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卖过的女友 1-5》

  一俗话说,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那么如何才能两者兼得呢?山哥告诉我,简单!找个小妹儿谈感情,然后再把她卖出去就可以。
  于是我发现了一条改变命运的生财之道——卖女友,我第一个卖出去的,就是我的初恋。
  那年我刚满15岁,我自小便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种农村孩子,家人见我书念不下去,便由我早早辍学出来混社会,也不知托了啥关系,把我弄到一个远房表哥开的网吧里当网管,我这远房表哥也就是山哥。
  说起来山哥是我们村里挺神奇一人物,大我7、8岁,跟我一样的农家娃,也是早早辍学出来混社会,结果人家没几年还真混出了名堂,在我们这的市立买了房买了车不说,据说我们这的大学城里开了6家网吧。想来家里人把我弄到他身边,一来是想跟他一样混出点名堂,二来在这大学城里好歹能沾点读书人的书卷气不至于学坏,然而这么一来,我就真学坏了。
  起初我刚来城里,网上那些操作我也不会,也就知道登个QQ放那挂著,偶尔加个女生说句「你好」便没了下文,正是血气旺盛的年纪,也会走在大学城的路上盯著那些青春靓丽的学生妹的奶子和屁股愣神,然后回到网吧里找个毛片自己用手泻火,说来可笑,我那时压根儿不知道怎么下毛片,只会在百度搜索框里打个「美女,做爱」,然后一个链接一个链接,一个弹窗一个弹窗找我要的。
  山哥对我倒挺照顾,也没给我派很多活儿,反倒给我不少零花钱让我去外边耍,或者说他每天都忙得不见人影,总感觉在做著什么大生意,似乎根本不靠著几间网吧来赚钱。
  有天晚上,店里没什么活儿,我又一个人出去瞎混,走到一所大学的篮球场,那时正是晚自习时间,球场上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女孩在篮筐下,抱著个球,怎么都投不进,她脸上憋得红扑扑的,轻声微喘著,娇小的身型感觉抱著个球都费劲,只见她踮起脚尖,轻轻「嘿」的一声,两手往上一抛,脑后的马尾辫跟著轻盈地一甩,那球便在空中划了个弧撞在篮板上,又沿著原来的轨迹狠狠砸下来,那女孩愣在原地只知道慌忙背过头去两手挡在眼前,不出意外那球落下来便会结结实实砸在她身上。
  说起来,我别的不行,初中时别人念书的时候我就光会在球场上一手遮天,出于男人耍帅的本能,我想也没想便一个箭步冲上去,跃起,稳稳接住,再一个跳投,那球在篮筐上晃了几晃便滚了进去。
  「哇……好棒!」
  虽然我在球场上也没少获得过女生的赞美,但她的一声「好棒」却让我羞的不知说什么好,只感觉她的声音很甜,当然我心里更甜。
  必须承认的是当时的我走在大学校园里是自卑的,虽然我们这个大学城里撑死了也就只有几所二本,但那时这些女大学生在我眼里简直就是女神一般的存在,万没想到她们有一天会在我的胯下娇喘呻吟,更想不到她们青春的身体将是我赚钱的工具。
  我把球递过去,脑子里想过很多帅气的开场白,最后却只说了一个字,「给……」
  我当时想的是,把球还回去,赶紧结束这尴尬的场面,没想到她却叫住了我,「你可以教我上篮吗?」
  我愣了愣,她又说,「那个……我们期末要考的,我一直都练不会……」
  片刻,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
  「那就这么说定啦,你教会我我请你吃饭!」
  就这么著,我开始教她上篮,基本是我做一遍,她跟著来一遍,我俩全程都没怎么说话,球场上就只听到球打在地上砰砰的声音,和她轻微的喘息声。
  差不多就这么闷著练了一个小时左右,那女生终于能练著投进两三个,她显得很兴奋,这时我才借著路灯的光线瞥见她的容貌,她一身运动服,穿得虽然朴素,却紧紧贴合著前凸后翘的身材,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虽然没那么艳丽,却显得饱满挺立,鲜嫩欲滴。
  尤其是她一笑起来的样子更让我心驰神往,长长的刘海沾著汗水挂在额边,半遮住两弯新月般的眉眼,每当她冲我笑起我总是快速将眼神从她身上移开,低著头盯住手里一个劲转著的篮球。
  就这么沉默著走到她宿舍前那条路,还是她主动问我,「喂,能加你个QQ吗?」
  「噢噢,当然。」
  我这才慌里慌张想起来这好像是男人该做的,怎么反倒我一个大老爷们跟个被搭讪的小姑娘似的。
  我报了一串数,她用手机QQ加了我,可我当时用的那部诺基亚还没QQ功能,只能回去用电脑确认。
  「嘻嘻,那你可不许跟人说我今晚打球的样子!」
