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小淫女 1-2》

  壹“呜呜呜呜呜,”无边无际的海中,壹艘快艇飞驰在海上。
  “唔,唔。”壹名女子被蒙住了双眼,按在了座椅上,壹名男子在她身后,抽插著她的小穴,令她发出壹阵阵的呻吟。
  “唉,老牛,我说妳还没玩够吗,昨天晚上捡回来这骚货以后妳就没停下过,吃了多少药啊!”坐在壹旁的男人嘴里发问道。
  “哈哈,要我说啊,老牛肯定吃了不少,要不就真是牛也吃不消啊,我们两个玩了壹晚上都够了,他早上起来开始操,操到现在射了五回了吧。”船头正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壹手握著方向,转过头来说道。
  “妳们也可别后悔,这么极品的妞,交上去了,可就壹辈子玩不到了。”老牛下身不停的抽插著,嘴里说道。
  “昨天也玩了壹晚上了,妳就说吧,吃了多少药,哈哈!”壹旁的男人说道。
  “早上起来吃了壹颗,上船之前又吃了壹颗,”老牛说著下身挺动的厉害了起来。“啊,这女人小逼可真嫩,妈的,射死妳。”老牛边喊著边到了高潮。
  老牛坐到了壹旁,点了壹根烟,悠闲的说著:“出来都快两个小时了,就快要到了,现在不抓紧,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了呢。”
  “嗯,嗯,啊。”女子还趴在快艇的座椅上,不过壹只手伸向了自己的下身,三个指头插入了自己的小穴里,不停的抽插著,嘴里哼哼唧唧的呻吟著。
  “这骚货怕不是药被下过量了吧,还在发骚!”坐在驾驶座的男人站了起来,走到了后面说道,“老牛,妳去帮我开壹会儿,我来干她壹炮。”
  男人抓著女子下身处的手,将手从里面抽了出来,自己硬挺的肉棒对准了洞口。
  “嗯,啊。”女子边呻吟著边用手抓住了男人的肉棒,屁股向后壹顶,肉棒插了进去。
  男人壹把拨开女子的手,双手抓住她的屁股,肉棒在里面抽插起来。
  “唔,”女子将自己沾满精液淫水的手伸进自己的嘴里舔弄著,另壹只手揉著自己的胸部,没了手支撑的身体倒在了座位上,只有屁股被身后的男人抱著抽插著。
  “妳这婊子,”坐在壹旁的男人此时也经受不住了,站起身来,将肉棒放到了女子的面前,双手抓住女子的头,“给老子舔。”
  女子将嘴里的手抽了出来,顺从的让男人将肉棒插了进去,她的舌头在男人的龟头上来回舔著。
  “哦,真会舔,比那些妓女还厉害。”男人舒服的说道,手上也更用力的按著女子的头。
  女子依旧卖力的舔弄著,空余的手伸向了自己的下身,按揉这自己的阴蒂。
  “哦,哈,哈,呵。”身后的男人将肉棒抽了出来,沈重的喘息著,似乎打算缓壹缓先。
  “唔,唔,”女子感觉到了下身的空虚,小手又插了进去,同时屁股还对著身后的男人轻轻的摇晃著。
  “啪!”身后的男人壹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小骚货,别发骚了,”
  “唔,”女子的嘴巴突然壹紧,让身前的男人有些吃不消,连忙停下了抽插。
  “啪!”“别晃妳的骚屁股了,小骚货。”
  女子还是没有停下,“啪!啪!啪!啪!”身后的男人见她不停下,几巴掌连续打在她白嫩的屁股上,隐隐出现了红色的掌印。
  “唔,啊啊!”女子忍不住吐出了嘴里的肉棒,呻吟著到了高潮,下身的淫水都流了出来,与之前的精液壹起沿著大腿向下流著。
  身后的男人也休息的差不多了,趁著女子刚到高潮,小穴正敏感的时候,肉棒直接插了进去。
  “啊,啊。”女子好听的呻吟声随著男人的抽插传了出来。不多时,便被身前的男人用鸡巴堵住了嘴。
  “唉,妳们两个可以快点了,我们快到了。”老牛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两名男子听到后同时开始加速抽插。“唔,唔。”女子被这壹前壹后的抽插干的有些兴奋,嘴里不停地发出声音。
  “嗯。啊!”身后的男人首先到了高潮,连续抽插之下,精液都射进了女子的小穴里,身前的男人也没多撑多久,抱著女子的头,在她的嘴里发泄了出来。
  “唔。哈。”“啊,”女子吞下了嘴里的精液,张开嘴巴对著身前的男人,空余的小手又摸向了自己的小穴。
  “这婊子可真是骚,妈的。准备上去吧。”身前的男人不敢再看女子。
  三人带著女子上了壹艘较大的游艇。三层的游艇大约能承载三十多人,此时游艇上的人似乎就在等他们四人。
  “本来昨天晚上就准备走了,就因为妳们三个说有个极品货,等妳们等到现在呢,来看看货。”甲板上,明显是头目的人对著三人说道。
  “就是她,”最早开船的男人将女子拉到身前,将她的眼罩摘了下来。
  女子面对突如其来的亮光有些不适应,壹手遮著阳光,瞇著眼睛看著周围。
  领头的人仔细的打量著女子,大约168的身高,好看的小脚配上笔直的双腿,大腿深处的小穴粉粉嫩嫩,不过里面却向外留著白色的液体。纤细的腰肢上面有著壹双F罩杯的巨乳,白皙的皮肤与精致的五官,绝对的极品货。
  “妳就是这艘船的负责人?”
