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腿医母(8)》

  自从明辉发现了文美璇跟小智的关系,当晚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整晚都切夜难眠……“究竟妈妈跟小智之间之前发生过何事?为什么妈妈她会主动……?但见妈妈刚才从房间中走出来……却显得一脸委屈……难道小智有妈妈的把柄在手?操!不行!我一定要查个明白才行!做事一向很有原则的妈妈……我不相信她不会主动去勾引小智……一定是小智用一些卑劣的手段使妈妈就范……”
  一直感到不安,因此整夜都难以入睡的明辉,不断在床上翻滚著直到隔天的早上。
  明辉看一看时间,都差不多要起床上学了,因此便带著累到透的身躯,不情愿地起床梳洗。
  但当明辉走到出大厅时,却不见文美璇的身影……“奇怪!妈妈那么早就经已外出了?平常这个时侯妈妈一定会在厨房准备我的早餐的……看来昨晚妈妈跟小智之间一定有些事发生了或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看来……我一定要查过明白才行……”
  回到学校中,明辉终于都见到小智开始从返校园上学。
  但他们之间仍然没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完全跟陌路人没有什么分别。
  而且明辉在课堂上更一直怒视著坐在前方的小智,而观察入微的小智,当然亦注意和感受到背后的明辉来者不善,但小智却一于少理,继续在桌下偷偷地玩著手机,虽然他知道身后的明辉不怀好意,眼神亦好像恨得要把自己吃掉似的,但始终现在都身处在校内,小智量明辉他都应该不敢对他乱来。
  就算到了小休的时候,小智都依然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坐位,全神贯注地不知在自己的手机上忙什么似的。
  而怒气冲天的明辉,原本想衬小休的时候过去质问小智,但看来都要等下课时衬小智离开学校后才有机会了。
  “当……当当……当”
  下课的钟声终于响起,所有人都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学校。
  而明辉就一早已经收拾好,打算放学后就偷偷地跟随著小智离开学校,然后侍小智走到比较人少的地方就立即上前质问再加以教训他一顿。
  因此明辉一直偷偷地尾随著小智大约10个身位左右,默默地等待时机。
  但当小智一步出学校的大门后,明辉在后面的远处就见到小智上了一部白色的宝马X6,然后再立即往山上的路段驶去……“那……那部不就是妈妈所开的那台车吗?为什么妈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个时候妈妈应该还在医务所里忙著的!而且为什么来到学校把小智接走都不跟我说一声呢?和他们为什么往山上那边去?以我所知那边是单程路……山上只有个僻静的公园而且没有其他的路可以回程下山的……”
  满脑子都是疑问的明辉,当然立即拔足往山上的路段跑上去。
  但就算以车子的路程驶到去山上的公园处,都大约需要10分钟左右的时间,因此一直担心著文美璇安危的明辉,一拔足就出尽九牛二虎之力跑上山去营救自己的母亲。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明辉几经辛苦终于都跑到山顶上的公园入口。
  但明辉在跑上山的路段上经已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但救母心切的明辉依然拖著疲乏的身躯,继续寻找文美璇那部白色宝马的踪影。
  正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公园的一个僻静角落处,明辉终于都发现了文美璇的那部车停泊在草丛之间,而正当明辉打算冲上前看过究竟之际,车的后座门却突然打开了,然后就见文美璇从后座的车厢间冲出来再跪在地上不停呕吐著,面容更见辛苦难耐。
  而同时间小智就从后座的另一边门下车,他一边走往正跪在地上呕吐著的文美璇身边,一边就把腰间裤头上的皮带扣上,而且更手指著文美璇开怀大笑。
  但当小智走过去打算想安抚正跪在地上反胃呕吐著的文美璇之时,却遭到文美璇用力地把他推开,而从文美璇的眼神中可感受到明显是文美璇对小智刚才所做的事显得不满,然后见小智对文美璇再说多几句话,便先自行上车等待文美璇。
  明辉原本想走过去扶起还跪在地上显得极为痛苦的文美璇,但同时间文美璇亦都先后再回到车上,然后那部白色宝马X6就在明辉的眼前驶走……“这究竟是什么的一回事?小智先前对妈妈又做过什么?为什么妈妈从车厢中跑出来就一直地呕吐?小智一定对妈妈做过一些呕心的事情……难度?”
