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美母的极致诱惑》

  「小轩……醒醒……快起床,上学快迟到了哦~」
  「哦……来了……」
  又是周一,老妈一如既往地一大早推门进来喊我起床。唉……我的周末就这么结束了,别了,我心爱的被窝!
  我叫刘轩,16岁,一个普通的高一学生。普通是因为我长的普通,学习成绩普通,家庭也很普通。
  「小轩,昨晚是不是又打游戏打了很晚?」当我洗漱完毕,刚坐到早餐桌边,就被我正在边吃早饭边看报纸的老爸说教了一顿。
  我老爸,刘大海,一个普通的汽车销售员,几十年兢兢业业,靠自己积攒的客户人脉维持著一份还算高档的薪水,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这就快期中考试了,这次可要好好考呀!」
  「哦……」
  一大早就被这么连环说教,我可真的是太悲催了,但看著老妈那张严肃脸,出于一种源自本能的惧怕,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我妈叫王美芸,职业教师,太不幸了对不对?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还有什么是比有个教师母亲更不幸的事?有!那就是这位母亲还正好就在你所在的学校任教,且担任你的任课老师!
  王老师的教学水平,在我们学校那是有口皆碑的,为啥?一万年都不改的老式职业西装,一副时刻透射著寒光的玳瑁平光眼镜,加上北方人天生的、足有172公分的高大身材,所过之处只能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形容。教室里的灭绝师太,考场上的四大名捕,让我们这些做学生的真的是又惊又怕。
  老实来说,老妈长得还是不错的,已经快四十岁的人了,从来不用化妆品的脸上透射著宛如少女般的健康肤色。当然,请忽略她总是简单盘起的长发,和略显臃肿的身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妈就再也没有对我笑过,明明在我记忆里,老妈的笑容很好看来著。
  「吃好了没?吃好就去收拾书包,你要迟到了!」
  看我龟速啃完桌子上的面包鸡蛋,迟到二字不离口的妈妈再度唠叨道。
  「哦……」
  又是一个周一,同样的场景,在我们家已经无数次发生。
  ……
  「轩哥,你来啦?」「嗯,老叔儿!」
  看我有气无力地走进教室,损友兼同桌的老叔儿跟我打著招呼。这小子姓舒,因为长得有点著急(显老),所以被我们同学称为「老叔」(北方人说话惯带儿化音)。
  「轩哥,你周末干啥了这是?咋一副被榨干的样子?」老叔说话一如既往地猥琐,以一种过来人的口气说道:「撸多伤身啊!」
  「滚蛋,老子是没睡好!」现在的高中生,哪还有单纯的,虽然我家教很严,但色情书籍和岛国动作片还是看过一点的,并不觉得有多上瘾,哪有游戏好玩?
  「麻蛋!昨晚峡谷三连跪,把把遇到孤儿索(亚索),气的一晚上没睡著!」
  「那难怪了!」老叔点点头,又低头瞅瞅手表上,戳了戳我:「你快别这样了,今天早自习是你妈的,你自己挨骂就算了,别连累我!」
  「你妈的!」我嘟囔一句。
  这时候,早自习的铃声打响,我妈面带寒霜地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一时间,原本有些嘈杂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早自习连著妈妈的英语课,然后是一节物理课和两节语文课。再下来,是午休,午休结束后,下午是两节数学课和一节生物课……
  我的高中没有任何激情,每天只是机械的上学放学。老师注重升学率,学生渴望上大学。课间大家该上厕所上厕所,该聊游戏聊游戏……你问有没有学生早恋?呵呵,祈祷那些不怕死的家伙们,不要在课间调情的时候遇到我妈吧!
  一天繁重的课程伴随著晚自习下课的铃声结束,我拖著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老爸坐在客厅看晚间新闻,我妈被临时通知开教研会,所以就他一人。
  「小轩回来啦?饿不饿?饿的话自己去煮泡面。不饿的话,就去洗澡,然后早写完作业早休息!」老爸看著电视,头也不回地交代道。
  「哦!」
  我晚上也懒得吃东西,把书包扔到自己卧室的床上,就直接进了卫生间。等我洗完澡,神清气爽的出来,我妈也才刚刚到家。
  「怎么今晚这么晚?」老爸给妈妈倒了一杯水,微皱著眉头道。
  「害~下周要期中考试了,主任临时开会交代,这周课要赶赶进度……」
  「老婆,那今晚……」
  老爸还要说什么,但妈妈看我傻站在那,就一副气都不打一处来地说道:「你还站在那干嘛?洗完澡了?还不快去写作业?」
  「在学校写完了……」我现在对我妈,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永远是当老师来对待的。
  「那就回你房间去温温书,要不就去睡觉,都高中了,怎么一点不知道抓紧时间学习,将来怎么考大学?」就算写完作业,在老妈看来,还是要好好学习。
  后面的话我也懒得听了,直接回了卧室,反正左右就那么几句,都不带变的。
  至于学习?笑话!小说不好看吗?手机不好玩吗?卧室门一锁,灯一关,躲被窝里看小说去咯……
  在这之后的时间里,我只依稀听到几声敲门声,估计是爸妈提醒我睡前喝牛奶,懒得理他们,就让他们当我睡著了好了。
  今晚的小说有点好看,作者君还是挺给力的,一连更新了七八章,害得我书币都多花了不少。就是感觉作者君路子走窄了啊,居然还有点打擦边球性质的情节,什么「酥胸」、「翘臀」的,把我看的有点燥热了。
  「要死要死……」被小说里火热的描写刺激的下体稍微有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