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侦探探案集拳奸血案》

  拳奸血案(1)拳交杀人魔无数的「蓝眼泪」从海里升起,这是一种学名希氏弯喉海萤的浮游生物。它们遍布海面并在夜间发出漂亮的蓝光,无边无际,似乎温柔的海面下还存在著一个巨大的、闪烁著蓝色灯光的城市。
  戴颢彬却无暇欣赏窗外的奇景。他的目光被吸附在他爱的人身上有些出神。
  他想起半年前的那天,梧桐叶黄了一半,淅淅沥沥的雨却不停,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直到他迎著她的笑容差点和她错过。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里找到了它的天。」
  几乎没有更好的句子能形容他心里的感觉。
  吴敏儿转过头,看著她的男友。她的脸是雪,眼里却燃著火。
  「吻我。」
  戴颢彬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吻了她,在豪华套房巨大的落地窗前。
  英俊的男孩,美丽的女孩,泛著无数蓝色星点的大海,这一切,就像百老汇舞台上由艺术家雕琢的梦。
  戴颢彬抱住了她。
  她身体颤抖脸颊有些泛红。「给我那个」。
  似乎是什么暗号,不过戴颢彬立刻就明白了。他转过身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个银色的小型气罐、一个保温杯一样的瓶子,还有……一个气球?
  吴敏儿已经躺到了床上。男孩儿把银色的小型气罐插到保温杯一样的瓶子上,然后从瓶子上部的一个伸出来的小口里把一股气体注射进气球里,气球很快便胀大了,一切似乎都那么自然,直到他把气球交给了他的女友。
  女孩儿把气球口放到嘴上,慢慢放开,把一道气体吸进嘴里,甜甜的,就像她身边的男孩儿。
  「咯咯咯咯~」她的笑声总能让男孩儿想起小时候挂在窗边的风铃。
  「咯咯咯咯~」吴敏儿醉了,无数的快乐在她的大脑中爆开,她的身体有点发麻但很快就完全放松了,软绵绵的。
  又一道甜甜的气体被吸进嘴里,天地颠倒,她的阴道变得湿润,阴蒂和小阴唇充血勃起,内裤也被沁湿。戴颢彬喜欢看著他的女友快乐的样子,就像现在。
  叮咚!门铃声响起,他才想起自己点了红酒。他不情愿地离开了吴敏儿,走出套房的卧室,打开房门。
  呼哧。咚。一声闷响,似乎什么东西倒在了地板上,然后门关上了。美丽的女孩却无暇分辨,她太醉太快乐太舒服,半梦半醒不知道一切是真是幻。
  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了卧室。
  他的手里拿著一个小气罐,不断喷射出气体。
  吴敏儿闭著她漂亮的眼睛,性感的身体在床上扭动,诱人亲吻的檀口微微张开,越来越多的气体被她吸入体内,她的笑声已经被一种深喉处发出的平缓呻吟所取代。
  男人的手指缓缓滑过女孩绝美的容颜。
  「呃~~」这可人儿呻吟著,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并拢在一起互相摩擦。
  男人的手指滑过她的脖子,锁骨,胸部,抚过她平坦的小腹,最后越过裙摆,他的手贴在了她嫩滑的大腿上。他一边体会那美腿的质感,一边向上滑动,把手伸进吴敏儿的裙底。
