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识新年福卡》

  【妈的,又啥都没扫到!】
  这位身材矮小、体瘦肚大、满身污垢还带著超厚眼镜的三十五岁大叔,正是本次的主角——李小兵。
  如今我们的知名屌丝李小兵,为了拿到某APP上所谓的五福卡,费尽心思,在马路上到处找「福」字去扫。
  但不知是其气质过于与「福」无关,还是他运气太烂。扫了近100多个「福」竟然硬生生没有一个福卡,只有些不痛不痒的屁话。
  在废材李小兵扫荡大街两个小时后,他终于失去了所有耐心,干脆买了一支笔后回家闭门,用他那几年未写丑陋无比的字,画「福」型鬼符扫码。
  也不知是其字写得太过惊悚还是手机实在太过垃圾,连写几个福字均没被认出。
  【TMD,连你个破手机也敢侮辱我!】
  一气之下,李小兵奋力一扔,将手机直接丢到床上。
  但此时遇到一怪事,当其将手机丢到床上那一刻,手机萤幕竟突然无故闪出七彩炫光。
  【啊哟妈呀,这发生啥事情了!】
  这可把李小兵吓得半死,连忙小跑过去看他手机。
  毕竟,这可是他花出300巨资买下的二手智能手机,是他在出租房里唯一的娱乐产品。
  虽然这玩意记忆体低,电板也支援不了多久,但这手机可以拿来看垃圾网文啊!李小兵特别爱看垃圾网文,幻想自己是龙傲天的爽感。
  万一这玩意坏了,他可就不能再靠爽文YY自己屌丝逆袭的事情了,那他可接受不了!
  【啊哟哟,我的乖宝贝,你可没被我摔坏吧。】只见李小兵小心翼翼的那其他的手机,心疼的那手袖擦了擦。
  擦完萤幕以后,李小兵定眼一看,看见自己手机上闪耀著一行诡异的文字。
  【咦,这是啥?恭喜你获得「帝王福」,你变成了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帝王,所有人都不敢对你放肆,限定时间3小时,时间结束后不会有任何人追究你做的事情。啊哟,哪来的傻逼恶作剧,当老子是傻逼吗!】不过很明显,李小兵确实是个傻逼。
  虽然他嘴上说著不要,身体却非常老实。
  脑中已经开始幻想各种奇怪变态的思想,立马冲出他的出租屋准备一试。
  【嘿!出租!】李小兵直接喊了一辆计程车,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司机【先生,请问你要去???啊哟,您,您莫非是大帝李小兵,小子有眼不识泰山。】
  李小兵一听,发现这玩意竟然是真的,一下子欣喜若狂【好了,免了,免了。
  对了,先带我去XXX路XX号】
  司机【是是是,李小兵大帝,小的立马带您去!】
  如今李小兵去的地方,是他几个月前做清理员时偶遇的白富美。虽然他只是偶然瞄了一眼,却被她深深吸引,因此对其极为关心。
  这个白富美名叫支采文,长得漂亮家里有钱,20岁时就嫁了给城里著名的高富帅。
  李小兵便臭不要脸送了瓶酒问狐朋狗友的保安拿了份客户资讯,把她的资讯暗暗给扣了下来,因此才知道她到底住哪里。
  开了近40分钟的飞车,李小兵到了目的地。如今这支采文正住于一豪宅中,豪宅精美霸气,把李小兵这破屌丝的仇富心里完全给激发出来。
  叮咚……随著他一段急促的门铃,一个男人声音从门铃处传出【谁啊,找哪位?】
  李小兵【老子是李小兵大帝!】
  若是平时,有这么个穷屌丝这么一叫,这房间主人肯定立刻叫保安了。
  但此时的李小兵还真成了李小兵大帝,其结果自然也就不同。
  男子一听是李小兵来了,语气明显带有一丝敬畏和恐惧【李、李小兵大帝,我、我立刻下来给您开门!】
