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猫的发琼期》

  「哒哒哒哒……」洗过澡擦过身子吹过头发的我按理说该换上衣服准备睡觉的,但是不知为何,现在的我正站在镜子面前欣赏自己。
  娇嫩的肌肤因为刚刚洗过显得更加水灵和红润,配上一头金色长发活像一个欧罗巴美人。不过啊,我像欧罗巴美人的地方可不只有肤色跟发色呢,身材方面也是哦:颀长的身材、丰满的乳房和浑圆的大腿,以及和这些比起来略微不相称的纤腰,简直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范。而姣好的五官配上微鼓的腮帮,让我贵族仕女的气质更加浓烈。没错,如果写实派油画里的欧洲贵妇从里面走出来,大概就是我这副模样吧。
  「好了好了不要再对著自己犯花痴了,快点穿上衣服吧。」内心有个声音说道,是呢,我的身子虽然美,但老这么光著也不是个事啊。于是,我拉开抽屉,找出一套情趣味儿十足的白色蕾丝内衣套在身上。
  啊我死了!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宝贝!蕾丝内衣跟我的雪白肌肤和金色秀发相得益彰,把我衬托得如白雪般清纯,又如仙子般妩媚。哎呀,好想和自己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呢!不对,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奇奇怪怪的!还是赶快穿上其他衣服吧!
  这么想著的我打开衣柜,可里面琳琅满目的衣裳让我犯了难。这件很漂亮,这件也很不错……呜,选哪件好呢?好纠结!对了对了,心上人喜欢什么样的类型呢?
  她是个正经的女孩子,应该会喜欢纯洁一点的搭配。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一边想,一边从衣柜里取出纯白的无袖雕花上衣和短裙,再把一件白色的西装外套披在肩上。
  真是让人过呼吸的打扮呢!这种盛装怎么能穿拖鞋呢!想到这里,我从鞋柜里拎出新买的白色高跟鞋绑在脚上,然后再次回到镜子跟前。
  哦,天哪,美!爆!了!简直就是白雪公主!被镜子里的美人震撼到的我闭上眼睛手托腮帮,不住地扭动著身体。
  嗨呀,我可真是个尤物!
  我花痴了好一阵儿才睁开眼睛,然后我发现了意外的惊喜:我的头上多了一顶闪闪发光的冠冕!啧啧啧,本来就像个小公主,加上冠冕更是画龙点睛呀!
  等等,这冠冕哪来的?
  我带著这个疑问检视著镜子,然后发现我的肩膀后面露出了半只脑袋,刚好能够看见眼睛的那种。
  准确地说,刚好能看见她色眯眯眼神的那种。
  「骚骚!」伴随著那熟悉的声音,一双熟悉的手掌握住了我的胸,同时还有一直熟悉的脑袋在我背上蹭来蹭去,因为我的昵称叫「soso」,很多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在喊我时把「so」读成「骚」来内涵我,比如我身后这位,「骚骚骚骚骚骚!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记得在我的发情期时好好打扮呢!我爱死你了!」
  「蕾……蕾蕾……!」被揉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艰难地说著,「别……别这样……」
  「这里又没有外人,不用避嫌啦!」蕾蕾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这么久不见我有多想你你知道吗嗯哼!」
  「不……不是那个……」
  好奇怪哦!蕾蕾在我身上游山玩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为什么每次我都像个黄花闺女一样娇羞不已?
  「那是哪个啊骚骚?」蕾蕾狡黠地笑著,「哦我懂了,一定是我进度太慢啦!
  这么长时间了只顾著揉你的胸,一件衣服都没给你脱呢!好了,这就安排上!」
  「呜哇!」蕾蕾你在学校都学了些啥?奇奇怪怪的!我知道你现在发情期,可是你能不能稍微矜持点,哪怕是象征性地?
