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

  作为编程工程师的刘杰,那天很早就离开了公司,因为周末离沪出差的安排,让他们夫妻俩只能把三个月前刚出生的女儿,欣欣的满月酒摆在了周五的晚上,巧在那天就是他们第一个孩子琪琪的三岁生日。所以天色刚暗,酒店的一楼已经热闹非凡,亲朋好友齐聚一堂的场面并不逊色于他两当年的结婚酒宴,光是各自的同事,就整整摆了六桌。看来,对于这个白领家庭来说,这次能又添一女的真是求之不得啊。
  问题是,还没等开宴,刘杰已经感到相当疲惫,虽然不是第一次,整个迎客过程也都有双方父母陪同,可因为太太俞莉当时的不在场,这个主角的父亲一开始就被所有客人的好奇弄得是应问不暇。他越来越后悔,后悔早上没有坚持阻止她去上班,虽然这是她90天大月子后,第一次去公司,或许要求她只上半天也好,也不至于离开宴只剩下5分钟了,她居然还没到酒店。
  终于把憋了足足近一个小时的尿放出来后,刘杰洗著脸,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早上太太出门前和自己的对话。
  当时,她刚抹完粉底,正在柜子里翻那双久违的高跟LV拖鞋,和刘杰说话口气赶赶的,「幸亏还穿得上,我说破腹产好吧,如果像生琪琪那样,你看这裤子,肯定又要公司新订了。」
  「你们大老板是美国人,怎么连条3000元的裤子也弄得一本正经的,你也真是的。」
  刘杰当时还刚醒,看了的俞莉,发现那身制服很包身,特别是小肚子那里,说话一下子认真起来。
  「怎么搞的?医生不是说了半年内,尽量别穿得太包,你看你,裤子紧得像什么?」
  「人家有什么办法啦,公司制度很严的,只要是上班,必须是制服,你总不见得让我穿那身去吧?」说著,她指了指床头的孕妇休闲装。
  「好了好了,太太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好吧?反正你肚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身体可是你自己的。」刘杰开始变得油腔滑调。
  「废话少说啦,晚上我五点半下班,从陆家嘴过来,六点差不多能到了,你自己早点过去,前面的事情你弄得仔细一点哦,别让我失望哦!……」说著,她已经穿好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同时下意识扯了扯西服的后下边,边转摆著身子,边还自言自语轻轻地说了一句:「衣服长一点就好了……」刘杰表情又认真起来:「你也真是的,都3个月了,现在也不差一天呀,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你怎么会答应他(俞莉的上司)的?平时还老说我思路不清楚,还有,你穿一套过去,我看岳母又要责怪我了。」「好了啦,等下班后,我把这套换了再过来总行了吧,老公,人家毕竟是公司的副总,如果不是你们老「拴」著我,说不定上个月头,我就已经去公司了呢!
  2020-5-814:44上传下载附件(90.9KB)
  ……还有,你听说过有人月子要做三个月的吗?」想到这,刘杰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大堂门前,他立刻停住了脚步,因为想著太太穿制服的样子,下面居然有感觉了,还好西裤很宽松。不过,他还是想平静一点再进去,他记得太太走前还认真地嘱咐了一句,「饼子里的奶水是我刚才挤进去的,你关照阿姨上午给宝宝喝这个,下午的话,就给她吃奶粉吧。还有,我先去楼下做个头发,所以不开车了,弄不好晚上打车来,还能早一点到呢!」但六点半了已经过了,当刘杰手机已经拨出了俞莉的号码时,一个女人出现在他面前。
  「阿古!一个人在这里做啥啊?莉莉呢?」这个女人看似三十出头,其实刚满26,比俞莉小5岁,在公司里是俞莉的学妹,所以她以哥哥称呼刘杰。说著,她从包包里掏出了红包和一个很精致的大奶瓶。
  「你们没一起来吗?」刘杰下意识地按了结束通话键。
  「没有啦,我本来是想和她一起的,可是为了这个呀!今天才到货的,搞得我还去了一次迪美,所以有点来晚了。」说著她把那个进口奶瓶和红包一起递给了刘杰说,「小小东西,不成敬意哦!……那莉莉还没到呀?」平时的刘杰应该会在这个时候马上极为客套地表示谢意,然而这次他不但没有,还愣了一会。
  「你等下哦,我打个电话给她,主持还在等我们呢。」太太的号码又一次被拨了出去,甚至来回在几分钟里,他拨了好几次,居然是没有人接的,刘杰看著小娜,心情开始变得焦虑起来。
  小娜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她看出了刘杰不安的神情,「不接电话吗?阿古?