  随著一段急促的脚步之后,男子连忙打开门,并在自己门前走廊跪地,不敢起头【小人不知李小兵大帝会来我家,这、这都没准备什么招待。】
  【好了好了】李小兵挺起他大腹便便的肚子,双手一背,摆出一副傻逼领导都爱摆出的姿势说道【让我先问你个问题】
  男子【李小兵大帝请说】
  李小兵【现在你家里有谁,你老婆在吗?】
  男子【在在在,我老婆在家,在家。除此之外,还有我老婆妹妹以及我妹妹,加上我一共四人。】
  李小兵【啊呀呀,三个女人在你家,你丫的女人缘不错啊。】
  男子【不敢不敢,就是我妹妹想要开个服装店,所以在帮她出主意呢。】
  李小兵才不敢有啥理由,反正就是对高富帅极其不爽,直接脱下鞋子把他那臭烘烘的破鞋往男子脸上仍【什么不敢,我看你胆子很大啊!】
  男子【大帝骂的是,骂的是】
  【哼】说完,李小兵默默的从他身边踏过,经过之时还给他放了一个屁【对了,我要你做件事情。】
  男子【请说请说】
  李小兵【两个小时内,竟可能的把你家所有财产转到我名下,知道了吗!】
  男子【是是是,小的立刻去办。】
  李小兵【不用你去办,让你手下办不就行了!】
  男子【是是是,立刻吩咐他们去办。】
  李小兵【恩,吩咐完后去你老婆那找我就行,懂了吗。】
  男子【懂,懂。只是不知道李小兵大帝,你找我老婆有什么???】
  李小兵【这是你该问的吗!】
  男子【不该问,不该问】
  【哼】李小兵又一次装逼道【算了,告诉你也无妨!看你老婆那么漂亮,本大帝赏脸,准备让你老婆怀上我的孩子,懂了吗。】
  男子一听这话,脸微带青紫。只是如今李小兵身为大帝,他自是不敢反驳,只好咽了咽口水,把这绿帽主动给带了【是,是。请大帝播种,给我生个健康的宝宝,我自是开心还来不及。】
  李小兵【哈哈哈,看你老婆屁股那么大,一定能生个好娃,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好了,还不赶紧滚出去给我转移财产,限你15分钟把事情办妥!】
  男子【是是是,奴才立刻去,请大帝安心播种、安心播种!】
  看著那高富帅对自己拼命献媚,只是很满足,一个【妥】字之后,大步走向了豪宅内部。
  跨过几扇大门,李小兵便找了支采文的房间。
  【李、李小兵大帝】房内三位女子本在互相调侃,说著化妆品、包包等女性喜欢的话题。
  一见李小兵来后,立刻慌了神,将散落在地上的物品挪至旁位,纷纷跪下叩拜李小兵。
  【好了好了,站起来给大帝我看看】男的可以跪,女的嘛得等他棒子放进去才能跪。
  既然要放棒子,你不看看容器长啥样不就太吃亏了不是。
  而且最主要的是,李小兵看著面前跪蹲的三位女子,其中一位体型竟然异常肥硕,像这样的货色他可是万万不敢乱动的【是。】三位听到李小兵的话后,便起身战了起来。
  站在最中间的,便是李小兵本以看上的白富美支采文,过了半年再见,皮肤依旧白嫩如玉,脸上未带任何妆容却又感觉纯美,精致的脸庞下或是因为以成人妻的原因,竟意外的有丝成熟风味。
  而在其左侧的女子与其长相相似,估计便是支采文之妹。
  相比她姐,她虽依旧皮白柔嫩,面色可爱。但或许是因为年龄仍小,又或者是家中小女,总给人带著种傲气,哪怕李小兵身份已成大帝,眉目之间依旧对著李小兵略带厌恶。
  而至于右边那侧,我也就不细描绘了,大家只要知道她是一头标准的肥猪就行。
  李小兵挤了挤眉毛,一脸不屑的对著肥猪说道【嗯哼,你,对对对,就是最胖的那头肥猪】
  肥猪【大帝,叫我有什么事情?】
  李小兵【没事,没事,只不过看著你就觉得这房间挤,给我赶紧滚出这房间,到门口陪你哥去,等你哥事情干好了再和他一起回来懂不懂?!】
