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肏表姨妈》

  今年九月,在市委接待处工作的梅子通过关系把我调到市政府机要处工作。
  接到梅子的电话后,我异常兴奋,梅子告诉我,单位不能解决住房,正好她在军分区招待所有一套一室一厅一卫的房子,平时只是因为工作忙的时候在那里小憩的,条件还不错,暂时我就住在那里,等安顿下来后再考虑买房的事。
  我说道:「梅子,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
  一旁的妈妈也特别高兴,一个劲地说梅子就是有情义,虽然当了领导,但还没忘了她这个老姐。
  梅子是我的表姨妈,不过,虽然辈分大了我一辈,梅子的年龄却和我一样大,今年都是三十岁,实际上她比我只大了三天。
  听姥姥说,我们出生那会儿,她母亲奶水不足,而我母亲的奶水则非常充盈,那时候家境不是很好,因此,梅子出生后仅仅两天,姥姥便把她抱到我娘的怀里,从此我娘便把这个表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喂养。
  就这样,我和梅子自小便一起吃住,一起上学,一起玩耍,但是我自小就不愿称她为姨妈,只肯叫她梅子姐。
  外人不知道的,真的常常把我们当作兄妹呢。
  梅子是个标准的江南水乡女子,肤色红嫩,凸胸翘臀,个子虽然不是很高,大约一米六多一些,但是身形窈窕丰满,腰肢柔软,显得千娇百媚,风态万千。
  她本来是学医的,但是几年前她嫁给市公安局一个副局长后,便调到了市委秘书处,并且在很短的时间便升任了接待处处长。
  我和姗姗结婚也是梅子牵的线。
  姗姗是梅子原来的同事,在市立医院当儿科医生。
  她是个不错的女孩,不但貌美如花,兼且性情温顺,知书达理,深得我父母的喜爱。
  美中不足的是我们两地分居,所以结婚两年了,我们都还不敢要小孩,母亲为这事絮絮叨叨地念了不知多少遍,便托梅子帮忙找些门路。
  本来我并不是抱很大的希望,没想到梅子办事的效率这么神速,不但办好了,而且把我安置到了市府机关。
  报到那天,姗姗正好下乡会诊,我先到单位办理了有关手续,然后去了姗姗家看望他的父母。
  吃过晚饭后,梅子才把我带到了她住的房间。
  卧房不大,装修也很简单,色调以暖色为主,整体看起来显得异常的温馨和雅致。
  一张金色的金属床占据了卧房的大半空间,床上的被子是梅子给我新买的,散发著淡淡的花香。
  床头挂著梅子的一张巨幅半身像,开著低胸的梅子双唇微抿,媚眼如丝,一改平日里的秀气端庄,美艳里露出些许妖冶,胸前的那两团肉团鼓囊囊,亮晃晃,我一时竟然有些讶异,直到梅子推了我一把,我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
  梅子问道:「你看什么呢?」我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神情,说道:「我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照片,觉得有点奇怪。
  梅子道:「奇怪什么呢?「我说道:「说真的,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就是淑女形象,但是你的这幅相片给了我不同的感觉。
  「梅子说道:「是吗?什么感觉?说给我听听.」我端详了一会儿梅子的相片,说道:「一句话说不清楚,但是我想,也许这是你的一种本色,美丽,自然,渴望和追求.」梅子的神色有些忧郁,许久,她把一串钥匙递给我,说道:「这就算是你的安乐窝了。」
  我走上前去轻柔递拥抱了一下她,说道:「梅子,真的谢谢你。」
  梅子笑道:「怎么你和我还需要这么客气吗?」我问道:「办我调动的事,是不是很难?」梅子道:「只要是你的事,再难我也会想办法。」
  梅子离开后,我看了一会儿书,但是精神一直无法集中,于是像往常一样,一边打手枪,一边和姗姗煲了一顿电话粥。
  我和姗姗两地分居两年多时间,聚少离多,因此,大部分时间要靠打手枪来解决性需要。
  久而久之,姗姗也知道了我的秘密,所以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姗姗总会说些诱惑我的话。
