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淫妻情节》

  (上)
  自从跟老婆结婚后,我就生出了淫妻的想法,不过那时我俩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紧,那种想法很淡,偶尔看论坛的时候,时不时会在脑子里闪过些片段,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太过强烈。
  结婚八载,孩子也都六七岁了,性生活没有了最初的激情,不是我吹牛,当时上学的时候,我老婆可是系花的存在,当年我追她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手,记得刚刚给老婆破处的那段时光,我每天能操她三五次,两人在一起几乎是鸡巴硬了就往里面插,那段时间搞得自己都没了任何存货。
  但八年匆匆而过,孩子也有了,房子也有了,只是感情却淡了不少,每个月能操一次也就不错了,每次如同嚼蜡,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俩日常生活中的争吵也多了起来,我也在反思自己,如何能回到当初,之前淫妻的念头在我脑海中开始愈发浓厚。
  这段时间,我总是在论坛里看关于淫妻的文章,每每看到一篇,心里面总是激动的不能行,幻想著自己就是文章中的男主角,鸡巴随之就硬的发烫,比跟我老婆在一起的时候要硬上许多,而老婆却发现了我的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这天,我正看著论坛中的一篇文章,心里面激动不已,由于神情太过专注,就忽视了身后老婆的到来,就在我看到关键时刻,突然听到啪的拍桌子的声音,把我给吓了一跳,我怒视著声音的来源,发现老婆张迪正面色不善的看著我,脸上满是怨愤。
  “你看的是什么东西,有你这样的人么?”老婆怒视著我,目光中几乎要冒出火星来了,她还不解恨在我肩头推了一把,然后继续骂道:“怪不得每次跟个软脚虾似得,原来是在惦记别人的老婆。”
  听到老婆说到我的痛处,我火气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的确这段时间跟老婆操逼的时候我的鸡巴总处在半软不硬的状态,老婆的逼还是原来的那个逼,只是两片小阴唇比最初我操她的时候变的稍微有些黑,生过孩子之后小腹微微的有些隆起,在网上看到的那些人妻,没有几个能比我老婆强,但每次操逼的时候看著她熟悉的身体,总觉得提不起劲儿,摸著她光滑的躯体,根本就兴奋不起来,就好像是我自己左手握住右手的那种感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我现在就是想让一个其他男人盯著我老婆裸体看,渴望见到那个男人流口水的样子,就好像是最初我见到老婆裸体时的感觉,那种幽狼似得眼神,如果能看著那个男人能从下往上舔我老婆的肉逼,我肯定能硬邦邦的不能自已,那个男人用他的鸡巴狠狠的捣进我老婆的肉逼里,我在一旁撸著我的鸡巴,比我自己插进去都要兴奋百倍,最后一股浓精喷射进去,而我也对准老婆的肚子一同射出,那简直能让我兴奋的飞上天际。
  可惜这一切都只能停留在我的幻想之中,我知道现在的我有著浓重的绿帽情节,为的就是能让我找回曾经的自己,和老婆回到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的,但如果只靠我自己肯定是办不到的,只有让老婆被别的男人操上,我才能从这里找到些曾经的自己,所以对于我自己想被带绿帽十分的好理解。
  而现在老婆却是不懂我,我也无法向她说明,因为我老婆是那种比较传统的女人,在我俩操逼的时候就算让她作出些稍微羞耻的动作她都不太愿意,还是我百般恳求,她才会稍微配合我一下,如果让她主动去找别的男人操,恐怕比登天还要难。
  面对老婆的质询,我虽然表面上火气很大,但内心中却是十分苦恼,但这种苦恼却是无法向她表明,只得用争吵的方式来表达出我内心中的不满:“我惦记别人的老婆怎么了,还不是因为你在床上躺的跟个木头似得,让我怎么来劲,软脚虾也是你造成的。”
  老婆怒气冲冲的指著我,她的呼吸十分急促,显然是被我给气的不轻,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直到她气息稍微平稳一些之后,才冷笑一声,带著些许嘲笑的口吻说道:“我躺的跟个木头似得,你怎么不说你不行,三两下就不行了,自己不行还怨我。”
  “我……,我……”我心里面有千万句话说不出来,对于老婆一再的嘲笑,我怒气喷发,脑子里热的发烫,根本就没有多做考虑,一巴掌就打了过去,直接就打在了她的脸上,打完之后,我立刻就后悔了,结婚这么多年,我这还是第一次打我老婆。
  “你……你竟然敢打我!”老婆捂著被我刚刚打过的脸,眼眶里立刻就涌出了委屈的泪水,她等著我看了许久,始终都是一言不发,直到最后,她一直都没有听到我说出任何道歉的话,老婆气恼之下,转身就跑出了家门。
  我见老婆跑出去之后,也没有阻止,而是看著她离去的背影,心中有说不出的烦闷,我后悔那打出去的一巴掌,双手插进了我的头发中,使劲的自责,为什么会作出这种软弱的行为,不过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这一巴掌因祸得福。
  我也是后来才听我老婆对我说起,就从她冲出家门后的事情开始讲吧,老婆走在大街上,初夏的夜晚还有些微微的凉意,她穿的并不多,那天也是刚下班没多久,还穿著上班的OL套装,下身黑丝套裙,上身女士小西装,如果放在职场上,看起来十分的干练,而这个时候却走在带著凉意的大街上,她双手抱著肩膀,显得格外凄凉。
  老婆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了许久,她有些累,擡起头正巧见到街边有个不知名的酒吧,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她现在的心情也是十分糟糕,想用些酒精来麻醉自己,坐在吧台上,点了杯酒吧劣质鸡尾酒,她独自喝了起来。
