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图 1-2》

  第一回禁忌之子深冬的洛城,雪花漫天。
  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寒风凛冽,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嚎啕大哭,拼命往前奔跑,在追赶著什么。
  「娘……你不要走……」
  风雪的尽头,一个执著纸伞的窈窕身影听见了声音,停下了脚步。
  世人总喜欢用眉目如画,来形容一位女子的美丽。可是眼前这个执著伞的年轻女人,她的美,却是没法用笔墨来形容。
  她的肌肤很白,白若胜雪;她的双唇很红,红如焰火;她的美眸很亮,亮若星辰。
  她的气质,更是雍容高贵得令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高挑修长的窈窕身姿,在一身淡雅素裙的衬托下,美艳绝伦,仿似天仙。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望见她的第一眼,便绝不会想要移开眼睛。
  年轻女人转过身子,见到了长街远处出现的小小身影,她身子顿住,似在犹豫著,像要折返回去。
  「圣女,时候不早了,该起程了。」尖锐沙哑的声音传来。
  那是个满脸皱褶,形体干瘪,拿著根驻杖的老妪,她出现在女人身前,毫无半点预兆。
  女人沉默片晌,「妾身的孩子天生体弱多病,受不得风寒,让妾身将他送回去吧。」
  「圣女,断当则断。」
  老妪面无表情地说道:「妖族与人族结合本就是禁忌,更何况身份尊贵如妖族圣女的您,圣女当初与白衣剑君秦秋阳私定终身,隐姓埋名躲藏在这里,若非王上下严令将此消息封锁,这座小小的人族城镇,早已在我妖族的怒火中化作灰烬,更别提您那……」
  老妪瞥了一眼长街尽头,那道跌跌撞撞的幼小身影,浑浊的双眼不含一丝感情。
  「五脉俱断,天生废体,禁忌之子本大限已期,是王上仁慈,将妖族仅存的一株珍贵无比的曼珠沙华赐下。如今他已能正常地活下去,圣女就必须从此与他们父子一刀两断,这也是王上答应圣女救治那孩子的要求。」
  听到这话,女人绝美的脸上掠过一丝痛楚,转瞬即逝。
  一声清脆的凤鸣传来。
  紧接著,一辆华丽的凤辇自天而降。
  那是一只身长逾数丈的火凤凰,周身五彩缭绕,满天的风雪不能逼近其分毫。
  其身后的凤辇镶满数之不尽的珍珠和宝石,五彩缤纷,华丽无比。
  「五彩火凤凰,还有这日行万里的凤辇……」
  老妪那枯槁的老脸罕见地露出一丝笑意,「看样子,红河妖侯比谁都心切著圣女的回归呢。」
  女人一阵沉默。
  「圣女。」老妪不厌其烦地催促,「该上路了。」
  女人最后深望了一眼风雪远处那个跌撞跑来的幼小身影,终于头也不回地登上了凤辇。
  凤凰一声长鸣,拉著凤辇冲天而起。
  「娘,你不要走,不要走……」
  小男孩拼命追赶,想要把女人追回来,小小的身体却被身后一双大手抓住,拼命挣扎也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看著凤辇越飞越远,最后消失在漫天的风雪中。
  「放开我,放开我!」
  小男孩大哭大喊,却无济于事。
  在他身后,一个身著白长衫,脸色有些苍白的儒雅男人紧紧地抓著他。
  「人族有句老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缘份已尽,忘了妾身,好好活下去,让胤儿健康地长大成人,这就是妾身唯一的期望。」
