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嫂和她的妈妈(01~09)》

  一初见荡母淫女我叫吉鹏,今年刚满16岁。初中毕业。因为从小就酷爱健身,所以有了一身的性感肌肉和一根异于常人的大屌。身高有180,配上这张脸还是很英俊的脸的,在中学的时候,我就上过好多女同学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玩多了乳臭未干的少女,实在感觉很无趣了。
  无心读书的我初中毕业就开始打工了。可惜年轻气盛的哪里服的了管教。于是冲动的辞了好几份工作了。
  爸妈见此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后来商量了下,决定让我去远在另外一个城市里定居下来的表哥那里做事。
  表哥大我整整20岁,关系一般。只是以前老妈帮过他家很多。所以对于我的投靠也是很欢迎的。
  表哥为什么会背井离乡呢?还不是因为穷,找不到老婆。后来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一个只有24岁的美貌女子看中了。家里有钱,是做一些各种学校周边做出租屋的。就是那种自己买地建小型的高楼的出租房。现在很多学生都不愿意住校。其中原因,上过大学的都知道的。
  我主要的工作就是每个月去每个出租屋的负责人那里检查检查。说白了,就是表哥白养我了。
  表哥能娶到白富美,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要入赘。
  这种不算屈辱的屈辱让我老妈也不同意。不过表哥却一意孤行,很快便答应了。不过事实证明,表哥是对的。虽然表哥的丈母娘要求表哥入赘,但却对表哥非常好。除了这一点,基本上,没有任何委屈了。不然表哥刚过来,表嫂的妈妈,也不会将选址建房的大事交给表哥了。只是表哥虽然负责选址建房,但也是去一些比较偏远,或者规模不大的地方。而岳父,才是最大的掌权人。只是我来这里的时候,表哥的岳父还没有回来。
  我到这边投靠表哥,也就他们结婚一年左右。算下来表嫂都比我大了9岁。
  我简单的带了点衣物就来到了表哥家。我来的时候表哥正好做完一个学校出租屋回来休息的。
  表嫂名叫方欣,在我的印象里就只有参加婚礼的时候见到过。不过那时候的妆画的太浓了。以至于给我开门的表嫂,我都差点没认出来。
  表嫂很漂亮。这是对没有画浓妆的表嫂的评价。当然了,化浓妆的表嫂也是一样的漂亮,是那种轻熟女的类型。浓妆艳抹的,性感著哩,这样的表嫂让我在厕所里都忍不住幻想著跟穿著婚纱的表嫂打了一炮。
  而此刻的表嫂,确实一身休闲的打扮。紧身牛仔裤配上低领的体恤。垂直的披肩长发散发著淡淡的香气。
  「吉鹏来了啊,来,快进来。」表嫂热情的招呼我进来。
  「表嫂好。表嫂又漂亮了!」我油腔滑调的说著。这年头,泡妞光靠颜值和身材还不够,还要靠语言的。特别是白富美类型的。虽然表嫂是亲戚,但是毕竟没什么来往。嘴巴甜一点,也好让表嫂开心,让表哥也好做人。
  表哥在厨房里忙活。而华丽的大客厅里,还有一个女人坐在真皮沙发上。姓恭名美丽,表嫂的妈妈。
  黑色的波浪长卷发侧在一边,脸上虽然涂抹了一点粉底和鲜艳的红色口红,但还是能够近距离看到鱼尾纹和有些松垮的嘴角纹。不过这更让表嫂的妈妈看上去有种风韵犹存,有种中年妇女独有的老女人魅力。下身穿著黑色丝袜的双腿也侧在一边翘著二郎腿。黑色的高跟鞋露出的脚背,性感迷人。让我种想要去舔的感觉。
  「啊,你就死吉鹏吧。来来,来阿姨这边坐。阿姨恭,全名恭美丽。欣欣,去给吉鹏倒杯水。」表嫂姓欣名也欣。这个姓很少见的。