  姗姗接到我的电话,非常的兴奋,她问我:「老公,想我了吗?」我的眼睛却直瞪瞪的地盯著床头梅子的相片里那丰满的奶子,随口道:「想啊,现在我就想。」
  姗姗道:「老公,你现在想什么啊?」我一边套弄著自己的大鸡巴,一边脱口说道:「我想肏奶子。」
  姗姗窃窃地笑道:「老公,想就用力肏吧。」
  要命的是,我那硬得发烫的大鸡巴一直到我放下电话都没能射出来。
  放下电话,我洗了一个冷水澡,神不守舍地翻起梅子的东西来。
  梅子的衣柜,尽一色全是高档的服饰,新潮的围巾、不同品牌的帽子、充满情趣的各式内衣。
  床头柜下层抽屉,尽是避孕套、润滑液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跳蛋和一个长长的塑胶鸡巴,再翻看其它的抽屉,竟然找到一本梅子的相册,照片上的梅子或著情趣衣裙,或一布半缕,不但千姿百态,而且风韵十足,最后一张照片则是全裸的正面照,酥胸高耸,她十指交叉叠放在小腹下,隐约可见那里光亮洁白,一毛不生。
  端庄秀丽的梅子的另一种形象令我血脉喷张,不能自已。
  我不住的把玩著大鸡巴,满脑子都是梅子的媚态,幻想著肏梅子的情景,良久,终于在嗷叫中把浓浓的精液喷射了出来。
  第二天午饭后,正想补一下昨晚的觉,梅子却过来了,她告诉我说喝了点酒,过来歇会儿。
  看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应该不是喝了一点点吧。
  我给她拧了个热毛巾,关切地说道:「梅子,饮酒过量很伤身体的,以后少喝些。」
  梅子有些醉意地说道:「我就是干这个的,不喝行吗?你们男人啊,不就是喜欢这样吗?」想起昨晚的情景,我突然心跳加速,为了掩饰,我帮梅子从衣柜里拿出她的睡衣,说道:「你换衣服睡吧,我去外间等等.」我掩上卧房的门,在外间等著,但是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她的动静,我推门进去一看,梅子已经横躺在床上睡著了。
  她的西装制服凌乱地散落在地上,虽然穿上了睡衣,但是上衣的扣子却没有扣上,水红色的胸罩完全露了出来。
  我的心蹦蹦直跳,弯下身去,把梅子的身体扶正,然后替她盖上被子。
  就在我刚要起身时,梅子却突然伸出双臂,一把搂住我的腰身,我似乎听到她梦呓般地叫了声:「老公。」
  我不敢挣脱她,当然,在我的潜意识中我也根本不想、不愿挣脱她的怀抱。
  虽然我们俩之间隔著一层薄薄的被子,但是梅子身上散发的清淡的香味,突然让我有了一种依恋、痴迷的感觉。
  紧紧地贴著她,我的小腹阵阵发热,已无法克制自己的冲动。
  我轻轻地拿开盖在艳小腹上的薄被,这时梅子动了一下,换了个姿势昂面躺著,双手放在小腹上,双腿稍稍叉开。
  睡袍紧紧地贴在身上,将整个身体完美地勾勒出来,两个大大的奶子在睡袍下高高的耸起,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两颗奶头的形状,在她两腿根间,有一个包圆弧状像小山突起,啊,那就是让多少人想念的地方!尤物!淫娃!我热血沸腾了,我把目光拉向了梅子的奶子,两团肉丘随著呼吸起伏著,我抛开了心中残存的一丝理智,将右手放在了艳子的乳房上,薄薄的睡袍并不能阻挡梅子带给我的那种略微有点抵抗的弹性,我轻轻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声。
  我轻轻地抚摸著她丰盈的奶子,轻轻地,轻轻地捏她的奶头,一会儿,我感到奶头涨硬了不少,又似乎有点柔软。
  但梅子似乎仍在梦中。
  我抚摸她的诱人的蜜处,隔著睡袍,软软的又厚又大,轻轻地抚摸几下后,我掀起她睡袍下摆,只见红色的蕾丝边小裤紧绷在她胯间,刚好遮住她蜜处,饱满的阴户紧贴在白色的内裤上,鲜嫩的肉缝,毫无保留地印了出来。
  我将手伸了过去,轻轻地覆盖在了那妙处,正如我从照片中看到的,那里没有一根屄毛,那种特有的柔软就从我的手掌传向了我的下体,不同的是,当它传播到我身上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种坚硬,我的中指轻轻地在两片阴唇之间滑动著,细细地体会著那种柔滑细嫩的肉感渐渐地,梅子的身体有了变化,我可以看到内裤中央部分的湿度明显比周围大了,她的两片屄唇竟然缓缓地蠕动,被不断渗出的淫水浸的湿滑的内裤裆部慢慢地勒进了两片肥嫩的淫唇中间,散发出淫靡的光泽。
