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 1-2》

  第零章楔子青玉案·元夕辛弃疾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红尘,如露亦如电,如梦亦如镜,梦醉梦醒,镜里镜外,将每一个人分为正面和反面。梦里客和镜中人没有绝对的善恶,也没有绝对的美丑。人生逆旅,路上行人同时沐浴在阳光和黑暗之下,高贵圣洁有时只是一张炫彩的画皮,淫荡的形象下也许是坚守……但是,当红尘散尽,灯火阑珊,无论是大奸大善,还是大悲大喜,都将找到回家的路……
  第一章魔都最高的建筑,毫无疑问是八十八层的通云大厦。这座三百多米的地标式建筑默默矗立在长江边,见证了魔都近二十年来数不尽的风霜与变迁,也见证了一个巨大财团几经分合起落的传奇历史。夕阳的余晖斜洒在通体玻璃的墙面上,折射出的光芒在耀眼与辉煌间透出些许的肃穆沧桑,一如那个能够左右东部经济的女人跌宕起伏的前半生一般。
  自二十年前,方氏集团被方若云接手,并更名为通云集团以后,总部便坐落于此。时年八月,才刚刚大学毕业方若云就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远见与魄力,短短几年间,几乎以一己之力将通云推上了时代的浪尖。自此,无论魔都潮起潮落还是风起云涌,方氏财团始终屹立于金字塔顶端,拥有著左右东部经济的能力。
  此刻,方若雨把古天从通云大厦的地下第一层电梯中拖了出来。
  「——小姨,我还有好多事要处理!通云在筹办分部,人选还没确定,海外贸易的事情……」,古天的话未说完,便已经被不耐烦的方若雨打断。
  「这些都是借口,省省吧,——说!为什么躲著我?」
  黑亮的眸子清澈如水,被一双如此明艳无双的眼睛盯著,古天面色一红,把头扭到一旁,吱呜了一会儿,还是没说出话来。
  古天当然没法说出心中的真实想法,这五年来年以来,同在龙京工作且同样住在方家老宅的两人一同上下班,几乎形影不离,关系越发的亲密无间。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但正当青春年少的古天心中不免对自己这个美艳绝伦又热情火辣的小姨产生了一些异样的情感,不同于孩提时期缠著对方一起睡觉洗浴的孩提心理,而是真正将方若雨当成了一个女人,一个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女人,额,那个人除外,她已经不算女人了……
  扯远了,这种心理作用下,古天不免产生了一些羞耻和罪恶之感,再加上对于方若雨前夫方磨的愧疚心理,自然而然产生了躲著方若雨的举动。最近更是将龙京银行魔都分行的副行长职位都辞了,躲在通云总部那个女人的身边忙活,虽然那女人只是表面温婉端庄实则冷酷无情,在自己心中不配做一个母亲,甚至不配做一个女人,但是总归能给他充满罪恶感的空虚心灵带来些许的寄托和安全感。
  这些话古天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甚至在直视对方眼睛的时候都不敢想。否则一旦引起这个身居龙京分行行长高位、号称魔妃的小姨怀疑,说不得又会想出什么招来整他。正如此刻,都已经躲进厕所避难的古天,还是被剽悍的方若雨闯进去抓了出来,此刻不知要将他抓去哪里,更不知前方有什么坎坷在等著他……
  「不说是吧,那下午陪我逛个街,你小姨我没衣服穿了。晚上再陪我和朋友吃个饭。」,魔妃大人不由分说地一扯古天,朝著她那辆绚丽的红色迈巴赫走去。
  「全魔都想要陪我逛街得男人少说也能把外滩站满,你就美吧,啧啧……」
  「你衣服都多得365天不重样了,」这话只是腹诽,借古天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说出来,不用说也知道是去当个挡箭牌,当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嘴角只余下一抹苦笑,还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正当两人快要跨上车时迎面走来一个美女,女孩大约二十出头,论姿色只能说是中上,但与方若雨成熟妩媚如水蜜桃般的韵味不同,那三分清纯三分柔弱还带著三分坚韧的气质足以勾起任何男人或怜惜或蹂躏的冲动。两弯细眉,斜画在年轻女孩略带疲惫和忧郁的大眼睛上,诉说著生活的不易和心酸。
