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狼的狩猎场:肆无忌惮的凌辱游戏》

  第一章无辜的女大学生五彩的霓虹,喧嚣的歌声几乎要把房顶掀开。
  舞池里,疯狂摆动肢体脖颈的男男女女忘情的闭著眼睛,互相蹭著身子,在震耳欲聋的歌声中热舞,消散一天的压力。
  而在这喧闹的俗世之外,二个不过二十余岁的年轻男人正以一个极度放松的姿势坐在二楼的特殊包厢之内,透过单层透视的隐私玻璃,以一种挑选猎物的眼神,向下俯瞰无知的人群。
  「项少,您今天可有看上的鱼儿?」
  在举著利口杯的项秦身后,隐匿在灯光的暗处,酒吧专为项秦一人服务而派驻的经理满脸堆笑:「如果有需要,我们随时可以提供服务。」
  「呵,瞧你说的。今天阿龙第一次过来,哪有我这个做东的主人先挑鱼的道理。」
  项秦轻擡了下手,身后的经理便立刻向一旁的青年连连鞠躬低声致歉:「抱歉,张公子,是我考虑不周了。」
  「下次注意就好。」
  项秦见一起来的玩伴没有理睬经理的样子,便也不得不替其打个圆场,引开话题:「我们9点钟来的酒吧,现在都快12点了,阿龙,底下这么多靓妹,别跟我说你没有看上的?」
  「就她吧。」被项秦称呼为阿龙的男人像是突然从走神的状态中回转,他微微吸了口气,凝神向外看去,拿手指著舞池之外,一张角落中的酒桌之上,两个结伴的女孩子正在嬉笑著打闹。
  「哦~阿龙的眼光不错嘛?那你准备要哪一个?是左边,还是右边?」
  「左……」阿龙的声音微微一顿,而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开始露出一丝邪笑,急速跳动的内心深处,忽的燃起报复的火焰:「秦哥,我们一起玩吧!」
  「一起玩?」
  项秦先是一楞,立刻便恍然大悟的笑出了声:「好哇,没想到你小子平时这么正经,玩起来倒是一套一套的,一起就一起,走,雷经理,帮我们安排一下,还是老房间。」
  「好的。」
  雷经理立刻答应下来,正准备打开房门,领著贵客去往房间,却被阿龙伸手挡了下来:「雷经理,你们去忙吧,我就在上面看著。我想看著她……」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能够听清他最后说的那两个字:「堕落。」
  ……
  时间回到五年以前,阿龙虽然和项秦一早就认识,他们从小开始就是富人区的邻居和玩伴,但两人的性格却截然不同。项秦玩世不恭,靠著家世,在外沾花惹草,干的坏事总有他的一份,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而张祎龙则是个别人家的孩子,为人低调,性格温和,做事一板一眼,学习成绩优秀,从小就在他人眼里是个成熟优秀的乖男孩。
  可或许是因为张祎龙过于正经,他在学校里的女人缘却远不如带点痞气的项秦。五年前,在一次班会活动中,他暗恋上了低他一个年纪的校花,和他一起排练节目的苏嘉怡小同学。
  她有著一张圆圆的,仅仅是望著就会心生喜欢的鹅蛋脸,皮肤好的像是刚刚剥开了壳的水煮蛋,白里透红,迎著阳光,散发著诱人的,类似苹果一般的芳香。
  她对谁都是那么一副笑脸,每次笑起来的时候就露出嘴角旁的小虎牙,看著像是个不小心坠入凡间的精灵一样讨喜。可当你认为她是个清纯无暇的仙子之时,女孩儿灵动的眸子里又带著些许狡黠,让凡间的俗人与她的距离一下子便从那天地之隔变成了一层纱纸,忽闪忽闪的让人猜不透她心底的心事,只想著把自己的整个心都剖出来,摆在她的面前,任她挑选。
  可张祎龙虽然喜欢她,但却木讷的不会告白。
  他只是默默关注,直到看到她交上了男朋友,一个高一年级的男孩子。
  那人长的十分阳光高大,两人依偎著走过公园时,那刺入心扉的旖旎就令张祎龙感觉自己像个得了妄想症的小丑。他退避了,直到又过了二年,听到女神和男友分开的消息,他本以为这一次自己有了机会,精心准备一番后,却在女神新的男友面前哑声。
  他发了疯,偷偷花钱雇了私家侦探,探寻女神的喜好和人生轨迹。张祎龙一开始打算当个隐形的守护者,却没想到令他大吃一惊的现实却是,看似清纯的女神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在短短的五年间,她换了十几任男友,令躲在暗处的张祎龙破碎的真心落了一地,再也拼凑不出完整的样子。
  而就在昨天,他从私家侦探那得到消息,知道喜爱追星的苏嘉怡今天约好了她的闺蜜林雅妃,会来这间由那个她喜欢的男明星所开的主题夜店游玩。
  而恰巧,张祎龙的死党玩伴就是这家夜店的「特殊客户」。
  所谓的特殊就在于,此间明星夜店不光是提供通常的娱乐服务,它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特殊招待,在知情人的圈子里,此间夜店还被称为「渔场」。
  为何渔场?
