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生活 / 非礼勿视》

  下午五点多,远方的夕阳逐渐隐没,黑色的夜幕逐渐垄罩了下来,这时候的办公大楼里大多已是人去楼空,只余留几间办公处室仍亮著灯火,少数几位倒楣的员工还在忙著完成长官交办的业务。
  行政业务部办公室内…
  『喀哒…』业务部经理室的门被转开,一位男子走出。
  「甄姊,还在忙?先回家了吧!」男子说道。
  「报告经理,我这边差不多了,收拾完等下就走。」这位被称甄姊的女子边收拢著文件边说著。
  「好,可别忙太晚了!走的时候先别锁门,我晚点会再回来。」
  「好的,李经理您也别忙太晚!」
  「嗯,我知道。明天见。」
  「明天见。」甄姊说著便看著男子走出门口。
  『李经理今天又要加班了吧?这么年经就当到主管,真的也是很厉害,但当到经理级好像也会比较惨?算了,赶快把事情办完赶快走人了。』甄姊心里咕哝道。
  甄姊忙了一会儿,明天要报告的简报档案总算弄得差不多了,伸手一捞正想要喝口水,才发现杯子里已是杯底朝天,只好起身拿起杯子准备去茶水间盛水。
  甄姊从处室走出来,不知怎么著,突然想看看今天的夜景,便拐了个弯走到了电梯门口:『去看看夜景吧!顶楼茶水间比较没人用也比较干净。』想著想著便按下了电梯向上的按钮。
  等电梯开,等电梯升到顶楼,再等电梯打开,甄姊想著明天的报告,想著家里的大小事,想著还在纠缠自己的人渣前男友,撇了撇著嘴晃悠著往茶水间走去。
  走过女厕时,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钻进了甄姊的耳朵!
  「嗯啊…..」
  听到声音的瞬间,甄姊便吓得停住了脚步。然后,一个女人细微而低沈的呻吟再次传来….。
  「嗯嗯嗯…啊啊啊….不要…受不了了….。」
  这次清楚明显的呻吟声,瞬间让甄姊炸红了脸,只有未经人事的小女娃才认不出这是么甚么声音吧?
  『是谁啊?好大胆喔!竟然在公司里就…好像是从女生厕所传出来的…..』甄姊心想著。
  甄姊原想当作没有听到快快走人,但女人八卦的天性占了上风,甄姊开始蹑著脚一步一步靠近,心想著:『看一眼就好,一眼就好!』
  终于走到女厕门口,平时打开的女厕门口这时已被关上,甄姊只好轻轻推开一个小缝往里看去。
  『天啊….』甄姊心里惊呼,忙一只手摀著嘴巴,差点呼出声来,甄姊看到的景象让她一双眼睛怎样也无法「看一眼就好」。
  这时女厕最内侧,正对门口的障碍者专用厕所门板敞开,有一个女人带著眼罩坐在马桶上,认不出来是谁,而一个男子背对著女厕门口,站在女子的右侧,下身正挺动著将勃发的粗黑肉棒,一下下塞入女子的口中。
  女子脖子上戴著狗项圈,身上穿著大红色七分袖连身开裆网袜,双手似是被绑在身后,微右转著身子,嘴里卖力吸吮著粗黑肉棒,时不时地奋力将粗大的肉棒吞入喉咙深处,嘴角滴著唾沫,看得出来正努力取悦著男子。
  女子胸口乳房的部位被撕开,露出两颗肿胀的乳球,可以看到右边乳房上似是用麦克笔写著几个字,而且乳头上还穿著乳环,女子抖动著身体时,就可以听到串在乳环上的铃铛因乳肉摇晃而发出细微清脆的响声。
  女子一双网袜美腿上套著黑色高跟亮皮马靴,但因为分别被绳索绑在隔间两侧支架上而无法收拢双腿,阴部穿了件红色丁字裤,而阴部上方可以看一个显眼的大图彩色纹身,纹著一朵美丽鲜艳红色带刺玫瑰,整个臀部夸张地不断前后地扭动著。
  男子则是站在马桶旁持续挺动著下半身,左手拉紧女人脖子上狗项圈的绳索靠近自己的肉棒,时不时地顶著女子的喉咙深处,享受著女子深喉口交,右手则揉捏、拉扯著女人的乳房及乳头上的乳环。
  「小母狗,妳几点就来厕所了啊?主人的肉棒好不好吃?」男子说道。
  「报告主人….好吃….小母狗刚刚….刚刚四点多就来了…嗯啊….来这里把自己…把自己绑好….等主人来干小母狗….」女子边吞吐著肉棒边说著。
