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妹的故事》

  我对于性事的启蒙算早,小六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带我进入了男女的世界,我们找到机会就常常互相抚摸,上国中后,我开始接触到黄色小说,从而开启了新的视野,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回到正题,我的二姑姑有三个小孩,表姊、表哥、和我的表妹小莹,都住屏东,而我住在台北。
  我们只有寒暑假或逢年过节回云林奶奶家的时候才会见面,也因为年龄相近,我们从小就玩在一起,感情非常好,白天一起玩,也会吵架,就像一般的兄弟姊妹那般,奶奶家是老式的平房,晚上我们都一起睡在大通铺。
  表姊大我三岁,表哥和我只差几天,表妹则小我三岁,我上国中之后,表姊因为忙著补习上课比较少回云林,所以每次回老家,大部分只会见到表哥和表妹。
  故事,便是从这里开始。
  升国一的那年暑假我回到云林,一进门就看见表妹抱著表哥一直亲他脸,表哥则是一脸困扰的挣扎著,手不停把我表妹推开,要她别这样。
  (注:我们都是自己搭火车回去,爸妈有时不会跟,老家的叔叔婶婶们都要上班,白天家里大部分只有奶奶在,大家也知道,奶奶都在忙家事,基本上不会管我们,大人不会知道我们在干嘛。)。
  「你们在干嘛?」我问。
  「吼!我妹不知道去哪里学这个,一直抱著我亲,很烦捏!」我表哥是个忠厚老实没心眼的人,一见到我就跟我抱怨。
  「我要去厕所了啦!」表哥飞也似的逃离现场,只剩下我和表妹在场。
  「小莹妳去哪学的啊?」我问。
  「没啊!人家就喜欢哥哥啊!」小莹委屈的回答。
  「这样啊...」这时我不知哪来的灵感,居然跟表妹说「既然妳哥哥不喜欢妳就别这样了,以后妳亲我好了!」
  「不过,这不能给大人看见,知道吗?」我叮咛著。
  表妹乖顺的点点头。
  「嗯!那哥哥现在让妳亲,趁现在没有人妳快点。」我说。
  表妹开心的捧著我的脸,对著我的脸颊和嘴唇亲了一轮,其实当时我们还小,那种亲不是像情侣之间的那种热吻,而是像鱼或鹦鹉那种方法,快速啄一下而已,之后我们就去玩了,我也告诉表哥说我和小莹谈过了,以后她不会再这样做,表哥对我非常感激,对我露出崇拜的眼神,当然我不会告诉他我是怎么谈的。
  晚上,我们三个照例睡在有著一张大木床的房间里,表哥依然「心有余悸」,所以让我睡在中间,我右边是表哥,左边是小莹,大家简单的聊几句之后,就各自安静的睡去,奶奶照例会过来看我们一下,之后就不会再有人进来...表哥一向很好睡,而且睡得很沈,不到第二天中午不会起来,加上惯性往墙壁靠,等于3/4的床都是我和表妹共用。
  经过早上的事情,其实我有点睡不著,她在同龄女生中身高算很高的,虽然才小学,但身段窈窕腿也长,南部的夏天很热,她穿著一件轻薄的花色短袖连衣裙仰睡著,看起来就像个小女人似的,此时,我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主动去亲小莹呢?」
  我一边想著,边缓缓地靠向小莹,用嘴唇轻轻触碰她的嘴,她已经睡著没有反应,我用舌头轻轻的顶开她的嘴唇,轻舔著她的牙齿,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得见我和小莹的呼吸声。
  我逐渐加大力道,轻轻顶开她的牙齿,把舌头尖端慢慢伸进她的嘴里,轻舔她的舌头,此时,我感觉到她的舌头动了一下,我不确定她醒了没有,因为小莹身体都没有动,我慢慢搅动我的舌头,突然小莹推了我一下,我连忙离开她的嘴唇,只见她睡眼惺忪地看著我,脸上有点疑惑,我掩饰住自己的紧张,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用气音说:「没事,只是想亲亲妳。」
  小莹没有说话,把眼睛又闭上,我轻轻又啄了她的脸和额头,最后亲了她的嘴唇一下,告诉她:「睡吧,晚安。」