  一边逃跑,我的大脑一边回忆著我在上海结束小分队训练回广州时广州的大家看我的眼神,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细细打听,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家是怎么熬过蕾蕾的发情期的:许久未归的刘力菲行李还没放下就被蕾蕾在电梯里撞个正著,然后理所当然地被蕾蕾从电梯骑到了寝室;卢静半夜发现蕾蕾钻进自己的被窝并把手捂在自己的要紧地方,说今晚我的手就是你的内衣;
  还有一次蕾蕾闹得特别凶,捏住住罗寒月的下巴然后把自己的舌头往罗寒月嘴里送,曾艾佳、龙亦瑞、李姗姗、徐慧玲、谢菲菲冒著失身的危险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勉强把蕾蕾控制住;甚至还有一次,蕾蕾连徐楚雯都没有放过,倒霉的她在林芝和符冰冰的欢呼雀跃中失去了自己的童贞;更刺激哦不是更可恶的是发情的蕾蕾把魔爪伸向了梁娇,一次又一次的欢愉已经把梁娇这个纯情宝宝变成了一个见到前辈会主动掀裙问候的奇怪女人,跟我当初离开广州时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
  难怪刚进生活中心时大家一口一个「你可回来了」,没错,姑娘们虽然个个貌若天仙,奈何她们往往腿长的胸不够大,胸大的往往腿不够长。所以,像我这种二者兼具的姑娘只要在,蕾蕾发情时便不会去找别人。哎呀,某种意义上,我还是个救世主呢!
  但是我这个救世主现在也太狼狈了吧!外套被扒掉,惊恐地在房间绕,只为逃避那欲求不满的色猫!
  「骚骚你别跑那么快嘛!」蕾蕾丝毫不知收敛,「我们那么久没见了,好好亲热一番嘛!」
  「哦,你也知道'好好'亲热啊!」我羞愤地冲著蕾蕾尖叫,「那就把灯光调暗一点,营造点氛围慢慢来啊!哪有你这种上来就……就……」
  「就什么呀?」蕾蕾这个坏东西,竟然在期待我说那种羞耻的话?
  「就……就干坏事的!」灵机一动的我想出了得体的言辞,既避免了口吐芬芳,又把蕾蕾这只色猫嘲弄了一番,不愧是我!
  「哦哟,」蕾蕾的眼睛里闪烁著淫靡的光芒,「这是干坏事啊?那你以前还对此那么陶醉,看来骚骚也不是什么好人呢!」
  「你……!」她是对的,回想起来,蕾蕾那色情的手法和口技,确实地让我感受到了作为女人的快乐……不对,现在我应该想办法逃离蕾蕾的魔掌呀!可恶,早知道就不穿高跟鞋,还是这种高跟鞋了!行动不便不说,绑在脚踝上踢都踢不掉!
  不过还好,隔著一张床,周旋一下,还是有机会脱身的……张琼予……你给我稳住……稳住……
  结果,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蕾蕾不知哪来的智商,只见身轻如燕的她像跳马一样翻越床铺,直接跳到了我的面前。趁我被惊呆的几秒钟,她迅速把手伸到我的腰间,揪住衣角猛地上拉。大脑一片空白的我不自觉地配合著她的动作,等我反应过来时,我的上半身只剩一件文胸了。
  糟糕!但我还没有满盘皆输!不知不觉被情欲影响智商的我迅速转身逃窜,却感到蕾蕾的那不老实的爪子拽住了我的裙子!不过没关系,裙子就让你脱去好了,我可以借此来个金蝉脱壳!
  这么想著,我开始不顾一切地往前跑,被蕾蕾抓住的裙子也逐渐开始离开我的身体。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是算准了蕾蕾会揪著我的裙子不放,却没算准自己会被裙子绊倒!所以呢,现在的我整个人狼狈地趴在地上,被蕾蕾钳制著小腿,动弹不得!
  胜负已分,蕾蕾迅速顺著我的小腿继续前进,直至我整个身子都被她压在身下。很自然地,我的内裤被拨开,一根我又爱又恨的手指进入了我的体内,接著就是一阵熟悉的律动。
  哎,明明知道发情的蕾蕾力量、智商和反应速度远胜平常,却还是没能逃脱她的魔掌!
  算了,生活就像沁洁,反抗不了,就学著享受吧。何况,蕾蕾虽然欲壑难填,对我却是真情实感,还有,技艺精湛。
  「骚骚呀骚骚,」蕾蕾得意地笑著,「你看看你,刚才还叫著不要不要,这会儿却一脸享受呢,水也流了那么多!」
  「是……啊!你说得都对……」被折腾得上期不接下气的我努力吐出完整的话,「我……认栽……你先……把衣服脱了……外套刮得我难受……」
  「哦好!」听到我屈服的蕾蕾两眼放光,「哦对了,骚骚这么香软,是刚洗过澡吧?我也洗一下,你等等哦!等不及的话,就先自己解决吧!」
  「我……等你……什么自己解决,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奇怪啊!」
  ……
  「对不起……骚骚……」蕾蕾坐在镜子前,欣赏著里面的两个姑娘,「我一发情就……控制不住自己……明明知道你不喜欢那么……直接的……」
  「没关系啦……」替蕾蕾别好羽毛发饰之后,我抚摸著蕾蕾的香肩说,「就咱们俩……直接点没什么不好……是我没完全学会享受这种这种情趣……」
  「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喜欢你的啊……」蕾蕾站起来,双手搂住我的脖颈,与我不同,她的玉足和她的身体一样不著片缕,这使我们之间有了近十厘米的身高差,「色而不淫,媚而不妖……」
  「在学校学了不少呢,呼呼,」看到蕾蕾夸人水平有长进的我娇羞地别过脸,要知道这个坏东西以前夸人只会讲「丰满的奶子」、「肥美的屁股」之类的,难道蕾蕾真的长大了?我好开心啊!