  「呃~~呃啊~~」丽人娇柔的呻吟声越发陶醉,男人的手在她的裙下摸索,她的胯部不自觉地配合著耸动。然后男人勾著她的内裤,顺著她的美腿脱了下来,内裤裆部充满弹性的布料滑过大腿内侧的感觉让吴敏儿舒服地叫了出来。内裤滑过她的玉足直至被完全脱下,男人把那包裹著美人最私密处的精致布料放到鼻上嗅闻,十分受用。
  性欲环绕,男人抱住吴敏儿的身体,和她拥吻,他舔舐吮吸丽人青春的娇唇,用舌头勾勒她红唇美好的轮廓,然后把舌头伸进了女孩儿的口内。吴敏儿在半梦半醒之间,根本不知道正在和她做爱的是谁,她伸出香舌和男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搅动。
  男人的右手伸进她的裙底,手掌包握著她两腿间的私密处揉搓。他能感觉到吴敏儿的阴蒂已经硬了,一次又一次在他手掌上划过,她的整个胯部充满韧性而且温暖,温热的爱液不断流到他的手上。两人的舌吻越发激烈,不断交换著彼此的唾液,吴敏儿本能地将这些唾液吞进口中。男人的手越来越用力,揉捏、摩擦、按压,性感的丽人则配合著耸动自己的裆部。
  「呜~呜~~呜~~」吴敏儿诱人的呻吟被男人的嘴堵住,却还是越发清晰。
  终于,她性感的身体一阵抽搐,男人感到一阵暖流浇在自己手掌上,吴敏儿迎来了今夜的第一次性高潮。她漂亮的阴道口颤抖著一张一合,猛然泄出爱液。
  爱液顺著男人的手指流下,湿透了床单。
  『果然是年轻的身体』男人想著,『还这么青涩,稍微揉一下就泄了。』他的手还按在吴敏儿的私处,让她能慢慢体味高潮的余韵。
  女孩刚刚高潮过的身体沁出汗液,少女味的体香飘散,这青春的味道对男人来说是无解的诱惑。
  男人情不自禁将美人儿的手臂举起,将脸埋进她的腋下。
  「呼,太美了这味道。」男人呼吸著,然后吮吸少女腋下的香汗,用舌头细品丽人腋下光洁的皮肤。「嗯,太青春了……果然还是小女孩……这种美女的味道……太难得了……」这男人似乎有些激动,两手在吴敏儿的身体上下乱摸,同时嘴不断亲舔女孩的脖子、锁骨、香肩,他的脸和女孩的俏脸摩擦,鼻尖爱抚著女孩的皮肤,就像情人一样。
  一连串的性爱刺激让吴敏儿淫叫起来,她昏昏沈沈的,娇叫声也越发妩媚。
  「啊~~呃啊~~,好舒服~~」
  男人抓起她的美腿,爱抚她雪白的小腿,亲吻她的脚踝,然后把丽人柔白的脚趾放到嘴里吸,把舌头伸到脚趾之间舔。
  「妈的,脚都是香的,真他妈是个尤物!」
  身体乳的香味和健康的少女脚汗的味道就像拂晓初绽下的芍药花海,那种清新的性感和纯净的妖艳让男人兴奋得眼睛充血。初长成的女神扭动性感的身体,欲望像朝阳照暖大地,在她纤细的神经内肆意绵延。
  「摸我~~……啊~~……摸我~~我要~~」随著她的呻吟,她的两腿张开了,曾令万千男人幻想的裙底风光绽放在男人面前。
  「你的小穴长得可真美。」吴敏儿的小阴唇因为性兴奋已经自己张开了,她的私密处现在看上去就像深红色的蝴蝶,因为生殖器的充血,原本粉红色的阴道前庭也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男人的手顺著她的小腿向上,沿著她细腻的大腿内侧皮肤,一路摸到她的阴户上。用手指揉捏她私处的皱肉,捏著柔弱的小阴唇玩弄。
  她若还有清晰的意识的话,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毫无防备地躺著被陌生的男人玩小穴。男人捏著她的两篇阴唇,一边揉一边往两边拉开,美丽少女的阴道口就毫无防备地暴露在男人眼前,粉红色,脆弱而诱人,轻微地一张一合,似乎在渴望著异物的入侵。
  「进来……进……我里面……嗯~~……」妩媚的女郎呢喃著呼唤。在她混乱模糊的意识里,好想被插入,在小穴里,好想要被深深插入进去,想得无法停止!
