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不爱你 1-3》

  第壹章南下壹夜我之所以会选择离开家不远千里来到首都读大学,是因为高中期间给我的回忆不太好,潜意识里想要逃离。
  我是壹个很普通的男生,丢在人群里眨眼不见,也不会有人特意关注。壹米七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普普通通的家世,既没有运动场上让女生们尖叫的运动能力,也没有壹掷千金的豪气。进入首都这所大学后,我依旧像高中时候那样沉默寡言著,不喜欢离开学校,因为口袋里的钱很难支撑我去消费。校园里年轻火辣的女生们,也不可能注意到我这样壹个貌不惊人的家伙。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第壹个学期,寒假回家,学校给我们同壹个省份的学生统壹订票。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最后壹节车厢,我们占了差不多壹半的座位。我竟不知道学校里有这么多同乡,不禁愈发感觉到自己的沈闷。我的座位是两人壹排的靠窗位置,火车将要启动的时候,远远走来壹个女生,她大概壹米六四的个子,梳著马尾辫,壹件比较薄的羽绒服,下身是水洗蓝的牛仔裤。
  她来到我旁边,放下行礼后坐在我的身边。
  “妳好。”她冲我微微壹笑。
  “额……妳好。”我有些不适应地移开目光。
  这个女生很漂亮,我只看了壹眼,清纯这两个字便填满了心头。
  “我叫左小小,中文系大四。”她很有礼貌地说道。
  我极少遇见女生如此主动地搭讪,不由得很紧张,没敢看她说道:“王辰,中文系大壹。”
  “哈哈,果然是学弟,看著就很小。”她的笑声很清脆,像泉水流过溪石。对于极少和女孩子打交道的我来说,只能拼命地回忆语文课本上的形容,然后安在她的身上。左学姐很健谈,笑容很有亲和力,就连对面那两个外系的男生都被吸引过来,没过壹会儿就像发情的孔雀壹般,在学姐面前夸夸其谈,展露自己并不渊博的知识。左学姐并没有流露出反感,耐心又温柔地陪他们聊天。我偶尔转头偷看,见她白皙的脸庞上,耳根处有著淡淡的脂红,挺翘的鼻子很光滑。
  火车壹路南下,车厢里愈发热闹,仿佛气温也升高不少。左学姐似乎有些热,拉开羽绒服的前端,露出壹抹白腻的脖颈,还有里面绵软的白色毛衣。
  我不经意间的转头,看见敞开的羽绒服里面,将白色毛衣顶出壹个弧度的峰峦。
  我知道,那是学姐的胸部,软软糯糯的,被毛衣束缚著。
  天可怜见,我是壹个连女孩手都没有牵过的处男,极少与女孩子近距离相处过,但我似乎很难控制住自己的目光,总是忍不住偷看学姐那极其丰满的胸部,下身渐渐变大,撑得我非常难受。
  然而在我第N次转头偷看的时候,竟对上学姐的眼神,她的眸光似笑非笑,含著复杂莫名的情绪,令我瞬间清醒过来,但是下身依旧涨硬。
  我知道自己这个毛病,受到刺激后只要硬起来,鸡巴就非常难软下去。
  火车到了壹个停靠站,对面两个孔雀主动下去买吃的,自然是为了讨好学姐。
  等这边安静下来后,左学姐忽然靠近我,压低声音笑道:“学弟,妳很不老实呀。”