  她又是一笑,便一蹦一跳消失在宿舍楼里。
  我回到网吧,客人不多,山哥也没回来,我第一件事便是找了台包间里机子登上QQ,果然有个加我好友的通知,她的名字叫「柚子」,其实她的真名很普通,这里我就用小柚来称呼她吧。
  我想也没想就点了通过,可点完却又犯难了,作为男生好像该我先说点啥,可又想不起怎么开头。
  最后还是憋出一句「你好」。
  等了会儿,对方回了一句,「你还在上中学吗?」
  我这才想起我个人信息里填的还是我真实信息,但又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辍学的社会仔,就只能谎称自己在念她们学校对面那所技校。
  这么一说,我的自卑感又窜了上来,人家好歹是个大学生,年龄又比我大,会不会不理我了。
  「哈哈,看不出你还那么小。来,叫姐。」
  她发了个龇牙笑的表情,似乎并不在意,当我却心里七上八下,深怕对方下一句就没了消息。
  「不,教你打球,你该叫我师父才对!」
  我突然灵机一动,回怼上一句,正当我琢磨她在做啥时,对方却只回了几个字,「哦,好吧。」
  这下我心里又没了底,是她嫌我学历低?年纪小?不想跟我玩儿了?我想等著她再说点啥,对方却久久没了下文。
  「是不是太晚了,打扰你休息?」
  我试探著问,对方却只回了个「没有」,接下来便又是尴尬的沉默,我甚至在想是不是不该再自讨没趣,于是只能说道,「那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嗯,晚安。」
  互道晚安后,我又陷入无尽的空虚中,只能再打开百度搜索「美女,做爱」
  ,然后把手伸进裤裆里,看著那些激情火辣的裸女,脑子里却满是小柚的样子,满是她甜甜的笑,挺翘的胸脯和屁股,却又不敢幻想她的裸体,更不敢在脑子里把她的脸代入到网上的裸女身上,仿佛觉得她此刻就在盯著我撸管然后一脸嫌弃地背过身去,让我既摁捺不住下身的欲火,心里又不停地骂自己下流。
  那一发来的比以往一个人撸管都要刺激,在我发泄完了的贤者时间里,我感到整个身子像被抽空了般不听使唤,就呆坐在包间的软沙发上想了很多,想著和小柚手牵手走在大学城里的每条小吃街,想著我从球场上一身臭汗下来她拿著水和毛巾迎上来,想著我们将来结婚生子的画面……
  这应该就是初恋的感觉,然而我的初恋还没到来就结束了,用山哥的话来说,你小小年纪,不应该早恋,早操就可以了。
  二没想到的是,过了两天小柚竟然主动在QQ上找我,原来是她们学校要统计大一新生的学籍信息,让她们登某个网站填个人资料,那个年代没有智能手机,这些中不溜的二本招收的也大多是些农村出身家庭一般的学生,几乎没几人有条件配电脑,于是网吧自然成了唯一的解决办法。
  小柚这种刚从农村考出来的学生妹多半都是电脑白痴,便问我能不能帮她弄,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便拍著胸脯说我正好在表哥的网吧里兼职,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那天我俩约好在她学校门口见面,我等了半天都没见人,直到站在我对面一个穿著素色连衣裙的女孩笑著冲我招手我才发现原来我俩其实近在咫尺,「怎么?不认识我啦?」
  「不,不,怎么会……」
  其实我是真的没认出她来,或者说上次在路灯下我就没敢正眼瞅上她几眼,今天的她,依旧挂著长长的刘海,系著轻盈的马尾辫,一身薄而不透的素色连衣裙恰到好处遮到膝盖上三分,在白色的运动鞋和棉袜间露出嫩藕似修长的两截小腿,比上次运动场上又显得青春靓丽几分,却又不失学生的本色。
  「你还欠我顿饭呢。」
  我慌忙转移话题,话一出口却又觉得这样说会不会让女生觉得我是来蹭饭的。
  「嘻嘻,姐还能差你顿饭不成!算上这次的回头一起请你!」
  她倒是一脸的不在乎,就这样一路上我放松了些,我俩之间话也比上次多了许多。
  然而到了网吧开了机却让我头大了,其实那时我的网络水平比小柚高不了多少,那些Word排版,更改照片尺寸,上传图片什么的对我来说也是一头雾水,外加她们那个破学校的网页上一堆bug,半天下来屁都没搞成,让我在心爱的女神跟前窘得无地自容,反倒是小柚一直不紧不慢地劝我,「没关系,是不是网速不行啊,实在不行咱们下次弄吧,我回去再问问别人。」
  这时网吧外面传来一阵车喇叭的声音,一辆雷克萨斯上走下一个剃著干练的短发,留著浅浅的络腮胡的男人,我立马两眼放光像见了救星一般求助,「山哥山哥,快帮我看看这个咋弄啊!」
  山哥转身走过来,一眼瞧见我身边的小柚,也没答我的话,只冲小柚微微一笑,问我说,「朋友啊?」
  我还没想好怎么介绍,小柚倒是先站起身来,说,「啊,是你表哥吧?你好,我是……伟健的徒弟。」
