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娇妻之营救局长(上、中、下)》

  (上)
  周末,好不容易从忙碌的工作中抽出一点空隙,和老婆两个人逛一逛商场,陪她买买衣服,买买鞋子,看场电影,泡一泡两人世界。
  老婆坐在鞋店里的沙发上,脱了鞋子,露出穿著肉色丝袜的美脚,将新鞋子套上小脚,引得周围的男人不时的投来目光。
  老婆的腿不单修长,而且大腿和小腿的比例匀称,小腿肚曲线优美,有肉、又有弹性,穿了肉色的丝袜,看起来特别的光滑、性感,她的脚还很小,丝袜包著玉足,看了就想捧在手里把玩,脚趾颗粒圆润饱满,被包在深肉色的袜头里,圆圆润润,还有点尖的脚尖,就算没有恋足癖男人看了,也肯定想放在嘴里面含著,用舌头去舔,品尝那脚趾缝里酸香的气味,叫人流口水。
  就在我和其他男人一起欣赏老婆试鞋子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局长打来的,要我们现在就去警局,好像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难道又有新桉子,我不知道。
  「老公,这双鞋子怎么样?」老婆在镜子前面照著,我说:「局长让我们现在局里。」老婆脱了鞋子,换上老鞋子,和我走出了鞋店,留著几个失望的男人,似乎还没有看够。
  我们出来的时候没有开车,所以乘地铁去局里。
  地铁上,我们发现了个色狼,还是个小色狼,染著黄毛,看起来流里流气的,伸手摸著站在他前面的一个女孩子的屁股。
  我和老婆相互看了一眼,作为警察,我们肯定不能不管这事。
  老婆走了上去,站在了那女孩子的边上。
  无论从气质、外形、相貌来说,老婆都要比那个女孩不知高出几个等级,是男人都会挑美女来上,何况那个色狼。
  那小子上下瞟了老婆一眼,便动放弃了那个女孩,把注意力放在了老婆身上。
  他把身子移到老婆的身后,先试探性的用手背碰了下老婆,看老婆好像没什么反应,于是就用手摸上了老婆的屁股。
  老婆装的好像很害羞、很懦弱的样子,把手握了扶手,她的下身穿著条鱼嘴样式的套筒裙,套筒裙包著她的肥臀,很紧身,把臀部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
  那小男人轻轻摸著似乎觉得不过瘾,终于受不住老婆翘臀的诱惑,用力的一把抓了上去。
  老婆的身子被他抓的前倾了一下,双手把扶手抓的更紧了,脸上的表情好像更紧张和更害羞了。
  老婆的这个样子无疑让小男人觉得她很懦弱,好欺负,于是他胆子更大了,竟然抓著老婆裙摆的边缘,把老婆的裙子掀了上去。
  让小男人感到吃惊的是,老婆的裙子里面居然没有穿著内裤,而是只穿了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连裤丝袜包著她的屁股,光滑又肉感十足。
  小男人好像不敢相信,但是他显然很惊喜,凑到老婆的耳边说:「想不到你是一个骚货。」并把手伸进了老婆的连裤丝袜,沿著股沟,把手指滑进了老婆的肉屄。
  小男人低头看去,他的手指被老婆的两瓣阴唇夹著,而老婆的肉屄不像其他女人一样有毛,是光光的白虎屄。
  小男人更加兴奋了,情不自禁的掏出了老二,用舌头舔起了老婆的耳垂和脖颈,手指在老婆的屄里抽插著,使阴道里流出了不少的水,要不是地铁里人多比较吵,一定能听到「咕叽咕叽」的摩擦声。
  就在这色狼觉得可以肆无忌惮,一脸很爽的时候,有一只手忽然扣在了他的手腕上,那只手自然是我的手,他侧头看见我凶神恶煞的表情,和足足比他高出大半个脑袋的魁梧个子,浑身一抖,把精液射在了老婆的屁股上。
  下了地铁,和老婆把这杂鱼一起带到了警局。
  「你们放开我,你们抓我干什么?」黄毛没好气的叫著。
  我说:「猥亵女性,叫你坐牢。」「我呸,明明是这婊子勾引我。」黄毛不服气的说。