  「恭阿姨,您别客气了。我自己来就好了,不麻烦表嫂了。」说著我就抢在表嫂之前拿过那只装满淡茶水的玻璃水壶。
  不过也无意中碰到了表嫂的玉手。千金小姐的手就是不一样。丝滑柔嫩,回味无穷啊。
  我们三人就在和谐了的气氛下交谈到表哥的菜全部做好。
  「小鹏,到表哥这边来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你安心的工作就行了。你需要跑的位置都是家附近的位置。都是些比较大的出租屋了,算是旗舰的规模了。要做出让其它地方的学习的榜样。所以要多检查检查,我要把出租屋的传统观念彻底的改变。我要做出这个行业里的龙头老大。」表哥一脸严肃又带有痴迷状的表情对我说到。
  「嗯嗯,好的,表哥,我一定会去多多巡查。」看来表哥是个工作狂。比我妈说的工作非常认真还要认真。
  不过我却看到了表嫂眼中的落寞和纠结。
  落寞是因为一年中都不能相聚多久。休息回来虽然时间长,但也是埋头书房研究工作。夫妻生活少之又少。不然怎么一年了,还没有孩子呢?
  而纠结又是表嫂觉得男人就应该有事业心。自己老公这么努力,也是非常高兴的。特别是妈妈也非常满意这个上门女婿。自己就更不好说什么了。只希望以后有了孩子,老公的心思会分一半来留在家里。
  所以表嫂为了能够在表哥休息回来的时候能够多点时间温存,而买了不少的性趣内衣,制服,甚至还有sm的装扮。不过这些都没有太大的效果。表哥还是工作时间多于关注表嫂。
  二表哥丈母娘的轮奸之旅「小鹏,你今天是不是要去xx学校那边?」几天之后的一天早晨,我吃完恭阿姨给我做的早餐,准备去检查一家出租屋的时候,阿姨询问到。
  为什么还要自己做饭?呵呵,这个也是我刚来的时候就问了表嫂的。表嫂说做饭是女人为男人必须做的事。也是让家庭有家的感觉的事情。所以家里只请了钟点工过来做卫生。这样又可以不让自己太操劳,又没有外人住在家里一举两得啊。
  「啊,是啊。有事吗恭阿姨。」我乖巧的回答到。
  「也没什么事。就是正好我也要去那边办点事。正好开车带你一起过去。」
  「好啊。那太好了。谢谢恭阿姨。」一副好孩子模样。
  恭阿姨温婉的一笑,像朵优雅的兰花!
  「系上安全带哦!」恭阿姨开车好稳,像她的性格,不急不躁。
  现在开车要去的那栋出租屋相对还是有些远有些偏僻的。
  一路我们都在有说有笑的交谈著。别看我的文化不高,但是嘴巴甜啊。哄的恭阿姨一路都在笑。不过在通过一段人迹稀少的土坡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吱……吱……恭阿姨突然踩了急刹车。
  还好之前恭阿姨非要我系上安全带,不然我的头就要撞上去了。
  「撞死人了,撞死人了……啊……呜呜……啊……啊啊啊……呜呜……爷爷……你死的好惨啊……啊啊……呜呜……」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车外响起了一片哀嚎。
  「撞死人了?」我的心里第一反应就是出大事了。
  「出来,快滚出来。撞死人了,你这个臭婊子,滚出来。」还没等我们下车查看,车窗已经被突然冒出来的2个身穿有些破烂还有脏的体恤的青年围著拍打。
  口里还在骂骂咧咧。
  恭阿姨十分害怕。紧紧握著方向盘的手一直抖个不停。
  「拍什么拍,不能说话了?」我对著窗外的人说到。
  「还说什么,你们撞死人了。撞死的是他的爷爷。」其中一个个头最高,满脸胡渣的青年走到我的面前,隔著车窗对我说到。
  「什么撞死人了。你们分明就是碰瓷。刚才明明就是你们抛一个东西出来。