  「哼哼,那就开始吧。」男人拿出一个像氧气面罩一样的东西戴在吴敏儿脸上,包裹著她的口鼻。面罩的下端连接著一个圆柱形塑料瓶,那里面装著某种液体,随著吴敏儿的呼吸不断挥发后被吸入她体内。
  「我们来试试这个,美人儿,好好享受吧,这可是你的最后一次!!!」
  ……
  第1节阳光温柔地穿越地平线,从窗帘的缝隙间透入,温情地将金色抹上你的睫毛。
  似乎又是幸福的一天,它将在这氤氲著点点金光的静谧中拉开帷幕。
  「我在哪儿?」
  你环顾四周,看到了灰色的地毯,浅色的墙面和设计简洁的深色家具,而你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在你的身边一个性感到极点的女人正在沈睡,她一丝不挂,柔美的背部曲线就像用玉石打造的艺术品。
  你想起来了,这里是宝格丽酒店的套房。
  「我是谁?」
  你是叶语嫣,一个名侦探,一个伪娘,一个绝顶聪明的绝色美人。睡在你身边的女人是千影,你的情人。
  你打算做什么?:(*本文为互动小说,你可以选择自己的行动,你的行动将可能影响小说结局。试著选择你的行动吧。)
  A:我想起床。(下转第2节)
  B:我想和千影在床上缠绵。(下转第3节)
  ……
  第2节你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床很软很温暖,千影也很温暖,还很香。但你还是坐起来打算起床。
  这时一阵不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你拿起酒店的电话听筒。
  「叶小姐,早上好,这里是酒店前台,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你:「谢谢……不过,我有要叫早服务吗?」
  「抱歉打搅到您,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您,您有两位访客,他们正在大厅等您。」
  访客?他们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一连串的疑问闪过,然后立刻又有了答案。
  你:「他们是警察吧?」
  「是的。」
  那就对了,而且你必须下去迎接那两位「访客」。实际上你是市警察局的顾问,专门针对性犯罪方面的问题。你每年都会收取市政府给予的一笔顾问费,相应的,你也必须随时准备为他们提供性犯罪问题方面的咨询。
  你:「好的,请告诉他们,我马上下来。」
  你快步走进洗手间,把长发盘起来,迅速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镜子中倒映著你的容颜,不得不说,这就是能引起特洛伊战争的美貌。你换好衣服,准备离开。千影也醒来了。
  「语嫣~,又要去工作吗?」她慵懒地坐在床上看著你,美艳的脸上神情妩媚,让你想冲过去抱著她亲一口。
  「抱歉,我晚上再来找你好吗。」
  「嗯,我在家里等你喔~」
  (下转第4节)
  第3节你看著身边全裸著的绝色女神,想起了你们昨晚的缠绵。
  你的阴茎不自觉地充血胀大,你向她靠过去,从背后抱住她,把你的整个身体和她的身体贴在一起,温暖的体温和柔滑的触感传遍你全身上下,性感御姐成熟的女体香味传来,浓郁而幽沈,闻著不由得心跳加速。你的阴茎加速勃起,正好嵌入了千影翘臀间的股沟之中,阴茎上传来的感觉直冲脑门,那可是被千影这样的性感女神的美臀夹住阴茎的感觉,你立刻就沦陷了。
  受不了了,想要做。你从背后抱住她,把她翻身面朝下压在床上。这美艳的御姐刚刚醒来就发现自己趴在床上被你压著,臀沟里还插著你的肉棒。
  「呃~~语嫣~~」千影御气十足的呻吟直直刺激到你内心深处的淫欲,你挺起肉棒,龟头直接对准她的菊穴,就要猛操进去。
  「叮叮叮叮叮……」一阵不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不知怎么的,理智迅速占据了你的大脑,你飞快地拿起酒店的电话听筒。
  「叶小姐,早上好,这里是酒店前台,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你:「谢谢……不过,我有要叫早服务吗?」
  「抱歉打搅到您,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您,您有两位访客,他们正在大厅等您。」
  访客?他们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一连串的疑问闪过,然后立刻又有了答案。
  你:「他们是警察吧?」
  「是的。」你几乎能听出电话那头的人脸上带著职业式的微笑。
  那就对了,而且你必须下去迎接那两位「访客」。实际上你是市警察局的顾问,专门针对性犯罪方面的问题。你每年都会收取市政府给予的一笔顾问费,相应的,你也必须随时准备为他们提供性犯罪问题方面的咨询。
  你:「好的,请告诉他们,我马上下来。」
  你从床上爬起来快步走进洗手间,把长发盘起,迅速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镜子中倒映著你的容颜,不得不说,这就是能引起特洛伊战争的美貌。你换好衣服,准备离开。千影穿著丝绸睡裙走过来抱住你,轻轻吻你的嘴角。你能清晰地感觉到她肉体的轮廓,她挺拔的乳房隔著单薄的睡裙挤压在你的身体上。
  「语嫣~,又要去工作吗?」她慵懒地说道,美艳的脸上神情妩媚,让你有想把刚才的事情做完的冲动。
  「抱歉,我晚上再来找你好吗。」你必须努力收敛心神才能让自己离开她。
  「嗯,我在家里等你喔~」
  (下转第4节)
  第4节(*你成功完成了第一次选择。现在,开始你「高潮叠起」的侦探之旅吧!)
