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蕾丝大陆战记 1-2》

  1恋足的魔剑士走进冒险者公会,食物的香气混合著各种种族的体味扑面而来,哪怕已经来过好多次了,邓肯还是有些受不了。
  快点接完任务出发吧,一不小心玩太嗨,身上只有10银币了,旅店都住不了几天,更别说去妓院了。
  排队过程当中,邓肯无聊的打量著周围的同行,有一身板甲、武器一看就是附魔的高级货的高手,也有就穿一件破烂衣服拿根木棒当武器的流民冒险者。塞蕾丝大陆的战火没有一刻停止过,纷杂繁多的小国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打一仗,再加上魔族侵扰,怪物横行,流民和冒险者的数量可以说每天都在膨胀和缩减。
  「啊,是邓肯先生,好久不见,你有两周没做任务了吧,太偷懒可不行哟。」
  终于轮到我了,接待员丽娜今天看起来也很漂亮啊,棕色头发扎成辫子盘起来,鼓鼓囊囊的胸部撑著白色的制服领口好像要爆开来似的,脸上好似撒娇的表情一点也看不出是营业性假笑,许多人第一次来都被骗了,邓肯自己也是。
  「啰嗦,我想做任务的时候自然会做。少废话,有什么赚钱的任务快交出来。」
  「诺,为你精心准备的,这个。」
  「带新人?你在开玩笑?报酬只有15银币哎,我一晚开销都不够。」
  丽娜朝邓肯招了招手,他狐疑的凑过去,女接待凑在他耳边说,「其实,这个是我同乡,就当帮我一个忙,今晚我会好好报答你的。」说著把邓肯的手放到自己的胸部上,两人挤在一起倒也不容易让人瞧见。
  邓肯捏了两下,手感一如既往的好,有些意动但最近还有几个魔法实验需要用钱又不禁犹豫。
  「那孩子,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哦,一个人离家出走来到这个城市生活。」
  「『坚强』的女孩子么,好吧,让她明天到对角巷的喷水池那里等我,晚上我会来找你的。」
  心痒难搔的等到晚上,邓肯悄悄来到丽娜的公寓。公会职员的免费公寓看上去有些老旧,只有农村来的底层才住这里,丽娜看起来也不容易啊。
  「请进。」开门的丽娜还穿著白天工作的衣服,身体散发著些许汗味和廉价的香水味。「抱歉,今天要帮忙整理资料下班晚了,我先洗个澡,你可别偷偷进来哦。」
  「啊,我不介意哦,不如果工作后的小丽娜别有一番味道。」邓肯从身后抱住对方,凑在发际嗅了嗅汗味,酸酸的不过至少没有尿液的臭味,丽娜刚搬进宿舍那会可是天天被其他女孩霸凌,小便在头上可谓家常便饭。
  「梅可那几个家伙最近没找你麻烦?」邓肯一边说一边轻轻地亲吻女孩的耳垂,脖颈,带著汗珠的肌肤微微发热。
  「哎,多亏了你给的魔法卷轴,迪娜毁容的脸上有你的魔法印记,之后就没人来烦我了。」丽娜扬起脖子,任由邓肯亲吻自己的锁骨,然后是胸脯,嘴里发出微微的喘息。
  「那时候的你真美。」邓肯又想起了丽娜戴著假阳具上班的样子,羞耻淫靡,但娇艳欲滴的目光里还是带著一丝女性特有的矜持,否则自己也不会给她卷轴,她也无法在短短一个月之内学会如何激发。
  「唔,你这个变态魔剑士。」丽娜隐约猜到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但却无法怪他,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哪怕是非善意的帮助,也是难能可贵的温暖。从那时起她就与邓肯保持著若即若离的肉体关系,并非仅仅为了吓住梅可,而是想要再次感受那份温暖,哪怕那只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假物。
