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女友吴婧 1-2》

  (1)
  陈晓和女友吴婧,高中同级不同班,毕业时报考了同壹所重点大学。吴婧在高中是大家眼中校花级别的美女,但由于学校管理的特别严,对于早恋这件事更是绝对禁止,所以即便有人喜欢,也没有实际的追求者。因为不同班,陈晓和吴婧在高中并不熟,只是年级活动时见过几面,互相有个印象。到了大学之后,高中校友的身份就显得亲近,初入陌生的大学校园,吴婧在很多事情上都找陈晓帮忙,就慢慢的熟悉起来,大二的时候,两人正式确定了情侣关系,直到毕业。
  吴婧是新闻系,辅修心理学,大学还参加过舞蹈班,即使在舞蹈班壹众高颜值和好身材的同学里,吴婧也是佼佼者,壹米七二的身高,九十斤的体重,再加上多年的舞蹈练习,造就了她绝美的身材。吴婧立志于毕业后投身新闻事业,比如成为壹名记者,呈现社会里不被关注却又真实存在的角落和人群。
  陈晓是文学系,大壹已经知道自己对文学没什么天赋,课余精力更多的投入校园活动和社会实践,练就了不错的口才和人际交往能力。毕业校招的时候,很快就找到了壹家杭州外企的销售工作。面试的时候,陈晓优异的表现给面试官留下了不错的印象,面试官是资深销售总监,能得到他的认可,陈晓在公司的发展算是有了壹个不错的起点。
  吴婧也接连拿到了几个offer,包括报社编辑、电视台助理编导、新媒体产品策划,但是她壹直犹豫不定,因为这几家单位偏向宣导正能量,不关注社会弱势人群和边缘地带,而这些才是她最感兴趣的话题。
  「小婧,妳再犹豫不决,这些offer就要到期了。这家报社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是杭州本地报社,但是在江浙沪有稳定的读者群,以它为职业起点,将来很容易跳往更大的报社」陈晓壹边吃著午饭,壹边聊著对几份offer的看法。
  「这家报社以政策宣传为主,读者大多是中老年,而且谁都知道,纸媒越来越不景气。」显然,女友对这家报社没什么兴趣。
  「电视台也不错,虽然现在给妳的职位是助理,表现好的话很快就可以转为正式,而且申请单位内部调动也方便,有机会选择妳感兴趣的节目。」
  「电视台受众更广,节目审查比报纸更严格,稍微敏感的话题壹概不涉及,也没什么意思。」
  「那妳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现在是网络和新媒体时代,我有壹个熟识的师兄在做自媒体,我找他聊过了,他非常欢迎我加入。他的自媒体有五六个人,微信公众号、微博、头条号、抖音都有经营,话题非常广泛,关注度还不错。而且自媒体受到的约束相对较小,我们可以写自己感兴趣的冷门话题,只要前期调查深入准确,文章或者视频专业客观,粉丝的讨论度也会非常高。我在大学接受了四年的训练,我相信我关注的话题和文章会被大家认可。」
  「想法不错,我也相信妳有能力。可是收入应该不如报社和电视台稳定吧。」
  「师兄给我的工资还是能养活自己的,而且平时可以远程工作,自由度高,不用朝九晚五。当然,我得交给他好的文章。另外妳这个大销售的工资,养活我们两个还不是小意思?」
  「那是自然,妳要是壹直不赚钱,我就养妳壹辈子。」
  「谢谢老公!」吴婧笑的很开心,陈晓看著她纯真的笑容,心里也乐开了花。
  然而不到几秒钟,她的笑容就变成了壹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沉默了壹会儿,她还是开口了:「老公,有件事我想跟妳商量壹下。」
  「什么事?」
  「关于第壹篇文章的话题,我已经想好了,只是…」,吴婧说到壹半,停顿了壹下。「只是如果,第壹篇文章的主题是地下色情产业,会有人有兴趣看么?」
  吴婧的想法确实出乎了陈晓的意料,不过他装作毫无波澜,很平静的回答到:「这个话题不错,很多人感兴趣壹定不少,毕竟色情产业在国内只能暗地里经营,相关的报道非常少,对于大部分人都是神秘的。只是,妳壹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对于这个话题壹点也不了解,要想写成好的文章,少不了壹番调查,这倒是壹个难题。」
  「我已经联系了壹家名叫银河国际的大型会所,只要妳同意,我就可以去那里正式开始调查了。」
  「原来妳早就已经有主意了哈。本来我不应该反对,毕竟这是妳的工作。不过…」
  「不过什么?」
  陈晓望著眼前的女友,心中多少有些犹豫。不止在高中,在大学里,女友也壹直是新闻学院公认的院花级美女,身材、样貌、气质都是壹流,有点像李沁,但是比李沁更加高挑,也更具现代气质。走在路上吸引90%的男性目光绝不夸张。
  色情行业,大型会所,虽然不知道那里面具体有什么,但听上去感觉不是正经地方,这么漂亮的女友,他多少有些担心她的安全。不过另壹方面,他也知道自己应该尊重女友的工作,不能太过干涉。
  思考到最后壹刹那,陈晓决定先收起自己的犹豫,换了壹个问法:「不过,大多数会所都在打擦边球,他们能毫无顾忌的让妳以去采访和调查?哪怕妳是自媒体,在他们眼里,和正式的记者也没什么区别吧?」
  听了陈晓的疑问,吴婧低著头,略显紧张地说道,「妳说的没错,在联系这家银河国际会所之前,我也问过其他几家会所,都被拒绝了。」
  「那这家会所怎么就同意了呢?」
  「因为…」吴婧转向欣赏旁边的壹颗兰花,似乎有意躲开陈晓的目光。「因为我没有告诉他们真实目的,而是说我是来应聘工作的。」
  「什么工作?」
  「他们说只招桑拿技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