  小莹往左边翻身背对著我睡了,不过我能肯定的是,刚才我亲她嘴的瞬间,她把嘴唇嘟起来回应我,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是我非常肯定小莹对我的行为并不排斥,但为什么不让我继续呢?我睡回中间不断想著,然后慢慢睡去,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像没事似的一起玩,到了晚上,一样的场景,又上演在小房间里,差别只是小莹一开始就背对著我睡。
  有了昨天的经验,我也慢慢大胆了起来,确定表哥睡著以后,我慢慢地靠近小莹,因为她背对著我,我只能轻轻的吻著她的头发、耳朵、后脖子和脸颊,如同昨天那样,小莹都没有动。
  吻了一阵子以后,我觉得有点不满足,但我总不能直接把她翻过来,于是我往左侧躺,身体贴住她的背,一边亲她,边用右手开始抚摸她的手和腿,小莹依然一动也不动,摸了一阵之后,我开始轻抚她的屁股,隔著内裤抚摸她的私密部位(侧睡的时候双腿是夹紧的,所以我也只是摸摸肚脐和私密部位中间的那块而已)。
  人都是得寸进尺的,摸了一阵子之后,我决定试著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面,在我用中指指尖挑开内裤的瞬间,我的手腕突然被紧紧抓住!是小莹!原来她从头到尾都醒著!她眼睛闭著,一句话也不说,就像睡著似的,把我的手从裙子里面拉出来,放在她的腰上,然后转过身贴著我,把头靠在我怀里,这信号太明显了!我有点激动的抱住她,吻著她的头发,吻著她的额头、脸颊,最后落在她的嘴唇上,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我轻抚她的背,她也抱著我的腰,两人激烈的吻著,仿佛多日未见的情侣。
  温存了十几分钟后,我拍拍她说:「睡吧。」她闭著双眼,一句话不说,也不动,只是躺在我怀里。
  「小莹,睡吧!这样抱著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我轻轻的说著。
  小莹依然一句话也没说,缓缓地翻过身去背对著我睡了,我也移回自己的位置沈沈睡去。
  第三天早上,我们依然正常的相处,但我一整天都无心在游戏上,只想著晚上能不能快点到来。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依然是相同的场景,表哥一睡著,我便立刻看向小莹,小莹穿著短袖短裤,平躺著貌似已经睡著,我看著小莹的脸,慢慢地靠近她的嘴唇,虽然已经有了前两天的经验,但我毕竟还是有点紧张,呼吸也渐渐沈重,在我快碰到小莹的嘴唇时,突然脖子被两只手环抱住,是小莹!小莹主动伸出手抱住我,将我压向她的嘴,两人开始深深的热吻,我伸出手轻抚她的耳朵、她的背、她的屁股,和她的大腿。
  吻了几分钟后,我开始亲吻她的脖子,手也不老实的慢慢伸进她的上衣内,小莹并没有阻止我,任由我摸著,我轻轻挑逗著她刚开始发育的乳头,感受著她沈重的呼吸,之后,我慢慢的将手往她的下面摸去,隔著裤子轻撚她的桃花源,她和我不停吻著,并没有阻止我,我知道小莹已经接受我给予的一切了,便老实不客气的直接将手伸进内裤里,摸著她的阴唇和那颗神秘的小豆豆。
  逐渐的,她的洞口已经慢慢湿了,可能是年纪还小的关系,那感觉比较像是流汗,而不是一般女人那样的带点润滑的黏液。
  我把小莹的手慢慢拉向我的老二,让她握著,我们就这样吻著、摸著,谁都没有发出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大约半小时后,我和小莹说:「睡吧。」这次小莹乖乖的离开了我的身体,慢慢回去她的位置,背对我躺著,我充满爱怜地看著她,轻轻的吻了她的头发,说了声晚安,然后在满足中沈沈睡去。
  通常我都是短期回去度假几天,然后就要回台北补习,小莹他们则是会待几乎整个暑假,因为我二姑姑和姑丈离婚,得上班养家,无法照顾孩子。
  第四天早上,我准备要回家,离开前,我在小莹的眼中看到了不舍。