  你来到酒店大厅,一男一女两个警官正在等你。
  那男警高高瘦瘦,说不上有多帅,但很干净。
  那女警却是个十足的美人。她身材高挑修长,一双纤细的美腿十分引人注目。
  她的容貌很美,脸型柔和,五官立体而不生硬,眉宇间总是带著一丝英气,这让她总能从普通的美女中脱颖而出令人难以忘记。
  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包裹著她成熟的身体,隆起的乳房将修身的女式西装撑起,似乎比直接裸露出来更为引人幻想,下半身紧致的套裙则勾勒出她挺翘的臀部轮廓,性感到藏不住。
  她向你走过来,纤腰轻扭,挺拔的姿态就像个超模,你刻意不去看她黑色高跟鞋内的精致美足,却无法不被她的气质吸引。
  「叶侦探,你好,我是市局的尹慧,这是我的同事李世安。」她的声音十分知性,有点冷,有点骄傲,就是你想象中冰山美人该有的声音。她给你看了她的证件,你注意到她的警衔是警正三阶,这样年轻能达到这个位置,那她必定是中央警察大学毕业的,前途无量。
  「你好,尹警官,李警官,你们找到这里一定是特别麻烦的案子吧?」你眼睛看向李世安,他第一次亲眼见识你的美貌,样子像遭了雷劈。
  李:「啊,嗯,是的!」
  尹慧瞥了一眼她的同伴后对你说道:「叶侦探,两个小时前东方酒店发现了一起命案,请你立刻和我们去一趟现场。」
  两个小时前,还这么急迫地来叫你,那就是说尸体都还没有移走了。你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紧迫性。
  「那我们快出发吧。」
  你驾驶著你的捷豹E-Type复刻版飞速穿过中央商务区宽大的街道,引擎低吼,李世安开著一辆V6引擎的福特警车跟在后面,努力想要追上你,但很快便看不到你的尾灯了。
  尹慧坐在你的副驾驶位上,她一坐下,修身商务套裙的裙摆就自然向上收,露出一大截白皙的大腿,你斜眼瞟看,那美大腿色泽均匀、饱满匀称,皮肤细腻又嫩滑,隐隐约约能看见皮肤下青色的血管。
  她打开深棕色的Midori手账本说道:「两个小时前我们接到报警,第一批警员在东方酒店35楼的豪华套房里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发现的时候就已经确定死亡了。我们和鉴识科第二批到达,并且确定了这是一起凶杀案。」
  你一边听著她用冷冷的御姐音谈论著尸体和凶杀,同时猛踩下油门在二档以高转速抢了一个红灯。
  「男性受害者名叫戴颢彬,20岁,是一名大学生。」
  「那他家里很有钱吧?」你问道,这恐怕就是警方急著找你的原因,死者的家属可能是某个上层人物。
  「是的,他的父亲是东方保险集团的董事。」
  东方保险集团的董事,那就是超级富二代了。
  尹慧意识到了你在想什么。
  「这件案子的确很敏感,不过……」她又说道:「真正敏感的,是那个女性受害者。她名叫吴敏儿,是一个有名的模特儿。」
  吴敏儿?模特?你在脑海中迅速搜索著这个名字的名模,但没有任何结果。
  「她今年」尹慧翻看手账本上的记录「也是20岁。同时还在日本读大学。」
  「20岁,日本,吴敏儿……Alice!她的艺名是爱丽丝吗?!」你问道。
  「是的,爱丽丝,你认识她?」
  「我知道她,你不知道她吗?你不喜欢东亚系的装扮对吧,尹警官。——不过你的手账本是日本产的。」那女孩的资料在你的脑海掠过「她是一个天之骄女,家世很好,她自己又漂亮又聪明,18岁去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那一年她在东京街头被星探发现,同年就参加了TokyoGirlsCollection大秀,然后一夜成名,很快就在日本和东亚各国都有了知名度。第二年就登上了《VOGUE》的封面。」
  「喔!?」
  「不过……她现在……死了……对吧?」
  「她死了,而且我们在她的尸体上发现了明显的性侵痕迹,这是我们说的敏感性的一部分,至于其他部分,你只有到了现场才会明白。」
  20岁的新晋名模被奸杀,这件案子将会全面暴露在媒体的聚光灯下。
