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眠的家人》

  第一章:我的母亲(一)
  「子钧,子钧,你起床了吗?」
  那温柔的声音是他的母亲,淑芬,子钧张开眼睛,他的妈妈穿著一件丝质睡衣,坐在床边轻轻的抚摸著子钧的头发。
  「我起来了」他幽默的回答。
  「本来不想吵醒你,可是已经九点半了,早餐快凉了」淑芬微笑的看著他。
  「九┅点多了?』他看著闹钟摇摇头想让身体时差尽快调整回来。
  『你看你,我到厨房把早餐重新热过,你想想看,自你出国念书后,我就盼望著和你一起吃一顿轻松的早餐,今天终于让我盼回来了』妈妈走到门边回头微笑著对儿子嘀咕著。
  子均看著妈妈成熟丰满的身体,心里想著:『妈妈,妳是属于我的,我不会再离开妳了,我会好好的疼惜妳的,妳等著┅』
  沐浴梳洗后,子均穿著睡衣来到楼下餐厅,跟妈妈一起安静的吃著早餐,『妈妈,我这次从法国回来,带了一些礼物,是要送给小阿姨的。』子均将涂好奶油的面包慢慢的送入口中,看著餐桌对面的妈妈说。
  『小阿姨最疼你了,送什么礼物讨她欢心』
  『一件香奈尔的洋装。』
  『天啊,好漂亮的衣服┅┅』淑芬惊叹著并露出羡慕的眼神,又有几分的嫉妒┅『妈妈,我已经将礼物放到妳的房间,吃完饭,妳可去试试看┅』淑芬听到儿子送的礼物,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儿子长大了,会讨妈妈的欢心,你慢慢吃,我上楼洗澡去,待会我会穿著你送我的洋装一起去逛街买买东西』妈妈高兴的上楼,三十五分钟后,子均来到了妈妈的卧房门口,听到房间传来一阵拆礼盒的声音,并不时传出妈妈愉快的哼著流行歌曲,打开门把看见妈妈正站在梳妆台镜子前面调整著衣服,弯身下去正穿著肉色丝袜及高跟鞋时,子均走到妈妈身后,『子均,你┅不可以进来?』妈妈惊讶的从镜子里面看到儿子┅『不要回头,妈妈』子均命令著她。
  『甚么┅不可以,不可以进来,我正在换衣服┅』妈妈全身惊讶轻轻的颤抖著『子均┅』
  『看┅著镜子,妈妈。』他指挥著她,他的声音很低沈,却很强硬。
  『甚么┅?』
  『看著镜子里面的我┅妈妈┅看著我┅』子均重新指挥著母亲,他的声音慢慢的提高却仍充满著磁性。
  『你┅要干甚么┅?』
  『看著镜子,妈妈┅』
  慢慢的,淑芬不知不觉中眼睛凝视著镜子,当她与镜子里儿子的眼神相接触时,子均的眼神似乎放出一种迷人的磁场,她想要调过头去,却发现眼睛仍紧紧的凝视著儿子的双眼。
  『看┅著我的眼睛┅妈妈。』他命令著她妈妈。
  『子均┅你要做甚么┅』淑芬的声音颤抖著,慢慢的,越来越小声┅。
  『放轻松┅现在专心的看著我的眼睛,专心的看著┅头脑里甚么都不要想┅一片空白┅妳已经不能移动了,妈妈┅妳已经不能开口了┅现在妳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看著我的眼睛┅』儿子强有力的眼神凝视著妈妈,淑芬静静的,好像被点了穴道一样,全身僵硬的停在镜子前面┅。本来明亮的双眸渐渐的变成呆滞,子均感觉到身上血液加速流动,他已经知道母亲现在正慢慢的进入催眠状态中,他已经感受到胜利的气息:『妈妈,妳的力气慢慢的消失了,现在┅妳只能看著我的眼睛┅耳朵只能听的到我的声音,妳不能反抗我┅妈妈,妳将要完全的服从我┅服从我┅说妳将要服从我┅知道吗』妈妈脸上没有表情,眼神呆滞,慢慢的张开嘴唇:『是的┅我将要┅服从你┅』
  『睡吧┅┅眼皮重了┅眼睛张不开来了┅┅非常的想睡┅闭上妳的眼睛,妈妈。』子均命令著:『闭上眼睛┅睡吧┅我命令妳┅睡吧┅┅』
  慢慢的,淑芬闭上了双眼。
  『妳将要进入一个深沈的催眠里,』子均继续指挥著他的妈妈进入更深沈的催眠状态中。他妈妈站在镜子前面,安安静静,一动也不动,闭著眼睛,完全陷入子均的催眠术中,没有任何的思考能力,无意识般的像一个洋娃娃任人摆布。
  『听得到我说的话吗?』子均对著被催眠的母亲说。
  『是┅』她闭著眼睛呆呆回答著,声音里没有任何生气。
  『我是谁?』
  『你┅你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子均┅』
  『你爱你的儿子吗┅妈妈┅』
  『是的┅我爱你┅非常多┅』
  『妳将会为我做任何事┅任何事情,妳不可以反抗我。妳必须完全服从我。
  妳了解吗?』子均向母亲下著催眠指令。
  『是的┅我了解┅』