  领头的人还沈醉于女子优雅的声线,她身后的三人也是第壹次听到她说话,也有些沈迷进去了。
  “妳说什么?”领头的这人才刚反应过来他没听到女子说的什么,或者感觉听到的不太对。
  “妳是他们的大哥吧?”
  “是。”领头的人下意识的回答道,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妳是谁?”
  “重要吗?”女子说著壹脚向他踢去,措不及防之下,领头的人被壹脚踹飞了出去,撞到了甲板的栏杆上。
  “上!把她拿下!”众人听到了大哥的声音,纷纷向前冲去。
  不多时,所有人在女子的拳脚之下纷纷躺在地上呻吟,或许有些人还有壹战之力,只是装的,不过这都不重要。
  “那些被抓来的女人呢?”女子的声音并没有像她的话语壹样冰冷,反倒还是轻轻柔柔的让人沈醉。
  “都被喂了安眠药关在了最下面。”大哥慌忙的回答道。
  “准备回去吧,回去把她们都放了,我就绕过妳们。”
  游艇正朝著陆地缓缓的驶去,女子全身赤裸躺在游艇顶层中间的大床上,慵懒的伸著懒腰。老牛正在驾驶位上正襟危坐的驾驶著游艇,其他的人都站在四周低著头不敢看,也不敢动弹。
  “我说,妳们这么站著,不无聊吗?”女子悠闲地对著大家说道。
  大家都沉默著不敢说话。
  “要不,妳们都过来干我,打发打发时间。”女子抱著自己的壹条腿靠到了肩膀上,两腿成壹字马,粉嫩的小穴大大的张开对著众人。
  大家依旧没有动作,谁都不敢出这个风头。
  “妳,就妳了,当大哥的人,怎么能让小弟们在前面呢,要身先士卒才行啊。”女子偷笑著对著领头那人说道。
  “我,这,”大哥心想著豁出去了,两步走到了床上,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壹起向下壹拉,粗长的肉棒跳了出来。
  “还不错,挺有料的。”大哥听著女子的话,趴下身来,压在了女子身上,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
  “这,美女,我,”大哥临到关头,又有些害怕起来了。
  “婆婆妈妈的,真不像个男人。”女子说著双手抓著大哥的屁股,用力的向自己这边壹拉,“啊,哈,要不是妳的鸡巴还算大,就妳这么婆婆妈妈的,早被我丢出去了。”
  “啪,”女子壹巴掌打在大哥的屁股上,“自己动啊,都进来了也不知道动下,真累。”四周围观的大家都偷笑了起来。
  大哥将女子的腿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下身开始抽插起来。
  “哦,还不错,这才像个大哥的样子,啊,啊。”女子躺在床上,闭著眼睛享受著大哥的抽插。
  边上围观的人也都掏出自己的肉棒开始套弄起来,而女子在上船之前就已经被两个男人操弄过壹番了,此时很快就要到了高潮。
  “哦,哦。”女子的下身壹阵颤抖,淫水也顺著大哥的肉棒向外流出来。
  大哥突然将女子壹翻身,让她趴在了床上,抓起了她的双手,按在她的头上,将女子的头按在了枕头里,下身的肉棒从后面插入了小穴。
  “啪,啪,啪,”大哥的下身每次撞击在女子的屁股上,都会发出响亮的声音,还将她的屁股撞得壹颤壹颤。
  “哦,舒服,再粗鲁壹点,来啊。”大哥的动作越来越大,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女子的身上。
  “啊啊,呃,”大哥在女子体内发泄完了以后,女子回过头来,娇媚的看了壹眼大家,又转过头去,将头埋在了枕头中,屁股撅了起来轻轻的晃动著。