  「你有没有学到更多呢?」我顺势往下问道。
  「当然!比如这个!」一边说,蕾蕾一边把我的脑袋往下按,「看招,唇枪舌剑!」
  「嗯……嗯……嗯……!!!」果然!一点都没变!蕾蕾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色胚!被蕾蕾抱著脑袋啃的我被迫低头屈膝去迎合蕾蕾,因为口腔被蕾蕾肆意蹂躏,我半句话都说不出!
  维持著这样的姿势,蕾蕾抱著我向床边移动,直到把我整个人推倒在床上。
  接著蕾蕾熟练地脱下我的内裤,用香肩撑起我的美腿,本能地想要把蕾蕾蹬开的我却没法这么做。坏蕾蕾!知道我怕鞋跟踩坏你娇嫩的肌肤,你就真的为所欲为了?
  「刚刚才进行了一半吧?」蕾蕾憨憨地坏笑著,同时用手剥开我的花瓣,「我洗了那么久,你有没有著急呀?」
  「你……!」这个坏蛋居然还要羞辱我,「多嘴……啊!!!你给我停下!!!」
  「所以说你想不想要呀,骚骚?」蕾蕾一边说一边用手搓弄我的阴核。
  「你……变态……!!!」
  「想要就快说啊~」看我不肯说出那么羞耻的话,蕾蕾变本加厉地调戏著我,对,无论是嘴上还是手上,「瞧瞧你下面的嘴跟水帘洞似的,上面的嘴却还是那么不诚实,准备装到什么时候嘛……」
  「讨厌!!!啊噢!!!」坏蕾蕾!只要我骂她她就会刺激我那里!那么敏感的地方,稍稍一掐就会痛,稍稍一碰也不能满足,难受死了!
  「有本事你继续呀骚骚~」蕾蕾淫邪地冲我笑著,「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形势比人强,瞧瞧胜券在握的蕾蕾,再瞧瞧狼狈不堪的自己,唉,你就认命吧,张琼予!
  「我……要……」被肉体空虚不断蚕食理智的我终于还是屈服了,「你……
  可以……进来……」
  「你要什么呀?」蕾蕾漂亮的眼睛滴溜溜地转,「进到你什么地方呀?」
  「你……不要……欺人太甚……啊啊啊!!!」
  「你得说清楚嘛……」得寸进尺的蕾蕾嘴角止不住地继续上扬,「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应该用自己哪里进入你的哪里嘛……」
  「你的……手指……舌头……或者别的什么部位……都行……」坏死了坏死了,蕾蕾坏死了!可是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我此刻还有别的选择吗?「快点……填满……我的……下面……」
  「不行不行,」蕾蕾闭著眼睛摇著头,「下面是哪里嘛?范围太大了!你得讲得更清楚点!」
  「求你了……」真是的,往常都能用「下面」等隐晦的词语糊弄过去的,这熊孩子上学都学了些啥?「别让我……太难堪……」
  「可是我真的不清楚嘛!」蕾蕾明知故问地问道。
  「进入……我的……花园……深处……」虽然看不到,但我明显感觉到羞红爬满了我的脸,甚至是我的全身,白里透红的乳房和脚背与雪白的文胸和高跟鞋一起,构成了一副无与伦比的良辰美景。
  「花园是哪里嘛?」蕾蕾歪头困惑道,不过看到我纠结又羞赧的表情,她似乎决定要给我个台阶下,「这样吧骚骚!你可以选择说得更清楚一点,或者不说,拉著我的手放在你想要的地方也行!」
  这分明就是从两个烂桃子里挑出一个不太烂的嘛!我才不会做那么羞耻的事!
  可是……要是不那么做的话……就免不了口吐芬芳……
  但是抓著人家的手往自己身体里送果然还是太羞耻了!
