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高潮时会变成乌尔班火砲》

  《1》关于我的妹妹我的妹妹非常可爱。
  她从小就喜欢看卡通,总是吵著要我帮她编卡通人物的发型。
  上高中后,她仍习惯扎起漂亮的黑棕色双马尾,和浅色系夏季制服非常配。
  大大的眼睛,坚挺的酥胸,青涩的曲线,甘甜的体香。
  还有和那对马尾一同步入青春期的──「欧尼酱,早安!」
  ──欧尼酱!
  在二十一世纪的台湾敢光明正大喊一声欧尼酱的妹妹,简直是人间至宝!
  「啊哈哈!什么至宝啦,爱开玩笑!」
  笑笑地主动接话这点反映出她的体贴,绝对不会让人冷场。
  「别再赖床啰!要迟到啰!」
  早早萌发的母性给她增添几分女人味,也有点青梅竹马的味道。
  「制服、裤子、袜子都在这边,书包也帮你弄好啰!」
  不如说,被当做废人养成超爽的。
  那么做为一个妹养系废人,现在应该要……
  【!】乖乖起床洗脸→前往《2》
  【!】揉捏妹妹的ㄋㄟㄋㄟ→前往《3》
  《2》乖乖起床洗脸──好!差不多该起床了!美好的一天要开始啰!
  我到厕所舒舒服服地小个便,噗噜噜地抖了下。
  接著用我可爱的小牙刷涂满牙膏,对著镜子刷起牙。
  就在这时!
  右手一滑,牙刷冲进喉咙内!
  「哦咕……!」
  因为牙膏泡泡太滑溜,想抓住握柄的手反而把它推得更进去!
  「咕喔喔……!」
  不妙了喔!快要刷到气管了喔!
  「喔恶恶疴恶疴……!」
  可以满足各种角度的弯曲刷头,以让人不安的角度突入气管!
  「疴疴疴……!」
  连牙缝都能刷到的密集型刷毛,完美堵住气管通道!
  「疴……疴疴……」
  我就这么被一支特价品牙刷杀死了……
  BADEND!
  《3》揉捏妹妹的ㄋㄟㄋㄟ──虽然很想立刻起床,不过我还是决定先摸妹妹的胸部!
  「呀……!」
  软绵绵的触感在掌心内绽开,最近换新内衣的传闻果然是真的啊。
  「欧尼酱好色!」
  啪!
  被羞红著脸的妹妹打了巴掌!
  因为不会痛,反而让人感觉到妹妹火热的情感。亲密度上升了三点左右吧。
  例行晨间调戏完毕,现在应该要……
  【!】乖乖起床洗脸→前往《2》
  【!】强脱妹妹的制服→前往《4》
  《4》强脱妹妹的制服──所谓一不做二不休,摸完奶当然是要来硬的!
  「等……欧尼酱!不要啦!」
  呜嘿嘿嘿!
  亲密度应该早就满了,也该露个奶子来看看了吧!
  「什么亲密度啦……呜呜!」
  无论妹妹怎么反抗,终究敌不过小时候曾参加珠算班的我。
  制服钮扣啪喀啪喀地解开,雪白酥胸咕咚一声弹出来。
  我赶紧两手一托,接住了温暖滑溜的乳肉。
  「哈嗯……!」
  妹妹害羞的低鸣声中,草莓牛奶般色泽柔美的粉红色乳头挺了起来。
  胀大的粉色乳头随著我手指轻捏而流出乳白色的奶水。
  「啊呜……!」
  母乳JK!
  我家妹妹不只是人间至宝,还是国宝级体质啊!
  「啊哈……哈……!什么国宝……呼……欧尼酱爱开玩笑……啊!」
  即使奶头被我当成珠子拨来拨去,妹妹依然笑笑地接话,未免太贴心了!
  眼见乳汁越流越多,我不禁对飘出奶香味的粉色乳头吞了口口水。
  现在应该要……
  【!】转职成吸奶系废人→前往《5》
  【!】继续脱妹妹的内裤→前往《6》
  《5》转职成吸奶系废人──幼时回忆涌现,我忍不住张开血盆大口、抓住妹妹的奶子猛吸!
  「不……不要吸啦……!」
  妹妹的母乳搭配悲鸣变得特别可口!
  噗滋滋!噗啾!啾噜噜噜!
  不一会儿满嘴都是浓醇奶香味,胃都要被妹妹的母乳射满了!
  就在这时!
  「呜咕……!」
  我突然想起我有乳糖不耐症啊!
  「嗝……!」
  虽然紧急嗝口奶出来,猛爆性乳糖不耐症已经开始作用了!
  「喔……喔喔……!」
  母乳中的乳糖以7mg/g的浓度袭来!很浓!非常浓喔!
  「欧尼酱!怎么了!你脸色发白耶!啊……是噎到吗!」
  为什么会认为我噎到啊……!
  「我知道了!来,再喝一点奶水,一次咽下去喔!」
  咕噜!咕噜!咕噜噜噜噜噗疴噜噜噜!
  乳糖直线飙升了喔!欧咿欧咿也来不及了喔喔喔!