  若是平常,这肥猪也算得上是富家千金,别人直呼她肥猪她必事用尽一切方法去折磨多方。
  但如今,李小兵以贵为大帝,平常使唤人惯了的肥猪被李小兵呼来唤去也不敢哆嗦,直接摆著她的肥肉利索的离开了房间。
  碍眼物以走,李小兵便也大方起来,仔细打量,视奸前面两位贵妇姐妹。
  李小兵不停地注视著这两女人,乐的口水乱流【妈的,这两妞真是漂亮,是漂亮,看的老子老大都挺起来了。】
  看著李小兵下体鼓起,身上又散发著细细微臭,年龄较小的那位不免略感反恶,挤著眉毛,向前一步对李小兵说道【大帝,你都看著我姐妹两好几分钟了,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没事的建议您早早回去,咋们这也没啥特别好看的。】
  见她妹这么一说,支采文可慌了神,立马拉住她妹妹说道【秀文,大帝来我们家可是给足了我们面子,我们可不能乱去说话。】
  【但是姐姐,你看看那???】支秀文看了看李小兵那隆起的下体,不免皱起眉头【我,我只是怕大帝他累著了。】
  李小兵【不必不必,本大帝不累,不累,看到两姐妹都是美人,本大帝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累呢。】
  【啧】支秀文一个不小心真情流露出了一丝怨念,不满之声随口一出。
  但音色一出,支秀文便知自己犯了口误,连连解释道【大帝,我我,对了您先找个地方坐著,我去给您端壶水来。】
  李小兵【哎,不必不必,大帝我时间有限,你就不必端茶倒水了。】
  支采文见状,立刻主动上前一步,想打个圆场【大帝,我妹妹年级比较小,说话不太懂得分寸???】
  李小兵【啊,她说了啥吗?我扎没注意到。】
  这也不是李小兵装清高,而是他真傻比,完全没看出支秀文对他露出的恶意,其一心只想赶紧操逼。
  李小兵【好了好了,屁话不多说,我这还要赶紧做正事呢!】
  支采文【啊对对对,不知大帝来我们这里有何大事?】
  李小兵【没啥没啥,就像肏肏你们的逼,让你们两给我各生个大胖小子!】
  【哈~】支秀文一听,越发不高兴【你想要我给你生娃?你你你???】
  李小兵【怎么,本大帝操你,不配吗!】
  支秀文本想反抗,自是话刚出喉咙,脑中突然有股力量,逼迫她害怕眼前这个猥琐丑陋的男人,犹如遇到群狼遇到首领一般,其巨大的威慑力令她不得不进行服从。
  支秀文额头布满冷汗水珠,嘴角不停地打著哆嗦,跪地求饶【我,我,大帝操我是我的荣幸,是我的荣幸】
  李小兵作为一个大傻逼,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哎呀哎呀,怎么又跪了,赶紧给本大帝站起来!】
  支秀文【是是是】
  李小兵再次瞅了瞅这两姐妹,一把将自己裤子扒下【好了好了,别他娘的给我婆婆妈妈,你两也给我脱了,要脱得精光!】
  在李小兵的命令下,这两女子又哪敢说声不字,自然赶紧卸去自己的一装,将自己的酮体暴露在这个又矮又丑的穷屌丝面前。
  不过虽然如此,两女子生活优越,哪怕是已成人妻的支采文,在其进行家庭性爱时也是关灯于夜床进行,如今这情况将自己肉体暴露于一陌生男子面前,对其而言已是以构为一种羞辱。
  而对另一位支秀文就更是如此,从小于贵族女校长大,别说男朋友,连男人都几乎少见。
  如今要将自己身体暴露在一个穷屌丝面前,虽有大帝福卡加持,但其依旧愧得难以直视,低头不敢向前。
  两姐妹或因羞涩、害怕、畏惧等情绪,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双手去遮挡,竟可能遮住自己的隐私三点,来保证自己内心的最后一丝「纯洁」。