  『打开妳的眼睛,妈妈。』
  慢慢的,淑芬张开眼睛,呆滞的凝视著儿子。
  第一章:我的母亲(二)
  『现在,妈妈,』子均说,他解开身上睡衣的钮扣『妳将完完全全听我的命令┅我说的每一件事┅妳都会答应┅是吗?』
  『是的┅』淑芬呆滞的答复。
  子均知道现在不管他要妈妈做任何事,妈妈都不会反对。『脱下衣服┅』子均命令著催眠中的妈妈『是的┅』淑芬的手慢慢的将洋装自她肩上除下,迟缓的在腰上找到裙头的扣子,松开它,然后拉下拉链,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脚踝上,白细滑润的肌肤闪闪发光,除了肉色透明丝袜与三角裤外,她现在几乎全裸,站在子均面前,眼神迷惘的凝视著儿子,子均坐到床边把妈妈从腰揽住她,将淑芬抱在膝盖上。
  『妈妈,妳永远属于我的┅知道吗?永远服从我┅』子均轻轻的揉著妈妈那美好的双乳,捏著那对坚挺、深红色的蓓蕾。催眠中的淑芬虽然被控制住意识,但肉体深处原始的欲望被挑逗起来,呼吸急促,浑圆丰满的大腿张了开来。子均把舌头深深的探入妈妈的嘴里,并感觉到跨下的阴茎被妈妈大腿摩擦更加勃起,子均轻轻的碰触妈妈的敏感点,淑芬开始呻吟,她的私处又湿又滑┅子均将妈妈轻轻的推倒在床上,然后跪下,将淑芬的大腿高举过双肩,双手抓住淑芬的乳房,将舌头探进妈妈湿润欲滴的三角地带,轮流将淑芬那两片丰厚多汁的阴唇含进口中,轻柔的吸吮,再把舌头探进妈妈她爱之缝隙的下端,然后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阴蒂,子均优雅的舔著它,感觉到妈妈的震动,子均将头埋入妈妈的阴部,闻著妈妈蜜穴传出淡淡可爱的气味┅淑芬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颤抖著┅『嗯┅嗯┅』淑芬无意识的呻吟著,像一个美丽的洋娃娃,无力的瘫在那儿,任凭儿子在自己的肌肤上为所欲为┅,子均跨上妈妈的身上,然后开始慢慢的抽送。很快的,就没法子控制屁股的抽动频率,开始像一匹野兽一样奸淫著妈妈,空气中弥漫著激情┅『妈妈┅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吗?』
  『是的┅主人┅嗯┅嗯┅』淑芬梦游般的回答著┅『妳现在全身需要我的爱┅是吗?』
  『是的┅主人┅喔┅喔┅嗯┅』
  子均把老二深深的埋入淑芬阴唇里面,感觉到妈妈那颤抖的私处就这样生吞活剥地全部塞满。他想在里面停留下去,好好享受这种滋味,妈妈梦呓般弓起了身子,以下盘顶住儿子,好像想要接纳的更多,母子二人更加的融合为一,子均觉得妈妈的密穴几乎要将他的生命完全吸尽┅然后,好像有一道闪电从子均体内深处霹雳传来,阴茎激喷出一股炽热的浆液,注满了妈妈体内。淑芬的双腿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住儿子的臀部,子均的肩膀也被妈妈的牙齿咬出了深深的齿痕。
  子均燃起一根香烟,躺到淑芬的身边,看著妈妈的腿仍然大大地张开著,好像已经没有力气去将它们合拢,精液混著女液,从蜜穴里流到腹股沟里,他伸手握住妈妈的一只乳房,感受著那种柔软。
  『妳真是棒透了,妈妈』子均内心感激的说,他知道要拥有这样的日子,光靠一次催眠是还不够的,他必须将催眠命令深深的植入妈妈的脑海中,他凝视著妈妈,眼中绽放出异样的光采┅『看著我┅妈妈┅』子均命令著母亲。
  淑芬原本激动的胴体,当目光接触到那眼神,顿时像丧失心神般,盯著前方无力的回答:『是的┅主人┅』
  子均说:『当妳听到┅南非食蚁兽┅┅时,不管妳身在何处,或做任何事情时,妳马上会进入到像现在深深的催眠状态当中,沉沉的睡去┅知道吗?』
  淑芬说:『是的┅主人』
  『记住┅重复我的命令┅跟我一起┅念一遍┅』
  妈妈喃喃的说:『南┅非┅食┅蚁┅兽┅我要服从┅』
  子均说:『待会,妳去洗澡,换好衣服,妳将下楼去,我会在楼下等妳,我们一起去逛街,知道吗?』
  『是的┅』淑芬呆滞的回答著『妳将会在我弹一次手指后醒过来,醒来后感到非常的轻松,但是妳会完全想不起催眠中所发生了任何事情,妳并不知道自己曾经被催眠,完全的忘记┅』
  『完全┅忘记┅忘记┅』妈妈恍惚的重复著命令。