  觉得不好意思就把话说清楚呀……
  ……
  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无奈地握起蕾蕾的纤手,拎出一根手指,然后把它塞进了我的身体。
  「这才对嘛……」蕾蕾很自觉地开始抽送,同时从我的腿间钻上来,和我并排躺在床上,「扭扭捏捏的……最后不还是得进入正题?」
  我一言不发,红著脸靠在蕾蕾肩头,享受著蕾蕾的葱指在我体内进进出出的快感。
  「哎呀……好享受呢……」蕾蕾温柔地抚摸著我金灿灿的脑袋,「骚骚真是像猫咪一样可爱呢!哎呀,说到这里,好想养只猫呢!毛雪白雪白的那种……就像骚骚的皮肤一样……」
  我依旧一言不发,哼,刚刚把我欺负得那么惨,现在还想听我叫床?想得美!
  才不是因为你技术太好了,弄得我现在就算开口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呢!
  「怎么不说话呀骚骚?」蕾蕾在我耳边憨憨细语,「哎呀?难道是害羞了?」
  噫!蠢驴,我才不会害羞呢!通体红透的我这样想著。
  「我在上面累得要死,你在下面一动不动,」这是哪个年代的段子了蕾蕾你还拿来讲,好土啊!「不动就算了,连点反应都没有,将来肚里没东西,可别怪人家……」
  「哦呵?」发现破绽的我灵机一动,「肚里有东西?有本事,你就让我肚里有东西啊……」
  「好啊,没问题啊,」蕾蕾也来劲了,「我能搞大刘力菲的肚子,也能搞大你的!看招!」
  「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啊,」我肆无忌惮地调戏著蕾蕾,「我巴不得像菲菲那样给你生个宝宝呢……」
  「骚骚你都这么说了,我会努力的!」蕾蕾顺水推舟地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她能更容易地进出我的身体,「当初跟菲菲也是这个姿势!这一次,我一定会更大力的!」
  糟了!被蕾蕾带进坑里去了!我们有一个叫谢菲菲的小后辈因为名字的原因被戏称为「刘蕾之子」,所以我们都借此跟蕾蕾开玩笑说她技术上乘到可以让刘力菲精准怀孕,可是玩笑终归是玩笑,蕾蕾再怎么大力,目前的技术条件也不太可能把菲菲肚子搞大嘛!当然,我也不可能!
  但是眼下「让我怀孕」成了蕾蕾在我体内大力抽送的理由,我却没有理由阻止她!
  「蕾蕾你别……啊啊啊啊啊啊!!!!!!」
  天哪,这频率,这力道,还带旋转的……世上没有哪个人受得了吧!蕾蕾的手指简直就像是蚂蝗,钻得我又痛又痒,不同于蚂蝗的是,还很爽!
  「哎呦呦……」望著双眼紧闭、身体蜷缩、大腿紧合、小腿乱踢的我,蕾蕾欲火燃烧得更旺了,我不用看她,都能感受到她火辣辣的目光在注视著我!「骚骚真是的……纯洁又淫荡的样子……迷死人了……啾咪……」
  「嗯……!」尽管蕾蕾的吻分外轻柔,但下体的激烈状况还是让我无心享受,我那似乎已经不属于我的身体在蕾蕾猛烈的攻势下拧成一团。蕾蕾力气大得仿佛要把我的子宫钩出来,同时还用拇指不停地搓捏我的阴核,这个坏蛋,是想让我同时感受阴蒂高潮和阴道高潮吗?
  「骚骚,有感觉的话叫出来比较好哦……」蕾蕾继续往我耳朵里吹著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大腿分开一点嘛,我的手都要被你夹成肉饼了,哎不对,这是好事啊,说明骚骚的下面还紧致得很呢……」
  「变态,变态,大变态!」我扯著嗓子尖叫,「你这是要搞死我啊啊啊!!!」
  「哪有!」蕾蕾居然还有脸装出人畜无害的样子,「不是说了嘛!我要帮你孕育一个新生命,你居然还不感谢我?来嘛,谢谢你,谢谢大家,还有别忘了…
  …」
  「谢……谢谢蕾蕾!!!」蕾蕾啊蕾蕾,你真是发起情来自己都不放过啊!
