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婍妮的情形》

  说起来,我本来安安稳稳、无风无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然后回到家里和女友抱在一起,尝尽鱼水之欢,每天都过著比神仙更快乐的生活,想来我是属于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一群了。今年是猴年,我新年时去相命,那个似懂非懂的相士对我说,呵呵,他说猴年对我是大大的好,我今年不但爱情进展良好,而且事业也会展翅高飞,财源更是滚滚而来。嘿嘿,我虽然不太相信,但那相士甜言蜜语却也使我情绪高涨。
  想不到这个其貌不扬的怪相士说得也怪准的,正月还没过,公司就突然开重用起我了。我那个上司孟经理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里,说有个新的专案让我做组长,不过要出差到南方XX县。妈的,「组长」这个名衔对于我这个低职位的职员来说,是多么的荣幸啊!而且有机会负责新专案呢,难道我真的如相士所说要展翅高飞了?我当时在上司的办公室里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是得意忘形了,只记得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时,脚底都有点飘飘然,不知不觉吹起口哨,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的。好久没这么神气过。
  这个神气的样子一直维持到碰到我在公司里面那个死对头阿包。
  阿包这家伙露出一排被烟薰得焦黄的牙齿,咧著嘴对我笑著说:「看你这付不可一世的样子,不会是孟老头加薪给你吧?」妈的,这家伙狗嘴长不出象牙,我这个上司孟经理也是他的上司啊,他竟然在背后叫他做「孟老头」。
  我平时看他那副傲慢的样子很是恶心,尤其每个月他都老早完成指标,在我面前神气地耀武扬威,妈的,这次你我爸我就要去做新专案,还做组长呢,好,就说给你听,看你还会不会这么神气!
  于是我也学他这个干咳一声,咧著嘴巴笑著说:「加薪是没有啦,不过孟经理倒是派我去XXXX专案的组长呢。」
  阿包这家伙气量很窄,而且好胜心很强,我以为我这么一说,他一定妒嫉死我,可是他却哈哈大笑说:「哎呀,小胡子,说你是傻B你还不认,原来是当XXXX专案的组长。哈哈,只有你这个傻B才会答应,孟老头之前找过好几个人,也找过我,根本都没人想去!嘻嘻,他是不是称赞你又勤力、又老实、又可靠才让你去当组长?嘿嘿,他对我也这么说啊。你以前没去过XX县吗?那种偏僻的鬼地方,甚么人会和你谈生意?」
  甚么!原来是这样的!我心里冷了半截,妈的,我刚才还高高兴兴,现在却连笑也笑不出来,阿包看我脸色一沈,知道是挖到我的疮疤,他平时最喜欢是落井下石,这次当然没放过机会,装出很同情我那样说:「哎呀,胡组长,别来一副死老爸的样子嘛,你刚才不是还很神气吗?这次要去多长时间?好像是几个星期吧?别担心了,几个星期也不算长,你尽管去那里努力奋斗,你那个漂亮的女友如果是没人照顾的话,我是你的好同事、好朋友,我替你多看顾她就是了。」
  干你娘的阿包,每句话都好像针那般刺得我的心都淌出血来,虽然他只是开开玩笑,但他说得也对,那时我答应孟经理的时候,为甚么没有想到女友?自从同居之后,我就没有离开过女友这么长时间。现在我要去XX县,会不会有人趁虚而入呢?本来女友在大学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知道我是她的男朋友,所以追求她的人不算很多,但毕业出来做事后,她身边就出现很多狂蜂浪蝶,经常送花送礼物,礼物是退给人家了,但鲜花却要收下来,所以我们屋里的大花瓶几乎没有一天是空的。我知道女友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女生,她自从当了我女友之后,从来没想过会移情别恋,但是她性格也太过纯真了,容易心软,容易相信别人,不太懂分辨好人坏人。