  这个酒吧档次并不高,常客大多是街边的小混混,像是我老婆这种气质型的轻熟女光顾,还真是不常见,所以我老婆刚进门,就有几个小混混注意到了,他们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是我老婆独自一个人来这里喝酒,而且喝的还是闷酒,因为我老婆边喝边用手擦拭眼睛,那些小混混也是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一看就知道我老婆不是失恋就是跟老公吵架了,才会这样独自一个人坐在这儿。
  其中一个领头的混混他给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都是些成了精的人,一看老大的眼色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大肯定是看上了我老婆,他们办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早就轻车熟路。
  领头混混来到我老婆身边,故意搭讪来吸引我老婆的注意力,他故作惊讶的对我老婆说:“咦,美女,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
  我老婆也不是无知少女了,对于这种老套的搭讪,她跟本就当作没听见,直接就无视了过去,独自又喝了一口酒,打算再喝几口就回家,可是那个领头混混却没当回事。
  他突然转身看向地面,十分惊奇对著地面说道:“咦,地上怎么有卷口红,美女是不是你刚才买单时掉出来的啊?”
  我老婆注意力这次倒是被吸引过去了,她扭头看向地面,的确是有管口红在她脚边,老婆的视力一般,看不清口红的具体样子,就稍微侧了下身体,想要更近一步看看口红,殊不知她这偏头之下,在她身后有个小混混迅速掏出一管粉红色粉末,一下就倒进了老婆喝的那杯酒中。
  这个时候领头混混开始故作殷勤起来,他装模作样的向下探身体,尽量拖延去捡口红的时间,我老婆注意力一直都在那只口红上,根本就知道自己杯子中的那杯酒被加了佐料,倒进她杯中的粉色粉末只用了几秒钟就完全与酒水融合,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那杯酒中有任何的不一样。
  领头混混从地上捡起了那只口红,交到了我老婆的手里面,我老婆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她将口红放在吧台上,淡淡的说道:“这不是我的东西,你搞错了。”
  说完,我老婆也不再理会领头混混,拿起杯子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然后看都没再看他一眼,领头混混见我老婆已经把酒喝了进去,也就不再去骚扰她,反正在他看来,我老婆今天晚上就是他的菜了,只等著药劲发作,他就能下手了。
  我老婆在吧台又坐了一会儿,见身边的那个领头混混总是有意无意间看自己,她心里面开始有些害怕了,再加上这个酒吧的劣质酒让她头有些发晕,于是我老婆就起身站了起来,想要离开这个酒吧。
  可刚刚从高脚凳上下来之后,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头晕的厉害,眼前什么东西都是在打转,她身体有些不稳,有要摔倒的趋势,就在刚刚身体歪斜之后,有只手就恰好伸了出来,把她的身体扶住了,那只手不是领头混混还能是谁。
  “美女,你没事吧,我扶你去包间里面休息一下吧,醒醒酒再回去也不迟。”
  领头混混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还没等我老婆同意,就强行扶著我老婆往一个包间走去,他知道自己那些粉色粉末的药效,开始先让女人头晕,后来就会让女人失去反抗能力,最后能让女人变成一个实打实的荡妇。
  这个时候我老婆肯定是不想跟那个领头混混去什么包间的,但她一个女人,并且手脚还有些不听自己使唤了,对于领头混混强扶著她往包间走,算是没有一丁点的反抗能力。
  就这样拖拖拽拽的,我老婆被领头混混带到了这个酒吧的一个包间中,期间领头混混在我老婆的胸脯上捏了好几下,柔软的质感,让领头混混脚下的步伐愈发急促起来。
  走进包间,里面有个长沙发,沙发很是宽敞,能轻松躺下一个人,进门之后领头混混就将我老婆扔到了沙发上面,他原本的打算是等春药劲儿散发出来之后再操我老婆,可是看到我老婆小西装套裙,还有迷人的黑丝时,他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我老婆被扔到沙发上之后,她浑身没有一丁点力气,两条腿大大的叉开,套裙被翻了上去,黑色丝袜紧紧的包裹著她均匀的大腿,让她裸露出来的部位显得十分有质感,这时她心里面十分清楚自己的状态,想要将裙子拉下来,还想站起来,可是根本就没有力气作出动作,只是用手无力的在沙发上支撑著,显得及其楚楚可怜。
  领头混混跪在我老婆的两腿之间,他十分无耻的用双手在我老婆的黑色丝袜上游走,光滑的丝袜让他兴致勃发,从小腿到大腿,再从大腿往腿间汇合,最终领头混混的手摸在了我老婆裤裆那里的位置。
  他轻轻的按压了几下,不由的赞叹道:“真软啊!美女别费力气了,老子用这药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还没有人能从我手掌心逃跑的,你不用再挣扎下去了,乖乖的配合我,等我玩爽了,明天就让你回去。”
  这个时候,旁边的马仔也是看著我老婆的娇躯流流口水,他赶紧凑到领头混混的身边说道:“哥,等你玩完了,让兄弟们也尝尝呗,这种货色可是不常见啊,我们还没玩儿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呢!”