  当明辉回想起刚才的画面,他脑海中已经意识到大慨刚才文美璇跟小智在车厢里究竟发生过何事。
  “我记得妈妈的X6在倒后镜的旁边是安装了一部行车记录黑盒,而且是一个双镜头的设计,可以收录到车辆前后方的情况……因此他们刚才在车厢后座的情况……如无意外应该已经被记录下来了……”
  明辉为了要验证自己的推测是正确,因此打算立即回家等待文美璇,然后把行车记录黑盒里的SD卡拿出来查过究竟。
  而当明辉回到家后,却发现原来文美璇已比自己早一步回到家,但文美璇却依然把自己关在房间内……“妈妈已经连续两天都是这样……一回到家就一句话都没说就把自己锁在房中……她跟小智之间一定发生了一些事……先不管了……妈妈的车匙通常都会放在这的……找到了!”
  明辉知道文美璇通常都会把车匙挂在厨房的墙壁上,因此他拿过钥匙后就立即往楼下的停车处把行车记录黑盒里的SD卡拿出,再飞快地奔跑回家去自己的房间中把SD卡接到计算机上,然后开始寻找倒带大慨1个小时前的画面……“找到了……这里看到小智刚刚上车时的情况……”
  小智今天下课后,文美璇已一早开车到学校的出口等待再把他接走,好像大家一早已经约定好了似的。
  当小智上了车而再次见到自己那朝思梦想的女神时,亦一如以往般卖口乖……“文阿姨你真的守时!约好了时间说过几点钟就真的不会迟到……真的要向阿姨你学习学习!”
  一早已经知道小智真面目的文美璇白眼了小智一下,然后更显得不耐烦地说……“你少跟我来这套!阿姨已经清楚知道你的为人!说!你想怎样?”
  小智见文美璇对自己那么冷漠无情,他亦不再跟文美璇说一些客套的说话。
  然后就指示文美璇把车驶去山上的僻静公园处。
  而在前往的中途,小智发现坐在驾驶席上的文美璇,今天竟然一反常态没有穿上套裙,而是一条黑色的西装裤,虽然欣赏不到那双令人窒息的性感丝袜美腿而有点儿可惜,但却仍然阻止不到小智对其的羞辱,他衬文美璇正专注著驾驶之时,竟然用手隔著文美璇的西装裤,在其大腿上抚摸起来……“阿姨今天为什么不穿短裙丝袜啊?怕我又会用阿姨你的腿来弄吗?那我唯有玩其他的了……嘿嘿!”
  被小智那般无礼的对待,使文美璇感到愤怒不已。
  因此立即一手拍开小智正隔著自己长裤上抚摸著的魔手……“小智你不要太过份!我始终都是你的阿姨……你的长辈!你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阿姨对你真的很失望!”