  淡淡的香气飘进我的鼻子里,就像是最致命的春药,我的鸡巴又硬了几分。
  紧接著,她做出壹个令我惊诧莫名的举动,座位底下忽然有壹只脚贴过来,小腿摩擦著我的小腿。
  尽管隔著厚厚的冬装,但这种亲昵的摩擦瞬间点燃我的心脏,就像是A片里看到的那样,身边的学姐化身丰乳肥臀的女优,偏偏又长著壹张清纯的脸。
  “喜欢吗?”学姐索性偏著头趴著小桌上,那双清澈的眸子盯著我。
  “学姐……”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座位底下,两条小腿愈发紧贴著,我甚至能感受到她身体里剧烈跳动的心跳。
  “很喜欢妳现在的样子呢,像壹只小白兔,学姐是不是很坏?”左小小白皙的面颊上渐显酡红,声音柔腻。
  我没有说话,而是做出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
  伸出左手,直接按在她的大腿上,感受著这条修长又柔软的美腿,我的手指尖都在微微颤抖。顺著大腿略显粗暴的抚摸著,我紧紧盯著左小小的双眸,这是我第壹次抚摸女生的身体,又是大腿这样私密的位置,我感觉到喉头有火往外冒著。学姐的大腿格外美好,没有壹丝赘肉,而且除了牛仔裤之外,并没有太多的阻隔,这让我能更好地感受她青春的肉体。顺著大腿内侧,我的手渐渐往上,学姐却没有阻止我,而是用那双清纯的眸子盯著我,渐渐目光显得迷离,透出壹丝情欲的味道。
  当我的手接近大腿根处,学姐忽然夹紧双腿,让我无法再深入。
  她轻轻喘息壹声,微笑著说道:“看起来这么老实,胆子却这么大。”
  我的手停留在学姐的双腿之间,没有拔出来,她也没有那样要求。
  “学姐,妳好漂亮。”我此时就像壹个弱智,说出来的话毫无水准。
  但左小小似乎壹点也不介意,低声说道:“傻子,不用急,长夜漫漫呢。”
  那两位买小吃的孔雀回来,我连忙将手抽回来,学姐也坐直身体,只是脸色显得比之前红润了许多,眼角深处多了几丝春色。
  孔雀们依旧高谈阔论著,我依旧沉默寡言著,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偶尔星火点点壹闪而过,但我并不孤独,因为桌位底下,学姐修长的小腿时不时地靠过来,摩擦著,痴缠著,就像壹个极其耐心的猎人,反复逗弄陷阱中的猎物。我的心时时刻刻绷著,被学姐极富技巧的挑逗带动著,忽上忽下,忽冷忽热,随著她的动作而变幻,每当她的小腿贴上来,我的心就像被烈酒浇灌很需要发泄,而当她毫不犹豫地离开,心里便会空落落的。
  因为害怕对面的孔雀们注意到,我始终安静地坐著,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任凭学姐持续地挑逗著。
  有时候时间会很快,有时候又很慢,不知不觉间到了半夜,孔雀们终于不再继续聒噪,在自己的位置上睡眼昏昏。
  我长处壹口气,离开座位去洗手间,嘘嘘了很长时间,但鸡巴依旧硬邦邦的,好不容易才把它塞进裤子里。
  刚打开洗手间的门,就看见左小小出现在我面前,楞了壹下,傻乎乎地问道:“学姐,妳也要上厕所吗?”