  但作为李小兵,他来这家的目的可就是为了一个「肏」字,这他娘的两姐妹遮遮掩掩算是什么事,立马对她们大喊【喂喂喂,你们两给我遮个蛋遮,给老子手放下立正!】
  话音刚落,姐妹两人立刻将手放于腰部两侧,背部挺直,保持立正动作【挺腰,大帝我要好好看看你们两的大奶子!】
  两人不得已,只好竟可能的挺起腰杆,将自己的奶子撑起来给李小兵看。
  光从外表来看,两姐妹的姐姐支采文奶子稍大,不过微微有些塌扁;而妹妹支秀文的奶子虽然略带青涩,但奶挺肉翘。且不知是否因为前面的原因,她的肉体已经开始有了些性反应,乳头微微力气,粉粉嫩嫩更显诱人。
  李小兵看著这两相貌相似的女子,自是一时间有些蠢蠢欲动,不免的走向前去,用其粗糙的脏手左右一边各捏两人一个乳房,细细品尝乳房的滋味。
  李小兵【恩不错不错,虽然看上去妹妹的乳房更漂亮一点,不过要说手感,还是姐姐的舒服啊!不愧是人妻,被你那傻逼男人摸了不少次吧。】
  【这???】支采文微微一羞,说道【我两才刚结婚半年,所有双方都欲望就比较重些。】
  李小兵一听,猛地捏住支采文的乳房,一脸厌恶的说道【什么!看上去听清纯,原来他娘的是个浪货,天天不把你肏了你就不行了是吧!】
  支采文【疼,大帝,疼!】
  李小兵一用力,把支采文别的通红,乳肉也从李小兵爪缝当中蹦出,一看就让人觉得很是用力【骚货还有脸喊疼,我操你这种二手货真是赔本了,你要给我心存感激懂不懂。】
  支采文【是是,谢谢大帝肏我,谢谢大帝肏我。】
  李小兵【他娘的还敢用「我」字啊,要称自己为「骚货」懂不懂!】
  支采文【是是是,谢谢大帝肏骚货,大帝肏骚货是骚货的荣幸。】
  李小兵【恩,这才差不多。好了,你两先给我来个前戏,就用你们的舌头给本大帝好好清理清理老子的老二。】
  【这???】两姐妹互相相望,又低头看了看李小兵的鸡巴,内心的暗叹一口气。
  李小兵的鸡巴上带著一股恶心的骚味,其已经近一个礼拜没有去洗过澡,鸡巴上自然是不免沾著一些污垢。
  而李小兵的鸡巴也算的是大,粗略一看也有个小20厘米。两女子一人一侧,要将其舔干净也要费一番心思。
  李小兵【你们他娘的做啥呢,还不赶紧给老子舔!记住,马眼啊、龟头下面都要给老子舔干净了!】
  支采文【是是是,骚货立刻给大帝舔,立刻就舔。来,支秀文,你从左边开始,姐姐我舔右边,把大帝的姐姐舔的干干净净。】
  支秀文【但是姐姐???】
  支采文一眼就知道妹妹的心思,笑了笑让她妹妹放心【没事,你先看姐姐的】便直接跪在李小兵面前,用手轻轻扶起李小兵的蛋蛋,用嘴含入其中一颗。
  含入蛋蛋后,支采文再用自己的舌头,挑翘著自己的舌尖,不断用它打磨李小兵的蛋蛋,让李小兵的睾丸皱皮被其舌头一次次拍打,完全浸入支采文的口腔唾液之中。
  【啊~舒服,舒服!】支采文的这套含丸技巧,可爽的这万年处男李小兵一阵苏意,不免有所呻吟。
  而旁边站看的支秀文自知姐姐有何含义,必是怕她忍不下心去服侍李小兵,只好身先士卒,又或者是爱妹心切,便主动过去先含了李小兵的蛋蛋。
  支秀文见状,看著当初纯洁完美的姐姐如今如此屈身,服侍一个恶心的臭屌丝,自是不竟被她感动,轻轻嘀咕了一句【姐】。
  支采文一边喊著李小兵的蛋,一边微微摇头,表示不要多言,便继续奋力服侍李小兵,清理他的睾丸。
  支秀文见状,自知因自己所谓的「尊严」,使得自己姐姐不惜主动舔蛋,这份自尊真是让她自觉自己愚蠢。便也主动跪躯,匍匐于李小兵跨前。
  李小兵身体长久未洗,于远处便能闻到身上体臭。
  而如今,支秀文匍匐于李小兵最臭的位子,鼻腔不满塞满李小兵这一股子的尿骚味和精臭味。