  「不要昏过去啊!欧尼酱!欧尼酱……!」
  我就这么被妹妹的母乳杀死了……
  BADEND!
  《6》继续脱妹妹的内裤──男子汉不该为奶子所迷惑!要干当然是要干大事!
  「这件内裤我很喜欢的……不要弄坏啦!」
  呜嘿嘿嘿!
  内裤什么的再买一件就好,现在是秘密花园时间!
  我强行脱下妹妹的裙子和内裤,顺利让她恢复成刚出生的姿态。
  母乳滴滴答的柔软巨乳,秾纤合度的身材,水汪汪的大眼睛……
  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引人犯罪的味道啊!
  「我才没有体味啦……!」
  看到妹妹害羞地遮住胸部与私处,MYGUNSTOODUP!
  「讨厌啦!为什么欧尼酱会勃起啦!」
  不,这场合不勃起才奇怪吧……
  要是放著妹妹一个人裸体,她应该会感到很不自在吧。
  为了消除这种不自在感,我也跟著回到刚出生的样子。
  「不自在的感觉更深了啦!」
  真是个害羞的小姑娘啊。
  嘴巴抗拒著我的妹妹,身体很老实地飘出更加浓厚的乳香味。
  看著从没挡好的手腕旁露出来滴奶的粉红乳头,现在应该要……
  【!】转职成吸奶系废人→前往《5》
  【!】合体→前往《7》
  《7》合体──衣服都脱了,除了合体不做二想!
  「不行啦……!我们是兄妹耶……!」
  呜嘿嘿嘿!
  放心吧,在妳数完天花板污渍前就会结束的!
  「意思是很快吗……?」
  唔……!
  被用天真的语气这么问,差点就冲击到软下来了!
  仔细想想,我根本就还是处男,还没有实战经验啊。
  不过妹妹也是处女,大家互相抵消啦!
  「啊……嗯……抵消了呢!」
  好!事不宜迟!上床备战!
  我拉著不再那么排斥的妹妹回床上,温柔地将她推倒在床。
  湿亮的樱色嘴唇……兄妹是不可以接吻的!
  可口的母乳奶头……我记得我有乳糖不耐症!
  柔软的无毛嫩穴……那么上吧!
  「啊……!」
  光是用龟头顶住几近成线的小嫩苞,妹妹就敏感地闭眼叫出声。
  我为了展现出兄长风范,只得默背出师表来转移快射惹儿的快感。
  不管怎么说,这还只是在穴口敲敲门而已啊……嘶呜!
  「真的……进来了……?」
  妹妹那表情是不敢置信还是真的不知道呢……应该是前者吧。
  总之,历经出师表加长恨歌的高速默背,我成功把肉棒推进妹妹体内。
  滴水不漏的包覆感。
  柔暖滑嫩的肉壁。
  舒服到轻轻磨擦都刺激得濒临高潮。
  要是轻易就在妹妹体内早泄,简直辜负我的BIGGUN啊!
  「欸……啊,对、对呀!欧尼酱好大!超大的儿!」
  中间有微妙的停顿喔……!
  虽然很想慢慢来,但是也快到上课时间了,被记迟到会很麻烦啊。
  只能一口气冲了!
  古代圣贤们,助我一臂之力吧!
  狂抽猛送喔喔喔喔喔──!
  「啊……!啊……!」
  呜喔喔喔喔!用妹妹的嫩穴童贞毕业啦啊啊啊啊──!
  「欧、欧尼酱……!恭喜毕业……!」
  高速活塞加上妹妹的声音有点太刺激了!不如说蛋蛋已经开始躁动了!
  「啊嗯……!好厉害……!好厉害喔……!」
  妹妹的反应有点超出我的努力范围啰!大概是因为很敏感吧!
  这个敏感必取!
  「欧尼酱……!欧尼酱……!」
  我掐住噗咚噗咚晃动的雪白双乳,在母乳飞舞中咬紧牙关、埋首猛干!
  正当来自睪丸的精压上升到即将爆发的时候!
  「人家要去了……!要去了……!」
  妹妹的敏感小穴也要高潮啦!
  「欧尼酱……!不行……!快拔出去……!」
  水龙头已开!等我注完水再说!
  啊嘶嘶嘶嘶──!
  「噫……噫噫……!」
  就在这时!
  人生首次的中出快感忽然被打断,我整个人莫名其妙喷飞到床下!
  紧接著床舖传来一阵轰隆巨响,好像连床带地板一起垮掉了!
  等到我从晕头转向的状态恢复过来……
  「不、不要看……!」
  妹妹她变成了一座塞满半间房的乌尔班火砲……
  「要发射了……!」
  青铜制的超大口径砲管对著窗户,轰隆隆地发砲了!
  「啊嘿……!」
  砰磅!
  房间墙壁连同对面的公车站都被炸飞惹……!
  而且因为开砲的反作用力,我的房间完全被震歪了啊!
  所幸妹妹发砲后就在一阵蒸汽中变回原样,看样子暂时是安全了。
  我连忙上前查看妹妹的状态,门口传来慌张的脚步声。
  「喂!你这家伙居然对欧豆桑的女儿出手吗!」
  是老爸!