  她横了我壹眼,忽地伸手拉住我,带著我朝前走,来到两节车厢的链接处。
  深夜三点,这里没人,灯光有些昏暗,只有晃荡晃荡的声音,以及呼啸而过的风声。
  我们对面而立,学姐的眼睛里闪著光,那是我从未见过的光芒。
  她张开红润的双唇,对我轻轻吐出两个字:“操我。”
  声音很轻,却像惊雷炸在我心头,壹股燥热从小腹直冲脑门,我猛然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抱著她,十分用力,想要将她揉进我的身体里。学姐低低地惊讶壹声,随即双手环住我的后背,轻柔地抚摸著。我将头靠在学姐的耳畔,望著眼前白玉壹般的耳垂,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舔了壹下。
  学姐轻轻呻吟壹声,双腿下意识地绞在壹起。
  我像发现新大陆壹般,连续地舔著她的耳垂,味道很好,对于壹个标准的处男来说,这恐怕就是最美的味道。
  学姐的双手渐渐用力,把我抱得很紧,非常压抑又克制的呻吟声,从她嘴里偷偷跑出来。
  我们贴的那样紧,她丰满的胸部压在我的胸口上,柔腻又绵软,形状不断变化著,像壹团可以随意揉捏的春泥,抚慰著我颤抖的身躯。
  “傻子,吻我。”学姐眼睛里仿佛凝出水来。
  我看著她饱满的双唇,慢慢地亲上去。
  壹丝清凉,壹丝清香,壹丝柔软。
  学姐温柔又细腻地配合著我生疏的动作,贝齿轻轻啃著我的嘴唇,她双眼微微闭著,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著。
  “学姐。”我激动地说著。
  “嗯。”她从鼻子里轻轻哼了壹声。
  “有人……和我说过……”我小心地咬著她的双唇,壹边说著。
  她羞涩地看著我,有情欲也有喜悦。
  “男人和女人就是眼与眼的对视……”我停下亲吻的动作,看著她。
  学姐微微偏头,示意我继续说。
  “肉与肉的摩擦……”说到这句的时候,我终于将下身靠上去,鸡巴紧紧顶在学姐的双腿之间。
  她双眼笑如弯月,带著羞涩说道:“坏人啊……”
  “还有……体液和体液之间的交换……”
  我再度亲上去,舌头伸过去,学姐没有阻拦,贝齿轻易被我顶开,然后我便感觉到她的香舌与我接触著,在她清香温暖的口腔里交汇追逐著,像即将交欢的鱼儿。我的鸡巴顶著学姐的小腹,或许隔著羽绒服的缘故,她的感受并不明显,但是当我的双手落下,顺著她柔顺的背部壹路滑落,最后停留在那壹抹翘起的弧度上,抚摸著她被牛仔裤包裹的圆润丰满的臀部时,学姐的身体愈发柔软,拼命地挤进我的怀里,双腿交缠在壹起,宛如攀附在我身上的寄生兽。
  漫长的亲吻,我们的唾液不断交换著。
  学姐的脖颈处已经壹片深红,目光愈发显得柔腻。
  她忽然拉起我的右手,顺著羽绒服的下摆伸进去,隔著白色毛衣攀登著,终于占领那巍峨的耸起。
  学姐的胸部很大,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尺寸,壹只手显然握不住。
  我没有多少技巧,只是用力捏著,感受著她的胸部在我手里变著形状。
  她温柔地踮起脚,咬著我的耳朵说道:“喜欢吗?这是学姐的奶子呢。”
  略显粗俗的词语从她嘴里说出,我竟然有些感动,对于壹个新手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学姐此刻的体贴更动人,我恨不得现在就脱掉她的束缚,看壹看那对跳动著、耸立著且诱惑著我的奶子。
  她似乎猜到我在想什么,亲了我壹下,对我说道:“回校之后,给妳看学姐的奶子,好吗?”
  我还没有到精虫上脑不顾壹切的地步,当然知道在火车上不现实,点点头,却将抚摸学姐圆润臀部的左手收回来,然后按在学姐的两腿之间。
  并没有像小说里那样抚摸到湿润润的地方,或许是隔著牛仔裤的原因,但仍然能够感觉到明显不同的温度。
  学姐呻吟壹声,靠在我的身上,她的手缓缓向下,竟然伸进我的羽绒服里,然后又悄悄伸进我的裤子里,再往下,紧接著便看见学姐有些呆住。
  我感觉到柔软的小手按在我的鸡巴上,淡淡的凉意,却根本遮挡不住火热的气息。
  学姐小嘴渐渐张圆,惊讶地看著我,略带羞涩的喜意说道:“怎么会……这么大?”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探头咬著她的耳垂道:“因为大,操起来学姐才会舒服吧?”
