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极品人妻的无奈堕落 1-2》

  1当尤玲的欲火慢慢退去,身体的需求不再控制她后,失身的痛苦和被凌辱的悲伤一点一点涌上来,慢慢地占据了她的心,她把还伏在她迷人肉体上的陈天豪推开,将衬衣捡起挡住自己裸露的身体,失神地依偎在车门旁缩成一团,当大摇大摆坐在身旁的陈天豪刚把手伸过来,试图抚摸她时,尤玲再也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陈天豪见状,知道尤玲现在肯定是因为失身而后悔,便不顾尤玲的反对,将她搂入怀里,故作温柔地对她说:「我的美人,都怪我不能把持自己,事情现在都已经发生了,只要我们以后小心点,没有人会知道,我会好好对你,不会让你吃亏的。」
  「还有以后?!我们没有以后了!!!」尤玲神经质般的大声吼道,然后放声痛哭。
  望著情绪极不稳定的尤玲,陈天豪没再说什么,只是把试图推开他的尤玲紧紧的搂住,轻轻的像对婴儿一般拍打著她光滑如缎的背,让她伏在自己的肩头哭泣。尤玲哭泣著发泄自己的痛苦和悲伤,自己为什么不坚决反抗,怎么会失身,以后怎么面对老公,尤玲觉得自己的头里乱成一团。
  过了一会儿,尤玲的哭泣声越来越小,可能是刚才尽情的宣泄,现在她觉得自己要好些了,毕竟事实是不能改变的了,她只有面对这个很难接受的处境,她让陈天豪把自己放开,默默的把散在车里各处的衣物捡来穿好,考虑片刻后对正在一旁看著自己的陈天豪说道:「我就当做了个梦,希望你跟我一样,把它都忘了,就当没发生过,好吗?」
  「小玲,我怎么能忘掉,我是真心喜欢你。」陈天豪越来越觉得回味无穷,岂能就此放手,尤玲靓丽性感的身体、性爱时欲拒还迎的表现已经深深的吸引了他,征服性感人妻和高傲美女的满足感让他觉得原来那些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是那么不值一提。
  「你不要说了……我……我是有丈夫的人了,这样做我对不起他。」尤玲其实对陈天豪并不反感,至少陈天豪比宋俊杰有本事,不像宋俊杰,只会在他父亲的庇护下生活,才会让自己……可宋俊杰毕竟是自己的丈夫,而陈天豪不是,一想到这里,尤玲心里愧疚不已,自己被陈天豪奸淫的高潮不断,完了还拿他跟丈夫相比。
  「小玲,我说的都是真心话……」陈天豪急不可耐的诉说自己的想法,想让尤玲能默认他们的关系,这样他就能长期玩弄尤玲了。
  「你不要说了,我想回家,我累了。」尤玲闭上双眼,不再理睬陈天豪。
  陈天豪见尤玲对他不理不睬,马上就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心中有些生气,「你以为你还是什么贞洁玉女,日都遭我日了,还这么猖狂,那好,我今天就把你日个够,看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有什么骄傲的。」
  陈天豪把车发动就向城里开去,他下定决心,今天不能让尤玲回家,哪怕用很卑鄙的手段也一定要让她毫无退路,心甘情愿的沦为自己的玩物。
  车进入市区后,尤玲发现并不是向她家的方向,马上对陈天豪近乎喝斥的问道:「我要回家,你想干什么?」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回家,我带你到酒店去洗个澡,你收拾一下再回家,不要让你的邻居们发现什么。」陈天豪早就想好了理由,马上就故做体贴的说。陈天豪想只要到了酒店,就由不得尤玲了,今天不让尤玲乖乖臣服于他的跨下,他就决不收手。
  「这……好吧!」尤玲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觉得陈天豪还是关心体贴她的,尤玲住在工商局的生活区,现在回去,难免会碰上别的人,要是让邻居或同事们看见自己满脸的泪痕和零乱的头发、衣物,那就难免让人……
  车又开到海峰大酒店,这个酒店是海峰市唯一的四星级酒店,是陈天豪和两个朋友合伙开的。这家酒店的十二楼,在总经理办公室旁边的1210号房间里安装有九台针孔摄像机。1210房间并不对外营业,主要是用来拍摄陈天豪邀请来的官员在里面寻欢作乐时的证据,便于以后如果他们不买面子时,陈天豪好用来要挟和控制他们。
  1210房间的秘密除了陈天豪和他的铁哥们--海峰大酒店总经理方云知道外,就没别人知道了,因为连安装都是他俩干的。
  陈天豪知道方云今天在外地还没回来,总经理办公室就没其他人有钥匙了,也就是说不会有人会看到将要发生的一切。陈天豪决定当一次主角,如果他跟尤玲梅开二度后,尤玲还是不听自己的话,他也只有用录像带来要挟她了。
  陈天豪把尤玲带到1210房间门前,把钥匙取下来交给她,骗她说这是市政府长期包的房间,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办公室刘主任才有钥匙,现在刘主任是肯定不会来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最好把房门反锁上,他就不进去了,他去给尤玲买事后避孕药。
  尤玲感激的看了看陈天豪,默默的打开门就进去了,等尤玲关上房门,陈天豪在听见反锁房门的声音后,就赶紧到隔壁总经理办公室去了。
