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三篇》

  第一篇巧合「亲爱的,上周我又赢了,这已经是我赢的第九场了,再有一场,你就可以拿到大奖哦。你打算怎么奖励我呢?」齐蓉娇声娇气的说著,年近40的年龄,包养的却非常好,虽然不能说如少女一般娇艳,却有著成熟女子的丰盈与气韵。
  此时她对著镜子整理著自己的头发,眼睛微眯,看著镜子中站在自己背后,帮自己拉上礼服拉链的丈夫。
  「之前不是答应你了,如果这次还能赢,我就让你任性一次。」方文成今年45岁,事业有成,齐蓉是他的第二任妻子。方文成真的非常喜爱自己的现任妻子,二人在俱乐部的聚餐晚会上认识,而那一晚的主菜,正是他的第一任妻子。
  方文成至今还记得,当晚他亲手斩下自己妻子的脑袋,而正对著自己齐蓉眼神迷离的看著自己,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自渎,以至于被妻子断颈喷涌出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白色礼服。鲜血如同花朵般在齐蓉的礼服上盛开,而自渎中的齐蓉发出高潮的尖叫,身体颤抖著让下体的潮喷洒向地上的血泊。那一刻的景象深深的印在方文成的脑海里,等到妻子的身体被烹饪成菜肴,方文成就端著一盘色泽金黄的美肉,找上了齐蓉。此后的一切顺理成章,一晃十八年过去了,二人的女儿也已经16岁了,同时自己和前妻的儿子也已经18岁了。
  方文成将脑袋凑近齐蓉的后脑,用力的嗅了嗅那淡淡的清香,呼出的气流让齐蓉痒痒的,发出咯咯的笑声:「哈哈……好痒,这可是你说的哦,不准后悔。」
  「不后悔!」方文成说著,从身后抱住妻子,大手顺著敞开的领口,摸进诱人的乳沟,在那柔弱的乳峰上用力揉捏。
  「哦……讨厌,衣服弄乱啦。呜呜……」齐蓉似乎气恼,可是语气却是撒娇。
  敏感的身体发软靠在丈夫的怀中,脑袋转过寻找丈夫的嘴巴。好半天二人的嘴巴分开,齐蓉从丈夫的怀抱中挣脱,整理著凌乱的衣服,将弹出的乳房重新塞进礼服中,语气责怪的说道:「要迟到啦,兴儿和嫣儿都睡了吧?」
  「早就睡了,放心来得及,再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方文成的语气有些恼怒,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妻子,这次不管输赢,自己都有很大可能要娶第三任妻子了,但是内心对于齐蓉总是带著浓浓的不舍。
  齐蓉自然知道丈夫在想什么,如少女般抱住丈夫的手臂轻轻摇动,轻柔的说道:「老公,我知道你舍不得人家,可是过了今年人家就40了,到时候只能做饲料。与其这样,我跟希望你能吃到人家的美肉嘛。」
  这是方文成一直逃避的问题,只能无奈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咱们走吧。」
  方文成说完,齐蓉挽著丈夫的手臂,一起离开家门,开车向著俱乐部的方向驶去。夫妻二人关上家门的瞬间,二楼儿子的卧室中,爆发出压抑许久的呻吟声。
  「啊……啊……主人哥哥,嫣儿不行了,要死了……嘤嘤……」清澈中带著几分稚气的呻吟不断从方兴生的卧室传出。喘著粗气的方兴生将妹妹方嫣死死地按在书桌上,下体的肉棒正飞速的在一片泥泞的蜜穴内穿梭。
  方兴生神色兴奋,在书桌后看著窗外父母开车离去,彻底释放了自己的欲火,大吼著猛烈冲刺,大手挥舞巴掌,一下下的落在妹妹娇嫩的翘臀上。方嫣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喘,够不到地面的两腿美腿突然伸得笔直,被压在书桌上的身躯一阵颤抖,两条纤细的手臂猛的举起,小手按在窗户玻璃上留下模糊的印记。稚嫩的小脸眼神空洞,粉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口水流出,洒落在桌面上,打湿了自己绯红的小脸。
  方兴生嘶吼著,突然从背后用双手攥住了妹妹的脖子,两只大手将方嫣修长的脖颈刚好卡住,然后猛然发力。抓住方嫣的脖子,将妹妹的身体拉起,离开了桌面。然后打桩般的,拽著妹妹的身体,配合著自己胯部的动作,猛烈抽插。
  没有任何准备的方嫣被扼住了呼吸,小脑袋被动的扬起,满头秀发随著哥哥的动作来回摆动。扬起的身体,腰背拱起一条月牙般的曲线,发育良好的乳房随著胸口的起伏剧烈跳动,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兴奋的坚挺著,在空中划著耀眼的弧线。方嫣全身肌肤绯红,被汗水打湿,带著淫糜的色彩,在哥哥冲刺中一下下的挺动。