  她的手想要抓住我的鸡巴,但壹是因为裤子里的空间太狭窄,二是因为我那根玩意确实大得出乎她的意料,这显然有些困难。
  学姐眉目含春地白了我壹眼,没有抽出手,而是轻柔地抚摸著,声音腻腻地说:“操我。”
  这是她第二次这么说。
  我不想再忍下去。
  我看了前后车厢,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昏暗的空间,然后我将学姐的手拉出来,再牵著,迅速地带她进入厕所。
  这里的空间很狭窄,而且气味不算好闻,但对于情欲已经累积到壹定程度的我们来说,显然不是问题。关上厕所的门,学姐便搂著我的脖子,有些疯狂和激动地和我接吻,她清纯的面庞上,早已被欲望占据,如此不同的气质糅合在壹起,恰如世间最温柔又最猛烈的春药。
  学姐的双手揭开我的腰带,将我的裤子连著内裤壹起褪到小腿处。
  我靠在车厢壁上,双手撑著,鸡巴像旗杆壹样耸立,连接著我与学姐的身体。
  她缓缓低头,看见这根粗壮又火热的鸡巴,竟情不自禁地吞咽了几下口水。
  “学姐……”
  “嗯?”
  “我是处男……”
  “啊,妳不会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吧?”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仿佛在迎合我的话,鸡巴不由自主地跳动了几下。
  左小小下意识地舔舔嘴唇,然后缓缓蹲下去。
  我是处男,但也不是深山里的处男,小说和A片看过很多,当然知道她准备做什么。我的鸡巴硬邦邦地朝著斜上方竖立,仿佛贴在学姐的面庞上,她伸出柔软鲜红的香舌,在我的注视下,轻轻舔了壹下棒身,壹股颤栗从我的身体里发出,连带著鸡巴抖动,稍稍有些重地敲打在学姐的脸上。她以为我在使坏,又白了我壹眼,而后舌头不断卷过棒棒,细致又温柔地舔著,仿佛在伺候什么宝贝壹样。
  我看见学姐的右手探下去,放著自己双腿之间,轻轻抚摸著。
  那里是神秘的花园,或许已经春雨萋萋,遍地泥泞。
  学姐舔了片刻,张开小嘴,缓缓含著我的龟头,但是想要吞下去显得有些困难。
  我伸手按在她的头上,抚摸著她的头发,然后便感觉温暖裹住我的龟头。
  对于学姐来说,想要完全吞下去显然不可能,她只能含住我三分之壹的鸡巴,然后缓缓吞吐著。
  温暖,潮湿,学姐的小舌头像轻柔的沙,刮著我的龟头。
  “学姐……”我尽力往后缩著,想要将鸡巴拔出来。
  她感觉到肉棒的颤栗,却伸出双手抱住我的屁股,眼神里满是鼓励与欢喜。
  我再也控制不住,抱著她的头,向前壹挺。
  壹股灼热滚烫的精液如炮弹出膛,我甚至能想象到这股精液射在学姐的喉咙里,是多么激烈又壮阔。
  壹股,壹股,又壹股……
  我攒了十九年的精液第壹次射进女人的身体里,虽然是这张别具风情的小嘴,却壹样让我满足。
  发泄完毕,我有些尴尬,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学姐,但她只是摆摆手,我分明看见她的喉咙动了动。
  “啊?学姐,妳?”我很惊讶。
  她羞红著脸站起来,嗔道:“射了这么多,想呛死我呀?怎么,看见学姐吃了妳的精液,妳很嫌弃咯?”
  我傻笑著挠挠头,连忙道:“当然不会,学姐,我喜欢妳!”
  她摸摸我的脸颊,好奇地瞪大眼睛道:“妳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这是显然的,以前哪有人看中过我。
  她疑惑地道:“怎么会呢,妳很帅气呀,眼睛这么好看。”
  这次轮到我楞住了,壹点底气没有道:“真的?”
  她接过纸巾擦擦嘴,没好气地说道:“废话,妳以为学姐是什么人都能看上的荡妇,随随便便就帮人吹箫呀?”
  这个答案出乎我的意料,我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学姐居然夸我帅气?
  “嘿嘿,我以为学姐是憋久了呢。”我将她搂进怀里,从背后抱著她,鸡巴帖在她的屁股上,感受著十分圆润又丰满的臀部,那种滋味格外美妙。
  她靠在我的怀里,微笑道:“不要喊我学姐了,叫我小小,不然我会有负罪感,感觉在欺负妳这个小家伙壹样。”
  我贴著她的耳朵,满足地说道:“小小,妳的屁股为什么这么圆?”
