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性教育条例下的小羽》

  (一)社团教室内的情色打招呼我坐在美术社的教室里面,现在有点坐立难安。
  教室内还坐著另一个少女,她是我同学,有著俏丽短发,别著可爱的发夹,有著圆圆的小脸,制服微微隆起,但听说是隐藏巨乳,是校内有名的可爱女孩。
  她现在正不安地用手搓著自己的发尾,跟我一样处于一个尴尬的状态。
  并不是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单纯的原因,我们从学期初就一直是同社团,平常也都会聊天,双方应该都熟悉了这样的距离。
  然而这几天的事件让学校内男女之间都出现了微妙的气氛。
  由于进入了少子化时代已经多年,人口老化到已经让社会无法正常负荷了。
  政府开始决定实施非常手段,社会上经过多个月的激烈讨论。
  网路上的讨论我也看了许多,许多人开始幻想著像是情色漫画的情节「政府决定配对少年男女」「单身男性有可能会有政府指派的萝莉敲门求交配」「政府开设乱交派对」像是这样的讨论真的不少,但实在太过偏离人性。
  最后政府做出了结论。
  少子的原因在于男女之间的往来太过温和,生产小孩的欲望太低。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教育的缘故,如果没有好好教导小孩繁衍的重要性,大家没有意识到不与异性交往,人类社会很可能会因此崩塌。
  《紧急性教育条例》于是就通过了,目标在于让学生男女快速亲近,了解繁衍的真意,鼓励多方尝试与交往。
  实施办法初版已经完成,对象是国内部分国中,学校必须要以条例内容的方向来修改教育活动。直白一点就是学校必须要让学生之间有亲密接触,习惯异性,增加繁衍意愿。
  但考虑到学生年纪还小,所以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太过激烈的活动吧。
  今天正式开始,我带著一丝丝期待来到学校,想著或许可以与女同学有更深的发展。
  没错,我说的就是现在坐我旁边的可爱短发女孩,林羽馨。
  我会进到美术社很大的原因都是为了她,单纯想跟她再一起,并没有太多色色的理由。
  然而这个新的法律,却有机会使我与她更亲近,让我心跳得很快。只是我胆子小,不敢说出口......或者是说这件事情实在太尴尬,很难直接开口。
  学校的第一条新规定,先从关系应该会比较亲近的学生社团开始,规定了「打招呼」的方式。
  只是这方式太过新奇,对性爱不熟悉的我们来说,有些好奇也有些不安。
  我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那个,小羽,打招呼......要来试看看吗?」
  「诶,啊,打招呼......」小羽说出口脸就红了。
  「老师说每次在社团见面都要做,呜,如果不愿意的话,不用勉强也没关系。」
  「不会勉强喔!」小羽急得喊了出来:「......我是说,毕竟每天都要做的,不能用勉强的心态来做。」
  一开始还有点吓到,差点就要误会了:「也是,不能敷衍过去,要是被老师发现就不妙了。」
  我将裤子脱了下来,有点窘,因为内裤已经搭起帐棚。这样不就被看穿我非常期待这个打招呼了吗?
  我坐在椅子上,小羽则蹲在我前面,认真地看著我那里,也让我身体有点燥热,脸不禁烫了起来。我有些僵在那边,如果现在脱掉内裤,我那里就要被妈妈以外的女生看到了。
  「要不......我来帮你脱,好不好?」
  小羽说出了惊人之语,我才注意到她也同样脸红著。
  也是,我这样停在这边反而更加尴尬。
  我一鼓作气脱掉内裤,让里面那根弹了出来。
  「喔~」小羽应该是第一次看到男性的性器官吧:「这就是男生的小鸡鸡,好......好大喔!我以为小鸡鸡应该是小小一个才对的,怎么会....