  你踩下刹车,猛打方向盘,然后不断点油门,同时反打方向,以一个鲁莽的漂移滑进了东方酒店的停车场。尹慧稳稳地坐在座位上,不但没有像其她女孩一样尖叫,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
  露天停车场上已经停了很多警车,几个记著扛著摄像机想要进入酒店,却被警察拦住,他们正在大声争执。尹慧出示证件带著你迅速穿过大厅进入电梯。
  你:「你们控制现场到什么程度?」
  尹慧:「我要求酒店关闭了主体建筑的所有进出口,从经理那里得到了全部客人和员工的名单,并且暂时不允许媒体进入。现在酒店里的客人和员工都被要求不得离开,但是这样控制不了多久,毕竟这里是东方酒店,很多客人都是大人物。现在很多警员在这里录口供。」
  电梯门打开,你们没走几步就到了案发的房间,这层楼都是宽大的豪华套房,总共只有6个套房,所以犯罪过程被目击的可能也就降低了。
  案发现场已经完成了勘察,所有人都离开了,只留下两个底层协警在看守房间。
  第一个死者是那个男孩,戴颢彬。他的尸体就躺在大门口。
  你弯下腰仔细看著他的脸,他死前应该很英俊,但现在他的脸很不自然地僵硬著,像在笑。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前额,留下一个沁血的小点。
  你:「鉴识科认为他是以什么姿态被射击的。」
  尹慧:「站姿,初步认为是站姿。」
  你看了看完好无损的双开大门。
  你:「有搏斗的痕迹吗?」
  尹慧:「没有。」
  你:「也就是说,很可能他自己给凶手开了门,然后凶手直接对著他的头部开了一枪,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
  尹慧:「从伤口看,是一把点22口径的手枪,如果还有消声器的话,声音会很小。」
  很小很小很小,这样小口径的手枪,如果不是打头,这男孩说不定还有余力反抗。
  你:「凶手杀他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就像专门为杀他而来……谁发现他们的?」
  尹慧:「女孩的助理,她住在7楼的商务房。」
  你:「我猜,男孩的财物应该没有被盗走吧?」
  尹慧:「没错,它们应该全部都在这里。」她指著桌子上的证物盒,里面放著各种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物件。
  那里面放著现金、黑色的运通信用卡、奔驰车钥匙、爱彼手表、蒂芙尼手环。
  还有几个银色的微型金属气瓶,一个保温杯一样的瓶子和几个干瘪的气球。
  你:「这些气瓶里装的是一氧化二氮吗?」
  尹慧:「你为什么知道?——不,你当然知道——我们还没来得及检验,不过应该就是这么回事,两个受害者可能在事发之前在这个房间里吸食一氧化二氮。」
  你:「还发现了其他违禁药品吗?」
  尹慧:「暂时没有……一氧化二氮也不算违禁药品。」
  你:「只是有违禁的用法。」
  你呵了口气,走进套房的卧室。
  那两个协警正猥琐地笑著,眼睛盯著床上的吴敏儿,戏谑地谈论著什么。
  「这小妞,真他妈是个女明星,死刑不亏十年血赚,说的就是她这种,要我干我也干啊。」
  「那是,我去『大世界』八千一晚的小姐也没有她这种姿色!要不是她现在『牛逼』了,冷的我都能上。」
  你立刻就听明白了,『冷的我都能上』指的是奸尸,但『现在牛逼了』是什么意思你却一时反应不过来,你不记得还有这种黑话。
  尹慧:「你们先出去。」尹慧命令道,脸上的表情闪过一丝厌恶。
  两个协警立刻走出卧室,进入客厅后他们便小声嘀咕:「你说那尹警官和那女明星比,怎样?」这些男人说的比,自然是比姿色。
  「我看不输,就是太冷了。」
  「那女明星现在更冷,都冷硬了!」
  「嘻嘻嘻嘻嘻嘻……」
  那美艳的女郎躺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穿著黑色的连衣裙,连衣裙很修身,裙摆也很短,她修长的美腿大大张开著,看上去有些色情。
  你看了看她的尸体,问道:「我没有看见明显的伤口,脖子上也没有淤青,她是怎么死的?」