  甄姊听著两人说话的声音,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心想:『不会吧!这人是…..?难道是她?』
  这时又听到:「主人不是叫妳五点半以后再过来吗?怎么不听话呢?」男子似是生气地说道,右手用力揉捏了下女子的乳头。
  「啊啊啊….都是因为….因为中午主人….主人就塞按摩棒在小母狗下面…因为…因为按摩棒一直搅动著小母狗的骚逼……小母狗忍不住了….才先跑到厕所来…..啊啊啊…啊…小母狗好舒服…」女子虽然被用力揉捏著乳头,身体却兴奋地不断扭动著。
  「下班前就自己跑来这里,难道都不怕被发现吗?啊?」男子继续揉捏著乳头问道。
  「因为….啊…因为骚逼受不了了….小母狗….小母狗才跑到这里来的….。」
  「看妳这小母狗的小内裤都湿掉了,一定有用按摩棒自己干自己对不对?主人不是说主人来之前不可以自慰吗?」男子开始旋转著女子的乳环。
  「啊啊啊….痛….小母狗知道错了….啊….」女子吐出肉棒,尖著声音道。
  「说!自己在主人来之前高潮了几次?」男子开始用力揉捏著女子的右乳,似是要挤出乳汁一样。
  「啊啊…..报告主人….小母狗用按摩棒….自慰了一次….把自己绑好以后….按摩棒插在骚逼里又高潮了一次….」
  「真是下流…..!妳国外业务课的下属们知道他们的课长,是一只淫荡的小母狗吗?」男子捉狭地问著。
  『果然是她!怎么会?』甄姊心中惊讶道。
  原来这个女子是国外业务课的课长魏筠竹,是公司内公认的美女,早甄姊几个月进公司,虽然冷冰冰的不大爱讲话,但因外语能力优秀,处理业务能力也强,颇受倚重,几年内便也升上了课长的职位,凭著雷厉风行的强势作风,倒也将国外业务课经营得有声有色。
  「呜…..小母狗不知道……」魏筠竹答道。
  「妳几次晚上在办公室里,自慰开直播给主人看,潮吹喷得到处都是,隔天来有没有被发现啊?」男子手伸进上衣口袋里,拿出个像是遥控器的东西,按下按钮。
  魏筠竹突然身体一震:「啊啊啊…..主人不要….不要…好舒服…好爽….」魏筠竹语无伦次地道。
  「放个跳蛋在屁眼里就爽得受不了了,快说有没有被发现?」男子说道。
  「不知道…啊啊…..小母狗不知道有没…啊啊啊….只是…隔天有人说办公室里有骚味….啊啊….」魏筠竹抖著身体说著。
  『难怪那次去国外课的办公室,似乎有股尿骚味!竟然是…..』甄姊看到这边,只觉得全身发热,从下体升起一股热流直冲脑门,已经久旷的肉体似乎也在奋力嘶吼著欲望,甄姊不禁将一只手放在两腿间,沈著呼吸,隔著窄裙不断地按压著。
  「国外课的同事一定不知道,每天板著一张脸骂人的美女课长,是个在乳头上穿环,阴唇上刺著刺青的变态女人吧?啊?」男子俯下身将手伸入女子的丁字裤,开始揉搓著阴部。
  「啊啊….主人不要….小荳荳好舒服…好爽….」魏筠竹挺动著下体,似是在索求更多的爱抚。
  「真是只下流淫荡的小母狗!」男子说著便吻上了魏筠竹的双唇,两人的舌头也开始互相交缠。
  这时甄姊看著两人激吻,隔著窄裙的按压已经无法抑止体内的欲火,便悄悄的将窄裙拉到腰际,坐下来隔著内裤开始揉弄著自己的阴户。
  「主人…小母狗受不了了….小母狗要主人的大肉棒…干小母狗的小骚穴….」
  「小母狗这么主动,怎么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啊?」男子捉狭地说道。
  「呜呜…主人快干人家….人家要大肉棒….」
  「要大肉棒干妳,就再把上次主人教妳的再说一遍!」
  「呜呜….小母狗已经被主人调教成肉棒奴隶了….每天都只想著被主人调教….每天都想被主人干…..」
  「很好!就让主人干死妳!」男子说著便扯开了魏筠竹两脚的绳索,扯下魏筠竹脸上的眼罩,拉著魏筠竹脖子上的项圈走出残障厕所,将魏筠竹压在洗手台上。
  就在男子转身的一瞬间,门外的甄姊看清楚了男子的面貌,赫然便是自己业务部的李经理!