  陈天豪进到里间,把监控器打开,九个屏幕马上显示出图像,其中有六个是不同方向房间内的图像,另三个是浴室内的图像,陈天豪看见尤玲把门、窗户、浴室、柜子,甚至床下仔细检查了一遍后,便把钥匙放在自己的小坤包里,坐在床沿把衣物脱去,披上睡衣就走进了浴室。
  尤玲一次又一次用香皂、沐浴露清洗身体,似乎能把今天发生的一切洗去。她现在是越来越迷惘,一方面觉得对不起老公,而另一方面觉得陈天豪是一个对自己体贴入微和很有势力的男人,跟他在一起自己有安全感,不像宋俊杰那样窝囊,反正自己跟陈天豪已经有了性关系了,如果自己今后跟他保持情人关系,那自己以后的生活……
  尤玲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自己不能再跟陈天豪来往了,哪怕宋俊杰再没出息,他毕竟还是自己的老公,自己应该尽到身为人妻的责任。
  尤玲一边洗一边想,洗著洗著,慢慢的觉得自己刚刚熄灭的欲火慢慢的又升起来了,在宋俊杰离开的时间里,尤玲有时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在家里也手淫过,于是她的双手不自觉的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最后禁不起坐在马桶上拼命的自慰起来,发出了一声声难以抑制的呻吟。
  「今天自己怎么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真像陈天豪说的那样是淫妇。」一想到这里,尤玲便想起刚才跟陈天豪的销魂感受,身体的需求变得更加强烈和无法控制,心里想的除了性爱还是性爱,现在任何一个男人出现,尤玲可能都会同意甚至会要求跟他性交,疯狂的性交。
  陈天豪得意洋洋的看著屏幕上尤玲的表演,这一切都是他意料之中的,1210房间里的香皂和沐浴露看上去跟一般的没什么分别,其实,是从国外买回来的,都含有大量的催情剂在里面,好让那些官员和妓女疯狂性爱。尤玲平时循规蹈矩,哪里知道这些,所以她一直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
  「叮咚……叮咚……」急切的门铃声将正沈浸于欲火中的尤玲警醒,陈天豪来了,尤玲担心未必能把持住自己,便故意不去开门,希望陈天豪能离开。
  但门铃一直响个不停,尤玲只好强忍住心中的欲火,将浴衣穿上,满脸通红的去开门,她想只开一个小缝,能把药拿进来就行了,不能让陈天豪进到屋里。
  「玲姐,你没事吧,你的脸好红,是不是感冒了?是不是刚才我们在河边的时候,你受凉了?」在开门的一瞬间,陈天豪暗地里一用力,强行推开门进去就把门关上,看著欲火如焚的尤玲,他故作关心的问道。
  「没事……可能是刚才水有些烫的原因吧!」看著已经进到屋里并顺手将门关上的陈天豪,尤玲紧张的回答,她知道如果陈天豪现在要是想再次占有自己的话,自己恐怕很难拒绝。
  「你把药给我,我想把衣服换了回家。」尤玲觉得下身骚痒无比,大腿不由得磨擦了一两下,不过她刚才下定的决心让她强忍住自己的欲望,想赶紧把陈天豪打发走。
  看著春心荡漾的尤玲,陈天豪微微一笑,一边把尤玲拦腰抱起向床边走去,一边说:「玲姐,你不用急,时间还早,你先休息一下吧!」
  「你……你要干什么……我们不能再犯错了。」尤玲连忙拒绝,可她也觉得自己的拒绝是那么无力,同时毫无反抗的身体意味著她已经接受了陈天豪对她的再次占有。
  「放心,我不会日你的,除非你求我日你。我只想抱抱你!小骚货!」陈天豪现在有了猫玩老鼠的心情,要是尤玲有本事能不主动求他的话,那他一定会放过尤玲的,因为在特制香皂、沐浴露的作用下,他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能忍得住,包括那些经验丰富的下海十多年的妓女。
  「你好坏啊!……讨厌!」尤玲被陈天豪赤裸裸的淫语调逗的心痒痒的,她想开口骂他,谁想说出来却变成情人调情般的口吻,此刻尤玲再也不想老公了。
  陈天豪抱著尤玲两人一起倒在床上,陈天豪将尤玲压在身下,手便伸进宽松的浴衣里抓住尤玲的乳房玩耍,尤玲马上发出阵阵娇吟,动情的主动向陈天豪索吻。
  很快,尤玲在陈天豪的调逗下,女性的尊严和人妻的操守被她统统抛在了脑后,只剩下燃烧的欲望。
  当陈天豪起身下床把电视和DVD打开,电视屏幕上很快出现一对欧美男女进行激烈的性爱,看著自己从未见过的刺激场面,听著他们发出的呻吟,尤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主动将自己和陈天豪的衣物脱去,心中满是冲动和兴奋。
  陈天豪躺在床上,得意的看著美丽的人妻为自己脱衣,等自己的衣物刚刚脱去,陈天豪一把就把尤玲拉在自己身边躺下,翻身压了上去,不停的调逗、抚玩尤玲,阴茎在她的阴道口摩擦而不插进去,陈天豪要等尤玲开口求他。
  「小骚货,是不是想我日你?」陈天豪明显感到身下性感人妻的激烈燥动,不停的颠动臀部示意自己进入。
  「是……」尤玲小声的说道,心里有些耻辱和著急,她现在已经燃烧起来,可身上的陈天豪迟迟不进入让尤玲恨不得把他推下来,女上男下自己来好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