  方兴生的动作越来越迅猛,似乎真的要将方嫣掐死,手臂上的肌肉凸起,手指上血管凸起,狠狠的陷入方嫣脖子上的肌肤中。剧烈的动作中,桌子都在晃动,方嫣悬空的小脚不受控制的在空气中下踢,寻找不存在的著力点。被控住的娇小身躯依然保持这美好的弧线,呼吸不到空气的胸腔急促的起伏,以至于从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响动。按在玻璃上手臂一开始还在胡乱的挥舞,渐渐失去了力气,苍白的小手缓慢的沿著玻璃向下滑落。精致的小脸此时变得涨红,根须般的血管透过肌肤看起来像是精美瓷器的裂纹,有些发紫的小嘴张开,小小的舌头顶著上颚突出,口水不受控制的从下面流淌,打湿了尖尖的下巴。柳眉皱起,大大的双目睫毛颤抖,瞳孔上翻,露出满是血丝的眼白。
  终于方兴生身体颤栗著,将精液全部射进妹妹的身体,整个过程好像时间静止,凝固的空气中满是情色和死亡的气息。最后一股精液射出,方兴生才松开了自己的双手,然后退后两步倒在床上,大口的喘息著。而方嫣的身体摔在桌面上,然后一滩烂泥般的滚落下去,四仰八叉的软倒在地板上。一股腥臊的味道从方嫣的下体扩散出,方嫣失禁了,尿水混合著乳白的精液,从依然没有闭合的粉嫩洞口涌出,在方嫣的屁股下面迅速流淌出一片水泽。
  卧室中只剩下方兴生呼呼的喘息声,片刻之后,方嫣的身体触电般的抽搐起来,紧接著胸口剧烈的鼓动,失神的小脸上鼻翼急促的颤抖,剧烈的咳嗽声从小嘴里传出,口水和眼泪喷涌出来,还带著丝丝的淡红血色。随著咳嗽,方嫣的身躯一下下弹动,小脸上病态的涨红渐渐褪去,呼吸逐渐回归了正常,无神的双眸也渐渐有了神采,只是整个人看起来还异常虚弱。
  休息了好一会儿,方兴生从床上爬起来,踢了一脚还躺在地上的妹妹,叫骂道:「骚货,别装死,快起来吧。这个假面晚会可是你要求参加的,错过了别怪我。」
  被哥哥叫骚货让方嫣有些不高兴,噘著嘴,气哼哼的说道:「不准骂我骚货,还不都是因为你,人家才不骚呢。」
  方兴生看妹妹不高兴了,知道妹妹的确是被自己调教成这样的,平时在外都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岔开话题问道:「那晚会你还参加不?
  爸妈已经先去了。其实我真不想去,以前都是背著爸妈参加俱乐部活动,要不是你要求参加这个晚会,我可真不想冒险。被爸妈发现非打死我不可。」
  方嫣却一脸鄙夷的坐起来说道:「你这种男人真是笨,你那点事真以为能瞒住老爸,老爸那么精明,会不知道?别废话了,东西都准备好没有?」
  不得不说,女人是让人琢磨不透的生物,此时的方嫣和刚刚被当做性奴的方嫣仿佛变了一个人。方嫣的话让方兴生顿时愕然,忙问道:「不是吧,老爸都知道?这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凉拌!实话告诉你吧,就是老爸让我成为你的性奴的,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不争气的哥哥。按老爸的意思,我就是你的第一个性奴,给你刷刷经验。不过哥哥,你这方面的表现还真让我满意,应该继承了老爸的优良基因,嘻嘻。别说这些废话了,面具拿出来,咱们出发。」方嫣一番话让方兴生雷得不轻,不过还是打开抽屉,拿出准备好的面具,穿好衣服和妹妹一起出门了。
  晚上9点,方文成和齐蓉准时到了俱乐部门口,把车停好,方文成带上了一个金色的小脸面具,然后拉著妻子的手,进入了俱乐部。陆陆续续的有人到来,俱乐部的大厅中人越来越多,除了齐蓉和服务人员,其他人都带著各式各样的面具。这是一个大型的宴会厅,装修有著一种古典美感。大厅中的灯光并不明亮,让人们能看清彼此的情况下,带著些许朦胧。
  参加这次假面晚会的都是俱乐部的老会员了,看到齐蓉这样没有戴面具的美妇,都知道意味著什么,目光不由得在齐蓉身上打量。齐蓉此时的打扮也是女宾中少有的,在场的大多数女宾的衣著都或是性感或是妖娆,更有的甚至干脆赤裸,而齐蓉却是一身白色的晚礼服。露肩的上身,将齐蓉大半个丰胸暴露在外,还有意无意间露出些许褐色的乳晕;束腰收缩到极限,整备方文成环抱著,感觉如果松开,很有可能会折断;下身长裙拖地,迈步间可以看到一双踏著白色高跟鞋的小脚,不得不说这身装束很能衬托出齐蓉的气质,典雅中透著成熟和妩媚。
  9点半,方兴生和方嫣到了,二人带上面具,也进入了俱乐部。二人的面具都是卡通形象,方兴生带著一张狼脸的面具,却不凶悍,有点二哈的味道,方嫣则是一张小兔子脸的面具,显得可爱活泼。来的路上,方兴生又被方嫣数落了一顿,因为他准备的衣服让方嫣很不满意,所以现在方嫣干脆不穿衣服,赤身裸体的走进了俱乐部。方嫣的身体刚刚发育,有些自己妈妈的影子,胸脯饱满已经初具规模,小屁股翘翘的,充满了少女的青春活力。看著自己妹妹身体暴露在众人面前,方兴生暗自咽著口水,忍不住腹诽,这骚货根本就是不想穿衣服,刚才数落自己纯粹是找借口。
  方兴生和方嫣到场后没多长时间,晚会正式开始了。主持人走入场地中间,宾客们很自觉的都安静了下来。宴会的流程大家都很熟悉,主持人一番介绍之后,三个女人被三个刽子手模样的男人带了上来。三女神色不一,年级看起来比较大的很是坦然,甚至勾引起自己身后的刽子手,另外二个年级小些的女孩看得出来有些紧张,不过都没有挣扎,乖乖的趴在地上,让身后的刽子手进入自己的身体。
