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乳女邻居 1-7》

  第一章:偷窥小林,27岁,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社畜的生活实在算不上精彩,每天两点一线的过著枯燥的日子。但这样灰色的日子中却有一点点粉色点缀,那就是他新搬来的邻居——凌音。
  凌音长著一张美丽的脸,桃色的嘴唇旁点缀著一颗性感的美人痣,身材高挑丰腴,一头乌黑秀丽的黑发柔顺的披在肩上,二十八九岁的样子,正好处在熟透了的年纪,一举一动都带著成熟妇人的风情。
  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那对丰满的胸部,G罩杯的尺寸让她无论穿什么衣服胸前永远都是紧绷绷的呼之欲出,上衣从上往下第三颗纽扣永远承受著它这个年纪不能承受之重。
  自从前天凌音搬来小林隔壁,他每天的日子也就多了一些期待,或许是出门时的一声招呼,或许是电梯里的一次偶遇——比如这次。不过这次偶遇并没有小林想象中的美好,因为凌音还带著一个电灯泡,一个二十岁上下的毛头小子。
  “小林~晚上好啊~”凌音带著少年走进电梯,并温柔的笑著打了声招呼。
  白色的短袖衬衣被硕大的胸部撑得变了形,蓝色短裙下黑色的丝袜包裹著丰满的大腿,毛头小子半躲在她身后,不知道在干什么。
  小林看著他们亲密的样子,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男朋友吗?也是,都一把年纪了,也该结婚生子了,但是姐弟恋是不是有些……他勉强的笑了笑,说道:“这是你男朋友吗,挺般配的。”
  凌音脸红了红,声音有些奇怪,“不是哦,我还没有男朋友呢!这是我弟弟,来我家玩几天。”
  在小林看不到的凌音背后,毛头小子手里拽著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正无意识的拨弄著开关。
  小林瞬间觉得生活又充满了色彩,他算是对凌音一见钟情,听到凌音依然单身的消息,要不是现在还在电梯里,他已经高兴地跳了起来。听到凌音声音不对,小林关心的对凌音说:“你是感冒了吗?声音有些哑,回去记得吃点药啊。”
  “感冒?啊,嗯,早上起床就感觉有些发烧,谢谢你。”凌音脸上带著不正常的潮红。
  “真的没事吗?要不我陪你去医院吧。”电梯里弥漫著凌音身上的香味,小林有些心猿意马了。
  “没事,我回家睡一觉就好,嗯,睡一觉就好。”
  凌音脸色愈发红润了,带著惊心动魄的艳光,她身后那小子也不说话,就是自顾自的摆弄著手上的一个什么玩意儿。
  “哦……”小林一时找不到话说,气氛有些尴尬,好在电梯已经到了,小林很绅士的让凌音先出去。
  凌音微笑著点了点头,领著她弟弟走了出去,小林随后跟上。
  “那个,你手机好像响了。”
  凌音经过他的时候,小林似乎从她胸前听到了振动的声音,看凌音没有点反应,他便出声提醒到。
  “手机?没有啊?啊!是这样的,来电话了!”