  或许是没听到?」
  「估计吧,可她如果打的过来的话,应该不会听不见的呀!」刘杰额头上汗水开始往下流,那时大厅里冷气很足。
  小娜却忽然真的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想起来了。」「什么啊?」刘杰又一次挂断了正在拨出的手机。
  「下班前,我正要冲咖啡,正好听到了莉莉姐和约翰(公司总裁的英文名,其实是香港人)在里面说话,因为觉得他们的话有点语气,所以,我就没进去。
  「说什么?!」
  「反正,就是老板要阿姐下班后晚点走,等她的那几个德国老客户来了,把合约的细节好好弄一下,可阿姐又以刚做完月子,不想加班的理由想要拒绝他的要求,反正好像弄得有点不大开心的样子。」
  「对呀,今天我们也请了约翰了呀,难道?……那既然不谈了,她怎么还没来呀?」
  「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我当时听到老板口气很认真,他好像是这样说的:『艾米(俞莉的英语名字),我希望你能够公私分明一点,这些德国老可是声明要和你详谈的,他们甚至还说这一年来,合作已经变得很乏味,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你,因为家庭而影响到公司的利益,大家都是成年人,当时公司招聘的时候,如果不是你自信的表态,我怎么会聘用有家室的女人!』。老板好像蛮过分的哦!」
  「那俞莉怎么说啊?」刘杰有点站立不安,他也和约翰吃过几次饭,却很少会听到他这样用词的说话。
  「她开始还很婉转的,说:『约翰,人家月子后第一天上班,再说等下还有酒宴,你不要为难我好伐?』可听老板那样说,到也认真起来。」「怎么说了啊?」
  「她说,『最多就是从新开始呀,反正我这样素质的女人,去哪个德企都一样的。』」。
  听到这里,刘杰忽然是惊喜交加,在他眼里,俞莉向来都是个对上司恭敬有加的女人,再大的不满也不会当面冲撞,如果小娜没有添油加醋,那的确有点意外,而自己虽然表面看似很支持太太的事业,但因为她的早出晚归,周末的加班,甚至还有那些代表公司和那些多数都是男人的应酬,实质上早已经让刘杰很不爽了,这次她如果真的离职或怎么样,至少还有机会让她在家里歇一段时间。
  看著小娜往餐桌位置走去,刘杰有种莫名的爽感,太太的来电铃声却一下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心想:终于打来了。
  「哈尼!刚才我在忙呀,没办法接你电话。」
  「朋友(刘杰夫妻间习惯的称呼),忙什么忙得不接我的电话啊?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知道啦!人家真的忙到现在没停过来,第一天上班没办法的呀,我马上就要出来了。」
  「约翰还来不来?」
  「他啊,我等下和他一起过来,很快就到了,老公,你先替我和大家打个招呼哦。」
  说到这,刘杰又一次愣住了,其实前一刻,他还以为太太是在忙著辞职的事情,可这一来,刘杰真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什么好了。看来刚才自己是白高兴一场了。
  事情真的就那幺简单吗?!
