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mm(01-35)》

  第001章重生到十年以前王羽第一次发现生活是如此美好,自己竟是如此幸运,赶上了穿越大军的浪潮,回到十年前。
  不是每个人都能重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从地狱来到天堂。
  王羽不记得前世自己受过多少侮辱,白眼,那些赤裸裸的憎恶,带给自己的伤害尤然在目!
  王羽有个女友,苏瑾,高中时的校花,冰山美女,王羽追求了她十年,虽然最后成功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女友,可是自己并没有去珍惜她!
  王羽承认自己是个花心的人,在喜欢苏瑾的同时又爱上了另外的女人,但并不意味著王羽就会抛弃苏瑾,可是另外那个女人的家族为了让他和她结婚,竟然活生生的拆散自己和苏瑾,在自己结婚时,苏瑾选择了自杀!
  她吞下安眠药就这样走了,王羽只剩懊悔和疼痛,而后他逃避了自己本该继续的婚礼,没想到自己被她的漂亮姐姐找到,并用硫酸毁掉了自己英俊的相貌。
  一个毁容的男人,在这个世界注定是要收歧视的,之后的数年,他苦苦煎熬过来,不过在昨天他自认很倒霉的被老天降下来的神雷劈中!
  看来这是报应,王羽重生到十年以前,感叹自己以前好事一定做了不少呀!
  「阿羽,今天怎么还不去报名呀!」王羽在家里将自己好好打扮一番,前世的自己读高中时可是邋遢不已呀,打扮完毕后出门的时候,正碰上买菜归来的蓉姨。
  蓉姨,对自己可谓视若己出,她和前夫离婚后搬到王羽的家附近,还带著一个女儿,金瓶儿,她可是和王羽可是从小学一直同学到高中,不过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金瓶儿总是全校第一名,而王羽却总是年纪倒数第一名,尽管如此金瓶儿从没嘲笑过王羽,她的妈妈蓉姨也从未对他有过半分轻视,反而一如既往对他好如亲子!
  蓉姨很漂亮,在前世的王羽眼中是个充满母性的成熟美·妇,一瞥一笑都散发著成熟女人应有的魅力和诱·惑。
  而今天的她,穿著紧身的黄色连衣裙,胸前高高的耸起,顶著镂空花纹的胸前衣料,显得巨硕无比,仿佛随时就要破衣而出,金黄的头发往后梳起,显露一丝大气和高贵,柔软的耳垂处挂著一个黄色吊环配衬著她黄色衣裙,显得完美无瑕,粉红丝带束缚狭窄如杨柳般的细腰,只留下挺拔顺滑的娇臀在及膝的裙摆里紧紧膨胀著,给人一种血脉膨胀的感觉。
  黑色的丝袜也将她柔美的根部线条突出极致,使人不由生出一丝遐想,这种女人,就是天赐的尤物,无论放在那里都是众人焦点所在。
  前世的王羽可是没少意淫过她呀,尽管蓉姨一直视自己如己出。
  「这便去报名!」重生后的王羽,面对记忆中蓉姨,欣喜不已,要知道他自从毁容后便逃离了所有的亲人。
  这是的蓉姨不过三十五岁,还正是女人最成熟,最具有风韵的年纪,而且此时的王羽表面虽然不过十五岁,刚上高一的小屁孩,可是他的心里年龄并不比蓉姨小,所以如果换在这个角度,蓉姨不是个长辈了,倒更像一个女人!
  「把这些拿著,路上吃。」蓉姨充满母性的笑容让王羽如沐春风,只见她从包装袋里拿出几个苹果,塞到王羽手里。
  柔嫩的细手和王羽正处于发育期的小手相互接触,以前没有感觉,可是重生后的王羽,只感觉一个女人的芊芊玉手肉感十足,质地细嫩柔滑,要知道前世的他毁容后,躲了那么多年,由于心中自卑,可是没有和女人有过任何来往,甚至包括肢体上的接触。
  王羽不由多抚·摸了下,深深感受了女人娇俏柔嫩的双手那种美好的感觉,蓉姨只当他是个小屁孩,那里有什么非分之想呀!
  王羽来到学校,看著来来往往的莘莘学子,心中泛起一丝激动,记忆中那种美好的学生时代生活,自己又将经历一遍,岂不快哉!