  凌音一开始还没意识到小林说的是什么,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带著弟弟匆匆打开门进了屋,进屋之前,她弟弟冲小林诡异的笑了笑。
  望著凌音离去的背影,小林苦笑著摇摇头,大概是不方便在他这个外人面前接的电话吧。她弟弟那个笑容他也觉得有些奇怪,在凌音进门前,小林好像看到那小子的手在揉捏著凌音那丰满的屁股,那个动作可不像是姐弟间能做出的动作。
  算了,估计是自己禁欲太久了?晚上找点AV看看。小林叹了口气,进了自家房间。
  *********吃过饭洗了碗,小林趴在阳台上抽著烟。
  他家和凌音家成L型,在阳台左侧正好可以斜斜的看到凌音家的客厅,说起来可能有些变态,小林每天最大的娱乐就是待在阳台上看著凌音家发呆。这算偷窥吗?小林不知道,但能多看一些凌音美好的身影,那也是挺好的。
  今天凌音家客厅并没有拉上窗帘,小林有些期待了,他渴望像以往那样看到心仪的身影出现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然后装作巧合的样子跟她挥挥手打个招呼,仅仅如此他便可以快乐一整天。
  然而当凌音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的时候,小林看到的却是让他十分震惊的一幕。
  透过落地窗,小林隐约看见凌音她弟弟正抱著她右边的胸部快速耸动著,而凌音斜躺在沙发上,左手握著一根儿童小臂粗的震动自慰棒,快速抽插著自己左边的乳房。
  小林顿时觉得一团火在心中烧了起来,不仅仅是心中,就连胯下也烧了起来,明明是变态到不合常理的一幕,却让他的下体硬到生疼。
  他紧紧盯著客厅里的凌音,不由自主的脱下了裤子,右手握住了下体开始撸动了起来。
  只见紫色的震动棒在凌音左乳的乳头里疯狂进出,每一次挺近,震动棒都齐根进入她硕大的乳房,而拔出的时候则带出一波波白色的乳汁。
  凌音骚媚入骨的呻吟声隐约可闻。
  弟弟一边亲吻著凌音的头发,一边快速耸动著下体,小林甚至看到凌音的右手中指插入了弟弟的屁眼中,按摩著他的前列腺。
  一切都说得通了,小林撸著鸡巴,明白了过来。之前在电梯里的时候,亏他还以为凌音手机响了,谁知道那是凌音胸部插著的一根震动棒!这哪是她弟弟,分明就是她找的小炮友,还是专插奶子的那种!
  她们进门后一定就开始做爱了!在他吃饭的时候就在做爱!等他吃完饭洗了碗还在做!表面看上去温柔成熟的凌音实际上是个爱好年下的婊子!淡淡被NTR的背德感让小林更加兴奋,手里撸动的更快了,因为禁欲太久了,龟头上流出了的浓浓的先走汁,弄得他满手都是。
  此时凌音家里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
  弟弟估计快要射了,凌音的左手也不再管那根震动棒,任由它插在自己左边的乳头里,随著乳房的摇动乱晃。她双手抱头,露出长著淡淡腋毛的腋下,弟弟看到她的腋下后更加兴奋了,抱著她的右乳耸动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凌音右乳四溅的乳汁已经把沙发打湿了一大片。
  随著一声小林都清晰听到的娇媚呻吟,弟弟绷直了身体,凌音也翻起了白眼,只见她的左乳喷出了大量乳汁,就连震动棒都被喷了出去,留下一个张开著的乳头孔。而弟弟在抽搐了几下之后,也躺在了凌音怀中,舌头伸进凌音左边大张的乳孔中舔著,小林终于看清凌音被糟蹋的一塌糊涂的右乳。
  丰硕的乳房上乳头洞大开,乳房上点点汗液流下,与从乳洞中流出的精液母乳混合物汇合,将凌音右乳的下半部分全都染白了。
  看到这小林脑子里一片空白,他长这么大还没受到过这么强烈的刺激,下体猛得喷薄而出,精液像尿一样泄了一地。
  *********等小林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再看凌音家,客厅里已经没有了人,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收拾干净的,更不知道自己偷窥她有没有被发现。看著地板上一大滩已经变成透明颜色的精液,小林带著爱情破灭的感觉默默收拾了起来。
  但美好的憧憬消失了,欲望却熊熊燃烧起来,小林对于凌音的渴望愈发浓烈了。插乳头这种事,他以前只在漫画上看到过,哪知道现实里真的有人能做到这一点,还是这么一位成熟性感的女性,能够满足他一切的性幻想,要是能和她来一发的话……
  就在他一边YY一边擦拭地上污渍的时候,他家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这时候会是谁呢?小林赶紧整理了一下著装前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出现在他眼前的正是那张满是春色的面容。
  “晚上好啊~”凌音微笑著。
  小林一楞,有些羞愧,之前偷窥的事一定被发现了吧?但看著眼前的淫娃,闻著她身上成熟的香味,小林的下体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毕竟先是看了一场活春宫,之后活春宫的女主角又出现在你面前,换了谁鸡儿都得硬。
  凌音见小林发著呆,她瞟了一眼小林鼓起的帐篷,轻笑著问道:“不请我进去吗?有礼物给你哦~”
  “哦哦……”小林回过神来,让开了门,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在地上。
  关好门,小林领著凌音去客厅,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话说。说什么好?威胁她如果不和自己来一发就把她和她弟弟乱伦,用的还是乳房的事说出去?先不说小林依然对凌音有著不一般的感觉,弟弟也不一定是真的弟弟啊?况且这种事过于没品他做不来,就算胁迫凌音和自己来了一发,但如果不是心甘情愿,那和日充气娃娃有什么区别?