  「小怡姐!」,来人正是古天母亲、通云集团董事长方若云的秘书。然而即便古天只是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顺便多看两眼,还是发觉腰间传来一股剧痛。
  顺眼看去,两根葱白如玉的修长手指狠狠扯在了腰间,耳边传来了方若雨恶狠狠的声音:「哼——我算是知道了,原来我们的小天天喜欢清纯点的,你小姨我可是伤透心了……」。
  古天只得带著些许无奈地一下,乖乖向方若雨解释起来,「小姨,不是你想的那样……别,你听我说,她叫方怡,是我……是你姐的秘书,生活有些困难,除了要养著爸妈、弟弟三个人,还得供男友读书,我……你姐可怜她,平日里会照顾她一点,一来二去,我跟她也就熟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哎……」
  「哼——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这女人一看就不简单,你还是离远点好!身为你最亲的小姨,我得替你妈和你未来的老婆看著你,这种女人要不得。」,魔妃的声音极小,凑在古天耳边窃窃私语。
  「行行,我知道了,哎……你先放开……「一边的方怡刚和方若雨和古天打了招呼,眼见两人打情骂俏都顾不上回应她,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默默将那丝温暖和卑微的暗恋压在了心底。两年前,眼前这个男人向一束光,照进了她被生活戳的千疮百孔的心灵。然而卑微的爱无处可寻,灰姑娘在现实中永远配不上光芒万丈的男人,更何况自己已经……,也许这便是红尘,红尘中芸芸众生的普通人生,无法反抗,也无法逃避。方怡心中暗自一叹,转身朝著电梯走去,纤瘦清秀的背影微微摇摆,似乎不堪生活的重压即将倒下。
  无话,片刻后,一辆色彩鲜艳养眼的迈巴赫从通云集团的地下车库中驶出。
  ……
  步行街,魔都目前最为繁华的商业开发区之一,一个集端庄与妩媚、冷艳与火辣于一身的女人摆著纤细的腰肢挽著一个气质俊朗地男子,男子地手上拎著少说也有十几个购物袋,名贵女装衣裙、男装、甚至私密的内衣套装一应俱全。女人被天使吻过的面容、火辣的身材加上男人沈稳不凡的气质,惹得路人频频回首。
  但一看就知两人身份非同一般,却也没有不开眼的人胆敢上前骚扰。
  感受著手肘上传来饱满且柔软丰弹的触感,未经人事的古天一阵面红耳赤,身躯都有些僵直,拎著十几个袋子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忍不住回想其刚才在女式内衣店中的场景。
  十几分钟前,路过一家高档内衣店的方若雨被橱窗中的一套样衣吸引,非要拉著古天进去看看。害的古天频频引来气质优雅的店员们奇怪的目光,「小天天,我穿这件怎么样?」,此时方若雨手中比著的正是挂在门前橱窗中的那一套样衣,魅惑的紫色配上性感的镂空蕾丝,诱人二字不足以形容。
  看著面前不时拿著那件内衣调戏挑逗的魔妃大人,古天的脑海中霎时浮现出方若雨穿著那套香艳内衣的景色,白嫩光洁看不见一丝毛孔的肌肤,丰满挺拔足有36D的胸乳,盈盈一握的柳腰,圆润且挺翘异常状如蜜桃的丰臀……,只觉一股热流「轰「的一声直冲脑门,两股热流从鼻间喷涌而出,古天再也忍受不住,借助尿遁掩面而逃。
  要说古天最为熟悉的女体,自然非方若雨莫属。二十一年来总共静距离接触过的三个女人中,古天对于幼时和母亲方若云的接触毫无印象,和大学时的前女友冷月也只停留在牵手阶段,毕竟那时十六岁就已经大学毕业的古天还懂不了太多。