  其中的客人皆是鱼获,而某些特殊顾客,便是渔夫。
  高坐钓鱼台之上,看上哪个美人,只需一声呼唤,那便是一夜春宵。
  夜店的工作人员可以轻而易举的通过在饵中下药,帮助特殊顾客们料理好鱼儿,把他人心目中的女神给细细的摆在砧板上料理,只要渔夫们有所需求,包括是喜爱的衣著、丝袜、有特殊需求的玩具等等,都可以做到一条龙服务。
  单纯的夜夜做新郎已不能在满足贵人们的精神世界,他们渴望更多,更易兴奋的玩法。
  毕竟和明码标价的模特或是三线女星不同,渔场玩的就是一个随机性的刺激。
  在你没有来到渔场之前,你根本不知道手中的钓竿能找到何样的鱼儿。
  玩腻了女人的大少们,也就能在如此的游戏中,感受到一种和平日里全然不同的快感了吧。
  而根据渔场的规矩,显然,单纯为了某条鱼而来的张祎龙是个出格的渔夫。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作为领路人的项秦可是一无所知。
  而他们两人也就见证著代表著富豪们的鱼竿「酒保」,为两位自以为是的美女递上加了料的软饮。
  「以为少喝点酒就不会被捡尸?」
  项秦呵呵的低笑出声:「真是天真的姑娘,但愿等会她在床上的时候也能一样天真。」
  「你说呢?阿龙。」项秦略带一丝得意的说道,「有时候的鱼儿特别新鲜,就是不知道阿龙你能不能碰上了。不过这两位小姐姐看起来很清纯嘛,说不定就是那种特别干净的海鱼,第一次游进渔场。」
  「别说了。」临到事前,紧紧盯著两个女孩浑然不知的喝下手中饮品的张祎龙一双手,十个指头都死死的捏住了身下的扶手,捏的指节泛白,一双睁到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好似连眼角都要撕裂。
  她们还是喝下去了。
  张祎龙的心情如同刚刚穿过惊涛的帆船,他有些发楞,但是起伏的心情在这一刻又开始迎接另一种冲击。他扭头看向项秦,比起这个老神在在的老渔夫,他显然是包厢中情绪起伏最猛烈的那一位新手。
  我,等会真的要……
  张祎龙既纠结又迷茫,又或是在女孩们脸上明显露出困意,开始忍不住打哈欠的时候,他内心深处的欲望再一次的被引出。
  「我们走吧。」
  和张祎龙一样,作为旁观者项秦笑瞇瞇的目睹著一幕罪恶发生。禁不住药力的女孩已然趴伏在桌上。一旁早已准备好的酒保立刻上前,指挥著另外两个侍应抓起女孩们的手臂,穿过腋下,五根手指不怀好意的罩在了女孩们的隔著一层薄薄布匹的乳肉之上,肆意轻薄揩油。
  这是被允许的。
  而如果渔夫有更多需要的话,被选中的鱼儿甚至会被工作人员率先一步一饱口福,仔细的欣赏过她们那美丽无瑕的胴体,细细的将那身遮体的裙衣剥下,然后再经由这帮男人之手,为其换上各式各样或性感或青春或色情的衣著,容不得反对,也没有机会反抗。
  而在这个过程中,无知无觉的女孩会遭遇什么?想必已经不必多言,至少项秦自己,已有多次在接受到鱼获后,发现女孩子的私密部位早已泛滥成灾的。
  「您好,尊敬的客人,您的餐点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有什么特殊需要吗?」
  随著猎物被搀扶进了料理专用的「厨房」。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少女走入房间,她一身薄纱似的女仆衣著,脚上踩著一双目测至少长约9CM以上的浅红色露趾高跟鞋,笔直修长的双腿上挂著一层蝉翼一般的肉色丝袜,在包厢略带暗示意味的霓虹下,闪烁著喜人眼球的淡淡闪光。而随著你的视线继续往上,她那几乎与大腿根部齐平的裙袂之下的风光若隐若现,明明只差临门一脚,你却只能偷见一片漆黑,而那漆黑深处,却还飘散著一股淡淡的,充满了如同盛放的玫瑰一般的成熟香气。