  ..」
  小羽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很糟糕的话,立刻慌了起来。原本蹲著的姿势一个不稳,就要往后倒。
  往后倒其实也不会受伤还是怎样,但我直觉反应就站了起来拉住她。
  「啊......谢谢......诶!?」
  小羽惊叫一声我才注意到我现在拉住差点跌倒的小羽的姿势,刚好就把硬起来的下体摆在小羽的眼前,差一点就顶到她的鼻子了。
  「抱歉!」
  这次换我慌地往后一跳,却忘了那边放著我刚坐的椅子,脚一个被绊到,直接连著椅子一起后仰摔在地上。
  「噗,哈哈哈哈~~小诚,你到底在做什么啦,哈哈。」
  「还不是妳害的!」
  小羽站到我旁边,原本还以为她要拉我起来:「我啊~是第一次亲男生喔。」
  然后就将嘴巴对准我下体亲了下去。
  对,这就是「打招呼」的方式。女同学要亲吻男同学的阴茎。
  「好奇怪的感觉喔,好像有点咸咸的。」小羽舔了一下碰到我小弟弟的嘴唇,让我不禁抖了一下......好色的感觉,是天然的色。
  「啊,妳们在做什么!?」一个矮个子的女孩闯了进来。
  是美术社的学妹,她有著外国人的血统,一头金色长发与娇小的身体,就像是洋娃娃一样,因此就被取了个爱丽丝的绰号,本名其实是叫雪莉......还是莉莉来著的?。
  「看到犯罪现场了!学长强迫小羽学姊亲吻下体!」
  「妳是怎么从这个画面得出这种结论的啊。」我维持著倒地的状态喊道。
  「不管,变态变态,我就知道学长是变态。」
  「不对,这是打招呼啊!妳没听妳们班的老师说吗?」
  「有听说是有听说,但是......」
  「总之我是清白的!」
  小羽在一旁呵呵地笑了起来:「妳们感情真好。」
  「「才没有!」」
  哀,一个不小心就喊了同个字。要是小羽误会的话,妳要怎么赔我啊!
  「我可要先说,我对这小不点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蛤?我也对你没兴趣喔,不如说,我很讨厌你黏著学姊,离小羽学姊远一点!」
  爱丽丝跳上跳下地将小羽拉了开来。
  「啊哈哈,」小羽轻笑著:「对不起喔,爱丽丝,我不是故意要在你眼前抢小诚啦。只是规定要打招呼,忍不住就......」
  「我我我我才没有忌妒喔!我喜欢的是学姊,根本对这豆芽菜般的男生不感兴趣啦!」
  小羽会有这样的误会还真是天然地可爱,在她眼里,大家一定都是互相爱来爱去的吧。
  「我可以证明喔!我不在意这臭男人,所以也一点都不在乎打招呼,学姊你看!」
  爱丽丝跳到刚想坐起身来的我身上,用手粗鲁地抓住我的下体。不过预想中的触感没有传来。
  反倒是爱丽丝用屁股坐在我胸膛上,背对著我去抓我下体,两人的姿势就像是传说中的69,是个会让人误会的样子。
  而且因为她屁股对著我,我只要稍微抬起头来,就会看到她穿的内裤,完完全全的曝光出来了。
  是相当可爱的小孩样式,以国中生而言,应该是有点幼稚了。
  我用手抓了抓她的屁股,果然很有肉,跟外表那干扁的模样不同,稍微...
  ...只是稍微有点性感。
  「妳到底要不要亲啦,屁股很大耶!」
  「废话不要这么多啦,我也是少女,需要心理准备啊!还有不要抓我屁股啦!」
  「在不快点,屁股就要看光光了喔~」我将她的裙子掀了起来,让她内裤曝光在阳光下:「哇~没想到爱丽丝还是穿小小孩的内裤啊,好幼稚喔~」
  「呜......你竟敢这样对我,等等你就知道了喔!啊,好冰,等一下啦,手指头不能伸进内裤来~!」
  突然头上被敲了一下,才发现小羽蹲在一旁,她鼓起脸说:「不要这样欺负爱丽丝啦,你很鬼畜耶!」
  糟糕,做过头了,忘记小羽也在这里。我默默地将手指拔出来,然后将裙子盖了回去。
  「稍微开一下玩笑而已,爱丽丝太调皮了。」
  「这样啊,哀,真是羡慕爱丽丝......」小羽越讲越小声,我没听起处她叹气完说了什么。
  我感觉到阴茎被软软湿湿的东西碰了......正确来说应该是舔?