  只见让魏筠竹趴在洗手台上,从后方拉下魏筠竹身上的丁字裤说道:「小母狗自己掰开屁股,让主人好好干妳!」
  魏筠竹听著便立刻双手左右掰开了屁股,露出剃光了阴毛的整个阴户及屁眼,不断摇动著屁股,嘴里也稀哩呼噜地说道:「请主人干死小母狗!」
  门外的甄姊这时候已经无法停下搓弄著自己下体的手,看著魏筠竹主动煽情地掰开自己的除毛的下体,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在大阴唇上方纹著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似乎正想要栖在阴户上一亲芳泽,这时甄姊脑中的理智已经被欲望彻底击溃,双手直接将自己内裤拉下,左手开始揉搓著阴蒂,右手两只手指直接插入自己的阴道,快速地抽插起来。
  「小母狗想要被干哪里啊?骚穴还是屁眼?」李经理一只手揉捏著魏筠竹的左乳,一手抓著阴道内的按摩棒抽插著说道。
  「骚穴….请主人干小母狗的骚穴!」魏筠竹立刻答道。
  「就干死妳个小骚穴!」李经理说著便抽出阴道内的按摩棒,将粗大的肉棒直接插入到魏筠竹阴道里的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好舒服…主人的肉棒好大….好胀….小母狗的骚逼好舒服….主人….再用力插小母狗….」
  「干妳个小骚逼!这么骚的女课长!自己抬起头来看看看自己镜子里的骚样!」说著李经理便拉扯著魏筠竹脖子上的项圈,逼魏筠竹抬起头来。
  「啊啊啊….不要….」
  这时魏筠竹的阴道里一根粗大的肉棒正快速的抽插著,屁眼里还有颗奋力跳动著的跳蛋,胸口乳环上的铃铛因为身体摆动的关系,从女厕里传出阵阵的铃声。
  「还说不要…妳看妳乳头上乳环的铃铛,有哪个女人像妳一样这么骚的?」李经理不断说著淫话刺激著魏筠竹,双手扶著浑圆的屁股,肉棒一下下奋力插入阴道的最深处。
  「呜呜呜….骚穴好舒服….主人别说了….好害羞….啊啊….」说著说著,魏筠竹看著镜子里的自己,自己开始用双手揉捏著自己的双乳及乳头。
  这时门外的甄姊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呻吟:「嗯嗯…嗯嗯….啊….」一只手也开始抓著自己的胸部揉捏著。
  「啊啊….啊啊啊….人家要到了!主人插得好深!好舒服!…..啊啊啊啊….高潮了啊!…..」只见魏筠竹这时僵直著身子一下一下猛烈的抖动著「小骚逼这么快就不行了….主人还没到呢!」李经理挺著肉棒继续抽插著。
  「主人…..小母狗的小骚逼不行了….湿了一整天了….请主人插后面的屁穴吧…小母狗的屁穴下午有浣肠过了…主人….」魏筠竹趴在洗手台上,喘著气说著。
  「好,这可是妳说的唷!」说著李经理便抽出肉棒,拉出了屁眼里的跳蛋,抹了阴户的淫水擦在魏筠竹的屁眼上,开始将肉棒插入魏筠竹的屁眼中。
  「啊…..好胀啊….」只见魏筠竹紧蹙著眉头,忍耐著粗大的肉棒一寸寸插入自己的屁眼,好在屁眼之前就已经被开发过了,倒也不觉得很疼。
  李经理将肉棒插入到最深处以后,稍停了一会儿,双手揉捏著魏筠竹的双乳。虽然以屁眼已经算是熟门熟路,但总要让魏筠竹稍微适应一下才行。