  云台一中,是云台市最好的高中,作为初中一直倒数第一的学生,他进这个高中要不是贵人相助,还真进不了。
  至于那个贵人,便是他那个干姐姐,想起她,王羽心中便泛起一丝柔情!
  王羽看到了苏瑾,在白色的樟树下,手中拿著那本《飞鸟集》,轻轻诵读著,仿佛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的性子从到大一直冰冷无比,没有人能够改变她,她也不需要改变,强装坚强的外表下有一颗脆弱的心,不然为何听到王羽结婚的消息,便选择了自杀。
  想到此处,王羽的心里便痛苦不堪,他很想过去,告诉她自己便是她前世的爱人,可是现实里,她还是冰冷无比的校花,高二的学姐,而自己不过是刚进校的学弟。
  王羽静静凝视她读完《飞鸟集》,静静看著她合起书本站了起来,静静深嗅她离开自己身旁散发出的蔷薇体香,仍如记忆中那般甜美温馨。
  第002章美妇干姐姐教室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他们那些人以后的前途,王羽也是略知一二的,尤其是自己三年的同桌夏子伊,在他前世的记忆中可是非常内向胆小,文文弱弱,似一个邻家小妹妹般凡事都没有主见,可是在十年时间,她成为世界最性感的十个女人之一,开放的言行,独立的女强人,这一切让王羽大感不可思议!
  一个女人,踏著叮咚的高跟鞋声走了进来,梅姗,高中三年的班主任,王羽一眼就认出来了。
  在前世,她是第一个让王羽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要不是他的求爱遭拒,或许王羽也不会那么快死心,而后喜欢上苏瑾。
  对于前世爱上的第一个女人,王羽心中澎湃万分,现在的她仍如记忆中穿著白色连衣裙,如同老师般的圣洁而不失一个女人应有的娇·媚和婀娜。
  「大家好,我是你们以后高中三年的班主任梅姗。」简短的介绍,将她处事干脆的性格显露无疑,「以后,我会带领大家在高中三年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一脸微笑,甜甜细语,如沐春风般细细湿润学生们的内心,在这个燥热的夏天,王羽如记忆中那般和大家鼓起手掌欢迎这个漂亮的班主任。
  下面的时间,自然是做好自我介绍,和投票竞选班委,王羽都没有兴趣,他的眼神都紧紧盯著梅姗娇美白皙的瓜子脸蛋,妩·媚的丹凤眼让人难以相信她是个品德高尚的特级教师,在王羽前世的记忆里,二十五岁的她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妩·媚风·骚的娘们,可是年年评选成特级教师,而且更是在组织学生秋游的时候,为了救溺水儿童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这个一生都投身于教育,没有和一个男人传出绯闻,却在自己的葬礼上才得到了大家的尊重,王羽永远记得葬礼那天,他哭的很伤心,这也是苏瑾一直很奇怪的原因,可是她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班委结果很快便出来了,同桌夏子伊还是记忆中的学习委员,作为班上倒数第一的王羽,可没少受到她的帮助和激励,想到此处,王羽倒又想起苏瑾,若不是她,自己怎么可能在学习肯下功夫,最终和苏瑾一起考进了上海复旦大学。
  作为初中一直倒数的王羽,怎么可能考上云台市最好的学校,若不是自己中考后的暑假在歹徒的手上救下了她,也便是王羽所认的干姐姐,有她相助王羽方可轻易的上的云台一中。
  她的家很温馨,很干净,充满浓浓的书香气息,王羽知道她的妈妈是个大学教授,父亲则是退役军官,所以出生于世家的干姐姐,自有一股干净出尘的气质,而且那种气质让王羽依赖不已,前世的他无论是上学,还是毕业后在社会上闯荡都深深收著她无微不至的关怀。
  可惜后来自己惨被毁容,王羽逃离一切,就早已没有见过那个似姐似母的林安如。
  如今,重生后的王羽首次走进了她的家。
  「咦,小羽,现在怎么有时间来见姐姐了。」二十八岁的林安如穿著吊带粉红雪纺连衣裙,低胸上的雪·白肌肤晶莹如玉,微卷的如瀑发丝垂在两颊,柔软顺滑的耳垂处挂著圆环水晶吊坠,平坦如镜的小腹外绿色的薄纱丝带紧紧缠绕,似有一股时尚摩登女郎的味道,粉红的裙摆落在膝盖之下,美好的大腿包裹在内,王羽顿感遗憾,不过玲珑修长的小腿裸露在外,倒是洁白光滑,干净美好。
  王羽承认自己曾经对她的确产生过非分之想,可是碍于两人之间的差距,他一直没有表白,况且他也不知道她对自己是否产生过男女之爱,或许自己在她眼中一直都是弟弟吧!