  梅子的身体有些扭动,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醒了,但是我相信她不可能会真的把我当成了她的丈夫。
  她呼吸明显的加快了,面泛潮红,双目禁闭,鲜艳的小嘴微微张开了,散发出了一股慵懒快意的春情,两条大腿也不时地颤动著。
  我褪下了她的小内裤,一下子,那丰满的蜜处展现在我眼前,只见那里晶莹丰硕,两片嫩红的阴唇夹在丰臀玉腿之间,宛如花心,楚楚动人,鲜肉外翻,清晰的纹路,一样的细嫩,她娇嫩的阴唇微微分开……做过美容的蜜处真是美丽极了。
  让男人更爱了,我想,当我的鸡巴来回抽动时,那是多么的美妙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梅子了梦中呻吟起来,双腿也不自主地分了开来。
  我已脱光了衣服,用那又硬又长的挑逗著梅子湿漉漉的小屄,轻轻捅著,敲著,梅子在梦呓中竟叫起来:「呜……好舒服……」几个回合之后,梅子已经发出了娇喘和呻吟,我紧紧地抱住她,下身一用力,整根鸡巴全根尽没。
  梅子「啊!」地叫了一声,手指使劲地抓捏著我的后背。
  我让鸡巴深深地抵住梅子的花心,然后一口吻在她性感的嘴唇上,把舌头顶入梅子口中。
  梅子丰满的身体极其柔软、无比滑腻,压在上面,犹如置身于锦缎、丝绸之上,那种细软的、湿滑的感觉简直让我如痴如醉。
  啊,梅子的身体已经完全属于我,艳子的一切都归我所有。
  我尽情地享受著梅子的身体,吸吮梅子的口液,亲吻梅子的乳房,体会著她的欲望。
  梅子两条大腿更加有力地夹裹著我,她伸出手来抚摸我的头发,淫荡地叫了起来:「哦,老公我要,快点,肏我……」我抬起身来,跪在她的胯间,我一边捅插著一边美滋滋地瞅著。
  随著我抽插速度的加快,梅子的屄也似乎急剧地收缩。
  此时,她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满头的秀发散乱地披散在席梦思上,她紧闭双眼,两颊绯红,我每一次的插入都使她丰满雪白的大奶子不停地颤动。
  我将梅子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插入。
  大鸡巴再次猛烈抽插,龟头不停地撞击在她的子宫壁上,使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她的内脏。
  她眉头紧锁著,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啊……恩、恩、恩……喔喔……」我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下体全部塞进梅子的阴道里。
  她全身僵直,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我的抽插。
  她的小嫩屄里滚烫粘滑的阴液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阴道,润滑著我粗硬的鸡巴,烫得我的龟头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
  我的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阴水,每一次插入都挤得梅子的阴水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浸湿了我的睪丸和她的阴阜。
  我意识到梅子已经沉浸在我们高亢的性交的欲望之中了,现在她已是身不由己的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她的双臂紧紧的搂著我弓起的腰肢,丰满的双乳紧贴我的胸膛,她挺直的脖颈向后拉直了,头发飘洒在席梦思上,我低低的吼著,把梅子的屁股抱得更紧,弄得更深,更加有力。