  从那之后,我们便一直维持这样的关系,只要我们见面,大人不在或是晚上睡觉,我们就会像这样互相亲吻、抚摸,和其他兄弟姊妹们一起挤在长椅子上看电视的时候,我们会坐在一起,我默默地搂著她,用手揉捏她的胸部,摸著她的身体和大腿,听著她沈重的呼吸,彼此获得心灵上的满足。
  说了各位也许不相信,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都没有逾越那条线,也都仅止于互相亲吻抚摸,而且全部都是在衣衫完整的状况下进行除了怕被发现来不及穿之外,也是对于表兄妹这条界线还是有所顾虑,虽然我知道我想做的小莹一定不会反对,而心里面也知道就算我们彼此喜欢,却不可能会有结果,我也担心小莹会深陷其中,因此也会时常借机会告诉她,我们只能到这里,还是要有彼此的生活,每次的相见就视为我们的秘密,也或许这么多年没有被发现、没有出事,也是因为有了这条线吧!
  一转眼,小莹也上了高中,小莹的身体我早已熟悉,每次的「成长」我也都参与其中,也或许是常常被我刺激,小莹的身材长得非常好,身高168,D罩杯,加上细腰、长腿,到高三的时候也会接一些外拍或走秀,赚点零用钱,虽然我们各自都交了女友和男友,但彼此的关系依然持续著,其实随著年龄渐大,有几次见面的时候,小莹也曾经想拒绝我,把我推开,但在我死缠烂打的抚摸之下,最后都还是投降任我爱抚,我们的关系就这样持续著...
  大约在我高中时,叔叔在老家附近买了栋四层透天让奶奶住,于是我们之后回南部都住在新买的透天,老家也荒废掉了,不过房子不是重点,重点是透天分层,而且房间更加隐密、隔音更好,随著大家年纪渐长,回来的人也愈来愈少,直到她高中毕业的那年暑假,回去的孩子们居然只剩我们两个。
  我们长大了,早已不一起睡,那晚我看完了电视,大约是十一点半,所有长辈都睡了,我走上楼,看见小莹那间房子的灯还亮著,便推门走进去,小莹穿著短袖上衣短牛仔裤坐在书桌前看书,两只修长的美腿放在床上,我轻轻的关上门向她走去。
  「还没睡啊?」我问「嗯。」小莹简短地回了一句。
  我拉了张椅子坐在她后面,伸手抱住她,轻轻的用嘴唇吻她的头发。
  「不要这样。」小莹推开我,继续看书,当时的她在屏东有个男友,当她有男友的时候就会这样拒绝我。
  我已是经验丰富,在不阻碍她看书的前提下,我开始慢慢地抚摸她的肩膀(当时她的椅子是有靠背的电脑椅),然后逐渐往下摸她的胸部,她继续保持著看书的样子,一言不发,我看她没有反应,便把下巴轻靠她肩膀,继续爱抚著她的全身,包含那双美腿,我轻轻的啄著她的耳朵和脖子,两手玩弄著她的乳头,不时用手拖著她的两颗乳房揉捏。
  渐渐的,小莹的呼吸开始沈重,见时机成熟,我用左手轻抓她的头,往右转向我,右手叼起她的书丢在地上,吻上她的唇,她看起来似乎是动情了,小莹伸出双手环抱住我的脖子,开始与我热吻,我和她舌头翻搅著,听著彼此的呼吸声,我一边吻著她,一边抱著她站起来,然后躺在床上,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这是我们第一次以这种方法接触,我掀起她的上衣,解开她的胸罩,用力捏的她的乳房,她紧紧抱著我,不停的吻我,我们都对这个第一次感到激动。
  我慢慢的将手放在她诱人的屁股蛋上,轻轻的挺动,用我的阴茎轻轻的磨著小莹的下体,虽然我们都穿著衣裤,但是那轻薄的布料还是能让两人感受彼此身体的温度,与形状。小莹趴在我身上不动,一边亲著我的耳朵,静静地接受我的磨蹭,房间很安静,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就这样磨蹭了一阵子,突然,小莹停止亲吻,放开了我,用手将身体撑起,变成骑乘位的姿势,我正想开口问小莹怎么回事,只见小莹开始缓慢地扭动腰部。
  「嗯...嗯...嗯...」小莹发出简短的呻吟,这么多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小莹的叫床声。
  没想到牛仔裤布料的粗糙感在我的磨蹭下,居然带给小莹一阵阵的快感。
  「呼!呼!」我发出喘息的声音,这画面实在太令我激动。
  小莹缓慢地扭动腰肢,以大约二秒一次的频率小声哼著,那声音多么的好听,多么的淫靡,又多么的令人激动!
