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找男人》

  特别给自己放一天假,我穿著一件连衣紧身短裙。这件短裙的拉链是从领口开到裙摆,只要拉链一拉就可以穿上的,很方便,可后来我才知道,今天穿的这件,却方便了几只色狼。一大早,来到嘉义的植物园,这里绿荫盎然,很是舒服,我很多的人来这里走路运动,我选了一个比较静的地方坐下,我故意把拉链拉得很低,好露出我那雪白的乳沟,只要稍微注意的人,几乎就可以看到我的乳房。很快的,路人的眼神就飘过来了,我闭目养神,静静地吸收空气,等待今天的白马王子。终于一个人走过来了,「小姐,妳在等人,」看了他一眼,不是我的菜,「没事,我妈妈散步去了,我在等她,」「喔!」他就走了。半个多小时,来了四个人,都看不上眼,「小姐,这边有人坐吗?」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嗯!没人,你可以坐,」又过了一阵子,他开口了,「小姐,妳在等人吗?」「没有,只是无聊,」「喔!我也自己一个,」看著他穿著休闲服,应该是白领族的吧!,我对他微微一笑的点了头,「我看妳在这里坐很久了,要不要我们去散散步,」我看著,他看著我,「可以吗?交个朋友,」我点了点头,他有自信的走在前头,我快了两步,从后面跟上他,「我姓李,小姐贵姓?」「我姓林,林美容,」「嗯!好记,女孩子都需要美容,」「你是说我很丑,需要美容,」「喔!不是不是,妳误会了,妳很漂亮,」「还漂什么亮,40出头了,」他转身来到了我的面前,牵著我的双手的看著我,「不像不像,顶多是30几,」「你真会说话,」「真的,妳是在骗我,」「我才不骗人,我一向是实话实说,」他瞧著我看,「看得出来,妳是放得开的人,」我把他牵我的手松掉,「哇!抱歉,看妳看到著迷了,」我对著他微微一笑,「喜欢的话,就让你牵,」他高兴的说,「哇!太棒了,」马上他就牵著我的手,「我们找个地方聊聊,」我看著他,「我有老公喔!」他也回看了我一眼,「有老公更好啊!我就喜欢上人家的老婆,」「喔!你讲得这么白,」「其实我一看妳,就觉得妳是出来找情人的,」「真的,你怎么看的,」「迷人的玉腿,拉链一拉到底,胸部巍巍湛湛,这不是在钓男人,是在做什么,」「嗯,那你一定是猎艳高手了,」「也不是,我就是喜欢找熟女人妻,互相取暖,有韵味又不必负责,」他看四下无人,手掌不安份的往我的胸部摸了一把。「走吧!快乐去,」我跟他走出公园,上了路边的一部车,他开后车门让我进去,我才发现,后坐已经有一个人了,我坐了进去,他也跟著挤进来,原坐在车里的人色迷迷地盯著我,我下意识的把胸前拉链拉高,「老李,你比较帅,我刚才去跟她打招呼,她是不理我的,」我侧脸看了他一眼,是啊!有点面熟,「老周开车吧!」车一开,坐在我边上的那个人手就马上不老实起来了,老李也把手从后面伸过来搂住我的腰,左边那个的手也在我的大腿上不老实地摸了起来,「小姐,妳一定很寂寞,对不对?」「对,我很寂寞,但我只是想找人聊天,我没想要做爱,」「哀呦!,那太可惜,有这么漂亮的小姐,不做爱怎么行,」老李开口了,「老周,小姐会不好意思啦!你想做什么就做,不要光说,」老周就直接从我的大腿摸进了鸡迈,「这样摸妳,有没有很舒服,」「嗯!」他一边说一边将我的左腿放在他的右腿上,老李左手继续环著我的腰,右手抚摸著我的大腿,并不时隔著衣服搓揉我的乳房。老李看到老周把我的大腿放到他的大腿上,他也如法炮制把我的右腿放到他的大腿上,我的大腿张开变成了八字型,他们的手纷纷在我的大腿,我的鸡迈游走,「她的鸡迈出水了,」「哈哈,想让我们干了,」「我已经有一点兴奋了,」「是喔!快到了,进去汽车旅馆就可以干妳了,」「你们三个都要干我?」「没有没有,老陈怕老婆,他的精液不可以给别人,」「哈哈,老陈,等一下先让你插一下再走,」「好啊!