  说什么「欧豆桑的女儿」,她也是我的妹妹啊!
  不对,为什么你一副早就知道乌尔班火砲的样子!
  「健……健康教育应该有教……」
  少给我心虚地转移视线!
  你这家伙做了吧!
  难怪我刚刚进去的时候没有膜可以戳啊!
  「少诬赖欧豆桑!欧豆桑干的时候,她早就不是处女了啊!」
  别一直欧豆桑欧豆桑的好烦啊!
  而且还说什么妹妹不是处女,丧心病狂啊这老头!
  愤怒难耐!现在应该要……
  【!】举行家庭会议→前往《8》
  【!】一拳解决老爸→前往《9》
  《8》举行家庭会议──我忍住怒意,决定先把事情弄明白再说。
  等妹妹从啊嘿颜高潮中恢复过来,我们一家三口在客厅召开会议。
  妹妹的身体并不是有什么毛病,似乎是很单纯的青春期。
  「女生从青春期开始,高潮的时候就会变成武器唷!」
  明明听得懂却无法理解……!
  「唔嗯,欧豆桑的时代还没学这个,课纲调整后才加的吧。」
  不要把问题推给课纲啊……!
  咦?
  这么说来,AV女优被干到喷水高潮的样子……
  「……A片都是假的啦。」
  NOOOOOOOOOOOO!
  不敢相信!
  女人高潮的时候不是喷水,居然是变形……
  「还是会喷出东西啦,像是人家的砲弹。」
  这也太他妈前卫了吧……!
  「欧尼酱在说什么啊?这是女生的常识耶?」
  我现在切身感受到常识崩坏的恐怖!
  「先别说这个了,上课真的要迟到了啦!来,书包!」
  喔,谢啦……不对吧!
  家里才被妳轰得摇摇欲坠,现在是上课的时候吗!
  「保险会给付啦。」
  有这种险吗!
  「唔嗯,欧豆桑有帮你妹保高潮意外险,别担心。」
  还真有得保喔!
  「好了,快点出门吧!」
  既然家里没问题,还是趁老爸这呆子注意到我上了妹妹前闪人吧。
  就在这时!
  「别以为欧豆桑没发现你们兄妹一早就胡搞瞎搞喔喔喔喔──!」
  老爸突然追了上来!
  「欧尼酱小心!」
  啊啊!妳快躲到我身后!
  现在应该要……
  【!】一拳解决老爸→前往《9》
  【!】呜疴疴块陶阿→前往《10》
  《9》一拳解决老爸──始终坚信妹妹是敏感处女的我,吞不下这口气而举起拳头!
  「喔喔喔!你这不孝子!对妹妹出手后接著是欧豆桑吗……!」
  老爸摆出拳击手架势!
  我咽下盘踞舌后的口水,用快如淑女车的速度击出右拳!
  咻!
  老爸惊险地闪过!
  就在这时!
  「少瞧不起欧豆桑啦啊啊啊──!」
  我被反击拳一击撂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升天了……
  BADEND!
  《10》呜疴疴块陶阿──老爸以前可是打过擂台的!正面冲突只会被打爆!回避战斗吧!
  我抓紧妹妹柔软的小手,以堪比海马的高速冲出家门!
  一到屋外,臭老爸就没办法追过来了。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我的爱车就停在车库门口。
  银光闪烁的铝合金车架!
  可储存大容量战备用水的水壶架!
  最后是连哭闹的婴儿都会吓到噤声的二十一段变速!
  美中不足的缺点是……
  「欧尼酱!我先去搭车啰!」
  ……妹妹念的是比我还厉害的公立高中。
  虽说对面公车站被妹妹一砲炸飞,公车还是照样停在坑洞旁边。
  确认妹妹好好地上车后,我就往学校的方向出发了。
  阳光和煦,清风徐徐,真是个适合打完砲骑脚踏车上学的天气啊!
  等红绿灯的时候,空袭警报突然响起!然后是里长广播声!
  叮──咚──当──咚──『各位乡亲大家早吼!』
  里长早!
  『这个阿共吼,说要武统我们吼,所以发射核弹……』
  靠北世界末日啦……!
  『现在这个核子弹吼,正往我们绌楠里飞过来啦吼!』
  这也太有针对性了吧……!
  『啊大家不要慌张,尽量不要外出,等那个辐射尘散掉再出门吼!』
  辐射尘散掉前就先被炸死啦……!
  『啊──外出要记得戴口罩吼!』
  带口罩也会死掉啦……!
  『就酱吼!』
  当──咚──叮──咚──里长广播一结束,天空就出现了快速接近的黑点!
  核……核弹来袭啦啊啊啊啊!
  怎么办喔喔喔喔喔喔!
  ……对了!
  如果是妹妹变身的超级大砲,说不定能击落核弹!
  可是我才刚和妹妹发生关系,不太好意思拜托她啊……
  唔唔!
  现在应该要……
  【!】相信自己的力量→前往《11》
  【!】立刻向妹妹求救→前往《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