  这味可不能说不呛鼻。
  不过看著她姐姐奋力舔蛋,支秀文也就不再矫情,努力伸出自己的嫩舌,往李小兵的鸡巴上舔去。
  自然,李小兵的鸡巴可不是什么好吃的玩意,甚至还有些恶心。
  不过支秀文这可终于忍下了自己反感,逼迫自己用舌头刮刷李小兵的鸡巴。
  而支采文这边也将两蛋含入口腔,洗洁完毕,学著自己妹妹,一同用自己的舌头去接触李小兵肮脏的鸡巴,从李小兵的鸡巴底慢慢舔起。
  两人舔的这叫个仔细,双方顺著鸡巴崩起的血管,慢慢往上舔食。
  她们两的俏皮嫩舌,顺著鸡巴一路向上舔,可搞得李小兵一整苏爽,整个人都舒服的鸡巴直发痒。
  两姐妹舔完鸡巴皮后,终于来到了龟头部分。
  两人先是围绕著龟头底下的沟裂,用舌尖仔细品尝著沟裂下面的污垢。
  这污垢可不比鸡巴皮的味道好受,甚至更为恶心。但两姐妹却视为无物,用心的吸啄每一处细节。
  几下舔舐之后,两姐妹终到第一突破要点,李小兵的大龟头。
  如今李小兵的龟头,在这两姐妹的清理之下,早就变得又红又肿,龟头上面也不时分泌出润滑液体,龟头上满是李小兵荷尔蒙的骚味。
  两姐妹也不介意,支采文先人一步,先给龟头打了个KISS,然后用舌快速拍打李小兵龟头一侧。
  支秀文虽有迟缓,但却更为用心,拿舌如小狗舔棒一般,上下回舔李小兵龟头的另外一侧。
  龟头本就比鸡巴皮更为敏感,两女这一快一慢,更是搞得李小兵只喘粗气。
  支采文见状,自知时机已到,便立刻将嘴移上半厘,用舌头往李小兵马眼里探。
  支秀文见她姐姐改攻龟头,虽未经人事,但也并非完全不懂,看她姐一个示范,便立刻懂得了马眼是男人的敏感点,配合她姐姐一起舌刷李小兵龟头马眼。
  【噢噢噢噢,爽,爽,太他娘爽了!】这双重马眼攻击下,又因为之前姐妹两对其鸡巴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口交,使得李小兵这小处男可接受不了,鸡巴痒的受不了,内有丹元之气妄图从马眼直接喷出。
  李小兵【你们两个骚货,快快快,给老子把嘴巴给我扒到最大了,本大帝可要把自己最精贵的子孙送给你们!】
  李小兵话一说话,支采文、支秀文姐妹两便停止了舌上动作,用手双将自己嘴巴扒到最大,放在李小兵马眼前面。
  只见李小兵一个哆嗦,胯下一伸,一阵白浊从他马眼喷出,谁的两姐妹满脸精液。
  【你们两,给我好好品味老子精液后才准吞下!】喷完精液后,李小兵还逼迫两人细品他的精液,并必须吞肚喝下。
  李小兵的精液又腥又臭,但支采文和支秀文也毫无办法,只好细品著这远不于一个世界的臭屌丝精液,搅拌之后吞入肚中。
  「啪」只听一个开门声,引开了李小兵的注意力,原是那个高富帅带著她妹妹回来了。
  李小兵看到高富帅走来,自是一眼的不稀罕,说道【我拜托你做的事情如何了?】
  高富帅回应道【在做,在做。我已经全都托给了我的下属,钱立刻就能转到您头上。】
  李小兵【哦?能转多少?】
  高富帅【因为时间太紧,大概在仅剩的时间内只能转我资产的40%.】
  李小兵直接一口痰吐到高富帅脸上,大骂道【妈的废物,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啊!好,我问问你,40%大概多少!】
  高富帅【大概有8个亿。】
  听到这数字,李小兵一个琢磨【8个亿,老子最爱吃的一顿麦不劳价格大概是40元,啊哟那我岂不是能吃2000W次麦当劳?不得了不得了!】
  当然了,他心里直高兴,嘴上可不能这么说【好吧废人,既然你事情没办成,本大帝要给你个惩罚!】
  高富帅【大帝,您说,您说!该罚,该罚!】