  尹慧叹了口气,这是你第一次发现她流露出对死者的同情「我们刚到现场的时候,在她的口中发现了一条女士内裤,那条内裤阻塞在喉头,部分深入气管。
  法医初步认为,凶手把受害者的内裤塞进了她自己的口腔中,堵塞了她的呼吸道,造成机械性窒息,最后死亡。」她拿起一个透明证物袋,里面放著一条黑色蕾丝内裤,那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扭成一团。
  简单说就是凶手用这性感美女的内裤把她自己噎死了。那两个协警在客厅偷听你们的对话,然后猥琐戏谑地小声议论:「死得满嘴B味儿,嘿嘿嘿嘿。」
  你闻了闻吴敏儿裸露的锁骨和肩膀,有还有没来得及挥发的唾液味道。
  尹慧:「我们已经提取了样本在化验,如果凶手留下了唾液就能查出他的血型。」
  你:「尹警官,你们有发现明显的性侵痕迹吧?确定不是和她男朋友的正常性行为导致的吗?」
  尹慧:「是的,绝对不会弄错。而且男性死者的阴茎上也没有发现射精的痕迹。」
  你:「好的,那我就不用看了。」你觉得细节的验尸还是交给法医吧。
  尹慧:「不,叶侦探,你最好看一下。」
  你奇怪的看了一眼尹慧,你意识到她是在建议你看一下吴敏儿的私处。没有什么好问的,她的建议必然有原因。
  你戴上胶手套,蹲在吴敏儿张开的两条美腿之间,她的大腿很饱满,大腿内侧的皮肤真像绸缎一样,细腻到没有任何瑕疵,柔顺的裙摆遮盖著她腿间的私密处,并微微勾勒出那里的轮廓。你用两根手指夹住吴敏儿的裙摆,然后向上拉起。
  你又听到身后那两个协警小声嬉笑著嘀咕什么「牛逼,牛逼」,然后,绝色美人的裙底风光便印入你的眼帘。你总算知道了他们在说什么。
  尹慧清了清嗓子说:「叶侦探,我知道这方面的案件你比较有经验,不过,说实话,我认为,这不可能是阴茎造成的。我是说……单纯是阴茎插入不太可能……造成这种……」
  你明白她的潜台词——没有人有这么大的阴茎。
  吴敏儿的阴唇以及阴道口被严重扩张,以至于根本没法闭合,看上去就像一个大洞,你能直接看到高度扩张的阴道粘膜。你用手电筒向内照射,能直接看到宫颈。
  尹慧:「法医初步调查发现受害者的阴道粘膜严重扩张——所有的强奸他们都会这么写,但只有亲眼看到才能明白到底有多『严重』。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没有见过受害者的阴道口被弄到这么大的。」
  你靠著手电Led灯发出的强光,仔细观察了吴敏儿的整个股间,从会阴到大小阴唇到她浅浅的阴毛,然后你再查看了一遍她的阴道粘膜和松弛的阴道口以及阴道前庭。最后你放下了这美女的裙摆。
  你:「你们发现她的时候,她的私处就没有出血吗?」
  尹慧:「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没有出血。对了我们也没有在现场发现可能被插入受害者阴道的器物。我想,那应该是一个,一个圆柱形,表面光滑没有凸起的……一个像是,酒瓶,或者吹风机,不,可能要更大,」
  「拳头。」你说到:「我想是个拳头。」
  尹慧愣了一下,似乎在慢慢消化你的话。
  尹慧:「拳头?」
  你:「有性侵行为的杀人犯通常喜欢和被害人进行尽可能亲密的身体接触,所以他们更喜欢将受害人勒死、打死、捅死、溺死,而不是远远地枪击,那样是没有快感的。门口那个男孩被枪击,所以他也没被性侵,我们可以暂时推断他并不是凶手的主要目标。凶手杀他只用了几秒钟,而杀这个女孩却大费周章,他不会错过和她进行身体接触的机会,对她进行凌辱的时候更是如此。我曾经遇到过类似的案件,拳头。如果凶手手部有毛发的话可能会遗留在女孩的阴道里,请提醒法医重点检查一下。」
  尹慧愣了几秒,然后才拿起手账本和笔记录下来。她的脑海里也许还浮现著一个强壮的男人把拳头一拳一拳轰入吴敏儿阴道里的想象吧。
  你看她记录著,她的手指又长又纤细,就像钻戒店门口的大幅广告上那种展示钻戒的手。她的笔记本是Midori的,然而笔却只是一只零售价两块钱的透明塑料中性笔。
  你:「尹警官,你喜欢手账本吗?」
  尹慧:「啊?不,嗯,是,是的。」