  老板的宝马正往金桥方向飞赶著,后座上的俞莉思绪很乱,肚子里觉得有点空洞,是饿了还是什么呢?脑子里刚才的事情一幕幕地呈现著。
  开始的确就像小娜听到的那样,甚至在自己决心辞职前,和约翰还有另一番可以是见不得人的对话。
  那是刚下班的时候,约翰特地来到了俞莉的办公室里。
  「怎么样,你真的就这样要走了?即使先把事办了,再去也没关系的,你老公不一直在那吗?」
  「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不是说了吗,我刚做完月子,说白了,和刘杰也还没那个过,你怎么会让我现在和他们……」
  「没关系的啦,3个月够了啦,当时我太太1个月我就和她那个了,再说他们今天就是特地来找你的,已经快到了,你走了,让我怎么去搞定他们?知道今天你来上班,本来那几个家伙上午就要冲过来了。」「额……」
  「再说,你今天也看到了,我那办公室里的那张新的皮沙发,大得像床一样,人再多也够用,相信你已经很久没好好爽过了吧?」「约翰,我就明说了吧,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有第2个孩子了,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随便了,我先回办公室了,你请便。」本以为自己只要再写一份辞职信,就能摆脱这样不堪的现状,然而MSN传来了约翰的文件,却如当头棒喝般镇住了她,压缩文件夹里全是用手机拍下来的照片文件,全是这几年来,这个丰盈四射的女人同时和几个男人床事时各种不堪的镜头,就然时间和地点也被注明在了照片的右下角上,甚至有个镜头竟然就在她家里的卧室里拍的,居然把这个被他们夹击的高潮猛来而表情变形的女人和后面墙上和刘杰的结婚照一起也拍上去了。
  竟然会这样取景,约翰没有发任何消息过来,只是把那个压缩文件夹的名字改成了「如果你先生收到」。
  越想俞莉越感到后悔,后悔刚才和那帮德国男人发生性事的时候,明明约翰的阳具也曾进过自己嘴里,却没有一口把它咬下来。谁叫自己是这种女人呢,一旦光屁股和那些床事经验极为丰富的男人们共处一室,意识就几乎会受被下半身控制,为了那闪电般出现的一浪浪高潮,为了内心深处对性刺激的渴望,自己会放下一切,面对为那种质量极高却是背德的性生活,愧疚感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每次一旦冷静下来,都会百感交集,现在明明对老板是恨之入骨,明明已经决心离开这能让自己做出一番事情的大型德企,现在却依然坐在他的车上。
  满月酒的整个宴席基本从开始,就是以大屏幕上轮放孩子的照片为主调,所以,俞莉到的时候,刘杰已经在那一桌桌地表示谢意了。
  一个好酒的男同事刚喝完刘杰敬的酒,看到俞莉微笑著朝他们走去,说话索性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哦哟兄弟啊!……怎么你老婆的身体现在变得那幺丰满了呀!看得我难受呀。」
  一桌子的人知道他平时就是个爱开玩笑的家伙,也没觉得什么,到是一下子都察觉到一个卷发披肩,制服包身,脸色红韵的女人已经来到了刘杰身旁。
  「朋友,在说我什么坏话呀,别以为我没听到哦!」俞莉刚停下脚步就下意识地扯了几下西服边,她并不想自己那幺引人注目。
  看到老婆大人出现,刘杰当然很高兴,但又因为她那身制服,这个一嘴酒气的男人倒是装得一本正经的,刚想对她说什么却又被一个看似很年轻的女同事打断了话。
  「嫂子啊!弄哪能保养得啦?哪能生好小孩子身材越来越好了啦?而且弄额肤质也老好额,教教小妹来!」看著俞莉的胸脯,她眼神里流露出一副很羡慕的样子。