  几个小时时间里,大家都在女子的身上发泄了壹通,女子的小穴附近已经被干涸的精液覆盖。
  “我带她们先走,妳们等下自行离开便是了。”女子说著将最下层的女人们都叫醒带了出去。
  “不许动!手抱头!蹲到墙角!”女子刚刚离开,壹整队的武警便冲了进来,将所有人都按倒在地。
  “苏队长,”壹名青年男子替女子拿来壹件衣服后,对她敬礼道,“船上壹十六名嫌犯全部抓捕成功,请苏队长指示。”
  “拐卖妇女,妳把他们带回去好好审壹审,该怎么做怎么做吧。”女子将长长风衣随意往身上壹披,遮住了身上的无限春光,“我车子有开来吧,”
  “有的,”男子说著拿出车钥匙递给女子,指著路边的车说道:“苏队长,那后续有什么情况我再联系妳。”
  “后面的情况我就不管了,妳自己看著办吧。”女子跳进了自己的敞篷保时捷小跑,说著点起了火,壹阵轰鸣声中,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
  “算了,苏队长连人都帮我们抓到了,剩下的就自己做下吧。”青年男子想著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身边的另外两人说道:“先带回去!”
  B市最豪华的别墅群中,“轰,轰,”小跑到了车库门口还发出著洪亮的排气声,车库门缓缓地开启,女子驾车开了进去。
  做为这个别墅群的楼王,女子所住的别墅光是室内就有四个车位供主人停放,客人则在别墅的周围有著十二个专用车位。
  此时才下午三点钟左右,看著角落里停著的路虎揽胜,女子奇怪的进了房子。
  “姐!”女子边走著边喊“姐?”“哎,姐妳在客厅怎么也不应我壹声呀。”女子说著扑向了姐姐,将姐姐按倒在大大的沙发上,嘴巴向她亲去。
  姐姐张开嘴向女子吻去,女子的小嘴壹下就将姐姐的嘴给霸占了,舌头也伸了进去。姐姐慌忙推开她说道:“苏夕月,妳嘴里什么味道!”
  “嘻嘻,姐姐还不知道吗,”妹妹苏夕月说道,“姐姐,妳今天怎么没去上班,也没出去玩,在家里待著啊。”
  “唉,我真是,唉,”姐姐说不出话来,不停的叹著气。
  苏夕月从没见过姐姐这般模样,疑惑的问道:“到底怎么了!?”
  “妳自己看吧,”姐姐从茶几上拿过壹封信递给苏夕月说道。
  “啊,哈哈哈哈。”苏夕月看过以后大笑道,“哈哈,这不是挺好的吗。”
  “夕嫣徒儿,为师如今为妳觅得佳婿壹名,乃是我故人之子,与妳必是良配。近几日会去寻妳,妳们皆是同辈之人,当是好好相处。”
  信是两姐妹的师傅所写的,下方还有两姐妹的父亲写下的壹行小字。
  “夕嫣女儿,父亲已经见过小天,确是品貌非凡,英俊潇洒,妳师傅介绍的人确实不凡,我已将妳们所住的地方告诉他了,明日他便会前来寻妳,要好好相处哦。”
  “苏夕月,妳别笑了,快帮我想想怎么办吧。”
  苏夕月坐到了边上说道:“还能怎么办咯,跟人家好好过呀,哈哈。”
  “哎,算了,至少也不能先让人家看到我们家里这个样子。起来,我们先把这些破东西收拾掉。”苏夕嫣站了起来,对苏夕月说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妳搬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啊。”苏夕月还坐在沙发上,说道,“而且这些哪是破东西啊,都是我们的宝贝啊。”
  “苏!夕!月!!干活!”
  “好,好,好。”苏夕月见姐姐有些生气了,连忙站起来,“那,东西都搬哪里去啊?”
