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杨婕外传 之 淫在旅途》

  我和妈妈还有王经理在星期五晚上就坐车到了郊外的小镇去度假了,王经理开车和妈妈坐在前排,她穿著露背连衣裙看起来很清凉,因为是出去玩妈妈还是在肩膀上套了一件透明的网眼褂子,她的裙子站起来刚好到膝盖,现在坐在王经理的车上两条大腿并在一起,裙摆拉到大腿根前面,妈妈用手压住裙角不让车外的风把裙子吹起来。
  「小杨,待会儿我们直接到旅馆先登记房间然后再去吃饭,估计到那天也黑了」王经理对她说。
  「有你在我也不害怕,这次我们要好好地玩一下」妈妈对他说完就转头看向我。「小涛,你和妈妈出来没错吧,你那个老爸会带你出来玩么」妈妈接著说。
  「呵呵,当然和你们在一起好玩了,爸爸工作很忙嘛」我笑著回答她。
  「你爸的忙工作都是我给他的,不然哪有时间和小杨在一起呀」王经理一边说一边把手指放在妈妈的奶子上点了一下。「好好开车,别分心,晚上给你」妈妈打开他的手。
  到了郊外的小镇天已经很黑了,王经理带我和妈妈去旅馆开了房间,他开了一间豪华主人套房,妈妈和他在双人大床上过夜,我在客厅的另外一张床上睡觉。
  妈妈到了房间以后就把窗户打开,也不管对面街道的楼房里还有人可以看过来,就把连衣裙脱掉露出肉色的乳罩和三角内裤。
  她先去厕所解手然后就对王经理说「老王,你去点餐进来吧,我饿死了」王经理马上打电话给旅馆的餐厅让他们送来香槟和牛排。「不用这么丰盛,简单点就行」妈妈还在厕所的马桶上对他说。「那怎么行,我要对宝贝你好一点」他说完对我挤著眼睛。
  「我会管你们的事么」我对自己说完以后来到客厅的床上打开电视看起来,王经理说他有事出去一下,妈妈在厕所里解完手就打开水洗澡。我走过去说「送餐的还没来呢,你等他走了以后再洗么」「哎呀,我热死了,无所谓啦」妈妈把奶罩解开就扔在洗手池上,然后走进了浴缸里,她过了一会儿把内裤也脱掉扔在浴缸的边缘。
  我走到窗台前让深夜的晚风吹拂著我的胸膛,在盛夏的夜里是那么的凉爽,过了二十分钟妈妈洗完了,她在浴室的镜子前把水擦干,这时有人敲门。「老王钥匙没带么」妈妈走出去把门打开,「哎呀,是送餐的,不好意思」她手上的浴巾只搭在腿间把全身其余的部分都露了出来。妈妈赶快跑回浴室,我看见服务生在盯著她的大屁股看。
  「小姐,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会不穿衣服来开门」
  「没关系,太热了,我刚洗完澡」妈妈在浴室里朝外说。服务生把餐车推进房间里就要转身离去,妈妈却说「你等一下,小涛你去到我钱包里拿小费给他」
  我慢慢腾腾地走过去拿起钱包打开,在里面数著钱。
  「要给多少」我问妈妈。「哎呀,你拿一张二十的就行了么」妈妈在浴室里喊。「没有二十的耶」「你怎么这么笨」妈妈从浴室走出来把钱包抢过来在里面翻出二十块钱给了服务生。「谢谢哦」她对他笑著说,一只手臂抱在自己的两个乳房上明显抓不住,乳晕从胳臂下挤出。她的浴巾现在缠在了腰上,服务生又使劲多看了几眼妈妈就道谢出去了。
  「下次机灵点」妈妈生气地去房间里面拿出自己的小吊带穿在身上,王经理过了一会儿也回来了。吃完饭以后他就和妈妈在大双人床上做运动去了,我躺在外面的小床上半天也睡不著,房间里的凉爽被两人的激情搞得炙热膨胀,妈妈的叫床声音很大。我走过去看见王经理一只嘴使劲地唆舔在她的胸口然后一个个地夹著奶头吸,妈妈难受地在他身下蠕动,脑袋在枕头上扭摆著不停,他们也没有盖毯子,就让身体裸露地纠缠在一起。
  妈妈的大腿被王经理的一只手推起来把穴口摆平,他的鸡巴就深深地插进去抽动了起来。妈妈捏著王经理的头发在淫叫,王经理的肚子压著她的小腹在前后抽送。妈妈很豪爽地蠕动著肚皮接纳著他的粗大肉棒,两具身体在黑暗下压在一起游走。