  我们有记录仪的。你们要是还这么暴力,那我现在就报警。」刚刚恭阿姨轻轻的跟我说了刚才急刹车的情况。明明就是有人突然从路边的树林里抛出来一个人。
  然后就撞上了。所以一开始恭阿姨就拦住我不要报警。毕竟车是撞到人了。
  而且,这个记录仪就那么巧的坏了。所以就不敢理直气壮报警。
  听到有记录仪和报警。那2个青年就一下消停了。不过嘴巴还在咕隆著类似撞死人就想跑,报警也要赔钱的话。
  「恭阿姨,我看他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应该就是碰瓷想要钱的。」我这话就是想要恭阿姨赔钱了事。别看刚才替龚阿姨出头说狠话。其实我还是很害怕的。
  毕竟我才16岁。
  「那你问问他们要多少钱。给他们就是了。」恭阿姨听到我的分析,心里也平静下来。
  「光给钱还不行。还要给死者鞠躬。」当我和那个最高个的青年谈好价格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行,我来给死者鞠躬。」我的仗义让恭阿姨很是感动。她的确是不愿意出这个车。
  「不行,又不是你撞死的。是她。所以她必须出来给死者鞠躬。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这个老人的坚持,其他人都没有反驳。看来这个老人才是这群人的头头。
  「那也行,但是你们要退后,退到五十米外。」我跟恭阿姨阿姨想了个办法,龚阿姨同意后我就跟那个老人说了。
  老人想了想,然后提出先给钱然后再退50米。龚阿姨同意了。接著拿了钱的老人带著那2个真的退到了50米的位置。
  而放下心来的恭阿姨跟我一起下车去给死者鞠躬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树林里又偷偷出来两个青年钻进了汽车里。而远在50米的2个青年突然向我们冲了过来。我和恭阿姨吓得连忙要往汽车里钻。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门了。
  正当我打算以一敌二的时候,车门又突然来了。那躲在车里的另外两个青年突然出来用绳子将我绑的一个结实!而恭阿姨根本就不需要人控制住就已经吓得不敢动弹了。
  我和恭阿姨都被人用布遮住了眼睛。凭感觉也只是知道进去了树林里,然后走了好远的路。
  等我眼睛上的布块拿下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身在一个山洞里。很大,足够十个人宽敞的躺下了。就这么路边的一个小山丘竟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山洞。
  「你们拿到钱了干嘛还要绑我们?」我愤怒的问到。
  「本来没打算绑的。只是你们车上有记录仪,我们要先破坏了那个记录仪才行。只是你们竟然敢骗我。那个记录仪竟然是坏的。所以嘛……你,需要付出欺骗我们的代价。」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道恭阿姨有危险了。不过我的小弟弟却奇怪的有了勃起的迹象。
  「干什么,你,别,别过来。救命啊,救命啊……」当那个最高个的青年向恭阿姨靠近的时候龚阿姨已经意识到将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了。
  恐惧害怕的恭阿姨绝望的喊著救命。不过这样的场景似乎更是让那个青年更加的兴奋了。
  高个青年猛的扑了上去,疯狂的撕扯著龚恭姨的衣服。外面那套黑色镂空长裙被高个青年很快的撕烂脱掉。露出里面让我和那5个碰瓷团伙都为之一怔的一幕。