  会场很安静,只有肉体的撞击声和三个女人的呻吟声。很快刽子手们发泄完毕,纷纷离开了三女的身体,而三女跪坐在地上,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三个刽子手各自拿起一把砍刀站在三女的背后,默默调整著自己的状态。年纪大些的女子似乎没有任何察觉,而且刚才好像没有被满足,双手分别在自己的丰乳上和双腿间疯狂动作著,另外两个女孩则面色有些僵硬,小脸绯红,身体微微颤抖。
  三个刽子手彼此看了一眼,然后同时挥动手中的砍刀,狠狠斩下。噗噗噗的响声,砍刀劈开女孩的脖颈,三颗脑袋飞了出去,滚到前面宾客的脚边。无头的身体喷洒著鲜血站了起来,然后摔倒在地,无助的挣动。刽子手捡起地上的首级,放在了场地中间的一个展台上。展台上有一圈托盘,三个脑袋各占一个,还空出不少,不知道会留给谁。
  三女的脑袋没有马上死去,两个女孩眼神都有些惊骇,带著不解,小嘴还在颤抖,年级大些的女子则满脸的兴奋,甚至伸出舌头,舔舐自己嘴角边沾染的血迹。正站在三女对面的齐蓉看的铮铮出神,白色礼服的裙边上有些许血迹,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老公时的情景。
  「亲爱的,你想看到蓉儿的脑袋也放在那里吗?」齐蓉挽著丈夫的手臂,痴痴地问道。
  「那可不行,就算蓉儿只剩下脑袋,我也要带在身边。」方文成宠溺的亲了亲妻子的脸颊。
  而在他们对面,方兴生对妹妹嘟囔道:「哇,刚才那个女的真骚,脑袋掉了还在自慰。」
  方嫣则带著不屑说道:「就知道你喜欢骚货,你看她身体还软的,喜欢就上啊。」
  方嫣的话让方兴生缩了缩脖子,俱乐部并不禁止奸尸,甚至有些女人会希望自己死后被奸尸,但是方兴生对这方面兴趣不大。不过就在二人说话间,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小的男人爬上刚才那个美妇的尸体,在她身后耸动起来。
  此时主持人宣布自由活动时间开始,刚才的刽子手抱起两个女孩的尸体,去往会场东边的烹饪区,在那里,她们会被做成美味。所谓自由活动,就是没有限制的做爱,只要双方自愿就好。这时一般就是男士们猎艳的时刻,都带著面具,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男人们往往主动出击,邀请自己看上的女人,当然有些大胆的女人也会主动邀请男人,作为绅士,一般不会拒绝女士的邀请。不过齐蓉显然不在此列,没有男人去邀请她,倒不是齐蓉不够动人,只是这种宴会上,没戴面具的女人都有特殊权利,她们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男人,而且不会被拒绝。
  自由活动开始没多久,方嫣就跟一个身体健壮,好像健身教练般的男人走了,方兴生也开始寻觅自己的目标,最后她看上了一个身材和齐蓉有七分相似的女人,主动走了过去。其实宴会开始,兄妹二人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只是二人此前为了错开父母,并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假面晚会,对规则不是太了解,而且方兴生也敢上去和自己父母打招呼,所以并不知道没有戴面具意味著什么。不过方兴生还是觉得母亲这样会发生点什么,心中忍不住有些异样的感觉。
  大厅中淫糜的味道开始扩散,一对对的男女纠缠在一起,各种声音此起彼伏,让每一个人的情欲都越发旺盛。兄妹二人对这个环节其实比较熟悉,俱乐部的所有活动基本都会有这个环节。此时方嫣被那个强壮的男人抱在怀里,腰身被握住,娇小的身躯真就像只无助的小兔子,被那个男人托著上下起伏。而方兴生则正在一个美妇身后兴奋的抽插著,一边运动,一边挥舞手掌,在雪白的臀肉上留下一个个掌印,让那个妇人淫叫连连。
  齐蓉也被这里的气氛打动,软倒在丈夫怀抱中,脸色绯红娇喘著。抚摸丈夫的胸膛。很快方文成躺了下去,让一身礼服的齐蓉跨坐在自己身上。今晚齐蓉不想去找其他男人,只想和自己的老公疯狂做爱。
  在这个疯狂而放纵的时代,很多女人被动或者主动的在俱乐部中被杀死,他们享受著男人的奸淫,面具遮挡下,肆意展示自己的肉体,每一个都是最放荡的淫妇,因为这有可能是她们最后一次和人做爱。如果她们在后续的活动中被抽中,那她们的脑袋也会和之前的三个女人一样,被放在展台上,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到了那时候,她们也只是一块美肉而已。
  极尽淫糜的晚会进行著,每一个人都释放著自己的欲望,不过一切只是开始。
