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州劫》

  第一章【东汉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袁绍发病,死于邺城。其后袁家三子袁尚、袁谭、袁熙为了争权相攻,终被曹操各个击破。于建安九年攻陷冀州。】
  东汉建安九年(公元204年)冬二月曹操站在城外的山坡上遥望冀州。城里火光冲天,喊杀声连片。两只眼睛慢慢瞇细。嘴角扯动一下。露出一种别人难以察觉的冷冰的笑意。
  城内。
  烧焦的烟味混合一股血腥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令人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曹丕放慢马速,穿行在冀州的街道上。几次半路上冲出全裸的女人,跪求救命。很快又被精壮的士兵拖回房子里。他冷眼旁观。破城后的奸淫烧杀在所难免。
  倒是因为看到几个身材丰满的胴体,勾起一些欲火。他深呼吸一口冰冷空气,左手重重拍打在马背上驼著的女人的屁股上。女人发作一声悲鸣,不停地挣扎起来。
  曹丕的冰冷的手已经穿过亵裤,用力揉捏著她的翘臀。右手猛挥一鞭,马儿嘶叫一声。飞跑起来。
  第二章将军大帐内。
  灯光摇曳,温暖如春。
  曹丕站在屏风的背面,4名身披薄纱,几乎全裸的随军性奴正忙于替他宽衣解带,长袍除掉,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一把朱唇已经轻轻靠过来。温柔地用舌尖舔著主人的乳头。另一把朱唇从脚边开始慢慢向上舔著。曹丕闭上眼睛,长吐一口气,身体慢慢放松起来。
  一大浴桶的热水已经在旁边准备好了。
  屏风外,他带回来的女人还没有解绑,横躺在地上。不停在抽泣著。
  「传老苗进帐。」属下应一声,弓身退出。
  一会儿走进来一个长著怪异的八子胡的干瘪老头,向屏风拱手道:「大将军有何吩咐?」
  「这是袁熙之妻甄氏,你看看。」
  老苗瞇著眼睛凑近过去,擡起甄氏的脸看了一下。「袁绍好色,天下皆知。
  府里的女眷果然不同凡响呀!将军可否赏看一下「「苗先生不用客气,扒了随意检查吧。」
  甄氏闻言脸顿时变得煞白,内侍营里的几个婆娘一拥而上,嗤嗤几声。甄氏全身赤裸地展现在面前。两个婆娘把她两脚岔开,身体最隐秘的部分也毫无遮拦地暴露出来。雪白的下腹只有一层浅黑的绒毛,两腿间一条细细的肉缝,阴唇呈粉红色。老苗点点头伸出鸡爪一样干瘪的手先捏住丰满得乳峰,揉捏起来。另一个手在两腿间细嫩的肉缝上来回摩挲,然后两只瘦长的手指分开了肉缝。甄氏强忍住哭,扭动身子想躲开,但她手臂被抓得紧紧的,无处逃遁,肉缝被剥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肉。那手指继续向里面钻,直到露出一个粉色的小肉芽。阴道逐渐湿润起来了,因为外面刺激,肉壁有规律地不停收缩颤动起来。
  良久,他抽回手睁开眼道:「恭喜大将军,嫩的能掐出水,好货色!其乃难得的名器呀!」「有劳苗先生费心调教了,班师回朝后,这班奴才用处可大了。
  「待会给你送过去,别弄坏了!」老苗应了一声弓身告退。
  屏风内的曹丕一边在说话,身体慢慢起来变化。一个性奴轻启朱唇吞吐著肉棒。他微微叉开双腿,方便另一把朱唇用舌尖轻扫著他的菊花。一阵阵快感传过来。让他身体倍感舒畅。连日征战,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彻底放松。