  你:「我也有一个。」
  尹慧:「嗯。叶侦探,关于被害者阴道没有出血这点,当然还要法医中心检查之后才会有结果,但你有什么想法吗?」
  你:「可能和亚硝酸异戊酯有关,请记录一下,让法医重点化验一下。」
  尹慧:「亚硝酸异戊酯?」
  你:「『爆破丸』你听过吗?噼啪?天使粉?或者Rush?」
  尹慧:「你说的是Rushpopper吗?」
  你:「没错!你知道这个东西,Rushpopper。」
  尹慧:「那东西并不是毒品吧?」
  你:「不算,它和一氧化二氮一样,本身都不能提供快感,他们本质上都是一种性窒息,Rush通过氧化红血球,一氧化二氮通过氮原子挤占原本属于氧原子的空间,或者更直接的勒脖子性窒息,最终都是为了降低血液含氧量。大脑缺氧后脑垂体分泌的β内啡肽才是快感真正的来源——那玩意儿的强度可比吗啡还要高几十倍,所以,真正让人觉得爽的是自己的大脑。「你发现尹慧对你说的东西有些不适,但你并不准备停下」但亚硝酸异戊酯不同的一点是,它会让平滑肌松弛,这也包括阴道括约肌,如果是用了这玩意儿的话,就有可能不流血地把拳头塞进去!「「叶侦探,你在这方面知道的可真清楚。」这美人的语气里带著隐隐的讽刺。
  「所以你们才会雇佣我做性犯罪顾问对吧,直到今天警方对这一类的案子仍然以『变态行为』一言以蔽之,但到底是变的什么态,又会导致什么行为你们却总是一头雾水。」
  一边说著,你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床单,特别是吴敏儿胯下的床单。
  「尹警官,你们在受害者身上发现了反抗的痕迹吗?」
  「没……」尹慧靠近你,嘴在你耳边轻声说:「没有。」她这是为了避开那两个协警的偷听。
  你也把嘴放在她耳边,近到她的耳朵能感觉到你的呼吸。
  「正好我发现床上留下了多处、大量的水渍。」
  「叶侦探,你到底想说什么?不如说清楚。」她的语气有些微怒。
  你笑了笑,然后对著她的耳朵一字一字小声但清楚地说到:「我想说,受害者死前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自愿和凶手发生过性关系,是那种情人之间的性关系,不是性交,是做爱,很激烈,甚至达到了多次高潮,流了很多淫水。但最后凶手还是给她吸药然后把拳头插进她阴道里强奸她,最后把她自己的内裤塞进她嘴里把她杀了。」
  美貌的女警在微微的发抖,她脸上透著怒气「叶侦探,我们谈的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孩!你觉得这样猜测受害者的隐私对破案真的重要吗?」
  「尹警官,告诉你一个小窍门,在性犯罪案件里,罪犯的癖好就是他们的弱点,弱点就是他们的癖好。所以是的,这很总要。」
  尹慧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
  她的情绪波动超过了一个警察该有的反应,但她很快又平静下来,你那时也没有时间去深究……
  ……
  夜幕降临,这座城市又将陷入疯狂。
  你将车停在尹慧的公寓楼下。
  「尹警官,尹警官!」副驾驶位上的尹慧正想著什么出神。
  「哦」
  「到了,今天很累吧?」
  「不,我还好,谢谢你陪我们忙了一天。」
  你们刚才还在市立法医中心,你顺路带尹慧回家,然后你还要去千影那里,你和她已经约好了晚上见面。
  尹慧转过头对你笑了笑。夜色朦胧,她原本冰冷的脸竟有一种特别的温柔。
  你胸口一阵猛跳。她打开了车门,下车,关上车门。
  然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弯下腰,敲了敲玻璃,又打开了车门。
  「叶侦探,上楼喝口水吧。」
  你看著她的眼睛,你确定,这个女人需要安慰。
  你打算怎么办?
  A:我和千影有约,我要走了。(未完待续)
  B:我就上去喝口水,喝口水而已,我喝口水就走。(未完待续)
  C:说实话,我想上她,给点暗示试探一下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