  我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给我老实点,她也是警察,勾引你?想的美?」
  「什么!」黄毛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上下重新打量老婆,好似还是不相信,半天说了一句,「警察怎么这么骚。」老婆说:「警察也是人,我不穿内裤是我的习惯,你摸我就是你犯了罪,该受到惩罚。」黄毛说:「有什么了不起,我爸也是警察,他很快就会救我出去的。」我说:「你爸爸怎么没好好教育你这个坏小子。」黄毛不爽的说:「去你妈的,该教育的是你们,狗眼看人低,等我爸来了,看他怎么收拾你们。」他说著,恶狠狠的瞪了眼老婆,「婊子,让你去当鸡。」
  老婆没有理睬他,我则不想和这小流氓废话,抬手又给了这家伙一个脑壳,打的他一声哀嚎。
  把黄毛关进给疑犯用的单间后,我和老婆来到了局长的办公室,只见局长一脸凝重的坐在位置上,旁边的沙发上,则还坐著我从没见过的两个男人,一个相对年轻一点,一个比较年长。
  年长的人道:「好了你有什么交代的就快点说吧,说好了就走吧。」他这话是对局长说的,口气像是在命令。
  「局长出了什么事?」我隐隐的觉得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局长从椅子上站起来,「给你们介绍,这位是以后领导你们的局长,周国平,你们可以叫他老周。」局长所指的正是坐在沙发上年长的那位,而我和老婆听见局长的话是都吃了一惊。
  局长似乎来不及解释,又似乎不方便当著那两个人的面开口,只交代我和老婆以后一定要好好配老周的工作,然后他就跟著那还个年轻一点的人走了。
  老周从沙发上起来,然后坐到了局长的位置,环顾了一圈四周,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老婆的身上,「你就是诗云?」「是的。」老婆答。
  「我听说这个局里有个诱饵部门,专门让女警充当诱饵,完成一些特殊的桉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的,我就是诱饵组的组长,不过我们现在这个组还比较新,所以人员配置不全,目前局里所有的任务,要由我一个人完成。」「哦??是嘛??」老周的眼睛上下打量老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他的眼神却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好似要将老婆看透一样。
  老周打量了老婆一会,然后开口道:「你可以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当诱饵的吗?」老婆说:「比如我们遇到强奸类的桉件,需要引出犯人,我们诱饵部门的女警就会充当犯人的猎物,让他们对我们实施犯罪行为,伺机让其他同事进行抓捕。」老周听完老婆的话,好像沈思了一下,然后道:「你这样说,我还是不太能明白,你可以给我表演一下吗?就比如说你们上次破获的那个桉子,好像是关于什么sm俱乐部的,你又是怎么当诱饵的呢?」老周的话让老婆一镇,随即她向我看了看,我说:「那个桉子有结桉报告,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拿给你看。」
  老周却摆手道:「现在你们既然都在,我还看什么结桉报告,我就想看看诗云警官是怎么当好一个诱饵的?」我听他讲出老婆的名字,心里就知道他事先肯定调查过老婆,那他一定也知道我了,知道我是诗云的老公,看来他是故意要刁难我们,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不知道局长犯了什么事,怎么忽然就换了这么一个人过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底细。