看你们摸她,我都流口水了,」「给他摸一下,」我趴在前坐的坐椅之间,老陈的手往后伸,抚摸著我的乳房,「看来我不想走了,我要跟你们一齐干她,」「真的喔!你现在有烂爬了喔!」老李趁著我双手趴在椅子上,他伸手把我的拉链由上往下一拉,就露出了我穿著胸罩和内裤的身体。「哇,好白好滑的皮肤,好大的奶子,好性感的身体呀!这下可要爽死了」老周兴奋的说著。老李伸到我后背解开我的胸罩的钮扣,一下下我的胸罩顿然向两边分开,白嫩的乳房完全外露,这令他们两个更加的兴奋,「今天真的走运了,干到这么美的女人,」「喔!对了,她叫林美容,以后就是我们共同的老婆,」老李转向我,「以后我们三天聚一次好不好,」「我在上班,只有星期天有空,」「那今天妳怎么有空,」「今天我请假,」「哇!今天她是请假来给我们干,」「你们平常可以到古坑来找我,我给你们地址,」「赞!」这时我已近乎全裸,他们一左一右地搓揉著我的乳房,并轻捏我已变硬的乳头,还不时用舌头舔。我胸部被他们搞得又痒又舒服。「哇!到了,」付了钱,进了汽车旅馆,因为老陈要走,所以我一下车,他就抱著我进入房间,他随手退掉我的胸罩和内裤,自己则只脱掉裤子,看来他真的很怕他太太,我把双脚打开,他就插了进去,「喔!妳好漂亮,我没干过这么漂亮的,」我看到大家看著我,我也兴奋了起来,可惜还没有高潮,他就泄了,老周接著压住了我的身体的趴下来吻我,舌头迅速钻进我的嘴里,不停搅动我柔软的舌头,两手也没有闲著,然后是不住地搓揉我的乳房,最后就是舔我的鸡迈,还不时将舌头探入我的阴道,搞得我整个阴鸡迈都湿淋淋的,不知是他的口水还是我的淫水。然后他的阴茎就一竿进洞,被他们一路挑拨的性欲一下子就崩盘了,淫水溪里花啦的往外淌,「这么快妳就高潮了,」「是你行啊!两三下就让我升天了,」但老周还是不放过我,他粗壮的阴茎马不停蹄的冲锋,「啊!又来了,」我又再一次的高潮,他换了姿势,他分开我的双腿跪在我两腿之间,把他的阴茎对准了我的洞口,这次他并不急著插入,只是不断用龟头磨擦我的阴道口,弄得我又是一阵酸软,马上又兴奋起来,不争气的下体又流出了淫水。
  老周看著我一再地高潮,显然十分得意,他再次把阴茎插进我那里面,很久很久,我已经好累好累了,他终于满足的把精液射出来了,老李接著上阵,老李的阴茎没有老周的粗,但也算是壮壮的,他把龟头对正我的阴道口,故意做了一个十分夸张的动作“噗嗤”一声把他的阴茎插到了底,「啊,我疼得大叫一声,我的妈啊!怎么会痛!」原来他入了珠子,整根阴茎硬梆梆的,我的身体被疼痛淹没。但随著他由慢到快的抽送,疼痛慢慢消失变成了一下一下的快感,他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著我的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很快的,我又高潮了,我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欲仙欲死,没想到平常看上去斯文的我,居然可以这么淫荡的叫春。我突出的阴埠被撞的啪啪作响,柔软的乳房随著抽送上下激烈跳动,配上噗嗤`噗嗤的性器交姤声,以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没多久我就达到第二次高潮。老李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加快速度疯狂地插著我,好不容易等到他大喘一口气,将滚烫的精液全喷在我的体内。
  三个人拍了一张合照,相约古坑柳丁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