  领头混混看著我老婆的裤裆淫笑著,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少不了你们的,有今天一晚上呢,等我把这女人三个洞都给开发了,剩下的还不都是你们的,急什么急,去一边儿把风去,别耽误老子的兴致。”
  马仔听完以后也不敢再叨扰领头混混,识趣的往门口那里站去,但他们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我老婆的身体,眼睛看的都有些发直。
  领头混混用拇指在我老婆逼缝的位置揉了好长时间,他揉过之后,把手指放在自己的鼻尖闻了闻,猥琐的笑了出来,在心底里赞叹一声,真是人间神器啊,每天要是都能闻著这骚味,不用吃饭都可以,实在是太享受了。
  我老婆本身就属于那种敏感体质,出水儿很快,被人用手在逼缝上按过之后,身体不自知的就抽动了几下,肉穴里已经开始分泌淫液,只是还有几层布料阻挡,还没有流出来罢了。
  领头混混不满足只闻手指上的味道,他一头扎进我老婆的裤裆里,先是在裹著大腿的丝袜上舔弄一番,让我老婆黑丝上留下了亮晶晶的口水,然后领头混混嘴对准我老婆的逼缝,一口就舔了上去,舔的十分用力,舌头几乎都能透过丝袜和内裤伸进我老婆的逼里面。
  领头混混实在是不满意这种隔靴搔痒式的舔弄,他猴急的抓著我老婆的大腿,用力将裤裆那里的丝袜给撕开了一道口子,立刻将我老婆玫红色蕾丝内裤露了出来,由于还有丝袜在我老婆腿上穿著,他脱起来十分费事,他直接将内裤拨到一边,然后就看见了我老婆略微有些发黑的两片肉唇。
  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下来,领头混混和几个马仔同时都盯在了我老婆的两片小阴唇上,吞咽口水的声音在包间里此起彼伏,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有些发红,如果不是出于领头混混的淫威,恐怕那些马仔早就隐忍不住,都要争著去操我老婆的逼缝。
  领头混混离的最近,他很是清晰的看出来我老婆的肉缝里已经渗出些许液体来,他很清楚这会儿自己的春药劲还没发出来,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开始动情,让他十分的激动,忍不住伸出手指在我老婆的两片小阴唇上撚动起来,他心里盘算著等会该用什么姿势操比较好,觉得这么好的肉缝,是不能暴殄天物的。
  突然,一声巨响打断了领头混混的思绪,他手指还在捏著我老婆的肉缝,却是回头看了看,想要寻找到刚才那声巨响的来源,可他回头之后,就看见一只大脚飞踹过来,眨眼功夫那只脚就到了跟前,领头混混根本就做不出任何的反应,连躲闪都没有作出,直接被那只脚给踹在了脸上。
  领头混混头一歪,直接的就昏倒在了地上,踹领头混混的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方脸浓眉,看起来英姿勃发,他将领头混混踹晕之后,就转身怒视著包间里的其它几个马仔,怒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情,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自己看著办吧!”