  我双脚有力的蹬著席梦思,两膝盖顶著她的浑圆的屁股,胯部完全陷进她的的双腿之间,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鸡巴上,随著我腰肢的上下左右的伸张摆动,我聚成肉疙瘩的屁股猛烈的忽闪纵动,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进进出出,忽深忽浅,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猛插,把我旺盛的涨满的性欲尽情的在她的体内发泄……一阵阵的酸,一阵阵的痒,一阵阵的麻,一声声的喊,强烈的快感从梅子的阴道和我的鸡巴的交接处同时向我们身上扩散,梅子在呻吟,我在喘息,梅子在低声呼唤,我在闷声低喉……「喔……喔……咦呀……受……不了…………」我们互相撕扯著,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天在转,地在转,,一切似乎都都不复存在,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只有粗硬的鸡巴被梅子的嫩屄紧紧的吸吮著,我们的快感交融一起,身体缠绕一起,突然间,一切都静止了,在静默的等待中,我浑身的血液象数千数万条小蛇,急剧的集聚在我的阴囊,如同汇集的洪水冲开了闸门一样,一股滚热粘滑的精液象从高压水枪里射出的一条水柱,从我的阴茎里急射而出,尽情地喷灌进梅子的嫩屄深处……一刹那间,梅子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白藕般的双臂死死抱住我满是汗水的背脊,两条粗壮的大腿更是紧紧的缠住我的腰,「喔喔……嗯嗯……啊……」一阵急促的浪叫声仿佛是从梅子的喉咙底部被压出来似的。
  随后,梅子那微微突起的小腹一阵一阵有节奏的收缩,鼻腔里发出一声声的哼叫,我心里明白这是梅子的高潮之歌。
  宣泄,宣泄……我精疲力尽地趴在梅子颤抖的身子上喘息著,等待著高潮慢慢平息。
  我们很久都没有说话,也许,一切都是这样的自然,以至于我们都没有去想这是不是一种对天伦的背叛。
  梅子紧紧地搂住我,纤细的手指在我的后背游走。
  终于我听到她在我耳边轻声底说道:「乖孩子。」
  我双手轻轻的抚摸她的奶子,用嘴唇在梅子的耳朵上摩擦。
  梅子把脸转过来把嘴唇交给我。
  我搂著她,低头轻吻著她的香唇,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动。
  我挑弄著她的舌头,让她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吸吮著。
  她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热情的狂吻,著涂满口红唇彩的舌头在口中交缠。
  「我喜欢你,梅子。」
  我轻轻说道。
  「真的吗?」梅子问我道。
  「当然,记得当初你问我想找什么样的对象吗?」我问道。
  梅子回答我道:「记得啊,你说照我的样子找就可以了.」我认真地说道:「梅子,你知道吗?在我的梦里,在我的记忆深处,你的影子无处不在。」
  梅子说道:「其实我也一直都爱著你,可是我们的备份让我不敢有丝毫的非分之想。」
  我问她:「今天你从一就知道是我,对吗?」梅子说道:「是的,我知道,我渴望你要我,渴望你肏我。」
  梅子告诉我,她的丈夫因为抓捕罪犯,阴茎曾严重受伤。
  结婚后虽然经过了医治,但效果不好,每次肏屄的时候,他的鸡巴都不能完全勃起,偶然勃起也无法持久。
  从丈夫那里,梅子根本得不到美妙天伦的享受。
  梅子的经历让我异常感伤,造化弄人,有谁又是真正幸福的呢。
  梅子说道:「我要你再肏一回,等姗姗回来了,你就不能肏我了。」
  我把梅子抱在怀里,抚摸她丰弹的乳房,轻咬著她的耳垂,一只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抚摸著她的大腿内侧,梅子闭上眼睛,依靠在我怀里,大腿微张,我抚摸到她的腿间。
  我用手指轻轻地揉著她刚才被我奸过的地方,撩逗著她,她的淫水渐渐地又渗了出来。
  我扶起她,撩起她睡袍下摆,然后站起来。