  她含羞扭头,娇滴滴地说道:“被人操圆的呢,妳想不想操?”
  只这壹句话,我的鸡巴便立刻硬了起来,顶著她的臀部。
  她轻轻扭动著身体,用圆润的肥臀摩擦著我的鸡巴。
  “小小,我喜欢妳。”我呢喃著说道。
  她什么都没说,自己伸手解开牛仔裤,然后往下褪,身体缓缓朝前走了两步,离开我的怀抱。我看著她将裤子褪下去,露出壹副雪白挺翘的屁股,像壹颗早已熟透多汁的水蜜桃,在我的眼下晃呀晃,明目张胆地勾引我。我吞著口水,想要马上就挺枪上阵。左小小壹手搭在墙壁上,扭头看著我,另壹只手朝我伸过来。我上前壹步,鸡巴抵在她挺翘的臀瓣上。接下来的动作我不知该怎么办,但左小小的手握著我的鸡巴,同时腰部下沈,屁股越来越翘,身体像壹抹弯月,等待著我的临幸。我不知道洞口在哪里,但有她的手指引,龟头很快便接触到壹片湿润的软肉。
  刚刚接触,学姐就仿佛哭泣壹般呻吟壹声,她那里早已泥泞不堪。
  “操我。”她目光迷离地看著我。
  我挺起腰部,龟头缓缓挤进壹个狭窄逼仄的洞口,然后壹点点插进去。
  “啊……坏人……慢壹些呀……”学姐低声叫著。
  “太粗了……呜呜……”她垂著头,双手撑著墙。
  我壹直保持著慢慢的动作,鸡巴渐渐插进学姐的阴道里,直到三分之二的长度没入,便发现前面已然十分紧凑,再想进入变得十分困难。学姐不停地喘著气,这种肿胀的感觉似乎从来没有体验过。她腾出壹只手解开马尾辫,青丝如瀑披散在她的后背上,像壹片轻柔的云彩。我深深吸壹口气,没有再强行继续插入,而是双手卡住她柔软的腰肢,将鸡巴缓缓往外拔,紧接著壹次笔直地插入!
  “啊……”学姐的声音略显高亢,双腿陡然绷直,脖子高高昂起,露出白皙的脖颈,像美丽的白天鹅。
  我扶著她的腰肢,开始不断快速地抽插,每次都堪堪拔出,下壹秒又狠狠插入,动作越快越激烈,速度越来越快。
  对于壹个新手来说,什么九浅壹深都不存在,我看著学姐优美的背部曲线,白嫩扭动的肥臀,脑子里只剩下火热将要爆炸的激动,鸡巴像是打桩壹样在学姐的身体内冲刺。
  每壹次撞击,都会掀起壹股臀浪。
  学姐的呻吟声不绝于耳,如泣如诉,宛如浅吟低唱,渐至引吭高歌。
  壹个简单的抽插动作,但足够强硬,足够凶猛,学姐的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甜腻。
  “啊……啊……操死我了……妳要操死学姐了……好哥哥……不要……不要……停啊……”
  我像壹个勤劳本分的老农,用自己粗大的鸡巴干著学姐,性器的交界处,不断有汁水涌出来,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直到学姐的身体壹阵抽搐,大量的淫水从她的下体喷涌而出。
  火车不断地晃荡著,竟然与我抽插的动作渐渐融合在壹起,形成壹种奇特的律动。
  在这南下的深夜里,我就这样卡著学姐的腰肢,连续操了她四十分钟,将她送上四次高潮,最后将无数的子孙射进她的身体里。
  很多年后想起那壹夜,我依然不后悔,依然会跟著这个叫做左小小的女人的节奏,将我从未用过的鸡巴,狠狠插入她的身体里。
  像她说的那样,狠狠地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