  随著宴会上一对对男女彼此达到高潮,下一个环节开始了。众人让开了场地中间,主持人也再次出现,而在主持人两边的,就是齐蓉和方文成。宴会的第三个环节开始了,致命竞赛。这个环节让女人们用生命去竞赛,失败者会死掉,成为宴会上的一道美味。而齐蓉就是这次的擂主,在之前她已经赢了9场,9个女人因为她而失败,被当场做成了菜肴,现在她的对手将由抽签决定。正因为身为擂主,齐蓉才不再带上面具,如果她能赢下第10场,俱乐部将满足她的丈夫一个要求。
  擂主并不是经常出现的,大多数时候只是随机抽出两个女人来比赛,只有一些追求极致刺激的女人主动要求,才会有擂主出现,不过很少有人能坚持到第10场,毕竟每次比赛的内容和碰到的对手都不确定。而一般的比赛,只有当一方失败后,变成一具尸体,才会揭开她脸上的面具,让大家知道她的身份。
  今天比赛的项目是绞刑,两个绞刑架已经放在了场地中间,上场的两个女人则分别被对方的男伴执行绞刑,在她们挣扎的时候,还会被对方男伴奸淫,最后只能有一个人被活著救下。主持人将手伸进面前的一个抽奖箱中,里面有今天到场的所有女宾的号码。主持人的手搅动片刻,然后拿出一个白色小球,转动小球,上面的一个红色数字出现在众人面前,NO.6213。
  看到号码的瞬间,方嫣呆滞了,面具下的小嘴张开,带著颤音说道:「怎么会……怎么会是我。」
  在她旁边的方兴生也僵住了,无比的吃惊,结结巴巴的说道:「完……完了,老爸他们肯定要发现咱们了。」
  听了自己哥哥的话,方嫣有些气愤,低吼道:「现在不是被发现的问题,是我和妈妈必须死掉一个,我们不可能逃跑。」
  方兴生也反应过来,同时心中有些异样,甚至有些兴奋说道:「这么说我也要上去吗?」
  发现哥哥和自己关注的根本不在一个点上,而且经过开始的错愕,此时内心也激动起来,其实方嫣一直喜欢自己的父亲,就对方兴生有些厌恶的说道:「你个恋母控,既然抽到我,妈妈和我总之要死一个,如果我死了,是被父亲大人干死的,也还不错。如果妈妈死了,我就去做父亲大人的性奴,以后别想碰我。」
  被自己妹妹教训,方兴生不服气的笑声嘟囔:「你不也是恋父控。」
  兄妹二人低语,主持人看没人走出,举起手中的小球,大声喊出号码,连续喊了2次之后,方嫣才走了出来,身后方兴生也紧跟著走进了场地。看到二人走出,齐蓉有些疑惑,觉得对面的一对男女看起来很是熟悉,但是随即就不在多想,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她之前的一次比赛就赢了自己的闺蜜,只是发现的时候,她的闺蜜已经死去。
  主持人没有废话,直接宣布比赛开始。齐蓉和方嫣都走到了绞刑架下,踩在一张不高的凳子上。方文成和方兴生这堆父子则开始调节绞索的长度,以方便二女吊起后,自己的肉棒能顺利插入她们的身体。同时齐蓉也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礼服,白色礼服下面没有穿内衣,只在双腿上套上一对黑色长筒丝袜,胯部是一圈吊带,将丝袜拉紧在大腿根本。下体的蜜穴刚被丈夫浇灌过,此时湿润无比,精液贴著大腿内侧缓缓流下。秀气的小脚,踩在一双白色高跟鞋,和黑色的丝袜相互映照,让人有著把玩的欲望。
  看著自己继母典雅而又淫荡的样子,方兴生内心火热,很快调整好了绞索长度,在齐蓉的身后就位。而方嫣的身材娇小一些,方文成调整绞索时间稍长,不过也很快弄好,选择站在方嫣的面前。看著自己的父亲,方嫣很想喊一声父亲大人。不过嘴巴张了几次,最终还是选择默然。此时的方嫣心情复杂,有恐惧、有期盼,整个身体都紧张的微微颤抖。
  「别紧张,虽然我不觉得你能赢,但是我会尽力让你享受到最后的快感。」
  看出方嫣紧张,却没认出对方的身份,方文成柔和的安慰著对方。
  虽然知道对方没认出自己,但是被自己喜欢的父亲大人温柔对待,方嫣心中有些荡漾,紧张的情绪消散不少,同时暗自给自己加油,希望能赢过自己妈妈。
  吊索垂在母女二人的面前,看著眼前很可能剥夺自己生命的圆形绳套,母女都顺从用双手将它套在了自己脖子上。看母女都已经准备好,主持人开始倒数,母女此时都有些紧张,但是唯一能做的只是尽量吸气,期望自己能坚持到最后。
  「三、二、一开始!」主持人的话音刚落,父子二人同时踢开了母女脚下的凳子,一大一小两具娇躯瞬间悬空,身体微微下沈,便被脖子上绳索拉住。身体本能的想要挣扎起来。不过相比起来,齐蓉很快镇定下来,收敛起自己的动作。
  而方嫣仍然在挣扎,甚至双手擡起,摸向自己的脖子。不过她的动作被方文成制止了,让后方文成微微托起她的腰身,将肉棒对准自己女儿的蜜穴,插了进去,同时方文成声音温柔的说道:「不要挣扎,这样挣扎,你会快就会输哦。」
  方嫣还能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慌乱之后也镇定下来,有意的配合自己父亲的动作,只是无法呼吸,脑子有些晕沈,让她的动作有些僵硬,显然对于这种情况并不适应。