  梅子捧著我的阴囊,把我的鸡巴一口吞了进去,她的舌尖在我的龟头上绕著圈地舔著,间或还把我的蛋囊吸到嘴中,那种酥麻的感觉一阵阵的冲击著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我让梅子跪在床沿,从床头柜里取出跳蛋,把震动的跳蛋塞进梅子的嫩屄,然后从背后把鸡巴顶了进去。
  梅子雪白的屁股慢慢的转动,一圈一圈的扭著,我双手扶著她的腰肢,渐渐加快转磨的速度,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
  几分钟后,艳子的套弄更剧烈了。
  她转过身来,双腿高高地搭在我的肩膀上,仰起头不顾一切的忘情嘶喊。
  我抱起她,由床走向化妆桌,一面走一面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一跳一跳的,继续不断的刺激她。
  我把她放到化妆台上,背靠在大玻璃上,我抬起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吞吐鸡巴的快感让梅子连续不断的高潮,梅子已经忍不住喊了起来:「老公,用力,用力肏我,再用力,肏烂我的骚屄,。
  哦,快啊!」我让她背转身体趴在沙发上,上身伏下,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我两手扶著她的美臀,手指分开她的阴唇,龟头轻轻的顶在她的屄眼上,在她的穴口来回摩擦。
  顶了一会儿,梅子用右手撑持著沙发扶手,左手从跨下伸过来,握著我的肉棒,将我导引到她的穴口,慢慢的将鸡巴插入。
  我顺势向前一顶,鸡巴全根没入,再次进入到梅子温暖滑腻的体内,她扭动著身体迎合我,忘情的高喊,高声地淫叫:「天啊……好舒服……我快死了……啊……啊……啊……不……不要停……快用力……啊……啊……」我将梅子顶到床边,一把抱起,将她放在床上平躺著,她的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小山。
  我用手抚弄著粉红的乳头,只见乳头涨大了起来,乳蕾也充血变成大丘了……在梅子的呻吟中,我将头埋入她的双乳间,张开口含住她的乳头,轻轻地吸吮著一种女人香……我接著跨过梅子的躯体,双手左右撑开她的玉腿,随著她微抖的气息与娇躯的颤动,她胯间的小丘如大地蛰动著,两扇小门如蚌肉蠕动著。
  我的鸡巴在梅子屄眼附近徘徊游走,时而磨搓阴蒂、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得浅刺穴口。
  梅子被我挑逗得春心荡漾,那幽洞再度淫水汨汨、润滑异常。
  我对梅子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百般搓揉。
  抽提至头,复捣至根,三浅一深。
  梅子的玉手节奏性得紧紧捏掐著我的双臂,并节奏性哼著。
  她纤纤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颠播逢迎,吸吮吞吐。
  花丛下推进抽出,娇喘吁吁,一双玉腿,忍不住摇摆著,秀发散乱得掩著粉颈,娇喘不胜。
  「浦滋!浦滋!」的美妙声,抑扬顿挫,不绝于耳。
  梅子的嫩屄狭窄而深遽,幽洞灼烫异常,淫液汹涌如泉。
  她双手抓住被单,张大了双口,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喔……啊……我死了……要死了……啊……啊……喔……」她喘息著,玉手一阵挥舞,胴体一阵颤动之后,便完全瘫痪了。
  我和梅子胯股紧紧相黏,肉棒顶紧幽洞,吮含著龟头,吸、吐、顶、挫,如涌的热流,激荡的柔流浇在我火热的棒头上,烫得我浑身痉脔。
  一道热泉不禁涌到宝贝的关口,使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就好像身体插入电线,强烈的麻痺感冲上脑顶。
  在强烈的快感中,我更猛地向梅子的淫穴攻去,梅子的呻吟声时高时低,就像为我的鸡巴奏响的冲锋曲,我们的身体撞击著,她的淫水不断地滴落,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再次攀上了性爱的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