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中心的艳遇》

  我叫刘雨虹,今年32岁,因与上司不和,刚从某国企辞职。经过了几个月的赶场面试和等待,终于被一家科技公司看中,入职某游戏公司担任游戏体验师,对我来说,这是全新的开始,工资不高,每月2500左右,勉强能应付日常花销。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和工作无关,是我入职前的一次体检的事情,各种滋味,听我慢慢道来。
  前面讲到我入职新公司,那是我再新公司工作后的第一个周末,因为之前国企工作的关系,入职体检超级严格,我又没有接触过其他公司,导致我以为每个公司入职之前都会进行一次严格的体检。所以虽然公司没有要求,我仍然计划那天去做一个体检。
  因为有之前体检的经验,我知道第二天要空腹抽血,所以早早去体检比较好,不会挨饿太久,也可以少一些排队时间,能节约下不少时间呢,所以提前一天我就选定了体检的医院,那家医院就在我租住的房子附近,骑电动车10分钟左右就能到那里,更妙的是那家小医院还有一个体检中心。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收拾妥当,迷迷糊糊骑上电动车就赶去了医院,到医院后停车落锁一气呵成,匆匆忙忙的到前台交了钱拿著体检表就上楼了,期间身高体重血常规不表,没多久到了心电图了,取号等待,因为我来的比较早,没等多久就到我了。拿著体检表和号码走进心电图室。
  门后是一个屏风隔断,看不到里面,关门后走到屏风入口处,一个背影映入眼帘,是个男生,而且看背影应该很帅气,身材修长,没有多余赘肉。他正对著机器,手里拿著一张心电图在看著。
  我把我的体检表递过去,他接过去看了看,回过头来。然后我和他都明显一怔,哈哈姐姐对自己的魅力可是很自信的,上大学那会也是走在校园里被疯狂偷拍背影发朋友圈求微信的校花啊,毕业这几年虽然没有来得及找男朋友但是也是锻炼保养的不错的。他也不差,高挺的百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你叫刘雨虹?」帅哥问道。
  「嗯,对啊。大夫你好,我来做心电图」我答道。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意识到有何不妥。
  「奥,想你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单独来做体检的不多啊,现在的女孩都不太爱惜自己的身体啊,非得等到出问题了才想到来看医生。」帅哥说道。
  我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看在帅哥帅气的脸庞上还是附和道:「是啊是啊,我这也是来做入职体检,不然也不可能想起来专门跑来做体检啊。」
  「奥,入职体检啊,好吧,躺下来吧。」说著指了指旁边的检查床,我依言走到床边,脱了鞋子仰面躺在检查床上。
  「把衣服撩起来,撩到胸口。」帅哥命令到「奥。」我回答到,说著就要去撩衣服,突然我的手僵在了半空,我才发现千算万算没算到他妈的我今天竟让穿著连衣裙出来了!而且,我没穿打底裤,只穿了内裤啊!
  帅气男生明显也没有注意到,还在自顾自的摆弄机器做准备,弄好后回过头来一看我还没有撩起衣服来,明显又是一怔,接著他也明白了我为啥还没有撩起衣服来。
  「咳咳,那个,要不我去把门锁上你在撩?省的被别人看见了?」帅哥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我虽然内心想著「别人没看去,可是还是便宜了你这个大色狼啊。」可是却没有直接拒绝他的提议,而是蚊声说道:「可是你是男的啊。」
  唉,陷入爱情的女人果然智商为负啊,虽然我还没有陷进去,可是看见帅气男生还是智商不在线啊,我竟然没有想到跳过这一项不做,直接去做其他的体检项目。
  「没关系,我是医生啊,各种东西我们见得多了,医者父母心,你别想太多。」帅哥说道。
  「嗯,也对,人家帅哥是医生唉,医德充沛,一定不会有什么的。」唉,智商下线的女人啊,我的潜意识就这样轻易被他牵著,答应了他的方案。
  帅哥锁门回来,跟我说好了,然后自觉的转过身去。
  「唉,果然是医生啊,看人家,非礼勿视,果然是医德充沛的好医生啊。」