  「嗯!有那个味道了!」心满意足的蕾蕾一边说一边加大力度,「好骚骚,这么配合我,作为报答,这就送你上天!」
  「哦哦哦!!!蕾蕾……快点……给我……别管我……弄死我……不要停…
  …!!!」沈溺肉欲的我顾不上形象,不知羞耻地向蕾蕾摇尾乞欢。
  「好的好的,骚骚别怕,我来了!」看到我淫荡模样的蕾蕾兽性大发,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剧烈的快感让我的大脑霎时一片空白,我只能隐约感觉到大量的汁水顺著我的大腿喷薄而出,过了好一阵子才从蕾蕾怀里清醒过来的我发现自己喷出的水把床变成了水床,也给蕾蕾腰部以下的身体重新洗了个澡。唉,这弄得,满屋都是「骚」味儿啊……
  眼前的场景刺激到了我的羞耻心,因此我索性把身子转了过去。
  「骚骚……」蕾蕾撩拨著我的秀发,「这么多……在上海那么久……憋坏了吧……」
  这个坏蛋!居然还在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害得我身体又有反应了!
  「对不起……说著要循序渐进的……结果……」蕾蕾的语气比我失去意识之前柔和了许多,嗯,乖宝宝的感觉,「你……没有生我的气吧……」
  你还好意思说?我在心里暗暗骂道。就在这时,一个邪恶的想法突然在我脑海中浮现。
  我何不装出很生气的样子,然后顺势逆推一波?
  不可以!蕾蕾对我一片真心,我怎能恩将仇报?
  可是她明明把我折腾得那么惨!
  这分明是满满的爱!
  ……
  「骚骚……骚骚?」蕾蕾的声音有些焦急,「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没怎么。」没反应过来的我随口一回。
  「骚骚……你别这样……」蕾蕾语气都变了,难道她以为我生气了?抱著这个疑问,我回头瞟了一眼蕾蕾。
  蕾蕾的脸上写满了担忧与恐慌,心满意足的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太过热情,没有顾及我的感受。嘻嘻,真是个好孩子呢!
  真的好想欺负她呢!
  「我别哪样?」我一边夸张地表演著一边暗爽,「我也没有怎么样啊?」
  「骚骚……我错了……」蕾蕾说话的声音都变了,看来她是真的很担心呢!
  「你没错,你哪有错啊?」因为背对蕾蕾,所以我可以不用控制自己的表情,想多开心就多开心哈哈!「你一点错都没有!」
  「骚骚……对不起……」蕾蕾整个软了下来,看来上学以后学了不少东西嘛,放原先这个迟钝的家伙肯定只会听字面上的意思,然后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真的没有问题。不错,有长进!只可惜,这回是你失策了!「求你了骚骚……别生气了……」
  「我那么开朗,怎么会生气呢?」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要憋不住笑了,但是为了逆推大业的顺利实现,我还是把笑声憋了回去,「我好得很!」
  「骚骚……求你了……」蕾蕾央求著,「我真的错了……求你原谅我……只要你原谅我……你要我怎么做都行……」
  「哦。」哎呀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行不行,再忍忍,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骚骚……」蕾蕾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我……我是坏蛋……我错了……我……我……我做那种事给你看好不好……」
  「那种事?呵,什么乱七八糟的,谁稀罕?」
  「就……就那种!!!」不用看都知道,蕾蕾的脸绝对红透了。可是,对此我居然觉得有点开心?我真是个坏女人!这么坏的女人,活该被蕾蕾玩得七荤八素的!
  「那种是哪种?你倒是说清楚啊。」我知道自己可能有些过火了,但是在危险边缘试探的刺激感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我……我做给你看!」说罢蕾蕾就坐了起来,然后整个世界安静了。
  过了一会儿,蕾蕾的呻吟声传入了我的耳朵。
  不是吧?我没碰她啊?难道说,蕾蕾在……
  自慰?
  带著这样的疑问,我扭头往蕾蕾的方向望去,然后看到了让我把持不住的光景:蕾蕾面对著我双腿大开,把整个下体暴露在我的视线中,同时暴露在我视线中的,还有蕾蕾那只玩弄她自己下体的纤纤玉手。看样子蕾蕾已经有点反应了,瞧她那充满憨气的俊俏小脸多陶醉呀,闭著眼睛享受,完全没注意到我在看她呢。
  好了好了,张琼予,人家蕾蕾都做到这份上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一边这么对自己说,我一边把蕾蕾搂倒在床上,然后在她的嘴唇上微微用力一啵叽。
  「骚骚……」蕾蕾惊讶地睁开了眼睛,目光中还含著些许惊喜。
  「你自己得搞到什么时候,来,姐姐帮你。」我避开蕾蕾的目光,双手开始劳作。哎呀,还是要稍微冷淡一些,不能转变得太明显,不然会穿帮的哈哈哈!