  而在他十二岁去帝都读大学之前,心智尚未成熟的古天时常缠著方若雨一同洗澡睡觉,那时已经二十四五发育完全的方若雨也只当他是个孩子且极为宠爱,故而毫不避讳,一同洗浴时偶尔会将芳草茵茵之地和硕大白嫩上的粉红樱桃暴露在孩童古天的眼中。且在古天回到魔都的这五年中,两人的肉体接触不知凡几,虽未像孩提时期一同洗浴那般直接,一般的擦擦碰碰早已经数不胜数。故而刚才方若雨稍一挑逗,古天的脑海中立马出现魔妃的绝色脸庞和魔鬼身材,不负魔妃之名,挑惹得纯情小处男古天落荒而逃。
  这家内衣点算是这个商城中最为高档的品牌了,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多见试衣间,甚至还有一些为欲火中烧的情侣提供的情趣设施。卫生间就位于一间试衣间之旁,古天刚在洗手池中用冷水清洗了一番,便听见旁边的隔间传来了不堪入耳的呻吟声,声音压抑且轻悄,不过还是被向来反应机敏的古天感知到了痕迹。
  两人的声音都隐隐有些熟悉。「嗯……哼……呜呜……「,这是女子的声音。
  「表姐,……,……,……古天……,……方若雨……「,具体的声音没法听清,但男子的洋洋得意显而易见。意外地捕捉到了几个熟悉的字眼,古天不著痕迹地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想到了晚上的聚会兴许没有那么简单,存在很大可能是有人要算计自己二人。
  「要不要知会一声小姨呢?」
  古天沈吟良久,还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不打草惊蛇为上,既然自己已经有了提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自己这个小姨什么都好,就是在对待敌人的手段上完美继承了其姐的狠辣无情,一旦被其知晓,少不得要闹出大事,还可能牵连许多无辜民众。古天沈思了一会,仔细分析了对方可能的手段和目的,悄悄从洗手间退了出来,拉著方若雨就走了出去,临走时看了一眼那间紧闭的试衣间,……,最好时虚惊一场……
  还在兴致勃勃逛街的方若雨也发现了古天的心不在焉,被古天糊弄过去以后也只当是因为对方太累了,犹豫了一会儿便结束了此次逛街旅程,走进边上一间咖啡厅稍作歇息后,就挽著古天走回了车上,向晚上聚会的地点——「水幕年华「开去。
  也是在片刻之前,方若雨和古天还未进入内衣店的时候,远在通云总部大楼八十七层的董事长助理方怡接到了一个电话。
  「扬少,……,「,接通电话的方怡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眼中一片痛苦和悲凉,」是,是的,古总和方若雨不在,出去聚会了,楼……楼上……楼上就方董一个人……「「好,……好的,我会配合他的行动,您放心,……求您不要伤害我的家人……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呜呜……」,挂断电话,哭声再也抑制不住……
  第二章「水幕年华」,魔都最为著名的会所之一,也是大量上流人士的聚集之地。
  此刻,一个包间中,五男一女正于高谈阔论中等待著某人的到来。
  这六人中,显然是以主位上的青年男子为尊,此人大约二十五六,穿著干净整洁的衬衣西裤,手上戴著名贵的腕表,一身行头少说也得有几十万。气质出众且随和,兼著海归成功人士的自信,若是走上街去,轻易就能迷倒一大片懵懂少女。
  次一些的是两男一女,分坐两边的次位上,仔细看去,会发现这三人的面貌有些相似,相必有著些许的血缘关系。
  此刻,包间门被轻轻敲响,得到回应后被人从外面礼貌地推开,包间内的众人擡眼望去,只见一男一女从门外走了进来,男子略显年轻留著寸头但气质沈稳目光有神,显然是机敏过人。而那个女子更是让在场的男人均是心中一热,女子穿著黑色蕾丝连衣短裙,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上未著丝袜,踩著黑色7cm高跟鞋,泛著滑嫩瓷白的光泽,衣裙合适且修身,映衬得胸部高耸,身后曲线流畅,分外挺翘,比那略显瘦削的肩部还要宽上几分,标准的黄金比例,让在场某几个男人不自觉吞咽了几口口水……,这两位分外惊艳的来人正是古天和方若雨二人。