  男人的目光紧紧地望著远方的天际,回想起离别前爱妻所说的话,眼中的痛苦,漫天的风雪也难以掩盖。
  冬日的雪自然是冷入骨髓的。
  当晚,这个叫秦天胤的小男孩便染了风寒,发起了高烧。
  可即便是在神志已不清醒的状态下,小男孩依旧拽抓著男人的衣角,嘴里不停喊著。
  「娘,不要走,你不要走……」
  男人只得默默地小声安抚著。
  父子二人居住的屋子并不大,自然也没有雇佣什么仆人。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小的屋子予人一种宁静温馨的感觉。只是在屋子的女主人离去的这个夜晚,以往的这份温馨也随之荡然无存。
  曾经在冰川极峰上与恶龙博杀,在死亡之海与恶蛟厮斗,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今夜体会到了挥之不去的寒冷与孤寂。
  小男孩折腾到了大半夜,才终于疲惫不堪地沈沈睡去。
  为其盖好被子,秦秋阳步出屋外。
  庭院里,天上独悬著一轮孤月。
  第一次遇到他的爱妻东方秀霓,也是在这样一个清冷的月夜。
  那时候,她还没有给自己取这么个人族的名字,那时的她是妖族的天葵圣女,是无数妖族精神上的领袖。
  妖族圣女在妖族中历来地位超然,甚至可与最高统治者的天妖王并驾齐驱。
  而他,则是人族千百年来不出世的剑道天才。
  七年前,年仅二十五岁的他在剑道一途上的成就,便追上了三百年那位剑道大成的人族剑圣。
  他不但是南境的第一强者,更是中土第一名剑,剑法力压剑阁之主,是人族千年来最年轻的圣境。
  初露锋芒,便已名震中土世界。
  人族天才,妖族圣女。
  世人作梦都想不到,这样的两个人竟会相爱,甚至还有了爱情的结晶。
  要知道,千万年来,妖族与人族之间厮杀争斗不断,双方的手中皆沾满了对方的鲜血。
  虽然在首代妖族圣女的努力下,两族最终制定了和平协议,已算得上和平共处了几千年,可是通婚这种事情,不论是在人族还是妖族内部,都被视为禁忌。
  没有人或妖,敢冒这天下之大不韪,去触碰它。
  何况,妖族与人族之间血脉无法融合,双方结合也不可能会有后代。
  同时相较于人类,在寿命方面,妖族的条件不可谓不得天独厚。
  高阶妖族的寿命普遍在千载以上,而反观人族,只有修为达到了圣境,寿元方能突破此限。纵观整个人族历史,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依旧是凤毛麟角。
  种种原因,形成了妖族与人族之间天然的鸿沟壁垒。即便双方已和平相处了数千年,两族内部依旧视对方为心腹之患。
  而两族之间的禁忌,在他们夫妇这里却被彻底打破,妖族圣女,为他这个人族天才诞下了一个孩子。
  但两人的孩子秦天胤甫一出生,便是五脉俱断,是古籍所记载的天生废体,无法修炼,并且活不过百日之数。
  他的出生,也令圣境的东方秀霓修为大降,不复往昔的强大。
  秦秋阳以断送前程的方式,用圣元为秦天胤续命,不但令自己修为大减,且终生无望再入圣境,付出如此昂贵代价,也仅能让秦天胤活到六岁。
  这就是人族与妖族强行结合,冲破禁忌所付出的代价。
  东方秀霓惟有孤身返回妖族,求援于妖族之主的天妖王。
  天妖王答应赐予妖族仅存的一株,能令秦天胤重塑生机的曼珠沙华。
  条件是从今往后,她必须与他们父子二人斩断一切,返回妖族!
  为救爱儿,东方秀霓别无选择。
  这样的结果,早在两人相爱之时,他们便已经有了预料。
  可两人从来没有后悔,正如他们夫妻二人当初的义无反顾。
  只是当她返回妖族的一刻起,世间便不再有一个叫东方秀霓的女人。
  只有妖族的天葵圣女!