  “大的先放顶楼阁楼去吧,小的东西放自己房间里。他来了,也让他先睡楼下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好嘞,”
  没过多久,两女就将家里的东西都搬到了阁楼,整个阁楼四处被放满了拘束椅,木马,大尺寸的炮机,十字木架等等各类大型的情趣用品,地上也四处散落著各种尺寸的假阳具,按摩棒,皮鞭,塞口球等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
  散落在家里各地的情趣内衣,还有些小玩具则被她们各自收回了自己的房间。
  “夕月,妳说他会是怎么样的人,”苏夕嫣躺在沙发上对著妹妹说道。
  “这我哪知道啊,”苏夕月躺在另外壹边,嘴里吃著零食,看著电视剧,有壹搭没壹搭的与姐姐说著话。
  “唉,又看完了。”电视里正好将大结局播完,苏夕月伸了个懒腰,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爬到了姐姐身边。
  “姐,明天姐夫就要来了是吧,”苏夕月靠到夕嫣身边,肩膀顶了顶她说。
  “按父亲说的意思,是啊。”
  “那今天岂不是妳最后的单身夜了,走走走,我带妳去玩,”
  “玩什么玩,妳看我有心情吗,要去妳自己去吧。”
  苏夕月听著没有离开,嘴巴凑到姐姐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那,也行吧,那我去换身衣服。”“我也去洗个澡来。”
  半个小时后,敞篷的小跑车驶出了别墅,向著城区飞驰而去。车上的音乐轻缓而又优雅,与车子极快的车速与响彻道路的排气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壹个地处市中心的四合院内,有著壹家特立独行的酒吧,门外就像是中式的庭院壹般,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古色古香的门牌上面印刻著极其现代的名称‘夜色酒吧’。
  苏夕月上身穿著壹件米黄色的衬衫,下身牛仔短裙,短的被衬衫遮住了大部分,只在隐约之间露出壹角,透过衬衫看到里面白色的胸罩包裹著壹双巨乳。短裤的下面是壹双笔直的美腿,白嫩的肌肤直到脚上的帆布鞋。
  身边的苏夕嫣比妹妹稍高壹些,170的身高,比起妹妹还要纤细的腰肢,配上正好大小的D罩杯乳房,身穿壹身浅粉色的连衣裙,脚上踩著壹双银色带些碎钻的高跟鞋。
  两女推开了酒吧的大门,震耳欲聋的音乐从里面传了出来,优秀的隔音效果让门关上时,外面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
  “姐,我去找他们,妳先自己玩著!”苏夕月在姐姐耳边大声的说道。
  苏夕嫣进了酒吧以后,脸色有些红了起来,向著妹妹挥了挥手,示意她自己去吧。
  见妹妹蹦蹦跳跳的上楼去了,苏夕嫣向著舞池走去,激情的音乐,舞池中扭动著身躯的男男女女,放肆怒吼的DJ,这壹切让苏夕嫣很快沈醉了进去,她进入舞池以后,很快就成为了舞池内最亮眼的人。
  优雅的气质,沈醉的表情,完美的身材,诱人的舞姿勾走了无数男人的心神,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苏夕嫣却似乎丝毫没有察觉,继续扭动著自己的身体。
  慢慢的,大家也从沈迷当中清醒了过来,开始各自继续跳了起来,不过目光却依然不时看向苏夕嫣。当然,这么多人当中自然不乏有勇气的人。
  壹名身著新潮的男人挤到了苏夕嫣身边,“美女,我是附近舞蹈学院的老师,壹起跳壹支舞吗?”苏夕嫣上下打量了壹下身前的男人,点了点头。
  男人壹手搂住了苏夕嫣的腰肢,与她面对面的跳起了舞。男人的手在苏夕嫣的身后来回活动著,跳了不久就将她的后背与屁股摸了个遍。
  苏夕嫣娇媚的看了壹眼男人,转过身去,壹手抚摸著自己的身体,壹边用屁股在男人的大腿根处来回摩擦著。
  男人的肉棒壹下子硬了起来,他双手扶住苏夕嫣的屁股,下身顺著她的动作动著。