  「嗯...嗯...嗯...啊...」我扶住小莹纤细的腰,睁开眼欣赏著这美好的画面,小莹闭著眼睛,偶而甩著头发,沈浸在快感中。
  突然我的阴茎感到一阵强大的下压力道,原来是小莹加重了磨蹭的力道和速度,叫声也开始急促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啊...嗯!」小莹压抑著音量,皱著眉头小声的叫著,继续著腰部的动作。
  老实说,我虽然很享受这样的过程,但那是心理层面的,我的阴茎前所未有的坚硬,但也只感觉被某样物体磨蹭,并没有强烈的生理快感,整体来说我还算是冷静,也可能是这样,我才会注意到这件事。
  小莹虽然努力挺动腰肢,但是当她加快速度,呻吟的频率反而不是规则的,而是会有延迟或空窗,为什么呢?
  原来是因为我们穿著衣裤,布料虽不厚,但毕竟有层阻隔,她的蜜穴无法每次都刚好磨蹭在我的阴茎上,她慢慢扭动的时候还没有问题,但当她加快速度,这样的「失误」就会增加,失误的时候快感降低,也就造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嗯!嗯...嗯...嗯!嗯...啊...啊...嗯!」小莹又加快了速度,但「失误」率也愈来愈高,她的额头开始出汗,眉头也皱的更紧,显的非常辛苦。
  为了帮助小莹,我伸出双手,用虎口圈住她的腰,其他手指抓住她的上臀将她往下压,弓起膝盖、顶起我的阴茎,让她的屁股不会左右摇晃。
  「嗯!啊!嗯!嗯!嗯!啊!啊!嗯!喔!喔!喔!嗯!」看来这非常受用,小莹突然激动起来,再度加快了腰部的扭动,呻吟也变大。
  而我也感觉到了,感觉到我的阴茎已经上了「轨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比喻,就好像你家的纱窗脱轨很难拉,你把他放回滑轨上,让他可以顺利滑动的感觉。
  出乎意料的,这回到正轨的行为,居然让我也开始有感觉,我自己来,或是和女友老婆做爱的时候,都必须换想某些情节才能射精,一直到现在结婚生小孩了也是一样,否则到我筋疲力尽阴茎软掉也是射不出来的,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无法控制逐渐升起的快感,即使一直想别的事情也没有用。
  「嗯!嗯!嗯!喔!喔!」在小莹疯狂地扭动中,我射在了裤子里,第一次在射精的瞬间感到意识模糊,那份快感至今仍难深刻难忘。
  「嗯!嗯!嗯!」小莹此时却还没有结束,依然持续扭动著,我的阴茎逐渐疲软,小莹磨蹭的是我的耻骨,虽然有点痛痛的,但看著她努力的样子,我决定继续帮助她,直到她满足为止。
  我空出一只手搓揉她的胸部,捏著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压著她的腰,欣赏著她诱人的表情,突然,小莹停止了扭动,而是用力的压著我耻骨的尖端,仰起头,将美丽的秀发甩到后面「喔喔喔!嗯嗯!」
  我知道小莹高潮了,于是更用力的将臀部往上,让耻骨顶住她的蜜穴,小莹顶著尖端,再度用力扭了三下屁股,全身颤抖著。
  「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高潮的快感让小莹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大声的呻吟著。
  最后一次扭动,小莹顶著耻骨尖端,整个身体定在那边大约五秒,接著缓缓地趴在我身上喘著气。
  「舒服吗?」我轻声地问著。
  「嗯。」小莹点点头。
  「有高潮吗?」我问。
  「嗯。」小莹又点点头。