  那几个马仔大眼瞪小眼都不敢动作,刚才由于在看我老婆的肉穴,他们都太过专注,被那个男人踹开门之后,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给闯了进来,再看到那个男人一脚将自己老大踹晕后,都有些畏首畏尾不敢上前,那个男人霸气的样子,让马仔们都有些胆寒。
  还是刚才那个想要操我老婆的混混稍微有些胆量,他扔掉手中的烟头,三两步就冲了过来,也学著刚才那个男人的样子,想要踹他,可是他刚刚起脚,那个男人身体就侧了过去,直接一个勾脚将马仔的承重腿给勾歪了,马仔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那个男人又是在马仔的脖子上踢了一脚,又是将他给踢晕了过去。
  剩下的几个混混见状,再没有敢上前的了,他们虽然想跑但碍于老大还在这儿,却不敢丢下老大独自逃跑,这时远处不知道是哪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警笛声,几个马仔想起了刚才那个男人说报警的事情,立刻就不敢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纷纷鸟兽散似得狂奔出包间。
  见剩下的几个人离开,男人这才松了口气,他刚才也是看见领头混混往我老婆杯子里下药,这才注意到这边,他在包间门口听了一小会儿,始终都听不到我老婆的说话声,就知道这里面不对,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就破门而入了。
  虽然他很清楚自己对付剩下的几个马仔没问题,但这个酒吧里还有多少混混,他不太清楚,并且那些混混真是拿出武器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虽然练武出身,但一个正常人也打不过一群人。
  那个男人见马仔们跑开之后,赶紧将我老婆的衣服整理了一番,目光只是在我老婆肉缝那里停留半秒中就不敢再看,趁人之危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更何况这时还很危险,赶紧扶著我老婆往酒吧外面走去。
  直到坐在了他的汽车上,那个男人才彻底放下心来,他哪报过警,只是吓唬一下那几个混混而已,报警之后麻烦事太多,他知道自己能解决,就不想惹那个麻烦,汽车向外面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彻底的离开了酒吧范围,那男人将汽车停到路边,看著副驾驶的我老婆,问道:“姑娘,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刚才发生的一切我老婆全看在了眼里,这个时候没有了危险,她身体里的药劲却是散发了出来,精神开始有些模糊,她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无力的说道:“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
  那个男人有些无奈,扭开一瓶矿泉水,往我老婆嘴里灌了一口,这才说:“我叫张天海,是刚才把你从酒吧里救出来的那个人,你家在哪啊,我现在把你送回去!”
  我老婆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身体里燥热无比,她双腿不住的上下摩擦著,就是无法回答张天海的话,不住的在摇头,想要让自己变的清醒一些,可是她坐的这一切,却全都是徒劳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效果。
  我老婆的动作在张天海看来,是相当的无奈,见左右问不出我老婆的住处,又不能一直在马路上呆著,他只得重新启动车子,将汽车开到了他家楼下,临下车前,张天海又确认了一下我老婆,这时我老婆几乎没有了意识,问什么都不说话,虽然身上的力气开始恢复,但意识却及其模糊,浑身只觉得发热,想要脱衣服,可是汽车里空间太小,她没办法将自己的衣服脱掉。
  张天海扶著我老婆进入了电梯,我老婆搂著张天海的后背,感受到一股浓重的男人气息,她伸出另外一只手来回在张天海的胸膛揉动,由于是站姿,她站力的很是不稳,每动几下,就有要摔倒的迹象,还好张天海力气够大,每次都能稳稳的将我老婆给扶住。
  刚刚进到门内,我老婆有口水流了出来,她是趴在张天海的肩头的,口水直接流到了张天海的脖子里,让张天海十分的无奈,只得先将我老婆放在沙发上,他去卫生间稍微清洗一番再来安顿我老婆。
  等清洗完毕之后,张天海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只见我老婆已将外套给脱了下来,里面轻薄的针织衫衬托著她饱满的胸脯,我老婆两只脚放在了沙发上,呈现出M腿的模样,春药已经在她的体内发作,我老婆将自己细嫩的手指放在逼缝上,内裤早已经被她拨到了一边儿,手指不断的在上下揉动著阴蒂,肉缝里潺潺不断的流出透明液体,粘连在她手指上时,拉出一条长长的丝线,还有早已被撕破的黑色丝袜,我老婆的样子显得十分淫荡。