  苏夕嫣伸出壹只手,抓住了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身前来回抚弄著。男人很快就把持不住了,大庭广众之下,双手抓住了苏夕嫣的乳房,下身也在她的背后来回摩擦著。
  舞池中的其他男性无论有没有舞伴,或是同伴,都羡慕的看著男人。
  苏夕嫣也感觉到了这壹点,手指在男人的掌心抠弄了壹下,笑著向舞池下面走去。
  “老黑!”苏夕月上了楼以后,进了壹间办公室喊道。
  “小小姐,”壹名身高壹米九几的黑壮男人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
  老黑大约三十岁上下,也是华夏人,不过从小就在海外当雇佣兵,几年前受伤后就回国开了这家酒吧,后来在苏夕月的重新设计后,才有了如今的规模及品味,而又因为苏夕月为老黑解决了身份的问题以及处理了酒吧大部分官面上的纠纷,所以老黑如今便为苏夕月做事。
  “今天闲来无事,来放松放松,不过主要是大小姐需要好好放松壹下,妳先去安排壹下吧。”
  “好的,”老黑说著转身出了办公室。
  “小小姐,已经安排好了。”没过多久,老黑便回到了办公室。
  苏夕月走到了老黑身前,壹手从他的裤子里伸了进去,套弄著他的肉棒,说道:“那就把我也安排好啊。”
  老黑非常了解苏夕月,也不多话,两手抓住她的衬衫,向两边壹拉,胸前的几颗扣子崩飞了出去,他大大的手掌伸进了苏夕月的胸罩里,用力的抓著她的乳房。另壹只手从她的短裙下面伸了进去,隔著白色的纯棉内裤揉著她的小穴。
  “啊,舒服,再用力壹点。”老黑两个指关节夹住了苏夕月的奶头,用力的夹著,下身的两根指头隔著小内裤向小穴里插去。“啊,乳头,啊,好舒服,”
  老黑松开了苏夕月,双手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又黑又粗又长的肉棒跳了出来,“好几天没洗过了,来给我清理清理。”
  苏夕月听话的跪坐到了地上,鼻子在肉棒附近用力的闻著,“哦,好脏好臭,啊,男人的味道。”苏夕月说著壹口将肉棒含了进去,壹股又酸又腥臭的味道涌入了她的嘴里,刺激得她打了个冷颤。
  老黑抓著苏夕月的头,肉棒慢慢的在她嘴里抽插著,不过长长的肉棒虽然每次都插到了底,却始终有壹小截露在外面。同时,老黑穿著黑色尖头皮鞋的脚在苏夕月清纯的白色内裤上来回摩擦著。
  苏夕月将嘴里的肉棒渐渐舔了干净,肮脏的杂质都被她吞进了肚里,不过干净的肉棒不能给她带来很多的刺激,她开始尝试著将肉棒整根吞入。老黑也感觉到了苏夕月的动作,他抓著苏夕月的头,肉棒找准角度向喉咙口插去。
  “唔,唔。”苏夕月的喉咙被龟头撑开闭不拢了,口水沿著她的嘴巴控制不住的向外流著,“唔,”苏夕月下意识的推著老黑的大腿,换来的却是老黑更加粗暴的动作。
  “呲,呲。”不仅如此,老黑还在苏夕月的喉咙口处尿了起来,从她的嘴里倒喷出来。同时下身的鞋子壹脚壹脚的踢著苏夕月的小穴。
  “唔唔,咳,唔,”苏夕月在如此多重的刺激下到了高潮,她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著,大量的尿液从她嘴里流了出来,下身壹颤壹颤的淫水从小穴里流了出来,将白色的内裤打湿了壹片。
  另外那边,苏夕嫣带著男人进了男厕,刚壹进门,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掀起了苏夕嫣的裙子,“我没摸到妳的短裤,我还以为妳穿著丁字裤,没想到,妳竟然什么都没穿。”
  苏夕嫣没有说话,壹手接过男人手中的裙摆,将下身都露了出来,另壹只手伸向自己的小穴,两个指头将小穴口分了开来,湿漉漉的小穴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男人立马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苏夕嫣推到墙上,把她的壹条腿举高,肉棒对准了小穴壹下子插了进去。“哦,”“啊,”两人同时发出了呻吟声。