  李小兵看了看高富帅,又看了看高富帅如猪头一般的妹妹,笑道【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去和你妹妹做爱去!】
  高富帅与她妹妹【什么!】
  李小兵【怎么,没听清楚啊!我让你和你妹妹去做爱!一直做爱到老子给你媳妇她两蜜穴里灌满精液为止!】
  高富帅【这这,这似乎有违人伦???】
  李小兵【什么有违人伦!老子就是人伦!懂了没!】
  高富帅【是是是,那我就赶紧???】
  李小兵【别别别,看著你两就反胃,你们给我滚到其他地方做爱去,我没说停你们就不准结束,明白了没!】
  高富帅【是是是,听大帝的,听大帝的。】
  看著肥猪和高富帅一头离去,李小兵可是好好地出了口恶气,想到这两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免觉得好笑。
  李小兵【好了,那傻逼的事情解决完了,你们两也要帮老子我生娃了!】
  说完,李小兵直接摊在床上,面朝天花板,鸡巴虽然刚射一发,却仍然刚强有力,一柱擎天。
  李小兵头微微一侧,看著支采文说道【你,那个支采文是吧】
  支采文【大帝,骚货在。】
  李小兵【你和你丈夫有玩过女上骑位式吗?】
  支采文一听,脸微微一红【玩过。】
  李小兵呵呵一笑【妈的,果然是个超级大骚货,他娘的啥都和你老公玩过了。
  不过也好,也省的本大帝教你怎么做了,你就自己主动点直接座在本大帝鸡巴上,自动来动腰。如果让本大帝觉得不爽,有你好受的。】
  支采文【是是是,骚货马上来,马上来。】
  说完,支采文也随著李小兵爬到床上,将手指往嘴里一送,将其湿润,并用湿润的手指往自己私处里搅拌,妄图将自己的私处变得稍微柔顺点,方便将李小兵的鸡巴塞到自己体内。
  虽在口交时支采文就有所感觉,但当其自以为准备就绪后又不免发现自己太天真。
  李小兵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
  和她老公不同,李小兵的鸡巴起码大上她老公一半以上,虽说她已经结婚半年,但这份大鸡吧威力也不是这个刚为人妻的人可以简单接受的。
  但支采文也没有办法,只好用她的阴唇在李小兵龟头上多蹭几圈,妄图多分泌出一些润滑液来。
  这是这份润滑液仍是滴水车薪,又或者她实在太怕「帝王」给她的震喝,只好快速蹭了几下,直接将屁股坐在李小兵大腿上,一把让他的大鸡吧直接塞入自己的蜜穴里。
  李小兵看到支采文终于开始主动给自己榨汁,自是非常开心。担忧见到支秀文竟敢摸鱼,便甩了她几个眼色说道【喂喂喂,你姐姐在那么努力的操逼,你她娘的看真人AV啊,也给本大帝服侍好了!】
  支秀文听了大帝的话,诺诺说了声【我,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李小兵【哎,真笨。看到你姐姐了吗?】
  支秀文【恩,看到了。】
  李小兵【这样,你和她一个坐姿,不过直接坐在老子脸上,把你的逼对准我的口,我老早想处女穴到底啥滋味了。】
  听了李小兵的话,支秀文便也学著她姐姐的模样,用手指湿润了一下自己的私处,然后坐在李小兵脸上。
  李小兵正享受著支采文给她下体的温暖,双手自然也是闲不住,正好支秀文坐在他脸上,便不住地摸她大腿,他的糙舌也开始往支秀文的私处探去。
  【啊~】支秀文自也不是那么好受,李小兵虽是个处男,但AV可看得不少,直接先一口咬向支秀文的阴蒂,让著不懂性事的处女阴蒂红肿的如一颗小黄豆一般。
  支秀文【姐姐,姐姐,我感觉我,好像很奇怪???】支秀文被李小兵舔了阴蒂后,便被他舌头直接钻入自己的最私密处。
