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炮传奇 1-13》

  第一章:第一次的春色暑假是每个学渣最喜爱的节日,对我也是如此。
  只有炎热的天气,能够阻挡我享受清晨的睡眠。
  “妈,我要热死了,老是关我的空调。”
  我擦著汗水,赤裸著身子从床上爬起来,拿起内裤穿上去,走出房间,对妈妈抱怨道。
  妈妈对著镜子保养皮肤,已经41岁的妇人,看起来就像风情万种的少妇,虽然皮肤有些老化松弛,脸蛋却也白白嫩嫩,身材饱满细腻,惹无数人垂涎。
  上身穿著宽松的真丝睡衣,露出雪白浑圆的胸脯,乳头粗大,就像我的脚拇指一样粗,顶在衣服上,形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睡衣下摆敞开,浑圆的腰身雪白的肌肤,白色印花内裤,薄得可以看见阴部茂盛的黑毛。
  “臭小子,养你们这么大,也不知道关心妈妈,帮我做事,一个个游手好闲的,看著就来气,你等下跟雪姨去处理一下租客的问题,最近忙死了,你自己处理完赶紧来超市,知道吗。”
  妈妈捏著我的耳朵,叮嘱道,有些恨铁不成钢,读书读书不行,干活干活不行,这样下去怎么可以。
  我可是血气方刚的高中生啊,哪里受得了这样刺激,不满道:“妈,我可是大男人啊,你这样穿著,我也会勃起的好吗?”
  “勃起?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妈妈不屑道,一根手指扒拉开我的内裤,我的鸡巴正博大精深,准备战斗。
  “啧啧,可惜这鸡巴有点短啊,还包茎,你看看你这一身的肥肉,早跟你说要锻炼身体,胖子鸡巴显短,明天先去把你包皮割了,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做姐妹了。”
  我大汗,真是欺人太甚了,就知道欺负我胖,等我减肥后,看我怎么调戏你们。
  不过我也知道,像我这样懒惰的富二代,基本告别减肥了。
  我爸妈以前很早就到城市里打拼,买下好几栋房子,单单收房租,每个月都有几十万的收入。而这一栋是留著自己一楼二楼开超市,上面到8层都是租出去,自己的员工提供免费宿舍,而顶层第九层经过特别装修,弄了一个大平层,有10间卧室,都带有独立卫生间。
  一个大客厅,一个小客厅,书房,厨房,棋牌室,健身房。
  功能齐全,空间宽裕。
  我小跑进旁边的浴室,开始洗澡,胖子就是这样,脂肪厚,怕热又怕冷,夏天散热慢,冬天热量产生不足,简直一无是处,我穷的只剩下钱了。
  哢嚓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推开,姐姐打著哈欠走了进来。
  “姐姐你干嘛啊,没看见我早洗澡啊,看见了多不好。”我不满的抗议道。
  姐姐撇了我一眼,冲我做个鬼脸,嬉笑道:“反正你还没开始发育嘛,给你看也没事啊。”
  说著弯下腰,屁股冲著我翘著,把睡裤连内裤一把脱掉,露出和妈妈一样饱满的屁股,粉红的屁眼,还有下面水嫩的花蕾,下体开始稀疏长著阴毛。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立马冲出淋浴间,扬起手来狠狠啪一巴掌,打在那肥厚的嫩屁股上,雪白细腻的肌肤,挺巧有弹性的手感,拍上去舒服极了。
  姐姐尖叫滑倒,一屁股坐在地上,那雪白的屁股,马上就浮现一个粉红色的五指印。
  “让你嘲笑我,马上倒霉了吧?我扶你起来。”
  我很愧疚,顾不上穿衣服,心疼坏了,连忙去扶姐姐,一把抱起来,光屁股贴在我身上好舒服,鸡巴都硬了几分。
  “臭小子敢造反!还敢不敢了?”姐姐怒气冲冲捏著我的耳朵,跟老妈的招式一模一样。
  “不敢了不敢了,饶了我吧,姐姐。”我连忙讨饶道。
  妈妈走了过来,无奈道:“你们别闹了,赶紧的,婉儿,跟我去店里帮忙。”
  说完妈妈就走了,完全不觉得女儿光屁股被儿子抱在怀里有什么不妥,都是自己的肉,摸几下插几下又有什么关系。
  等我吃完饭,妈妈跟姐姐早就离开了。
  我只好自己去找雪姨。
  走过长长的过道,来到角落的小保姆卧室,雪姨就住在这里。
  雪姨是小山村来的打工妇女,夫妻都在这个城市奋斗。
  我见过她老公,矮矮瘦瘦的,才三十多岁,就满脸皱纹,黝黑精瘦,跟个糟老头似的。
  她老公能吃苦,在工地可以赚不少钱,没学历也只能干工地。
  而雪姨身体弱,吃不了工地的苦,干过几家的保姆也都吃不消,被辞退。
  直到雪姨遇到妈妈,心地好,身体好就勤快帮忙做事,身体不好没做饭也没事,妈妈自己也能做。
  妈妈还安慰她说,这样还能省不少钱呢。
  其实妈妈都没有扣雪姨工资,还经常给雪姨买东西吃,买各种衣物用品,跟姐妹一样亲。
  雪姨家条件不好,还有两个半大的女孩子,开销很大的,很可怜。
  自己都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养著两个孩子,家里老人的开销,还有娘家的开销,根本钱就不够。
  我敲门,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反应。
  于是我打开房门,一边说道:“雪姨?我进来了啊?”