  『铃┅铃┅铃┅』房间响起一阵电话声,子均拿起了电话,话机另一头传来出甜美的声音:『子均,是你吗?我是小阿姨,好久不见你,要不要过来我这里?我跟你母亲一样都好想你┅』小阿姨淑倩温柔的询问著子均最近的生活状态┅『小阿姨,下午我和妈妈去找妳┅一起吃饭┅┅』子均约好小阿姨,挂了电话,看著催眠中的妈妈,淑芬呆坐在床前,全身赤裸,双眼紧闭,头无力的垂下到胸前,子均向前深情的吻著催眠中的妈妈:『去洗澡┅我们一起去看小阿姨,她若知道我们的新关系,一定会喜欢的,会喜欢我们的新关系,她会加入我们的┅』
  妈妈梦游般的起身,步履蹒跚的,听从指挥走进浴室,子均望著妈妈赤裸的背影,心中的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第一章:我的母亲、小阿姨、我的爱(三)
  下午,灰蒙蒙高雄市区的街头依然是车水马龙,走在去小妹淑倩家的路上,从催眠中觉醒的淑芬觉得早上的记忆,像是空气般的凭空消失,迷糊中被子均叫起来,儿子直说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才会趴睡在卧室梳妆台前,睡著了,可是┅怎么会┅走在路上发现自己的私处,蜜穴隐约传来一阵一阵的收缩,并不时有感觉到不属于自己体内的某种黏液流出来,一点一点的沾渗在内裤上,眉头轻锁著┅思考著┅,挽著儿子子均的手,为何会有一种熟悉却说不出口的腼舔,好希望一直靠著子均,为甚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子均看著红著脸的淑芬:知道经过早上的一场风暴,妈妈多少都会本能的察觉出一些端倪,在微风中跟淑芬靠的更近┅『还要咖啡吗?可爱的小男生?』
  『不用了,谢谢妳,淑倩阿姨。』
  在吃完晚餐后,在客厅里,子均看著淑倩阿姨,当年由于外婆晚年才怀孕,跟自己妈妈岁数相差十几岁,而小阿姨年龄只比自己大一些,但由于辈份的关系,淑芬坚持儿子要叫淑倩为小阿姨,不能喊她的名字,子均知道母亲平日家教甚严,从小被灌输著中国传统伦理及中国妇女女人三从四德的教条,约束规范自己;看著妈妈她自己主动去整理饭后的厨房,回想起早上催眠中的妈妈那淫荡的样子与现在穿著一身正式的套装那么娴熟大方对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二人,妈妈在丧失了羞耻心后,尽情的在自己儿子催眠引导下,无意识摆动自己的胴体来取悦儿子,自己也泄了无数次┅淑倩阿姨她有著一头长长的黑色秀发,一张性感的学生脸庞和一对高耸和坚挺的双峰,穿著一条粉红色窄裙,一件丝绸般的紧身罩衫,以及一双有著细皮带及皮带扣的三吋黑色高跟鞋,子均想到在国外期间,每当看到女人拥有一双美丽修长的双腿与美足,经由肉色透明长丝袜及高跟鞋紧紧包著那美丽的轮廓时,它是如此的完美,使欣赏她的人将之当成个人魅力的一部份甚至可以说成是她的第二层肌肤。
  每遇到这种情景时,他总是感觉到无法克制内心那强烈的性刺激,并为之兴奋不已。
  他也曾经在国外一家百货公司的女鞋专柜为自己买了一双女用高跟鞋。在等女店员为他拿鞋之际,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他敢肯定这个女店员早知道这双女高跟鞋鞋是买给自己穿的,而非像自己告诉她,是买给师母的。兴奋的是,自己马上就可以拥有一双女用高跟鞋了!拿了鞋,飞快的回到公寓中(中途还买了一双肉色透明丝质尼龙长袜),脱掉西装,穿上丝袜,然后穿上刚买回来的高跟鞋。那天晚上,子均自己自慰了三、四次,并且在之后的一个多礼拜里,都把自己锁在房内,干著相同的事。
  子均看著淑倩优雅的自桌上燃起一根香烟,便告诉她女性抽烟的坏处种种┅但因淑倩最近与相识多年的男友闹情绪┅,每一次想戒除烟瘾,结局却总是越抽越凶。
  『子均,你真的能帮我把烟戒掉吗?』淑倩脸上充满著疑惑著表情。
  『阿姨,相信我。在国外我已经成功的帮助别人戒烟的案例,不下数十起,(心想著尤其是女性、美丽的女人)现在都没在抽烟了!』
  『戒烟过程不是会很痛苦、烟瘾犯时不是会很难受吗?』淑倩还是充满著怀疑┅『放心,妳只要放轻松┅┅看著我手上的怀表,专心的看著┅甚么事都不要想,脑海中一片空白,放轻松┅放轻松┅』子均从怀中拿了一支在国外古董店买的一支怀表,怀表是由一条金链镶住,子均将表悬空在阿姨的脸前,在淑倩眼睛的前方,让怀表来回的摇摆、规律的摇摆┅『阿姨,这只怀表漂亮、好看吗?』为了消除淑倩内心的不安,子均顽皮的说。
  『是的,我喜欢它的款式』