  恭阿姨胸罩只是普通的蕾丝绣花胸罩。但胸大的程度都让我吃惊。没想到喜欢穿长裙的龚阿姨,这么丰满的胸部一直都被这遮盖住了。
  而下身则是一双深肉色开档吊带丝袜,白底蓝花的内裤。吊带颜色也是白底蓝花。配上黑色的低跟高跟鞋以及无法掩盖的淑女熟母的气质让我的大鸡吧直接撑起了小帐篷。
  而那几个青年,再也忍不住,都去了上去,不停在恭阿姨的全身用舌头去舔。
  老人只是在一旁看著,好像不关注一样,但勃起的裤裆还是让我知道老人的真实感受。
  恭阿姨的丝袜双腿分别被两个青年抱在怀里,用舌头在光滑的小腿丝袜上来回舔。二双手则被另外两个青年放在胯下来回摩擦。
  恭阿姨就这么被四个青年固定住手脚,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门户打开。不过奇怪的是女人最重要的部位却没有人去触碰,甚至连胸部和嘴巴都没有人去触碰。
  直到老人慢悠悠的脱下裤子,走到恭阿姨分开的大腿面前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要这个老人先上。看来这个老人真的是头头了。而且四个青年还都很尊重这个老人。
  老人用龟头在恭阿姨的内裤上对著小穴的位置上下的摩擦。惹得恭阿姨的双腿本能的回缩。只是被两个青年抱住双腿而无法回缩。
  恭阿姨享受著五人的刺激,特别是老人的大鸡吧,离插入自己的小穴只隔一块布料。小肉芽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大鸡吧的挑逗。
  虽然恭阿姨也不愿意,但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受到强烈的刺激,阴道里开始分泌淫液,准备为即将插入进来的大鸡吧做好润滑的准备工作。
  兴奋的阴道开始有力有节奏的收缩,惹得恭阿姨娇喘连连,面色也泛起潮红。
  老人见到龚阿姨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女人开始有了感觉。于是扒开内裤,猛的一下将大鸡吧插入进去。
  「啊……」突如其来的大鸡吧让阴道毫无准备的一阵急促的缩紧。
  这种突然夹紧的阴道让老人十分舒服。然后老人整个身子都扑在了恭阿姨的身上。双手解开胸罩,然后用力的揉搓著丰满的乳房。手指更是捏著乳头,让恭阿姨酥麻的扭动起来。
  接著又一口包住恭阿姨的烈焰红唇,舌头猛烈的想要突破紧闭的牙齿,钻入那让人流连忘返的温热天堂。
  跟表嫂一样,恭阿姨也是常年跟她老公分居两地。叔叔也是个工作狂人。只不过人品好,不会在外拈花惹草,让恭阿姨很放心。所以我表哥也是这样入了恭阿姨的法眼里了。
  叔叔常年不在家,工程完了回来也是埋头书房或是出去应酬。能夫妻生活的次数真的是少的可怜。所以此刻被4个又脏又臭青年和一个虽然干净,但是确实个老鸡巴的老人一阵刺激后竟然绝望的堕落了。起码不能反抗那就先享受好了。
  所以当老人的舌头攻击了几次后,恭阿姨竟主动的张开嘴巴,主动的伸出舌头去迎合老人的舌头。
  「唔……唔唔……」渐渐进入肉欲里的龚阿姨,开始无意识的呻吟。
  而老人真的是身体不行了,用力的操了几分钟便缴械投降。
  抽出老鸡巴的时候,恭阿姨本能的还在渴望大鸡吧,睁开的眼睛充满了失落和渴望。
  而今天注定是恭阿姨的灾难日又是幸运日。老人下场,就来了一个青年去补位。左手边高个青年脱下裤子,没有任何言语和挑逗,直接扑了上去,大鸡吧一捅而入。
  跟之前的老鸡巴不同,年轻人的鸡巴活力有力,粗壮雄健。