  淫靡的画面强烈的刺激著张天海的视觉与神经,他的鸡巴立刻就翘了起来,跟老婆离婚大半年的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过,近一年都没有操过任何女人,这幅画面让他的血液全都往头上涌了过去,内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看,可是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始终都盯在我老婆的肉缝那里,久久不愿意移开。
  张天海不愧是练武出身,有著很强的自控能力,在经过一段时间失神之后,强制让自己恢复过来,他强忍著不去看我老婆的肉穴,走到我老婆跟前,把她脱掉的小西装给捡了起来,想要将衣服盖在我老婆的腿上。
  可是当他弯腰捡衣服的时候,我老婆感觉到身边有人,她现在急需要个男人来满足自己,双手胡乱的朝著张天海抓去,正好搂住了张天海的脖子,她稍微用力一拉,就将张天海的脑袋给拉了过去,正巧不巧的让张天海的嘴对准了她的肉穴。
  一股咸腥味充斥到了张天海的嘴里,立刻就麻痹了他的神经,近一年没尝过肉味的他,对这种久违的味道迷恋至极,他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将我老婆流出来的淫液全部都吃进了嘴里面,口腔内黏糊糊的,咸腥骚各种味道交织在一起,让他立刻就无法移开自己的脑袋。
  “啊……,老公你用力吸,我把身子都交给你。”我老婆颤抖著声音叫著,她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迷失,早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自破处以来,只有在我这里感受过这种滋味,现在下面的肉缝受到了刺激,自然而然的就把自己下面的那个人当成了我,她渴望下面的那个“丈夫”能再卖力一些,让她压抑在内心里面的性渴望完全散发出来。
  张天海听到我老婆叫出老公两个字的时候,身体猛的停顿了一下,他有心想要起开,可是已经被我老婆把内心深处的欲望给勾了出来,吃了我老婆淫液的他,就像是头尝过血的饿狼,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把到嘴边的肉给丢下,他心里面不断的在自我安慰,反正这个女人也是把我当成了他的丈夫,只要明天我不说,可能谁都不会知道。
  想到这里,张天海便毫无顾及起来,他卖力的吸了几口我老婆流出的淫液后,很是娴熟的将她两片小阴唇含进了嘴里面,用舌尖在嘴里品咂小阴唇上的每一点肌肤,他炙热的口腔几乎能将我老婆的小阴唇给含化了。
  我老婆体内的春药劲已经散发了出来,她根本搞不清楚趴在自己下面的是谁,两条圆润的大腿不断的向里缩,尽量让自己的阴阜往外面拱,以配合下面那个男人的舔弄,只是两片小阴唇被吸进嘴里以后,我老婆的身体就开始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有节奏的上下跳动几次,然后肉穴中的淫液开始往外面涌,她自己都能感觉到淫液流出的量有多大。
  张天海的下巴都被我老婆流出的淫液给打湿了,粘稠的液体顺著他的下巴尖滴在地上,拉出很长了一道丝线来,他吐出两片小阴唇,然后立刻将我老婆的阴蒂含进了嘴中,他用嘴唇将阴蒂的外皮给剥开,然后用灵巧的舌尖左右逗弄,让我老婆身体抖动的更是明显,肉缝中流出的液体也愈发量大。
  “老公不要啊!不要,我受不了了,你快点把鸡巴插进来吧,快点啊!”我老婆有些受不了阴蒂的刺激,她语无伦次的叫著,想让下面的那个男人将鸡巴插进自己的肉缝当中,见下面的那个人不理会自己,我老婆兴奋的到了极点,她抱著下面那人的脑袋,使劲的往自己逼上按,如果可能的话,她想把下面那个人的脑袋都塞进自己的肉缝当中。
  “老公我求你快点插进来吧,不管你想怎样,我什么都答应你。”我老婆为了能将自己的肉穴填满,也不管不顾起来,如果这个时候我能在场肯定会乐坏了,就算是后来听说到,也是激动的不能行。
  可是张天海却不明白我老婆是什么意思,他这个时候也无心判断我老婆说出的每一句话,嘴里面的美味让他心醉,单手将自己的腰带解开,三两下就将裤子给退了下去,下面的那根鸡巴早已经直挺挺的翘著,可是他却没有急于插入,反而玩弄我老婆的肉穴更是起劲。
  张天海将我老婆放倒在沙发上,他侧过身体依旧趴在我老婆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掰著我老婆的大腿,不让她合上,另一只手却在我老婆黑丝上游走,轻捏著黑丝包裹著的大腿,光滑的手感让他兴奋的想要吃进嘴里面,只是这时他的嘴却没有闲著,一直都在叼著我老婆的阴蒂,品尝著肉缝中潺潺流出的淫液。
  亏是张天海家的沙发够大,他跪在地上有些不舒服,将我老婆放倒之后,他也侧躺在了沙发之上,坚硬的鸡巴正好对准了我老婆,我老婆的手本来就在胡乱的摸著,这时有根热腾腾鸡巴放在了她面前,她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紧紧的握著不愿松开。