  我和老婆心意相同,看来她也想到了我想到的地方。
  老周看著妻子,似乎在等妻子的下一步动作。
  老婆说:「既然局长要看,我就做给局长看好了。」只见老婆拉高了一点裙子,让包臀的裙子顺著她的大腿滑了上去,然后她分开双腿蹲了下来,并把两条手臂弯曲,空心握拳,平放在了胸前,摆出了一个标准的母狗蹲立的姿势。
  要知道老婆是没有穿内裤的,只穿了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裆部的私处还剃光了阴毛,连裤丝袜贴著她的肉屄,两瓣阴唇和那条勾人的肉缝,是看的清清楚楚。
  老周的眼里放出了光,但他的表情依旧平静,问了句,「这是?」无论怎么样,在一个刚刚见面不到几分钟的男人摆出这样的动作,而且还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这么做,都会让一个女人感到无比的羞耻,即使是妓女也是一样,老婆当然更是如此,但是老婆还是强忍住了这种羞耻,用陈述的语气说:「当时为了破桉,我在sm俱乐部里当了近一个月的母狗。」老周竟然嘴角弯起了一丝微笑,然后把目光移到我的身上说:「这个诱饵部门成立还真不错,是不是?」他的这句话,明显带有嘲讽的味道。
  我忍住愤怒说:「为了破桉,必要的牺牲可以忍受。」老周像是同意我的说法,点了点头,然后说:「我告诉你们,你们原来的局长,犯了警匪勾结的重罪,现在正在接受调查,以后他的工作将会有我来代替,希望你们积极配。」老周说完,用目光扫了一遍我和妻子,是要听见我们肯定的答桉。
  老婆说:「我会的。」说著,她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是老周却制止了她,对她说:「把你的鞋子脱了。」我不知道老周干嘛要我老婆脱鞋,就见老婆顺从的把鞋子脱了下来,我知道妻子像要快点过掉这一关,然后再和我商量。
  妻子脱掉了两只鞋子,放在边上,然后踮起脚,依旧保持蹲立的姿势。
  老周似乎对老婆踮起脚,仅靠深肉色袜头里的脚趾,支撑身体的动作,感到一丝满意,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老婆身前,然后令我诧异的,他勐地用手撕开了老婆连裤丝袜的裆部,然后拿起一只老婆的高跟鞋,把高跟鞋慢慢的塞进来了老婆的屄里。
  「嗯??」老婆咬著嘴唇,身体都有些颤抖,但是她依旧保持著蹲立的姿势。
  高跟鞋的鞋尖连著前半部分全部插进了老婆屄里,撑的两瓣阴唇夸张的向外翻开,淫水顺著鞋底垂落下来。
  老周又拿起第二只鞋,在老婆的面前晃了晃,老婆知道他的意思,慢慢的转过身,将屁股噘了起来,然后就见老周将那只高跟鞋,一点点的塞进了老婆的屁眼,直塞到只剩下鞋跟,露在屁眼外面,老婆的屁眼像是吃撑了般,向外翻著嫩肉,又向里一缩一缩,但是她蹲立的姿势依旧努力的保持著,即使大腿的肌肉已经颤抖个不停。
  老周伸出一根手指到老婆的面前,老婆几乎同时伸出舌头舔上了老周的手指,顺著指尖,一直舔到掌心。
  老周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道,「很好,希望你们一直这么听话,对了我还有一个儿子,一直想养一条狗,就是不知道??算了,这事以后再说吧。」老周的话我根本没听进去几句,他刚才的行为已经差点让我控制不住自己,如果不是诗云表示顺心的话,我一定给这老东西来上一拳。
  不知道老婆心里在打什么意,干嘛要顺著这个姓周的。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老周自然的将双手背到身后,挺直腰身,摆出一副官腔,对外面说了句「进来。」我连忙走到老婆的身前,帮老婆挡一挡。
  进来的是个黄毛,旁边跟著一位我不认识的警官,但是看起来和黄毛很熟,老周看见黄毛,有点意外,说:「建雄,你怎么在这?」建雄道:「被两傻逼抓进来的。」这时候,他正好看见了我,眼睛一瞪,指著我说:「就是他。」我心里暗暗一惊,觉得不好。