  「啊……啊啊……好爽……喔……喔……用力……啊啊……在用力……啊啊……喔喔……啊……唔唔……唔……唔唔……」龚阿姨感受到阴道里充满活力的大鸡吧,野蛮的摩擦著阴壁,舒爽饱涨的感觉。而大声呻吟的嘴巴突然被右手边的那个青年一手抓住头发,然后粗暴的迈腿跨过,骑在恭阿姨的脸上,将一根大鸡吧塞入恭阿姨的嘴巴里。
  对自己老公,恭阿姨也口交过。甚至里面的内衣穿的那么性感诱惑,都是为了让自己习惯这些,让自己跟自己老公做爱的时候不会显得粗糙不堪。为此还偷偷学会了从网上下来一些日本的av来学习。只是自己老公每次都好像是为了应付自己。就比如口交,如果自己不主动,老公也不会要求,直接直奔主题。所以每次口交都是在温柔,斯文的情况下完成的,毫无激情可言。
  而现在,却被一个小青年用一根散发著好像一个星期都没有洗过的大鸡吧的臭味的大鸡吧,直接粗鲁嘴巴里。
  鼻子问到的臭味让恭阿姨开始时很不适应,但随著噗呲~噗呲的抽插越来越快。恭阿姨越来越觉得这种臭味也不是那么难闻,甚至还带有一丝让自己更加兴奋的效果。
  而这个高个青年玩弄女人的次数似乎不多,这么直奔主题,且立马猛烈抽插的后果就是很快就缴械投降了。虽然年轻,虽然比老人持久的多。但是对于正常的青年来说,算是射的快了。
  不过好在他们人多,高个青年射完精液后,剩下的三个青年开始轮流扑在恭阿姨的身上,一阵胡乱的亲吻加没有经验的一通乱操。除了射了龚阿姨满满的一阴道的精液,恭阿姨还是没有高潮。
  而那个老人在欣赏完自己人的一番杰作后,那根老鸟又勃起来了。
  恭阿姨阴道里的精液还没有完全被龚阿姨用手指掏干净,马上又被那根老鸡巴插入进去。
  老人闭著眼睛,双手搂著恭阿姨的丝袜大腿,一挺一挺的操著恭阿姨的骚逼。
  每次抽插带出来的除了淫水,还有剩余的精液。
  老人的老鸡巴虽然勃起,但似乎体力跟不上,这次操的节奏很慢,甚至慢到了那四个青年的大鸡吧又恢复了活力。
  四个青年不敢去跟老人抢骚逼。只好将龚阿姨的四肢都用上。两个青年抓住恭阿姨穿著高跟鞋的脚,将大鸡吧在脚背上摩擦。另外两个青年则让恭阿姨的双手给各自的大鸡吧套弄起来。
  我在一旁看的欲火焚身,恨不得扑在龚阿姨身上的是我。而我虽然在一旁看的目不转睛,但是绑在背后的手,却摸在一块地上吐出来的石块边缘摩擦著手腕的绳子。
  而在他们此刻包围恭阿姨的时候,绳子终于被我磨断了。但是我没有起身去冒失的营救恭阿姨,而是等待机会。
  而这个机会也很快来临。只见四个青年前赴后继的射出了精液。玩弄双脚的将精液射在了脚背上,而被恭阿姨双手套弄的大鸡吧却将精液都射入了恭阿姨的嘴巴里,红唇上和脸上。
  恭阿姨虽然看过日本电影里的女人去吞精,看似好像很美味,自己看的时候还咽过口水。但此刻才知道精液有种很怪的腥臭味。
  恭阿姨恶心的伸手去扣嘴巴里的精液,可是那里扣的干净,只好像吐口水一样吐精液。可是精液的粘性很强,吐出来的残余精液都挂在了嘴边和下巴的位置。
  而老人看见这一幕更是觉得恭阿姨十分淫荡。刚才吐精液的姿势让老人的体力似乎恢复过来。猛的一连好几分钟的快速抽插。
  几分钟后,老人闷声低吼后,又将精液射入了龚阿姨的阴道里。
  就在这个时候,我迅速出脚将靠的比较近的坐在地上休息的两个青年一人一脚的踢在裆部,让这两人暂时没有行动的能力,然后又一脚踢在了老人的裆部。
  为什么要踢老人呢?就是为了牵制剩下的两个青年,让他们急于照顾老人和同伴无法追击抱起龚阿姨一路逃命狂奔的我。
  哼哼嗯嗯的声音我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声中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