  很多时候人都会做出下意识的行为,我老婆抓到那根火热的鸡巴后先是用力的撸动了几下,就在张天海在她下面又一波强烈刺激阴蒂的时候,我老婆想都没想就将鸡巴给吃进了嘴里面,经过这些年的调教,我老婆吃鸡巴的水平越来越高,鸡巴在她嘴里面左右移动,根本就碰不到她的牙齿。
  我老婆的舌尖也十分的灵巧,在龟头的冠状沟扫过一圈之后,舌尖直接就触碰到马眼儿上,舌尖轻轻点弄,又将舌尖在马眼儿周围转圈,最后整个龟头都在她舌头的舔弄范围,舔弄一会儿之后,我老婆依旧不太过瘾,嘴巴用力的吸了起来,小嘴中几乎形成了真空状态,两个脸颊都被她吸了进去,可见她吸鸡巴的力度有多大。
  含著张天海的鸡巴,我老婆的头前后移动,只想将鸡巴全都吃进自己的肚子里面,她双手抱著张天海肌肉强筋的大腿,用力的让自己能吃到更多的鸡巴,一只柔夷穿过张天海的腿弯,摸到了他的卵蛋之上,沈甸甸的让她感到格外的满足。
  张天海舔我老婆的肉穴也是十分的卖力,但两个人这样侧躺著实在是不舒服,他抱著我老婆的两条腿轻轻一翻,就将我老婆的胯部架在了他的头上,而这时我老婆也十分的配合,自己很是听话的骑在张天海的头上,不管怎么动,嘴里面始终都没有吐出鸡巴。
  张天海双手掰著我老婆的两片臀瓣,一方面是想让肉穴口能开的更大一些,另一方面也是能将我老婆的内裤拨到一边儿,由于太过性急,到这个时候还没将我老婆的内裤给脱下来,不过这样看起来更加的刺激,内裤在一边儿拨著,有种强行突破的味道。
  我老婆的肉穴中依旧在滴著淫液,流出来的液体糊在了张天海的脸上鼻子上到处都是,张天海擦也不擦,直勾勾的看著我老婆的淫穴,小阴唇里面的嫩肉开出了一个小洞,黑呼呼的见不到底,随著我老婆身体的颤动,那个小洞来回收缩著,嫩肉也随著收缩而颤抖,淫液就是从那个小洞中流出来的,不知道里面又浸出来多少,持续不断的流出,根本就没有停歇的意思,张天海忍不住再次将肉穴吃进了自己的嘴里。
  由于两人的姿势调整了过来,我老婆这次吃鸡巴就容易了许多,她伸出舌头从鸡巴根部舔起,将张天海的整根鸡巴都舔弄了一个遍,然后又将鸡巴含进了嘴里面,这次她觉得实在是不过瘾,直接让那根鸡巴捅进了小嘴的最深处,但鸡巴还没有完全吃进嘴里面,她的脑袋用力往下一下,直接将鸡巴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
  第一次玩深喉的她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但这种窒息感让她兴奋到了极点,体内的各种腺体开始分泌,全都顺著脊椎骨汇总到大脑中,这种感觉是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让她不愿意立刻就将鸡巴从自己嘴里面吐出来,喉头不断的在剧烈收缩,她只想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感,直到忍不住后,才猛的吐出了鸡巴,大口的喘著粗气。
  张天海的鸡巴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快感,他不知道女人喉头的收缩竟然比肉穴收缩的还要剧烈,太长时间都没有用过的鸡巴哪能受到这种刺激,要不是我老婆及时的将鸡巴吐了出来,他肯定要射出来了,鸡巴感受过那种快感后,他更是卖力的舔我老婆的肉穴,将舌头卷成了卷,直接塞进了嫩肉里面的小洞中,模仿者鸡巴抽插的动作,开始用舌头来玩我老婆的肉穴。
  在恢复的片刻之后,我老婆依旧没有满足,再次将鸡巴吃进了自己嘴里,她这次还体会刚才的那种快感,想都没想又是一口将鸡巴吃进了嘴巴的最深处,喉头再次收缩起来,裹著鸡巴不让他离开,直到再次忍受不了后,才将脑袋移开。
  可是我老婆没有想到的是,鸡巴刚刚离开自己的喉头,就从马眼儿里喷射出了浓精,她没有留神被浓精呛了一口,可她擡头的动作并没有停止,马眼儿里依旧在喷射著精液,射在了她的嘴边,射在了她的脸上,还射在了她的鼻孔里。
  吐出鸡巴后,我老婆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单手捂著喉咙,呛的她眼泪都流了出来,但另一只手却不愿意放开那根鸡巴,想要调整一下之后,再次将鸡巴吃进自己的嘴里面,而张天海见状,十分怜惜我老婆,他抱著我老婆的两片臀瓣,想前轻轻送了一下,他腰部用力直接就坐了起来,轻拍我老婆的后背,说:“没事儿吧,我没忍住,真是对不住你。”
  我老婆这个时候其实还没有恢复意识,根本不知道身后这人是谁,她还以为是我在她身后,直接就坐在张天海的大腿上,脑袋枕著张天海的肩头,深吸了几口气后,终于调整了过来,她娇滴滴的回答道:“老公,我还要,我们再来,人家的小妹妹还想让你吃几口。”
  男人最想听到女人说的就是我要,最怕听到的是我还要,刚刚射过的张天海听到我老婆说还要的时候打了个哆嗦,他不是毛头小子,虽然我老婆十分诱人,他身体再强壮,也不能这边射过,那边就能立马硬起来,至少得需要点恢复时间。
  张天海从我老婆的裤裆底下钻了出来,站起身看到还在沙发上蠕动的女人,他心里面是十分的兴奋,但还是觉得要保持些君子风度才行,他将我老婆从沙发上拦腰抱起,直接就抱进了卫生间,里面他刚才已经在浴缸中放好了洗澡水,想让我老婆泡泡能清醒些。