  但小智却完全没有在意文美璇对他的看法,反而觉得眼前这位美人妻虽然口中说不,但却因为要为自己的儿子保守著秘密,因此到最后都会答应及满足自己所有的要求因而感到极度兴奋。
  当文美璇把车驶到公园里一个僻静的角落后,小智先望一下周围的环境,当确定附近周边都没人任何人之后,他便立即命令文美璇跟他一同下车再转移到坐在车厢的后座。
  当小智把所有的车门都锁上后,便急不及待把自己的校裤及内裤都一同退到落膝盖处,然后强行拉著文美璇的娇嫩肉手来抚摸著他那经已极度兴奋的肉棒上抚摸著……“嗄……阿姨……来吧!今天全天都在挂念阿姨你挂到小弟弟都硬了……帮我射出来吧!啊……”
  文美璇望著小智一副舒爽享受的表情,就觉得讨厌反感。
  然后再锁紧著眼眉望著小智被她肉手抚摸而变得兴奋坚硬的肉棒……“变得很硬呢……看来……又要帮他泄出来他才肯罢休了……”
  文美璇先拿掉小智捉紧著她手腕的魔手,示意小智她会主动帮他套弄。
  然后文美璇再次伸出她那纤纤的肉手包紧著小智那坚硬而又兴奋的棒身,文美璇先长叹了一口气之后,用仍然锁紧著眉头的眼神坚定地凝望著手中那兴奋硬直的肉棒,然后开始轻轻地上下做著套弄的动作。
  小智的肉棒在文美璇的手心套弄刺激下,快感不断从肉棒上的神经传到他的大脑中,爽快的感觉使他开始低声地呻吟著……“噢……阿姨打手枪的技巧又进步了……小弟弟被阿姨撸得很爽……啊……阿姨……让我看看你的胸部……嘿嘿……来吧……”
  在享受著文美璇手淫服务的同时,小智更强行解开文美璇衬衫上胸口的钮扣,然后伸手进去隔著乳罩挤弄著文美璇那娇人的一对豪乳。
  “小智……你别……你不要乱来弄……啊……你不要……”
  正替小智套弄著鸡巴的文美璇,突然被小智的魔手侵犯著上围的美乳,使她感到十分的不自在,而且那个人更是自己儿子的同学,因此文美璇不停激烈地扭动著上身,试图可以摆脱小智的魔爪……“阿姨……就让我摸一下而且……你又不会吃什么亏的……来吧!噢!很大……软软的……嘿嘿……很好摸呢!”
  小智把文美璇的乳罩直接向下扯下来,然后一对雪白而又坚挺的美乳突然呈现在小智的眼前,小智各一边用手紧紧地抓住文美璇的乳房挤弄著,使有些娇嫩柔软的雪白乳肉在小智的手指间挤了出来……“嘶……阿姨……哦……阿姨……再快一点……好爽!”
  小智的鸡巴在文美璇连番的套弄动作下,尺码明显比先前大了一个圈。
  而一直手握著小智肉棒的文美璇,都感觉到小智因在她肉手的套弄刺激下,鸡巴充血的程度不断加剧。
  但遗憾的是,她现在所服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一个比自己小20年,自己亲生儿子的一位同学。
  而且这位少年更不断伸手去大肆非礼著自己那敏感的乳房,使文美璇感到无尽的侮辱,因此文美璇亦开始著急起来,她想小智可以尽快泄身,然而结束这场闹剧……“唔……你好了没有?快点……泄出来……我手都累了!”
  在文美璇的连番套弄下,有点儿的前列腺液亦开始从小智龟头上的马眼中流出来。
  而小智亦同时间感觉到自己快将要爆发出欲望的精华,因此他再次用手捉紧著正在替他手淫文美璇的手腕,先使她停止一切的动作。
  然后再平复一下射精的感觉,当他感到射精的欲望有所减退后,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而突然被叫停,以为可以快要结束这个恶梦的文美璇当然亦显得十分之不满……“你在干什么?!是你自己要放弃的……所以你不要指望我会再帮你弄了……”
  小智不慌不忙地先在自己的手机上按了数下,好像在默认一些东西似的,然后再让文美璇看他手机上的内容。
  原来又是上次那段明辉在家中侵犯文美璇的偷录像片……“那段影片我已经上载到互联网的服务器上,只要我按多一下确定……你们两母子的情色片就会被分享到各大色情网站上……文阿姨你觉得怎样?”
  文美璇被小智这个突然举动吓得花容失色,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别……不要!你不要上传啊!阿……阿姨帮你……阿姨再帮你!”