  遥望著冰冷的孤月,秦秋阳黯然不语。
  ※※※五彩火凤凰,是一种栖息在末日火山深处的神异灵鸟,能日行万里,世间罕有生灵能追得上它。
  仅数日间的功夫,凤辇便越过无穷高山,从人族的边陲小镇进入妖界广袤的领地。
  七日后,凤辇飞临到了妖界最高的一座山峰。
  山峰神异,从广阔的平原拔地而起,高达十万丈,峰顶之上,冰冷刺骨的狂风夹杂著冰雪,不断地呼啸。
  「圣女,我们到了。」
  老妪立于凤辇之旁,漫天的风雪,被隔离在她那干瘪佝偻的躯体数十丈之外。
  车帘揭开。
  天葵圣女那倾世的玉容,如同白玉般晶莹剔透,眸子如同一轮轻蒙著薄雾的明月,乌黑的秀发似瀑布一般倾泄于秀气的双肩。
  她的玉体肌肤透著晶莹圣洁的淡淡光辉,正是妖族圣女独有的异象。
  离开了人族的地域,天葵圣女无需再对自身作任何的掩盖。
  当她的玉足踏实地面的一刻,峰顶漫天的风雪忽然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就好似方才的狂风怒雪只是一阵幻觉。
  一座巍峨的宫殿耸立在眼前。
  那是妖族最高的统治者,天妖王的宫殿。
  巨大的宫殿大门下,三十六位代表著妖族中坚力量的妖将,已经恭候在那里。
  「恭迎天葵圣女。」
  三十六位妖将手按胸口,面朝天葵圣女齐齐单膝下跪,众将的面上尽皆虔诚。
  天葵圣女没有说话,只是从衣袖下伸出一只欺霜赛雪的晶莹玉手。
  而那位受天妖王亲自委任,前往洛城带回天葵圣女的老妪,这一刻微微躬著身子,神态无比恭敬地搀扶著天葵圣女的玉手,领著她一步一步地走向宫殿。
  在人族的那座边陲小镇,她的身份是一个名叫东方秀霓的人族女人,一位妻子,一位母亲。
  仅此而已。
  但当她踏足神峰的一刻,她就是妖族的天葵圣女。
  哪怕老妪是德高望重的妖族长老,依然要保持对圣女应有的尊敬。
  天葵圣女绝美的玉容古井无波,她玉步轻移,就这么走进天妖宫。
  天妖宫,是整个妖族最宏伟的建筑之一,与圣女殿并驾齐驱。
  十二根高达千丈的巨大石柱,撑起了这座无比雄伟的宫殿。
  任何人走进这里,都会越发地觉得自身的渺小,以及更加衬托那雄踞在王座上的天妖王的伟大。
  天妖王周身笼罩在黑色的长袍内,看不清楚面目,他的身上散发著一股无形的威压,仿佛连天地都臣服在他脚下。
  在天妖王的身前下首处,妖族的三大妖王负手而立,台下则是妖族长老会的十一位长老,以及代表著妖族顶尖力量的九位妖侯。
  妖族共有十二个部落,三大妖王是其中三个最大部落的首领。
  长老会则由十二名资格老历的大妖组成,他们分别来自各个不同的妖族部落,具有决议各族内重大事务的权力。
  而九位妖侯,是剩余九个较小族群的统领者,同样属于妖族中的统治阶层。
  他们跟三大妖王与长老们一样,皆拥有参与决议妖族重大事务的实力跟资格。
  大殿的气氛有些沈闷。
  因为圣女的回归,场内的这群大妖分成了两个阵营。
  一派支持圣女回归,认为圣女对妖族的兴盛至关重要,只有在圣女的指引下,妖族上下方能团结一心,与人族竞争。
  支持者以红河妖侯为首的九大妖侯为主。
  一派则反对,认为圣女与人族私定终身,触犯了妖族大忌,除非圣女亲手将自身所犯的错误清除,否则没有资格再当圣女。
  在场皆为妖族统领层,天葵圣女下嫁白衣剑君秦秋阳,还为他生下禁忌之子一事,他们都知道。
  仅是斩断因果,显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所谓清除错误,是什么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反对者以长老会的一些大妖为主。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三大妖王则保持沉默。
  在天妖王没有发话之前,他们不会轻易发表任何看法。
  就在气氛逐渐凝固之际,天葵圣女缓缓地步入宫殿。
  在天葵圣女出现的一刹那,天地间似乎也为之而失色。
  所有的声音在同一时间完全消失。
  天葵圣女玉容宁静,如同神圣不可侵犯的月下女神,袅袅娜娜地走来。
  她越众而过,莲步一步一步地踩上台阶,最后从容平静地坐入天妖王身旁唯一的空宝座。
  红河妖侯目光炽热,他踏前一步,手按胸口,率先躬身。
  「恭迎圣女回归。」
  其余的八大妖侯紧随其后,皆异口同声,无比虔诚。
  「恭迎圣女回归。」
  那群妖族长老此前口口声声反对,可是当天葵圣女真正到来,却尽皆沉默了。
  圣女,妖族中最特殊,也最超然的存在。
  圣女的降生千年难得一现,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她的存在关乎著妖族下一个千年的兴盛。
  她更是无数妖众神圣的信仰,在妖族中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绝不容许任何质疑。
  这个时候,没有哪位妖族长老敢再提清除错误之类的事情。
  就连那三大妖王,此刻也一同垂首施礼。
  「恭迎天葵圣女。」
  天葵圣女淡淡颔首。
  她的目光飘落至一众妖族长老处。
  无形的威压陡然降临到每个长老的身上。
  十一位妖族长老,齐齐垂首躬身,做出了正常的选择。
  「恭迎天葵圣女。」
  这个时候,安坐在高座上的天妖王终于开口了。
  「天葵圣女归来,代表著我妖族将兴。」
  他的声音,仿佛从无穷无尽的虚空降临下来,带著难掩的喜意。
  大殿内的一众妖族有些震惊。
  妖族将兴?