  「小涛,别看我,快出去」妈妈对我喊起来。我不好意思地把门带上就来到客厅,这一晚就在妈妈的浪叫声里度过。第二天起来吃早饭,又是那个服务生把餐车推进来,王经理还没有起来,妈妈在厕所里刷牙。我让他把早餐放在客厅,我对厕所里的妈妈说「早餐送来了,洗好了就来吃」
  「是么,你们旅馆服务真周到」妈妈开心地走出来和服务生聊起来,她身上只有一件肉色的吊带背心,下体就一条三角裤。服务生一看妈妈是随便的女人就想多看她几眼,他说「昨晚来的时候你下面什么都没穿,真不好意思,还好现在你穿衣服了,不然又不好意思了」
  他盯著妈妈的内裤贴著的阴阜在猛看,妈妈把腿并紧转身去拿小费给他,这一弯腰拿钱就把大屁股完美地撅了起来,丝质内裤陷进臀沟里贴出阴唇的轮廓,两个臀瓣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服务生喘著粗气盯著那里看,他的下体已经在裤裆里撑起了帐篷,服务生有意地走过去用硬起的裤裆滑蹭著妈妈的屁股,妈妈忽然紧张地站直转身看著他。
  「拿著二十块钱,谢谢」
  「哦,应该的」他再盯著妈妈吊带下的乳头看了几眼就低头走了。
  「现在的色狼真多」妈妈走进房间里换衣服,今天她和王经理带我到附近的风景湖游玩了一下,下午我们在街上逛街。王经理带著我们在一个个小摊面前转悠,忽然他发现了自己喜欢的玉石摊位就走过去要看,妈妈和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们在饮料摊边喝著汽水。这时我发现大牛竟然在身后搂住了妈妈亲了起来。
  「哎呀,谁呀」妈妈扭著身子看向他。
  「宝贝,没把我忘了吧」大牛笑瞇瞇地对她说。
  「你怎么在这呀」「我周末过来帮我的表哥看一下摊子」大牛告诉她。「什么摊子,卖什么的」「哦,是美容院,就在后面,你要不要光顾一下」大牛一边说一边搂著妈妈上下其手地在她的身上抚弄。
  「别搞了,王经理在这」妈妈推开他的手。
  「我看见他在那搞玉器呢,别著急,我们到后面玩玩么」大牛搂著她的肩膀,手放在妈妈的奶子上隔著衣服捏。
  「好吧,小涛你去告诉王经理说我到后面美容去了,有你在帮我看著让他慢慢地看著玉器,别著急」妈妈告诉我。
  「好吧」我不情愿地跑过去告诉王经理说妈妈去后面做美容了。「她来旅游还做美容」王经理问我。「哦,是免费的体验服务,很快就做完了,最多一个小时,你别著急」我慢吞吞地说。「好吧,我刚好看上这块玉石要好好地研究一下,你到后面看著你妈,别让坏人拐跑了」王经理对我说。
  「好的,我过去了」
  来到街边幽暗的小巷子的尽头,那是一个死胡同。我向左拐来到一个不起眼的美容院的后门。粉色的帘子里是纱窗门,里面飘出了淡雅的幽香,在纱窗门里可以看见几个女人穿著护士的衣服拿著化妆品走来走去。
  我轻轻推开门让她们都惊讶地望著我,「这里不服务男士」一个领班微笑地对我说。「我来找大牛的」「哦,在那扇门里面」我道了谢以后就朝走廊尽头右面的一扇小门走过去。领班追过来告诉我「他现在不方便,在接待女客人」「我知道,那个女人我认识」
  说完以后我轻轻拧开门把手推出一条缝看见里面妈妈和他跪坐在按摩床上,妈妈的两个大奶子浑圆发亮地被涂著按摩油,大牛的嘴均匀地吸在上面,上下浮动的乳房有节奏地让他亲吻。
  殷红的奶头带著乳晕上的骚疙瘩突了起来。大牛的嘴巴吧唧吧唧地唆在她们上面,乳头让他的舌头卷起来唆到嘴里,妈妈随著他的用力全身抽动地跪在大牛怀里,下腹贴在他的肚皮上,两个人都是光著身子。
  我就站在门口等著他们办完事出来,也好看著外面的王经理。把门缝再拉开一点我看见妈妈已经躺在床上叉开腿,大牛举起妈妈的一条腿跪在她胯下,他握著鸡巴用龟头在穴口撩上撩下地划拉著,妈妈闭著眼睛扭动著肚皮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妈,我已经和王经理打好招呼了,他不会过来的」
  「嗯,知道了」妈妈小声地告诉我,然后大牛的龟头就噗嗤一下滑进穴口,张开的肥阴唇迅速包夹在上面,鸡巴被夹紧以后带著压力在妈妈的阴道里挤进挤出,她的身板直挺地躺在按摩床上,大牛扶著她的腰在使劲地操著,妈妈的嘴里发出了呻吟。