  的确,哺乳期间为了不让奶子收挤压,她故意不扣西服上面的扣子,又不想胸脯大露,特地为了一根大丝巾,可尽管那样,那西服抱著她的身体还是显得很绑。
  「我告诉你呀,阿妹啊,到时候,只要你老公照顾得得体,就像我们刘杰那样,你会一样的啦,平时要多吃牛肉和牛奶啦,像现在的小姑娘只知道多补维C是不够的啦!」说著,俞莉把视线转向刘杰,一丝得意无意流露出来。
  而刘杰听到太太被同事这样夸,当然感觉差不到哪里去,他连忙把刚腾出的右手挽到老婆腰上,对那帮同事说:「看你们让她感觉好得,这样吧,我先陪她过去一下,等下你们来看看孩子哦!」
  看著两人的背影,同事们的议论纷纷而散,甚至有几个男人的视线,居然还停留在了俞莉那只把裤子绑得艳光四射,走起路来还丰肉直颤的屁股上。显然穿著这套制服,西服再怎么样往下扯,还是遮不住的,抱起孩子后,看著她可爱的小脸,俞莉似乎开始忘记内心深处不高兴的事情,说著的,她从那一刻起,一种再也不回那公司上班的决心又开始萌发,至少再也不想看到约翰那个男人的渴望已经根深蒂固。
  「你怎么那幺晚才出来,约翰呢?」刘杰乘周围人少,忍不住问正在哄孩子的太太。
  「他刚才停车去了,现在应该上来了吧……」俞莉刚要把精心准备的借口一吐而出,一帮自己的同事已经蜂拥而围,正好帮她转开了话题,「等下回去再说,你看他们都过来了。」
  然而,她并不知道,也就在那个时候,几个男人正拿著约翰的优盘在朝舞台侧面的笔记本电脑走去。而且,在场的人几乎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细节。
  事实上,这个女人已经不需要自己去回答刘杰刚才的问题了。
  果然,过了五分钟左右,刘杰正在和太太以及双方家长商量著是否要去小房间喂奶的事情,让他崩溃的事情却发生了。
  大屏幕的变化,让在场的人渐渐地都静了下来。轮放照片的FLASH被关掉了,虽然音乐依旧播放著,MEDIAPLAY播放器里弹出来的画面却让所有人为之震惊,甚至无法接受。
  虽然是用手机拍摄的,但所有的人一上来就认出了屏幕上那个正边打著手机,边用卫生纸从后擦抹著那里的光屁股女人,而刘杰手上的酒瓶直接掉到了地上。
  当时,她浑身上下除了丝巾和高跟拖鞋就只有束腹衣包著丰韵白皙的身体,两只大得往外排还镶著大黑乳晕的肥奶正跟著身体微微抖颤著,一条笔直的刀疤清晰地印在那极为饱满且屄毛衬得更白的小肚子上,看得在场男人们当场眼神迷离,居然还有个家伙鼻血也流出来了,肉色的屏幕顷刻间成了整场人视线的焦点。反映快的家长们连忙蒙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不过还是有童声喊了出来,「呀!那不就是阿姨嘛,怎么没穿裤子呀,好羞呀,好羞呀!」俞莉差点连孩子也抱不住了,忍不住尖叫了出来。除了刘杰自己,夫妻双方的老人脸色刷得成了全场最难看的人。嘴里嘀咕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因为,更嗅的是在屏幕上,那个裸胸赤臀一副悻然打著手机的女人身后的沙发上,还坐著有两个正抽著雪茄,下身全裸的外国男人,各自的阳具虽然已经弯弯地耷拉在那里,可那长度看上却都不少于15公分,似乎还在冒著烟,加上沙发上湿得一塌糊涂样子,明眼人都知道,一场火爆的床事刚刚结束。
  音响开得很大,女人的说话声有点失真,却明显就是俞莉那口地道的上海话。
  「哈尼!刚才我在忙呀,没办法接你电话。……知道了!人家真的忙到现在还没停过来,第一天上班没办法的啦,我马上就要出来了。……他啊,我等下和他一起过来,很快就到了,老公,你先替我招呼一下大家哦……」说最后一句话时,她疲惫地眼神故意看著拍摄的方向,还做了一个叫拿手机的人不要再拍的手势,刘杰的耳根已经红得发紫了,他根本无法法接受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和自己打电话的太太,居然那种样子。而一旁他的父母,神情开始恍惚。