  「今天下午刚好没课,想到自己能够在一中上学可都是姐姐的功劳,念著姐姐的好,所以就过来了。」王羽半开玩笑道。
  「哼,你可是我认的弟弟,说话怎么那么生分,照你这样说,一个月前若不是你冒死相救,那歹徒可就要了我的命啦。」林安如一脸娇笑道。
  「那可是姐姐命好,没有我,还可能是别人救你呀!」王羽脸上依然没个正经。
  「你这话也说得忒没边了。」林安如的芊芊玉手轻轻捶在王羽后背,一股舒爽的感觉顿时从王羽背上神经直达大脑。
  她的捶打简直像按摩似的让王羽震颤不已!
  「姐姐,你的公司现在怎么样了。」王羽轻轻牵起她的小手,满是关心道。
  也许是王羽的工作太过亲昵,也许是屋内空气有些燥热,林安如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嫣红,「这还要看新上任的市长的政治动向了。」林安如脸上出现一丝担忧。
  在前世的记忆中,新上任的市长是个女人,好像来到云海不久就被人刺杀了!
  王羽和林安水聊了许久,方才离开。
  自己前世根本都不会关心那些政治问题,这一世可能为了林安水好好关心那些。
  这一切都因为自己已是死过一次的人,身体中住著一个二十多岁的灵魂。
  第003章严肃女校长只要一说起廖景瑜,整个学校没有人不害怕,自她荣登校长宝座后,采用铁血手段不知整治多少位「校园风云人物」其中便包括王羽,前世的他刚进高一的时候跟著高二的老大江咏衣可是干过不少坏事,说实话,要不是江咏衣是苏瑾少数的几个朋友之一,王羽还真没打算和那个极品女人有什么交集!但是话又说回来王羽能够结识苏瑾甚至追上她,江咏衣还是起著不小的作用的。
  早上晨扫的时候,严肃的女校长廖景瑜戴著一个黑框眼镜走了过来,一幅学者模样,上身是一件白色干净的寸衫,显得老气横秋,和她的年纪完全不相符,要知道她今年也不过三十岁,而且还是一个老处女,下身穿著黑色花纹短裙,这才让人知道眼前的人称之为女人!
  前世的王羽从来没有将她置于女人的角度,老气的打扮,男子般的作风,泼辣的行事,严肃的面容,不仅是王羽就连其他男人甚至包括一些老师都对她敬而远之!
  如今的王羽,身体中藏著二十多岁的灵魂,望著愈来愈近的女校长,其实仔细发现她的面容还是姣好完美的,前世的他由于对她的惧意让王羽根本就没有注意她的长相,如今发现,感觉有些意外!
  旁边的同学,低垂著头,似乎不敢看她,若是前世,王羽或许如此,但是今世的他多了一股处事的淡然,就比喻渐渐走近的校长廖景瑜,她本质就是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可惧怕的。
  女校长似乎很享受学生对她那种近乎膜拜的惧意,可是当看到高昂的头紧紧凝视自己的王羽时,她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生气,因为那种目光似乎夹带著一丝男人欣赏女人的炙热。
  她瞪了王羽一下,眼神中带著一丝警告,王羽抱以微笑,然而女校长似乎从里面看到一丝狡黠,这对她的尊严构成了极大的挑战,可是微笑无罪呀,一向铁腕的女校长只得无奈的从王羽身边走过,不过那副讨厌模样,女校长记在了心底!
  今天的课程,王羽不想听讲,前世的他同样不想听讲,只是那时的他是听不懂,而重生的他可是所有都懂,完全没有听讲的必要。
  只有班主任梅姗英语课,王羽很认真的听,此时的她穿著白色的圆领雪纺衫,高高的胸脯紧紧束缚著,沈沈甸甸,仿佛随时破衣而出,那种圆圆鼓鼓的劲道,惹得不少学生垂涎不已,王羽非常喜欢她从自己桌边飘然走过,拿著英语书,念念有词,身上那股浓浓的兰花味沁入心扉,简直如沐春风!