  另一边的方兴生看到继母身体悬挂起来,竟然没怎么挣扎,身体在空中微微的扭动,让他感觉就是在勾引自己,心中的欲火瞬间爆发,一把抱住齐蓉的身体,肉棒从身后斜刺进齐蓉的身体,接著快速的抽动起来。
  空中的齐蓉经验丰富,感受到自己身后男人的动作,只觉得不是太妙,这样的家伙很容易脱力,对自己帮助很小。于是齐蓉尽量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去挣扎,减少带给方兴生的刺激,不过却没什么效果。此时的方兴生异常兴奋,不但用力的抽插著自己的肉棒,大手也摸上了齐蓉丰满的胸脯,抓如一对丰乳,用力的揉捏起来。这让齐蓉也感受到一阵阵的刺激。
  比赛开始,围观的人群也热闹起来,众人大声嚎叫,有加油的,不过更多的却是干死二女之类的话语。方文成的节奏不乱,富有技巧的一下下的挺动自己的肉棒,双手也在方嫣身上不停的抚摸,时不时的出声安慰著。而方兴生似乎被人群感染,抽动的更加卖力,动作也跟著越发的粗鲁暴虐,不时用手掌拍打齐蓉的身体,或者扭捏娇躯上的软肉。
  此时母女二人的面色都已经变得涨红起来,双眼睁大,小嘴也控制不住的张开,缺氧的大脑变得迟钝,可是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特别是方嫣,被自己父亲打动,娇小的身躯卖力的扭动著,似乎希望父亲大人能更喜欢自己一些。
  仅仅几分钟,方兴生的动作越来越快,突然一把抱住了齐蓉的身体,自己身体僵硬的颤抖起来,一股精液射进了齐蓉的体内。还有些清醒的齐蓉顿时知道糟了,按照规定,一旦男方没有能力继续做爱,就要离开女方的身体,到时候,齐蓉只能自己悬挂在吊索上挣扎,再也得不到,任何帮助。
  齐蓉虽然脑子还算清醒,但是自己淫荡的身体却异常诚实,当一股暖流进入自己体内的同时,齐蓉丰满的娇躯也不由得颤抖起来,手臂胡乱的挥舞,被方兴生抱住的身躯如同灵蛇般的扭来扭去,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一下下的在空中踢动。
  齐蓉放弃了,觉得自己这次怕是要输了,很快众人就会看到自己独自在吊索下的曼妙舞蹈,相当这里,齐蓉迟钝的大脑也有些动情,就要彻底放开对身体的控制。
  相比齐蓉,方嫣也不好过,只是她是主动发情,娇小的身躯尽情的在父亲大人怀抱中折腾,完全放飞了自我,满脑子只想让父亲大人把自己送到高潮的顶点。
  她带著面具的小脸此时已经有些发紫,唯一能看到的双目满是血丝,可是嘴角却带著笑意,跟慢慢吐出的香舌形成诡异的画面。
  方兴生高潮完后,却依然异常的兴奋,肉棒竟然没有软下去。而此时他的脑子里也满是欲火,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从蜜穴中抽出满是白浆的肉棒,掰开眼下柔软的臀瓣,对著紧缩的菊穴,不管不顾的怼了进去。
  齐蓉毫无准备,只觉得一条火热的钢棍捅进了自己的身体,整个身体都疼的抽搐起来。但是她却异常欣喜起来,没想到身后的男人竟然这么给力,竟然能够梅开二度。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清明,配合著对方的动作,放松自己的屁眼。
  方文成依然有条不紊的抽动著自己的肉棒,他技巧高超,能看出来此时自己怀中的少女异常动情,不由得轻笑著拍打对方的乳房,戏谑的说道:「小淫妇,都快死了,还这么淫荡啊。」
  方嫣似乎听到了自己父亲的话语,娇躯挣动的更加厉害,小穴也急剧的痉挛起来,顿时让方文成感到一阵舒爽,不由得笑骂一句:「小骚货真厉害,差点把老子榨出来。」
  这时二女的脑子其实都已经一片空白,身体更多的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在齐蓉身后,方兴生却越发的疯狂,双眼赤红,抓住齐蓉的大腿,肉棒在她的菊穴里疯狂进出。齐蓉的大腿被掰开,脑袋失神的斜看著上方,丰满的身躯一下下的挺动,双臂不自然的抖动著,敞开的淫穴却稀稀拉拉的流淌著淫水,打湿前方的地面。
  已经疯魔的方兴生突然怒吼道:「妈!妈,干死你!干死你的骚货。」
  方兴生的大吼让周围的众人一阵哄笑,可是熟悉自己儿子声音的方文成身体一下僵住了,他确定那是自己儿子的声音。精明的他脑子转动,轻易就想到挂在自己肉棒上的这具女体必然就是自己的女儿方嫣。想到这里,方文成心神有些失守,肉棒跳动著,就要射出精液。
  方文成感觉自己控制不住了,动作本能的加快,同时有些气恼的问道:「方嫣,是你?」
  此时的方嫣自然无法回答,只是娇小而淫荡的身体感受到方文成肉棒的悸动,本能的再次收紧自己的蜜穴,终于让方文成彻底爆发。炙热的精液灌进方嫣的淫穴,似乎让她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整个娇躯挂在空中剧烈的颤抖起来。面具遮挡了她的小脸,看不到表情,但是她身体精彩表现让众人不由得欢呼起来。娇小而白皙的身体,就像是离开水的鱼儿一样,富有力度的剧烈颤抖著,同时一股水流也从还被肉棒堵住的蜜穴中飞溅出来,她失禁了。