  像阿包这种家伙,心里不怀善意,嘴巴又懂拨弄哄骗,我真担心我没离开几天,他真的跑去看顾看顾我女友,只要他略施两三个手段就可以把她骗去吃晚饭看电影,他又是那种胆色包天的坏蛋,敢把我女友强抱著调戏逗弄,我女友那里会是这种情场高手色中饿鬼的对手?给他这么连番揉搓挑逗,贞女也会变荡妇呢,更何况我女友特别敏感,被男生稍为挑逗几下已经是汪洋一片,真希望阿包不会真的去找她,不然可能没几小时已经被他弄上床嘿休嘿休了。
  不过一切已成定局,我也无话可说。
  我坐上南行列车,想起刚才和女友道别时候,她那种依依不舍的神情使我心里有点戚戚然,又是想起她的性格那么单纯,担心她会不会很容易被人家骗上床呢?她的样貌那么娇美,会不会成为男人玩弄糟踏的对象呢?没有我的保护,她在晚上回家会不会碰到色狼而被任意蹂𨅬呢?……咦,我怎么会想到这方面来?但我脑里立即浮现出她在回家时在阴暗的路上碰到色狼的情形,然后接下去就想到她被剥下衣裙那种无助的情形,再接下去就想到她的嫩穴被色狼操干的情形……妈的,看来我又死性不改,刚刚还弥漫著和女友离别那种忧愁,但现在脑子里很快又想著怎么凌辱女友。
  脑里面这样想著,反而情绪好了起来,鸡巴在裤子里还有点胀胀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咦,我突然想到,刚才收拾行装的时候,也把抽屉里女友的一些照片收进旅行袋。嘿嘿,拿出来看看吧,这样就可以使自己的凌辱女友的幻想更加真实。于是我伸手拿出那些照片来,女友的样貌真是娇美,相片里她露出平时那种使人迷醉可爱的笑靥,再翻几张照片,还能看到女友那美好的身段,穿上紧身的上衣和牛仔裤,把她胸脯和臀部那浑圆的曲线表露无遗,还有这一张,在家里拍的,只穿著白色半截背心内衣和小内裤,露出手臂、大腿和纤腰上的白嫩嫩肌肤,没穿乳罩使乳头的轮廓和阴影在内衣上显现出来,很是性感。难怪很多人都羡慕我,说我是不是前世做甚么大好事,今生才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友。
  看著女友相片里那种可爱的样子,刚才脑里面幻想她被色狼侵犯的情形果然变得更真实,那色狼怎么把她衣裙一件件扯开剥开的细节都能想像出来,甚至连撕开衣服的声音,鸡巴插进她嫩穴里的声音,她那种哀怨挣扎的声音都栩栩如生了。妈的,我脑里专门就是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到我走下列车的时候,鸡巴竟然发胀得几乎走不动。
  …………
  这个专案的工作很辛苦,日间好像打仗一样,带著资料四处跑。幸好我那五个组员的年纪跟我差不多,而且还很勤力、很有活力,整天到晚东奔西跑也不累。其中有四个后生家是南方分公司的人,只有一个叫阿跃,也是像我一样,是从总公司派来的,他担当我的财务助手,妈的,幸亏有这个人,我才不会对著那些一大串密密麻麻的财务数据而头疼。他是在会计部做事,我平时没去会计部,所以这次才认识他。听他说,这次他跟我来这个专案,是因为他抽签输了,才被公司派来的。原来来做这个专案的都是倒霉鬼,干!
  阿跃样子很帅,一张洁白国字脸,五官整齐分明,尤其是他那两只大眼睛,还有比较厚的嘴唇,比起小猪罗X祥还有多几分帅气,身高我看也有185吧?我很少形容男生长得帅,因为我自己也很帅嘛(耍帅而已),看到他这个样子还真有点妒嫉呢。妈的,像这样的美男子不去当明星,反而蹲在我们这种公司的会计部里,实在有点大材小用吧?