  丽娜坐到床上,邓肯的手从屁股顺著黑丝裤袜一路往下摸,最后熟练地脱掉了她的长筒靴。
  丽娜穿的是质量比较差的棕色高跟皮革靴,很不透气,站了一天时间,一脱下来便有汗味蒸腾出来。
  「哇,好臭。」
  「坏东西,我,我也没反办法啊,汗水把裤袜都弄湿了,所以我才说要先洗澡嘛。」经过一天的时间,脚汗在靴子里反复蒸发与凝结,自己浓缩的体味被其他人闻到,少女快羞死了,但还是要顺著邓肯的意思,让他肆意把玩自己的黑丝美足。
  邓肯让丽娜把脚趾撑开,这样黑色裤袜里吸收的汗液就会加速散发出来,然后将鼻子贴到趾缝间的黑丝上。
  「别这么用力的闻我的味道啦,好,好羞耻的。呜啊。」
  邓肯还伸出舌头舔了起来。「美味,这丝袜上的味道可真是精华啊。」
  「啊……啊……就算你夸奖这个,啊,我也一点都不开心,啊……怎么回事,只是被邓肯舔脚趾就那么有感觉……」
  「呵呵,谁让我是天才魔剑士呢,为了看到你们这些臭脚女人更淫乱的一面,我已经把基础的催情魔法融入到唾液里咯,感觉如何。」
  「真,真的是总在不必要的地方努力,啊——」脚趾被邓肯含在嘴里,丝袜被唾液充分的浸润,粘稠感伴随著舌头不断摩擦搅拌居然好像自己隔著裤袜摩擦阴蒂一样,丽娜忍不住松开自己的衬衫,把玩起自己那对丰满的乳房,嘴里则发出销魂的呻吟,勾引男人进一步侵犯这诱人的身体。
  邓肯把手探到紧包著臀部的灰色短裙里,隔著裤袜和内裤描绘著裂谷的形状,触感上已经明显可以感觉到肿胀的凸起以及粘稠湿润的爱液。
  「还没摸就已经这么湿啦,你的脚越来越敏感咯,以后上班不会上著上著就要高潮了吧。」
  「还不都是你的错,嗯,别,别撕坏人家的裤袜,呀,手指,伸进来了,指甲,哈,有点痛,但是,啊呜,能感到手指在人家身体里,一下一下抽动,嗯啊啊,阴蒂,阴蒂被碰到的话,里面会忍不住变奇怪的,唔啊啊~」
  「声音已经变得黏糊糊的啦,里面差不多积存满了吧。」邓肯把裙子翻起来,舌头顺著脚趾,到大腿内侧的敏感肌肤,一路舔到溪谷,让催情魔法的效果充分发挥出来,然后用唇齿轻轻吸允小穴,把唾液混合进女性的分泌物里。
  「咿呀,嗯啊啊,这是什么感觉,要来了,啊啊啊~」下体好像有无数个敏感带一起被侵犯,丽娜就这样在邓肯的吸允下迎来了第一次潮吹,好像尿液一样的透明液体喷洒在邓肯脸上。
  「喂,这次可是你服务我哎,怎么能自己先高潮了呢。还尿出来了。」
  「你,你明知道那不是尿,唔,人家的内裤和裤袜上现在都弄脏了。」
  「呵呵,因为比起裸足,我更喜欢女孩子穿丝袜帮我足交。」
  「变态,粘糊糊的难受死了。一点也不考虑女孩子的感受。」
  两只黑丝足底夹住邓肯早已高高翘起的老二,扣紧脚趾开始上下摩擦。裤袜的磨砂感立刻让邓肯起了反应,阳具更加怒张膨胀,透明的汁液也一点一点渗出来。
  「哦,舒服,越来越熟练啦,丽娜。」
  「闭嘴,你这个变态,还不都是你调教的,快点射出来啦。」
  「哈哈,我看你蛮乐在其中的啊,不过这种程度的技术想让我快点射出来还不够哦。」
  「哎,小看我,吃我这招。」丽娜用空出来的手盖到邓肯的龟头上。
  ——真的好大呢,一只手掌居然还不能完全盖住。一想到一会儿要被这东西进入体内,虽然不是第一次,丽娜也还是有些紧张。
  手掌在龟头上轻轻旋转,手指则小心翼翼的抓抚不让指甲碰到海绵体,在丽娜努力了好一会儿之后龟头终于吐出了白色的液体。
  「呼,累死我了,脚都酸了。」
  「那你躺下来吧,开始正餐咯。」