  刚进门的古天发现两个表哥方永礼、方永谦以及表姐方永雯也在的时候,再联想到商城试衣间中两个熟悉的声音,就察觉到此次饭局也许有些问题,如今想来,那声音确实有些酷似方永礼和方永雯……
  一旁的方若雨自然也注意到了三个侄子侄女,一向和这三人不对付的方若雨略微有些不满地向主位上的青年问道,「谢凯,你什么意思,不是说只是我们几个聚聚,怎么把他们叫来了。」
  主位上的男人名为谢凯,正是方若云的至交好友、在任魔都市委书记谢民的亲生儿子,五年前随父亲去方家老宅拜访谢民的老师方宗南时,无意中碰见了刚和方磨离婚的方若雨,魔都魔妃的大名自然如雷贯耳,这一见便立刻惊为天人,锲而不舍地开始追求起方若雨来。
  由于其父大权在握,在魔都地位超然,方若雨也不好做的太过驳了他的面子,只好和谢凯交个朋友,但是一直不冷不热,偶尔答应参加聚会也会捎带上御用挡箭牌古天。幸而此人三年前被其父送到了不列颠留学,终于让魔妃身边清净了三年。
  「哪里话,永谦是我前些年在国外留学的同学兼朋友,也不是外人。何况你还是他小姑吧,大家都是熟人,聚一聚而已。」
  方若雨懒得接话,拉著古天在桌对面坐了下来,想好好看看这些人今晚又有些什么套路。
  方家三位小辈在场,古天和方若雨得真实关系自然已被揭穿,男朋友显然是扮演不来了。但谢凯却意外地并未展开攻势,只是一个劲地劝在座各位喝酒。
  ……一时觥筹交错,酒过半旬,谢凯及其带来的两位朋友,以及方永谦三人都有了些许微醺。
  一边的方永雯大小也算个美女,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得益于方家的优良基因,五官还显端正,身材也算有料。此刻,正默默坐在一旁并未作声的方永雯浑身一震,只觉一只粗大油腻的肥手顺著自己饱满光洁的大腿游进了短裙之中,轻轻摁拭著两腿只见最饱满敏感之处,不是方永礼还能是谁。
  慌忙擡头向桌上望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暗暗松了口气,刚把手伸下去想要制止那肥猪手的肆虐,却突然间更加剧烈一震。若是有人能从桌下望去,就能看见那只指节粗大的咸猪手已经不满足于轻轻的揩拭,而是粗鲁地拉开了单薄地蕾丝丁字裤,两根指节对著早已水润滑腻的蜜缝捅了进去,一进一出有节奏地抽插了起。
  这可苦了方永雯,不仅要死死抑制嘴边的呻吟,还要时刻注意身边人尤其是古天二人是否发现。心中对方永礼这猪猡的大胆暗暗著恼,却是毫无办法。
  古天正暗中观察著在场的各位,一瞥便看见方永雯就坐在五大三粗方永礼身侧,还算白嫩的脸颊上染著一抹微微的晕红,而方永礼的一只粗手始终放在桌下,不知在干些什么。忽然见到方永雯浑身剧震,剧烈颤抖了好一会儿,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这两人果然有问题!真是不知廉耻违逆人伦!古天暗中咋了咋舌,却没注意到方永谦端起酒杯朝他望了过来,「表弟,我敬你一杯。」
  「好好,表哥莫怪,我走神了,罚干这杯。」古天爽快地拿起酒杯,将满杯酒一饮而尽,心里琢磨著眼前这人的路数,却不料腰间再次一痛。
  「你喝那么多干啥,想死啊,别理他不就行了……」耳边传来方若雨略带不满的声音,温软香甜的气息扑在耳根,毛孔都有些痒痒,古天只觉得酒精有些上头,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表弟啊,我这做表哥的稍微说几句,你可别介意啊!」,方永谦也是一脸谦和有礼的微笑,显得温和却不失风度「你们二人虽说未必有血缘关系,可也不能走得太亲密是不,免得穿出去落人口舌,……别,我不是那意思,你们关系好我是知道的,也没有离间的意思,只是为我们方家和通云的风评著想。」
  「你什么意思?」
  古天还在细细琢磨方永谦话里的意思,方若雨却是炸毛了,拉开椅子站起来便向对方质问道。
  那边的方永谦没有再说,谢凯和几个外人自然不好插嘴,一旁的方永礼却是不耐烦地撇了撇嘴,阴阳怪气道,「也不知是哪个野种,明明跟方家没有血缘关系,却还是占著通云的股份不放。」
  古天和方若雨因为方若云的关系都占据了大量通云的股份,这话就差明著骂古天了,方若雨自然忍受不了,一酒杯朝著古天泼了过去。