  ※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公司安排几间简陋的寓所给我们几个人,每间住两个,我就和阿跃同房。我们岁数相差不多,而且男生住在一起,说起男男女女的事就特别投契,过了几天我们两个就亲如兄弟。
  差不多一星期后的某一晚,我又和阿跃像平时那样谈亵说淫的,别看阿跃这家伙长很帅气,样子也斯文,讲起男女情色的事情却是口沬横飞。这家伙甚么都讲,从女艺人讲到女歌星,从女同事讲到女同学,从姐姐妹妹讲到女朋友。他说他从国中开始就有女友(当然是那种可以牵牵手、抱抱腰、亲亲嘴的女友),最高峰的时候同时有六个女友,但他经常换女友,最长没有超过一年。他的女友当中年纪最小是十二岁,最老是三十八岁!干他妈的,这就是美男子的福利了,很容易勾引女生投怀送抱。
  他看到我听得入神,还以为我不相信,就嘿嘿嘿地淫笑几声说:「老大,你好像不相信?」他从他的旅行箱子的角落里找出十几张照片,对我说,「这几张是我几个马子的照片,嘿嘿,看了之后包你今晚要打手枪才能睡得著!」
  妈的,他那些相片里真的有好几个女生,还都颇有姿色,虽然和我女友少霞比,就差了一点,但令我流出口水的是,那几张艳照里的女生都是露奶子、露屁股、露小穴的,还有几张是脱光光的,两腿还分开,肥嫩的肉缝是粉红色的,胀鼓鼓的,像是包著淫水,稍微一挤就会流出汁来。相片是阿跃偷拍的,虽然没看见阿跃出现在照片里,但有几张也拍到他自己的大腿和小腿,我看他小腿上一处永久疤痕倒是和相片里一模一样,更肯定他没有吹牛。
  哇塞!我看得差一点流出鼻水口水来。不知道为甚么,在网上看到一些女生很漂亮、又脱光光、又被男生大肆淫弄,但那种兴奋的感觉还是不够强,如果在网上看到的那些女生是自己认识的,或者知道那是谁的女友、女儿、老婆,那种震憾力就很强了。好像「橘子黄了」兄把他女友的相片贴出来,我也看得流出鼻血来。所以现在当我知道相片里那些美媚是阿跃的女友,我就特别兴奋。
  「哇咧咧,不行了,今晚真的要借给我打打手枪!」我把他那几个最精采的艳照抢来放在口袋里。
  阿跃嘿嘿笑著说:「怎么样,我马子还不错吧?你今晚别把她们的鸡迈干破啊。」
  他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他还说他经常把女友带去DISCO或者PUB里,故意让其他男生把玩他女友!想不到他乡遇知音呢,在这种地方竟然给我碰到这种和我有相同怪癖嗜好的人!
  不过说起来,他是我的同事,我就不想把我跟他相同的嗜好告诉他。但听他说起一些怎么暴露女友、怎么看著女伴被其他男人的鸡巴插进小穴时那种兴奋的感觉,我还是心跳不已。
  心魔又占据了我的心灵!我心里又在想怎么凌辱自己可爱的女友少霞!
  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告诉阿跃一个秘密:我来到这里之后,每晚都跟女友玩电话性爱!
  女友以前是不肯跟我在电话里讲一些猥亵淫荡的话,但我故意吓唬她说,如果不给我们男生正常发泄,我就会忍不住去找其他女生玩,于是她只好陪著我玩,而且经过我调教后,她的讲话技巧也就越来越纯熟了,每次讲完之后,我都能把精液喷出来,她也经常可能到达高潮。
  …………「我不在家,你要小心哦,不要给男生欺负。」我关切地对女友说,但语气却透著一股兴奋的感觉。
  「天下乌鸦一样黑,你们男生个个都坏!看见人家样子比较漂亮,就动歹心来欺负人家。」女友少霞那种娇柔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你今天又被男生欺负吗?」我语气从关切变成了急切,一手拿著电话,另一手却握著自己睡裤的裤裆,裤裆的肉棒已经勃动起来。我知道,在这寓所里除了我在听女友的电话,我那个同事阿跃也在另一个分机里听著。
  「哼,你呀,就是专门喜欢听见人家被男生欺负的。」女友佯怒的声音传来,我可以想像她撅起小嘴那种可爱的样子。她的声音很快就转成楚楚可怜,说:「你知道我们那条楼梯几个灯泡经常坏掉,总是阴阴暗暗的,人家下班回家已经很晚了,你又不能来接我,所以人家走过那条楼梯时都很害怕,害怕会不会有坏蛋躲在后楼梯,看人家单身女生走楼梯就会突然扑出来。」
  「你今晚在楼梯间碰到坏蛋吗?」我声音都有点发颤,我听见女友说到后楼梯,心里那种兴奋的感觉似乎有点压抑不了,扑通扑通的心跳使我讲话都有点吃力。
  说起后楼梯,我就特别兴奋,以前在送女友回家时,就在她家的后楼梯内跟她亲吻,摸她奶子,作为送她回家的报酬,所以想起这个后楼梯,我就会回忆起当时那种春光婍妮的情形,还记得有一次,女友穿著连衣短裙,我就在后楼梯里跟她亲吻时就偷偷把她内裤拉下来,然后突然把她短裙由下往上翻起来,哇塞,女友全身白花花的娇柔肌肤全露了出来,尤其是私处那小三角毛茸茸地带,更是使我看得口水差一点流出来,她吓得娇叫,全身半裸地缩在后楼梯的角落里,那种动人情形至今我还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