  「哟呵,这么漂亮的徒弟,可这师父却不怎么样。」
  山哥只是嘴角扬了扬,微微一笑,颇似刘德华那种经典微笑,加上他颇具磁性的男音,他的话总显得风趣却不油腻。他指了指电脑屏幕,继而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让位给他,「让我来吧。」
  「不不,不是伟健不会,应该是我们学校网站的问题……」
  本来听到小柚帮我说话心头一暖,还没用心去体会就听山哥说道,「去,把二楼收拾一下。」
  那是他的惯用语调,不轻不重,却没有人敢争辩。我只能服从,上楼前我回头望了眼小柚,看到她也正望向我这边。
  心里一直惦记著小柚坐在一个陌生人身边会不适应,于是匆匆忙忙把楼上的活干完便跑下来,却发现俩人已经有说有笑,我原先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搞定了没?」
  我走到俩人身后问道,「搞定啦!伟健你看,山哥帮我弄的空间,漂不漂亮?还能放歌的哎,好神奇!你们说我选哪首当背景音乐好?」
  我看到小柚不知啥时候打开了QQ空间,换了一套花里胡哨的粉红背景,还装了个音乐播放器,山哥作为网吧老板,这些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儿。
  「嗯,这样才符合你的风格。」
  山哥在一旁像是自言自语道,「哎?你说我是什么风格?」
  小柚一脸狐疑望向他,「你的风格,不都在你的名字里吗?」
  「柚子?柚……子?切,你是说我幼稚啊!」
  小柚装作生气的模样,手不自觉地轻轻拍了山哥一巴掌,我看到山哥的胳膊不知什么时候也搭在了她的椅背上。
  「你不觉得,幼稚的妹子很招人喜欢吗?」
  「切,你们就喜欢幼稚的妹子被你们骗是吧!」
  「那你为什么不想一想,天下幼稚的妹子那么多,我们却只想骗你呢?」
  我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心里还想著怎么就成了「我们」了呢?我这是躺著也中枪?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骗刚认识的女孩的话术之一,别看一字之差,说「我们」
  不说「我」既显得不突兀,又能让妹子有被众星捧月的感觉,还能显示出你旁边的那个屌丝是你小弟。
  「我才不知道呢……为什么?」
  「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
  说这句话时,山哥定定地看著小柚,眼神一贯的深邃且带著几分忧郁的感觉,直看得她有些不自在,只能一面慌忙把视线转回到电脑屏幕上,一面说,「我?我又怎么不一样了?」
  「不说了,我还有事要办!」
  山哥突然打断话题,挺了挺他那两坨健硕的胸肌站起身来就向门外走去,走前又回过身来,冲小柚说,「对了,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哦……」
  我注意到她冲著山哥离去的背影偷偷抿嘴笑了笑,脸颊上还浮上了两朵红云,可惜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意味著什么,我只知道他俩互留了联系方式。
  过了一阵,她才注意到一旁的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说,「你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是吗?我也没怎么觉得厉害。」
  「行了,反正都搞定啦!走,请你吃饭!」
  也不记得本来那天期待已久的那顿饭是怎么吃的,只记得我和小柚之间的话题比之前多了很多,但那些话题基本都和山哥有关。
  直到晚上我送她回学校后,回到店里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哥们问我,「今天来的那个,是你女朋友?」
  「嗯,是……」
  也可能是出于男人的面子,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就这么直接承认下来。
  「那你还带给山哥看?」
  那哥们一脸的不敢相信,我也是一脸懵比,「他是我哥我为啥不能带给他看?」
  「你不知道咱山哥做啥生意的?」
  他四下环顾一圈见没人,声音擡高了些,见我仍是一脸不上道,索性说,「这么说吧,你把女人带给山哥,往后就没你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