  还是没有反应,难得雪姨不在?
  我有些疑惑,走进卧室,旁边的卫生间看进去,挂著几条蕾丝内裤,内衣特别大,让我很意外。
  雪姨平时看上去胖胖的样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妇女样子,没想到奶子那么大。
  路过卫生间,就是木板铺的大通铺,铺上床垫就是床。
  一个小吊扇在悠悠转著,雪姨侧卧著,一只腿夹著长抱枕,红色蕾丝内裤勒进屁股沟里,右手还压在阴部,湿漉漉的内裤被拨到一边,整个阴部的毛都被打湿,黏在一起,水沿著肥大的屁股流到床上。
  上身赤裸著,大奶子就像大肉包子,压在抱枕上面,一颗褐色乳头,俏皮地露在外面,就像点缀著一颗可口的葡萄干。
  我眼睛都看直了,口干舌燥,完全控制不住,慢慢爬上床去,趴在雪姨身上,雪姨身上淡淡的女人香,让我不多的理智,完全消失。
  慢慢俯下身子,凑到那柔软的大奶子上面,温润的肌肤传来暖心的温度,贴著脸好舒服,好迷人。
  一口含住褐色的大奶头,舌头舔一舔,用力吸几口,淡淡的沐浴乳味道,混著淡淡的奶头香味。
  “嗯……”
  雪姨发出痴迷的呻吟,奶头在我的舌尖慢慢涨大,变硬,像颗珠子,在我的舌头挑逗下嬉戏。
  雪姨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身上趴著一个不速之客,吓了一跳。
  “林文?你怎么会在这里?不要,快拔出来,不要吸呀。”雪姨抽出下体的手,捧著我的脸,弱弱地说道,生怕被人听见。
  雪姨的手还沾著淫水,有点腥味,湿湿的,手指像葱白一样小巧可爱,我忍不住抓住雪姨的手,吮吸她手上的淫水。
  “雪姨,你好美啊,我想要你,好不好?”
  我彻底晕了脑子,迫不及待脱了衣服,扒下裤子,硬硬的鸡巴迫切想要发泄,贴著雪姨的屁股,凑到那湿润的洞口,用力摩擦著,好滑润,好舒服。
  雪姨看著我身材白胖,下面的鸡巴又短小,眼神就有些嫌弃,手推著我,说什么也不同意。
  我哪里能够放弃,搂著雪姨不放,咬著她的奶头不放,鸡巴在下面越磨越舒服,没几下我就感觉快感太强烈了,就像一道圣光打下来,我升天了!
  奶白色精液喷到雪姨的下体,一坨一坨的精液就像果冻一样,跟雪姨的阴毛纠缠一起,散发著荷尔蒙的淫荡气息。
  射完以后我满足地躺下了,好舒服啊,简直就像升天了,我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雪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我心里愧疚,不停给雪姨道歉。
  雪姨拉过被子盖住身子,有些冷淡道:“这事不怪你,你快出去吧,我要换个衣服。”
  我只能垂头丧气地走出房间,在客厅玩ipad看视频,一边等雪姨。
  “我们走吧,我送你过去,然后我还要赶过去上班的,我怕你妈妈忙不过来。”
  雪姨穿上衣服走了出来,外表看就是普通的发福的中年妇女,谁能想到,普通的衣服下面,是那么性感的身材。
  一看到雪姨,我的鸡巴又硬了。
  “雪姨,我还想要……”
  “别,我们快走吧。”雪姨眼神躲闪,飞快的出门了。
  雪姨骑著摩托车,载著我,准备去另外一栋房子,那也是我家的房子,平时一般都是雪姨照看,带人看房子,收个房租什么。
  她在外面办事利落,伶牙俐嘴,十分强势,妈妈十分器重她,在外人那里像个泼妇,在我家就温柔听话,妈妈说,她这才是办大事的心腹爱将,能成大事。
  平时坐阿姨的车,我都不喜欢碰到她身上,认为她是妇人,我要找那种绝世美女的。
  意外见识过雪姨内在肉体的美妙,我算是彻底开窍了。
  去你妈的美女,干巴巴的豆芽菜,没发育完全的丫头片子,哪里有熟妇美味?