  『对┅放轻松┅集中妳的眼光看著它,妳盯著怀表┅整个人心情是┅非常的┅轻松┅放轻松┅』子均继续让这支怀表摇,摆在她的眼睛之前,轻轻的催眠著淑倩┅『阿姨┅盯著怀表,整个人心情是无比的舒畅┅,妳的眼睛觉得越来越疲倦了,甚么事都不会想了┅,眼皮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感觉眼睛快撑不住,张不开来了,』
  淑倩的眼睛,盯著眼前的怀表来回的摆动,心中惊讶的告诉自己不要看好了,可是越想要抗拒却觉得自己眼睛似乎深深的,被那只怀表所吸引,眼前这时候好像全世界所发生的事,都不如盯紧著这只表来的重要,身体竟然不知不觉中像是受到神秘力量的牵引,不自主的跟著怀表,全身左右轻微的摇摆,听著子均的话,一股莫明的睡意涌入四肢,并迅速扩张填满了全身每一吋肌肤┅第一章:我的母亲、小阿姨、爱的方式(四)
  小阿姨的眼神涣散的注视著前方,眼皮挣扎的抗拒,已经无力的垂下了一半。
  『睡吧┅妳的眼睛┅已经沉重的张不开来了,越想要抗拒,就越觉得受压迫,深深的睡去吧,整个人力气从头到脚都消失了,头越来越重,力量消失了,越来越重,抬不起来了,靠在沙发上┅深深的睡吧┅』子均慢慢的看著小阿姨坠落到催眠状态,淑倩的身体,松弛瘫在沙发椅子上,子均把表收进西装里,他知道保留这只手表,日后会常用到的。
  淑倩像是在医院打了麻醉针一样,似乎像被强迫喂食迷魂药,静静的,动也不动,闭上眼睛,全身软软的靠在沙发上┅进入深沈的催眠中┅妈妈帮淑倩整理好厨房后,走出客厅瞄见子均及靠在沙发上,昏迷的妹妹,发出一声惊叫,快步向前摇著淑倩的身体,紧张的喊著妹妹的名字┅『妈妈,你听过甚么是┅南非食蚁兽┅吗?』
  淑芬还来不及摇醒妹妹,突然听到『南非食蚁兽』,以前在催眠中被命令:『一旦听到这指令,便会陷入深沈催眠中,服从子均的任何要求』┅整个人立刻失去了意识,像美丽的芭比娃娃被儿子的操纵著,软软的瘫痪在小妹淑倩的身上,不醒人事,客厅中沙发上斜躺著二个睡美人,子均兴奋的看著。
  『你们将臣服在我的力量之下,淑芬、淑倩』子均告诉她们『你们将服从我,你们愿意将自己完全的交给我,是吗?』
  『我┅将服从你┅』妈妈和阿姨同时、喃喃的┅回答著,二个女人眼睛是关闭的,声音像是睡梦中发出的呓语┅子均看著淑倩阿姨瘫在沙发上,裙子往上缩,露出了那双美的无法形容的大腿,移走了妈妈,他跪在阿姨跟前,抬起小阿姨的腿,解开了高跟鞋,开始从脚趾到膝盖一路吻她。双手顺著她修长大腿滑进淑倩她裙子内,从大腿外侧抚摸到她的私处┅用丝质裤袜包住的阴部,摸起来真是很舒服!
  『淑芬,张开眼睛』他现在指挥┅妈妈的眼睛慢慢的张开,呆滞、麻木的表情┅凝视著前方┅『看著淑倩,在她身上发生的事,妳都可以完全的感受,知道吗?就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她服从┅,神情恍惚的┅看著亲小妹淑倩昏迷中的肉体,被自己的儿子恣易凌辱,竟也没有一丝羞耻心及反抗心,在催眠中完全按照子均的意识行动,尤其是当子均的手,伸进淑倩的裙子内,竟然在自己的阴部,也有了强烈被抚摸的感觉,黏湿湿的分泌物不断的渗出,『┅嗯┅嗯┅』淑芬克制不了自己被诅咒的淫欲,虽然自己无意识,却仍不断的发出呻淫声,那裙子下透明丝质三角内裤也早已泛滥成灾。
  淑倩仍是深深的浸淫在催眠状态里,静静的躺著,静静的被玩弄著┅子均晓得,没有他的命令,小阿姨是不会醒的。他轻轻撩起淑倩的裙子,她穿著一条白色内裤,子均开始褪去小阿姨的肉色透明长丝袜,啃啮、吸吮淑倩如艺术品般的脚趾头,另一只手仍然感觉那双柔软、平滑的大腿,轻轻的抚摸她们┅子均将催眠昏迷中的小阿姨姿势调整一番,待会好让淑倩的胴体完整的毫无保留呈现在眼前,开始慢慢的把小阿姨的内裤往下拉,那光滑柔细的小丘渐渐的显露出来,子均将手指移到私处,分开小阿姨她那刚才已经湿润的阴唇,子均脸靠的更近,清楚的看到淑倩小神秘的阴蒂。将已无反抗能力的淑倩,软软的双腿分开,抬起,膝盖弯于胸前,子均舌头在淑倩大腿内侧品尝,直到阴部。先在外阴唇部稍做停留,在进入淑倩的阴部,在阴蒂处画圈圈┅,在进入到小阿姨的阴部,反复数次、动作轻缓仿佛达数世纪之久。
  子均的舌尖在淑倩的阴蒂处做环形运动,轻轻地弹地逗弄她,上下左右地移动著,用双唇轻吮著,再很快的舔弄著,接著很快的在小阿姨的阴蒂处绕圈圈,周而复始┅『淑倩┅妳的眼睛┅没有我的命令再也不能张开来了┅,无论妳多么想┅张开来,妳现在┅只能接受我的指令┅明白吗?』子均命令著┅『我┅明白┅』在姪子强大的催眠术控制下,小阿姨像奴隶般的回答著┅『感受我的力量┅,妳只能┅全心的爱著我┅服从我,现在┅妳只能想到性┅想到做爱,知道吗?妳只能全心┅服侍我、只有我的才能给妳安全感,我是你的主人┅』