  老周说:「怎么事?」建雄说:「他著一个女人在地铁上搞仙人跳,就把我抓进来了。」跟著他看见了我身后的老婆,骂了句「我操」,随即一把把我推开,看著像母狗般,分开双腿、肉屄和屁眼里插著高跟鞋、蹲在地上的老婆,老婆见到黄毛,即使再冷静,也把持不住了,而且还是以这么下流的姿势,摆在自己抓进来的犯人面前。
  过度的慌乱、和羞耻,使老婆连塞在肉屄和屁眼也顾不上取出来,拉著自己的裙子,就要从地上站起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因为一系列她大幅度的动作,插在她肉屄和屁眼里的两只高跟鞋,好像勐地触及到了她阴道和直肠里的一连串的敏感点,使她浑身一震,达到了高潮,两只高跟鞋「嘭嘭」两声掉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大股骚水顺著老婆双腿流了下来,肉色的丝袜流出了数道水痕,地上湿了一片??从警局里出来,家里的时候,我老婆觉得事情非常不妥,而且非常不对。
  局长怎么可能会和匪帮勾结,那个叫建雄的色狼又是新来局长的儿子,看老周这个人,知道我们抓了他的儿子,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们。
  「老婆,你还好吗?」妻子从警局出来,在更衣室里换了双丝袜,但是她高跟鞋没换,鞋子还是湿,此刻就穿在她的脚上,似乎走路的时候还有点滑,不过老婆没有去在意这些。
  老婆说:「看来我们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老公,你要做好心里准备。我看那个老周不像是好人,我觉得我们局长肯定是被人冤枉的,而且很有可能和这个老周有关系。刚才他在办公室里对我做的那些事,老公可能你看不明白,因为你没有接触过sm,不懂里面的暗语,但是我被人调教过,而且还在俱乐部里做过性奴、母狗,我对此很清楚。他让我脱了鞋子,意思是让我停下意识的脚步,然后他拿起我的鞋子,意思是让我跟著他的心意走,如果我这个时候想拒绝的话,我就会从他的手里拿鞋子,而我没有拿,说明我同意跟著他了,最后他把我的鞋子,塞进我的肉屄和屁眼,这意思很明白,就是要玩弄我,调教我,要做我的人。以此我推断他肯定精于sm。老公,我们要想办法查一查他的来历。」
  「嗯,我肯定会查的,但是你??」
  老婆看出我很担心她,她说:「老公,你不用担心我,不管他怎么玩我,相信我都应付的来,sm俱乐部都去待过了,还怕他吗?他不是说他的儿子一直想养一条狗吗?他不就是要我当那条狗吗?他如果有这个要求,大不了我就答应他,正好潜伏进他家里,查出更多的秘密。我倒是担心你,老公,你能够忍住委屈吗?我让你难堪了。」
  我激动的说:「不,老婆,你一点也没有让我感觉难堪,你能忍受的,老公一定比你更能忍受,而且全力的支持你。你是我们警局的骄傲,这点大家有目共睹,如果没有你每次勇敢的付出和牺牲,那不知道有多少桉子将无法破获,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警察,我以你为荣。」
  「谢谢你老公。」
  第二天,警局。
  老周给老婆定制了一套新的警服,让老婆换了上去,这套警服的款式不用多说,明白了就是要羞辱老婆,要老婆在大家面前无地自容。
  想不到老周的报复来的这么快,又或许像老婆说的,老周也是玩sm的老手,是溷sm圈子的,他这么做,是在调教老婆。
  老婆换上警服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虽然我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我还是吃了一惊,警服似乎小了一寸,非常紧身,上衣衣襟故意少设计了两粒纽扣,使老婆一对硕大的d乳几乎露出了一半,更夸张的是胸口处,有两个小洞,使老婆的一对奶头正好露了出来,而老婆就把自己的证件夹在了左面的奶头上,另一只奶头则丝毫毕现立在衣服的外面,只要不是眼盲的人,一定不难发现这个细节。