  张祎龙嗅到香气的刹那,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呆呆的望著那极其勾人的服务生走向了他和项秦,并在他们手边的桌子上放下写满了特殊需要的服务单。
  而这在封面上都喷上了淡淡肉桂香气的单子内,充满了性欲的每一个小框都代表著一项可以提供的服务。其上的类别五花八门,多到常人的想象力难以企及的地步。单是服装方面的要求,大到各种品类,如邻家女孩、高傲千金之类的风格皆有,小到连丝袜的颜色或者样式长度薄厚都有区分,而且为了方便客人们直观的预览和挑选,足有三指厚的服务单图册上还配有各式各样的美丽模特穿上后用作展示的图片。
  张祎龙本不想麻烦,如果不是为了报复苏嘉怡,他本就在发泄肉欲一道上匮乏经验,正当他面对琳瑯满目的选择无从下笔之时,他听见从刚才服务生进来算起,就一直在耳边萦绕,极其轻微的嗡嗡声越来越靠近。
  是什么声音?
  张祎龙的眼珠轻轻转动,忽而发现项秦在熟练的用笔勾选几个项目之后,淫笑著把手伸入了女孩的裙下,随即在女孩情动的一声呻吟中,神奇的用两根手指夹出了一粒淡粉色的糖果,面露享受的含进嘴里,压在舌下。
  当他满是享受的微微睁眼,发现坐在对面的张祎龙一脸疑惑的时候,颇有些在好友面前卖弄一番的项秦再次从服务生湿滑的蜜源中夹出了一粒糖果,但已经明白这是从哪儿来的张祎龙赶紧拒绝了。
  后者有些受到惊吓,一时间,这位只在理论上有所接触的雏鸭只敢侧过脸,敷衍的说了句:「和秦少一样。」后,静坐了数十秒,这才使狂跳的心脏稍许平静。
  无知的年轻人忍不住扭头偷偷望了服务生少女的背影一眼,这才发现,少女的走路姿势十分奇怪,两条大长腿夹的很紧,像是在两腿间夹住了什么玩具。而且,少女的背部除了两条用作固定的黑色肩带外,光洁的颈背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也就是说,少女的全身上下,除了丝袜和女仆样式的黑白裙之外,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这一发现令张祎龙下半身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昂起头来,虽然有点可笑的是他在之前旁观苏嘉怡和林雅妃被轻薄著搀入「厨房」时就已经控制不住于内裤里射了满裆。
  「下次你真应该试试。」
  语带调笑,一旁的项秦毫不浪费的把第二粒糖也含进嘴中:「她们可是精心挑选过的蜜罐,做出来的『桃源』也格外香甜。」
  「我就算了吧。」
  张祎龙一脸尴尬的婉拒。
  「我以前也觉得接受不了。但是你看我现在不是吃的挺高兴么,凡事都有第一次。算了,你今天来这也算难得,第一次来嘛,我懂。我们现在先去洗个澡吧,洗完估计鱼儿就已经处理完了。」
  说著,项秦扯了扯衣领,把衬衫的第一个扣子解开:「走,阿龙,平时我看你女孩子都没抱过吧。第一次来渔场,我帮你长长见识,也不枉我们的兄弟情义。」
  ……
  而当张祎龙和项秦从浴池里出来后,他被眼前大床上的盛景一下子给惊呆了。