  「骚骚……」蕾蕾激动得说不出话,「你……不生我气了……?」
  「是这里痒吧?」左手找准蕾蕾的G点并按上去后我问道,与此同时我的右手捏住了蕾蕾的一只乳房。哎,蕾蕾那尺寸,说是乳「房」,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啦。
  「嗯……」春潮微退的蕾蕾羞答答地回应了一声,她到底还是个女孩子啊。
  得到肯定回答的我自然而然地开始进入正题,说来也奇怪,我明明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但是不知为何我在欢愉之事方面格外熟练,难道我天生淫荡?呸,才不是!总之,我一只手揪著蕾蕾的一只乳房像是要为蕾蕾塑形般提拉揉按,另一只手则效仿蕾蕾的手法,拇指揉搓阴核的同时,中指在蕾蕾体内不断抽送。并且,我还颇具心机地虎口发力,使得蕾蕾阴核感受到更重力道的同时,蜜穴也被绷紧。
  更让蕾蕾招架不住的是,我不时把指尖放在她的G点,那滋味,嘿嘿,谁享受谁知道!
  我的小可爱哪受得了这种刺激?没一会儿就被我搞得丢盔卸甲。通体透红自不必说,蹙眉咧嘴的媚态更是让人神魂颠倒,痉挛不已的胴体也是让我兽性大发。
  她双手有气无力地抓著我的手腕试图反抗,然而,这除了让我更加性奋意外没有任何效果。
  「啊啊啊……骚骚……你……轻点……我的……痛……痛……!!!」招架不住的蕾蕾哀求道。
  「你刚刚把我搞得那么舒服……不好好回报怎么行……」一边说著,我一边加大力度,同时整个人压在蕾蕾身上开始匍匐前进。而且,我故意贴著她的皮肤呼吸,这使蕾蕾的身体更加剧烈地颤抖著,我必须花费更大的力气才能勉强把她压住。
  「咦……奇怪……明明很痛……却想要更多……」渐渐适应这种节奏的蕾蕾语无伦次地呻吟著,我没有看她的表情也不准备看,不过我相信她的表情一定格外精彩,「快……骚骚……继续……给我……」
  差不多了,我的脑袋已经爬到了使我的嘴唇正对蕾蕾锁骨的位置,是时候进入正题了。我放开揪著蕾蕾酥胸的手并用这只手托起蕾蕾纤细的腰肢,然后连唇带舌地对著蕾蕾的锁骨深深一吻,接著顺著蕾蕾的脖颈一路往上啃。巨大的快感弄得蕾蕾嗷嗷直叫,以至于啃到蕾蕾脖颈时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蕾蕾的喉咙在颤抖,真是激动人心!被振奋的我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蕾蕾小巧的下巴含入口中吸吮一番,随后就用嘴唇扒开蕾蕾的檀口,把自己的舌头捅了进去。
  「嗯嗯嗯……!!!」「嗯嗯嗯……!!!」被封口的蕾蕾想叫却叫不出来,但我却借著我们交错的唇舌感受到了震动,真是的,害得我也有感觉了!
  就在这时,我感到自己按压蕾蕾阴蒂的拇指被一只熟悉的手拨开,随后我的纤腰被另一只熟悉的手按住,使我不得不趴在蕾蕾身上。接著,熟悉的手轻车熟路地再次进入了它熟悉的地方,并在抽送的同时使劲把我向下按。心领神会的我也把自己那只在心上人体内的手往上提,这样一来我和蕾蕾就以一种及其淫靡的姿势贴合在一起:我们的下面夹著彼此的葱指,葱指相互向对方发力使我们的阴蒂挤在一起;身长相仿的我们乳房也是差不多的位置,四乳相对带给我们难以想象的快感,好吧,事实上,我的胸部全面压制了蕾蕾的;我们的上面也没闲著,以舌为剑以唇为盾的我们大战了不知多少回合依旧难分胜负;在上中下三重快感的刺激下,四条玉腿也不由自主地拧在一起,我们可以凭著娇嫩的肌肤感受到彼此那同步上升的体温。
  这姿势……太糟糕了!!!
  「骚骚……」渴望新鲜空气的我们暂时松开了彼此的唇舌,这使得蕾蕾有了说话的机会,「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说……说来听听……」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脸……歪一点……」蕾蕾一边说,一边用下巴拨我的脸。
  「怎么……难不成你想……」看著蕾蕾热切地盯著我脸正中央,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就是……那个……」蕾蕾努力地扭著脖子。
  心领神会的我莞尔一笑,把脸朝著相同的方向歪,好吧,在蕾蕾的角度看应该是相反的方向,哼,这种细节问题随便啦!总之,扭到一定角度之后,我把鼻梁往蕾蕾鼻梁上用力一怼。
  啊,啊,啊!碰到蕾蕾的痣了,我好开心啊!