  『是的┅我的┅主人┅』淑倩服从的答复著┅第一章:我的母亲、小阿姨、姊妹情深(五)
  经过子均一连串关于性爱、淫荡的催眠指令引导下,催眠中的淑倩情欲慢慢高涨,渐渐对著肉体上产生出对性饥渴的反应。
  子均决定要让催眠中的小阿姨达到高潮,将舌尖放在淑倩的阴蒂上,舌头越来越快的上下移动┅淑倩隐约感觉到主人那奇妙的舌头在体内,无法控制自己,她分泌的汁液越来越多,然后感觉到自己胃部的肌肉正在激烈的收缩,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阴核处,双腿也不由自主的放下夹住子均的头┅『妈妈┅过来,像我刚才一样┅舔著妳的妹妹┅,直到我叫妳停下为止┅明白吗┅子均指挥著妈妈┅经过儿子的洗脑后,淑芬想也不想就跪在淑倩的前方轻轻的舔著昏迷中淑倩的花瓣┅虽然没有过对同性口交的经验,但连续不断的刺激,淑倩感觉自己快要爆炸┅┅终于在催眠术无法抵抗下,小阿姨达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催眠中淑倩全身痉挛著,大腿无力的被淑芬姊姊高高的抬起,双脚踝无力的飘荡┅悬滞在空中┅┅而姊姊尽力的让妹妹感觉到舒服,因为自己同样身为女人,只有女人最了解自己,哪一个点会是最舒服┅舔著妹妹,在淑倩第一个高潮来临时,淑芬继续的吸吮著妹妹的阴蒂,而在下一个高潮之间,淑芬被儿子命令快速地舔著,不断的吸吮、舔拭┅催眠中,小阿姨淑倩的高潮一次又一次地接著,每一次高潮代表著身体上激烈的抽慉┅最后,子均命令妈妈,将舌头停留在淑倩的阴道中,静观其变┅淑芬的舌尖顶在小妹阴道上端及阴蒂处,随时为下一波地高潮准备著,淑倩每痉挛一次,温柔的淑芬便轻轻微微的用舌拨弄著妹妹的阴蒂,直到平静为止┅淑芬第一次吸吮著自己妹妹的爱液,第一次感觉淑倩的下体,闻起来不仅怡人,微酸带甜的爱液滋味更是无法形容┅『妈妈,妳现在很疲倦了,睡吧,深沈的进入,深深的睡著了。』
  淑芬被儿子操纵导引下闭上了眼睛,子均把不省人事的妈妈轻轻放在餐桌上,看著睡著中妈妈美丽的脸庞,双脚因为无支撑物,而悬宕在半空中无意识的摇摆在空中┅看著子均异常兴奋┅『┅淑倩,张开眼睛看著我┅』催眠中淑倩困乏的睁开眼睛┅『淑倩┅妳爱妳的┅姊姊┅是吗?』
  『我┅爱我的┅姊姊┅』
  『我命令妳┅服侍她┅,妳将要┅服侍她┅像她让妳达到高潮一样┅,并直到我说停为止┅妳明白吗?』
  『是的┅,我要服侍┅是的┅我明白┅』
  淑倩听从命令呆滞的走到姊姊身旁,淑芬躺在桌上,双眼紧闭高跟鞋脱在地上,她那结实美丽的洁白大腿张开著┅淑倩因为跟大姊年龄相差太多,虽是姊妹,小时候却连在一起共浴的经验都没有,这辈子第一次看到了大姊胯下的花朵,她湿润、柔软,有著粉红色的唇瓣,周围布满浓密卷毛,深处一片殷红┅淑倩把姊姊的双腿张的更开,用眼睛饱览著淑芬的屄,修长、优雅的手指轻轻的拨弄著她,更清楚的看到大姊的内阴唇与外阴唇以及她们如何打开?也见识到大姊的阴蒂与那小小的尿道┅淑倩把嘴巴放到大姊两腿之间,埋进那可爱的粉红色私处里。
  淑芬的屄柔软、饥渴、潮湿,还有一股骚味┅淑倩轻轻的用嘴压上她,耳朵听到大姊似乎介于呻吟与叹息之间的声音┅淑倩知道如何在大姊阴唇与阴蒂周围轻轻的颤动舌尖,何时快、何时慢;如何从底部慢慢的移到上部。
  被催眠的淑芬忍不住小声的兴奋喊叫,胴体开始无意识的上下扭动,迎合著妹妹的嘴吧┅淑倩的脸┅全部沾湿了姊姊她的汁液┅有人说:『女人凭感觉,男人靠行动』女人之间也许会有比情郎更亲暱的动作┅┅淑芬感觉在梦中的手与及缓动轻扭的身躯,这些无声的语言,连同没那么安静无声的呻吟与急促的呼吸,催促著妹妹进行下一步┅淑倩极尽优雅的吻起大姊仍然紧紧密合的阴唇,用舌尖轻轻的舔触,再将舌头身进淑芬的屄里,探索著大姊每一瓣甜美的唇瓣┅吻著、吮著,先将舌头深深探进她的阴道,在轻戳里面的每一个角落,接著从淑芬的屁眼一路舔到阴蒂┅直到大姊陷入狂乱的激情中┅。
  无数次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后,淑芬的脸庞与胸脯都已经兴奋而泛起红潮,乳头变的硬挺,上唇与鼻尖微微冒汗。淑倩仍然将脸埋到淑芬的屄里,舔、吻、啃、吮,二个女人沈浸在浑然忘我的肉欲中,疯狂的互相取悦。