  「妳该不会用舌尖在舔吧?妳是小狗喔?」
  69的姿势让我看不到自己下体是被做了什么,但应该没猜错。
  「哼,我就是用舔的,我才不想用嘴唇碰妳的鸡鸡哩。」
  这样要算亲吻吗?不过很舒服,所以就算了。
  「咸咸的!学长该不会刚尿完尿没尿干净吧!好脏喔,啊~妳刚刚还让小羽学姊亲对吧?你真的很坏耶!」
  「等等,我才没有,小羽你别乱听她说,她都胡说的......啊~」
  爱丽丝又舔了几下:「果然是有尿残留,这股臭味也是,哈哈哈哈,脏死了脏死了,变态尿尿学长!」
  「诶?真的假的,尿!?」小羽摸在嘴唇上,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就算是小诚的......果然不能接受!」
  「我没有,我不是,爱丽丝不要污蔑我!」
  小羽摀著脸冲出社团教室。
  「嘿嘿,被小羽学姊讨厌了吧。」爱丽丝已经站了起来,用嘲讽的表情看我。
  这家伙不说话就像洋娃娃一样可爱,但是调皮起来就是只金发小笨狗。
  虽然很气她乱说话,但是现在不是纠结在这种小地方的时候了,要赶快把小羽追回来,还要跟她解释自己上完厕所,有把尿甩干净......或许应该说那只是紧张流汗才会咸咸的?
  不对,现在应该先想,小羽会跑去哪?跑回教室之前应该会想要洗嘴,那就是有水龙头的地方,社团大楼的走廊上每隔几间教室都设有洗手台。但是一眼望过去似乎都没人,那应该就是在厕所了。
  然而就在我到厕所之前,就从厕所那边传来小羽生气的声音:「你要干什么?」
  然后就听到有男性的声音在回话,双方很快就将声音给放小了。
  应该直接走过去看状况,但不知怎么的,我决定先听听双方在说什么。
  「嗨,小羽好久不见了~」
  「你也知道自己很久没来社团了啊。」
  学校厕所的设计是入口转弯后是洗手台,男女共同使用。然后洗手台两侧才是男女厕的入口,两人在洗手台前,而我躲在厕所外偷听。
  听声音跟对话内容,男的应该是胖子阿肥,加进美术社只为了偷懒,很少来社团教室。
  「我就觉得一直翘社团不太好,所以才来了。」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我才不会对你做那种事情!」
  「只是『打招呼』而已,不做就不做。」
  「诶?」
  难不成误会了,小羽应该都跟我猜的一样,阿肥是为了让女生亲下体才来的。
  没想到被拒绝就干脆地接受,让人意外。
  「不过等等进社团教室就不同了吧,如果不做还被发现,可是会被记过的喔!」
  「那是要被发现不就好了。」
  「对,也对。只是我口风不紧,一个不小心就会说出来,我就是怕老师会刚好听到。」
  「你......」
  「就在社团教室内『打招呼』吧,这样也比较合规定。」
  「不行!不能让他看到,不能让小诚......」
  原本我还想要冲出去大骂阿肥威胁人,突然听到这句我就停了下来,他就这么不想被我看到吗?如果我现在出现,该不会气氛会很尴尬。
  小羽其实不想要我跑出来救人,不想要被看到自己难堪的模样。
  「就这里吧......」
  什么?我心脏停了一拍,要在这里......打招呼?
  「可以可以,嘿嘿嘿。」阿肥果然露出真面目,开始贼贼地笑了起来:「不过还是在里面如何,单间里面?」
  「蛤?为什么要在那种地方?」
  「要是刚好小诚也来上厕所,看到这一幕不就糟了?」
  「......」
  小羽怒目看向阿肥,看了几秒后,没说话,直接走了进去,算是默认了。
  小羽要在单间的厕所里亲这肥猪的下体?开什么玩笑!?正当我要冲出去时,想起那句话,小羽不想让我看到这一切,我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就这样错过了最佳时机。
  两人进了厕所单间,我看不到两人在做什么了,只能微妙地听到稀疏的脱裤声。
  隔著墙,连说话声都听不清楚,小羽似乎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是在挣扎吗?
  最后还是反悔,正打算夺门而出吗?
  没有发生小羽冲出来的情况,反而是两人在里面待了几分钟。
  我不敢多待,怕他们走出来时看到我。
  我跑到教室前的走廊后,偷偷回头一看,确定两人已经走出了厕所,似乎在争论什么。
  不过确认了两人离开单间,我就安心了,走进教室等他们过来。
  之后,两人分别进教室,大概是小羽不想跟阿肥一起走进来,那样会像是她跟阿肥很要好一样。
  之后阿肥也没有提到打招呼的事情,不过也没有正常进行社团活动,只是单纯地躺在破破的沙发上,一边滑手机一边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