  这个舌头也算灵巧,吸舔挑逗一个不缺,在她阴道里可谓舔的叫一个认真,不免的分泌出细细体液。
  也因为李小兵来的急,这两姐妹也可没提前洗过澡,李小兵舔穴时内总带有丝丝咸臭,而这咸臭倒是让他欲望更足,卖力往她阴道直吸。
  又说支采文那边,因为李小兵的鸡巴确实不小,而他贵为大帝,支采文可不敢怠慢,使得她原本对待她老公的小光棍战术完全无用。
  只要用力吸住李小兵的鸡巴,双手按在李小兵肚子上,竟可能的甩动起腰,并让她的子宫往李小兵的龟头上撞。
  这话说的容易做起来可难,为了让他鸡巴竟可能塞的深,支采文也不免的大量耗动体力,将自己的屁股往他身上坐。
  这几次自己主动让鸡巴贯穿下体的情况后,她早已是香汗浸身,又因其乳房较大,两个巨乳便不免的随自己的腰部而甩动。
  看此情况,本被李小兵私处舔的神志不清的支秀文见自己原本高洁的姐姐成了这副模样,竟不免泛起了一种禁忌的百合之心,竟主动抱起她姐,与她姐来了一个舌吻。
  也因之前她两均被李小兵给口爆过,口腔之间还残留一些李小兵的精液气。
  令人互相舔吻之时,便不断用自己的舌头去吸那舌尖残留的味道。
  几下插抽几下舔舐,支采文的子宫在经历了李小兵一次次鸡巴的亲吻后,终于无法忍耐,陷入了高潮,喷出大量液体。
  而支秀文那边情况也相似,在李小兵舌头的挑逗下,她也没法再支持住自己的理性,从自己私处喷出大量液体,浸了李小兵一脸。
  李小兵【他娘的,敢给老子擅自高潮,我自要肏烂你个骚逼!】
  而李小兵见两女子情况已定,也就不再忍耐,一股精液直接射入支采文的体内,一时间三人同时溢出体液,人体液臭散布整屋,场面更是淫荡不堪。
  李小兵的精液可谓密度稠量又大,精液射的又快又猛,一股劲直接把精液直穿,射的支采文精灌满肚,一时竟被李小兵的大鸡巴搞得昏死过去。
  李小兵【嗯?怎么了,谁让你休息了?!】
  李小兵发现自己射完以后,鸡巴下跨竟再无刺激,便抖了抖臀示意支采文快点再动,老子仍未肏够。
  可提臀几下后,竟毫无反应,这才气的李小兵抬头一看,看先支采文早已被李小兵肏的两眼失神,摊在了自己身上。
  李小兵见她还敢趴在自己身上,先把还在骑脸的支秀文仍到一边,狠狠的往支采文的肉臀上进行猛拍。
  猛拍两下后,只见其屁股上两道李小兵的红手印,但支采文本人却依旧没有反应,看来其确实因为自己用力过猛,被李小兵的棒子给肏昏了过去【真他娘的没用,算了老子不肏你了,改肏你妹去!】
  这边要说说支秀文的情况,虽和她姐一样,之前玩了骑脸,被李小兵的舌头狂舔阴蒂,致使其也被李小兵搞了个人生中的第一次性高潮。
  不过话虽这么说,毕竟支秀文身体素质相对教好,年级也比较年轻,更何况又不是用大棒去捅,只是舔了下逼而已,体力上还有较多保留。
  也因此,如今她还未陷入如她姐一样的昏迷状态,整个人虽有些脱力,但也算是比较清醒,肏个第二轮绝无问题。
  支秀文听李小兵的话语后,也自是有些害怕。作为这样的富家女,对其人生的第一次自是有所憧憬,漫步在一种白马王子的不切实际幻想中。
  而如今的对象,虽是贵为大帝,但若卸去名号,也不过就是个恶心、弱智、体型极差的废渣。
  不过毕竟逼也被舔了、鸡巴也给舔了,说穿了肏这最后一步本就无法避免,只是其本有一丝作为女人的心机幻想,希望自己姐姐能把李小兵给榨干,这样自己就不会受害。
  但幻想毕竟是幻想,如今她姐姐已经自取灭亡,败于李小兵的大鸡吧下,而李小兵明显还未满足,自己这处女也必是难以保存。
  【支秀文!】李小兵仔细端倪了一下支秀文,看著她带著青春气息的肉体,仍不住捏了捏她的奶子【不错不错,奶子挺有手感啊。】