  第一章:我的母亲、小阿姨、缤纷的花朵(六)
  「淑芬、淑倩、仔细的听著我的声音┅慢慢地张开妳们的眼睛、看著我┅」
  儿子对刚刚经过高潮的妈妈及小阿姨洗脑著┅「我是妳们地主人┅,淑倩┅,淑芬,、妳们不管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可以┅违抗我的命令!不管我对你们提出任何地要求┅你们都会答应┅并快乐的服从我┅明白吗?」
  「是的┅主人┅」
  「如果妳们心中尝试抗拒的话,妳们全身马上会进入非常┅僵硬┅全身冰冷┅痛苦不堪┅明白吗?」
  「是的」
  「妳们不可以┅也不会对任何人提起我们之间的关系┅了解吗?」
  「是的┅」
  子均看著客厅小阿姨与男友亲暱地合照「淑倩┅告诉我┅照片里的人是谁?」
  「他是汉忠、我的未婚夫。」淑倩看著相片回答著,她内心深处最爱的男人┅┅「妳爱的不是他┅是我┅知道吗?」子均指挥著┅淑倩脑海里突然闪起一些平日和男友在一起快乐的画面,他与淑倩原本计划在年底结婚,他是她个人一辈子的最爱;淑倩拼命的想抗拒这个指令,全身竟不自主地僵硬┅颤抖┅痛苦的挣扎┅子均知道催眠暗示可以让淑倩和妈妈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催眠中淑倩和妈妈总觉得好像有甚么东西在支配著她们,内心虽然极不愿意,但是还是会控制不住的去听从指示┅相对的有些事无论多么努力多做不到,到后来会产生放弃挣扎的意念,而听从子均的命令行动,当妈妈和淑倩顺服子均的行动时,就会感觉非常轻松,因为妈妈和淑芬的思想并不自由,所以不知道究竟是甚么在强制她们,而且她们也无法抵抗这种压力。
  「看著这块怀表、妳的眼睛再也不能离开他了」子均察觉到淑倩的轻微反抗,拿出怀表,悬空在小阿姨眼前规律的左右摇摆┅身为催眠师,子均深切的明白,催眠暗示具有强迫性。
  只要经常的加以重复暗示,就能使受术者原本的人格逐渐崩毁┅暗示一旦进入被催眠者的内心,若有定植的倾向,而且力量非常强大时,就可成功的控制住受术者,更不容易驱除进而借此达到百分之百的支配对方┅小阿姨看著表、神情木然┅「妳现在头脑一片空白、再也不能思考、看著表、妳只能看著它、心情变的很平静、很舒服的、慢慢的、听著我的指挥┅明白吗?」
  「是的┅」
  「对的、服从我妳就会很轻松、幸福、知道吗?」
  淑倩的双眼,跟著怀表散发出的光芒紧紧的吸引,不自觉中,心情变的平静,神情呆滞木然、脸上表情也已经慢慢的松弛、她深深的被子均的催眠术控制,子均残忍剥夺了淑倩地思考、并让她放弃了任何抵抗,有计划的让小阿姨变成专供自己泄欲的真人洋娃娃┅对的,妳注定要成为我的玩偶,绝对服从我┅子均心里如此想的!
  「淑倩、仔细的听著。」子均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按著淑倩的前额继续地命令著:「我是你的最爱┅妳的丈夫┅妳的爸爸┅妳的老师┅妳的主人┅妳是┅属于我的女人,我的奴隶┅明白吗?」
  子均的手由前额经过淑倩的鼻梁停留在小阿姨的嘴唇边。
  「我的最爱、丈夫、我的老师、主人┅」经过子均的暗示,乖乖的投降在姪子的命令中┅喃喃自语的答复著┅「张开嘴、淑倩┅」子均用磁性低沈的声音对著小阿姨说┅面无表情的淑倩有如傀儡般将自已涂上口红的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子均此时将自己幻想成牙医、而小阿姨则是刚好前来看牙齿的病患;轻轻的触摸著小阿姨口中每一颗洁白整齐的贝齿、中指并情不自竟地伸进淑倩的口中,淫秽玩弄著她口中那条温暖又湿滑的舌头┅「嗯、嗯、」淑倩的口水无意识的、顺著主人的手指,一滴滴溅在子均的鞋子上┅┅「妈妈┅走过来┅舔干净┅」子均竟然转头支配母亲,将淑倩口中滴下来沾在自己鞋面上的口水一一舔吮干净┅妈妈想也不想的立刻慢慢服从的跪在儿子的脚下┅像一只温驯的小猫咪、低著头伸出舌尖头慢慢的舔著子均脚下的皮鞋、洁白的屁股,紧紧夹著那二片红色神秘肉缝、不自主的在空中摇摆著┅「淑倩┅看著我的眼睛┅你现在┅进去房间┅带姊姊去淋浴┅知道吗?穿著┅我送给妳的┅」子均下达一连串地命令┅当夜深时,子均进入小阿姨的香闺,在那近似幽闭的空间中,混和著香水、女性化妆品及上好皮革散发出来的女性气息,飘然一股淡雅高贵的清香味道┅当儿子目光落到妈妈和小阿姨身上时,心中忍不住发出一阵赞美的惊叹声!