  人族的势力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此消彼长,近数千年来,妖族的势力却是大不如前。
  圣女的回归对妖族自是至关重要,但要说到妖族将兴……
  就在这时,他们的耳边响起了天葵圣女,那如同空谷莺语般的悦耳声音。
  「妖族诞生新圣女的消息,王上不打算将之昭告全妖界?」
  「呵呵……」
  天妖王开怀大笑,「圣女发现了?」
  「进入大殿的第一刻,我便已感应到了小圣女的气息。」天葵圣女平静地说道。
  天妖王与圣女的对话,如同九天降下的神雷,轰得在场的每个人脑中隆隆震响。
  包括三大妖王在内,全都震骇莫名。
  「新圣女?」
  「王上,这是……」
  「亘古以来,我妖族千年方可能诞生出一位圣女,短短的二十多载,我妖族竟先后出现两位圣女,这是上苍的兆示,我妖族将兴!」
  天妖王的声音,难掩著激动。
  三大妖王,十二位妖族长老,九位妖侯,尽皆下跪。
  「妖族将兴!」
  ※※※「胤儿,乖,听爹的话,把药喝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去找娘回来,我要娘回来……」
  看著发脾气大闹的儿子,秦秋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在过去的七年里,夫妻二人伉俪情深,向来形影不离。
  秦秋阳比谁都渴望心爱的妻子能回来。
  可世间没有两全其美之法。
  想让爱儿健康平安地长大成人,就必须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这也是他们夫妻共同的决定,纵能重新选择一次,他们夫妇依然会这样做。
  正要好言劝说儿子,喝下这医治他风寒的汤药,秦秋阳蓦地心中一凝,似有所觉。
  他起身来到庭院,看到了一个蒙著面纱,一身淡雅白裙的女子。
  天宫剑侍?
  秦秋阳认出了来人,心头当即泛起一阵危机。
  他沈著声,说道:「剑侍登门秦某人的蜗居,不知有何贵干?」
  一道飘渺的女声传来。
  「贸然打扰,请见谅,我们宫主想请秦先生与贵公子,到天宫小住一阵。」
  话语简短,但秦秋阳由此联想到了很多东西,不由沉默不语。
  他向来果决,想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不想做谁也逼迫不了他。
  这点在他所遇见过的人里,只有他的妻子能与他媲美。
  就像为了救回夫妻二人的共同爱儿,深爱的两人可以很果决地做出分开的决定。
  可是这一刻,秦秋阳却罕见地有些犹豫了。
  天宫剑侍静静地立于庭院,没有半丝不耐。
  「爹……」秦天胤这时偷偷跑了出来。
  秦秋阳犹豫尽去,他回答道:「天宫乃中土圣地,秦某人一介粗人,怎能亵渎圣地,烦请转告神姬,好意秦某心领了。」
  「我会将秦先生的话,一字不漏地回复我们宫主。」天宫剑侍平静地施礼。
  由始至终,这位来自彼岸天宫的剑侍,都给人一种安静宁和的感觉,仿佛任何事物都难给其造成波动。
  只是在其离去之前,不知是否出于好奇,这位天宫剑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紧紧揪住父亲袖子的小男孩。
  天宫剑侍离开后,秦秋阳忽然看了一眼所处的小屋子,心中难掩不舍。
  五彩火凤凰十日前出现在小小的洛城,果然已引起了那些势力的注意。
  那些有心人恐怕已经知道了东方秀霓的真正身份,彼岸天宫的来人,证实了一切。
  天宫剑侍离去前望向秦天胤的那一眼,更是对他秦秋阳的一个提醒。
  秦天胤禁忌之子的身份,已是瞒不住了。