  尤其是她肉色的短裙自然倾泻在膝盖上,遮住了娇·媚的美·臀,显得撩人无比,裸露在外的白皙玲珑玉体上毫无瑕疵,干干净净,看起来极其滑腻,王羽的用书本遮住自己头部,眼神却悄悄落在她修长的玉·腿和随风荡漾的肉色丝裙上,每当她走过自己的身边时,王羽便随手向下撩起,碰著她薄如衣纱的短裙,一种刺激感油然而生!
  美女老师似乎感觉自己的裙摆被人撩起,侧眼望去,发现旁边的一位同学很不老实,因为他的英语书竟然倒著放著,左手放在大腿上,似乎就是那只。这种发现,让梅姗半气半羞,「这位同学,你把这段读一下!」
  「那一段?」王羽用笔捅了一下自己的同桌,未来的性·感女神夏子伊,然而她峨眉紧皱,似乎很不满意王羽的小动作,兀自沉默,懒得理会!
  「老师……请问是哪一段?」王羽只好将问题抛给了梅姗。
  周围的同学,发出一阵窃窃私笑,梅姗用手示意,教室里方才安静下来,「是这段!」她的芊芊玉·手指在王羽的书上某处。
  这个学生,看来要找他好好谈一下,对于班主任梅姗来说,每个学生都仿佛自己的孩子一样,孩子出了问题就要教育!
  看著那些熟悉字母,好多年没读了,一开始出现一些生涩,读起来不是很流利,而后记忆中那股感觉渐渐回来,王羽方才觉得自己读的还行。
  然而在他眼中的还行,在梅姗,夏子伊,同学们的眼中却是极其震惊,要知道这段英语可是有很多陌生词汇,本来都期待他出丑的同学们都呆住了,似看著怪物般的紧紧盯著王羽。
  梅姗,一开始,并没觉得王羽有多么出彩之处,直到他后面读完这段对话,标准的美式发音,以及那些陌生的词汇,他都读的标准之极,就算换做自己来读,也未必好到那去!
  而夏子伊张著殷桃般的红润小口,望著一上午几乎都在睡觉的王羽,似乎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良久,教师的安静被梅姗打破,「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梅姗已经将王羽的样子牢牢记在心底,他绝对是一位有潜力的学生。
  「王羽,大王的王,羽毛的羽。」王羽道。
  「王羽!好……老师记下了……你刚才读的非常帮!」她鼓掌赞道。
  瞬时,整个教室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这根本就不在王羽的想象之内,或许作为一个重生的人来说,他以后不自觉的行为还会带来越来越多的震惊,因为他比那些人都活过一世。
  第004章红楼尹影放学后,王羽来到了学校后山,记忆中那个女人人果然在那里,只是头发极短,活脱脱的假小子一个,穿著白色的寸衫,若不是身穿著黑色短裙,让人难以相信她是个女人,清秀的脸庞兀自挂著一股淡淡的媚·意,王羽可是知道长大后的她,长著一副什么模样,那种惊艳魅惑,可与现在大相径庭!
  红楼的创始人,中国南方黑道巨头,有著「罗刹女」之称的尹影,十年前的她,此时在高中雄霸一方,很好继承了她老子那种黑道霸主的「良好基因」。
  他一直搞不懂,苏瑾怎么会和这种学校里称之为混混的女人玩在一起,很久以后,尽管苏瑾早已成为自己的女朋友,她也没有告知自己。
  但是自己好歹也跟著她混过一年,她的一些习性,还是略微了解的,综合言之,她的本性其实并不坏。
  「大姐,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一个和王羽差不多大小的男生此时跪在地上,脸上满是惧意。
  男生周围,是一群长相魁梧,打扮的花花绿绿,脸色凶横,紧紧盯著眼前跪著的哭泣男生,而称之为大姐的女人,也便是王羽眼中的假小子,手中兀自叼著一根燃烧的烟头,另一只手拿著一把枪,不知是真是假,可是也蛮吓人的,但是王羽知道,凭著她老子在云台的地位,别说一把枪,就是把整个警队里的配枪都弄来都不无可能。
  「大姐!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去调戏女人了。」跪著地上忏悔的自然便是她的小弟,因为调戏女人被她发现了,所以呆在这里正在接受处罚。
  「按照我们红会的规矩,他的处罚是什么?」大姐对著天空吹出一口烟雾,似有一股销魂滋味。
  「按照我们的处罚,他将被砍下手指!」说话的是一个极其漂亮娇媚的女人,王羽可是认识她的,记忆中的红会同事,曲水瑶,两人以前根本没有什么交流,不过王羽倒是记得她后来似乎成了红楼的花魁,魅惑众生。
  「不要呀!……」随著一声闷哼,那个男生被她极快的砍掉了左手中指,凶横的作风,让人很难相信她是个柔弱的美丽女人。
  「带他去包扎一下!」大姐发话,众人应是,立刻将那个男生送走。
