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漩涡》

  我叫谢宇,24岁,现在是一名医学研究生。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潜意识教授。他年轻时才华横溢,提出过很多关於潜意识的新发现,并且成为著名的学府的终身教授。
  只不过不知为何和当时的同事闹翻了,被赶出了学校来,为了生计到了我们这个偏远省份的二线学校教书。
  不过这些和我这个混吃等毕业的人没啥关系就是了。反正我一直没啥大的志向,现阶段最大的渴望就是一份安稳清闲的工作「小谢,你来看看这个!」导师兴奋的小跑进入办公室,拿给我一本书:「这本书上的理论很有意思呢。」
  「《催眠浅析》…..老师这个…..你是从那里拿来的?」
  老师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从哪里拿来的你不用管,反正你好好研究下这本书,然后你这个月的论文就写这个领域了!我还要开会,先走了」
  说完,他就哼著小曲离开了。
  既然要导师都说了,我就看看呗,翻开书的第一页就是一张图片,粗细不均的线条构成了一个扭曲的线条构成了一个漩涡。
  在看到的一瞬间我的眼睛就离不开图片了,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过了8个小时,我也看完了整本书。并且大脑不断告诉我一个事实,我学会了催眠。
  随之而来的是无以复加的兴奋感,我平平无奇的人生迎来了转折!
  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著仿佛无数的财富,美女已经唾手可得,心中物色著那位美女能成为第一个幸运儿,成为胯下的尤物。
  第二天是周末我回到了家,开门迎接我的是我的妹妹。
  妹妹染了金色的头发,短袖衣服下一对D罩杯的肉球隐隐晃动,一双明显经过锻炼的匀称大腿上穿著一件蓝色短牛仔裤。
  看著妹妹的精致瓜子脸,我突然咽了咽口水。下体慢慢有了反应,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她全身精光被我按在床上的样子。
  「你怎么了?」妹妹看我呆在当场,不禁问道。
  「没啥没啥,我先回卧室了。」
  在卧室里脑海中浮现出妹妹的样子,肉棒硬的不像话,握住肉棒来回撸动,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欲望有增无减,也没有丝毫要射的迹象。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已经被折磨的眼神迷离,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怎么脑海中想起昨天看的书,我坐在书桌前。
  左手撸动鸡巴,右手在白纸上画下了一个黑白线条构成的漩涡。「小雪,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我来到客厅,把纸拿给了妹妹。
  妹妹好奇的接过白纸,瞄了一眼上面的图案,瞬间人就呆滞了,看著妹妹的样子,我的鸡巴硬的发疼,情不自禁的摸著妹妹的秀发,看著眼前若隐若现的乳沟喘著粗气。
  三分钟后妹妹抬头看著我,娇媚一笑,「这个是什么,根本看不懂啦。」然后发现了我裤裆里的异动,一脸坏笑到「有些人不安分啊,你很想要吗?」
  说著手按在我裤裆上来回抚摸,并站起来两个柔软异常的肉球贴到我身上,勃起的乳头触感异常明显。
  闻著鼻间淡淡的清香,我半小时积攒的欲望爆发了出来。闻到腥臭味的妹妹发出了一阵娇笑「坏哥哥,这就不行了吗?真是没用呢。」
  说著,手伸进我的裤裆,手指刮走白色液体,伸进嘴里,随著一阵津津有味的吮吸声,妹妹张开嘴展示给我看了看唇齿间残留的精液,「舒服,哥哥的坏东西好好吃啊。」
  看著妹妹的痴女样,我似乎感到不对,我清纯可爱的妹妹好像回不来了,这应该有哪里不对,事情不该是这样,随著一阵头疼,我抱著头跑回了卧室。
  夜里,我走到妹妹的房前,听见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娇喘,打开门,里面有一位红色风衣,带著绅士帽子,白色头发的人在和妹妹谈话。
  诡异的地方有三处,他是谁?我为什么看不清的他的脸?他的手为什么在拨弄妹妹的阴蒂?
  妹妹转红的快要滴出水来的脸看著我,「哥哥,你来了,快过来一起舒服啊,大叔的手太舒服了,啊..就是那里..啊..不要停..」
  我不发一言靠过去,妹妹喷出淫液的小穴,扭动的小蛮腰,晃动的巨乳都无法吸引我,只有那双因为高潮而弓起的玉足牢牢的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慢慢走过去,仿佛一个失去了神智的机器。
  抓起妹妹的玉足,夹住我的肉棒来回撸动,快感一阵阵袭来,我低沈的喘息再也抑制不住。
  妹妹恢复了神智,开始有意识的夹紧肉棒,开心的来回撸动,一边玩弄我,一边饶有兴致的看我被快乐俘虏的狼狈样子。
  接著,我看著妹妹轻蔑的样子,脑海里一阵天旋地转,肉棒射出大量的精液,沾满了妹妹的脚趾,小腿,然后双腿一软跪在了床前。
  回过神来我看到妹妹踩在我脸上的双脚,才软下去的肉棒又重新抬头。
  忍不住捧起她的玉足啃咬起来,仿佛世界上只有这双脚才是一切,只要能舔到它,其他事情都是无足轻重的。
  耳边突然传来笑声,我和妹妹齐齐转头看向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只见他扶了扶帽子,抄起手边的手杖,走出房门。「欢迎你们来到我的课堂。」
  妹妹的注视著房门,仿佛自己的魂也跟著那个男人离开了。
  我看著妹妹失魂落魄的样子,感觉到妹妹好像再也不是那个围著我转要我买玩具的小萝莉,似乎即将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只是与这份揪心的感觉形成对比的,是我越来越硬,青筋暴露的肉棒。当我不自觉把手伸向肉棒时….