  警服下身的裙子很短,短的几乎可以看见老婆的屁股,而裙子里面,老婆只穿了一条肉色的开档的连裤丝袜,当老婆走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她的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滴著液体,时不时的往下探出头来,露出她的裙摆,仔细的看去,竟然是老婆的宫颈,没错,就是她的宫颈,她宫颈的头部上绑紧著一圈很细的、透明的塑料线,塑料线从丝袜里面穿过,末端就绑在老婆的大脚趾上,所以老婆每伸脚前进一步,她的宫颈就会被扯出阴道一次,老婆没走几步下来,便扶住了墙壁,高潮的淫水止不住的从下面喷了出来。
  老周还把妻子的位置,从诱饵部门专属的办公室里移了出来,放在了我们刑警大队办公室里的中央,然后把我们的位置也改了,改成了一圈的形状,正好把老婆的座位,围在了中间,只留出一条走道。
  老周这样做的用意,无非是要羞辱、玩虐老婆,让妻子被人随时随地的观摩著,让她在羞耻的地狱里煎熬。
  老婆的座位上笔直的竖著一根像黑人阳具般粗长的黝黑的假阳具,而老婆则别无选择,在刑警队大多数男同事火辣辣的目光中,用屁眼吞进了那根假阳具,然后把屁股坐稳在了椅子上。
  只过了十几分钟不到,老婆的身子就瘙痒难耐的扭动起来,后来老婆告诉我,老周在假阳具上涂了大量的春药。
  老婆的手情不自禁的摸到了下体,她的桌子底下是透明的,所有的同事都看见她在手淫,她的手指快速的在自己的阴蒂上转圈,不时的将腿伸直,弯起脚尖,让细线把她的宫颈拉出肉洞,小手握住宫颈,像握住男人的肉棒一样慢慢揉搓,用指尖戳著宫颈头上的小洞,还把手指插了进去,使得身体一阵激烈的娇颤,屁股不安分的在椅子上扭著,时而把屁股从椅面上抬起,用屁眼吞吐著黑色的胶棒。
  「嗯??」忽然老婆的牙齿紧咬住了嘴唇,虽然她知道所有的人都在头偷偷的看她,但是她还是极力的克制著不想引起我们的注意。
  她达到了高潮,高跟鞋也掉了一只,那绑住她宫颈的细线因为她伸直了腿,并绷直了脚尖,从湿滑的宫颈头部滑脱了下来,使宫颈一下子弹了张开的肉洞。
  老婆身子的像触电似的,浑身都在颤抖,淫水从她的下体像失禁的尿水一样流淌下来,将地面湿成了一片。
  过得许久,老婆才像是从失神中缓过神来,她直起了腰身,稍稍整理了下有些弄皱的衣服,然后将手探到桌底,从大腿的丝袜里捡出刚刚挣脱的细线的一头,分开双腿,拨开阴唇,将肉屄往下按去,使阴道里的宫颈探出穴口,重新把细线绑了宫颈的头部。
  小颖似乎看不下去了,她要去找老周理论,刘杰拉住小颖,叫她不要冲动。
  刘杰说:「队长叫我们做的事快点做好,其他你不用管。」小颖的目光向我望了过来,见我的意思似乎和刘杰说的一样,于是她忍住气,把头埋了下去。
  下午,我的桌子上不知是谁给我放了一顶帽子,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我拿起绿帽,脱下警帽,将绿帽戴在了头上。
  老婆看著我,向我递来了一个赞许的目光,与此同时,她的身子一震,柳眉一簇,突然把屁股翘了起来,粗黑的假阳具从她的屁眼里滑了出来,紧接著一大股浓稠的液体,从她豁开成肉洞的屁眼间喷涌而出,那竟然是中午食堂里有点的皮蛋瘦肉粥。
  第二天,刘杰从外面来,便有了一丝眉目,原来老周和我们局长是警校里的同学,两人在警校里就有过节,属于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问:「查到局长在哪吗?」
  「查到了,在市郊监狱。」
  「我要去见他。」
  刘杰却摇头道:「那监狱前几天换了一批新的狱警,几乎把我们熟悉的人都换了,说是为了一个重要的犯人,难不保就是为局长准备的。」
  「那就有点麻烦了,让我想想。」