  然后文美璇跟手再次替小智套弄著肉棒,但另有阴谋的小智其实又怎会只感满足于文美璇简单地用手来帮他泄出来?因此他再次捉紧著文美璇,暂停正在替他套弄著鸡巴的肉手,然后小智移近到文美璇的耳边,再细声地道出自己的要求……“我想阿姨你用嘴巴来吸吮一下我的小弟弟……直至我泄出来为止……”
  虽然文美璇已经是一子之母,但跟自己的丈夫在性生活上仍然是十分保守。
  先不用说什么口交,肛交;其实就连最简单的姿势转换都不是太多,绝大部份都是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开始直至完事。
  虽然文美璇的丈夫都曾经要求过文美璇给他口交,但基于文美璇自身是位医生,在清洁与卫生的大前提之下,就算是在自己的丈夫要求下,她都一一婉拒。
  因此上次小智要求文美璇替他足交,对文美璇这个对性思想过份保守的人来说,已经是超乎了她可以接受的程度。
  当小智最后把精液射在她的丝脚的时候,那种恶心和抗拒的感觉简直使文美璇完全不能接受这种变态的玩法。
  现在小智更过份地要求她替他口交,因此使文美璇感到万般的侮辱和生气之余,更完全不能接受小智的过份要求……“什么?你想阿姨……不行!万万的不行!那处是你用来小便的地方……怎么可以用口……?太过份了!”
  小智见文美璇的意志非常坚定,貌似完全没有可能会答应他的要求。
  因此小智再次发功,继续用言语和明辉的把柄来胁逼著文美璇……“文阿姨……谁叫你今天不穿上我至爱的丝袜短裙?如果你有的话,我今天其实只打算好像上次一样……用你的腿来解决一下便算了……所以今天就麻烦阿姨你……用嘴巴来帮我解决一下吧……要不然……我不能保证那段视频……嘿嘿!”
  文美璇再次被小智用手中那段情色片来威逼就范,虽然文美璇真的非常害怕那段视频被公诸于世,但要文美璇用嘴巴来含住儿子同学的鸡巴,又确实令她进退两难。
  在小智的胁逼之下,文美璇再次忍不住流下难堪之泪……“小智……阿姨求求你!你放过我好吗?阿姨真的做不来了!阿姨给你钱好吗?小智……阿姨求求你!”
  一心要把文美璇得到手的小智,又怎会对文美璇的恳求而心动?看著文美璇对自己的苦苦相求,反而更挑起了小智必定要彻底凌辱文美璇之决心。
  小智见文美璇仍然不肯就自己的威逼而就范,所以开始在行动上迫使文美璇让她接受必要替他口交的事实。
  小智用手扶著文美璇的后脑,然后慢慢地把她的头部拉近到自己的鸡巴处,而另外一只手更拿著手机,作势准备要把那段视频上载到互联网上……“来吧阿姨……就一次而已!如果你用嘴巴帮我……我一定很快就射的了!快点啦……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能保证我的手指会按下去把视频上载了……来吧……文阿姨……就亲一下……轻轻的……先亲一下吧……在这里……对……啊!啊!嘿嘿!”
  小智不断对文美璇给予胁迫的压力,同时间扶著文美璇的后脑处,慢慢地半推半就般迫使文美璇在他肉棒的棒身上,献出了她的处女一吻。
  当文美璇的朱唇一接触到小智的肉棒,那种兴奋的冲击使小智的下身不失控地抖了一下。
  而这一吻更把文美璇的唇彩印了个粉红色的唇印在小智的棒身上……“唔……小智……不要!那里很脏的!阿姨受不了……不要……唔!唔!”
  被文美璇亲了一下在肉棒上的小智,无疑使他立即变得性欲高涨。
  因此他更加把劲地捉紧著文美璇的头颅,再把正在兴奋跳动著的鸡巴,用龟头贴在文美璇的朱唇上摩擦著。
  而先前在文美璇的手淫刺激下,马眼上已一早溢出一些前列腺液来,现在更直接沾在文美璇的朱唇上。
  被小智的鸡巴强行地顶在朱唇上摩擦的文美璇感到恶心非常,因此出尽饮奶之力都把旁边的小智用力地推开。
  而当文美璇的朱唇离开了小智的龟头那一刻,沾在文美璇嘴唇上的前列腺液跟小智的龟头之间就拉出了一条昌莹的水线像芝士般串连起来……“阿姨……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如果你再是这么的不合作的话……我保证不只是那些色情网站会有你们两母子情欲片……到时我更会把这段视频交给警方……迷奸自己的母亲……不知道明辉会被判坐多久的牢呢?”