  大牛操了十分钟以后鸡巴还是又大又长,可是妈妈由于兴奋已经泄了一次而且全身软绵绵地瘫软在床上。
  大牛说「给你来点扛劲」他说完以后把妈妈的身板侧过来靠在床上,擡著一条大腿举著高高的用力挤进阴茎的全部,妈妈的身子被腰胯的抽插带动的颤抖起来,大牛拽著她的脚踝把她往自己胯下拉,鸡巴整根没入地捅向阴道深处。
  这样用力操了几十下以后大牛抓著妈妈的手摸向她的阴道,手指摩擦在阴蒂上面拍打,然后妈妈的手分开自己的阴唇让大牛的鸡巴毫无阻力地塞进挤出,他还把屁股上提让鸡巴在阴道挑著内壁,妈妈被他弄的舒服死了,用手拉开穴口捞出骚液放在自己嘴里品尝。
  我看到这一幕觉得他们好淫荡,大牛把妈妈翻过来趴在床上,用狗爬式操著她。她的屁股完全撑开顶在大牛的小腹上,阴唇贴著鸡巴根把睪丸往上撞。我稍微端下去看见两人的下体都湿漉漉地沾著骚液,妈妈的阴毛浸湿了以后攥在一起成了一撮浓密的黑森林,大牛用手掌抓在那捏著耻丘让妈妈的全身兴奋地抽搐起来,她吸入整根鸡巴就浪叫著从尿道兹出一股淫液。
  大牛的腰胯颤抖起来把鸡巴抖动著抽送在阴道里,妈妈的小腹让鸡巴顶著发胀。她自己捏著两个奶子用乳头被摩擦的快感来抵消全身被操的亢奋,大牛最后一次使力把妈妈的胯部擡了起来,鸡巴撑开穴口让精液从里面流了出来,大牛抱著她的屁股狠狠地坐了下去,妈妈的脚底勾在大牛的屁股上,他压著上身趴在妈妈身上一点点地蠕动,我从后面看见,鸡巴根里滑出精液滴在按摩床上。
  「好了没有,时间差不多了」我在外面小声地喊著。
  「还没有,还有时间」妈妈小声地告诉著我,然后她和大牛亲了起来,两人靠在床上大牛贴著妈妈的背把头伸过去亲妈妈,妈妈也扭著脑袋让她擡起下巴亲吻,舌头片子伸进他的嘴里让他吸允。大牛的鸡巴还没从妈妈的裤裆里拔出来,妈妈的大腿弯曲让他紧挨著自己压到身上。他们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好好地亲了起来,一条腿弯曲著的妈妈让大牛再次地撅了起来,她的双乳被大牛握在手心里。
  两个人操著操著又坐了起来抱在一起,这次是妈妈先翻身压在大牛身上再被他拦腰抱起。她坐在大牛的鸡巴上面蠕动,我看见她的后背都是香汗和精油,大牛又射了一泡以后说「宝贝,我想死你了,我要把精液都给你」
  他说完以后把妈妈转身对著我,用鸡巴插进她的菊花口里。紧凑的肛门慢慢地接纳著肉棒,妈妈一点点地坐了下去直到整根肉棒被包夹在屁眼里,我看见她的表情难受又喜悦。妈妈扶著自己的肚子小心地在套弄肉棒,穴口被撑开让我看见刚射完精的阴道又红又宽地散发出腥味,整股的精液从里面流出。张开的穴口在呼吸著空气,闭合的动作把骚肉和内壁都吐了出来。
  「小涛,不准看,不准摸」妈妈看见我在掏自己的鸡巴自慰就对我喊起来。
  她一边说著一边让大牛大鸡巴在自己的屁眼里挤著,大牛抱著她的腰享受起来。随著妈妈的一阵阵闷哼,鸡巴在屁眼里紧凑地蠕动起来。她的手抓著床沿,脚尖顶在大牛的脚板上,大腿用力踮著盆腔让肛门受力使劲压在鸡巴上。大牛的鸡巴只有一小截露在外面,鸡巴依然抽送著肛门让小腹肿起来。一闭一合的阴唇带著耻丘压榨出快感,妈妈的表情有些酥爽,腿裆再次抽搐起来。肿大的鸡巴撑开了肛门,大牛身子后仰把鸡巴顶在妈妈屁股深处,他小腹一用力就把妈妈的肚皮振颤著一晃一晃的。
  「嗯……来了……哦」妈妈又开始浪叫。
  大屁股撑开让鸡巴在里面柔软地蠕动,肉根红扑扑地扩张到最大将肛门挤开,柔软的鸡巴抽搐地把一股股的精液送入了肛门,大牛慢慢拔出一半肉棒连带著精液也一下涌出,妈妈酸爽地靠在大牛身上,她的酥肉在颤抖地压榨出快感传遍全身,疲劳又欢愉的她在大牛怀里蠕动,香汗淋漓的娇躯喘息著被肛交后带出的快感。
  我看时间都快一个小时了就提醒他们快点,大牛抱著妈妈走进浴室去洗澡。
  浴室是在房间的外面,在美容院大厅的拐角里面。妈妈没穿衣服让大牛赤裸地抱起来走出去,因为美容院都是女人所以她也不在乎,倒是大牛软趴趴的鸡巴吊在裤裆里让那些女人们看了有些不好意思。