  「你脑子有病吗,小天是我姐生的,检验报告单上明明白白!」
  「你们就是看了我们的股份眼馋,无事生非!」
  「小天,我们走,别理他们。」说著也不理谢凯,拉著古天就冲了出去。
  「别走啊,以方若云的身份,检验报告做个假还不容易。」,方永礼被泼了满头,却还在小声嘀咕,见挽留不成,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算了,那边也只是让我们尽力挽留而已,再说,这对gou男女指不定上哪鬼混去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这话声音很小,身边的谢凯都未听见。
  再说另一边,古天跟著方若雨走出会所,刚才那两个方家嫡系小辈的一番话虽然无异于玩笑或者故意激怒之举,但回想方若云一直以来的作为,还是让他心里泛起了几丝波澜。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古天对方若云意见很大,特别是方若云狠辣无情的手段……感受著手心中那只柔弱无骨的温热小手,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了些不该有的想法……
  「小天,别想了,他们就是在挑拨。我姐是你亲妈,我就是你的亲小姨,这事不用怀疑!「「我没事,你自然是我最亲的小姨。」古天很自然地笑了笑,将心中一些不该有的想法驱逐了出去。
  「走,小姨带你去吃好吃的。」,方若雨也一扫刚才的怒气冲冲,笑容也再次明媚起来,但这足以颠倒众生的笑脸也只会在最亲近的几人面前展现。
  古天刚想「嗯「一声,心中不知想到些什么,」小姨,还是算了,我先开车送你回去……回通云还有事情。「「好吧,你真扫兴!「古天也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此时,月上柳梢,魔都灯火辉煌的夜景才刚刚开始展现冰山一角。
  ……
  通云总部,方怡走上八十八层,轻轻敲了敲门。
  「是方怡吗,进来吧!」,声音柔美温婉,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动听方怡这才小心地推门走了进去,出乎她的意料,此刻屋内不止一人,背朝她的是一个站姿笔挺的女人,小麦色的肌肤透出健康飒爽的英姿,臀部将本来宽松的运动裤高高撑起,翘起的弧度让人叹为观止,一双大长腿不知是不是习惯原因,笔直并拢在一起,不见一丝缝隙,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对面那个女人更是得到了造物主百分之一百的垂爱,不知情者完全看不出年龄,初看第一眼,只觉得她面容秀美,五官精致,身段纤秀恰到好处,仔细一瞧,又觉得她的五官过分完美,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但却也只是恰到好处的柔美,不存在半点魅与媚。
  她只穿著一身常见的OL办公套装,三千青丝中规中矩地盘成云鬓绾在脑后。
  却只是静静站在哪里,就如空谷幽兰般悄然绽放,就如屹立于云巅之影,也如隐在天边的云彩,遗世独立,不染半点烟火气。
  任岁月飘零,我自不染红尘……
  每次见到方若云,方怡都会楞神半响,心里涌出各种形容词:端庄、典雅、高贵、出尘……诸如此类,却无任何一个足以形容。
  只听方若云对著对面那个女人说到,「就这样,你去吧,帮我盯著她俩,别出什么乱子,别让他擦枪走火,这俩人太不让人省心。」,让对方开门走了出去。
  望著坐回桌前,轻揉著太阳穴的方若云,方怡连忙上前,「方董,我来帮您冲杯咖啡。」
  说著从办公室的橱柜上取下一个瓷杯,转过身去,向杯中冲满醇香浓厚的液体,小心地端放到若云的办公桌前。
  「方董,冲好了,您喝吧!」
  「嗯,你去忙吧」,忙于手中工作的方若云并未擡头,自然也没看见方怡有些紧张的表情。
  ……
  同时,一个带著深深黑眼圈,举止轻浮的青年男子走进了通云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