  他朝著抱在怀里的秦天胤,轻轻地说道:「胤儿,我们现在必须得离开了。」
  秦天胤瞪大了眼睛,「爹,我们要去哪里?」
  秦秋阳沉默不语。
  小屋里的东西原封未动,离去之前,秦秋阳只带走了一个小小的方盒。
  那是他心爱的妻子在离开之前,给他留下的一缕秀发。
  月夜下的长街,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安静得有些诡异。
  长街的尽头出现了四个人的身影。
  原本正趴在他背上熟睡的秦天胤,不知何时给惊醒了。
  他缩著脖子,紧紧抱著父亲:「爹。」
  「别怕,抱紧爹。」
  看到来人,秦秋阳便知道来者不善。
  在秦秋阳赖以成名的佩剑「断玉寒」来到手中之际,他心头所想的,是十日前那头出现在洛城的五彩火凤凰,他还在猜想那是谁人的座下灵兽。
  现在,他知道了。
  在妖界,五彩火凤凰成长栖息的地方不过几处,最有名的当属末日火山谷。
  末日火山谷毗邻红河,想来那个名叫马天拿的妖侯,在过去的七年里必已修为大进,足以降服这头火凤凰。
  想起这位妖侯的另一个身份,秦秋阳莫名地有些烦闷。
  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像要把这股子闷烦也一并吐出。
  与此同时,那四名来人也来到了他的面前。
  若隐若无的杀气,森然弥漫。
  ※※※与长年被冰冷风雪积盖的王殿相反。
  妖族圣女所居住的圣殿坐落的圣女峰,鸟语花香,四季如春,处处洋溢著生机。
  在天妖王对外公布的昭示中,圣女一直在闭关修炼。
  虽然也有一部分从人族领地归来的高阶妖族,对人族中流传的某些传言心怀疑虑,但绝大多数妖族对这此从未表示过怀疑。
  今夜,天妖王公布昭示,天葵圣女出关。
  月色下,无数狂热的妖族信徒从四方八方赶来,汇聚在圣女峰下的巨大广场。
  每位妖族民众,望向圣峰,皆极尽虔诚。
  巍峨的圣殿入口,两扇金色的大门大开。
  这是天葵圣女七年来重新入主圣殿的第一个夜晚,整个圣殿远远望去,金光四溢,五彩缤纷。
  越过巨大的圣殿大厅,便是圣池大厅。
  大厅的地面由无数的珍珠和宝石铺成,五光十色。厅顶是一个巨大的椭圆水晶顶,透过玲珑剔透的水晶,漫天的星光淡淡地洒在大厅正中的圣池中。
  天葵圣女散发著迷蒙光辉的玉体,整个浸泡在莹光流动的圣池中,美眸紧闭,谁也看不透她此刻正在想著什么。
  圣池里的水,并非普通的水,而是妖族无比珍稀的生命泉水。
  那是妖族的天赐之物,凡人只要喝上一口,便可延寿十载,胜过世间无数的天材地宝。
  也唯有尊贵如圣女,方能用之沐浴。
  十二位圣殿妖婢,恭敬地跪在池边,将手中珍贵的生命神花花瓣,一片片地洒进圣池。
  整个圣池大厅,弥漫著沁人心脾的异香。
  另有四位妖婢站在池岸边上,手捧著圣女的新衣裙,眉目虔诚。
  大厅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刚劲有力的脚步声。
  圣殿是妖族圣地,普通的妖族禁止接近。
  圣池大厅,乃圣女沐浴的神圣场所,更是圣殿中的禁区,在圣女沐浴期间,即便是三位妖王,也不允许踏足这里。
  守护在圣池大厅外的六位圣殿使者,皆是妖族的顶尖高手,六位圣殿使者联手,即便实力强如九大妖侯,也要知难而退。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门外的六位圣殿使者,竟没有一个开口阻止。
  一个身披红色披风,身材极其高大的妖族男子,旁若无人地步入圣池大厅。
  他一头红色的长发,面容方正,连鬓接唇,高鼻深目,有一股子难以言述的副人气势,赫然是九大妖侯为首的红河妖侯马天拿。