  「恢复力这么强,你真的纯血人类吗?」丽娜看著刚射完精又异常坚硬的阴茎,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而当堪比兽人的阴茎插入进来时,她发出了一声又长又尖锐的呻吟。
  邓肯擡起丽娜的双腿呈V字形打开,这样能够更好的欣赏丽娜的整个下体,接著固定住腰肢,用力把铁柱一样的性器官插入紧窄的小穴里。
  「啊啊啊,嗯嗯嗯~」从身体内侧被撕裂的痛苦导致丽娜全身痉挛,呼吸都快停止了。但她还是没有讨饶,因为这是说好付出的代价,今天她只为了邓肯的快乐献出身体。
  「怎么样,还受得了吗,才进了三分之二哦。」
  「进,进来吧,哈,哈,我没问题的,啊呜呜呜,要撑裂了……咕啊啊啊。」
  「丽娜的小穴真是了不起啊,感觉像缠绕上来一样,色色的想吃肉棒,我得喂饱它才行。」阴茎终于整个突入了进去,撑开紧窄的肉壁,直抵子宫口,让丽娜有一种内脏被触摸的感觉。
  「嗯啊啊,哈,好热,好大,啊啊啊~」蜿蜒起伏的褶皱仿佛要将入侵其中的巨物融化掉一般蠕动。邓肯顺势发动了提升敏感度的魔法,让丽娜受到了闪电一般的冲击,几乎翻白眼晕过去。第二次高潮喷涌出的淫水让巨大的阳具滑动起来越来越顺畅,他的动作幅度也开始逐渐变大,半个战士的他身体素质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雪白的胴体被干的美肉乱颤,好像暴风雨中的扁舟随时会被撕裂。
  「嗯,啊啊,不要这么激烈,嗯,子宫,子宫要坏掉了,咿呀啊啊。」从丽娜嘴里发出像哀鸣一样的喘息,全身痉挛著,一双巨乳上下起伏摇晃,让邓肯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掐住乳头狠狠蹂躏,女性柔弱的一面激发了更多的兽性,仿佛要把丽娜的身体刺穿,阴茎每一下撞击都让小腹微微凸起,并在交合处形成暴雨般的连续拍击声。
  「呜啊,热,被热热的精液注入了,嗯啊,不行,到子宫里去了,呀啊啊~」
  邓肯办事前一直有给自己加绝育魔法,所以从不担心,倒是看女孩子被内射后羞耻担忧的样子蛮有趣的。
  又一次泻身的丽娜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唔,快把你的东西拔出去吧,我,我要洗澡了,身上都是你的味道。」
  「你在说什么啊?现在才正入佳境呢。」
  「哎?」丽娜只觉体内的阳具居然迅速的又膨胀起来,并且坚硬一如刚才。
  「你,你怎么刚射完又……」
  「以前是担心你身子受不了所以我极力忍耐啦,现在似乎成长了不少嘛,那里已经变成我的形状了吧哈哈,我要把你的子宫完全染成我精液的味道,散发也散发不出去。以后就是我小鸡鸡的专用肉穴啦。」
  「小鸡鸡专用肉穴什么的太过分了,啊,不行,不行了,下次,明天再和你,呀!」
  丽娜一个没有等级的弱女子如何抵抗得了压在身上的魔剑士,当晚直被干的香汗淋漓,全身都洒满了精液,就这么分开两腿好像一摊烂肉一样趴在床上睡了过去。还是邓肯用魔法帮她清洗了身体和床单,虽然他很喜欢女孩子被摧残后的可怜模样,但这么脏他自己也睡不下去。
  第二天当懒惰的邓肯起床时,丽娜已经拖著疼痛不已的下体上班去了,真是敬业,从这也能看出冒险工会的接待员竞争还蛮激烈的,毕竟是份有保底的工作,有无数漂亮的女孩子想要。
  「那我也要开始工作了啊。」邓肯三下五除二吃掉了丽娜准备的三明治早餐出门了。