  「以前有高潮过吗?」我又问,小莹这次没回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正当我俩还沈浸在高潮后的余韵,突然楼梯传来脚步声,我们连忙跳起来,我拉上被子翻身向著墙假装睡著,小莹则是坐回椅子上,抓起书本假装在看书,衣服内的胸罩都还来不及扣上。
  门被推开后,原来是奶奶起来上厕所,看见房间灯还亮著,于是进来看看。
  「阿未困喔?(还没睡喔?)」奶奶用台语问著。
  「嗯!咧跨册!(嗯!在看书!)」小莹顶著一张红扑扑的脸,和凌乱的头发,努力保持镇定。
  「卡早困咧!(早点睡啦!)」奶奶说。
  「厚啦!(好啦!)」小莹回答道。
  又过了大约15秒,才听见关门的声音,奶奶嘴里还用台语念著两个人这么晚不知道在这里做啥,想必是端详了一下小莹,发现有点反常但又说不出来发生什么事吧。
  那次之后,小莹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她不再拒绝我,不论她单身或有男友,甚至还会定期写信给我,力度控制得很好,在外人看来就是表兄妹的闲聊,但只有我知道,里面藏著对我深深的爱恋。
  可惜的是,那次之后,我们几乎没有机会再如此亲密的接触,随著课业压力,我也渐渐只有过年或大节日才能回去,而这种节日是大家团聚的日子,大家也都大了,也不可能再搞那种一起看电视偷偷爱抚的小把戏,我们只能趁著没人的时候互相抚摸而已。
  有时候星座还真的蛮准的,小莹是天蝎座,在外人看来她是很有主见、很开朗的女孩,你绝对想像不到她在床上的疯狂与激动,虽然机会变少,但只要抓到两人独处,我们就像情侣一样牵著手,只要摸她一下,她就会爱液横流,弄得我整只手都湿透。
  退伍那年,我和交往多年的女朋友分手了,小莹的男友也换了好几任,我也在那时候认识了现在的老婆,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总之这几年我们见面的次数变少了,只剩下偶而的通话和通信,退伍工作的第一年,某天在上班的时候,我接到小莹的来电,她说心情不好,这几天会去基隆找朋友(她曾经在基隆工作过一阵子),我说妳有空的话,要不来台北找我,我带妳去散散心,然后找个地方让妳休息一下?
  她答应了,于是我们约在中坜车站,我想带她去石门水库走一走。
  我的女友,也就是我老婆,非常的黏我,每天都要与我通电话,管我也管得很紧,所以我只能偷偷请假带小莹出去玩。
  在中坜车站接到她后,一上车我便紧紧的握著她的手,一路上都没有放开,等红灯的时候,我就搂著她,亲吻著她,小莹也乖顺的窝在我怀里。
  一个早上,我们去了石门水库、复兴乡,中午就在大溪湖畔吃饭,一路我们都牵著手,不知道的人绝对会以为我们是热恋中的情侣。
  吃饱饭,上了车,我有点紧张的对她说:「早上也累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好吗?」
  「嗯。」小莹小声地回答。
  「那走啰?」我问。
  「嗯。」
  于是我开著车,到了一间汽车旅馆门口,弯进去之前,我又问小莹:「我开进去啰?」
  「随便。」小莹低头回著。
  到了房间里面,我和小莹躺在床上,小莹把电视打开,我们牵著手,谁也没说话。
  看了几分钟,我已经无法忍耐,我慢慢靠向小莹的脸颊,轻轻的吻著她,小莹一直盯著电视,完全没看我一眼,我亲我的,她看她的,仿佛又回到多年前,书房的那个夜晚。
  我把手放在她丰满的胸部上,她伸出手,把我的手拨开,我笑了笑,把头靠在她的肩膀,用鼻子吸著她酥胸的香气,她穿著宽松的黑色衬衫和一件牛仔长裤,却遮挡不住她美妙的曲线,这画面可能有点好笑,看起来男女角色互换似的,但没办法,谁叫她不让我摸呢!
