上又点燃滔天欲火,母子再次疯狂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