  被小智这么咄咄逼人的威逼,及一想到假若真的是东窗事发,不只是自己的名声,就连明辉的前途及人生亦会毁于一旦。
  一想到明辉更会因此而入狱的画面,以及现在为世所迫的那种无奈,文美璇忍不住再次落下悲泣的眼泪。
  她低头望著小智那仍是显得杀气腾腾的鸡巴,然后委屈地以饮泣的声线向小智恳求著……“答应我……你射之前……一定要先跟我说一声……”
  小智见文美璇终于都无奈地答应自己的要求,心情立即变得欢喜若狂及期待。
  他先张开著双腿,再挺起著鸡巴,热烈地期待著文美璇的口舌服务。
  然后文美璇再次慢慢地把头埋入小智的下半身,望著小智那兴奋异常的鸡巴,自知始终都是难逃一劫,只是唯有祈求小智可以尽早泄身而结束这场恶梦。
  因此文美璇闭起还不断有泪水流出的一双眼,然后伸出舌头,先轻轻地在小智那黏湿的龟头上舔了一下……“哦……爽!”
  被文美璇湿润和柔滑的舌头舔了一下龟头的小智,被那种触感刺激得呻吟起来,而鸡巴更不受控地激烈得跳动了几下来宣泄著兴奋的状态。
  然后接下来文美璇在小智的棒身和龟头上用清涩的技巧开始舔弄著,很快就使小智的鸡巴全根都沾上了文美璇的口水而变得闪闪发亮。
  而在文美璇的舌头舔弄下,更刺激得小智的鸡巴涨得前所未有那么般坚硬。
  因此小智再忍受不住只尝到文美璇的口舌舔弄,他先轻轻地抚摸著文美璇后脑上的秀发,然后再低声地向文美璇道出自己的要求……“阿姨……快把小弟弟含进嘴巴里吸吮吧……我感到小弟弟快要泄出来了……”
  文美璇抬起头用一种怨恨的眼神望著急切期待的小智,然后再次低著头闭上眼,把小智那兴奋涨红的龟头慢慢吞入口中,再用嘴唇牢牢地箍紧著。
  敏感的龟头首次被女性的嘴唇所吸吮著,使小智的下半身不禁兴奋得颤抖抽搐起来,同时间大量的前列腺液更不受控地从龟头的前端涌出来,并直接沾到文美璇的舌尖上。
  腥咸的前列腺液使文美璇感到作呕反胃,因此自然反应地想立即吐出口中的鸡巴,但小智的反应却比文美璇快一步,他不想让这种快感就此暂停,而且他更渴望可以得到更大的刺激,因此他按紧著文美璇的头部不让她脱离下半身的鸡巴,并开始抽动著腰间使鸡巴在文美璇的口中抽插起来。
  “唔!小智……等!唔……唔唔……”
  小智享受著鸡巴在文美璇口中抽动时所带来的快感,就算身下的文美璇不断地拍打著小智的大腿作出强烈的挣扎和不满,小智亦一于少理。
  他更尝试把鸡巴用力地顶入文美璇的喉咙间,而因为小智鸡巴的强行入侵,使文美璇自然反应地用舌头来抵御著小智鸡巴的侵袭,但文美璇的这个行为反而令小智觉得更爽……“哦……哦……文阿姨……对……哦……阿姨吸得小弟弟……很爽!顶到喉咙了!啊……”
  小智抓紧著文美璇的秀发,然后快速地抽动著腰间使鸡巴在文美璇的口中进出著。
  而在小智不断的尝试中,终于都把整根鸡巴成功地完全插入到文美璇的口中,小智的龟头强悍地顶在文美璇的喉咙中,而且鸡巴还兴奋得不断地跳动著和搅动著文美璇那紧窄的喉咙间,使文美璇感到快要窒息过去似的。
  但小智仍然没有一思想放过文美璇想法,只管继续享受用鸡巴顶入文美璇喉咙间所带来的挤逼快感。
  直至小智见到文美璇被自己的鸡巴呛到开始反了白眼,才依依不舍地把鸡巴从文美璇的口中退出来……“咳……咳咳……小……小智……阿姨求求你吧……放过阿姨好吗?阿姨真的受不了啦……拜托……”
  小智刚刚从文美璇口中所退出来的鸡巴不但比先前胀大了一个码,而且棒身更比先前变得湿亮无比。
