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装潢师傅的自述》

  我在装潢公司的第二年,依靠吃苦耐劳,头脑灵活的优势,当上了工头,成为指挥者,有了独自带领一队承包业务的机会。当然,薪水也开始大幅上涨,油水也有很多。经济上宽裕了,生活质量渐渐也变得有品味了,开始了一种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生。有次我接到公司的任务,去给顾客新居做室内装潢。一进社区,就感觉这地方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的,从里到外处处流露著贵族气息,连垃圾桶都做得很奢侈;到处停著高档轿车,随便哪辆都是我叹为观止的。我带著一队工人寻路找到那户人家。敲完门后,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太大的女士出来迎接。此女第一眼给我的感觉是虽不算很漂亮,但很有气质,绝对是那种职业女性:身材纤细、娇小、凹凸有致;头发短而清爽,但肯定是经过精雕细琢的;眼睫毛高高上翘;脸颊白皙舒展;双唇饱满性感;丰腴坚挺的玉峰;肥硕微翘的圆臀。虽说非礼勿视,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偷偷打量著。简单自我介绍后,才得知她姓王。随后她请我们进去。一进门,一眼望去,我们都惊了,真是气派的房型,光客厅就比一般人的房子大。将近一百平米的客厅虽说空荡,但很敞亮。王女士虽然阔绰,但却没架子。早就准备好了茶水,让我们一干人等先坐下休息再说。于是我们就闲聊了起来。她说她专门请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和理念量身打造了一套装潢设计,要求我们按照她的方案来施工。我们当然要以顾客的意愿为重,所以这当然不成问题。她拿出设计图纸,准备将她的理念全部讲给我听,我一看这都眼看十二点了,于是就邀请她边吃饭边谈,她也不假思索地答应了。饭桌上,我们杯觥交错,慢慢聊了起来。谁知道竟然越聊越来劲,越发现彼此很谈得来。原来她以前是高新区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大堂经理,由于表现出色,业绩突出,前年升为酒店副总经理。年纪轻轻就当上经理真让人刮目相看。也由于工作太积极,所以没时间顾忌前夫,导致夫妻关系淡漠,所以前一段时间刚离婚。这不刚花了近二百万,买了这住居,打算先住到那里。她还说她在大学时学的是企业管理,对生活标准要求高,凡事都不能凑合,最大限度地追求完美。所以才特意找专人规划客厅。她想把家弄得很舒适、很艺术。她比划著设计图,很投入地讲著自己的想法,哪些地方摆放什么,哪些地方需要什么颜色,尽管设计图上都标注了,但她还是要谨慎地强调一遍。她虽然不太懂装潢上的专业术语,但却能用通俗易懂的话讲解明白。可以看出她确实是个做事很认真很细腻的人。大概聊了两个小时左右,我基本上明白了她的想法。于是我们就一起返回她的房子。我将任务和步骤分配给工人后,就准备开始施工了。她起初和我一起监工,但接了个电话后,说酒店有事,匆匆离开了。我们公司能做到现在这样的规模,靠得就是诚信。我对这个工程也格外的用心,没事基本都在这里监工,也不经常去别的客户那里。她也有事没事常去那里看看施工进度和品质。一来二回,大家就开始慢慢熟了。王女士对我们的施工质量基本满意,她也注意到我对她这房子很负责任。出于感激或是什么的,也有空的时候经常请我吃便饭。我们聊得却是很投缘,慢慢大家也彼此了解了不少,也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了。有一天我正在她的新房监工,突然接到王女士的电话,她几乎是哭著,声音在发抖:「我出车祸了……」我先是一惊,然后赶紧缓过神来,「你没事吧,你在哪?」「就在社区外面的十字路口……」我顾不上多想,急忙跑下楼,径直冲出社区。正对著社区大门的十字路口围观著几个人。我赶紧跑过去,挤过人堆,看到王女士靠著车门坐在地上,头发篷乱,湿润的眼睛流露出惊慌,小腿上有擦破的渗著血的伤痕。我赶紧蹲下,焦急地询问,「你怎么样?啊,没事吧?」她看到我,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一个劲摇头。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她就往小区不远处的医院跑去。经过仔细检查,医生告诉我说基本没什么大碍,就是腿上擦破点皮,已经包扎好了。