  我心里想。帅哥的行为赢得了我的信任,我也就放松了对他的警惕,窸窸窣窣的将连衣裙撩到胸口上,告诉他「好了。」
  帅哥转过头来,眼睛并没有盯著我的身子看,而是拿过夹子和吸管,认真的做检查前准备。
  「内衣撩上去。」帅哥又命令到。
  到现在为止,帅哥的行为已经彻底赢得了我的信任,我想都没想就照著做了,解开内衣的扣子,撩到胸口上,两只玉兔彻底暴漏在空气中,白花花的晃人眼。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帅哥偷偷淹了几口吐沫,然后拿过吸头来夹在我身上,开动了机器。
  帅哥回过头来,说道「别乱动,免得影响心电图结果。」说完后没有回过头,而是盯著我的身子看。
  那天的我穿著一件灰色内衣,下身内裤却是粉色的,看在帅哥眼里,蓝色的床垫像是海洋,在海洋上仰面浮著一只白的的海豚,两只玉兔像是鱼鳍一样,微微颤动,禁闭的双腿间粉红色的内裤隐藏著最深的秘密。
  「你看啥呢?」我说道,语气中却一点没有责怪的意思,仿佛在跟很要好的朋友正常聊天一样,「在看你,你太美了。」他好不含糊的答道,语气中有一丝欣赏,却没有做了坏事被人抓现行的感觉。
  「你不是医者父母心吗?咋地,把持不住了?」我嘲笑到。
  「医者父母心也得看是对谁啊,想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哪能把持的住啊。」
  帅哥毫不争辩,直接承认了。
  「我还以为你多有定力呢,原来也是个大色狼啊。」我说道,继续取笑他。
  「哈哈,你就庆幸我现在还有一些理智没有直接扑上去吃了你吧。」帅哥说道。
  「就你,看你那怂样,你要是敢吃了我我跟你姓!」我继续挑逗到。
  「嘿我这暴脾气,你等著,我来了!」说著就向床边走来,双手还举在空中作诗预抓。
  「哎呀,我好怕啊,救命啊,非礼啊!」我不信他真敢对我下手,毕竟这可是医院啊,外面还有很多人等著做心电图呢。
  也不知道是我挑逗的太厉害,还是他本来就在把持不住的边缘,没想到,这牲口竟然真的把手放在我乳房上了!
  「啊。」条件反射似得一声惊呼,却至发出了前半段,然后生生被他的大手堵了回去,另一只手继续在我乳房上揉搓,偶尔拂过挺立的乳头,引起一阵阵电流流过全身,让我的心没著没落的,悬空在那里,像是一万只小猫抓来抓去,痒痒的。心脏也扑通扑通的狂跳,心电图一起传来一阵阵报警声。
  附上我玉兔的大手用力揉捏著我的乳房,制造出一阵阵快感,引起我喉咙里低低的呻吟声。
  帅哥把捂住我嘴巴的手拿开,我却全身发软,无法发出尖叫。帅哥粗暴的将连接在我身上的吸管和夹子扯掉,甚至有些夹子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叮叮声,随即双手攀上双峰,不停的制造著快感,使我变得更软,提不起一丝力气反抗。
  揉捏了一会,帅哥双手捧起左边乳房,嘴巴随后吸上乳头,不停的用力吸吮。
  「呀~~,」再也受不了了,我发出几声呻吟,眉头皱起,死命的咬紧嘴唇,身体里积聚的快感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发泄出去,只能不停颤栗,下身逐渐分出润滑液,将粉红色小内裤润湿,变成了半透明的样子,几根阴毛在润湿的内裤下若隐若现,勾引人深入探索身体内部的奥妙,解开尘封的谜题。
  「呀~~~~,啊~~~~~~,嘻~~~~~~~,」嘴巴里不停的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这在我之前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帅哥控制著我的呼吸,我感觉我完全成了他手上的木偶,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下,甚至很多时候都忘记了呼吸,直到憋的满脸通红才急促的吐出之前的废气。
  「啊~~~~,啊~~~~~。」帅哥竟然用舌头玩弄我的乳头,那种触感是手指完全给不了的,我的身子在他的控制下完全蹦起,屁股擡高,阴道内一大股热流冲了出来,将内裤湿成更大的一片。足足持续了十多秒,我才重重的跌回床上,下身一片泥泞,在空调的作用下有些微凉,身上却感觉如置火炉,脸颊和身子升起了道道红霞,滚烫滚烫的。
  「啊啊啊啊啊,」由于担心被人听到,我仍是小声呻吟,直到帅哥恶作剧似的用牙齿一咬乳头,「啊!」一声惊叫,然后我迅速用手捂住了嘴巴,生怕被外面的人听到。