  我一边吸著香气,一边用鼻端轻抚她的胸部,手也不老实的摸著她的肚子和大腿,小莹很能撑,我摸了好几分钟,她依然直直地盯著电视,一句话不说,也不看我,就像我在摸一个充气娃娃一样...不过小莹却不知道,她的呼吸早就出卖了她。
  小莹的呼吸渐渐沈重起来,当我再度摸上她那丰满的胸部时,小莹不再拒绝,而是乖乖的让我摸著、捏著,我隔著内衣,用拇指轻轻的按压她的乳头,小莹也微微地颤抖起来,再一次的,我吻上她的唇,嘴唇接触的那一瞬间,小莹突然伸出手抱著我的脖子,狠狠的深吻著我,没错,是狠狠的吻著,小莹主动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彼此搅动,我将小莹压倒在床上,拉起她的衬衫,将头埋在她的乳沟,狠狠的吸著她的味道,多年来,虽然我早已把她身体摸遍,但这是我第一次能够好好的看著她的身体!
  我激动地解开她的胸罩丢到一旁,看见了!我看见了!小莹的胸部是那么的浑圆而美丽,丰满的D罩杯,即使躺下来也非常坚挺,虽然胸部很大,但乳头却非常小,简直就是极品,我何其有幸能得到这样的身体!我激动的吸吮她的乳房,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小莹也紧紧抱著我头,身体不断颤抖并扭动著。
  「嗯...嗯...嗯...」虽然现在不会有人打扰,但小莹的叫床声一如往常的轻细,对我来说,这却是最美妙的声音。
  沿著小莹的胸部一路往下吻,到了她平坦的小腹,边吻著,边解开她牛仔裤的扣子,然后用力扯掉她的裤子丢到地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莹的全身,隔著内裤亲吻著她肚脐以下的秘密森林、舔吻著她的蜜穴和大腿内侧。
  「嗯...啊...啊...喔...」在我吻上小莹蜜穴的时候,她显得非常激动,叫声也变大了,小莹闭著眼睛,双手抓著我的头用力压向她的秘密花园。
  终于,我用颤抖著的手,慢慢地拉下了小莹的内裤...
  「小莹,妳好漂亮...」我小声地说著,然后扯下她最后的一点遮盖,在褪下内裤的过程中,我的手背碰到小莹的蜜穴,顿时感到一阵湿润,原来小莹早已湿透,她是个多水的女孩,是个保守,却又欲望横流、享受性爱的女孩,她不会大声地叫床,也不会像小说里面那样夸张地大喊干我、插我,但她的身体反应,却已经告诉你一切,当她发起狠来吻你的时候,没有男人可以招架得住那狂热的气息,只能乖乖投降缴械。
  我用手指揉捏、轻按著她那敏感的小豆豆,不时把两只手指插入小莹的阴道内,测试著她的G点,小莹抱著我,轻轻地哼著。
  「嗯...嗯...嗯...喔喔!嗯!嗯!」
  突然小莹将双手插入我的腋下,抱著我往上抬,我知道小莹的意思,她在说:「表哥,我要!」
  我脱掉自己的衣裤,重新吻上了她的唇,用我已经硬到发胀的阴茎顶著她的洞口,慢慢地插入她的阴道内,好湿!好暖!这蜜穴根本是极品!