  首先是和那个新人会和。邓肯已经迟到了半小时,结果到了约定的地方,人影都没一个。虽然有对方等得不耐烦离开的可能性,不过鉴于新手是个女孩子,那么出了那档子事的可能性更高一点。约见地的人流虽然不多,可要从地上的痕迹追踪一个人已经超出了普通冒险者的能力范围,幸好他还有魔法。二级魔法物品定位术是预言系法术中较为实用的一种,每个新人冒险者都会领到一个白瓷等级的铭牌,上面刻有名字,只要想象其形状就能判明物品的位置。只是同样的物品都会显示,这座城市里新手冒险者还不少,方圆500米内的反应有好几个。
  「没办法,只能一个一个找了,如果要出事的话,应该在更偏僻一点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一个阴暗的小巷里。
  「嗯噗咕呜呜呜~」半精灵伊璐丽被迫吞下了人类的肉棒,她脸上带著被殴打的瘀痕,作为武器的匕首被扔到一边,翠绿色的抹胸被撕成两片,露出一对娇小的乳房,殷红的两点随著她一前一后的动作摇晃颤动。
  「这真是绝品,不愧是下流的精灵后裔。」另一个男人笑嘻嘻的把手伸到伊璐丽的裙下,隔著白色的底裤上下揉搓,两人都是冒险者打扮,胸前挂著黑曜石的牌子,这是冒险者中的第二等级比白瓷的新手高出一点,除此之外两人左肩位置还都绣了一只展翅的乌鸦。
  半精灵羞耻的摇动身体,眼角沁出泪水。她没想到只是在街角等待也会遭遇这种不幸,人类看似文明的大城市里却处处充满了丑恶。精灵自从百合花帝国崩溃后就多数沦为了二等公民甚至奴隶,作为无止尽强奸和交配的产物,大量半精灵出生在大陆上,她们地位卑贱,很多自由人最后也还是沦为妓女或奴隶。
  「啊,我忍不住了,小贱货,帮我握好。」眼看伙伴在精灵嘴里抽插的不亦乐乎,另一人也忍不住了。
  伊璐丽低下目光露出悲伤的表情,但还是顺从的握住了肉棒,刚开始她试著用武器抵抗,但完全不是两人对手,被狠狠殴打了一顿,嘴里现在还有血的味道,被阴茎一下一下塞入时,总会牵动伤口,而被拳击的胃部不断泛起呕吐感。
  「喂,单单握著可不会让人爽快啊,你的贱货母亲没教给你吗?还不动起来!」
  在男人的命令下,伊璐丽赶忙开始上下套弄,动作十分熟练,让男人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叹息。而伊璐丽悲哀的想到男人说的没错,这技巧确实是母亲埃尔芙教她的。可怜的精灵原本是一名抵抗军的战士,被抓住后斩断了大拇指,送去军营服当军妓,过了好几年居然都没死,这才流落到奴隶市场,最后被伊璐丽的父亲,一个小地主,买去。现在则要服侍这一家老少好几个男人。不过她依旧没有彻底屈服,所以才会教伊璐丽拿武器的方法。
  摩擦,摩擦,手指和舌头都努力的缠绕著阴茎,人类的男性挺起腰部,龟头兴奋的颤动著,噗咕噗咕,前列腺液流了出来,涂抹在手上和口腔内壁里,生性爱洁的半精灵只觉得恶心。在家里母亲会穿上性感撩人的情趣服装,擡起双腿保护自己,但在这里只有自己可以依靠。
  快点结束吧,伊璐丽以猛烈的气势将肉棒从尖端开始一直吞入喉咙深处,再吐出,反复激烈的吞吐,好像要将阴茎连根拔起似的吸允著,与此同时还把混合著肮脏污垢的口水咽下去,有漏出来的口水顺著嘴角缓缓流出。她知道自己呜咽的凄惨模样也会刺激男人的性欲,让他加快射精。
  「哦,哦,这小妞一下子怎么了,脸都被顶的变形了,哈哈,真滑稽,这么想要大爷的精液就给你,一滴也不许漏出来,全部喝下去!」龟头受到强烈的刺激,男人的背脊忍不住颤抖起来,接著腰间一紧,一口气爆发出来。
  「哦哦,射出来了……喝下去,都给我喝下去。」