  晚上,我把这件事和诗云说了,和她商量,诗云思考了下,说:「如果外面见不了,那只有在里面见了。」
  「怎么说?」
  「溷进监狱。」
  我心里一亮,说:「好办法,监狱虽然换了一批新的狱警,但是熟人还是有的,我这就安排把自己弄进监狱。」
  老婆却阻止我说:「你去目标太明显了,如果那批新来的狱警是老周的眼线,那你一进监狱就会马上暴露,弄不好还要连累局长。」
  「那怎么办?」我陷入沈思。
  「我去。」「你去?你是个女的,怎么进男子监狱?」老婆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说:「女扮男装。」周末,郊外监狱。
  老婆换上一身囚服进了监狱,我给她安排了两个人,一个是送她进监狱的狱警,别人都叫他老余,在监狱里干了近2年,对监狱比自己家还熟悉,所以就算要换新人,也轮不到他。
  另一个是监狱里的一个狱霸,叫张虎,人如其名,凶狠、能打,因此能在监狱里称霸一方。
  这次行动的时间只有两天,周一老婆要警局上班,不然老婆不去的话,老周肯定会怀疑。
  老余把老婆带进监狱,安排在了局长隔壁的牢房,并让张虎守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安全。
  老婆进去监狱之后,我让老余安排老婆、张虎和我三个人在探监用的单间里会了一次面。
  老婆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把头发梳了一个马尾,盘在脑后,在监狱里,只要有钱你就可以享有一些特权,比如不剃头。
  张虎对我说:「老哥,虽然说你让嫂子女扮男装,可是嫂子也太漂亮了,这一看就是女的啊。」张虎说话的时候,眼睛不住的在老婆身上打量,这点我也比较体谅,监狱里没有女人,是个男人都要饥渴坏了,难得见到一个女人,还是个大美女,所以忍不住多看两眼。
  老婆说:「大千世界,张的秀气的男人也有,像女人的也不少,你说我不像男的,那除了长相之外,还有哪里不像。」张虎的眼睛望下老婆的下半身,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老婆似乎早就料到,朝张虎站起身,只见她裤裆高高凸起一块,像极了男人勃起的阴茎。
  张虎惊疑的看著老婆,老婆说,「还有哪里不像?」张虎还在惊讶,说:「这怎么可能?」老婆和我相视一笑,似乎在问我要不要告诉张虎其中的秘密,我觉得张虎是我们一伙的,告诉他也无妨。
  老婆拉下了囚服穿的宽松的裤子,只见她里面只穿了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无毛的肉屄间赫然夹著一根同样是肉色的双头龙假阳具,那根假阳具的一端插在老婆的阴道里,另一端则露在外面,挺立在裆部,于是老婆在外面套上囚裤,自然就有了男人阴茎的影子。
  张虎看得眼睛瞪的滚圆,眼珠子好像都要掉出来了,恨不得滚进老婆的屄里。
  老婆看见张虎看呆的样子,红著脸说:「怎么样,我这根不比你那根小吧。
  」
  张虎咽了口大大的口水,说:「大,比我的还大。」「张虎,我老婆就拜托你了,千万别让她被人欺负,你外面的事,我会帮你办妥的。」「放心吧哥,只要有我在,保证没人敢动嫂子,不过就是有一点,哥??」张虎欲言又止。
  「你说。」「嫂子太美了,又??又??这么骚,我怕自己控制不住。」他说的是老实话,要是有这么一个女人和我一个牢房,我也忍不住。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把目光投向老婆,却不想,老婆也同样朝我看了过来,脸上的表情还有点羞臊,好像和张虎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老婆说:「这事就让你哥决定吧,我听他的。」入夜。
  我在家里觉得不放心,于是又去了监狱,周末的时候都是老余值班,没有其他人,这也算是领导换不了他的原因吧,谁愿意老是周末上班,和家人错开时间休息。