  方文成不得不抽出了肉棒,而且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心情和能力。只能按照规则,离开方嫣的身体,看著眼前感觉越发熟悉的娇小身躯继续自己的表演。抖动的娇躯在空中打著转,将尿液喷洒到周围,看起来淫荡无比,让众人较好,却也让自己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另一边的方兴生依然凶猛,看的方文成有些无语,而齐蓉的状态显然比方嫣好得多,虽然看出已经失神,但是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真个人被方兴生半抱著,一时半会儿根本死不了。只是这姿势被方兴生折腾的无比淫荡,好像被一个人抱著把尿,加上不断张合的淫穴中还配合著不时有淫穴喷出,就更加形象了。
  几分钟后,方兴生再次爆发,精液喷洒完毕,他自己就身体瘫软的坐在了地上。齐蓉的身体被松开,挂在空中不停的抽搐起来,身躯好似过电,不停的颤抖著,精液混合尿液从淫穴流淌出来,沿著在空中乱踢的大腿,飞溅的到处都是,她也失禁了。
  可是此时的方嫣已经几乎不再动弹,只有手脚偶尔的抽动一下,整个身体无力悬挂在空中,脑袋也歪在了一边。片刻之后,主持人宣布胜利者是齐蓉,并且大声宣布齐蓉完成了10次挑战,等会儿会增加一个环节,让她的主人提出要求。
  母女二人的身体这时才被从绞刑架上放下,绞索打开后,齐蓉的胸口开始起伏,而方嫣已经没有了任何动静。方文成心情复杂的走到方嫣身边,按照规定,将由他揭开方嫣的面具。
  面具拿起,果然看到了女儿那张熟悉的面容,此时的方嫣的小脸红的发紫,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神采,只是嘴角却带著诡异的笑容,能看出最后时刻似乎异常满足。
  方文成叹了口气,看向在一边喘息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儿子,没说什么,就来到妻子身边。方文成将齐蓉扶起,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没多长时间,齐蓉清醒过来,看到身边的丈夫,满脸的惊喜的说道:「老公,我赢了?」
  方文成点点头,却没有说话。齐蓉察觉丈夫的状态不对,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公怎么了?你似乎不是太高兴。」
  方文成又是叹息了一声,接著说道:「你的对手是嫣儿。」
  齐蓉先是一愣,然后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方嫣,只是侧脸就一眼看出正是自己的女儿。齐蓉一阵愕然,不过并没有太伤感,说道:「真是没想到。」
  方文成也苦笑道:「是啊,我也没想到。」
  齐蓉很快恢复过来,悠悠的说道:「老公也不用难过,其实嫣儿一直喜欢你的,你看她最后时刻一定很爽。」
  方文成默然,他知道女儿喜欢自己,不过他替自己儿子著想,让方嫣做了方兴生的性奴,没想到最后却死在了自己手上。这时方兴生也恢复过来,有些害怕的走到方文成和齐蓉面前,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小声的叫了一声:「爸,妈。」
  方文成看看自己儿子,有些无奈的说道:「去帮你妹妹收拾一下吧,以后想要女奴,就靠你自己了。」
  这时也有工作人员找上了方兴生,虽然此时方嫣已经成为一块美肉,但是身为方嫣的主人,方兴生还可以提一些处理意见,而且宴会结束后可以带著方嫣的脑袋。方兴生有些不舍的帮著工作人员切下了方嫣的脑袋,然后自己拿著放在了展台上。
  会场中央主持人声音亢奋的宣布方嫣获胜,而且将成为十胜婊子,并且解释道由于有十胜婊子产生,今晚的宴会将增加一个环节。方文成带著方嫣下去准备,而下一个最紧张刺激的环节也开始,那就是随机处刑。随机处刑的环节中,在场的每一个女奴都可能被抽到,然后接受宰杀。而作为交换,被选中的女奴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处刑方式。
  这次不再由主持人抽奖,换了一个摇号器,主持人启动了摇号器,所有人都关注著里面翻飞的红色小球,片刻之后,一个小球飞了出来,掉入一个透明盒子里。主持人拿起小球,同时大声说出了号码。人群中传出一声尖叫,一个带著黑色小狗面具的女人被她的主人搀扶著走进了场地中央。女奴看起来有些紧张,身体微微颤抖,可是下体却喷涌著淫液,被选中的瞬间,她高潮了。
  主持人和进入场地中央的主奴二人低语了几句,最后宣布女人将被处以人棍窒息。独自一人的方兴生在旁边看的兴奋无比,只见两个刽子手推上来了一个平台,瘫软在主人怀里的女奴被自己主人按在了平台上,接著她的四肢拉直,被固定成土字形,趴在平台上。然后,女奴的腰间被绑上一圈皮带,脖子被套上了一根套索。