  二月的天气还是有点冷。曹丕泡在浴桶里。他的身体在温暖的炉水包围下,慢慢舒展开来。浴桶是老苗设计的。桶壁不高,他躺上去后热水刚好漫过他的身体。两名性奴也跟著进来了。细心用布在拭擦著主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突然,大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侍卫禀报副将朱烙将军求见,准见的声音刚传出,朱烙已经应声而入。他是心腹大将。深夜来访必有要事商量。曹丕一挥手,侍从们就纷纷退下。
  朱烙凑到跟前。细声报告:「京城探子回报,曹植公子近来趁丞相不在,偷偷派人去了江东,孙权也派出心腹过了江,暗中送了不少钱。如果曹植公子能联合江东,必立大功。将军三思!」
  「看来,我的兄弟,他也没闲著呀」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其他营的粮草都已经配发,唯独本营的粮草植公子借口筹集需时,尚未发出,军中吃紧。将军要马上定夺一下。」
  「嗯,我们还有多少银两?送一批给江东的黎太傅,再让老苗挑几个培训好的性奴送过去。让他多多用功。目前袁绍已破,如江东的前线气氛紧张起来。丞相就会早日回朝。另外,粮草的事情,我去找丞相借去。哼……」
  「将军,还有一事……」朱烙凑到曹丕的耳边小声说:「蒋奇妻子严氏带著女儿在外面求见。」
  「哦?是严大司马的女儿严氏?」朱烙点了点头,低头躬身退了出去……
  「把人带进来!」曹丕冷笑了几声,侍卫应了一声,飞跑出去。一会儿,带进两位全身裹著严严实实,身穿貂袍大衣的女子。高的女子牵著矮的女儿向前跪下口呼拜见将军,声音有点颤抖。
  曹丕悠然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两位深夜来找本将军,所谓何事?」
  「妾身乃是袁绍麾下大将蒋奇妻子严氏,冒死面见曹将军,也是逼不得已,这是我的女儿蒋晴晴」说罢,俯身地上抽泣起来。
  曹丕一听。心里马上暗暗高兴。不禁心猿意马。此严氏乃当朝严大司马的小女儿,名列五美之一,早已听闻。不禁心花怒放。
  按照军中的规矩,女人进将军内堂,必须全身检查一遍,防止刺客。曹丕一挥手,内侍的婆娘马上带两人下去。很快,两人已经梳洗一番,换上的薄纱袍子。
  重新跪在曹丕的面前。这时的两位已经几乎全裸,薄纱很透光。身材一览无畏,严氏贵为夫人,何时穿过这样的薄纱,羞得满脸通红。女儿更是紧紧躲在母亲得后面。
  这时曹丕已经换好便服,坐在内帐的书椅上。好好打量一下严氏。
  严氏大概年介30出头的少妇。鹅蛋脸凤眼,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怀了身孕,挺著大大肚子。两个乳房因为妊娠的原因变得浑圆,丝毫没有下坠。不过一身肌肉皮肤紧绷,没有一点松弛的感觉,跪在地上由于肚子的重量,屁股反而更翘起来。大腿尽头是神秘的三角区和油黑茂密的芳草地。她旁边的小女孩大概在15岁,身材小巧玲珑。乳峰盈盈可握,乳头已长的象小指尖般大小,象两粒晶莹的玛瑙。粉红的乳头伴随呼吸微微颤抖。雪白的下腹竟是光秃秃一片,只有一层浅浅的绒毛,两腿间一条细细的肉缝,几乎看不出阴唇。
  曹丕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首先严氏的美貌垂涎已久,其次在军营里面,抢猎回来的性奴众多。霸王硬上弓做多了,令他深感无味。眼前的大家闺秀。羞涩的表情,让他不禁暗喜。
  「蒋奇将军乃猛将呀,可惜不肯为丞相所用,攻城得时候杀害不少军士,罪孽深重,是丞相指定的死囚呀!可惜呀,可惜呀。按照军中规矩,你蒋府上下百条人命,男属全部处死,女眷全部充军为性奴。也是为他所累呀。」严氏早就听闻沦为性奴,在每个军营里被几百,几千个男人轮奸的惨状,不禁全身发抖。,但她出身名门,大风浪也见识不少,惊恐之余,还能保持一点的镇静。
  「贱妾听闻曹将军为丞相的爱子,为人仗义爱材,深得丞相喜欢。贱妾愿去牢房里劝夫君来投,并奉上全部家财。今日冒死觐见,如果将军能救全家一命。
