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幸福》

  终于到家了!过15个小时的国际航班,终于回到了北京。
  陈丽梅归心似箭,拎著沈甸甸的的行李箱,打了辆车,著急的赶到社区,急急地付了车钱,迫不及待的跑到别墅门前,喜悦的心情覆盖了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
  一年前的今天,陈丽梅前往美国做访问学者。临走前母亲哀怨的眼神,沉默的抗议,至今灼烧著她的心,大学研究所的工作繁忙,她好不容易才争取来一周的假期,只为给母亲过生日,今天就是母亲52岁的生日,她是无论如何也要赶回来的。
  她并没有提前告诉母亲,为的就是给她一个惊喜,随身的包里带著生日礼物,世界名牌的套装,她想像著穿在母亲的身上,她老人家该有多么的高兴!。
  咚......咚咚咚」她按了两下门铃,想像著接下来的一幕:母亲开了门,首先是错愕,随即眉开眼笑的把她迎进去,嗔怪著她的隐瞒......
  那该有多么的温馨,多么的浪漫!那画面是在是太美,陈丽梅都不敢继续想像下去。
  可母亲并没有开门!难道睡了?她一看表,21点,这个时间她应该在看电视,不可能睡。「咚咚咚......咚咚咚」陈丽梅又按了两下,耐心等待......还是没人开门。难道她这么早就睡了?她仔细一想,是不是因为今天是母亲生日我没说要回来,她气的早早休息了。陈丽梅在心里默默地说:亲爱的母亲啊,你还不知道我已经回家了吧,现在我就站在家门口,马上就要给你惊喜了,我要给你一个最幸福的生日!
  她掏出钥匙,打开了防盗门,走进宽敞的客厅,本以为母亲会听到声音,可是没有。
  她故弄玄虚的轻轻的带上了门,生怕被母亲听见。客厅里关著灯,看来母亲是睡觉了。她没有开灯,把行李箱放在门口,然后摸著黑径直走向二楼的卧室。暗想著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破门而入」,使劲儿的一把推开门,吓她一跳?还是敲敲门,逗她一下?就在她琢磨著小心思的时候,忽听到了从卧室里面传出了来母亲的声音:「嗯......啊......啊......嗯......」那呻吟断断续续,是那么的熟悉。她被这细微的声音给震住了,因为傻子都能听出来,那是什么声音。
  她顿时懵了,一时站在原地动惮不得。「啊......轻......轻点......啊......」母亲那熟悉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伴随著啪啪撞击的声。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冷静,试著推了推门,门并没有反锁,悄悄的打开了。卧室里亮著灯,掩映著老旧的大床......陈丽梅呆住了......此时,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幅只在A片里见过的画面:母亲趴在床上,高高撅著光溜溜屁股,被一个男人从后插入,男人的身影青春健壮,胯下快速抽插,啪啪的撞击声清脆可闻。
  陈丽梅惊呆了,没错,那女人是自己的母亲,清秀的面庞,高挑的身材,而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个年轻男人,他,他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的儿子。
  两人忘却一切,完全沈浸在疯狂之中。
  啪啪的声不断冲击著陈丽梅,她愣愣的一动不动,只觉得思维停滞了,心里只剩下惊讶,愣愣地看著两人的交媾,陈菲龙只不过才18岁,母亲的年龄整整比他大了35岁!虽然不是他的亲奶奶。但毕竟是他的长辈,陈丽梅的惊讶变成了不解,是的,她无法理解,相差两辈的两个人怎么能做这种事?
  过了一会儿,两人换个姿势。
  年轻的男孩赤身裸体的站在床上,同样一丝不挂,披散著头发的母亲跪在他的面前,双手揽著他的屁股,张嘴含著骇尺寸人的鸡巴在一前一后有节奏的吞吐著,嘴里还不住的发出「嗯......嗯......嗯......嗯......」的呻吟声。而男孩则一面抚摸著女人的脑袋,一面闭著眼睛情不自禁的擡起头,嘴里也发出舒服的哼唧声。
  「卿儿,躺下,我也要吃你的......」,母亲开心一笑,顺从的趟了下去,配合的分开大腿,菲龙反向压在她的身上。两人头脚相对,菲龙将头埋在了奶奶的两腿之间,伸舌头舔舐她湿乎乎的下体,吸吮著从那里流出的液体,而在另一头,母亲则继续含著他的鸡巴,舌头仅仅盘绕著肉冠,品咂的津津有味......
  陈丽梅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是真实的场景,她迷茫了,母亲端庄典雅的形象被击个粉碎......她痛苦的差点倒在地上,内心难过的闭上了眼睛,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湿润了眼眶......
  床上的两人根本不知她的存在,忘情的沈浸在缠绵的欢爱中。
  陈丽梅压抑著快要奔溃的冲动......可最终,她选择了冷静。
  内心在剧烈的进行著思想挣扎,而那边床上,沈浸在欢愉里的两人根本没有察觉有人出现。正常来说,刚才她打开防盗门,两人应该能听见声音,也许刚才缠绵的正忘乎所以,根本没有听见。两人互相亲吻著对方的性器,舌头「运动」的更加剧烈了,嘴里都不住的发出欢乐的淫声......
  她无法再观看下去了,无力的转身下楼来到客厅,开了灯,环顾四周,这才发现,餐桌上有吃剩下的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饭菜,茶几上摆放著插蜡烛的蛋糕,还有两个高脚杯,里面是少许的红酒,宽大的沙发上扔著女人衣裤和男人外套,陈丽梅能想像那个旖旎的画面:俩人共进晚餐,然后来到客厅,点燃蜡烛,母亲许愿,吃了几块蛋糕,男孩把她搂在怀里,两人相拥著在沙发上一番嬉戏,不由欲火焚身,迫不及待的撕扯下了身上的衣服,胡乱的丢弃一旁,然后两人赤身裸体的去了卧室,不,也许是菲龙抱著奶奶,把她抱进了卧室,笑著扔在了床上......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里又传来了母亲的声音:「我想要了,插进来吧......」母亲的声音透出欢喜,仿佛在呼唤著丈夫。
  「啊......」随著母亲的撞击一声高呼,啪啪的声马上响起,她知道里面开始剧烈的交合了。
  啊......快点......嗯......使劲儿......啊......」
  「再往里面一点,啊......再深一点,嗯......」「好大啊......好舒服......啊......哦......好硬啊......鸡巴好大啊......哦......嗯哼......啊......使劲儿......啊......舒服啊......」母亲那一句句忘乎所以的叫床声显示著她非常享受,陈丽梅只觉得异样刺激。
  卿儿......我的好老婆......啊......」男孩忘情的叫著奶奶的小名,透露出格外的亲暱。
  好老公......嗯......什么都是你的......」
  「我喜欢卿儿的大屁股,就喜欢从后面操......啊......」
  「嗯......小坏蛋,就喜欢操人家的屁股,啊......操吧,想操哪儿就操哪儿,哦......噢......好舒服,使劲儿,啊......妹妹喜欢哥哥,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啊......哦......哦......」
  「卿儿,喜欢老公的大鸡巴么?喜欢老公用大鸡巴操你的屁股吗?」男孩笑嘻嘻地说著,胯下加大了力度,「哦......喜欢,卿儿喜欢大鸡巴,啊......啊......小老公,亲哥哥......卿儿好喜欢......轻,轻点......啊......啊......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