  “刚才你看到了吧?”俩人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后,凌音率先打破了沉默,美艳的脸上依然挂著微笑。
  小林沉默半饷,艰难的点了点头。如果凌音上门是为了算账他也认了,毕竟偷窥她有错在先。
  “别紧张哦~”凌音看著眼小林高高支起的帐篷,舔了舔嘴唇,“我不是来找你算账的。”
  她翘起二郎腿,精致的脚趾勾著拖鞋一晃一晃的,小林的目光不自觉的被她美丽的脚吸引了。
  “本来想著如果是有人发现了我的秘密的话,给他一笔钱就行了。但如果是你的话……”凌音见小林一直看著自己的脚,干脆脱下拖鞋把脚放在了小林大腿上。
  黑色的丝袜包裹著凌音精致的足趾,小林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
  “你果然很有潜力呢~!”凌音媚笑著,她穿著这只连裤袜三天了,刚才又和弟弟激烈的做了爱,这时趁他洗澡就过来了,还没来得及清洁,脚上的味道自然很重。但小林一点也没嫌弃的样子,反而痴迷的摸著她的脚,看来是个十足的恋足癖呢。
  凌音自己也是个很变态的女人,乳头交就不说了,为了能让自己的乳头能被肏,凌音特意飞去巴西做了个手术,自此她丰硕的乳房也变成了性器官——她还是个十足的恋味癖,本来这只连裤袜是为了她自己自慰时闻臭味用才穿这么久的,和弟弟做爱时没敢穿怕把他吓著,没想到来找偷窥的小林时反而找到了同好。
  “你要不要当我的炮友呢?”凌音很高兴,但小林沈醉于凌音馥郁的脚臭味,压根没听见她说什么。她也不以为意,从在客厅里看到小林的大鸡巴和地上一大滩精液那一刻起,凌音就打定主意至少要和小林来一炮了,那样的大鸡巴,那样的射精量,光是想想凌音就要泄了。如果不是今天和弟弟约好了,凌音恨不得现在就把小林的大鸡鸡塞进自己的奶子里狠狠蹂躏,让他灌满自己的乳腺。
  不过嘛,小林和她这么合拍,也喜欢闻她的脚臭味,这真是意外的惊喜,正好从一夜情进化成长期炮友。
  见小林半天没动静只顾著玩脚,凌音干脆将脚从小林怀里抽出来,然后脱下连裤袜放在了小林手上,顺带将来之前准备好的原味胸罩交给了他,胸罩也是她这几天一直穿著的,那上面嘛……嘿嘿,算是给小林的小礼物。
  “那么就这样说好了哦~明天这时候你来我家找我,今晚你就用这些将就一下吧,不过记得别撸多了,要给我留著些库存啊!”
  凌音也不等小林答应,轻笑著拥抱了一下小林,随后便摇著蛇一般的腰肢回家去了。她回家之后自然是和弟弟做爱,计划是先把左乳灌满精液,之后便是吃正餐,时间还挺紧的,要是干的兴起的话明天上班估计得迟到。
  小林楞楞的目送凌音出门,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春梦,但手上的裤袜和胸罩不断告诉他这是真的,于是他兴奋的跳了起来。他手舞足蹈著,一会儿闻著裤袜脚尖凌音那浓郁的脚臭,一会儿舔一舔连裤袜裆部,尝一尝成熟女人的骚臭味,一会儿把头埋在凌音的胸罩里呼吸她浓郁的奶味汗味,鸡巴硬得像一根铁柱。
  但闻著闻著奶罩他就发现不对了,怎么会有股子精液的味道呢?
  拿起胸罩一看,两边罩杯里残留著大量的精斑,小林思考了一下,鸡巴不由得更硬了。
  事实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凌音最喜欢的事之一,便是用震动棒堵住灌满精液的乳房,然后出门去工作,约炮,调戏年下,这么做罩杯里自然会残留著精斑。
  闻著胸罩里骚骚的味道,小林恨不得狠狠撸上十来发泄个痛快,但想著明天要和凌音打炮,他只好以极强的自制力忍住了,这注定是一个难熬的夜晚,等明天,他要好好灌溉一下凌音这个骚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