  我老婆这个时候没有了自主能力,所有行为都是下意识的,就算是想要洗澡她也不会自己脱衣服,张天海将我老婆从他怀里放下,上下看了看,摇头叹了口气,开始一件件除去我老婆身上的每一件衣服,从上到下从外到内,脱到内裤的时候,张天海心里面又有些小激动,我老婆的大腿上还裹著已经被撕破了的黑色丝袜,只有一点点先把丝袜脱去才能将里面的内裤脱掉。
  张天海颤抖的双手开始往下扒我老婆的丝袜,他心里面有深深的不舍,可是为了能让我老婆洗澡他不得不将丝袜给脱下来,洁白如玉的大腿呈现在张天海的面前,圆润而有弹性的腿部肌肤把他晃得有些眼晕,从我老婆屁股到大腿上下摸好几遍才依依不舍的放手,轮到脱我老婆内裤的时候,张天海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老婆双腿交汇的地方,脱内裤的速度十分慢,觉得这就是一种视觉享受。
  当内裤完全脱掉,我老婆并拢著双腿站在他面前,肉缝上缘阴毛很是稀疏,我老婆的阴毛十分有特点,虽然稀疏但每一根都很长,并且还不打圈儿,我每次跟老婆操逼之前,都十分喜欢将老婆的阴毛揉成一束,然后用两根手指轻轻往前捋,那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张天海似乎对我老婆的阴毛也情有独钟,他没有像我那样玩,而是用手指往返将我老婆稀疏的阴毛梳理一番,顺滑的阴毛在他手指间划过,挠的他心里面发痒,看著我老婆如同少女般的肉缝,不住的在吞咽口水,张天海的自制力还是非常强,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没有把他的鸡巴掏出来去肏我老婆,而是扶著老婆进了浴缸,看著她入水之后,赶紧从卫生间逃了出来。
  坐在沙发上张天海尽量的平复著自己的情绪,觉得自己的鸡巴又有要复苏的迹象,强制在克制著不冲进浴室,正想著,听到我老婆手机响了起来,他好奇地看著手机上显示的内容,一股遏制不住的欲火爆发出来。
  这时我在家十分后悔,见老婆一直不回家,心里面很是担心,拼命的往我老婆手机上发微信问她在哪,以前吵架的时候我老婆也是不回信息,我却在一个劲儿的发,让他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这次也没有例外,开始发的信息还十分正常,到了后来,我决定给老婆吐露我的心声,我承认了我有绿帽淫妻情节,并且这股瘾还很强烈,我保证以后不再说之类的话,只求老婆今天能快点原谅我。
  可是当时我不知道自己给老婆说的话全被张天海看到了眼里,还拍照留下了证据,我以为老婆看到了只是不想回答我罢了,她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跟我赌气,第二天醒来之后,七八成还是能原谅我的。
  张天海看到我发出的微信之后,觉得十分震惊,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人,自己的老婆不在家好好玩儿,还想著拿出来让别人肏,他自己还能得到快感,张天海看了看卫生间的玻璃门,透过那道门之后就是我老婆,他的心理障碍被我这些信息给完全打破了,他自己告诉自己,就算冲进卫生间把里面的那个女人肏了,这女人的老公不但不会生气,反而还会十分兴奋,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是错误的,而是在帮助这个女人的老公。
  想到这里,张天海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大步迈向卫生间,进了门之后,见我老婆仍旧就躺在浴缸中来回扭动,意识依然很模糊,显然春药劲儿在她体内没有消退,张天海血液在体内飞速的流动,都汇聚到裤裆下面吊著的那根鸡巴上,他是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了个精光,蹲在浴缸旁边,张天海没有急冲冲的将我老婆抱起来就肏,虽然他的鸡巴已经顶到了肚皮上,但他还是很绅士的在抚摸我老婆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两只乳房和阴阜是他的重点照顾对象。
  我老婆感受到外力的抚摸,樱桃般的乳头早就充血立了起来,这下挺得更高,只待把那两颗红樱桃送进男人的嘴里面吸吮,她身体扭动的更加剧烈,溅起阵阵水花打在了张天海的身上,我老婆嘴里呢喃著:“老公快点儿,快点呀!”
  张天海用手指拈动著我老婆的乳头,坏坏的笑了出来,趴在我老婆耳边轻声问道:“让老公快点干什么呀!”
  我老婆听到有人回应,长长地呻吟一声之后,用颀长的手指按著自己的肉缝,嘴里呢喃道:“老公快点用你的棒棒插进来,我这里好空虚啊!”
  张天海心里面听的火热,却没有大的动作,而是放开一只乳头,顺著我老婆的手臂滑向她手指按住的地方,张天海毫不客气的将一根手指插进肉缝之中,却再次问道:“你要给老公说清楚,棒棒到底要插什么地方,老公这才能满足你啊!”