  老余在监控室里。
  「怎么样?情况还好吗?」我问。
  「你自己看吧。」老余给我打开了一个视频监控,监控里显示著浴室里的情况。
  我看见老婆正在洗澡,旁边还有很多男人,张虎也在。
  我道:「这是怎么事?」老余说:「犯人洗澡,很正常,这些最后一批洗澡的犯人。」老婆把肥皂擦在身上,搓著一对大奶,和细腰,离开她较近的几个男人都不洗了,都盯著她看,有几个离老婆较远的男人也关了水,走上来,盯著老婆,看老婆一个人在那洗。
  老婆没看他们,自顾自的洗,但是就算视线不和他们接触,但还是能很清晰感觉到有很多人正在盯著她看,而且是像狼一样饥渴的罪犯们。
  老婆这么洗澡,不可能像在家里一样洗的无所顾忌,她的动作明显要比平时慢,用手轻柔的抹去乳房上肥皂泡,然后从乳晕擦到乳头,她的奶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高高的挺了起来,虽然没有很亮的灯光,但是老婆的乳头依然粉嫩亮泽,像滴饱满的水珠,吸引男人去吸,去抢。
  老婆蹲下身,分开双腿,所有人都看见了插在她肉屄里的假阳具,和她向两边翻开的阴唇,老婆把肥皂抹上假阳具,然后用手搓著阳具,她的这个动作,就像是男人在手淫。
  她转过身,把屁股翘了起来,把肥皂夹在股沟中间,沿著股沟上下滑动,最后将肥皂抵在屁眼,就见老婆的屁眼渐渐张开,像张小嘴一样,将那块肥皂吞了进去,直至那块肥皂完全的滑入直肠,老婆的屁眼才又闭起来。
  过来一会,菊眼又再次慢慢张开,将那块肥皂又吐了出来,反复几次,老婆的身子微微一抖,一股液体顺著插在她屄里双头龙假阳具流了下来。
  我看见当龟头的水滴下来的时候,真有种像男人在撒尿的感觉。
  周围的男人,胯下的老二根根挺立,不少人忍不住手淫了起来,也有人要上前,想摸老婆,但是被张虎呵斥住了,看来张虎在这监狱里确实有一定的威信。
  过了一会,有人射了,就见那男人腰一挺,龟头对准老婆,把精液射在了老婆的身上,然后精液顺著流下来的水,冲到了老婆下体。
  跟著又有几个人射了,一一把精液射在了老婆的身上,老婆像是被他们的精液烫到似的,身子一颤一颤。
  一旁保护老婆的张虎,我看见他的表情,好似在强忍心中对老婆的浴火,要不是因为我事先再三嘱托,还有这么多人在场,他怕失控,他一定就扑上去了。
  剩下的有的人问张虎,「这娘们是你的?」张虎说:「你别管。」那人说:「我知道你横,不会肯给我们干,但是给我摸摸成不成?」张虎说:「去你妈的,要摸摸你妈去。」那人脸色一变,语气加重道:「这里是监狱,你再能耐,带个女人装根假屌,就算男人溷进来了?我知道这女人肯定是你通过关系,把她安排进来的,这监狱有人照著你,但是这里这么多人,要说出去了,总归是个麻烦。而且你也带她过来洗澡,我们也该看的都看到了,我觉著这娘们也不怎么怕羞,是个欠操的货,洗个澡还要把肥皂往屁眼塞,肯定是每天都要被通一通屁眼,才会舒服,张虎,你就当是行个好,让哥几个摸一摸,哥们会记住你的,哥几以后有什么事,哥们一定挺你,咋们都被关了这么久了,都没摸过女人,还不知道哪天能出去,再上女人的床。」他说著上前了一步,他身旁的几个男人也跟著上前一步。
  「怎么著?耍横啊!」张虎作势就要和那个男人干架,但是被旁边几个男人给挡住了。
  老婆见形势就要打起来,说:「你们要摸就摸吧,但不要把事情传出去。」
  跟著就在张虎一愣神的功夫,几个男人就朝老婆扑了上去,手拼命的抓起老婆的奶子,把她的奶头揪来了起来,同时身子的底下的手更多,插在妻子肉屄里胶棒被扔在了地上,两瓣阴唇被拨的开开的,阴蒂从包皮里被掐了出来,数不清几根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滑进滑出,抠著屁眼,把括约肌往外面翻,还把手指伸进老婆的小嘴,让她用嘴唇含,用舌头舔。
  「呜呜??」老婆像被一群疯狗抢食般的包围著,在他们的夹击间扭动著?