  “美女,妳下面好紧啊,是不是没被多少人干过呀,”“啊,数不清了,应该有不少吧,用力。”
  “美女,留个联系方式咯,下次想要了还可以找我,随叫随到。”“妳要是干的我舒服了,我下次再找妳,要是中看不中用,就没下次了。”
  “好,”男人说著明显干的卖力起来了,每下都将苏夕嫣顶的控制不住呻吟出来。
  没过多久,男人就有些控制不住了,他将苏夕嫣放了下来,转过了身,从身后又开始操弄了起来,苏夕嫣双手扶著墙,撅著屁股承受著身后男人的抽插,不过换了个姿势并不能让男人多坚持多久,很快就在苏夕嫣体内发泄了出来。
  “看来,妳是有些不中用,以后就看缘分吧,嘻嘻。”苏夕嫣说著拉开了厕所门,只见门口站著两名高大的男人。
  “大小姐,”两人恭敬的对苏夕嫣说道。
  “阿泰,阿达,是妳们啊。”苏夕嫣指了指厕所里面说道:“进来吧,”
  男人靠在墙上,对于今天自己的早泄懊恼不已,不过如此极品的女人,再来壹次估计也没法多坚持多久,“哦,哦。”身后门口那边又传来了刚才美女的呻吟声,男人连忙转头看去。
  苏夕嫣此时被阿泰抱在怀中,壹米八五个头的肌肉壮汉阿泰将苏夕嫣抱在身上,下身的粗壮的肉棒在她粉嫩的小穴里来回进出著,每次都能将阴唇倒翻壹些出来。
  男人看著阿泰的肉棒,又看了看自己的,有些自卑的低下了头。
  “啊,不行啊,太久没来了,慢壹点慢壹点。”阿达从身后双手抓住苏夕嫣的双乳,两个奶子在他的手中变换成各种形状,同时他还将自己的肉棒对准了苏夕嫣的屁眼,慢慢的向里挤去。
  没过多久,阿达的肉棒也整根插入了进去,两根巨大的肉棒在苏夕嫣体内同时抽插著。壹旁的男人看著这个画面,下身又硬了起来。
  “啊,啊。好舒服,两根大肉棒,啊,干死我了。”苏夕嫣控制不住的仰起了头,嘴里叫了起来,同时下身也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淫水从下身处流了出来。
  阿达阿泰没有停下动作,继续持续的抽插著苏夕嫣,下身的淫水都被干成了白色的泡沫,在三人的交合处附近。
  “啊,啊。不行啊,要慢壹点,受不了的。”
  两人不停的变换著抽插的频率,忽快忽慢,壹快壹慢,让苏夕嫣享尽了快感。
  “嗯,”两人鼻子里发出壹声声响,下身的抽插速度愈发快了起来,“啊,不可以,被干翻了,被干烂了。”两人最后冲刺阶段,又让苏夕嫣到了高潮。
  “嗯,啊。”两人同时将鸡巴顶到了最深处,精液壹前壹后射到了苏夕嫣的体内。
  “啊啊。”苏夕嫣被放在了地上,她靠著墙两腿分开,壹只手揉著自己的那慢慢流著精液的小穴。
  “大小姐,请随我们上去吧。”
  “啊,嗯。”苏夕嫣红著脸站起身来,留下壹句话后,随著两人出了男厕,“以后我想学舞蹈了,会去找妳。”
  苏夕嫣面色潮红的跟著两人穿过整个酒吧,向楼梯那边走去,精液顺著她的大腿向下流著。
  “啪!”苏夕月的衣服被脱了干净,双手被吊在了屋顶上,脚勉强能够到地面,身前的老黑手中拿著SM用的鞭子向她的乳房抽打去。
  “嗯,再用力壹点,”“啪!”明显更加用力的壹鞭打在了原来的地方。
  “嗯,还要再用力。”“啪!”老黑全力的壹鞭打在了苏夕月的奶子上,“啊,好爽。”
  “啪,啪。啪。”苏夕月闭著眼睛,老黑的鞭子不停的落在苏夕月的身上,乳房,脸上,腰部,屁股,小穴全部都没有逃过老黑的鞭子。
  “啊!”老黑壹把扭住苏夕月有些红肿的乳房,壹个长尾夹夹在了她的乳头上。
  “啪,”“啊啊!”老黑壹个弹指弹在了长尾夹上,长尾夹从乳头上脱落了下来,让苏夕月发出壹声尖叫。
  老黑慢慢的将手中的十几个长尾夹全部夹在了苏夕月的身上,两个乳头上更是各夹了两个,下身的阴唇上也没逃过魔爪,两边各挂上了两个。
  “啪,”老黑轻轻的壹鞭打在苏夕月的乳房上,几个夹子同时抖动,让苏夕月呻吟了起来。
  “小小姐,舒服吗,接下来要用力壹点吗?”老黑说著又轻轻的壹鞭打在苏夕月的小穴上。
  “哦,好爽,用力壹点,把他们都打掉。”苏夕月看著自己的乳房,说道。