  「咕嘟咕嘟……嗯嗯嗯噗唔」男性冒险者的精液量太大了,与家中几个服侍过的老人和孩子完全不同,吃了一惊的伊璐丽被激射的精液刺激到喉咙,忍不住一边咳嗽一边吐了一半出来,男人见状啪地一耳光把半精灵掀翻在地。
  「喂喂,干什么呀,你好了,我还没好呢!」他的同伴一下没了乐趣,不由抱怨道。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死不了。」男人说罢还狠狠对著伊璐丽柔软纤细的腰肢踢了两脚。就在他抓起半精灵的金色长发想要再抽两耳光时,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
  「啊,找到了。」邓肯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白瓷牌子,伊璐丽名字没错了,不过丽娜没提起是个半精灵啊。
  「你是谁?我们只是在教训自己的奴隶,不要多管……」
  「喂,库克,那个银牌子和绿色的头发,恐怕是那个魔剑士邓肯。」
  「黑兽的邓肯?」
  「哦,听过我的名字啊,那就好说了。其实,我刚接了带练新人的任务,对象好像就是你们脚下那个。」
  「呃,这,这,实在是抱歉,我们不知道是您的任务对象……」叫库克的男人一边点头哈腰一边心里MMP,你个银级冒险者接个屁的带新人任务啊,寻老子开心么。银是冒险者的第五等级,已经处于中坚力量的上层,普通人努力一辈子没死在半路极限也就差不多这个水平,而这个邓肯听说才20岁,在这座水之都也因为完成过几个高难度任务而声名鹊起。
  「那个,我们还有些事情,就不叨扰您做任务了,下回请您喝酒。」
  「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东西啊。」
  「呃,您看,我们都是寒鸦佣兵团的,老大巴里特和副团长奈卡伊也都是银级冒险者,您想必知道。」
  「我知道你们是寒鸦团的,否则地上已经多两具尸体了,不过一码归一码,精神损失费还是要交的,一人50银,快点交钱。」
  「唔……50银,我们身上没带那么多,好吧,这匕首应该能抵30银。」
  「那,那个,我还没射,是不是可以少……」
  「啊?!」
  「50银,好的,没问题,我这有两块黑曜石成色不错刚到手的。」
  50银对两个黑曜石冒险者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不过总比丢了性命好,两人把身上的钱连同战利品小道具一起抵价凑满了100银,灰溜溜的走了。
  邓肯数了数银币然后——塞进自己腰包里。转头看到伊璐丽正看著自己。
  「不满?这钱是看在我面子上给的,自然是我的,我接了带新人的任务,里面可不包括保护你不让人强奸。」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那钱我本来就不想要……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啊,菜鸡的表情,菜鸡的想法,我看你在这城市迟早沦为性奴或者死在怪物手里,不如回家种田去。」
  「……我已经没有家了。」母亲为了帮她逃出来拼上了性命。
  「嘛,想也是,否则这城市的冒险者怎么会越死越多呢,简直和蟑螂一样,啊,一不小心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别哭丧著个脸了,走吧,快点把这倒霉任务做掉,我还要去赚大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