  过去梦寐以求,只存在于梦中耳鬓厮磨的女神,学校内被追求者们推崇为才貌双绝的校花苏嘉怡正以一个羞耻的姿势,身著一袭洁白婚纱,两腿大开著被四个连接在墙顶的吊环吊起,一双覆盖著一层薄薄的白色丝袜美腿脚尖将坠不坠的挑著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半遮半露的向两位男士展现著一位女神的粉嫩脚心,以及在那被迫岔开的双腿之下,一眼可以隐约望见的,完全真空的,塞满了跳蛋的粉嫩蜜穴和正轻微向内收缩,却依旧被一根按摩棒填的满满当当的后穴。
  而躺在被吊起的苏嘉怡的一旁,则是另一个双手双脚被人用跳蛋控制线细细捆住,绑成驷马的绝美女孩。她披著一头漂亮顺滑的长发,和之前看见的牛仔裤,休闲装,高马尾,白棉匡威的打扮大不一样。被丑恶的男人们应项秦的喜好,无知无觉的女孩被迫换上了一身粉白色的露肩礼裙,娇嫩柔软,腰系蝴蝶。而在她那精致小巧的可爱秀足上,则亦是相得益彰的踩了一双纯白,红底的绕著数圈编织绳的罗马式细长高跟,无一不凸显出她窈窕的身姿和绝美的脸蛋。
  如果不是因为充满了清纯气质的女孩儿身上缠绕著的淫靡线条——毕竟这些线条所抵靠的终点,同样是响彻在房间之内,嗡嗡不绝的振动之声所在之处。
  那么,张祎龙想,说林雅妃她是飞翔在辽阔天空中的白天鹅,睡在豌豆上的公主,等待王子吻醒的睡美人,那也必是形容的恰到好处,而不是夸大其词吧。
  和被吊在半空,蜜穴和菊穴中塞满了玩具苏嘉怡不同。林雅妃的乳尖小穴、菊穴虽然同样塞满,抵住了跳蛋,但通红著一张脸的她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天真不知世事的女孩,就是嘴角因为玩具颤动间造成的剧烈快感而溢出的口水,也带著一丝娇憨的意味。
  这就是林雅妃与苏嘉怡截然不同之处,若是说苏嘉怡的身体是已经成熟的蜜桃,蜜汁横流,轻掐出水,急待采摘,那么林雅妃就是那青涩的芒果,虽能瞥见一丝诱人的光景,但更多的,则是隐藏在淡青之下的微酸,尚未熟透。
  「这是我很喜欢的婚礼场景。」
  望著眼前的杰作,项秦主动向张祎龙介绍到:「等待洞房的新娘和伴娘,感觉如何?阿龙,以后虽然可能没有机会,但是今天啊,我们提前一起做新郎,哈哈哈哈!」
  伴随著项秦的大笑,他一把扯去身上的浴衣,就已扑将上去。
  比起张祎龙来,游戏社会数年,项秦早已活成一个人精,早在包厢之时,他就发现张祎龙的目光一直放在苏嘉怡的身上。自然,这时候得卖兄弟个面子,再说,另一个果儿也同样芬芳,同样备受项秦的喜爱。
  驷马的姿势最是凸显美人的无助之感。项秦轻轻的用指尖掠过女孩的背脊,在那裸露的皮肤之上最是流连,他淡淡一笑,两只饿狼之抓已经探入裙中,摸上了那极具弹手触感的嫩滑乳肉,极致的手感令他联想到就是牛奶化作固体,也不过如此之顺滑吧。
  少女瑰宝一样的酥体令项秦极其满意,借著少女在送来之前就已经被解开了束缚之便,他的指尖轻轻上探,便轻而易举的摸到了抵著跳蛋而早已充血发硬的美人乳尖,顿时,浑身上下的热力便是带动一腔热血朝著下半身的某个部位涌去——轻揉慢撚,一时间,光是指触的绝美快感就令项秦直感乐不思蜀,心中大爱。
  而在另一边,之前只通过观摩影片来积攒经验的张祎龙可没有项秦身经百战的讲究和技法。虽然眼前的梦中美人被以极其诱人的姿势被绑成这般羞耻,他还是按部就班的只是双手换过女神的臂膀,解开肩带,慢理丝条的剥下苏嘉怡紧裹著雄伟胸口的婚纱长裙,慢慢的,在骤然解开,跳动的雪白乳浪中,有些小心的将充血硬起的浅粉色小葡萄含入嘴内,用挑动的舌尖细细品味。他虽是雏儿,但比起项秦的单刀直入,多种技法,他的动作更慢,更笨拙,但更显原始,更显人本身的欲望所在。