  小莹的阴道完整包住我的阴茎,在往前挺进的过程中,我的龟头仿佛被许多手指搓揉按摩著,差点就直接缴械!逼得我不得不暂停动作。
  「怎么啦...?」小莹发现我停下动作,睁开眼睛轻声地问我。
  「没事,我要继续啰?」我心虚的回著。
  「嗯。」
  我开始想著世界和平、国泰民安的伟大愿景,眼睛也看著外面的花花草草,一边慢慢地沈下屁股。
  各位不要笑,我和女友做爱的时候,撑个20分钟也不是问题,每每操到女友腿酸求饶我才射出来,而除非是吃药,否则天底下没有金枪不倒这回事,金枪不倒,只是因为你没碰过真正的名器罢了。
  「嗯!」小莹喊了出来,我已经把整只阴茎都插进小莹的身体里,她的阴道很深又很窄,还能感受到凹凸的触感,老实说我插不到底,也因为这样,我的阴茎才能被完整包复住,那快感是前所未有的,阴茎太大也未必是好事,比如我老婆,她的阴道较短,每次剧烈的做爱虽然很爽,但隔天她都会抱怨我顶得她好痛,要我下次小力点,所以小说里面说的什么大阴茎万能,其实都是假的,两人尺寸是否适合才是重点。
  我整理好心情,趴在小莹的身上,开始做著活塞运动,小莹抱著我,嘴里呻吟著。
  「嗯...嗯...喔!嗯!哦!升!嗯!嗯!升!」升是我的名字,这是小莹第一次在亲密时这样叫我。
  抽插了几十下,我觉得自己又快射了,于是我把阴茎抽出小莹的阴道,走下床站在床边。小莹睁开眼看著我,我对她笑了笑,弯腰抓住她的腿将她拖到床边,会这么做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我也不知道自己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和小莹做爱,所以我想站著干她,我要把她的身体、这美丽的画面永远记在心里。
  我扶著小莹的腰,重新插入小莹的阴道,「嗯...啊...」小莹闭著眼睛,皱著眉头,双手紧抓著床单,两腿盘住我的臀部。
  「要来啰?」我说。
  「嗯...啊啊啊...哦...啊啊」小莹还来不及回答,我便开始剧烈的抽插。
  「嗯...嗯...嗯...喔喔!啊!升!啊!」小莹发出我从未听过的呻吟,她的双乳上下剧烈的震动著,就像A片里面那样上下甩动,我搓揉著她的小乳头,让小莹更加的疯狂起来。
  「嗯啊!嗯!哦!哦!嗯嗯!」小莹甩著头,手一直往下想抓住什么,仿佛溺水一般。我重新趴在小莹身上,两只手和她十指紧扣,深深的吻著她。
  「唔!啊!升!」两人紧贴的感觉实在太刺激,我又忍不住想射,但小莹看起来还没满足,不行,我得休息一下!
  就在我准备再次拔出阴茎时,小莹用双腿紧紧夹住我,接著一翻让我躺在床上,小莹则顺势骑在我的身上。
  「额...不要啊!」我心里发出呼喊。
  小莹睁开眼看了我一秒之后,居然用双手压住我的手腕,开始扭动自己的屁股。
  「嗯!嗯!嗯!嗯!嗯!嗯!嗯!」小莹用自己的规律扭动著她的腰,美丽的乳房在我面前摇晃著,小莹不时仰著头,甩动她美丽的长发,这画面让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
  「小莹...妳...妳这样我会受不了...很快就会...射...啊...喔...」我终于承认自己的无力,还被小莹骑到发出呻吟。
  不说还好,一说完,小莹的嘴角居然露出一抹微笑,接著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剧烈的骑著我。
  「嗯!嗯!喔喔喔!啊!喔!」这是我的叫声。
  「嗯!嗯!嗯!嗯!」小莹也小声地呻吟著。
  大概一分钟之后,我的精液汩汩射出,一次、两次、三次。小莹知道我射了,用力的抵住我的下体不动,等我射完之后,她才慢慢地趴在我的身上,两人紧抱著喘气,享受高潮后的余韵,这是我人生第二次被操到无法控制的射出,感觉全身都要虚脱。
  「妳...有高潮吗?」我傻傻弱弱的问著...