  圣池大厅里的一众妖婢见到来者,明白为何门外的圣殿使者没有任何阻拦。
  这位红河妖侯,除了是红河的统领者,身居妖侯之位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他是圣女的共续血脉者。
  上天在赐予妖族悠长寿命的同时,也相应地剥夺了妖族整个族群的繁衍活力。
  相比于人族的十月怀胎,妖族的孕育能力远不及人类十之一二,繁衍与传承便成为每一位妖族的头等大事。
  而圣女的血脉传承,更是整个妖族的重中之重。
  与圣女共续血脉,是无数妖族男子梦寐以求的无上殊荣。但想成为圣女的共续血脉者,本身必须是血脉同样高贵的年轻妖族。
  红河妖侯便是在这等情况下,击败了无数竞争者,获得了这份殊荣。有自由出入圣殿,乃至能在圣女的寝宫过夜的权力。
  只是圣女尚未与红河妖侯共续血脉,便先一步闭关修炼,至今才出关。
  这也能理解,为何在圣女返回圣殿的第一夜,红河妖侯便如此迫不及待地前来。
  圣池中,一直闭著眸子的天葵圣女睁开了眼睛,淡淡地道。
  「马天拿,你来这里做什么?」
  马天拿半眯著双目,目光死死地盯著莹光流动的圣池。
  在池水的摇曳下,天葵圣女那若隐若现的凹凸胴体,仅是一眼,便如同世间最强烈的催情圣药,令马天拿的欲火开始飘升起来。
  他来到距天葵圣女仅数尺的岸边,沈著声道:「我是来与圣女商议妖族进入灾地的事宜,王上将进入灾地的人选交由我负责,如今有圣女在,自然要与圣女商议。」
  天葵圣女一阵沉默。
  半晌,她才淡淡地说道:「灾地云谲波诡,神幻怪异,乃神魔厉鬼盘踞出没之地,纵然禁制失效令无数上古遗迹现世,仍需从长计议。」
  「此事,容后再说。」
  马天拿点了点头。
  天葵圣女见他仍不走,秀眉微不可察地一蹙,「你还不走?」
  马天拿的嘴角逸出一丝笑意,他负手立于池岸,毫不掩饰他那炽热无比的目光。
  「自成为圣女的血脉共续者之后,我连一次欣赏圣女出浴的机会都没有,今夜,我想欣赏圣女出浴的盛景。」
  天葵圣女没有回应他。
  这时,一位圣殿妖婢恭声提醒道:「圣女殿下,沐浴时间到了。」
  天葵圣女微一颌首,随即从池中站起身来。
  一刹那,宽敞的圣池大厅瞬间流光溢彩,大放光明,天上的星辰也仿佛亮了。
  天葵圣女毫不避讳她那圣洁的胴体,就这么一丝不挂地暴露在红河妖侯马天拿的眼前。
  她的肌肤晶莹如玉,散发著温润的圣洁光辉,脖颈如同天鹅般纤长优美,顺其之下,是一片令人目眩迷离的雪白。晶莹的乳峰饱满挺拔,两点嫣红如世间最美丽的红宝石,闪耀著夺目的诱惑。
  平坦柔滑的小腹之下,粉嫩的绝美花穴,如同一朵无暇花儿盛开在一片芳草之间。
  天葵圣女的玉体犹如上苍最完美的杰作,浑身上下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
  连她那对修长浑圆的雪白美腿,美腿之下白皙的玉足,也犹如最极品的宝玉所塑就。包保每一个见到这双美腿的男人,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将之架在肩上。
  天葵圣女步态优美地走上岸。
  这时,一众圣殿妖婢才反应过来,伺候圣女穿衣。
  天葵圣女所展现出的惊世美态,就连一众圣殿妖婢,也看得心神一阵恍惚迷醉。
  更不要说身为在场唯一男子的红河妖侯马天拿。
  他眼中的欲火简直要喷涌而出。
  这是马天拿第一次目睹到圣女赤裸的玉体,此刻他下身的阳根已暴涨到了极致。
  压抑了多年的情欲在这一刻差点压制不住,阳具几乎要破裤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