  一切准备完毕,处刑开始,女奴的主人在她身后一把拉紧了套索,然后从背后,进入了她的身体。女奴脖子上套索收紧,带著小狗面具的脑袋被拉起,身体颤抖,随著身后主人的动作摇晃,但是身体依然被固定在平台上。这是两名刽子手手持大斧,走到了女人身体两边,女人知道要发生什么,身体剧烈的挣扎,被扼死的喉咙发出咯咯的响声,面具下的眼眸满是泪水,却绽放著迷离而恐惧的神采。周围的人群都在欢呼,有些人甚至激动的相互调情,直接开始做爱。在一片沸腾的叫喊声中,刽子手抡起手中的大斧,重重的劈在了平台上。嘭嘭两声,刽子手非常专业,女奴的手臂被齐肩斩断。纤细手臂留在了平台上微微抽搐,失去双臂的女奴上半身被突兀的拉起,套索勒的更紧,胸前的双乳颤颤巍巍的摇晃,身躯一阵痉挛。后面的男人显得无比兴奋,快速的抽动自己的肉棒,同时嘴里不断的叫嚷著。
  接著,两个刽子手再次高高举起大斧,女奴面具下的双眼有些空洞,盯著即将落下的大斧,整个身躯剧烈的抽搐起来。男人抓住了女奴腰间的皮带,大斧再次落下,女奴的双腿被斩断,身体被提了起来。男人叫手中套索的绳子在手上缠绕了几圈,只剩下躯干的女奴身躯扬起,被吊在半空中。整个身躯如同一个大号的飞机杯,被男人一下下的撞击著。巨大的刺激和痛苦之下,女奴失禁了,大股的尿液从被抽插的蜜穴中爆发出来。
  一旁观看的方兴生热血沸腾,他之前没参加过这样的假面晚会,根本不知道竟然这么精彩。此时他恨不得自己变成那个男人,奸淫著变成人棍的女奴,让她慢慢勒死。最后男人爆发了,精液射进了女奴的身体,双手松开,女奴的身体掉落在地上,一动不动。面具被摘掉,那是一张秀气的面容,此时有些狰狞,双目只剩下满是血丝的眼白,小脸涨红,舌头微微吐出。
  工作人员开始收拾残局,新一轮的抽签开始,一个个女奴接力上场,领取属于自己的死亡。方兴生看到一个最风骚的女奴选择被活活干死,但是她坚持的时间太久,最后被她的主人直接掐死了。就在方兴生看的入迷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拍了自己一下。方兴生会看,看到自己的父母就在自己背后。方文成依然带著面具,方兴生看不到老板的表情,而齐蓉却满面醉人的笑意,开口道:「兴生,你是第一次来假面宴会吧。」
  此时的齐蓉显然又打扮了一番,妆容精致,越发凸显成熟女人的味道。不过身体上却有些变化,双乳的乳头盯上了两个钻石乳钉,在灯光下灼灼生辉,白皙的肚皮上,不知何时纹上了四个红色的文字「十胜婊子」,双腿的丝袜新换了一条,踩著一双高跟鞋,看起来无比诱人。方兴生看著齐蓉的样子,有些吃惊,特别是肚皮上纹的字迹,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听到继母问自己,还是老实的点点头说道:「是的。以前和嫣儿来的都是小聚会。」
  齐蓉看到方兴生一直偷瞄自己的肚皮,便笑著说道:「你在正好,一会儿帮帮妈妈。」
  方兴生不明白,疑惑的问道:「帮妈妈什么?」
  齐蓉指了指自己的肚皮,说道:「我现在可是十胜婊子,你还不知道吧,每一个十胜婊子产生,都会在当晚处刑的。身体会成为俱乐部的藏品,脑袋你和你爸可以带走哦。我已经选择了自己的处刑方式,活体穿刺,而且服用了俱乐部的迷药,身体可以保持很长时间的活性,一会儿你们可以用妈妈的脑袋打飞机。」
  齐蓉软言软语的说著,好像即将被处刑的并不是自己,方兴生心里却无比震撼。但是有些疑惑的问道:「那爸爸做什么?」
  齐蓉笑嘻嘻的说道:「当然是做爱啦。这也是你爸的意思,让你练练手,你放心穿刺很容易,等会儿也会有人帮你。这个给你,这可是我的奖励,可以让你整个晚上都龙精虎猛。」
  齐蓉说完,递给方兴生一粒蓝色药片,方兴生倒是认识,是俱乐部特质的壮阳药,效果奇佳。他看了眼自己父亲胯下昂扬的巨物,飞快的吞下来药片。接下来一家三口观看著场地中央的处刑表演,三人都动情,一边观看,一边疯狂的做爱。
  终于,当第七个女奴的脑袋被斩下,抽签环节结束,主持人邀请齐蓉入场,并且宣布齐蓉将要表演的是活体穿刺。场地中央重新布置,一个圆台被擡了上来。
  齐蓉知道最后的时刻到来了,有些紧张,不过更多的是期待。她的下体挂满了淫液,躺倒了圆台上,张开自己的双腿,直起脑袋,看著自己的丈夫说道:「老公,开始吧,不要让大家久等。」
  众人都看到了齐蓉肚皮上字迹,欢呼声响起,方文成也来到齐蓉面前,将她的四肢固定在圆台上,脑袋垂在圆台外,让整个躯干成为一条直线,防止穿刺时,她本能的挣扎,同时让她的双腿打开到了极限,湿润的淫穴和肛门都暴露在众人眼前,此时正一张一合,显得无比饥渴。
  固定好之后,在齐蓉深情的注视下,方文成一语不发的进入了她的身体。激烈的性爱开始了,在药物的支持下,方文成的抽插力度奇大,速度迅猛,好像一台性爱机器一样,让齐蓉目眩神迷,整张小脸都露出疯癫的神色,浪叫声不断。