也受了点惊吓,回去好好养著。确认她没事后,我将她送回了她住的地方,让她好好修养。后来我去处理后事的时候才了解到:另一辆肇事车的司机喝了点酒,过路的时候没看到红绿灯,就撞到了当时正在去新居路上的王女士的车。幸亏车速不很快,才幸免一场灾难。在她疗养期间,我一有时间就带著礼物去看她。她朋友也不多,我就抽空陪她聊天减闷,嘘寒问暖。慢慢她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心情也恢复了许多,基本把那次车祸抛到脑后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们彼此更是多了几分信任和依赖。我们经常一起去喝茶聊天,K歌,散步。也经常去她住的地方品尝她的手艺。有次我们边吃饭边聊,聊得很尽兴,也就把时间给忘了。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我一看迟了,正要慌忙告辞。她却用很低的声调说:「这么晚了,要不今天别走了……」我当时犹豫了一下,暗想机会真的来了,连忙连连点头,心里别提多美了。她安排我睡到沙发上,给我放好了水,让我先洗洗,然后她再洗。我赶紧进去冲了一下,出来披著浴巾坐在沙发上听著浴室里的唰唰声,思绪早已飘向远方,飘飘欲仙了。没多久她就披著浴巾出来了。脸色更加白净,像出水芙蓉一般;樱桃红唇微微翘起;乳房坚挺,乳沟很有深度。此情此景,使我一个劲的咽口水,更加欲火难耐。我不假思索地跑过去,迫不及待地扯开她的浴巾。雪白的胴体一丝不挂呈现在我眼前。她虽然本能的用双手护住了乳房但却没叫,那就是默许了。我一把把她抱到沙发上,示意她平躺著。看著这诱人的胴体,我口水直流,伸出舌尖从额头舔到脚趾。她被我的舌尖抚慰得身体微抖,浪声阵起:「哦……啊……哦……啊……太,舒服了……」我也被挑逗得欲火焚身了。双手掰开她的大腿,肥厚的两片阴唇,沾满了淫液,微微张开,像是在迎接著什么;小小的缝隙周围稀稀疏疏地布满了潮湿性感的阴毛。我深深地一口朝著她的私处吸下去,只听得「啊」一声,她整个身体都随之一颤。我如饥似渴地吮吸著从阴道深处流出来的温热淫水,舌尖一会顶进阴道,轻轻研磨著阴道壁,一会来回撩拨著胀得黄豆大大阴蒂。她喘著粗气,用娇媚撩人的音调哼著,「啊……我受不了了,快点插我吧,快点……」我感觉我的肉棒也都充满著热血,坚挺无比,蓄势待发了;她有这般要求。我就不假思索了。我用宽阔的双肩顶开她的双腿,这样她的私处就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了。我一手扶著肉棒对准她那层层褶皱的小穴,龟头抵在湿滑的阴唇上,我腰部一抬,臀部一挺,肉棒顺势挤开她的肉缝,一溜烟滑了进去。「啊……」她在我身下,重重吁了一口气。我当时就感觉一种异样的兴奋迅速地在全身奔腾了一圈,身子也随之一抖。身下的肉棒被一团温暖潮湿,油滑柔嫩的东西压迫著。没想感到结过婚的人阴道还不松弛,不用说,肯定是日常保养的好。我开始试著慢慢地抽插,身子往后一退,肉棒被她的阴道壁紧紧地包裹缠绕住,居然顺势将洞口折皱的粉红嫩肉也一起带出。真是性感十足。「啊……啊……再快点再快点……」真是淫荡的声音啊。于是我更加肆无忌惮地开始抽插。肌肤撞击的声音,淫水混融的扑哧声,放荡的呻吟声,再加上来自阴道壁对肉棒的摩擦和压迫,把我搞得欲死欲仙,销魂万分。这样的享受没能持续多久,我就感觉肉棒一阵一阵的酥麻,膨胀得像是有东西要喷发出来的一样。不用多讲,精关要失守了。我更加疯狂地开始抽插,大有要干到精尽人亡的架势。她也比先前更加兴奋,几乎都快失声了。肉棒爆发的那一瞬间,我尽力将龟头挺入她小穴的最深处,而她似乎也感觉到了我高潮将至,双腿夹得更加紧了。伴随著我们两个重重的气喘声,肉棒喷射出一股股浓稠滚烫的精液。我也感觉全身一阵阵酥麻,美妙无比。之后就觉得有气无力,拥著她躺到了沙发上……大半个晚上我们都相拥在昏暗的灯光下,气氛相当温馨。我们回顾著各自的过去,谈论著共同的现在,展望著美好的未来;有时觉得很有意思,有时觉得很可惜,有时会感到遗憾或者愧疚。总之,这就是生活了。这天真的不同寻常,我又迈出了前进的一步。随著时间的流逝,装潢工程也接近尾声了。大体雏形已经出来了,就只需要留几个人精雕细琢一下。当然,有我的特殊照顾,她也很满意。房子真的与众不同,颇有品味。我撤走了大部分工人,但我却成了这间房子的常客。人生有时就是这么耐人寻味,让人捉摸不透。你坚持不懈追求的东西,有时真的只是梦想;你不敢奢望的东西,也许会在不经意间出现在你身边。最后还是那句老话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