  我走出后门透透气,看见王经理走来问我「你妈呢,怎么还没好」我说「她做完美容了,在洗澡」
  王经理疑惑地走进去问那些美容小姐妈妈在哪,他随后走到浴室门口朝里面喊话,妈妈在里面告诉他「没事的,我一会儿就出来」我知道这时候大牛肯定躲在浴室里面不敢出来。
  过了一会儿妈妈裹著浴巾一个人出来了,她换好衣服就跟王经理走了。下午我们在外面吃了饭就回旅馆休息,我在走廊里看见那个服务生走过来告诉我「你妈认识大牛吧,他是我朋友,我想让我也和你妈玩一下,大牛同意了」「他没给我说呀,我问一下他」我给大牛打电话,大牛说「小涛,你让你妈给他玩一下,他喜欢玩醉鸡所以我没告诉你妈,你晚上听他的就行」
  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服务生推著餐车进来,他对王经理说「这是旅馆送的香槟,天气这么热,让你们凉快凉快」「好的,你放著就出去吧,我们要休息了」王经理告诉他。妈妈要去给小费,王经理说「不用了,这是他们该做的,房费又不便宜」妈妈只好听他的话没给服务生小费。
  他们喝完香槟以后就觉得特别困,于是都到里间去睡觉。过了半小时服务生敲开了门,我让他进来以后他就走进卧室看见躺在床上的妈妈露出浑圆的双乳对著他,肚子上只盖了一条毯子。
  「妈妈不会醒来么」我问他。
  「明天早上才能醒过来,而且是迷迷糊糊的,今天发生什么都记不清」服务生说。
  「那这药不会有危害吧」
  「没事的,只是迷药而已」他满不在乎地对我说。
  然后我们两个把浴巾裹在妈妈身上擡著她来到服务生的宿舍,他把浴缸里放满了热水就脱掉衣服抱著妈妈坐了进去。浴缸里还被挤了点浴液顿时泡沫就起来了,他兴奋地搂著妈妈亲起来,嘴巴在妈妈的豪乳上来回舔,我看见妈妈还是在喘息著的,奶头也大了起来。
  水下的鸡巴我看不见,只看到他抱起妈妈的腰就使劲顶了上去,他快速地在水里面抽送,嘴巴还是不停地亲著妈妈的乳头。
  「别著急,你不是说她醒不过来么,我看大牛玩的时候都慢慢的」我告诉他。
  「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就兴奋的不得了,现在竟然把她搂在怀里,你说我能不兴奋么」服务生说完把妈妈搂的更紧了,下体抽插速度更加地快了起来。她在水里让别人操得晃出了水波,两个奶子搭在服务生的脸上,他消瘦的脸庞在摩擦著柔软有弹性的豪乳。服务生顶起腰胯把妈妈操的从水里露出大半截的身子。泡沫被晃开让我看见了他的肉棒完全陷进了妈妈的肉缝里,他抽出一截又使劲捅进去,热水溅洒在妈妈身上让服务生抱紧她贴著肚皮摩擦。
  「我待会儿就要射出来了,不过我会抱著你妈在浴缸里坐一晚上,鸡巴在这里面的感觉太爽了,而且她的身体热乎乎的」
  我看见溅出的水铺满浴室的地上,就走出去在他的床上躺下。到了后半夜我睁开眼睛看见四条大腿在浴室里站著,我走过去看见他压著妈妈趴在洗手池边努力地操著,妈妈的穴口虽然一直再被操但是很干净,服务生的鸡巴比大牛的要细一点,但是足够满足妈妈的阴道了。
  他拔出鸡巴拖出很长的精丝,然后蹲下来往穴口洒了些芳香的干粉就用舌头舔起来,他的手指抠出精液让妈妈唆,我看见她闭著眼睛迷茫地舔著手指就对她的安全放心了。服务生把阴道里的精液都抠出来,又擦干妈妈以后就扶著她来到我们的房间,这时天也快亮了,走廊里有些常住客早上起来跑步可是看见了我们,他们好像都互相认识所以也只是过来偷悄悄妈妈的裸体。
  他扶著妈妈走进房间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我也躺回小床休息了一会儿。第二天起来以后妈妈什么也记不起来只是说自己头疼,王经理中午带她出去逛了逛下午就开车载我们回去了,回家以后我问她「你还会找大牛么」
  妈妈说「不会了,那只是朋友之间很长时间没见所以就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