  或许是缘分吧!我们的鼻梁上都有一颗美人痣,而且位置十分接近。虽然如此,在今天之前,我们从没玩过痣交呢!
  「骚骚……骚骚……我好开心……」蕾蕾笑得像个憨憨,「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那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我羞涩地低下了头。
  「是呢……一家人一家人……以后……我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惹你生气了……」蕾蕾天真烂漫得像个孩子。
  「哎……傻姑娘……我没生气……逗你玩的……」哎呀,只顾著开心,我说漏嘴了!
  「啊……骚骚……你……好坏……看招……!」得知自己被摆了一道,蕾蕾中间和下面同时发力,虽然中间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但下面力道的突然加重还是让我浑身一哆嗦。
  「好啊……坏蛋……你竟敢……我……饶不了你……!」我回报性哦不是报复性地对蕾蕾做同样的事情。
  「哦哦哦……骚骚……我错了……你轻点……我……喘不过气……哦……!」
  下体巨大的快感让蕾蕾禁不住高呼,可遭到全面压制的胸部却没法让蕾蕾痛快地这样做。在这种情况下,蕾蕾的小脸憋得通红,哼哼,小坏蛋,知道姐姐的厉害了吧!等等……这什么鬼……啊啊啊!
  就在我洋洋得意之时,我突然感到盘踞在自己下体的玉手进一步发力:又塞了一根手指进来不说,抠挖的力度和深度也明显上升!更要命的是两根葱指各司其职,一个深入,一个蜷起来猛戳我的G点!而且,蜷缩的手指把我的下面撑得更开了!
  「好啊……骚骚……胸大任性啊……我……非把你……肚子……也搞大不可……看你到时候还敢不敢……猖狂……啊啊啊!!!」娇喘连连的蕾蕾坏坏地笑道,可惜没笑多久,她就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因为我有样学样地复制了她的做法。不过,讲道理,这果子是苦是甜还不一定呢!
  「怎么样……蕾蕾……感觉如何……?」看著蕾蕾哭笑不得的小表情,我戏谑地问道。
  「好……好大的力……骚骚……继续……继续呀……呀……呀……!!!」
  「嗷呜……蕾蕾……我也是……别停下……快……把我……往死里弄……往死里搞……发情期……憋著……很难受吧……全部……发泄到……姐姐身上……!!!」
  「骚骚……也是……我的身材……没你……那么好……你就……将就……用一下……吧……」
  「快别……这么说……蕾蕾的身子……多少人馋呀……能和蕾蕾……这么亲热……我超开心的……!!!」
  「我也是……和骚骚亲热……超开心……以后……也要这样……」
  「嗯呢……一定……就算不记得我的生日……应援色……」
  「一月二十一日……蓝色……这里!!!」
  一边说著「这里」,蕾蕾一边更加猛烈地抠挖我的G点,同时手指在我体内更加努力地活塞运动,而我也无意识地对蕾蕾做了同样的事。于是,几乎是同一时间,伴随著下体爆发的火山,我们的脑袋也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苏醒过来的我发现自己的双腿被分开,而蕾蕾正跪在我的两腿之间!不是吧,这家伙还想对我动歪脑筋?
  「在两腿间潺潺流出的琼浆玉露,Justsoso~」蕾蕾抵著我的洞口坏笑著。
  「啊啊啊!!!讨厌!!!」被羞辱的我本能地想要踹开蕾蕾,只是脚上的高跟鞋让我放弃了这种想法。
  「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吗?」我羞愤地骂道。
  「可开心了!」一边说,蕾蕾一边打开自己的双腿,把整个下体暴露在我的视线中。
  「啊啊啊!!!变态!!!你干嘛啦!!!」被蕾蕾性骚扰的我尖叫道。
  「骚骚……既然我们下面都差不多撑开了……哈哈哈……」蕾蕾厚颜无耻地挠头憨笑著。
  「你……喂不熟的狗……!!!」我一边骂一边站起来,然后走到梳妆台前乖乖趴好。
  「对……我就是你的girl……不过……看你这么自觉……你是我的girl更贴切吧……」蕾蕾一边继续憨笑,一边拿出那跟我们用了不知多少次的、一边粉一边蓝的双头龙,并把粉色那端插进了她自己的下体。
  「哼……臭不要脸……」我撇了撇嘴,微微屈膝,任由蕾蕾扶住我的翘臀。
  蓝色那端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要开始了,骚骚……」蕾蕾趴在我的背上,往我耳朵里吹著热气。
  「嗯……快点……给我……」被热气搞得意乱情迷的我回应道。
  「嗯?诚意不够呢……」
  天,蕾蕾这是又要把我调戏一番?