  而在舔过,咬过,摸过之后,张祎龙慢慢的向两边发展,顺著他的手指,美人儿胴体上的婚纱长裙也一同被轻柔的剥离,先是胸旁的腋下。光洁的两腋,两条被高高吊起的手臂毫无遮拦,这在过去被轻轻一碰就得让苏嘉怡跳脚大叫的敏感之处此刻被张祎龙慢慢的舔舐,用指甲一阵轻慢的揉动。而后,他再度向上,两片满载著苹果清香的红唇被张祎龙强吻而上的嘴唇紧紧贴合,紧接著,他凭著那条笨拙的,不够灵性的舌头艰难的撬开了美人儿的牙尖,深入其内,将她口舌间的甜美津液一扫而空。
  再向上……大男孩的玩法更多的遵循著他本能的索取,他的舌尖儿自然而然的寻著大美人的耳尖打转,再是耳洞,再是脖颈,而后,一路向下,伴随著美人敏感的肌肤一溜的微颤,舔弄过肚脐眼,然后是更退一步的裙袂之底。
  男孩的手指谨慎的把按摩棒拔下,他似乎听见了女神压抑不住的低吟,他有些微微的惊吓,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仿佛只会存在于梦中的,女神的表情。她依旧是满面的春光,紧闭的双眼,微微张开,满含情欲的小嘴儿,似乎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因为快乐而放开的毛孔,都在鼓励男孩更进一步。
  他又一个个的将振动的跳蛋取出。拿嘴代替了它们的功用,低头如牛饮河水,用长长的舌头去卷,也偶尔学著不懂事的猫咪,用牙尖挑逗过那处鼓起的红豆…
  …
  他喝著那从蜜源深处汨汨不断流出的露汁,深感浑身的热力正在逐渐勃发,冲击大脑。
  而在此刻,一旁的突然开始剧烈的动静也引开了大男孩的注意。
  不知何时,前戏已经完毕,裸身的项秦正扛著林雅妃的一双小脚,下身的巨龙反复不停的冲击著少女竟然是未经人事的雏穴,带起一片片红花的同时,还有因为身躯的敏感,而不断喷射而出的由失禁尿液及其蜜汁混合的天生润滑剂。
  此刻,在张祎龙的视线中,配合著项秦一前一后的大幅度的耸动,林雅妃那双被项秦扛上双肩,无力而又精巧的美足无疑是一道极其诱人的风景线,她被脱下一只,又留下一只细长高跟的小脚丫止不住的因为下身处的冲击,配合著衣衫不整,酥胸半露的上半身,反复的在空中摇曳出一条激动人心而又无规律可循的线条。那在甩动过程中,娇嫩的足心和摇动的高跟同样的让大男孩的肾上腺素分泌加快,单单只是看著,他就有点痴迷了。
  回过头,他一下子就对苏嘉怡半包裹在高跟鞋中的美脚著了迷。
  他急不可耐的伸出手去,细细的抚摸过女神这双过去也时常得到夸赞的美腿。
  腿玩年,当时的他可是不止一次的在同学口中听到过这个形容词。
  而现在,入手温润,白丝的触感和美人儿的一手可握的温热脚掌可以说不管是触感上也好,视觉上也好,都是一种绝配。
  张祎龙贪婪的亲了上去,用嘴和手,细致的品尝著这一双平日里被苏嘉怡精心保存在鞋子里面的私密和弱点。根据私家侦探的情报,他知道苏嘉怡极其怕痒,就像是现在这般的沈眠,当张祎龙的指甲刻意划过苏嘉怡的足心之时,她的眉头都会微皱,脚趾也会微微缩动。
  这奇特的反应就像是给大男孩打了一针兴奋剂,他迫不急的用更多的方式折磨起了这双小脚,而与此同时,他更爱上了另一种玩法,就是在自己昂首的肉棒突入那处桃源,感受到包裹与紧致的同时,用牙尖,用指甲,用舌头,看著女神迫于药力而沈入春梦的表情因为一进一出的肉棒以及脚心处的奇痒而变化……
  夜还在继续,今日,往昔女神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