  「嘟嘟嘟。」敲门声想起,也不知是等的不耐烦了还是听到的我的叫声。帅哥却假装没有听到,继续进攻我左边乳房。很快,我又一次被他浑身紧绷,淫水横流了。
  「好哥哥,你。。。。。你不能厚此薄彼啊。。。。。啊~~~~。。。。
  。你。。。。。。你弄一下右边啊。。。啊。。。。。」实在被他弄得受不了了,我不得不申请转移阵地。
  哥哥也十分配合,嘴巴从左乳移到右乳,很快,又一阵「咿咿呀呀啊啊」的声音想起。
  「啊~~~~~」,本来想借著转移阵地重整旗鼓,多会失地的我却没先到我的右乳更加敏感,很快又被帅哥杀的溃不成军,缴械投降。这次,淫水涓涓涌出,把身下的床单都湿透了。
  我抱著帅哥的头,死命的往胸脯上按,想追逐者帅哥的舌头攀上更高的巅峰,屁股擡了又擡,感觉整个人都被帅哥吃进了肚子,感觉我已经不是我了。没多久,帅哥急促的拍打我的手臂。我松开抱住帅哥头的手,帅哥急切的擡起头来急促呼吸。
  「快被你憋死了,你这两个胸器太大了,埋在里面完全没法呼吸啊。」帅哥说道。
  「活该,看你这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大色狼还敢不敢欺负我。」我恶狠狠的说道。
  「嘿嘿,大色狼又要来了。」帅哥淫笑著,又一次扑上右边胸脯,看来他也感觉到了,我的右侧胸脯比左侧更敏感啊。接著又是一阵「咿咿呀呀呀」的呻吟声传来。
  这次,帅哥的双手再也不肯乖乖呆在胸脯上了,嘴巴却死守高地,大手却渐渐下移,拂过后背,拂过小腹,最后从大腿外侧慢慢移到内侧,停在大腿根上。
  隔著湿漉漉的内裤缓缓移动,带起阵阵电流,冲击著神经。
  很快,在帅哥的上下夹击下,我身体紧绷,这次却不是屁股擡起,而是脚尖拼命的绷紧,大腿死死夹住帅哥的手,一股比之前大得多的暖流涌出阴道,将帅哥的手打的湿漉漉的。
  帅哥拿出手,放在我眼前,拇指拈来拈去,拉出一条一条的丝线。
  「那么快就泄了?我还没发力呢。」帅哥笑著说,我则用双手紧紧捂住双眼,不敢看他的手。
  「快拿开,羞死人了。」我说道。
  等我拿开手的时候,帅哥已经脱光下身,鸡巴笔直的指向前方,宛如长枪一样捅穿一切阻碍。
  「咦,真难看!」我嫌弃到。
  「哪里难看了,等著,马上让你爱上它。」帅哥辩解到。说著就爬上了床。
  我没有拒绝帅哥,毕竟都被他看光了,而且我的下面也越来越痒,急需他来安慰。
  「快点,进来,下面好痒啊。」我引诱到帅哥分开我的大腿,鸡巴对准小穴,沈腰挤了进去。因为阴道里有大量分泌液,他没费多大力气就将鬼头完全挤进去了,接著,腰眼一动,鸡巴快速刺入小穴中,尽根没入!
  「啊~~~,」又一声惨叫不受控制的破口而出,这次是痛的,眉头完全挤在了一起,嘴巴大大张开,眼睛禁闭。
  帅哥明显也愣了一下,「你是处女?,卧槽!」
  「呜呜,疼~~~~~。」我却没法回答他,只是不停喊疼。
  「别哭别哭,我不动,不动就不疼了。」说著真的不再动作,并不停吻我的脖子和乳房,渐渐的,疼痛不那么明显了,脖子却被他吻的痒痒的。
  「啊,,,哈哈,哈,啊~~」帅哥见我破涕为笑,慢慢的开始活塞运动,一开始很慢,后来慢慢加快。
  「嗯,嗯,嗯,嗯,嗯」随著帅哥的运动,我配合著他的频率轻轻呻吟。
  「你是处女?你咋不早说啊。」帅哥又说道「你问过我吗!我咋说啊,再说,谁让你进来的!」我回到「嗨,明明是你让我进来的啊。」他说道「好像也是啊」我说道,「放心,我不会缠著你的,不会让你对我负责的。
  」
  「你想啥呢,我是怕破坏你的幸福生活。」对了,我单身,没有女朋友,没有结婚,你呢?「他一边坐著活塞运动,一边问我。
  」我也单身著呢,没谈过恋爱,没有男朋友。啊~~~「我回答道,随著他的一个快速冲刺,我不由叫出了声,接著,他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既然这样,你做我女朋友吧。「他一边抽插著,一边说道。
  」这得看你的诚意了。「我说道,并不解释。
  」好,就让你看看我的诚意。「说著,他迅速提高抽查速度,快感想决堤的洪水一样,瞬间冲上高地,我眉头皱起,拼命的压制呻吟的声音,双手冲著他的头就抱了过去,他却躲闪著我的双手,不肯让哦抱住。
  」啊,啊,啊,啊。。。。。。帮我。。。。。啊。啊啊啊啊。「我已经说不出成句的话了,只能吐出两个字。