  人群渐渐散去,没有人不对他们充满恐惧,尤其是那个脸色淡然的假小子,也便是他们的大姐,红会的创始人,云台黑道之首尹老大的独生女儿。
  这便是红会,纪律严明,赏罚分明,也难怪她能够从十年时间成为南方黑道女枭雄。
  王羽走了过去,柔弱的漂亮女人手中拿著砍掉男生手指的锋刃,阻止了他的前进,「我想加入红会!」
  大姐叼著烟头,不时向口中吐著圆圈般的烟雾,根本没有理会王羽。
  等待良久,没有回复,王羽微微一笑,极快夺走她手中那把莫名的手枪,朝著远方的一个路灯,叩动了扳机。
  「彭」的一声,那个路灯立时化为碎片,幸好是无声手枪,别人方才没有发出惊慌,只是略微诧异路灯的突然破碎。
  「怎么样!」大姐,尹影,方才转过头,打量著眼前的一个小男生,看其年纪似乎比自己还小,可是眉宇间的自信,似乎根本不属于一个小孩。
  娴熟的枪术,换在是自己也不能那么精准击中,尤其是能够从自己手中夺下手枪,尹影不由对王羽重视起来,身边的漂亮女人也是诧异无比,刚才自己一直警惕著他,没想到他的速度似乎比自己还快,穿过自己的手臂,夺下了大姐手中的猎鹰。
  「理由!」尹影的回答非常简短。
  「为了一个女人!」王羽望著尹影身边的女人曲水柔道。
  「女人?有趣!我相信。」尹影没有问女人是谁,她相信了王羽,一个人的眼睛不会说谎。
  但是她身边的女人,曲水柔却是会错了意,以为王羽口中的女人是自己,面对著年纪比自己略小几岁的英俊男孩,挺拔修长的身材,尤其是他那出众的身手和枪术,她的心里不由泛起一丝羞意。
  「你以后就是我们红会的人了。」大姐尹影笑著离开了,「水瑶告诉她,我们红会的规章。」
  整个后山,只剩下曲水瑶和王羽,「现在我告诉你,我们红会的规矩,你好好记著!」她的脸上兀自升起一抹醉人的酡红。
  「先不要说,我们一起坐著看看风景吧!」那些规矩,王羽早就记得,前世的自己可是参加过的。
  「风景……」曲水柔看著几乎光秃的后山,很是不解。
  王羽微微愣道,他忘记自己的眼前的女人可是一个煞星,前世的她虽然和自己没有什么交集,但是自己了解她的,还是她手中不知染上多少人的鲜血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咱们坐一下,聊聊天。」王羽解释道,看著她一幅不解的样子,呆呆愣愣,倒有一丝别样的美态。
  「聊天……我们……」曲水柔似乎明白了,脸上羞意更甚,红晕都扩撒道雪·白的粉·颈上去了。
  看著她那种媚态,王羽有些痴迷,双手竟然不由自主的搂住了她的杨柳细腰,嘴唇贴了上去。
  「啊……」王羽吃痛,才发现自己的嘴唇被咬了。
  「你好坏……」曲水柔娇嗔一声,立马溜了。
  真是一个可爱的姑娘,王羽决定要拯救一下她,不要让她和过去一样,全身充满血腥味。
  第005章妈妈珺衣前世的他喜欢上了另外的一个女人,不说她显赫的家室,就凭她出众的条件,就足以让世人为之倾倒,那时的自己的确迷上了她,为了得到她,向一个朋友拜师学习枪法和近身搏击这术,想到那个朋友,王羽脸上一片柔色,她可是警察界的一朵奇葩,诡异的破案手法,尤其是她冰冷的性子让很多男人望而却步!没有哪位朋友,自己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追上她,绝美高贵的英伦公主。
  ※※※云台二中的办公室。
  「妈妈。」记忆中的女人,还在这里,王羽顿时热泪盈眶。
  妈妈很美,在任何孩子的眼中,妈妈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妈妈的确很美,不仅仅在自己的眼中,在任何人眼中,妈妈都是千万挑一的美人。
  芙蓉如雪,神韵脱俗,风姿端丽,清逸如仙,妈妈宛如天宫的仙子,又如冰山上冰清玉洁的雪莲花,神情神似仙女胜似仙女。
  在记忆中,妈妈出生于良好的家室,在父亲的安排下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的结婚,不到一年便生下了自己,而后竟然带著自己来到了云台市,王羽曾经不少次向妈妈问道自己的爸爸是谁,妈妈都没告诉自己,为此王羽更是生了妈妈不少闷气。
  现在想来,心中真是酸涩不已。
  妈妈在王羽考上大学的时候,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了,最后因为失血过多而去世了。
  王羽那时悲痛欲绝,当真觉得心中最伟岸的大山轰然倒塌,他和妈妈相依为命过了十几年,彼此早已融于血肉中了,就像双手,双脚和自己一样熟悉,要是一个人失去双手,双脚,还能活下去吗?