  看来约翰这次对于俞莉,完全是有备而来的,没等人们彻底反应过来,一个新的画面紧接著切了过来,这次完全是A片的角度拍摄的,真是不堪的可以,屏幕上只有肥硕雪白的大屁股和两根男人的生殖器,且荒唐的是,那两根都筋脉暴突、正狠狠地把这只横溢淫肉还满是掌印的肥腚包夹得动也动不了的「大香蕉」,竟然是同时进出在她屄里的。从长度和白皙的程度来看,正在和刘杰的太太发生关系的显然就是那两个抽雪茄的老外。
  「Imaybecome……maybecome……」,虽然俞莉那时正用一口美腔很浓的英语在叫床,但激烈的频率和越来越急促的口吻已经告诉在场的成年人,再这样下去,这女人的高潮随时会来,弄不好还是个大的。
  刘杰的父亲不像那些年轻人,从来没见识过双插的场面,但这次,他是看得懂的,自己儿媳的声音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一屁股往椅子上一坐,老人头当场晕了。
  一时间,全场马上混乱起来,无法控制的样子,很多人开始吆喝,还有很多人,特别是男人们,他们不顾和刘杰夫妇的关系,为了看得更清楚直接往屏幕冲了过去,也有几个女人带著孩子就要离开的样子。
  看到女婿刘杰已经人若木鸡,岳父大人连忙抢过麦克风,冲到了台上。
  「大家别误会,别误会!这完全是个误会……你们酒店经理在哪,在哪啊?
  谁提供的片子,谁?!!!……」他上来就是额头暴筋,歇斯底里,可不管怎么喊,酒店那边就是没人回应,就连开始在那控制电脑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在哪里,笔记本电脑还是被那几个西装革履却也看得下面凸起的约翰下手包围著。
  怎么会这样,岳母当场气得满脸冷汗,嘴里不停嘀咕著:「要我的老脸往哪搁啊?啊?……往哪去搁啊?!」
  就在音箱里女人床叫声促短得越来越明显急,镜头一下子移到了她的正面,这是俞莉第一次那幺近又正面对著大家,当时,这个一头咖啡色披肩卷发女人表情极为浪荡而痛苦的韵脸,正被一前一后面对著面,表情亦很痛苦的「俊男脸」夹在中间,很明显他们正在发力猛干中,其实光是这样一幕就能让人看了受不了了。可怜的刘杰啊,几年的夫妻生活了,对于太太这样销魂的床上表情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见识到的,到底是谁失败呢!
  也难怪,毕竟后面还塞著那样两根的鸡巴!女人已经语无伦次了。
  「AH!……AH!AH!AH!……Iloveyou……myhusbandcan/tgivemethefeeling!……AH!……Imaybecome!……AH!」,高潮的酝酿迫使她话都是被挤出来的,即使发现手机正拍自己的脸时,那皱眉而销魂的眼神里只是露出几丝尴尬。
  「做啥啦?啊……不要拍呀!啊!……啊啊啊……怎么老喜欢在人家快要到的时候来个特写啦,难堪伐啦?……我警告你哦!……啊啊啊!……啊!……不……不要怕我高潮的样子!……因……因为要到了,好像马上就要到了呀!……」
  Contents严选免费成人小说风流俏妇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变态姊姊我和我妹不下千次的性交神雕别传倚天屠龙别记兄妹相奸女代母职出轨之母都市极乐后宫巨物的优势纵欲女教师爱跳肚皮舞的妈妈家政美人我同学的可爱女友小龙女淫记猎艳别让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熟女护士长的媚肉我的娇妻与爱女淫悦假期我的女工生涯淫肉医院新家庭狂欢与妲己的同居生活完全摧花手册之地狱天使大雄的性事