  淑倩阿姨已经为妈妈穿上一件透明白色丝质睡衣,自己穿著一件粉色薄如蝉翼透明浴袍,姊妹二人袍底下没有一件内裤、胸罩,成熟的妈妈和丰满的阿姨,在梳妆台大型落地镜前,娇柔脆弱安静的站著,二人都闭著双眼,像是睡著了,脸上呈现出深沉催眠中才有的松弛、幸福的表情,就像童话中的睡美人,泛红的双颊、白细滑腻的肌肤,共同穿著子均带来的礼物﹍黝黑色网状长丝袜、吊袜带及高跟鞋┅对子均来说┅此时她们是最全世界最有魅力的洋娃娃;专属于他个人的性奴隶┅子均将床头音响打开,音乐缓流声中,并没有唤醒因催眠而陷入昏迷中的妈妈和阿姨,他上前凝视著沈睡中的淑倩与妈妈┅在催眠昏睡中,二人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甜美。
  肌肤共同泛著丝缎般的光泽,姣好的胴体,身上散发出女性独特清新的麝香,音乐声中,他先将妈妈植入昏睡的指令,把妈妈放置平躺在房间的沙发上,吻过熟睡中母亲的乳房后,选择了与淑倩在房间内共舞著┅子均将淑倩的臂膀围绕在自己颈上,双手则紧紧握著阿姨僵硬却有肉的丰臀,爱恋地抚弄著┅并不时支配淑倩的阴部,前来摩娑自己那颤跳的巨人┅子均轻轻的触摸著小阿姨的头发、脸孔、喉咙、和胸部┅温柔的解开小阿姨浴袍的扭扣,、将浴袍从淑倩的肩膀褪下┅看著美妙的胴体,手指慢慢划过小阿姨的肩膀、在一对浑圆、饱满、充满弹性的乳房上挤捻、扭拧、揉捏、指关节在乳房的顶端刷弄著、用他的食指和拇指夹住它们,开始轻轻的转动著。
  「嗯、嗯、嗯」淑倩低声无力的呻吟┅乳头坚硬的勃起┅子均把手指肆无忌惮的由乳房经过平坦的小腹,最后伸进淑倩的阴道内,情欲高涨的小阿姨,私处里早已经沾满了黏黏的液体,他把手指上沾的分泌物,抹在小阿姨的耳后与乳沟上,用以充当香水。
  支配著小阿姨,扶著淑倩的身躯坐在椅子上,然后将椅子往后放斜,直到她近乎平躺为止,淑倩一条腿抵著地板,一条腿则悬空,这样便完全将她柔软的私处暴露出来。
  子均打开电推剪,开始为膝盖以上的双腿除毛,她的阴毛又浓又密,剪到那美丽的丘陵时,便用一把扁梳来梳开她的毛发,然后把推剪推过去,接著他替小阿姨的花瓣处涂满泡沫,然后用剃刀将这里刮的平滑干净┅他把淑倩双腿放下,坐到地上,面对小阿姨她玉腿尽头的无毛缝隙,用下巴去摩擦淑倩她那潮湿而又火热的阴唇,灵活的舌头深深的伸入她的体内。
  子均舌头愈进愈深,她的屄湿答答的,尝起来鲜美极了,他把一只手指硬塞进她的后庭里,让淑倩的阴道收缩痉挛,好按摩子均的舌头与嘴唇┅淑倩她那肿胀的私处和子均的下额佩配合无间,子均的舌头再一次完全的伸进她的阴道内,并且触碰她那敏感的核心地带┅很快的,催眠中的小阿姨轻易的被控制达到一次次高潮,直到子均认为可以休息为止┅┅淑倩体内芬芳的女液自花瓣处倾泻而出,全身麻木痉挛,呼吸急促,不停的喘息著,自己已无法阻止热腾腾的爱液经过流过尿穴及悸动的阴道口┅子均则喝著淑倩一口又一口的甘美妙液;当子均再次舔著小阿姨的花瓣时,淑倩只能轻轻的颤抖著┅子均知道她已经筋疲力尽,子均闻著小阿姨鼠蹊部那刚散发出来的浓冽气息,再次去舔净淑倩的大腿、臀缝、及肛门,长长的吻著小阿姨的屄,好像热恋中的男女在做深情接吻一样┅「淑倩、放轻松、张开眼睛┅看著我┅妳可以站起来了┅妳现在会非常想要含著我的宝贝、非常渴望的想要得到它,并且会温柔地吸吮它┅妳会尝试著┅将主人的宝贝尽量塞到自己的喉咙里┅知道吗?」
  淑倩看著主人雄伟的阳具、神情恍惚的张开嘴、慢慢的将主人的阴茎吞进自己的口中┅并依照指示┅尝试著将肉棒吞进自己的喉咙最深处┅小阿姨喉咙间正发出咕噜咕噜奇怪的声音┅她温柔吸吮著主人的肉柱、谦卑的舔著自己姪子的睪丸,并用微颤的舌尖轻触他的龟头、上下吐纳著那根巨大的阴茎┅子均看著眼前纯洁的小阿姨,驯服的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将自己巍巍颤动的肉棒送进她那美妙湿滑的口中┅子均命令著淑倩,交合结奏渐渐升快┅激情的把子均带至狂野甜美的环境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不断的翻滚波动著;连续令子均背脊颤栗的高潮,在淑倩的喉咙最深处里,肉棒喷出一连串又浓、又稠又火热的液体┅热腾腾的精液、就像是浓烈的炽热火花、使得淑倩分不清的口中混合著是主人的精液亦或是自己的唾液,樱桃小口好像已经完全麻木,不能闭合,只见浑浊的液汁沿著唇边隙缝缓缓的向下流出┅子均瘫在全身赤裸的小阿姨身上休息著┅清晨门外隆隆驶过的车声,子均醒时还看到淑倩的嘴角有著夜晚激情后所留下的爱液┅经过稍稍休息后,子均望著沙发上昏睡中的妈妈,指挥她像梦游一样来到他的面前┅子均看到妈妈命令著:「妈妈、趴下来。」