  过了一小会儿,李经理便开始前后缓慢地抽插著魏筠竹的屁眼。魏筠竹也开始发出享受的呻吟声:「嗯嗯….啊……」
  渐渐地李经理逐渐加快了速度,肉棒开始在魏筠竹的屁眼里横冲直撞了起来,魏筠竹自己也一只手伸到了身下,开始揉戳著自己的阴蒂,嘴里也逐渐加大了声量:「啊啊…..有感觉了….小母狗的屁眼里好舒服….」
  「小母狗夹紧一点,主人快要到了,等下要主人把精液射在哪里啊?」李经理摆动著下身说道。
  「嘴巴…啊….射嘴巴…..小母狗想要吃主人的精液!」魏筠竹急著说道。
  「好…啊啊啊….射了!」李经理说著便拔出了肉棒,魏筠竹也起身快速地转身,将脸蛋靠近肉棒并张开嘴巴,只见这时肉棒抖动著将精液一波一波射入魏筠竹的嘴中,几滴精液喷洒在眼睑及鼻子上,接著魏筠竹便将肉棒含入嘴中吸吮著,似乎想要吸出肉棒里剩余的精液一般。
  这时候在门外的甄姊也已经到了自己的顶点,坐在地上不受控制地抖动著自己的身体,下身喷出一阵淫液,久旷的肉体被快感如巨浪般冲击过去,使得甄姊闭上眼失神了半晌。
  过了不知道多久,甄姊张开了眼睛,看了门缝一眼,突然之间却对上了女厕内李经理的一双眼神,甄姊像是被当场抓获的现行犯一般,忙退后躲开门缝,并且立刻转身朝著电梯跑去,心里直想著:『糟糕!李经理看到了吗?他看到了吧?天啊…..』
  按了向下的按钮后,电梯立刻便打开了,甄姊忙按下关门的按钮,按了自己办公室了楼层,心里不断地想著:「天啊…刚刚实在是太刺激了….没想到魏课长竟然….刺青加上穿环…..刚刚好舒服啊….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到…应该被看到了吧?…..好害羞…啊!糟了….内裤….。」
  甄姊回到办公室索性桌面也不收拾了,抓了自己的个人物品塞入包包便冲出了办公室,只想要赶快逃离这个场域,现在的甄姊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李经理。
  几乎一宿没睡的甄姊在早上七点准时起身,顶著一双浮肿的双眼,拼命想著今天请假的理由。
  今天甄姊终究没有请假,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总不能辞职不干了,自己还是得来公司上班领薪水,顶多就是尽量躲著李经理,不跟李经理打照面呗….。
  拿著识别证过机打卡后,走进办公室跟几个同事稍微打了个招呼,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后拉开抽屉,正要放进自己的包包时,看到一个牛皮纸袋躺在抽屉里面。
  『这是谁放的?』甄姊心头一个念头闪过。
  忐忑著拿出牛皮纸袋,想了一会儿鼓起勇气打开,甄姊一看脸便迅速胀红,里面就是自己昨天遗留在顶楼的内裤,还有一张纸条,拿出纸条一看,上面写著:『偷窥狂,妳昨天在顶楼偷窥自爱的好戏,全被电梯口的监视器拍下来啰!想拿回影像,就今天晚上七点,到顶楼女厕坐在马桶上等待指令吧!』
  『是谁?』甄姊心里头的第一个念头。
  『该不会是…..?』抬头一看,看到经理室里的李经理,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