  我手搂著雪姨的腰,涨大的鸡巴紧贴雪姨的身上,真舒服啊。
  雪姨心里有些不舒服,老板娘人很好,就是这儿子有点不给力,又没有力气又不强壮,鸡巴又短小,打心里不喜欢这样的。
  到了地方,雪姨告诉我房间号码,就飞快地走了。
  算了,又是美好的一天,解决了这个问题,就去找个网吧开黑。
  租房的,时常会遇到各种麻烦,交不起房租的,邋遢的,偷东西的,跑路的,都是麻烦,好在有许多得力的助手帮忙,妈妈才能照应的过来。
  扣扣……
  我敲门,没反应,算了,开门进去看看。
  拿出钥匙,打开房间,幸亏没有换锁,不然又要麻烦拿工具了。
  “有人在吗?有人吗?来查房啦,有人吗?”
  “嘻嘻……哈哈……”
  从里面传来嬉笑的声音,我好奇地走进去,却没有发现,身后的房门悄悄地自己关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还自动上锁了。
  走进卧室,只见床上两个外国小妞,躺著嬉笑,身上一丝不挂,互相搂著,嬉笑打闹。
  你摸摸我的屁股,我揉揉你的奶子,活色生香,春光无限。
  我的心激动的像在打鼓,眼睛都看直了,还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人不由就呆了。
  发觉有人进来,两个女人搂在一起,嬉笑著看了过来,然后伸出手指,妩媚地勾引我过去。
  我呆呆地走过去,她们两个看上去一模一样,就像一对双胞胎,熟练地帮我脱去衣服,躺在床上。
  两个美女的手就像灵蛇,四处撩拨,我的浑身舒服的起鸡皮疙瘩,忍不住颤抖。
  湿润温暖的舌头在我身上游走,挑逗,勾画著。
  “唔……好舒服……”
  我忍不住呻吟,躺在床上不愿动弹。
  “嘻嘻……”美女嬉笑著,一条大腿跨过我的脸上,美女的下体就凑到我的嘴边。
  年轻女孩的屁股紧致,没那么圆润,但是很粉嫩,连那菊花眼都是粉红色的,阴户洁白无瑕,跟妈妈她们都不一样,一丝毛都没有,显得特别的干净,让人特别有胃口,特别想吃。
  粉嫩的阴户紧闭,丝丝透明液体从缝隙里面流出。
  我迫不及待地一口含上去,就像水蜜桃一样可口,吞一口蜜液,居然很是清甜。
  我更加疯狂地舔,阴户,屁眼,股沟,阴蒂,都是那么可口。
  “嘻嘻……”
  美女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双胞胎互相看了一眼,使了一个眼色。
  然后美女就坐了起来,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就像清晨起床的小猫一样可爱,就是可爱的屁股一丝不挂,坐在一个男人的头上面,画面说不出的淫靡,让人勃起。
  我的手被另外一个人紧紧抓住,头被压在屁股下,她屁股轻轻扭动几下,要我把嘴张最大,然后水嫩的阴户对著我的嘴巴坐上去,嘴巴挪不开,也合不上,她的力气好大好大,屁眼都死死压住我的鼻子,只能从她的屁眼里面呼吸空气。
  我也兴奋起来,舌头去钩著,划著那阴户的缝隙,水慢慢越来越多,流进我的嘴巴,被我吞咽下去,很好喝,喝了以后感觉身体慢慢开始变热,越来越兴奋,却越来越酥麻,没有力气,身体的感觉越发灵敏,美女在我身上的挑逗越发舒服,我好幸福啊。
  舌头舔著,这时异变突生。
  原本紧闭的阴户,突然裂开一道口子,我的舌头高兴地乘胜追击,突入那个洞口,水越发多了,潺潺流入我嘴里。
  我有些得意,看来是我的本事,让白人小妞发春了,都流那么多水了。
  慢慢地洞口越来越大,撑成圆形洞口,水一下停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
  “嗯啊……嗯哼……”
  美女忍不住有些痛苦呻吟,娇躯在我身上在不住颤抖,像个可怜的娇兽,哀嚎呻吟。
  我感觉到情况不对了,尼玛的,这女人的逼都张得跟我嘴巴一样大了,这是要在我嘴里拉屎吗?
  想要挣扎,却发现全身麻木了一般,连动个手指头都是奢望。
  我惊恐的发现,自己现在完全变成待宰的羔羊,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