  我醒了过来,看著周日的卧室天花板。我很迷惑,昨天做了个什么梦?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画一张催眠图,这一次的图片好像和上一次不一样?
  咦,我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不管了,快拿给我亲爱的妹妹看,把她变成我的小妖精吧。
  来到客厅,妹妹已经坐在沙发上了。
  今天她穿了一条超短裤,搭配黑色长丝袜,白色短袖在肚子附近掀起系起一个蝴蝶结,两个肉球被勒的更加明显,性感的马甲线若隐若现。
  看到我手中的图片,她很开心的凑过来「快给我看看!」
  这一次在经过长达七八分钟的失神后,她把我拉到沙发上,丝袜脚按倒我的肉棒上不停的揉搓。
  一瞬间好像打开了什么开关,我被如洪水般涌来的快感淹没,随著白色液体冲出去的还有我的理智。我瘫软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嘴里流著口水。
  妹妹没有闲著,脱下她的黑丝袜熟练的给我穿上,拍了照片后拍拍我的脸。
  「真没用,快起来了。你可不许把丝袜脱下来啊,不然我就把照片给妈妈看,告诉她你是个早泄变态的哥哥。」妹妹笑著说道,活脱脱一个机灵鬼。
  不过我和她可能都没注意到,那个恶作剧笑的嘴角带著的淡淡讥讽。
  看著身上的丝袜,我涨红了脸,「你。。你不要太过分了!」脸红不只因为恼怒,还因为丝袜摩擦的触感很奇怪,痒痒的很舒服。
  妹妹笑得更坏了,你看你的身体可不会说谎啊,指尖划过肉棒,肉棒顺势抬起头来,流出了晶莹的液体。
  「我出去一趟,你在家里,妈妈去姨妈家了,过两天才会回来。家里的伙食就拜托你了,变态哥哥。对了绝对不可以脱下来欧。」
  说著就去房间里画了一小时妆,换了肉色的丝袜出门了。
  我就开始打扫卫生,准备食材。只是丝袜不停的摩擦身体,家务活动都是在阵阵娇喘声和对妹妹这个我的奴隶的性幻想中完成的。
  妹妹晚上穿著一条黑色丝袜,背著一大包东西回到了家里。我正准备埋怨她为什么不吃晚饭时。
  她满脸疲惫的挥挥手,「我不吃了,今天太累了,我要睡了。」
  「晚饭不吃了?你出门不是穿著肉色丝袜吗?还有你买了些什么东西啊?
  她转过头来,舔了舔嘴角,眼睛里透露出憧憬,崇拜,意犹未尽「我今天吃的很饱了,其他的明天给你看,今晚保密呢!」
  一夜无事,第二天是星期一。我起床,只见床前摆著一双新的丝袜,我红著脸穿上它。
  抚摸著丝袜的触感,我的手不禁向胯下摸去。突然,手机响了,原来是导师来电话了。
  「小谢啊,我给你的那本书看的怎么样了?」
  「我看完了,人家很有启发呢老师。」电话那头听见人家两个字的时候,似乎传来了一声笑声。
  老师接下来说他要出差,我暂时就在家里学习,不用去学校。开心的我赶紧画了新的图拿给妹妹看。
  妹妹在沙发上和什么人聊天,看见我来了,伸手要走了图片,自己看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她也从手机里给我看了一张图,是一个彩色的漩涡。
  我不知道我们两个盯著漩涡看了多久,我们失去了对时间的概念,好像妹妹还放了一段音讯?我不知道,也不在意。
  等回过神来,只见妹妹跪在地上不住的给手机磕头,仿佛虔诚的教徒。
  我的注意力也马上被妹妹裸露的玉足和弓的美臀吸引,慢慢的跪下去,爬到妹妹身边,舔了起来,仿佛一个卑微的奴隶。
  一个半小时后我又打扫起了卫生,妹妹也出去了,仿佛昨日重现。区别的是我穿上了妹妹的买的内衣。
  星期二,打扫卫生的我穿上了女仆装。妹妹晚上回来时好像穿了耳环和脐环。
  星期三,打扫卫生的女仆耽误了奴隶妹妹一小时化妆。
  奴隶妹妹晚上回来时,一边抽烟,一边把小穴里的跳蛋和屁股里的震动棒塞到了我的屁穴里,导致我晚上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星期四,奴隶妹妹给我换上了新的震动棒,还把我的弟弟用贞操带锁了起来,后庭的快感和束缚的痛苦折磨了我一天。
  晚上,被折磨的神智不清的我跪在玄关吃下了妹妹小穴保存的白色液体以换取开锁释放。
  星期五,奴隶妹妹没有出去,她画了一小时妆,跪在玄关迎接大鸡巴主人,而我,跪在后面用手机记录著这一切。
  半小时后,主人进来了,我看著打开门进来的导师,仿佛明白了什么。随之,眼前一黑。
  重复光明后,只见妹妹跪在那个梦里出现过的红衣绅士前,卖力舔弄著他雄伟的大肉棒。而我一边记录著,一边用震动棒抽插著我的后穴。
  今天是星期六,妈妈回来了。看著一尘不染的房间,活泼的女儿,安静的儿子,仿佛和过去二十几年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不算儿女屁股间那开足马力的震动棒和儿子手中要拿给妈妈的那个明为漩涡,实为深渊的图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