  支秀文微带尴尬,稍有结巴的回应道【那个,谢谢,多谢大帝夸奖】
  李小兵看了看她那个刚被自己狂舔的私处,不忍舔了舔嘴唇【不错,好奶陪好逼,他娘的还是处女身,你可比你姐有价值的多。】
  支秀文一听,其自小不如她姐,如今有人这么一夸,虽说肏逼之事,但其仍略有开心【谢谢大帝】
  李小兵捏了捏支秀文的屁股,对其说道【主动一点,把你双脚竟可能的掰开,把你私处露出来给爷看看。】
  支秀文听了李小兵的话,背靠床上,把脚以八字形打开,竟可能的露出她的蜜穴【那个,大帝,这样够吗?】
  李小兵向前一瞅,说道【来来来,保持不动,待本大帝好好观察下。】
  只间李小兵拿手指一探,用食指与中指对外一撑,打开了这从未开拓的处女之地。
  撑开肉穴,就看那肉壁微带湿润,一股子的骚气迫出。
  不过这都不是关键,只见其阴道最内侧,一丝白膜闪烁,李小兵定眼一看,便知此女为处是一真事。
  看完支秀文,李小兵很是高兴,主动拿起她的左右双臂,绕著她的两只大白腿【好好好,就这样给老子抱住,把逼撑开一点,我现在就来操你个死骚货。】
  支秀文听李小兵这么一说,只好双手抱腿,逼面向天,等著李小兵来肏.只见李小兵手拿自己的大鸡吧,用他龟头往支秀文阴唇蹭。
  支秀文见李小兵鸡巴那么大,内心不竟嘀咕害怕【这么大的鸡巴,这,这不会把我下面给搞坏吧???】
  不过不容她细想,李小兵就直接一鸡巴塞入,果断穿破支秀文的处女膜,一口气直接顶到她的子宫上。
  李小兵这突然袭击,使得这位从未经历人事的处女糟糕猛烈打击,下体立刻鲜血直流,一股痛意直穿脑门,使得她不免嘴死扣唇,逼迫自己忍受这一生最大痛苦。
  不过李小兵可不管这么多,虽然看见支秀文下体流出大量血液,但他照旧我行我素,不顾下体有多腥臭,照样猛力摆腰。
  或者来说,正因为下体流血严重,李小兵更是兴奋,不住自己以射两炮,下面枪杆仍然屹立不知,猛捅支秀文的处女小穴,享受这份难得美味。
  支秀文心想【不行,这是在太疼了,得赶紧结束掉。】
  而又或许是这份处女疼痛太过激烈,支秀文反倒能保持一些理智,努力摆动著自己的腰配合著李小兵,希望他赶紧射出。
  支秀文的小穴说实话也更为紧嫩,插起来虽然不能说是舒服,但是会给男人一种肏处女独有的成就感。
  而作为万年大屌丝的李小兵就更是如此,在这连番的美女嫩逼得诱惑下,他更是完全沈浸于这份操逼的美梦之中,不能自拔。
  在支秀文的嫩逼诱惑下,李小兵终于缴械投降,将自己仅剩的精液全都灌入了支秀文的处女穴中。
  本来李小兵还想小歇片刻,继续开始下一轮,但此时脑海突然出现提示【福卡效果仅剩15分钟】
  听到这个声音,李小兵突然大慌,赶紧用水随便冲了几下自己身上的血污精斑,也不顾被他肏翻的支秀文和支采文以及那对肏肥猪妹的高富帅结果如何,匆匆离开了这间豪宅。
  随后的日子里,李小兵靠著这张福卡骗到的8亿人民币,各种吃喝嫖赌,还取上了一个三线小嫩模,生了个大胖小子,过得这叫好不自在。
  当然了,头两年确实是这么潇洒,但5年以后,他的钱全都被骗光,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儿子也不是自己的,是嫩模背著他和别人家生的。
  自己因为私生活极其不检点还惹上了一身性病,过期了最最最底层的生活,连当乞丐的力气都没有,最后默默的在桥洞中死去。
  当然了,这又是另一则故事,毕竟他在福卡的帮助下,有那一瞬之间成为了【李小兵大帝】不是吗?
  【本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