  」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在我又忍受著他不停冲撞,差点把持不止大叫出声的时候,他终于主动吻上了我的最大,舌头在我口腔了搅来搅去去,把呻吟声变成了呜呜声。没多久,我脚尖在一次绷直,又一次泄了身子。他也慢慢停了下来,鸡巴却没有软下去,在我小穴里慢慢滑动。
  」你说过,我如果敢吃了你你就跟我姓,对不对?「他说道」对,那我就叫萧雨虹了?「我回到,他的名字是我再他工牌上看到的,他叫萧应龙。
  」不不,你叫萧雪霞。「他笑著说道」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这是我给我未来女儿取得名字。「他说著,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你竟然让我用你女儿的名字,居心何在!「」哈哈,叫声爸爸来听听!「」不要!「我回绝到帅哥加快了速度,」叫爸爸!「」不,啊啊啊。「」快叫爸爸!「」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快感迅速积聚起来,再次冲垮了理智的长堤。
  」叫爸爸!「」啊啊啊啊,爸爸!啊啊啊啊啊,爸爸。再快些,啊啊啊「终于,我沈沦在无边的快感中,只想著冲上快感的巅峰,完全忽略了周围的事情,而他也因为那声爸爸,瞬间超人附体,抽查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爸爸呀,要去了,啊~~~~~。「一声长叹中,我再次高潮了。
  但是他还没有射出来,还在拼命的抽查,于是,我刚高潮的身体来不及歇息,又被干著冲上另一个更高的高潮,淫水不要钱似的沥沥而下,顺著我和他的大腿往下流,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他的呼吸时分粗重,喉咙里发出呃呃呃的声音。
  」不要射在里面!危险期!「刚说完,他重重的将鸡巴插入阴道最底端,龟头通开子宫口的花心,大量滚烫的精液灌入子宫。接著,他脱力般趴在我的身上,喘气如牛,一动不动了。
  」危险期!跟你说了不要射在里面啊!「我生气的说。
  他喘息了一会,说道」实在对不起,我没有控制住啊。「说完愧疚的看著我。
  」唉,算了,我去买避孕药。「我痛苦的说道,实在是下不去手啊,如果怀上了也是一条生命啊,是我的孩子啊,我实在不忍心杀掉他。
  」避孕药对身体不好啊,要不,把孩子留下吧!「」啥!咱们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啊!你就让我给你生孩子?「我生气说道。
  」雨虹,既然你的处女给了我,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只要你不背叛我,我一定非你不娶。「应龙说道。
  」哈,能不能怀上还不一定呢,再说吧。「我打著哈哈道。并暗地里决定不去使用避孕药,毕竟,一是侥幸心理作祟,二是毕竟是一条生命,实在下不去手。
  这时,我俩才注意到心电图室的门不停响起,显然外面的人都等的不耐烦了。
  」羞死人了,刚才我们那么大声,外面的人肯定都听到了,快点起来,丢死人了。「我说著,爬起来整理好衣服,准备赶紧跑出去。
  应龙也穿好了衣服,一把拉住我,」等等,把你的电话和微信留下,不然你跑了我上哪找你去啊。「说著他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对啊,我都忘记这一茬了,接过他的手机,把我的电话录进去,并给我自己拨了一个电话记下他的号码。
  」好了吗?把这个拿去,这个不能用,改天你再来,我帮你重新做心电图。
  「说著把心电图记录的纸袋拿给我,我随手塞进了口袋,用他递过来的体检表挡住脸,推门出去,迅速下楼离开,没办法,刚才那么大声音肯定被人听到了啊,要脸啊,万一被人拍下来明天可就是本市大新闻了。
  匆匆回到家,心脏还在碰碰的跳。下身的酸涩让我不敢乱动,只能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之后,我们在微信上聊了大概1个月左右,互相都有好感,万幸并没有怀上宝宝。只后我们确定来了男女朋友关系,见过了家长,基本打算结婚了,虽然男朋友没有再提那天再体检中心的事情,但是时不时的就笑的控制不住。。
  。我猜,他一定是笑话我那天穿著连衣裙去体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