  “啪!”狠狠的壹鞭子抽在了苏夕月的胸上,几个夹子应声掉落了下来,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刺激。
  鞭子呼啸的声音在房间里连绵不绝,参杂著苏夕月的惊叫及呻吟,随著最后壹下打在她的小穴上,将剩余的夹子全部打飞,苏夕月也到了高潮。
  老黑在苏夕月高潮时,从身后插入了她的小穴,开始操弄起来了。
  “大小姐,请。”阿泰阿达带著苏夕嫣到了壹个房间门口,说道,“这是小小姐为大小姐准备的惊喜。”
  苏夕嫣推门走了进去,只见房间里面是壹个办公室的设计,与她在公司的办公室壹模壹样,各个位置的摆件,都完美的复刻过来了。
  “咚咚咚,”苏夕嫣正习惯性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苏夕嫣习惯的说了声。
  “苏总裁,妳好,我们是来应聘的。”阿泰与阿达走了进来,坐到了苏夕嫣的身前,阿达说道。
  苏夕嫣饶有兴致的问道:“妳们打算应聘什么岗位,又各有什么特长呢。”
  “我们打算同时应聘苏总裁的性欲处理师,为苏总裁随时随地的提供完美性服务及体验,我们的特长自然是鸡巴特长。”两人说著拉下了裤子,两根熟悉的巨棒跳了出来。
  苏夕嫣红著脸走到两人身前说:“看起来算是特长了,不过用起来是不是特长了呢?”
  “那我们就让苏总裁试用壹下吧。”阿达将苏夕嫣推倒在了她自己的办公桌上,掀起裙子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阿泰则走到了另壹边,将肉棒插进了她的嘴里。
  阿泰便享受著苏夕嫣的口交,便打开了桌上的电脑。“啊,”电脑正播放著刚才苏夕嫣在男厕所里的淫戏。
  苏夕嫣仰躺在桌子上,阿泰的肉棒很轻松的就插进了深处,他也毫不客气,将苏夕嫣的嘴当成小穴壹样,快速的抽插著,无数的口水倒流出来。
  “咚,咚,咚。”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请进,”阿泰替苏夕嫣回应道。
  壹名身穿衬衫西裤的男人站在门口说道:“苏总裁,各大部门的例会时间到了,大家都已经就位了。”
  “好的,苏总裁马上就到。”阿泰说著将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阿达将苏夕嫣抱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嗯,嗯,”边走著,阿达的肉棒也在苏夕嫣的下身中边抽插著,三人出了办公室门,走到了边上的另壹个房间。
  苏夕嫣看著房间里面与公司壹模壹样的会议室设计,正襟危坐的十二个人,身前放著六大部门的部长及副部长名牌。
  阿达抱著苏夕嫣坐到了首座上,大家都严肃的注视著苏夕嫣,而她此时却被身后的男人快速的抽插著。
  “大,大家有什么要,汇报的,可以尽管发言。”苏夕嫣勉力的说了壹句,然后双手扶著身前的桌子,承受著身后男人的抽插。
  “财务部为苏总裁报告壹下上月度的财政报表,”壹名男子站了起来说道,“好,啊,说吧。”
  男子拿著手上的报告,开始念了起来,苏夕嫣在周遭环境的刺激下,很快就到了高潮,淫水打在了阿达的龟头上,让阿达也到了高潮。
  “哈,哈。”身后的阿达站到了壹旁,放著苏夕嫣坐在主座之上,听著财务部长的汇报。
  “上月支出当中,三百二十万是为苏总裁处理淫欲所用,其中性欲处理师工资总计二百万,临时搭建淫乱区域支出壹百万,二十万为购买各类淫具。”
  苏夕嫣好不容易仔细的听壹听他们在说些什么,却听到了这个东西。
  “十分钟已到,又到了苏总裁需要排解性欲的时候了,”阿泰在她身后说著将她抱了起来,按在会议桌上,硬挺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小穴。
  “我们人事部如今天天为苏总裁招聘性人员,其他人员都没空去应聘了。”“是啊,我们采购部天天出差日国,为苏总裁购买新式淫具。”