  龟头更沾著不知是前列腺液或是文美璇的口水,现在更有3至4条晶莹剔透的水线链接著文美璇的嘴唇边上,见到文美璇快要窒息般的辛苦表情,原本感到顾影自怜,但当看到文美璇嘴唇上那数条连接著小智龟头上的水线,画面却霎时又变得淫摩非常……“阿姨……继续帮我吸吧……等我泄出来后阿姨你就可以回家了……嘿……阿姨来吧……张开口……啊……”
  小智没有给文美璇任何喘息的机会,只是把鸡巴退出来十多秒后,又再次把他那湿硬的鸡巴放回到文美璇的口中抽动著。
  而且更比先前所抽动的速度更为勐烈及更深入。
  而可怜的文美璇却只能含著小智的鸡巴,然后任由小智抓著她的秀发作为支点借力,再疯狂地在她的口中宣泄著年轻的欲望……“哦……嘶……噢……好舒服……阿姨再用力一点……我……快要来了……啊……”
  小智每一下腰间那强而有力的抽动,都把整根鸡巴完全地捅到入文美璇的喉咙处,在不断的口间抽插中,文美璇大量的口水跟小智的前列腺液更混合在一起,从小智鸡巴的棒身一直流落到阴囊上,而每次的深入顶插,更使阴囊顺势撞击在文美璇的下巴上,使文美璇整个下巴都沾湿得油光光的,多余的淫液更开始从下巴上滴下来。
  在文美璇的口腔中抽插了百多下后的小智,开始感到一种暖流积聚到阴囊处,再慢慢地被输送到鸡巴上。
  小智当然清楚明白到这是射精前的先兆,但心肠恶毒的小智却没有打算通知还含著自己鸡巴吸吮著的文美璇。
  而最可悲的是,毫无任何口交和性经验尚浅的文美璇,就算感到口中小智那根鸡巴已经胀得不象话,但仍然没有察觉到小智快要爆浆时的特征,而且还傻傻地用舌头顶著口腔里的龟头,希望可以阻止小智把鸡巴顶得太深入。
  最后当小智再抽动多十多下后,小智终于再忍耐不住了,无数浓烈而且浑浊的精液随即从小智鸡巴里的输精管狂涌到上马眼处,就在小智准备要兴奋地激射之际,小智先紧紧地按实文美璇的头颅,再推动著腰间使整根鸡巴都插入到文美璇的口腔中,然后大声地向文美璇报以通知的态度般说……“啊……阿姨……来了……用口帮我接下来吧!噢……我射……嘿……哦……”
  听到小智这样说的文美璇,当然第一时间二话不说想把小智推开再吐出口腔中的鸡巴。
  但可惜自己的头颅却被小智紧紧地按住,而同时间口腔里的鸡巴亦开始一下一下剧烈地跳动著,然后顶在喉咙间的龟头亦随即爆发著新鲜滚热的阳精,直贯入文美璇的食道内。
  突然被口爆的文美璇,当然像发了疯般不停地拍打著小智的大腿作出最后的挣扎。
  但无奈小智仍按紧著文美璇的头颅不放,下身继续抽搐著享受在文美璇喉咙间爆射所带来的强烈快感……“唔……唔……噢……救……救命!呕……”
  被小智强行在口中喷发了7至8发阳精的文美璇,开始被浓烈的精液呛得双眼反白,可怜及辛苦得喘不过气来。
  而小智的表情却有趣地跟文美璇相映成趣的一致。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小智是抒发著口爆所带来的快感,而舒服到射得反起了白眼来。
  直至小智见到自己那海量般的白浊浓精,开始从文美璇的鼻孔里倒流涌了出来,他才默然地松开原本还抓紧著文美璇的头颅……“哗……哈哈!精液都从阿姨你的鼻孔里跑出来了!很恶心啊!但在阿姨的嘴里发射又真的是很爽呢……辛苦阿姨你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