  王羽在妈妈的遗言中,知道了那个未曾蒙面的爸爸。
  虽然,最后,爷爷,爸爸还是来了,但是王羽还是拒绝了他们的资助,和苏瑾来到了英国,却遇到了英国王室公主,后面的……王羽无法想下去了,因为那是另一个悲剧。
  自己重生了,看到了为她殉情的女友,看到了依然健在的妈妈,若是不能拯救她们的命运,那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小羽,你怎么哭了。」妈妈秦珺衣,云台二中教导处主任,看到她的宝贝儿子双眼湿润,似有哭过的痕迹。
  此时妈妈秦珺衣仍然穿著记忆中白色的衣裙,绝美的脸蛋,犹如积雪一般晶莹透亮,高高的发髻盘在脑后,总有一股华贵优雅的气质,那时王羽非常奇怪,现在才知道,妈妈根本就出生于良好家室,从小受到精英的教育和书香气息的熏陶。
  额角白皙光滑,几缕碎发落在上面,显得悠然写意,精致笔挺的瑶鼻,犹如弯月的娇艳唇瓣,契合的完美无瑕,尤其是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竟有种「静夜沈沈,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的意境,王羽忽地扑到妈妈秦珺衣的怀里。
  「你这孩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秦珺衣紧紧搂住怀里的儿子,母爱即刻泛滥,娇艳的红唇印在王羽的额角上。
  王羽有点迷醉母亲怀抱的感觉,馥郁的体香,扑鼻而入,熟悉的味道,这是妈妈的味道,王羽以为自己再也闻不到妈妈的味道,没想到老天让他重生了,再次见到了妈妈,再次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再次闻到了妈妈的味道。
  王羽深深吸了一口气,妈妈的体香尽数落入心扉,尤其是妈妈胸前一团柔软挤压著他的脑袋,绵软颇有弹性的肉感隔著妈妈细腻如真丝的衣裙,让他飘飘欲醉,舒爽之极。
  王羽双手不由自主伸到妈妈拥有著完美线条的背后,柔软光滑,尽管隔著白色的雪纺衣裙,但王羽还是感受到了妈妈背后肌肤的弹性,甚至带著成熟女人的特有的风韵,王羽现在才知道妈妈现在已经有三十五岁了。
  「妈,我好想你呀!」王羽紧紧搂著妈妈,似要将她融于自己的骨子里去,深深汲取著妈妈胸前浓郁的乳香,那是属于妈妈的味道,已经有好多年没有闻到了。
  「这孩子,你每天都可以见到妈妈的。」妈妈秦珺衣感觉平时经常打架和她有著隔阂的调皮儿子似乎换了一个人,那是什么感觉,是长大了吗?
  妈妈秦珺衣很欣慰,儿子似乎真的长大了,开始学会疼爱母亲,秦珺衣丰腴有致,柔若无骨的素手轻轻抚摸著王羽的脑袋,「小羽,你长大了,开始学会疼爱妈妈了。」
  不知不觉,儿子已经长大和自己一般高了,1米75的秦珺衣穿著细长的高跟凉鞋足有1米八了,而王羽现在也才只有十五岁,刚刚迈入高中。
  「妈妈,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王羽向妈妈发誓,也在内心向自己发誓,一定要拯救妈妈的生命,决不让那次灾难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