  同时看的热血沸腾的方兴生在刽子手的帮助下,将一根两米长的穿刺杆,对准了齐蓉的菊穴。
  那淡褐色的菊穴此时正在拼命的收缩,被从蜜穴中流淌的淫水打湿,显得越发淫糜。银色的穿刺杆,头部尖锐,闪烁著寒光,被方兴生慢慢送出。于菊穴接触的瞬间,软肉痉挛般的紧缩,瞬间将穿刺杆夹住。齐蓉动情的大喊道:「亲爱的,它进来了,进来了,在蓉儿的屁眼,蓉儿要被穿刺了。」
  方兴生也无比的兴奋,握住穿刺杆的双手都在颤抖,感受到些许阻力之后,他跟著用力,将穿刺杆送进自己继母的菊穴。他看到紧缩的菊穴被撑开,周围的软肉蠕动著变成薄薄的肉膜,包裹在穿刺赶上。感受到在自己体内前进的穿刺杆,齐蓉露出惊恐而迷离的眼神,失神的喊道:「文成,不,啊……蓉儿完了,刺进来,老公你感觉到没有,人家被穿刺了,真的被穿刺。」
  听著妻子意乱神迷的叫喊,同时抽插中的肉棒也感受到下面一根硬物进入了妻子的身体,方文成也跟著暴走起来,动作越发迅猛,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响彻整个会场,一对大手抓住妻子的丰乳,用力的揉捏著。
  方兴生持续不断把穿刺杆送进继母的身体,而且动作越来越快,他红著眼睛,神色都有些狰狞,一想到这个让自己著迷的继母正在被自己穿刺,他就越发激动。
  渐渐的,齐蓉虚弱起来,不在叫喊出声,但是一对美眸越发迷离,神色在痛苦和舒爽之间变化。突然齐蓉张嘴做呕吐状,站在他头部的一名刽子手赶忙扶住她的脑袋,摆正了位置。几次干呕之后,可以看到齐蓉纤细的脖子突然凸起,穿刺杆在里面前进,不一会儿,齐蓉张大了嘴巴,穿刺杆的尖端从里面吐出。穿刺完成了,齐蓉依然活著,周围的观众纷纷鼓掌,不过表演还没结束。
  方文成继续抽插著,齐蓉被固定的四肢被松开,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老公,她被穿刺的身躯无法动弹,手脚却紧紧的盘在丈夫身上,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呻吟。
  终于,方文成高潮了,把自己的精液最后一次注入妻子的身体。与此同时,他感受到妻子的身体在痉挛、在颤栗,整个娇躯如同过电般的,不停抽搐。
  这时,沈醉于高潮的齐蓉看到方兴生一脸狰狞的出现在自己脑袋边,手里拿著一把锋利的砍刀。齐蓉瞳孔紧缩,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身体更加剧烈的颤抖,手脚乱舞。方兴生不管这些,举起砍刀对著齐蓉的脖子猛的劈下,发出金属撞击的响声。齐蓉只觉得脖子前面一凉,紧著这股凉意围绕自己的脖子转了一圈。齐蓉的脖子在穿刺杆被斩断,手脚不在挥舞,瘫倒在圆台上无意义的抽动。
  齐蓉的脑袋被从穿刺杆上摘下,无头的身体却还没有失去活力,视角旋转间,她看到自己的丈夫在她的身躯上驰骋,接著就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无比狰狞的肉棒。她有些幽怨的张嘴咬在肉棒上,让欲火中烧的方兴生嗷的叫出声来。方兴生低头看著自己继母愤怒的眼神,这才明白自己刚才太急了,继母明显很不满意。
  急中生智的方兴生干脆调转了齐蓉的脑袋,将肉棒从断开的食道插了进去,没想到这个视角刚才让齐蓉看到丈夫继续奸淫著自己的身体,同时小嘴从后面被填满,动情的齐蓉哪怕只剩下脑袋,小小的舌头也忍不住挑逗起口中的凶物,顿时让方兴生舒服的叫出声来。
  方兴生抓住继母的脑袋,当做飞机杯大力的套弄。齐蓉则看著被穿刺的自己无头的身体本能的迎合丈夫的奸淫,不住的扭动。方文成则继续在这具即将成为俱乐部藏品的肉体上抽插著。三人都越发痴狂,连带周围的众人也跟著疯狂起来,俱乐部的宴会达到了最高潮。
  不知过了多久,方文成才离开了自己妻子的身体,方兴生也发泄了多次,齐蓉的脑袋上,整个下巴都挂满了他的精液。看到自己父亲过来,方兴生乖乖的把齐蓉的脑袋交给了老爸,看著满是自己儿子精液的妻子首级,方文成没有再使用,而是让她看著自己的身体被几个刽子手在穿刺杆上立起。齐蓉看到自己无头的身躯被立了起来,跪坐在圆台上,黑丝包裹的双腿张开,高跟鞋的鞋跟向上,陷入丰满的臀肉中,双手自然的垂落在两侧,丰胸的乳头上点缀这闪亮的乳钉,纤细的腰肢依然性感,那根银色的穿刺干从自己屁股没入,从脖子的断口处透出锋利的尖端,肚皮上「十胜婊子」四个字尽显这具身体的淫乱。
  宴会进行到现在,所有人都疲累无比,此时一道道用女奴美肉做成佳肴被端了出来。父子两人和齐蓉的脑袋都看到方嫣被整个烤成了金黄色,装在一个大盘子中,放在场地中央,成为了今晚的主菜。
  宴会散去时,齐蓉的脑袋不知道何时失去活力,挂在丈夫的肉棒上,闭上了双目。最后方文成用十胜婊子的特权为方兴生挑选的了两个俱乐部特供女奴,夜色中,父子二人带著两个女奴,开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