  「嗯...还没,不过没关系。」小莹狡黠的笑著回答我。
  「唉...我一世英名真的是败在妳手上了」我一边轻抚著她,一边默默地想著。
  「谢谢。」我说。
  「谢什么?」小莹问。
  「谢谢妳让我达成梦想。」
  过了一会儿,我俩进浴室清洗了一番,又好好的看了小莹的裸体,原本打算休息片刻再让她知道厉害(我跟女友到汽车旅馆通常都可以做个两次),但直到那天睡前,我都硬不起来,什么叫做榨干,这就是榨干。
  傍晚送她到高铁站,和她聊了聊,知道她为何不开心,原来是因为她觉得和男朋友在一起,却不觉得快乐,男友对她很好,她却莫名的想逃,去了基隆找朋友,朋友也只是劝她好好珍惜,不要想太多,小莹觉得这不是她要的答案。
  「我想,也许是妳心里其实不爱他。」我说。
  小莹歪著头想了想,回答:「或许你说的对。」
  下车前,我突然想起我今天射在她里面,我告诉她如果后续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
  小莹俏皮的说:「你放心,我早就做好保护了。」这答案让我惊讶的说不出话,原来这小妮子早就计划好了。
  小莹突然贴到我眼前,问我:「你刚刚说我让你达成了梦想,到底是甚么梦想?」
  「呃...」「说啊!」「就是,让我能好好的拥有妳一次...」我小声地说著。
  「再见啰!」小莹猛地在我嘴巴亲了一下,开门下车走了,往前走了几步才回头跟我挥挥手道别,只留下依依不舍的我。
  而我没想到的是,这是我和小莹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小莹回去后,不久便和男友分手,然后常常传讯息要我去找她,她也可以陪我在外过夜,但是我当时刚退伍一穷二白,路途遥远,读研究所又很花钱,加上女友看得紧,也无法用出差的名义跑下去。
  就这样一直到了隔年,我带著女友去拜见我的二姑姑,她对小莹很好,两人相谈甚欢。饭后,她在客厅陪表姊的孩子玩,我在房间帮小莹看电脑问题,我偷偷地搂著她,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她的亲密接触,她不再让我碰她的其他部位。
  又过了几个月,我准备和女友结婚,结婚那天小莹也来我家,我准备出发去迎娶之前,我趁著四下无人,偷偷牵著小莹的手,小莹轻轻的将我甩开,我想再抱抱她,她也把我推开了。
  「你要结婚了,别这样。」小莹说。
  「最后一次,再让我抱抱妳好吗?」我说。
  「嫂嫂人很好,你要好好对她」小莹平静的说著,脸上没有表情。
  「我先下楼了,你准备一下吧。」小莹说完,转身便下了楼,只留下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良久。
  那天开始,我和小莹就成为了普通的表兄妹,见面的时候也毫无尴尬,谈笑风生,我也保持著自己的分寸,过去的一切,仿佛从未发生,也不能让人知道曾经发生。
  我甚至想过带著她私奔,去偏远的乡下买一间小房子两人生活,但梦想...不...妄想终究敌不过现实,最后,我们彼此走向各自的道路。
  我婚后不久,小莹去了澳洲打工度假,两年回台后,遇见对的人,真正爱的人,结婚了。
  我和老婆也生了两个小孩,过著幸福的生活。
  有时候我会想,自己当时似乎太单纯,太晚跨过那条线,让我心里有了遗憾;但也会想,也许这是老天的安排,如果因为跨过那条线而让两人陷入,也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所以那条线跨得晚,也结束得快。
  我的这份体验,比起绝大部份人已幸运得多。
  多年过去,那段记忆也已逐渐模糊,只能埋藏在心里,一辈子,趁著我完全记不起细节之前,就让我记录一下这仅有的残存,与遗憾。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