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小姨》

  小姨是我母亲的妹妹,在国小担任美术老师,由于是母亲家族里最小的女儿,自小就备受外公外婆的呵护,就连读书也不干涉她想读什么科系,所以,就让她一路玩一路学,直到大学美术系毕业。
  小姨真的很单纯,年轻时长得很像伊能静,但因为无忧无虑,一直做她爱做的事。所以,姨的感情一直空著,直到32岁那年,因外公中风又挂念著小姨还没出嫁,才在众亲友的搓合下,相亲嫁给在某银行上班的姨丈。
  后来听我小姨说,她结婚时还是处女,这著实让我掉了下巴似的合不了口。
  由此可知,我小姨是多么的单纯,特别是和小姨在一起之后,才深深感受到她真的是好单纯、好天真。
  我的故事,之前是po在「笑谈风月」版里的「天下大乱」里,之前的事就不再赘述,想知道前因后续的大大们,可自行先去「笑谈风月」中观读。
  ××××××××××市立殡仪馆懿德厅,在礼仪公司巧心的布置下显得庄严而柔和,母亲的遗照是我精心挑选过,那是我当初带母亲到台东游玩时所拍下的照片,母亲笑得好温柔,好灿烂,一脸幸福满溢。
  我独自一人坐在厅外的长椅,默默地为母亲折著纸莲花,心里头不停浮现与母亲在一起的曾经,泪不曾停止,遗憾难过的是,母亲离世时是一人独自躺在冰冷的手术室,我无法陪在她身边…
  前天,小姨痛打我一顿离开后,至今仍未到母亲的灵堂来,或许是我和母亲的事让他震惊到不知该如何地来面对我和她这个姐姐吧。其实也是如此,换成任何一个人,在知道这种事,应该没有人能面对跟接受。
  母亲接受了我,心里自然也应该有著这样的认知,这辈子,也就只剩她跟我,不会再有其它亲友的存在了…
  礼仪公司的专员在和我确定好讣闻所需的亲友名单,出殡日子,要用哪种宗教仪式之后,很快的,在第二天早上便将印好的讣闻交给了我。
  我将讣闻拍下,想了想还是决定用LINE传给了小姨,我心想,就算小姨痛恨我,但至少,母亲毕竟是她最亲近的姐姐,姨应该不至于不来送母亲最后一程。
  傍晚,在奉上母亲的晚饭烧完金纸后,我坐在厅外的长椅发呆,想著小姨有没有看到我传的讣闻,怎么都没有回讯。LINE显示已读,但,却没有小姨的只字片语。
  或许,就这样了吧,小姨终究是无法接受我和母亲的关系。
  仪式当日,随著我前妻的两个孩子也来了,我儿子似懂非懂的听著师父交待的程序,但,对于阿嬷的离开,却也受到周遭情绪的感染,脸颊上挂著两行泪。
  就在仪事开始前,小姨出现了,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姨丈陪伴,也没有看到小表妹同行。
  整个仪事,近行了快三个小时,中间休息,小姨也没跟我对上话,只是坐在椅子上偶尔拭泪。我望著母亲遗照时而看著小姨,想试著从小姨的表情中探察她可能的想法,但我失败了,因为姨始终低著头刻意避开我的眼神…
  仪式结束,母亲火化后,我抱著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将她送入纳骨塔,除了母亲的塔位外,我另外在一旁买了塔位,是留给我的,因为,我打算永远地陪在母亲的身边,而且心想很快地就会用到。
  小姨跟著母亲进塔安置,原本对我还是不睬而刻意保持距离的姨,在看到母亲塔位旁的空位,用著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我,原本紧闭的双唇似乎有话要说的轻颤著。
  我用坚定的神情回望小姨,等著小姨开口。但…最后小姨还是没说什么,直接的转身离去…
  送孩子回前妻那里之后,回到家,已将近下午六点。
  原本充满欢乐而温暖地家,此时变得黑暗而冷清,冷得像冬天一样。天色渐暗,我却懒得开灯,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边少了母亲,我拉开啤酒的拉环,一瓶一瓶、一口一口不停地接著喝,想让自己彻底的醉,醉到没有感觉…
  就这样倒在客厅直到天亮,接下来整个星期,天天如此,没进到原本和母亲睡的房,因为,我怕,我怕原本睡的位置旁,少了母亲的那种痛和孤单…
  今晚,我又再度买醉,就在将近醉瘫的时候,手机传来「叮咚」的声音,用著已经摇晃到拿不住东西的手,点开手机看见小姨传来的讯息…
  「我在你家楼下,管理员说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看见你出门,原本想报警,但还是先打电话给我,要我过来看一下…」
  我醉眼惺忪,手机都快拿不稳,也没办法打字回讯息给小姨,只依稀记得用回拨通话的方式给小姨,也不记得我回说什么整个人就又醉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