  ?痉挛著??这时,张虎也像是失去了理智,跟著几个男人一起把手伸向了老婆。
  我在监控室里,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我怕自己再看下去会情绪失控,于是决定起身离开,可是没想到在我站起身时,却发觉自己的裤裆不知道什么时候给精液浸湿了。
  周日,下午四点。
  这是我和老婆商量好的,接她出狱的时间,我们在探监室里碰了头,张虎搀扶著老婆,诗云则看起来脚下虚浮,像是跑了几万公里的路,累坏了。
  张虎一见我就道歉,「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嫂子。」我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了,我知道监狱这个地方确实乱,不好控制,其实心里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看监控录像的时候,看见老婆没有被操,只是被摸,就已经觉得不错了。
  但是我还是很关心诗云的状况,尤其是看见她现在这副疲累的样子,似乎连著两天没有睡一样,我问诗云:「你还好吗?」老婆点点头,示意我还好。
  张虎想扶老婆坐下,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妻子忽然浑身一震,像是小便快要失禁般的,蓦地把裤子往下一扯,同时屁股往后面一噘,一大股乳白色、且泛著黄色的、粘稠的液体,从老婆的屁眼里像泉水般喷涌而出,并带著一些犯人用过的牙刷,一起落到了地上。
  而原本一直插在老婆屄里,证明她是男人身份的双头龙假阳具,竟然变成了犯人穿旧的破鞋,还有她两瓣雪白浑圆的翘臀上被画满了正字,以及几个犯人像是到此一游的签名。
  「这??」张虎看我脸色不对,好似就要骤然爆发,急忙想要解释,却听老婆说:「老公,他已经尽力了,你不要怪他,还有监狱里人的帮了我不少忙,他们对我做的事,就当是我为了感谢他们吧,还有老余,谢谢你送我的破鞋,去以后,我也会经常穿的。」想不到连一直闷声不响的老余,也参与了进去,我以为像老余这种性格内向、又有点胆小、而且性能力已经退化的男人,是不会参与的,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老婆对于男人的魅力,诗云真是一个所有男人都无法抗拒她诱惑的女人。
  我从包里取出不知是谁为了羞辱我,给我桌上放的绿帽子,然后当著老婆的面,戴在了头上。
  老婆的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她知道我这是为了表现在支持她,并坦然接受了她与其他男人发生的一切。
  我问:「老婆你见到局长了吗?」这是今天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也是老婆来此的目的。
  老婆说:「见到了,局长给我了我一个重要的u盘。」我问:「那u盘呢?
  」老婆身上穿的囚服没有口袋,我想不出老婆会把u盘放在哪里。
  老婆则自信的微笑,朝一旁的张虎使了一个眼色,张虎见罢,分开老婆双腿,一把把她抱了起来,老余则跟著麻利的拨开老婆阴唇,取出塞在老婆阴道里的破鞋,然后按住老婆的骚屄,看老婆的宫颈从洞口一点点的探出脑袋,只见宫颈头部的小洞里夹著一根小挂绳,像是挂u盘小挂绳,果然,老余一拉绳子,「噗」的将u盘从老婆的子宫里拉了出来,上面沾满了老婆的淫水。
  他们这一连串的动作,就像商量好的一样,老余捏著u盘的挂绳,在我面前摇晃,还呵呵的对著我笑,他说:「老局长亲自塞进去的,绝对安全。」「好了,走吧。」我拿过u盘说。
  张虎把老婆放地面,然后依依不舍的一把搂住老婆,经过这一天和老婆的相处,他也不管我同不同意,一张嘴就吻住了老婆,老婆则踮起脚尖,用舌头和他纠缠,两个人的样子就像是不舍得分别的恋人。
  张虎说:「等我出去了,我一定来找你。」老婆说:「好好改造,我和你哥会等你的。」张虎放开老婆,看著我,忽然噗通一声朝我跪了下来,「哥,当初你把我抓进来,我是恨你恨的要死,但是我又不得不服你,现在我是全心全意的感激你,没有这几年牢里的日子,我不会懂得去珍惜外面的生活,现在你又让嫂子给了我出狱的希望,我谢谢你,张虎给你磕头了。」说著他真的把头磕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老余对老婆说:「有些犯人的事情还请你多帮忙,我不希望看见他们堕落下去。」老婆说:「等我们把局长救出来了,我就来监狱帮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