  贱妾愿为牛马,服侍将军「曹丕心头一动,要争夺皇位,打点朝廷各位大臣也花费不少。军中军饷也是不够用。假如蒋家家产给父亲充公。自己也是分文未得。更不要说严美人和蒋家女眷了。
  他舒展一下身体,不急不缓得喝了口酒「你叫何名?入蒋家多久?」
  「回大将军的话,贱妾本家姓严,乳名一个菁字,爷叫我严家的就好。贱妾是袁绍朝中严大司马家排行第二的女儿,贱妾丈夫原配病逝后,父亲便命贱妾嫁给蒋奇,今日娘儿两人当牛作马,一定伺候将军满意。望能饶家人一命」。
  「你说伺候我。你可知道我房里的规矩?」
  「这……贱妾不知。但凭吩咐,贱妾都听从将军调教。只是小女晴儿年方十六,都还是处子身体,望将军怜惜。」
  「呵呵……严家,身孕有几个月了?过来让本将看看」严氏咬了一下朱唇,心想事以至此,也由不得自己了。她慢慢站起来。碎步走到曹丕的前面。行了一个福礼。
  男人的大手已经穿过薄纱,抚摸在她的圆臀上,皮肤有点凉,细腻光滑。曹丕一边用力揉捏著,一边冷冷盯著严氏。只见她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皮肤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身体也慢慢娆动起来。好像要躲闪,又好像在迎合。大手没有停。手指已经在股沟上滑进去,轻轻扣住严氏的菊花。另外一个手已经慢慢在她大大的肚子上打圆圈,一把抓住她硕大的乳房。温润、鼓胀的感觉由马上由手上传来。严氏身体受到前后夹击,已经呈S形状紧绷。屁股随著手指的插动而慢慢摇摆。曹丕用两个手指夹住乳头,不停在玩弄著。慢慢,严氏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了。
  「你夫君喜欢怎样玩你?」严氏全身无力,差点靠著曹丕的怀里。她细声回答「他最喜欢贱妾的嘴。」说到这里。脸更红了。
  「让老爷试试。」曹丕把怀里的严氏一推,她嗯咛一声跪在地上,脸刚好贴在裤裆上。回想除了丈夫外,第一次这么靠近另外一个男人,更何况,昨天还是一个高贵的将军夫人。现在沦落如此地步,也顾不了那么多,她咬咬牙,把心一横,凤目含春,嘴角带笑,用嘴咬著裤带,慢慢拉开。一支大肉棒弹了出来,鼻子闻到男人特有的味道。伸出小巧的舌头,从肉棒的根部一路舔到龟头上。小嘴微微的张开在那个男人黑红色的龟头上轻轻吮吸著,一点一点的吞了进去,费力的吞到了根部,脸已经憋得通红。
  曹丕享受著胯下女人的口技,食指指了一下蒋晴晴,要她到跟前。蒋晴晴第一次看到母亲在吮吸著男人的肉棒,已经满脸通红。她想走前去,一站起来,双腿一软,又跪下了。
  严氏知道早晚躲不掉魔掌,轻咬银牙,回身对女儿道:「脱吧,你和娘一样,都已经是将军的人了。」叹声道:「还不快去了衣,服侍主子。」
  蒋晴晴不敢硬撑,流著泪把身上薄纱脱下,露出了娇嫩嫩水灵灵的身子。羞涩地挪近过来。
  曹丕很喜欢幼女,看到蒋晴晴两只乳房刚开始长成,粉嫩嫩的在胸前,那乳头两点梅花般点缀在上面。小蛮腰上光滑柔软,就连小屁股也只是微微长成,紧绷的并在一起。不禁心花怒放。一手把她抱起,叉开双腿,让她跨坐在怀里。
  严氏跪在地上,用力吞咽著阳物,让那硕大的鸡八深插入自己的咽喉。并用喉中嫩肉夹了几下龟头。忍了片刻后吐将出来,香唌在阳物上挂起一条细丝,微喘了一下,又急忙把阳物再次吞入。她一擡头就可以看到女儿的粉红的小穴和嫩嫩的菊花。小穴已经微微绽开。
  严氏想著女儿破瓜就在今夜,也不由悲从心起,她杨起头,用舌头轻轻刮著女儿的小穴。希望湿润一下。蒋晴晴突然象触电一样,两腿绷紧。身体感觉一阵潮热。慢慢小穴湿润起来了。
  曹丕双手用力擡起蒋晴晴的双腿,用龟头对准小穴,慢慢研磨。
  只要一松手。肉棒就要直插进去。此时的蒋晴晴全身发软,双手抱著曹丕的脖子,闭上眼睛喘息不停。严氏跪在脚底看到一清二楚。她连忙用手压下肉棒,用嘴套弄几下,用口水湿润龟头。再把龟头对准小穴。希望口水可以湿润肉棒,避免女儿破瓜时的痛苦。