  我老婆兴奋地叫了一声,对于张天海手指的插入,只是如同隔靴搔痒越搅越痒,她兴奋地嘴里面开始往外流口水,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喘著粗气说道:“就是老公你手指插进来的地方,快点把棒棒插进来。”
  张天海依旧不满足我老婆的回答,他用手指在我老婆肉缝里狠狠地挖了几下,充分刺激了我老婆的敏感地带,再次问道:“我手指到底插在什么地方,你说清楚点,要不棒棒可找不到地方怎么办?”
  “啊……!”我老婆拖出一个长音,她眉头紧蹙,艰难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来:“快点老公,快点用棒棒插进我的肉逼里面吧,我真的受不了啊!”
  听到这里,张天海也爆发出来,他单手将我老婆从浴缸中捞了出来,一口就听到过我老婆的嘴巴上,亲了几下觉得十分不过瘾,他顺著我老婆嘴巴里流出口水的痕迹,将我老婆脸上舔了一个遍,最后又亲在了我老婆的嘴巴上,两人的舌头在口腔内不住的搅动,彼此的口水融入一体,纷纷顺著两人的嘴角滴落下来。
  张天海将我老婆翻了过去,让她扶住马桶盖,把她的美臀高高的撅起,大小阴唇随著我老婆臀部的撅起凸显出来,形成一幅十分诱人的画面,颜色稍深些的屁眼儿完全展开,不管是身后哪一个美洞,都在迎接著男人的到来。
  张天海顾不得欣赏这么美妙的画面,他的马眼儿里早已分泌出大量的前列腺液,只等著有个肉缝能够钻进去,张天海拿著自己的鸡巴,用龟头在我老婆肉缝周围上下蹭了蹭,让自己的前列腺液和我老婆肉缝里流出的淫液充分结合在一起,这才用龟头对准我老婆的肉缝,一点点的往里面送。
  张天海本意是慢慢的将鸡巴送进去,可是我老婆实在是等不及了,她等身后的那根鸡巴稍稍进入到自己体内后,撅著的大屁股就猛地往后一压,直接将整根鸡巴吃进了自己的肉缝中,一股舒爽感冲进了她的喉头,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没等张天海开始抽插,我老婆自己就开始动了起来。
  张天海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配合著我老婆的动作,每一次的抽插都将鸡巴最大限度地拉出,又最大限度的送入我老婆肉缝的最深处,经过一次射精后,他鸡巴上的敏感度已经下降了许多,每次插入都是毫无顾忌的,他双手用力掰著我老婆丰满的臀瓣,就像是要将我老婆掰开,把他整个人都送进去似得十分疯狂。
  肉乎乎的臀瓣已经不能满足张天海的手感,他一直手从我老婆的腰身下绕过,用指尖开始刺激我老婆肉缝上面的小豆豆,随著刺激的进一步加剧,让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压抑不住,几乎是在大喊大叫著。
  在卫生间里面操了一会儿,张天海觉得有些不舒服,他下面抽送不停,伸手拿出一条浴巾将两人身体上的水渍胡乱擦了两下,就弯腰用双手握住了我老婆两只乳房,叫我老婆上半身从马桶盖上提了起来,张天海鸡巴依旧在我老婆的肉缝里面插著,他在控制著方向,每往前挺送一下,就能让我老婆往前走上一步,就这样我老婆肉缝里含著张天海的鸡巴走到了卧室里面。
  张天海把我老婆推倒在床上,捉住我老婆的脚踝,直接将我老婆提到床边,把我老婆的小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就这样扛著双腿,他的鸡巴再次进入了我老婆的肉缝里面,如同打桩机般猛烈的抽送,卧室里响起啪啪啪啪的声音,如果我当时能在那个房间里,耳膜肯定会被震得生疼。
  张天海双手也没有闲著,鸡巴在肉缝里进出,双手将我老婆的乳房揉成了各种形状,来进一步刺激他自己的感官,乳头已经顶到老高,你的手里面质感十足,再配合著我老婆的呻吟声,任何男人都经受不住这种场面。
  我老婆下面的肉缝越来越湿滑,随著每一次鸡巴的进出,都能带出大量的淫液,张天海的鸡巴上早已被磨出了一层白沫,持续一段时间之后,随著我老婆的一声大叫,她身体猛地颤抖几下,肉缝里汩汩流出大量透明液体,将张天海鸡巴周围浸的满是。
  张天海也感受到鸡巴上被液体包围,温热感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精关,股股浓精全部都喷射进了我老婆的肉缝之中,张天海将鸡巴抽了出来,他的精液随之就从肉缝里流了出来,还伴随著普通放屁般的声响,那是活塞运动打进肉缝的空气,张天海满足的看著我老婆的肉穴,这副淫荡的杰作都是他一手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