  可是我的身体已经饥渴难耐了!
  再忍忍,蕾蕾肯定也是如此……
  不行,忍不了了!
  ……
  「求你了……让姐姐爽……」我的理智最终还是向欲望屈服了。
  「有那味道了……不过还不够……」
  「求你了蕾蕾姐姐……让妹妹爽……!!!」
  「不不不……还是不够刺激……」
  「蕾蕾妈妈……让女儿爽……!!!」
  「这还差不多……好妹妹乖女儿……姐姐来了……妈妈来了……嘿!!!」
  「啊啊啊……进来了进来了……!!!」我不知羞耻地浪叫著,「快……乔儿……别放过你娇娇姐……!」
  「你……!!!什么东西!!!」蕾蕾做梦也没想到我会拿「大小乔」——梁娇梁乔这对货真价实的双胞胎姐妹开涮,被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的她一时停顿了动作。不过,反应过来的蕾蕾很快进入了角色,看来在学校没白学!「好你个骚姐姐……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啊……乔……太厉害啰……姐姐……安逸……」为了更强的代入感,我甚至说起了并不熟练的四川话。
  「骚姐姐……」蕾蕾跟她外婆学过一些四川话,所以她讲起四川话来比我要流利一些,「太骚咯……妹妹……一杆杆……夺死你……」
  「好妹妹……不要……楞个嘛……」被奇妙的情境设定冲昏头脑的我更加努力地卖弄风骚,「轻点……哦哟……我的沟子啊……!!!」
  「姐姐……太骚咯……」蕾蕾欢欣地迎接自己三观的颠覆、崩溃和重塑,「妹妹愣是想……给你一托子……!!!」
  通过镜子,我可以清楚地了解我们现在的状况是怎样的不堪入目:珠圆玉润的金发尤物被压在桌子上,丰满的乳房在一双素手的挤压下变换著形状,金色的秀发在昏暗的灯光和旁边乌发的衬托之下显得格外耀眼,比这更为耀眼的是两张姣好的容颜,但最为耀眼的还是两张容颜上被快感扭曲的表情,以及一起扭曲的身体!
  是的,为了更好地满足蕾蕾,我死命地夹紧下面,并用力地往蕾蕾的方向翘;
  而蕾蕾用更加激烈和深入的抽送告诉我,她也在做同样的事;更要命的是,得知彼此在做同样的事的我们,开始变本加厉地继续做这些事!
  不知是因为肉欲洗脑还是因为沈迷设定,在我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我竟然看到镜子那双尤物的脸……居然变得如此相像?!
  天哪!!!口口声声告诉自己梁娇梁乔是纯洁的姐妹情谊,不能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念头,可是一旦开始,我竟然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性幻想!!!
  还是说,这是因为我和蕾蕾越来越有妻妻相?
  算了,不管了!总之我爱蕾蕾,蕾蕾爱我就完事了!
  完事了……
  湿了……
  了……
  ……
  再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让我颇为惊奇的是,我竟然被洗得干干净净的,还被换上了睡衣!
  咦,蕾蕾什么时候这么贤惠了?
  旁边一具同样沈睡的温暖肉体否定了我刚才的想法。哼,我就说嘛,比起把人洗香香还还上干净衣服,抽指无情倒头便睡更像是蕾蕾会做的事!就算蕾蕾有心为我破例,昨晚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欢爱也应该弄得她没那力气!
  而我和蕾蕾都是洗香香还换了干净睡衣的。
  难道说……
  「睡醒了?」一个熟悉的温柔嗓音问道,「你们够激烈的啊。」
  「倩倩!」拾掇得这么整齐,肯定是我那全世界最好的室友的杰作!不对,这时候我不是应该担心那件事嘛!「你……」
  「别担心,床单换了洗了晾著呢,地也拖过了,棒子也清理过了……」倩倩平淡地回答著,对于这种事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我是说……昨天晚上的事……」倩倩的精心照料弄得我心里发毛,「你……都看到了……?」
  「视频等会儿发给你,」倩倩坏笑著,「我还没修呢……这种视频应该还要打码……哦不对你,我是说,你们应该喜欢无码的……」
  「倩倩!!!啊啊啊!!!你给我……给我……!!!」
  「修好再给你。」
  「讨厌,不是那个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