  蒋晴晴的身体呈V字形,随著曹丕的双手慢慢降下来。小穴被挣开,被慢慢插入,小女孩全身哆嗦不停,肉棒一插到底。蒋晴晴扬起头,喊疼不已。曹丕感觉鸡巴把小穴紧紧包围。湿润而温暖。他双手用力,幼女的身体随著被擡起,肉棒露出大半截,又慢慢吞没。严氏看得清楚,连忙用舌头舔著男人得卵袋。有时候肉棒在小穴中滑出来。她连忙用嘴含著鸡巴,用力套弄。再用手扶正肉棒插进小穴。
  曹丕的肉棒刚离开温暖湿润的小穴,正感到空虚,突然又进入另外一种湿润包围,龟头受到舌头的舔弄,更受刺激……第一次如此玩弄一对母女,令他兴奋不已。
  曹丕一边抽插著蒋晴晴,用脚踢一下严氏的屁股。严氏也意会,回身跪趴在凳上,四肢撑住身子,高撅起肥白的屁股。识趣地婉转举臀相就。他一手在妇人动人的臀肉上抚摸玩弄一番后,猛的一分,露出里面潮润的阴户,分开花唇,从女儿的小穴中抽出肉棒,猛一挺身,把坚挺的阳物捅入严氏的阴穴里。
  「啊~!」严氏的惨哼一声,然后冷嘶不矣。曹丕在严氏的肥臀上啪啪猛拍两掌,猛挺阳物,下下狠肏,根根到底,只撞得妇人肥臀一浪一浪,啪啪作响。
  只干得严氏的闷哼轻叫,又顾忌女儿在旁,不肯放开淫声。只是扭著屁股一下下的挨著,实在受不得了,就长哼一声,发泻下肉体上的快乐。蒋晴晴身材不高。抱起来刚好在曹丕的胸膛前面。,她轻启朱唇,吮吸著曹丕的乳头。如此一来。上下受到夹击。
  曹丕大叫一声爽呀。肉棒一离开严氏的阴穴,马上就捅进蒋晴晴的浪穴里。
  如此这般,不销片刻工夫,严氏的就吐了句「要死了」,双腿颤栗不停,泄了身子。
  曹丕却不管这么多,只觉阳物在两个小穴里面润滑湿润,阴穴一下下的抽触,更觉快意。双手抚上二女的骄臀,在股缝中抠摸著,下身只管狠肏猛抽。很快的就被蒋晴晴干到泄身边缘,曹丕依旧不停,猛得拔出阳物,向上顶住蒋晴晴的屁眼菊花,狠狠插入,一下到底。
  「啊……!疼啊……!将军饶了吧……!」蒋晴晴的突然后庭被插,吃痛苦叫,然而高潮尤在,屁股又尽在曹丕手中掌控躲闪不得。只觉得火烫的阳物在自己肛中急进急出,摩擦肉壁,牵连著前面嫩处阵阵麻痒。而这时,曹丕三个手指不知从何处伸到小穴里,按在花蒂上急速的揉动。那阵阵酥麻,前后被弄,只见蒋晴晴的全身闪抖个不停,一股股阴水泉涌而出,口中「嗯啊嗯」的娇吟,双手紧紧抱著曹丕的脖子,快乐的颠峰还是降临了下来,曹丕也猛烈喷射。精液全部灌进女人的屁眼里。
  曹丕轻轻抽插著蒋晴晴的嫩肛,看著女人彻底得抒缓过来,喘息渐平。才缓缓拔出阳物,严氏跪爬过来香舌轻吐,舔起阳物。
  「严家,可还快活?」「将军厉害,对女人手段非凡。贱妾今生愿作奴为宠仕奉枕席。」曹丕这时斜眼看著跪在地上蒋晴晴,用脚尖托一下她的下巴,嘲谑道,「大小姐,跪过来给本将军舔干净。」蒋晴晴委屈地看了一眼母亲,眼泪在眼里打转,无奈跪爬过去,轻吐香舌。套弄起肉棒。
  「你家夫君。杀我军兄弟无数。我家丞相断难容他。满门男丁抄斩,女眷充军当性奴在所难免呀,就连你腹中孩儿,一旦产下,若为男丁,也要处死。」严氏一听,身子抖得更厉害,爬前几步,不停磕头,口喊将军救命。
  曹丕用手轻托她下巴,中指慢慢伸进严氏的嘴巴,搅动她柔软的舌头。「如此尤物,如何舍得,或许我让丞相把你们发配充军到我营中来,由我来处置。」
  说到这里,他一脚把蒋晴晴蹬翻在地「来人呀,把这小妮送到朱将军的帐去。
  告诉他别用坏了,本将以后有用。
  蒋晴晴一听,哭喊著不要,严氏连忙爬过去,一把抱住女儿,泪如雨下。
  「这就是我们的命,晴晴不可任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言罢,母女抱头痛哭。
  内营的侍从已经拿出披风,把蒋晴晴整个包裹起来,扛上肩膀,大步走出去。
  望著女儿远去的背影,严氏瘫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