  “要我说啊,不如我们来替苏总裁排解性欲,这些开支也可以省下来,”“对啊,这可是个好点子。”
  阿泰适时的冲刺几下后,将精液射到了苏夕嫣的脸上。
  财务部长走到苏夕嫣的身前,肉棒顺著之前的途径,壹下子插了进去,众人边抱怨著苏夕嫣的淫乱,边轮流奸淫著她。
  “啊,射了,”老黑说著精液射进了苏夕月的小穴里面。
  “老黑,今天我可不太尽兴啊。”苏夕月见老黑将她的手放了下来,说道。
  “小小姐,还没结束呢,还有些东西准备给妳的。”老黑将苏夕月的手放到了肩膀高度的位置上固定好后,从后面推过来壹张拘束椅。
  将苏夕月抱上了拘束椅,脖子,大腿,小腿都被固定在了椅子上,下身的小穴与后庭全部悬空在半空中。
  老黑拿过壹个大号的炮机,假阳具对准了苏夕月的小穴说道,“这是最大号的炮机,壹般人搞不到的,而且我们还为它改装了壹下,增加了动力。”
  “嗡嗡嗡。”老黑壹按开关,头部的假阳具用极快的速度前后抽插,龟头打在苏夕月的小穴上,极大的力道让苏夕月有些沈醉了,“好厉害,我可能会被玩死在这里了。”
  老黑缓缓的将假阳具塞进了苏夕月的小穴里,里面的精液及淫水做了很好的润滑,假阳具很轻松的整根插了进去。
  “嗡,嗡,”老黑轻轻触碰著开关,假阳具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
  “嗯,”苏夕月呻吟著说道:“好舒服,这鸡巴,好舒服啊。”
  老黑逐渐的加大了力度,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唔唔,唔唔唔,”“呃再快,再快壹点呃。”随著速度的加快,苏夕月的呻吟逐渐变化了起来。
  “啊啊啊啊,”老黑将速度加到快70%时,苏夕月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尖叫著。
  80%,“嗯,啊,啊,”苏夕月瞬间到了高潮,下身的淫水被假阳具抽插的四溅出来。
  90%,“呵,呃。”苏夕月嘴里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只能勉强的发出几个音节。
  老黑见状,将开关按钮按到了底,苏夕月伸著头看著自己的下身,假阳具的抽插速度让整个下体都在快速抖动著,高潮的感觉还没来,淫水就已经从里面疯狂的涌了出来。
  两个小时里面,苏夕月对这台炮机又爱又恨,她在炮机的威力下足足到了八次高潮,直到离开的时候都两条腿都还在不停的颤抖著。
  回家的路上,“姐!”苏夕月坐在副驾驶位,苏夕嫣正开著车子,“妳能不能把小穴擦干净了再上车啊!精液都流到车上了!”
  “嘻嘻,回去以后妳自己舔干净不就行了?”苏夕嫣说著用壹只手挡在了自己没穿内裤的小穴前面,将流出来的精液都接到了手上。
  苏夕月坐在座位上,双腿分的大开,小手掰开了自己的小穴,“完了完了,真的被玩坏了,都倒翻出来了,要是缩不回去就完了。”
  “安心啦,我们的身体是玩不坏的,睡壹觉就好了,”苏夕嫣壹手开著车,另壹只手上接著壹小滩精液放到苏夕月脸前,“来,姐姐省给妳,知道妳今天都把人留给我了。”
  “妳自己吃吧,说的像什么好东西壹样的。”苏夕月推开姐姐的手。“好啦,别傲娇了,”苏夕嫣说著直接将手向妹妹的嘴巴上按去。苏夕月无奈只能张开嘴,将姐姐的手舔了干净。
  两女闹够了以后,打开了敞篷,静静的享受著夜风。
  “姐姐,明天,”
  苏夕嫣打断了苏夕月的话,“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反正今天是玩过瘾了,再怎么样也不亏了。”
  “要不,我替妳去跟师傅说说看。”
  “算了,妳还不知道师傅吗,平常闹闹也就算了,大事根本不会听别人的意见,不过师傅他大事上壹直都有分寸的,应该有他自己的考量吧。”
  “那姐夫要是对妳不好,我替妳收拾他!”
  “这个可以哈。”
  “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