  陷入深度催眠中的淑芬,顺从的沿床边慢慢的弯下身,让自己全身赤裸的趴在床上俯卧著,子均调整好淑倩的方向,昏迷中的淑倩被摆在床上呈「大」字形撩人心神,修长的双腿悬挂在床外,妈妈迅速被儿子支配进入一个更深沈的催眠状态下,将妈妈的头放在无知觉淑倩的小腹上┅子均温柔的将淑倩的双腿分的更开,好方便妈妈在睡梦中都能感受到妹妹阴唇的味道,子均知道要挑战妈妈最深层的意识境界,妈妈也温驯配合的进入深度昏迷状态;子均看著妈妈浑圆白晰的大腿被有黑色后根的黝黑网状丝袜衬著,玉足脚踝上那高细的鞋跟所强调出来的脚背曲线┅子均产生一股幻想冲动的想跪在她的脚前,以谦卑的姿态热烈地吻舔那性感的皮鞋鞋面,并成为这位高尚女士脚上鞋子的奴隶。
  子均想到求学时┅看到女老师穿著闪亮的高跟鞋,总是会让他勃起得很难受,于是他只好到学校厕所内幻想著,并自慰┅妈妈成熟婀娜的体型┅在昏睡中展露出如玫瑰花朵的屁股。
  子均忍不住贪婪的用手掰开母亲的臀肉、并用手指将母亲的后庭撑开肛门口交,意味著「性亲密的极度」,那个领域是个中国传统妇女非常严重的禁忌;子均极渴望的品尝母亲的肛门,长久以来看著妈妈打扮时髦、穿著美丽的套装出门上班,望著母亲无意中轻轻摇晃著她那硕圆的双臀、在背后,总会让子均引起一股性冲动┅想把自己的脸深埋在母亲她那夹人的臀肉间┅此时、他调弄妈妈美丽高雅的屁股、轻轻的亲吻她、凝视著妈妈没有任何的反抗的胴体┅大胆的用舌头去探吮那神秘而隐藏的洞穴,他并发现昨晚淋浴时,小阿姨很仔细的把妈妈洗得很干净┅妈妈肛门的味道是如此甜美、清洁┅子均继续揉捏那庞大的屁股,一边吻、舔或用整张脸去摩擦。
  子均发现这位纯洁、崇高有气质的妈妈、在失去平日的冷静与骄傲、静静的趴在那里、任凭儿子对妈妈做出最肮脏的事时┅他已经打破妈妈身上的禁忌、并让妈妈完美顺从的接受┅他成功的将妈妈与淑倩阿姨贬抑为动物层次的奴隶、二个听话的奴隶、子均的性欲、因为美好的权力之感、而得到了加强、子均在淑倩阿姨房中梳妆台上、找到一瓶用来保养擦手的护手霜、均匀的涂抹在手指间、小心的将手指深深的插入妈妈的后庭里┅,淑芬屁股神秘的缝隙,经过子均沾满护手霜的中指不断的润滑,颜色慢慢由暗转红┅他无预警的将自己坚挺雄伟的阴茎、困难的塞进妈妈又紧又窄的缝隙里┅伴随著妈妈低沈无助的呻吟、叹息声,更激起子均心灵深处的兽┅他不再理会跨下妈妈的感受,无情的撞击由慢而快、每一次次的抽送都会造成内心最深处的震撼┅子均不顾一切的越冲越用力、巨大无情的撞击、使得催眠中的妈妈肉体感受到一次又一次几乎快被撕裂的痛苦,呻吟声也由小变大,子均清楚的明白著,自己的催眠术能否让妈妈超越过肉体极限的摧残,无情凶猛的对著母亲的缝隙加快的抽送┅子均的内心里,已被原始兽性完整的占领著,正在品尝著梦寐以求的果实┅在一波波嘶吼的狂叫声中,子均让自己在妈妈狭小炽热的直肠内,喷洒出糖浆般大量的精液┅妈妈无助的张开著双腿,昏迷中,全身痉挛、抽慉、颤抖,嘴唇无意识的舔触著自己妹妹的玫瑰花瓣,在股间的缝隙传来比当年子均出生产还要撕裂人心的波涛┅花瓣处只感觉子宫泛起一阵极度的痛苦和分不清的愉悦,全身乏力的瘫痪在淑倩的小腹上,阴唇在大腿间颤动著、爱液顺著丝袜的缝隙慢慢的流出┅子均从阿姨皮包中燃起早上第一根的香烟,微笑的看著想要戒烟的淑倩,现在正毫无知觉的任他欣赏美妙的胴体┅子均了解世界上有很多父亲奸淫著自己的女儿┅兄弟姊妹奸淫就少许多、而同时奸淫母亲与阿姨的,向被认为是罕见的┅子均大胆的做到许多年轻人梦寐以求却没有勇气去干的事。
  有多少年轻人晓得她们母亲的屄看起来是甚么模样?
  她们是性冷感、还是热情如火?
  用阳具穿入那己身所从出的子宫是甚么滋味?
  重访那滋育你十个月的地方,又是甚么感觉?
  子均摸著昏迷中妈妈的花瓣,充满自信,看著窗外,一阵清风吹拂后,庭院里飘下著许多不知名的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